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青狐妖?/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颜天真道:“我分明是吩咐雪枫去给我拿换洗的衣物……”

“她临时有点儿事。”凤云渺打断颜天真的话,“于是在中途转手给我了,可见她对我十分信任。”

颜天真:“……”

雪枫临时有点事?

她怎么觉得这个理由听起来那么不靠谱。她更相信是凤云渺抢了雪枫的差事。

“天真,你在害臊什么呢?”

凤云渺将手中的衣服搁在了一旁的桌子上,顺手拉了个凳子,在浴桶边直接坐了下来,“我将这衣物拿上来的时候,你大哥和雪枫可都是看在眼里的,可见他们十分认同我,已经将我当做你的夫婿了。”

说到这儿,他的视线落在颜天真那雪白的肩头上,唇角的笑意又加深了些,“你整个身子都快缩到水里去了,莫非还怕被我看?又不是没有看过,委实不用如此……”

“难不成我还应该站起来,让你好好观赏观赏?”颜天真轻嗤一声,“我若真的如此豪放,只怕某位仁兄心中又要觉得我脸皮厚没节操。”

“我一定不会这么想的。”凤云渺接过话,“你就站起来罢。”

“出去。”颜天真白了他一眼,“你方才在马车上说我的那些话,我记仇了,现在姑奶奶不乐意被你调戏,请你出去成不成?”

“我说什么了我?”

“你说我女流氓。”

“我没说过这样的话。”

“现在跟我狡辩,是不是觉得有些太迟了?”

“你一定是记错了。”凤云渺面不改色,“我从来都只会说你的好话,何时说过你的不好。”

“现在才想着来讨好我,有些迟了呢。”颜天真慢条斯理道,“我洗得差不多了,要起身穿衣裳……”

话音还未落下,凤云渺又迅速接过了话,“我帮你穿可好?”

“不需要。”颜天真说到这儿,用手掬起一捧水,朝着凤云渺泼了过去——

“让你出去就出去,还想赖在这儿调戏本郡主?门都没有。”

颜天真那水直接泼到了他脸上,而她那一番硬气的话语,也并未让凤云渺离开,反而是站起了身,上前一步就走到了浴桶旁,双手扣在了浴桶边缘,目光中的笑意有些危险。

他开口,语气依旧慢条斯理——

“天真,你信不信我把这浴桶直接掀翻?让你整个人一丝不挂?”

颜天真听闻此话,当即瞪眼,“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凤云渺说到这儿,双手稍稍施力便扣着那浴桶,微微倾倒……

颜天真察觉到身下的浴桶在动,以凤云渺的能耐,他真的只需要一使劲儿,就能将整个浴桶掀翻了。

“云渺,你要真是敢掀,你可别怪我事后收拾你!”颜天真连忙威胁道,“我回头就去告诉大哥,你对我耍流氓。”

“我可以反驳,是你刻意勾引。”凤云渺似乎有恃无恐,“反正大伙都晓得你我两情相悦,无论咱们怎么闹,他们也只会以为你我在打情骂俏,你看是不是这个理?”

颜天真:“……”

无法反驳。

就算云渺把她给吃干抹尽了,她事后去找大哥评理,大哥多半也是会拍着她的肩膀安慰一句——

妹妹,做得不错,睡了个异国冰清玉洁的太子爷,说出去那是十分有面子的事儿,大可不必苦恼。

所以,指望大哥和雪枫帮她讨回公道,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儿。

而就在颜天真思索期间,浴桶已经倾倒得愈发歪斜,桶里的水都快洒出去了。

“云渺,停!你有完没完!”颜天真呵斥一声,“你再这么不听我话,我要喊人了。”

“你喊。”凤云渺不咸不淡道,“你这话根本就唬不住我。”

话音落下,他忽然就松开了力道,让浴桶回到了地面之上,趋于平稳。

颜天真松了一口气,只当是凤云渺听她的话,不打算再戏弄她了。

但她没有料到的是,凤云渺下一句话却是——

“我忽然也想沐浴了呢,不如我们一起鸳鸯浴如何?”

话音落下,便将手伸向了自己的腰带。

“等会儿,这个浴桶不够大!”颜天真道,“一个人泡还差不多,两个人一起,这空间有点小,挤得难受。”

“无妨,我不介意与你挤一挤,只要是同你在一处,我是必定不会觉得难受的。”凤云渺说到这儿,噙着笑意俯下了身,开口语气轻柔悠漫,“天真,一起泡,可好?”

