第124章 手感如何?/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梅无枝闻言,应了声是,目光便锁定着前头那一堆人。

那些人的身影,已经渐渐逼近了摊子边的二人。

梅无枝与宁子初也迈出了步子,视线随着那群人的走动而游移,维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而颜天真与凤云渺二人,似乎还未察觉到身后的危机逼近。

“云渺,你看看这些泥人造型多好看?这帝都之内捏泥人的手艺人也不少,你说,让人给你我二人捏两尊如何?”

颜天真说到这儿,抬头朝着摊主笑道:“老板,你能按照我们的样子来捏么?”

摊主正要回话,颜天真身后蓦然响起一道粗犷的男子声音——

“老板,你这泥人一尊多少钱?”

一个中年男子不由分说挤了上来,伸手便要去拿那摊子上的泥人,而就在他的手即将碰到泥人的那一瞬间,忽然毫无预警地一个拐弯,袭向了站在一旁的颜天真!

同一时刻,颜天真迅速将头朝后一偏——

而男子袭出的那只手,被凤云渺扣住了手腕,一个箭步上前,白皙修长的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戳进了那人的双眼之中!

一声凄厉的惨叫之声响彻上空。

泥人摊后的摊主也吓得惊呼一声,抱头蹲下了身子。

再说凤云渺将那袭击颜天真的男子戳瞎双眼之后,便听身后数道急促的脚步声响起,他几乎是想也不想,将颜天真往身后一拉,另一只手揪着那瞎了眼的男子,朝着他的同伙们扔了过去!

这么一扔,就砸中了两人。

然而,还剩四五人仍未解决。

“他们是冲着天真来的。”不远处,宁子初面色阴沉。

他方才看到了,那男子首先是朝着颜天真出手的。

颜天真面临危险,他自然不会坐视不理。

正要迈出步子,身旁的梅无枝却伸手拦住了他,“陛下,你就莫要上前了,属下去。”

话音落下,身形也迅速闪了出去。

宁子初便站在原地观测着形式。

梅无枝出手也好,正好借此机会取得天真的信任。

这样的时刻,自己就不必再现身了。

与此同时,前方的打斗有了进一步的发展。

凤云渺始终徘徊在颜天真的身侧,无论敌人从何种方向攻击,他似乎都游刃有余,自始至终并未与颜天真拉远距离。

杀手们起初都是只瞅着颜天真去的,兴许是察觉到了凤云渺太碍事,到了后头,竟一股脑地冲着他去了。

但凡是被他擒住的人,无一例外都被戳瞎双眼,发出阵阵凄厉惨叫。

凤云渺此举的确是起到震慑作用,令敌人上前的步伐犹豫了些。

街道边上的行人吓得四处逃窜,场面可谓混乱。

颜天真望着挡在前头的身影,凤眸之中不禁浮现些许笑意。

遭遇袭击之时,若是与他在一处,她还真是没有多少出手的机会。

拔下头顶上的发钗取了一人性命,余光忽然瞥见一抹黑影迅速靠近,颜天真下意识地警惕了起来,望向来人的那一瞬间,却松了一口气。

此刻朝她而来的人,有过一面之缘。

那位相貌俊得有些像男儿的女子,梅无枝。

女生男相这个特点,让人想不记住她都难。

这个女子,是宁子初的人,此刻出现必定是来当助力的。

颜天真晓得她是帮手,凤云渺却没有仔细去看,余光瞥见梅无枝的身影靠近了颜天真,视线并未接触到脸庞,他便只当是刺客同伙,伸出两指,照旧要剜眼——

“云渺收手!”耳畔响起颜天真的喊声。

凤云渺的手指已经逼近了梅无枝的脸庞,离双眼只剩下一块指甲的距离时,他将手指一屈,收了回来。

一来他看清了对方,之前被他认为是男扮女装的,后来证实了确实是女子。

二来,颜天真的那一声喊叫着实不低,他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收回了手。

梅无枝回过神来,不免有些心悸。

就差那么一点……

若不是那南旭太子及时收手,她这双眼睛恐怕也要废了。

他剜人双眼的速度快到令她来不及反应。

过去的那些年里,少有这样心悸的时刻。

下一刻,颜天真走到了身前来,道:“你别恼,他是把你当敌人打了,幸好没出什么事。”

