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霸王硬上弓的游戏/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玩玩而已,那也得看人家愿不愿意跟你玩了。”由于受伤不轻,花寡妇的笑容有些虚弱,却依旧带着打趣的意味,“我瞅着那位郡主似乎对你不大有意思,她的眼中,显然只有那南旭的太子。”

“现在的确是如此。”史曜乾不紧不慢道,“以后会如何,还不得而知。”

“你觉得你有本事让她变心?首先,从身份地位上你就不及凤云渺,这门不当户不对的,你与她也很难凑到一起去,再有,论长相……”

花寡妇说到这儿,轻笑一声,伸手挑了挑史曜乾的下巴,“乾乾啊,你这番容颜虽然好看,却也不能碾压他,他有气势,这恰恰是你没有的,你太柔弱无害,你装久了文弱公子,还能拿出气势来么?”

史曜乾斜睨了她一眼,将她挑着自己下巴的手拍开,“莫非女子都喜欢气势凌厉的男子?”

“也不一定都是,鸾凤国的国风我还是有所耳闻的,男子的地位不如女子,女子大多喜欢你这样相貌俊俏的小白脸,粗野的汉子她们不喜欢,因此,想要在鸾凤国混得开,就得有这样一张白嫩秀气的脸,可是乾乾,那位郡主显然不喜欢弱气的男子啊。”

花寡妇略一思索,道:“我觉得你不必再总是装着文弱公子,你若是想要在鸾凤国捞钱,那你这么装下去倒也成,可你若是想要跟那位郡主玩感情,我建议你脱下这层柔弱的皮,拿出你的气势来,她眼光高呢,你若是没有气魄可不行。”

“我方才就说过了,我最感兴趣的是真金白银。”

史曜乾淡淡道,“我是想着来鸾凤国挣大钱,顺便与颜天真玩玩的,这文弱公子既然已经装下来了,就不能太轻易现原形,否则那凤云渺又有理由来对付我,我绝对不能再让他抓到任何把柄。”

“也是,那你且先装着罢。”花寡妇悠悠叹息一声,“我暂时是不好脱身了,只能先安分着些,有外人在的时候,你尽量与我少说话,别让旁人晓得你我是认识的。”

“这一点自然无需你提醒,我明白,你没有别的话要说了罢?那我就让她醒过来。”史曜乾说到这儿,瞥了一眼梅无枝。

“让她醒罢,若是睡太久,她只怕也会起疑。”

史曜乾闻言,不再接话,冲着梅无枝一挥衣袖。

宽敞的衣袖,拂过梅无枝的鼻尖,能让她将袖子里头挥洒而出的粉末吸进肺腑中去。

他给她闻的,正是解除迷香的解药。

梅无枝悠悠转醒之际,察觉到自己方才睡着,便掀开了马车窗帘,望着车窗外的景色。

刚好离开北昱国的最后一座城。

从城内到城外,驾驶马车并不需要太久,一炷香足矣,看来她也只小睡了片刻。

如今,算是彻底离开北昱国的疆土了。

……

另一辆马车上,颜天真倚靠在凤云渺的肩膀上,由于座位之上垫了一层厚厚的狐裘,使得马车行驶的震感不那么强烈。

颜天真嗅着从凤云渺身上传来的浅淡香气,嘿嘿一笑,“不是说要拿一瓶雪莲冰露给我用用么?我也想要你身上的这种莲香。”

云渺曾跟她提起过他沐浴用的东西,雪莲冰露,既是香露,也是药材,在沐浴之时加一点,能舒缓疲惫,有舒经活血散寒之用,又带芬芳之气。

长期使用这香露沐浴,不仅肌肤又白又嫩,身上也能自带莲香,浅淡又好闻。

颜天真趴在凤云渺的肩窝处,深呼吸,嗅着他身上的气息。

“怎么像只小狗似的。”凤云渺伸手轻抚着她的发丝,“我已经让人从皇宫里捎过来了,原本是应该送去北昱国的,现在咱们离开了,这地点便又要改到鸾凤国。送东西的人还得绕不少路。”

“原来如此,那我就再等等。”

颜天真正说着,忽觉得有一阵马蹄声离得很近,仿佛就在耳畔,下一刻,窗帘外头有人道——

“郡主,王爷说您这一路上大概会觉得无趣,为了给您打发时间,让属下送了这本书过来。”

颜天真听闻此话,便掀开了马车窗帘,“什么书?”