“……”颜天真望进他的那双桃花美目,里头泛着魅人的笑意。

他目光含笑的样子,煞是好看,给那原本就标致细腻的容颜更增添了一抹诱惑。

颜天真险些就没出息地点头了。

但她终归是保持了理智,道:“等咱们回了鸾凤国皇宫再一起泡浴池如何?浴池里头舒服,这浴桶实在是……”

“好啊。”凤云渺欣然应允,“那就这么说定了,你可要记住自己说的话,欠我一场鸳鸯浴,到了鸾凤国皇宫之后履行承诺。”

“行行行我记住了,那么现在可以把衣服给我了么?”

她晓得云渺是在占她便宜,这心中却不觉得气恼。

喜欢一个人,便是如此宽恕。他无论再怎么阴险无赖,只要他待她真心,她可以放纵他吃豆腐揩油。

毕竟这也是他对她表示的一种情意。

虽然她这心中乐意接受,但表面上还是偶尔会反抗反抗。

虽然那反抗显得微不足道。

大概是心中最后的那一丝矜持在作祟罢。她的思想豪放,毕竟还是不曾经历过男女之事,在与云渺彻底结合之前,她总归还是要表现出一丝害臊,这才合理啊。

“我去外头等你。”凤云渺轻挑眉头,在她额头上轻啄了一下,“我方才是逗你的,即便我再怎么急不可耐,也不会在这郊外的破客栈里对你做什么,这地方委实不是个好地方,没气氛。”

话音落下,凤云渺便转过身,迈着轻缓的步子离开了。

颜天真也从浴桶中站了起来,修长的双腿迈出了浴桶。

擦身子,穿衣裳。

穿戴整齐之后,这才走向了房门后,将房门打开,朝着门外等候的凤云渺道:“好了。”

凤云渺转过身道:“到饭点了,下楼用饭。”

言罢,伸手揽过了她的肩头便走。

颜天真同他一同下了楼,楼下的大堂之内,众人已经聚在一起用饭了。

尹默玄瞅了一眼衣着整齐的二人,算了算时间,凤云渺上去也不过片刻,看来……

什么都没有发生。

“殿下,您的如意算盘又没打成。”一旁的雪枫道了一句,“兴许这位太子殿下是个正人君子,没有与郡主成婚之前,不会乱来。”

“我自然不是指望着太子乱来,我是……”说到此处,尹默玄的声线压低了些,“指望着咱们郡主乱来,如此一来,方能彰显气势。”

“但郡主看着也不像是个乱来的?”

尹默玄状若叹息般地道了一句,“那就没法子了,终归这种事不是我能操心的,随他们去罢。”

“郡主的事,可真是让殿下费心了。”

二人说话之间,颜天真与凤云渺也走上了前来,就在空着的两张椅子上坐了下来。

颜天真才拿起了筷子,便听得客栈外响起一阵惊呼声。

“救命啊——”

是个男子的惊呼声。

且,这声音听在耳中,怎么就有些耳熟呢?

虽然是一声大声的呼救,嗓音却如珠玉撞击那般好听。

少有男子的声音如此清脆动人。

连救命都能喊得这么好听。

蓦地,像是想到了什么,颜天真连忙起身,朝着客栈外去。

“郡主,你干什么去?”雪枫原本想要问,可当她的问题问出口的时候,颜天真的身影也远了。

“本王方才听到了有人喊救命。”尹默玄道,“她大概是去看看情况。”

“我方才好像是隐约听见了一声,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雪枫道,“即便是有人呼救,与我们又有什么关系?这世上的可怜人那么多,哪里管得过来,在这荒郊野外的,救了人回头被赖上了就不好了。”

“这话是有理,不过看她那么积极的样子,显然不是单纯的见义勇为,没准是听着那声音判断出了是熟人。”凤云渺说到这儿,站起了身,也朝着客栈之外走去。

颜天真方才那一瞬间,神情是有些异样的,这呼救之人若是她素不相识的人,她想必不会有这样的反应。

凤云渺想到这儿,桃花美目微微一沉。

莫非那男子与她关系匪浅?