梅无枝回过了神来,道了一句:“我不恼,只是有些惊魂未定。”

话音落下,手中的佩剑弹出,身形如风一般窜进了人群之中。

颜天真忽然发现,没有她可以插手的地方了。

此刻敌人总共不过三个,梅无枝对上一个,凤云渺对上两个,她清闲了。

杀手总共八人,六人死于剜眼,一人死在她的发簪之下,一人则是死在梅无枝的剑下。

凤云渺每每剜去一人双眼,便会趁着对方暂时失去还击之力时,一掌击打在对方的心口,送上黄泉之路。

一场打斗终于画上了句点。

颜天真望着凤云渺那还在淌着血的手指,走上了前,从衣袖中掏出了一张干净的帕子,拿起凤云渺那只染血的手,帮他擦拭着。

梅无枝在一旁望着这样的一幕,垂下了目光。

颜天真倒真是胆子大的,面对凤云渺这般残酷的杀人方式,竟也毫无排斥,反而温柔地帮他擦拭着手上的血迹。

如此看来……

陛下的希望还真是渺茫了呢。

同一时刻,站在不远处的宁子初将颜天真这边的一切情形尽收眼底。

方才危急时刻,凤云渺以行动护卫她,而这一刻,她也以行动表示一种无声的温柔。

是一种不需要语言也能表述的柔情。

宁子初不愿意再看,背过了身,迈着步子走开了。

颜天真望着一地的杀手尸体,道:“我真是太容易挨刺杀了。”

不过,刺杀她的杀手,基本都是送人头。

“明日就要离开这帝都了。这个节骨眼上还要来刺杀你,可见仇怨不浅。”凤云渺道。

“嗯,我对陛下宫中的那些后宫妇人们而言,几乎已经不存在威胁,她们实在没有必要再浪费精力来刺杀我,因此,是仇杀罢。”

颜天真说到这儿,便没有打算再继续说下去,只因此刻身旁站着一个外人,有些话总是不方便说的。

梅无枝的出现是个偶然吗?

她都已经要离开了,小皇帝还想在她身边安插眼线?

是放不下她,亦或者有什么其他目的?

无论如何,先装作不知。

颜天真替凤云渺擦拭完手上的鲜血之后,道了句,“云渺,你方才险些就误伤了帮手,幸好我提醒得快。”

颜天真此刻自然是不晓得,凤云渺早就见过了梅无枝。

“天真,其实这位帮手,我在许久之前见过一次。”凤云渺慢条斯理道,“有一回我见你与她在大街之上行走,当时我还想着,你身边这位是不是个俏郎君。”

“原来你见过啊。”颜天真笑了笑,道,“人家是姑娘。”

话音落下,转身走到了梅无枝身前,“梅姑娘,看来你我二人还挺有缘分。”

梅无枝道:“两回遇见姑娘,姑娘似乎都是被人袭击,看来姑娘树敌不少。”

“是呢,我在这帝都之内的确是得罪了不少人的,不过以后这样的事或许就不会多了。”颜天真顿了顿,道,“毕竟我都要离开了,又会有几个人坚持追杀我到天涯海角。”

梅无枝闻言,面上是有疑惑,“离开帝都,是要远行?”

“是在异国定居,以后会回来的机会想必不多了。”颜天真冲着梅无枝笑道,“你出手帮我两回,我总该感谢着你的,看姑娘你衣着朴素,莫非生活拮据?不如这样,我赠予你丰厚的谢礼,让你衣食无忧啊。”

“不必了。”梅无枝干脆地拒绝,“无功不受禄,两次也不过都是举手之劳……”

“梅姑娘是个不爱财的人。”颜天真掩唇轻笑了一声,“我可否问梅姑娘一个问题?”