策马的护卫将一本书册递给了她。

颜天真接过了那书册,打开。

只看了一眼,她便眉头高挑。

还以为大哥会给她看什么呢,原来是——

尹家的族谱啊。每页都记载着一个人的身份信息,还附带图画,这画师的功力精湛,所画皆是半身画,容貌描绘得倒是挺清晰。

“这本书的确是值得看。”凤云渺道,“你没有良玉郡主的记忆,也总该学着认一认族谱上的人。”

颜天真往后翻了几页,发现每页几乎都是满的。

这本书足足有一张煎饼果子那么厚啊,记载了至少几百号人。

七大姑八大姨、三姑六婆、表哥表妹……

真是看着就让人觉得头晕。

幸亏她的记性好,背书于她而言不算难事,上辈子也是背过不少资料的,不管是作为演员还是作为情报特工,好记性都是必不可少。

背是不难,但整天抱着这么一本书也是烦……

“是不是觉得有些闷?”一旁的凤云渺似乎是看出了她的心思,便问了一句。

“是啊,这东西的确能打发时间,不过……看久了肯定视觉疲劳。”颜天真说到这儿,转头朝着凤云渺笑了笑,“云渺,我若是没记错的话,你那有一本春宫图册罢?”

“你问这个作甚?”

“你肯定有,我都听大哥跟我说过了。”

“这个时候跟我提春宫图册,莫非你想看?”

“有何不可。”颜天真大方地承认,“春宫图肯定比族谱好看,这族谱看一个时辰都会嫌烦,春宫图有些人抱着能看上一整天都不嫌烦。”

“我会烦。”凤云渺慢条斯理道,“我看春宫图从来不超过一刻钟。”

“反正你有看,我也想看,拿出来分享分享。”颜天真笑道。

凤云渺转头看着她,目光中浮现些许玩味的笑意,“真想看?”

“你为何笑得如此荡漾?”

“万一你看了之后把持不住,可怎么是好?”

“我才不会呢,你给我拿出来!”

颜天真坚持要看,凤云渺自然也就不阻拦,俯下身,便从行李中翻出了那本‘风月十八式’。

这书名一看就让人不禁浮想联翩。

颜天真从凤云渺手中夺过了书,当着他的面,毫不扭捏地便翻开了看。

果然——香艳。

凤云渺见她一副脸不红心不跳的样子,道:“你这副样子看起来,像是阅春宫无数的。”

“唔,还好吧,我从前看的都比这个刺激。”

凤云渺听闻此话,凑到了她耳畔,鼻息浅浅喷洒——

“有多刺激呢,比如像上次那样的活春宫?”

颜天真看书看得起劲,听闻凤云渺的问话,下意识回答道:“差不多罢。”

以前看的是片,前些日子看宁子怡的那场倒是亲眼所见的现场版,相比较之下,自然是后者更刺激。

颜天真回答得随意,凤云渺却是目光一寒。

再次开口的话,变为一声呵斥——

“颜天真!”

这猛的一声呵斥,让颜天真惊了一惊,手中的书险些都给掉了。

“云渺,你做甚这么大声?我的耳朵都快聋了。”

凤云渺夺过她手中的书扔到了一旁,扣着她的双肩,将她抵在马车车壁之上,如玉脸庞凑近了她,眸光清寒。

“你老实告诉我,你究竟看过多少男子的躯体?上回带你去看宁子怡与楚朝的床笫之欢,你说你是头一次看到活春宫,出于好奇心才想看,我信了。如今看来,你的话是忽悠我的,你方才说,你从前看的都比书上的刺激,那你究竟是看过多少呢?嗯?”

颜天真:“……”

该怎么跟他解释,从前看的都是片?