可别又给他招来什么烂桃花。

再说颜天真,到了客栈之外,一个抬眼便看见了远处的几道人影。

四五名身着粗布麻衣的男子,正围着一名浅粉色衣袍的男子,此刻的距离有些远,再加上太阳落山,天色有些昏暗,看容颜看得不大真切,颜天真却依旧能认得出那人是谁。

史曜乾。

男子驾驭粉色,可谓极难,这相貌若是长得不好看,穿出去就是贻笑大方。

史家那兄弟两人都是衣架子,无论穿着多么骚气,也是让人挑不出毛病的。

尤其是那病娇中又带着点柔弱的史曜乾。

此刻,他身边的那几名男子显然是找麻烦的,手中或是持着棍棒,或是拎着大刀,看样子像是山野强盗。

史曜乾这个家伙独自出门竟也不带些护卫,就他那弱不禁风的样……

一个拳头挥过去就晕了。

颜天真心中思索着,该不该出手救下这小白莲花。

在这荒郊野外的,若是救下他,免不了会被他给赖上。

他独自出行必然是危险的,救了他这一次,若是不带上他一同上路,他依然还会在遇到危险,就凭他那番容颜原本就是个祸害,若是遇上歹人,难免遭到一番凌辱,再被转手卖入青楼?

她总是不可能一直去救他,没那么多闲工夫。

也不想带着他上路,否则云渺只怕要闹脾气,为了一个不算熟的人和云渺发生口角,实在是不值得。

颜天真正思索着救还是不救,余光瞥见有一道人影靠近,海蓝色的衣抉轻扬,可不正是凤云渺。

“想什么呢,还以为你是急着出来救人的,结果你又站在这儿不动作。”凤云渺说到这儿,瞥了一眼远处的人,他只能看见一抹被围在人群中的粉色,便问了一句,“那人你是否认识?”

“认识啊,不算熟悉,就是佳人阁老板,史曜连的弟弟,史曜乾。”

“这名字听起来本身就是一个笑话。”凤云渺不咸不淡道,“想出手便出手,不想插手便回客栈去,还在这犹豫什么呢。”

“云渺,我这还不都是为了你考虑么。”

颜天真一歪头,靠在凤云渺肩上,慢条斯理道,“相识的人落难,我通常是愿意施以援手的,可是这荒郊野外的,我若是救了人,难免要被赖上,我不想带着他上路,可我若是不带,他有极大的可能再次落难,故而——我救他这一次,也只是让他晚点落难而已,只要不带他上路,他迟早还是会落在歹人手里。”

“你这脑袋瓜子里想的还真多。”凤云渺慢条斯理道,“纠结这么多做甚,想出手便出手,救了之后便不管,你管他将来会如何,即便是他明日再落难,也与你没关系,今日他落难正好被你给撞上了,你插手一回,便算是仁至义尽。”

“有道理哟。”颜天真轻笑了一声,“所以云渺这是同意我救人了。”

“原本我是不想管其他人的闲事,可我方才听你那一席话,显然是对那个人不甚在意,既然如此,我又何必介意,对我没有任何威胁的人,你想如何都行,随心罢。”

同一时刻,远处——

史曜乾被围在人群中央,咬牙切齿。

方才远远地就看见颜天真的身影奔出了客栈,还以为她是认出了自己的声音,来救自己的,却没想到她站在那边好片刻没有动作,之后凤云渺又出来了,两个人也不知叽里咕噜的说些什么。

要救他,就赶紧出手,不想救他,干脆转身回客栈不就得了!

在那磨磨蹭蹭,还聊起天来了。

幸好身边的这群人都是他雇用的假土匪,若是真的土匪,就那俩人聊天的功夫,土匪们早就对他出手了,他为了不遭殃,只能显露出真本事。

真是让人有些生气呀。

看来颜天真并不是个见义勇为的性子。

不如再来点儿刺激的,且看看她会不会出手。

想到这,他朝着身边的众人道:“你们别光顾着做恐吓状,立即上手,来扒我的衣裳。”

受他雇佣的‘土匪们’,一听这话,自然只能照办。

有俩人丢掉了手中的兵器,摩拳擦掌,将手抄着史曜乾的衣领伸去。

远处的人总算有了反应,只见那一袭红影掠了过来,史曜乾道:“你们几个全都上手,逼真一些。”