“请问。”

“你可有固定居所与收入来源?你若是没有,我给你介绍介绍,让你衣食无忧啊。”

颜天真说到这儿,又将梅无枝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

唔,真是太朴素了。

这看上去就像是个落魄的……

梅无枝听着颜天真的问话,怔了怔,随即道:“我居无定所,如今是在给大户人家做护卫,我除了有一身武艺之外,并无其他过人之处了。”

“有一身武艺就够了,这也算是一个长处。”颜天真挑眉一笑,“给大户人家做护卫,还不如给我做护卫呢,人家一个月给你多少钱,我给你出十倍成不成?不瞒你说,我正需要一个你这样的女护卫。”

颜天真的话音才落下,凤云渺便接过了话,“天真,你若是需要女护卫,我可以给你两个。”

在凤云渺眼中,梅无枝自然是属于来历不明的那一类人。

“云渺,我看这位梅姑娘当真是挺顺眼的,想雇佣她一段时间,若是回头她真的令我很不满意,再解雇了也不迟啊。你可知有一个词叫做——试用期?”

凤云渺眉头一挑,“真的就这么想收她?”

“嗯哼。”颜天真应了一声,随即又笑道,“咱们俩人光顾着在这说,还没有问问梅姑娘的意见,先问过她的意见再说罢。”

颜天真还并未打算将梅无枝的真实来历告知凤云渺。

既然梅无枝是小皇帝派来的,那么必定不是来害自己的,总归能起到些护卫作用,若是拒绝了这个梅无枝,难保小皇帝以后还不会再派其他人来。

她心中已经晓得了梅无枝的底细,有些时候自然就会提防着她,既要让她发挥护卫的作用,又要确保不会让她探听到一些机密之事。

已经暴露了的卧底,就不存在多少威胁了。

至于为何不告诉云渺,自然是怕他对这个卧底诸多刁难,尤其他对宁子初有些成见,弄死梅无枝都是有可能的事儿。

先放在身边观察观察罢。

“梅姑娘你考虑得如何?既然你就是做护卫谋生的,应该没有签卖身契罢?那么你可以跟你雇主谈谈离开的事儿,跳到我这来如何?我只能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了,你若是考虑好了,就到千里香烤鸭店内等我,我离开的时候会带上你的。”

梅无枝思索了片刻,道:“好,容我考虑考虑,明日给姑娘答复。无论考虑的结果如何,明日我都会去千里香等着你。”

“好,那就先告辞了。”颜天真笑了笑,随即挽着凤云渺的胳膊离开了。

行走在人群之中,凤云渺道:“你与她不过才见了两回,又怎知她的品行如何?我挑选护卫历来都有严格要求,绝不是见了一两面就能决定的,至少应该将底盘查清楚。”

“云渺,有些时候呢,是要看眼缘的。”颜天真悠悠道,“你觉得她看起来像是居心叵测的人么?”

“像脑子不怎么灵光的人,呆头呆脑。但武艺尚可,胆量尚可。”

险些遭他剜眼,她却也没有吓到腿软,更没有鬼吼鬼叫,他看得出她的心悸,但她还是很快地恢复镇定,迅速投入到了打斗之中。

有勇气与胆量的人,的确值得收纳。

这样的人,镇得住大场面,不会是容易退缩的怂包。

“要的就是这样,没有太多城府心机,空有一身武艺,这不也挺好的么?这身边总该有机灵的人与老实的人。若全是精得跟鬼似的手下,这也不合适啊。”

“罢了,你喜欢就成。”凤云渺道,“我晓得你一向不会随便相信人,但我总是该为了你的安危考虑,这样,我这再派一个机灵的人给你,也能监督监督那梅无枝。”

颜天真道:“好。”

