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美男三万?你用的完吗/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真。”凤云渺开口,语气似是没有起伏,“后面那一排是些什么东西?”

颜天真抬手揉了揉眉心,“云渺,我肯定是不晓得啊,兴许是——下人?”

“下人?你何曾见过穿着如此得体的下人?一眼望过去衣料望去全是昂贵的丝绸,再看那束发用的发冠,不是银质就是玉质,这叫下人?”

“云渺,你先别不高兴,我也不知情,得找人来问问才晓得。”

二人说话之间,尹默玄也才下了马车,走上前来了。

“怎么在这府外站着不进去呢?”

眼见着尹默玄走来了,颜天真连忙问道:“大哥,后面那排俊男是怎么回事?你总该晓得罢?”

尹默玄抬眼望向前方,瞥见门后的那一排俊俏公子,一时也有些疑惑,“他们是从哪来的,为兄也不晓得。”

闲杂人等断然不会出现在摄政王府,这些男子的出现,自然是有人安排的。

“哎呀,我来迟了,殿下,郡主,你们可算是回来了。”

随着一道轻笑声响起,有一道曼妙的身影轻轻拨开人群,闯入颜天真的人的视线中。

眼见那女子一袭杏黄色衣裙,柳眉杏目,鼻梁挺翘秀气,樱桃小口以水粉色胭脂涂饰,衬著莹白的雪肤,长发优雅地挽了一个流云髻,有几缕发丝俏皮地垂落在肩上。

颜天真将她打量了一番,视线落在她的胸前。

她第一眼就注意到了这女子的身段。

格外火爆,前凸后翘,虽然领口紧束着,那胸型却让人难以忽略。

比起那西宁国皇帝身边的大胸美人绿袖,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

脸萌胸大,长腿细腰。

“郡主这么看着我干什么呀?”那女子走到了颜天真身前,手中轻摇着一把绣花圆扇,冲她笑道,“好几个月不见郡主,莫非郡主不认得我了?郡主你快看看,我特意给你准备的这些面首,喜欢不喜欢?”

“小莹,后面那排家伙是你弄来的?”尹默玄挑了挑眉头。

“也不全是,有两个是晚晴郡主送来的,晚晴郡主得知咱们郡主要回来了,特意送来的见面礼。”

名唤小莹的女子轻举圆扇,掩唇笑道,“殿下,咱们郡主的年纪说小也不小了,该收几房男宠了,身为管家,我便自作主张帮郡主挑选了几个好货色,什么性格的都有,郡主看看喜欢哪几个,要是都喜欢,全收了也行。”

颜天真:“……”

她有预感,她若是真的全收了,那些男子必定会被云渺扔到河里去喂鱼。

“殿下郡主,咱们别站着了,我已经让人准备了酒菜,咱们去府里坐罢?郡主不在的这些日子,小莹可是想死你了呢。”

说话间,余光瞥见了颜天真身后的男子,她怔住。

愣神了片刻之后,从惊艳中回过神,“郡主,这位是您的正室?”

“噗嗤——”站立在一旁的尹默玄笑出了声,随后给出了解释,“这位可是南旭的太子,莫要失了礼数。”

“南旭国的太子殿下?真是失礼失礼。”小莹连忙俯身见了一礼,“小女子起初不晓得您的身份,言语错误之处,还请太子殿下见谅。”

凤云渺斜睨了她一眼,不语。

这女管家挑的什么面首,一排过去就没几个好看的,眼光也就这样。

颜天真察觉到了凤云渺不悦的情绪,连忙道:“云渺,我腿酸着呢,咱们去府里坐罢。”

言罢,主动挽过了凤云渺的胳膊,朝着王府里头走去。

所过之处,众人都主动向着两边让开了路,视线也都随着二人的走动而游移,好片刻不曾回神。

“南旭国的太子?”小莹望着那二人的身影,转头冲尹默玄道,“咱们郡主跟他……”