众人闻言,纷纷去拉扯他的衣裳,口中吐出十分不雅的词汇——

“嘿嘿嘿,这小白脸长得还挺俊俏。”

“可不是么,先扒拉扒拉,看他身上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长这么好看,不卖去青楼做小倌,可惜了。回头将他卖个好价钱吧,哥几个将银子分了喝酒庆祝。”

身处‘困境’的史曜乾,望着众人这阵势,双手抵在地上,连连后退,脸上惊恐之色显露无疑——

“你们不要过来,别过来!我把钱全给你们就是了,放过我,放过我……”

“嘿嘿嘿,只拿你的钱还不够啊,把你卖了可能更值钱呐,看他穿的这身衣裳,必定是富贵人家的公子,这衣裳也挺值钱的,扒下来扒下来!”

众人说话间,便对着史曜乾上下其手。

史曜乾的余光瞥见那道红影近了,近了……

似乎更近了。

颜天真征求了凤云渺的同意之后,便打算出手救这小白莲花,离得近些了,便看见他满面惊慌,神情一派绝望。

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的靠近,他转头望了过来,脸上有些发怔。

回过神后,他又大喊了一声——

“郡主,别过来,他们都是土匪!”

颜天真挑了挑眉。

哟呵。

小白莲花还挺好心,自己身处险境,还让她别过去?

常听人说双生子的性格全然不同,他哥是个脾气差的怪胎杀手,他倒还真是个好脾气的文弱公子。

一善一恶。

就冲着他这一份好心,救他也不算白救了。

眼见着一名土匪的咸猪手探到了他的衣领处,颜天真提起了手中的羽扇,朝着那人的手腕一挥——

羽扇中藏着的暗钩立即划破了他的手腕,霎时,鲜血喷出。

“哪个混账东西,敢割老子的手!”那土匪低喝了一声,转头的那一瞬间,却是怔住。

身后的红衣美人倾国倾城,手中一把孔雀羽扇轻摇,那双丹凤美目,顾盼流转之间带着若有若无的引诱。

土匪低喃一声,“仙女……”

“是啊,我是仙女下凡,来拯救你们这群堕落的家伙,还不快放开这位文弱公子,有多远滚多远,多多行善积德。”

颜天真此话一出,那土匪总算是回过了神,朝着身边的几人道:“弟兄们,你们看看这个美人,是不是会比这小白脸更值钱?”

其余几人从惊艳中回过神,道:“这小娘子长得可真漂亮,跟天仙似的,拿去卖都可惜了,不如自己讨回家做媳妇,老子舍不得卖啊……”

“你们都给老子滚开!这女子老子看上了!”忽然有一人低喝了一声,将眼前挡着的两名同伙推开,冲着颜天真道——

“美人,你不如跟大爷我回家过日子吧,爷全家产都给你,可好?”

“我先看上的!我先看上的!”身后依然有人叫嚣着。

颜天真望着眼前这阵势,翻了个白眼。

脑海中灵光一闪,她忽然掩唇轻笑了一声,“你们是不是都想娶我?可我只有一个人,我也就只能嫁一个人,这可怎么是好?”

都说一笑倾城颜天真,她这一笑,更是让众人失了神。

这一刻,史曜乾都想翻白眼。

事情的发展,似乎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料。与他所想象的过程完全不一样。

计划中,颜天真应该是大展身手,将这些流氓土匪统统撂倒,干净利落。

可他算漏了一点。

颜天真这般绝色姿容,这群市井流氓又怎会不动心,原本还是一伙的人,为了争颜天真,眼见着就要大打出手了。

现在似乎没有人来理会他了。

“小娘子,你嫁给我,我们这伙人当中,就数爷家财最多。”

“嫁给老子!老子家中无妻妾,老子见过那么多女子,都比不上你漂亮,娶了你之后,必定一心一意。”

“嫁我!嫁我!”

“你们太吵了,我不知该听谁的。”颜天真慢条斯理道,“我喜欢英雄,你们打一架,谁赢了,我就嫁给谁。”

颜天真说这话时,并未察觉到身后一道海蓝色的人影靠近了。

而土匪们听着她这话,当即二话不说大打出手!