夜色深沉,繁华美灿的皇宫四处灯火通明,宫里宫外有如同雕塑一般的卫兵屹立,成列的禁卫军来回巡视,严密守护皇宫安危。在月辉的清光之下,染出夜色的深幽与沉静。

不同宫外的张灯结彩,热闹非凡,皇宫之内依旧被宁静充斥着。

黑色金丝楠木书‘凤仪宫’的寝宫内,紫檀木作梁,沉香木作桌,翡翠玉作帘。逶迤倾泻的珠帘之后,有人轻抚琴音,指尖起落间音律流淌,或虚或实,变化无常……

楚皇后原本在抚琴,指尖的琴弦忽然一震,听得一声清脆之响——

琴弦断了。

白皙的指尖,也被琴弦割开了一道口子,溢出了鲜血。

“皇后娘娘,您的手……”

贴身宫女秋柔惊呼了一声,俯下身掏出了帕子替她擦拭。

“算了,一点儿小伤口而已。”楚皇后面无表情道,“这个时辰了,派出去的那些人也该有消息了罢。”

“兴许再过会儿就会有人来通报了。”秋柔说着,帮楚皇后抹去了指尖的血液,“娘娘不觉得痛么?”

“这么一点儿痛,对我而言早就无关紧要了。”楚皇后收回了手,不咸不淡道,“比起母亲那一巴掌,这伤口几乎让我感觉不到痛。”

“夫人如今真的是变得有些不可理喻了。”秋柔叹息一声,“夫人不晓得审时度势,娘娘却是晓得的,可叹夫人并不了解娘娘心中的苦楚,娘娘亲手杀了公子,心中不好受,奴婢是可以理解的。”

“他死的时候,看我的眼神多么怨恨。”楚皇后苦笑,“楚家的男儿,怎么就那么懦弱。母亲身为楚家的主母,又怎能不分青红皂白,她心里只晓得那是她最疼爱的小儿子,我这个大女儿除了给家族争脸之外,还有什么用处呢。”

“娘娘,您不妨试着硬气一些,身为皇后,即便是亲娘,也不能随意下手打,夫人虽然是您的亲生母亲,可她掌握您也等同于以下犯上……”

“本宫除了受着,还能如何?难道让本宫去惩戒自己的母亲吗?若是真的这么做了,只怕是连父亲也不想认我了。”

二人说话间,寝殿之外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楚皇后抬眼看去,来人正是她的暗卫之一。

“皇后娘娘,派出去的那些人,都失败了,无一生还。”

楚皇后闻言,面上并未有异样,仿佛不觉得有多意外。

“失败就失败了罢,都是些不顶用的。本宫原本也只是想碰碰运气,没有抱太大的希望。”

“还有一事……”那暗卫顿了顿,又道,“属下才从楚家得到的消息,据说是大夫人与老爷商议着,要把二小姐送进宫里来,夫人说,她会来找您谈谈,您到时候可得拉着二小姐一把。”

楚皇后静默。

片刻之后,她笑道:“大概是觉得本宫不顶用了吧,这才想着换个人进来博得陛下的欢心?二妹妹今年十五,如花似玉,古灵精怪,是个妙人。”

楚皇后的笑声之中似乎带着一抹凄凉。

“娘娘,这……”秋柔脸色有些不太好看,“这二小姐与您一直不亲,从小就喜欢跟您抢东西,幸好您当上太子妃那年,她年纪还小,否则只怕又是想抢,如今二小姐长大了,心眼只会比从前更多……”

“是,她什么都喜欢跟我争,她相貌比我好看,若不是当时她年纪太小,恐怕做太子妃的就是她,而不是我了。我虽然是太后钦点的太子妃,可当年太后也瞅着我那妹妹漂亮可爱,可惜她年岁实在太小,怕她不太懂事,便挑了我。”

楚皇后说到这儿,冷笑一声,“本宫能做到皇后这个位置,似乎靠的都是运气?”

正是因为楚家有恩于太后,太后才会点了楚家的女儿做太子妃,太子登基之后,太子妃便顺利成为皇后。

也正是因为当时她的年岁合适,妹妹年纪太小,这好处才落到她的头上。

说来说去,靠的还真都是运气。

或许是她的好运气都用完了罢,近几个月发生的事愈来愈不如意,如今更是与家里的人产生了芥蒂。

亲手杀弟这一事,她分明做的是正确的选择,为何母亲还要因此而打骂她?为何母亲就是不信她?