“云渺,你听我说……”

“回答我的问题。”凤云渺的目光紧紧盯着她的脸庞,不放过她的一丝神情,“你到底看过多少?好看么?你可还记得我曾经说过的一句话?谁被你看了身子,谁就得死。”

“我实话与你说,我的确看过不少,但是……”

话未说完,便觉得眼前笼罩下一道黑影,凤云渺的身躯压了上来,将她按在了车壁上,一俯头狠狠堵上了唇。

一个十分凶猛的吻,辗转不息,外带啃咬。

颜天真蓦地察觉唇上一疼,丝丝腥甜的气息在口中萦绕,这使得颜天真闷哼一声。

她这一声闷哼,凤云渺是听在耳中的,却并未打算放开她。

唇齿交缠,席卷的全是腥甜的味道。

颜天真渐渐觉得喘息都有些困难。

好在下一刻,唇上的力道撤离了,凤云渺放开她,让她得以呼吸到新鲜空气,随即抬手,修长的指尖拂过自己唇瓣上的一缕血丝,慢条斯理。

“你怎么跟只狗似地咬人?你都不听我将话说完么!”颜天真呵斥了一声,“我所看的活春宫,与你想象的不一样!”

“与我想象的怎么就不一样?难道不是真实的男男女女在你眼前肉体交缠?一具具男子的躯体都看得清晰?”

“是这样没错,但……”

“我就是不准!”凤云渺打断她,“你不觉得污眼吗?有什么好看的!别人的身躯就那么好看?隐秘部位都看得一清二楚,你这样让我心中十分不爽。”

“我看的不是现场版!”颜天真急于争辩,声线之大,甚至盖过了凤云渺,“是我们家乡的一种稀有产物,是你们这不存在的东西,那是一种光盘,能够在一个方形盒子里倒映出画面,我们称之为看片,但凡是我们那里的成年人,看点这种东西都不足为奇,没人会说你什么的。”

“你们那的人们竟然如此……”

“如此放浪?那个世界本来就很浮躁,我说过了,这种现象不足为奇,像你我这把年纪的,大多数人都阅片无数,生活有的时候太枯燥,找几个好友看看活春宫,打发时间也是挺有意思的,谁还能没个好奇心呢?”

“看片……”凤云渺斟酌着这两个字,道,“方形盒子还能映出真实的画面?有点儿意思,听起来倒是挺稀奇。”

“如今咱们所在的这个时代,是没有那种东西的,过去的那些事我也不想再提了,我所生活的地方,原本就与你们这讲究不同,在没有与你相识之前,我便是如此豪放。”

凤云渺听着她的话,静默了片刻,道:“你所说的我都相信,现在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你,你能否如实回答我?”

“你问。”

“你在另一个时代的那些日子,称之为你的上辈子,你占用了尹良玉的躯体之后,便算是重活了一世,这一世你是只属于我的,那么上一世……你可曾属于过别人?”

“没有。”颜天真斩钉截铁道,“我也算是活了两辈子的人了,真正喜欢的却只有你凤云渺一人,上一世,没与人谈过感情。”

“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自然信你。”凤云渺的神色有所缓和,“关于你曾经看了那么多活春宫的事,既然已经过去了,我就不想再追究了,但是我希望从今往后不会再出现类似的事,否则……”

颜天真听着他的话,唇角微微一抽。

她算是明白了,她看别人的身子就是踩了他的雷区。

他就会像一只暴躁的猫儿,炸开全身的毛。

大概是他觉得看别人的裸体太辣眼睛了。

罢了,不与他争辩了。他原本就是个有洁癖的人。

颜天真整理好了自己的衣裳,正要下榻,一只白皙玉手闯入眼帘,抚上她的唇瓣。

颜天真这才想起,经过方才的那一番亲吻,唇都给他咬破了,这会儿被他冰凉的手指拂过,觉得有些微微的刺激感,她‘嘶’了一声。

“疼么。”凤云渺摩痧着她的唇瓣,淡淡道,“这是一个小小的惩罚,我告诉过你了,我的心眼是很小的,若是我也看过许多女子的身子,你会不会觉得心中不舒坦。”

“你要是看片,我绝对不拦着。”颜天真横了他一眼,“春宫画上的男女不也都光溜溜的?”