四五人扭打成一团,此刻再也没有人去顾及一旁的史曜乾,史曜乾连忙起了身,整理好了衣襟,退到了颜天真的身旁,“郡主你……真是好智慧,让他们自己人打自己人。”

说话间,他瞅到了一旁的凤云渺,道:“这位公子是……”

颜天真回了个身,看见凤云渺,笑道:“你何时走过来的?我都没有察觉。”

“就在你说,谁打赢了你就嫁给谁的时候。”凤云渺不紧不慢道,“我现在就等着他们分出个胜负,我再撂倒赢的人。”

颜天真:“……”

这群市井流氓,上不得台面的,连她都能轻松打赢,对上云渺,还不是被虐的份。

想到这儿,颜天真笑出了声,“你跟他们较什么劲,我就是拿他们当猴耍。”

“你的话都已经放出来了,我自然就要较劲。”

史曜乾眼见无人理会自己,便很是安静地退到了一旁。

扭打成一团的那几个地痞,兴许是打红了眼,有人已经十分不客气地抄起了棍棒,对着自己同伴的头狠狠砸下!

晕了两人,剩下的三人依旧在继续打。

不得不说,男子们打起架来还挺恐怖,有人被打吐了血,有人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最终获胜的,是一名最高大的男子。

“小娘子……”

他才喊出了这么一句话,便见眼前人影一闪,就在他还没有回过神的时候,一道厉害的掌风朝着胸口而来——

排山倒海般的气压,让他觉得自己仿佛被那一股无形的劲道震上了天。

而他也确实上了天。

凤云渺那一掌直接将他拍飞了,只见他那身躯从半空之中掠过,最终落在了远处的地面之上,发出扑通一声大响。

不死也残。

“我就晓得,这最终的获胜者是我。”凤云渺轻描淡写道,“天真,你说过的,谁赢了你就嫁给谁。”

“唔,你这地位已经是板上钉钉了。”颜天真道,“你委实不用再三强调。”

颜天真这话,自然是让凤云渺心情愉悦。

眼见着土匪们都已经趴下了,颜天真这才走到了史曜乾身前,“我说,你这一介文弱公子,独自出门,身边也不带个护卫,你家兄长就不晓得阻拦你,也不晓得派人随身保护你?”

“郡主可别怪我哥,我只跟他说了去友人家中玩一段时日,他并不知道我出了远门,我也不想告诉他。”

“喔?”颜天真挑了挑眉,“那你是要干什么去?出远门为何就不能告诉他了,又不是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我……”史曜乾有些欲言又止。

“既然你不想说,那就别说了。”颜天真不咸不淡道,“看在相识一场的份上,我出手救了你,这接下来还有什么危险,你可就得自己去解决了,我好言相劝你一句,既然你没有自保的能力,你最好还是回家去,或者带些人贴身保护。”

“郡主,我告诉你就是了。”史曜乾咬了咬唇,道,“我想去鸾凤国挣钱……”

“噗嗤”

颜天真顿时笑出了声,“你要去给人做小白脸?我当初给你提的建议是——卖艺不卖身。”

“我想挣大钱,不想挣小钱。”史曜乾撇了撇嘴,“我只是觉得,我这番容颜,在鸾凤国应该很受欢迎才是……”

“的确。”颜天真点了点头,“那你随意罢,我没什么好说的了。你若是缺盘缠,我倒是可以资助你一些,其他的忙,我可是帮不上了。”

颜天真说到这儿,伸手挽住了凤云渺的胳膊,“云渺,咱们回客栈去吧,晚饭还没吃完呢。”

“郡主!”身后的史曜乾唤了一声,“我看那客栈门外马车堆积,看样子你们是包下了整间客栈?”

“嗯。”颜天真笑着应了一声,“如今天色昏暗,你大概是没有地方可以去了,这样吧,客栈留你住一夜,明早起来你便离开,如何?”