入宫之后,与家里人的关系似乎也越来越冷淡了。

如今可谓是两边都不讨好,陛下一直就不喜欢她,楚家人对她也有了成见。

那么——

她还需要去讨好任何人么?

想到这儿,再次开口,她的语气变得寒凉,不带一丝感情,“把二小姐的命给本宫取了,事成之后,本宫会给你丰厚的赏金,你将会是本宫最贴心的心腹。”

楚皇后此话一出,秋柔与黑衣人皆是微微一惊。

杀二小姐?!

二小姐与皇后娘娘,都是一个娘胎里出来的姐妹。

“娘娘,这……”秋柔张了张口,终究道了一句,“娘娘这么做也是有道理的,无论如何,我始终站在娘娘这一边,哪怕您众叛亲离了,您也还有奴婢。”

“很好,本宫要的就是这样的态度。”楚皇后说到这儿,望向了前头的暗卫。“你能不能做到?”

暗卫道:“属下——可以!属下这就去办,必定不会让皇后娘娘失望。”

楚皇后摆了摆手,“下去罢。”

黑衣人转身离开了寝殿。

他的身影一路掠出了寝殿之外,脚下生风一般,但他没有料到的是——

耳畔听到了一阵细微的破空之声,似乎有什么利器朝着自己袭击了过来,他几乎是想也不想地,拔剑去挡。

把那袭击来的暗器拿剑挑了开,可同一时,他觉得小腿一麻!

下一刻,一阵如针扎的疼痛感袭来,这让他再也稳固不住身形,从半空之中便直接摔到了地面之上。

发出扑通一声响。

同一时刻,左右两边落下两道人影,一人一脚踩踏在他身上!

他只觉得一阵气血翻涌,两眼一翻,便直接昏死了过去。

“啧啧啧,这楚皇后真是最毒妇人心啊,居然连跟自己一个娘胎里出来的妹妹都要杀。”

“名门望族家中,太多这样的事儿了,骨肉相残原本就不值得稀奇。”

“殿下怀疑是她派的杀手,果真还怀疑对了……诶,这个人怎么处理?”

“先拎回去,由殿下发落吧。”

……

宽敞的庭院之内,树影婆娑,六道人影坐在石桌边上。

“明儿就要离开了,咱们就在这庭院之内开个小聚会。”

颜天真说到这儿,望着坐在对面的花无心,“尤其是花大师你啊,明日一别,也不知何时再能相见,今夜的游戏你可得好好玩,莫要耍赖。”

“阿弥陀佛,贫僧从来不耍赖的。”

花无心慢条斯理道,“贫僧现在怀疑,你会出些什么鬼点子来刁难贫僧,你看,你家兄长与雪枫,你肯定是不会刁难的。而云渺和伶俐,也想跟着你去一趟鸾凤国,这么说来,只有贫僧一人要和你们分别,你们别是想在告别前整我吧?”

“花大师可别把我想得太可恶了。”颜天真挑了挑眉,“花大师可曾去过鸾凤国?美女如云,非常适合你这样的花和尚去游览一番。”

颜天真说到这儿,转头看着雪枫,“雪枫啊,在鸾凤国里头,和尚吃不吃香?”

雪枫道:“但凡是相貌过得去的,都吃香。”

“花大师的相貌也不赖呀。”颜天真笑问花无心,“你不如也考虑跟着我们去?”

“这个……嗯……还是你们先行罢,昨日贫僧的一位旧友捎信过来,贫僧得先去与她聚一聚,去鸾凤国的事儿,就改日再说,改日再说。”

“嘁。”雪枫轻嗤了一声,“什么找寻旧友啊,分明就是去找老相好。”

“雪枫啊,咱们心里清楚就好了,不必戳穿他。”颜天真笑了笑,“今夜咱们玩游戏呢,讲究的是——诚实,在座的几位,要确保今夜都说实话,否则这游戏可就不好玩了,不说实话就没玩的必要。”

“义母。”一旁的凤伶俐出声道,“什么游戏?”