“这不一样,都是虚拟的,他们原本就不存在这世间。”凤云渺道,“而你看过的那些活春宫,却是真真正正存在世间的人,你若是要看春宫图,随你怎么看都好。”

说到这儿,他伸手覆上了颜天真的手,抓着她的手便伸向了自己的衣领。

“你若真是那么寂寞空虚,何必去看别人的?看我就成,难道我会不比别人好看?”凤云渺的目光有些不善,“不看我去看别人,会让我觉得你很没品。”

颜天真:“……”

他这话想表达的意思似乎是——

明明家里养着一只凤凰,你却要出去看野鸡。

“好好好,我不看别人了,就只看你。”颜天真挑了挑眉头,眼见着自己的手落在了凤云渺的衣领上,笑道,“我可以现在就看吗?”

“随你。”

“既然云渺都这么说了,那我可就不客气了。”颜天真道了一句,朝他稍稍挪近了些,白皙的指尖勾着他的外衣,朝着一旁缓缓拨开……

这慢条斯理的动作,又带着些许轻佻,这让她忽然生出一种自己是个流氓的感觉。

像是一个不正经的纨绔女调戏良家少男。

有那么一点儿刺激,又让人觉得有些……血液沸腾。

由此看来,她骨子里果真还是个流氓。

凤云渺也不出声打扰她,由着她扒掉自己的外衣,再去扒中衣。

雪白的中衣料子较为柔软,又轻薄,颜天真稍微拨开衣领,便能看清他莹白如玉的肌肤,锁骨若隐若现。

继续扒。

那肩头如同汉白玉雕砌而成,真是让人觉得能摸一下都是奢侈。

颜天真兴致大起,干脆双手并用。

正想着继续,却被凤云渺按住了手,“天真,你可得答应我一件事。我现在让你看,你就再也不能去看别人的,我让你轻薄,你也就不能再去轻薄别人,你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能碰到我躯体的人,你必须遵守我给你定下的这些规则。”

“好好好,有你这样的貌美夫君,我保证不会移情别恋的……”

“我看你的举止有些像地痞流氓,只怕是你以后会花天酒地,整日想些风花雪月的事。”

“不会不会,绝对不会。”

“我怎么听着像是在哄骗我呢?你现在跟我做的这些保证,若是将来反悔了,可怎么是好?口说无凭的,我该如何才能信你。”

凤云渺衣衫半褪,说话时,一手又紧紧扣着颜天真的手腕,阻止她继续轻薄自己。

颜天真眼中只有凤云渺那半裸着的雪白上身,听着他的话,忍不住嗔了他一句,“是你答应要让我看的,现在又阻挠着我,这回是你先勾引我的……”

“是啊,就是勾引你。”凤云渺大大方方地承认,“我的勾引比起那史曜乾的勾引,谁更胜一筹?”

“当然是你,当然是你。”颜天真连忙回答着,却没想到这话一出,凤云渺的目光变得悠沉。

“他果然勾引过你。”凤云渺冷笑一声,将身上褪到一半的衣服穿了回去,开口的语气慢条斯理,却无端让人头皮一紧——

“天真不妨跟我说说,他是如何勾引你的?趁我不在么?我方才只是试探性地那么一问,若是他不曾勾引过你,你也就不会那么回答了。”

颜天真这才反应过来,刚才被男色冲昏了头脑,竟然不曾考虑凤云渺问出的那个问题——

我的勾引比起那史曜乾的勾引,谁更胜一筹?