史曜乾怔了怔,随即道:“好,多谢郡主。”

颜天真不再言语,挽着凤云渺便走开了。

身后,史曜乾望着前头两人的身影,唇角扬起一丝浅淡的弧度。

……

很快便入了夜。

白日里的日光还是十分明媚的,不见阴暗,到了夜里竟也下起了雨。

在这样冷风瑟瑟的雨夜里,树影婆娑,带上了几分阴森之感,遍地流淌的雨水中,有青色的衣袍曳地,被雨水沾湿,冷月之下,那道青色的身影行走在庭院之中,背后忽然显现六条狐尾。

他的面容十分姣美,被雨水打湿的墨发有雨珠流淌而下,衬着那一身青衣与摇曳的狐尾,妨如夜里出行在雨夜中漫步的青狐妖。

行走之间,他听到耳侧传来了几道模糊人声,他顿住了脚步,下一瞬,身形在雨中快速掠过,如鬼魅一般的身影,转瞬之间遍消失在庭院之中。

“老板,今日包下客栈的那些人,可不像是单纯的贵族,倒像是皇家的人,尤其那领头的几个男女,看着就不简单。我听到其中有一名男子被人叫做殿下。”

开口说话的男子的声音压的很低,在雨夜之中几乎能被雨声淹没。

“咱们这次要干一票大的,若是成功了,那就是发了大财!”

“是皇家的人又怎么了,咱们曾经也打劫过贵族,咱们什么时候怕过事?”

“这伙人当中有个红衣姑娘,美若天仙,真是看她笑一笑,都觉得心要酥了,回头逮住了,给哥几个快活快活,嘿嘿……”

雨水的淅沥伴随着男子猥亵般的话语,传入夜色深处那人的耳中,让那双本是清澈的月牙眸里头,划过一抹寒凉的杀机。

月黑风高夜,果真是适合做些杀人放火的事情。

他望向那烛火通明的屋子,无边的黑夜中,那一片火光亮色分外扎眼,里头几个男子正筹划着害人之事。

那是客栈后院的厨房。

此刻在那客栈里头的人,就是客栈掌柜与伙计。

这家伫立在荒郊野外中唯一的客栈,竟然是一家黑店。

呵呵。

视线一转,落在搁在门口的竹篓上,他迈步缓缓地走上前,一脚将那竹篓踢翻——

霎时,数条蛇扭动着身子钻了出来,在他的脚边盘旋着。

他将手伸入了衣袖之中,往身下撒了些粉末,那些蛇到了他的脚边,盘旋了片刻,便扭转开蛇身,似乎是不想靠近他。

黑店的惯用手段,要么就是放毒物杀害客人占有财物,要么就是放迷魂香,迷晕了客人之后行动。

尤其是美貌女子若是倒霉进了黑店,那就不仅仅是损失财物那么简单,连清白也会丢失了。

这群混账东西,显然是看上了颜天真。

这倒也不奇怪,人送外号颜天仙,无愧天仙之名的美人儿,寻常男子又怎会不动心。

他踢翻竹篓的动作,自然是惊动了厨房里头正在密谋的几人。

“谁!”厨房内的几人正在商议着如何谋财害命,忽听门外有动静,直觉是被人听了去,阴狠的目光猛地射向门口,却在看清门口那人的瞬间,怔住——

站立在门口的那道青色身影,背后竟然生出了六条狐尾?!

屋子的烛火打在那人雪肌之上,如白玉一般泛着莹润的色泽,最醒目的还是背后那六条毛茸茸的尾巴,他那被雨水打湿的墨发顺着肩头垂到了胸前,一张如玉的姣美脸庞,趁着那眼周处的淡淡青色胭脂,异常妖冶。

众人一时竟看得有些痴了,也忘记了说话。

在看那人脚底下盘旋的小蛇,竟然也不敢靠近他?!

众人回过神之后,便是觉得有些细思极恐——

妖?!

那鬼魅一般的身影。

诡异的六条尾巴。

妖冶不似凡人的容颜。

连蛇也畏惧他……

这不就是妖么!

“妖妖妖妖妖妖……妖怪!”有人哆嗦着道了一句,“这世上真的有狐妖……”

门口那青衣人仿佛为了验证他的话,身形一闪,迅速到了他身前,白皙玉手直接扣上了他的脑门,稍稍一使劲,便将他那脑袋拧了一圈!

身旁的同伙们眼见着那男子脑袋被扭了,在看他双目圆瞪,分明是死不瞑目。

其余的人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惊恐,喊叫出声——

“啊啊啊啊啊啊!”

“妖怪杀人了!”

然而,屋外的雨声滴滴答答,他们这般鬼吼鬼叫,在客房内休息的众人也是听不见的。

“再乱叫,就全都去死罢。”青衣人开口,声线不疾不徐,如珠玉撞击的声音,清脆动人,分外好听。

“不敢叫,不敢叫,狐妖大人饶命!”