“真心话大冒险,我纸牌都做好了,看。”颜天真说着,从衣袖中摸出了六张厚纸牌放在桌上,五张空白,一张上头有图案。

“规则是这样的,咱们抽牌,看运气,抽中这张有图案的,他就是唯一的赢家,可以指定一个人回答问题或是做事。被指定的人可以选择真心话或者大冒险。选择真心话,则由胜方随意问问题,那人必须全部如实回答;选择大冒险,则胜方随意出任何行为问题由那人尝试完成。”

颜天真的话音落下,尹默玄道:“这听起来倒是挺有意思的,不过,为兄有个建议,那就是所问出的问题以及所指定的任务不可太过分,若是超出了底线……”

“没错,是不能越过底线的。”颜天真笑道,“其他几位可还有意见?”

无人有异议。

凤云渺慢条斯理道:“那就开始罢。”

“好,那就开始。”颜天真说着,将桌上的牌全打乱。

六人抽牌,第一轮的胜者是颜天真。

颜天真亮起了手上那张有图案的牌,指向了花无心,“花大师。”

花无心道:“贫僧选择真心话,你有什么问题就问罢。”

“花大师果然是个爽快人,那我就问了。”颜天真朗声一笑,“你第一次破处是几岁?”

此话一出,率先接过话的人是凤伶俐,“义母,破处是何意?”

“就是……”

颜天真正思索着该如何跟凤伶俐解释,凤云渺道了一句,“就是,第一次与女子睡觉时几岁。”

凤伶俐恍然大悟,“是这么个意思……义父曾说过好男儿不能随便与女子睡觉。”

花无心磨了磨牙,“颜天仙,你倒是怪会问问题的。”

“呵呵呵。”颜天真笑道,“快点回答,老实回答。”

“十八岁……吧。”

花无心这话一出,便察觉到了好几道玩味的视线投了过来。

厚颜无耻如花无心,这一刻也想低头了。

颜天真问的这叫什么问题,第一场就问这个……

“还挺早的呀。”颜天真望着花无心嘿嘿一笑,“果然是老司机。”

六人将牌全扔回桌面之上,重新抽牌。

这一次,胜者为凤伶俐。

凤伶俐当即指向雪枫。

雪枫怔了怔,随机道:“真心话。”

“雪枫姐,你究竟要我怎么做,你才愿意教我分筋错骨手?”

众人:“……”

凤伶俐的问题,算是最无聊的。

雪枫听着这话,忽然便是笑了,“看来小将军真的对这门功夫很有兴趣,这样罢,既然小将军也要一同去鸾凤国,那么就等到了鸾凤国之后,我教小将军几招。”

“真的?!”凤伶俐的目光之中当即迸射出亮光,“多谢雪枫姐,更要多谢义母,若不是义母提议的这个游戏,我还没机会能学到呢。”

凤伶俐偷着乐,第三局游戏便又开始了。

这一次,胜者为尹默玄。

尹默玄指向凤云渺。

凤云渺的选择是真心话。

“除了你的亲生母亲之外,第一个与你牵手的姑娘是谁?扯谎是要遭雷劈的。”

颜天真听到这样的问话,挑了挑眉。

果然是亲哥,问的问题也都是为她着想。

凤云渺道:“你妹。”

“贫僧可以证明。”花无心插话道,“他肯定是没有扯谎的。他从前不近女色,身边俊男如云,连手底下的人都没有几个女子,哪有姑娘跟他牵手?”

尹默玄闻言,道了一句,“挺好。”

下一局开始。

此局,胜者为凤云渺。

凤云渺唇角噙笑,望向了颜天真。

颜天真凤眸轻眨,“大冒险。”

面对凤云渺,她自然是敢于选择大冒险的。

无非就是被他吃豆腐揩油了。

她不介意在众人面前秀恩爱的。

但颜天真没有料到的是,凤云渺所提出的任务却是——

“天真,你当着众人的面说一句——云渺永远是上面的那一个。”

颜天真:“……”

我靠。

他居然会有这样的套路。

他永远是上面的那一个?