她应该回答:史曜乾不曾勾引过我啊。

可她的回答却是:当然是你,当然是你。

如此一来,可不正是说明了史曜乾曾经勾引过她,可他的勾引手段却比不上凤云渺高明。

正是因为凤云渺在她心中有地位,他只需要用点儿手段,她就上钩了。

可史曜乾在她心中无关紧要,因此,任凭他花招百出,她也是坐怀不乱,心中毫无起伏。

正应了那句话——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她勾引你,为何不告诉我呢?”凤云渺伸手掐着颜天真的下巴,让她与自己对视,“你是怕我知道了,去找他麻烦?你还真是心疼他……”

“休要胡言乱语!”颜天真拍开他的手,开口的语气有些不善,“我哪那么多情?我可不是心疼他,只是我觉得那事情无关紧要,说出来也只会惹你不高兴,那我为何要说呢?只要我晓得拒绝不就成了?我的追求者我自己会踢开,犯不着你来对付。”

此话一出,自然是起到了些安抚的作用,可凤云渺却没有打算就此作罢,“看我回头怎么收拾这混账东西。”

说到这儿,他笑了笑,伸手抚上了颜天真的头,“我的天真是个奇女子,有阿猫阿狗觊觎也在情理之中,你能晓得拒绝诱惑,那自然是最好,但对于那些混账东西,我也该让他们吃点教训。”

“随你随你,你高兴便好。”颜天真说着,那只被他抓着的手动了动,“云渺,我还能继续扒你衣服么?”

“不行,为了惩罚你的不老实,我拒绝被你轻薄。”凤云渺将她的手轻轻甩开,将外衣也穿了回去,“下次吧,我总归是还会给你机会的,不用急于这一时。”

“你怎么这样呢……”颜天真顿时不依了,扣着他的肩膀,就将他按回了马车车壁上,“我不依你,你引诱了我就该负责,我今天就要将你扒个精光!”

颜天真说到这儿,伸手擒上凤云渺的两只手腕,带着他整个人一个翻转,牢牢地摁在了扑着狐裘的坐垫上。

“身为女子,你的力气竟然如此之大。”凤云渺被摁着,也懒得动弹了,悠悠道,“看天真你这架势,一副想霸王硬上弓的模样。”

“我若是要霸王硬上弓,你又能把我怎么着?”颜天真粲然一笑,“别人送上门来给我,我还不乐意接受呢。”

“那我是否还应该感到荣幸了?”凤云渺挑了挑眉头,“我从没遇见过有女子像你这般霸道。”

“那你喜不喜欢啊?”

“还挺喜欢的。”

“那以后咱们就经常玩霸王硬上弓的游戏,如何?我所扮演的角色就是霸王,而你就是身娇体软易推倒的良家少男。”颜天真说到这儿,轻笑了一声,伸手就去抽凤云渺的腰带。

既然已经在他心中添上了一笔流氓的印象,那就索性流氓到底罢。

反正他都说了他喜欢,那她就不怂。

扒扒扒。

这一刻不禁也有些心跳如鼓。

在马车上玩这种游戏,真是有点儿刺激。

说不定将来真的要玩车震?

天呐,越想越荡漾了……

这一头,二人在玩着‘霸王硬上弓’的游戏,马车外头随行的人听着里头的动静,却以为是太子殿下与郡主打起来了。

“郡主与殿下是不是又吵了?”

“好像是啊。”

“这回可不像是打情骂俏啊,我听着马车里头的动静,别是动手了罢?”

“就算真的是动手了,咱们殿下也是不会朝着郡主动手的,他必定是挨打的那一个,或许只有郡主单方面在动手?”

“那可如何是好?咱们是不是该去阻拦阻拦?”

“先别急着,这女子打男子很多时候也是有讲究的,尤其是打心仪的男子,大多时候这也是表示情意的一种方式,咱们若是阻拦,会不会扫兴呢?没准殿下是很乐意挨打的。”

“那咱们就再听听罢。”

马车之内,颜天真早已将凤云渺的衣裳扒得凌乱。

二人只顾着玩闹,自然也就没有注意到外头的天色乌云密布,眼见着就要下雨了,尹默玄便下令让队伍暂时停下,他已经寻好了一处酒肆作为避雨处。

“云渺啊云渺,你之前总是喜欢捉弄我,看我这次怎么收拾你……”

先前车轱辘滚动的声音足以压下人的说话声,这会儿马车一停下来,马车外的人也就将颜天真的话听进去了。

“郡主,该不会真的是打殿下了罢?他说要收拾殿下。”

“我也听见了,看来他们这次吵真的?”