“大人您有什么吩咐,只要您说,小的一定照办。”

“小的一条贱命,恳请狐妖大人高抬贵手。”

众人连连求饶,低着头,不敢看青衣男子。

不管这是人还是个妖,他都是个可怕的家伙。

一出手,便轻而易举地拧了一个人的脑袋,这般行为,可算是在其他人的脑海中留下了一个恐怖画面,令人畏惧。

听着众人求饶的话语,‘狐妖’揪起了身后的一条尾巴,在手中把玩着,慢条斯理道:“本大人最近手头很紧,缺钱呢。”

“钱?有有有有有!”

“我愿意将我所有的钱财都献上,只求您放过我一条生路。”

“我也愿意!我也愿意!我所有的家财都给你。”

“真乖。”青衣人慢条斯理道,“那就都交出来罢。”

“是是是!”

“马上马上!”

众人一边说着,一边将藏在身上的银票全掏了出来。

青衣人瞄了一眼地上的银票,慢条斯理道:“你们总不可能把所有的银两都带在身上,你们的房屋之中必定还有。若是你们不说实话,莫非是要我一间一间地去搜?”

“不不不,小的还没说完,小的住处是在对面那排房屋的最后一间,床底下的盒子里还有好几千两。”

“我是倒数第二间,钱全藏在衣柜的第二层抽屉里。”

“我是第一间,银票都压在床垫下。”

“很好。”青衣人继续抚摸着自己的狐尾,悠悠道,“看来你们都很诚实呢,看在你们都这么诚恳的份上,我就……”

话说到这,唇角勾起一丝阴凉的笑意——

“让你们死得痛快一些,呵呵……”

众人惊恐。

惊呼声还来不及溢出喉咙,便见眼前的青色身影一闪,下一刻——

三道血柱齐齐喷出,溅了一地,开出朵朵血色之花。

青衣人冷眼扫过地上的尸首,起身走到了灶台边上取了一把刀,一只碗。

走到了一名死尸的身旁,蹲下了身,用刀将他脖颈上的伤口开得更大一些,让那血留的速度更快一些,拿碗去接。

这般皮糙肉厚的肌肤,他若是咬下去都嫌硌牙。

还是细皮嫩肉的女子更值得咬。

接了整整一碗血,端至唇边一饮而尽。

而后,擦了擦唇角的血渍。

这烦死人的病也不知什么时候能好,这血的味道,真是越来越腻了。

他又走到了水缸边,拿水瓢舀了一大瓢水漱了漱口,顺便洗了洗被血溅到的狐尾。

这狐狸尾巴的质量倒是不错,摸起来顺滑得很,还不掉颜色,买的值了。

接下来——

该去找颜天真了。

……

淅淅沥沥的雨还在继续。

皎洁的月辉透过纱窗,打在床榻边的靴子上。

榻上的女子已经进入梦乡,呼吸均匀。

忽听窗外降下一道闪电,轰隆隆,这般电闪雷鸣的动静,让榻上熟睡的女子轻拧眉头。

真吵。

且,这样的电闪雷鸣,也足够掩盖有人破窗而入的声音。

一道青色的人影拖着六条尾巴,缓缓挪向了床榻。

从身后揪了一条柔软的尾巴,拿着那尾巴的尾端,就要去挠那睡梦中的女子。

可就在下一刻,她倏然睁开了双眼,目光之中一片警惕之色。

“轰隆——”

外头又是阵阵雷声,伴随着闪电,这一瞬间将屋子照亮了些。

颜天真睁开眼睛,印如眼帘的就是一条青色狐尾。

卧槽什么情况?

狐尾?

颜天真难得怔愣住了,只觉得自己是否还没睡醒。

“天真。”

榻前的人开口,声线酥脆动人——

“我是掩藏在你脑海深处的青狐妖……”

颜天真眼角一跳。

暗夜步出竹林桥,苍茫惊现青狐妖。

锦绣织缎裹素腰,半掩半开纤媚笑。

问题是——

如今所在的也不是竹林桥,怎么就给她遇上了青狐妖?

再看这狐妖的相貌——

卧槽!

------题外话------

→_→

白莲乾:我喜欢cosplay,角色扮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