想得美……

凤云渺此话一出,周遭的气氛顿时就寂静了。

尹默玄望着颜天真,目光之中浮现些许无奈。

傻妹妹,怎么就能选择大冒险,应该选择真心话才是。

“愿赌服输。”颜天真抽了抽嘴角,随即道,“云渺永远是……上面的那一个。”

这话她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她话是这么说的,但以后想要怎么做,那可就不是云渺能说了算的。

她要是当不成上面的那个女王,想想都觉得有些没面。

游戏继续。

这一轮,胜者又是颜天真。

“你别再指贫僧了!”花无心道,“否则贫僧是要不高兴的。”

“花大师,我本来是真的不想指你,可既然你这么说了,又让我想指你了。”

“你……”花无心一拍桌子,“你狠,贫僧依然选择真心话。”

“敢问花大师,迄今为止,你一共有过几个女人?”

“你怎么老问这种问题?”花无心眼角抽搐,“能不能给贫僧留点儿隐私?”

颜天真挑眉,“反正我们又不是不知道你那德性,你又何必害臊。”

花无心磨了磨牙,“八个。”

“才八个?”

“只有八个?”

“本王还以为至少十几二十个。”

“比我想象中的少。”

听着其他几人的反应,花无心不禁叹息了一声,“贫僧在你们眼中,就那么处处留情吗?”

“姑且就相信花大师这一回吧。”颜天真低笑了一声,“下一局下一局。”

“还说不是欺负贫僧来的,颜天仙,我觉着你分明就是想趁机挖空我所有的隐私。”花无心冷哼一声,“总是问些这样的问题,下回贫僧赢了,也要逮着你来问。”

下一局的胜者,果真是花无心。

“还真是贫僧赢了呀。颜天真颜天真!”

颜天真望着花无心那高兴的样子,心中猜测着他大抵也会问些没节操的问题。

果不其然,花无心问出的问题是——

“颜天仙,你就说。你与云渺,尝试过几种姿势?”

颜天真白了他一眼,“没做过,回答不了。”

“你们还没……?”花无心瞪大了眼,转头望向凤云渺,“云渺啊,你让贫僧说你什么好呢?贫僧对你实在是无话可说了啊……”

凤云渺皮笑肉不笑,“那就闭上你的嘴,别再问这种问题。”

花无心冷哼了一声,将手中的纸牌扔回桌上。

兴许是花无心的运气来了,下一把的胜者依旧是他。

他所指的人,自然还是颜天真。

“花大师,你这报复心还挺强的呀。”颜天真慢条斯理道,“不过也无妨啦,我一向是玩得起输得起的,你问罢。”

“呵呵,即使你们还没有发生那层关系,贫僧也觉得,你们之间的亲密接触必定还是有的。”花无心嘿嘿一笑,“我想请问颜天仙,可曾被袭过胸?”

“袭了。”颜天真大方地回答,“你有本事,你就继续猥琐,看谁怕谁。”

“伶俐,义父觉得这个游戏不太适合你玩。”凤云渺忽然出了声,道,“这样吧伶俐,你不如先回房中去休息。”

凤云渺话说到这儿,凤伶俐便站起了身,“好罢,我好像也不是特别明白他们在说什么,也不知花大师为何笑得那么古怪。”

“他那不是笑得古怪,是笑得龌龊啊。”颜天真抽了抽唇角,“说古怪,都是抬举他了。”

凤伶俐回房了,剩下的五人便继续游戏。

而令人感到不爽的是,这一把的胜者依旧是花无心。

“云渺,这次问你。”花无心总算不再逮着颜天真了。

凤云渺斜倪了他一眼,“真心话。”

“颜天仙摸起来,手感如何?”

------题外话------

抱歉,今天码字死机,丢稿两千多字…幸好我还能记得大致内容

为了补偿大家的久等,本章结束之后留言的前20名正版读者,打赏66潇湘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