二人说话之间,尹默玄已经走了过来,道:“队伍都休息了,他们二人怎么就还在车上不下来呢。”

“回王爷的话,郡主与太子似乎是吵起来了。方才郡主口口声声说着要收拾太子殿下,王爷你说,咱们该不该阻拦呢?”

“吵起来了?”尹默玄轻拧眉头。

好端端的怎么会吵呢。

而且在下一刻,他听见马车之内传来了些许动静。

该不会——打起来了?

那凤云渺若是敢对良玉动手,非要收拾他不可。

想到这儿,尹默玄连忙迈出了步子,到了马车边上直接跃上了车,伸手一掀车帘。

映入眼帘的一幕,叫他毕生难忘——

只见他那彪悍的妹子,整个人就这么跨坐在凤云渺的腰间,撕扯着他的衣物,将他的衣袍扯得凌乱不堪,连同头顶上的发冠都有些歪斜,有些许乌发散落在雪白的狐裘上,遮盖了凤云渺那雪白的肩头。

而他妹子那双手,就在人家那白皙如玉的身上游移,格外大胆。

格外流氓。

格外霸气。

尹默玄不禁挑了挑眉。

颜天真察觉到一抹亮光闯入,余光瞥见有人掀开了车帘,连忙转头去看,眼见是尹默玄,眼角顿时一抽。

“大哥,你听我解释……”

“不必解释了。”尹默玄唇角挂着淡淡的笑意,“挺好的,不如你们继续?为兄吩咐下去,让人不要靠近这辆马车。”

“别别别,大哥,我不想让人误会我与云渺在马车上有什么,这传出去,让人觉得有些难为情。”

颜天真说到这儿,连忙将凤云渺的衣裳拢了回去。

“妹妹,你都把人家便宜给占光了,这下若是不负责都说不过去。看南旭太子对你如此温顺,为兄也就放心了,从前还觉得你镇不住他,如今看来,是为兄多虑了,呵呵……”

尹默玄说着,便放下了马车车帘。

颜天真:“……”

这会儿才意识到马车停下来了,他们的谈话,想必站在外头的人也都听见了。

她一世英名啊。

“天真,没什么要紧的,无非就是让人觉得你彪悍罢了。”凤云渺坐起了身,安慰道,“你我的亲事都将定下来了,就算是让他们误会了去又能如何?在我看来,无伤大雅。”

“我不想让人觉得我是流氓!”

“敢做就要敢认。”

“我……”

“无妨,我不嫌弃你是流氓。”凤云渺揽着她的肩,将她按进怀中,“只对我一人耍流氓,可以接受。”

颜天真狠狠吸了一口他身上的莲香,不再言语。

罢了。

随人家说去罢。

才这么想着,便听马车外头响起了声声议论。

虽然声音不大,却还是能让她听得见。

“我还以为郡主与太子殿下真的是在吵呢,甚至以为他们动起了手,我真是太天真了。”

“他们就是在打情骂俏。”

“何止这么简单呢?兴许是发生了些不好描述之事……”

“极有可能,看王爷方才的神情,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大概是看见了什么有趣的?”

“我也想凑上去看,但是我不敢。”

“听王爷说,好像是郡主把太子殿下的便宜给占光了?他们在里头这么久不出来,兴许是太子殿下在忙着穿衣服。”

“真是看不出来,郡主平日里那般千娇百媚,竟如此主动,如此彪悍。”

颜天真:“……”

她这形象算是没了。

与此同时,不远处一道浅粉色身影站立,听着前头护卫们的议论之声,面无表情。

颜天真把凤云渺……怎样了?

听着他们的议论,不知为何觉得这心里有些不太舒服。

他先前半夜扮作青狐妖试图逗她开心,一番费力的勾引,也不能让她有所沦陷,甚至被她训斥了一番,从那一刻起他就知道,她不是个好引诱的。

他并不认为自己喜欢颜天真,他只是觉得,若是能引诱得了她,心中多少会有些成就感。

毕竟在引诱人这一方面,他从未碰过钉子。

他不甘心。

不太喜欢这种被人忽略的感觉。

颜天真。

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

一场雨下了半个时辰之后便停了,眼见着天边的日光又要冒出来,众人便又继续前行。

接下来的两三日,除了避雨、三餐以及夜间睡觉之外,队伍都不曾再停歇下来。

“郡主,太子殿下,前头不远处便是鸾凤国的帝都城门了!”

听着外头车夫的提醒,颜天真伸手撩开了马车窗帘,探头去看。

高耸的帝都城门屹立在不远处,由于这几日接连雨天,空气中有着淡淡的雾,那屹立在淡淡雾色中的城门,显得格外巍峨朦胧。

有一种别样的好看。

这便是鸾凤国的帝都。

鸾凤国,真是一个令人期待又好奇的地方。

队伍驶进城门,两侧的兵士们便都纷纷单膝跪下,异口同声地高喊——

“恭迎摄政王殿下!恭迎郡主!”

被这样的方式欢迎着,颜天真不禁莞尔一笑。

马车行驶进了帝都,街道两侧的行人眼见着探头的颜天真,怔愣过后,便都议论了开——

“良玉郡主?那是良玉郡主啊!”

“就是那位一直被藏在摄政王府里,不曾放出来的郡主。”

“她那相貌可真是漂亮!”

颜天真坐回了马车之内,将撩开的窗帘放下。

现在听人夸起她的容貌,这心中已经是没有什么起伏的了。

这大概就是被夸习惯的感觉。

“云渺啊。”颜天真倚靠在凤云渺的肩上,道,“在鸾凤国以女子为尊,女儿家们大多不比外头的姑娘矜持,抢男人多半也是光明正大地抢,明目张胆地追求,你这番容颜仪态实在是太扎眼,这要是有人跟我抢你……”

“你不会直接上手抽吗?”凤云渺慢条斯理道,“你是郡主,摄政王的妹妹,怎么能让其他女子抢了夫婿?谁若是敢跟你争,你大耳刮子扇她呀。”

“这岂不是显得我很泼妇?”颜天真笑道,“你自个儿骂走人家,成不成?你看我,我的追求者我都是自个儿踢开,因此,你也总该有些表示,要是有追求你的姑娘,你自觉踢开罢。”

颜天真的话音才落下,外头响起了车夫的声音——

“郡主,前边就是摄政王府了!”

“到家了?真好。”

片刻之后,马车缓缓停了下来。

车帘被掀了开。

“王府到了,请郡主下车罢。”

颜天真应了一声,便下了马车。

一抬眼,就被眼前的阵势给吓了一跳——

金丝楠木书‘摄政王府’的匾额之下,站立着一排王府的下人们,而宽大的府门之后……

一排衣着颜色各异的俊俏男子,个个容貌不赖。

这些个玉面公子是从哪冒出来的?

颜天真忽然有了种不太美妙的预感。

不会是一堆面首罢?

大哥应该是不会给她准备这些人的,他晓得自己是不需要男宠的。

那么,可能是其他长辈准备的?亦或者管家。

这要是让云渺给看见了,不得炸了。

“恭迎殿下回府!恭迎郡主!”

听着众人的声声高喊,颜天真走上了前。

然后的一排俊男视线全落在她身上,面上皆是挂着浅浅笑意,可谓十分优雅端庄。

身后,凤云渺下了马车,走上了前。

一个抬眼,便看见了那一排男子,桃花美目顿时眯起。

这些个玩意是从哪来的?

------题外话------

解锁新地图~进入第二卷。

推个朋友的现言——《空间重生之萌妻影后》/萝鲤玥

她是艺校的高三学生,因出境一部青春电影走红,却被誉为没演技的“花瓶”,处处被人议论欺凌。

当千年前的灵魂穿越到她的身上,巫蛊,修真,演戏,赌石……且看一代妖后化身21世纪少女,如何发家致富,创造的高能影后的传奇人生!

傅影帝:“茵茵,如果有一天我淹没在人群里,你能一眼认出我吗?”

乔若茵:“不能,我脸盲。”

傅影帝闻言脸色一沉,扯开被子,欺身而上。

“那这样呢,能牢牢记住我了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