“准备定亲了。”尹默玄道,“本王没有早些提醒你,你不该去准备这些面首的。”

“殿下,我知错了。”小莹垂下了头,“我若是早知道郡主会带回个容貌如此惊人的夫婿……就不让那些个男子来丢人现眼了。”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良玉她根本不需要面首,无论你挑的容貌有多出色,都不必留着了。”尹默玄道,“她的夫婿身为泱泱大国的储君,她自然是不能纳侧室,这是她自己做出的决定。”

“既然殿下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将这些人遣散,不过,晚晴郡主送来的两人,可不能随随便便就赶走了呀,即便是不想要,也该郡主亲自还回去,咱们若是把人直接赶了,未免太不给面子。不如,就先留下这两个?”

“也罢,这两人回头良玉亲自去还,其他人便遣散了罢。”

……

“云渺,你先别恼,那些个男子我断然是不会收下的,回头打发走了就是。”

“我不恼,我只是觉得有些好笑,若是将来我的情敌都是这些不入流的玩意儿,我真是看都懒得看了。这女子为尊之国,会有几个男儿有出息?”

“大哥不就挺有出息的?”

“摄政王只能有一个,其他的男子再有能耐,也是及不上他的。”

“这不也挺好的么?说不定他们被你几句话就给吓跑了。”二人被迎进了大堂内坐下,只觉得空气中一阵香味浮动。

再看前头的白玉石桌上,摆满了几十道珍馐美味,饭香之气混合,勾引着人的食欲。

“赶路赶了这么久,倒真是有些饿了。”颜天真说着,便直接坐下来,拿起了筷子。

既然是在自己家中,就不用太拘礼。

拉着凤云渺在一旁坐下,颜天真的视线在桌上扫了一遍,定格在了一盆鸡汤上。

“来,云渺,喝点汤。”颜天真笑着替他盛了一碗,搁在了他的面前。

余光瞥见好几道人影走了过来,颜天真转头看去,是尹默玄等人。

还有方才的那位女管家,身后还跟着两名俊俏公子,衣着一黑一白。

“大哥,这些男子我都不要了,全将他们遣散了罢。”

“为兄知道你不要,已经遣散了一些,但是这两个人是晚晴郡主送给你的,你若是不打一声招呼就赶走了,未免不给面子,总要等晚晴郡主来了,你亲自还给她。”

颜天真扫了一眼那两人,“也罢,回头我自己还给她。”

这鸾凤国的贵女之间还流行送男宠。

不过说实话,这鸾凤国……还真是俊男如云啊。

之前在大街上都能瞅到不少,晚晴郡主送来的这两位,容貌更是不赖。

那白衣公子相貌格外秀气,又透着些许儒雅。

那位黑衣公子唇角似乎始终挂着笑意,眉目之间有些风流姿态,看上去……不太老实啊。

那黑衣公子眼见着颜天真投来了视线,道:“郡主,我来服侍你用饭可好?”

“不用不用,你站着就行,我用饭可不习惯有人伺候着。”颜天真道,“你们方才也听见我的话了,回头晚晴郡主来了,我要将你们二人送回去,如今且先留你们一留,你们自便。”

“郡主的话,我们自然是听见了。可只要还在这府上一刻,我们便是良玉郡主你的人。”

凤云渺听到这,将手中的汤匙扔进了汤碗之中,瓷质的汤匙与碗相互碰撞,发出叮的一声脆响。

“大舅子,你们鸾凤国的面首可不太懂事啊,送来之前可曾有好好教习记忆?见到客人不问候,面对异国皇室也不见礼,腰杆子挺得那么直,身为下等人,却有高人一等的错觉。”

凤云渺此话一出,气氛有一瞬间的寂静。

“瞧我这记性,我都忘记叮嘱了。你们两个,这是南旭国的太子殿下,还不行礼!”

小莹冲着那二人低斥一声,那二人回过神来,自然只得下跪。

方才问候了摄政王与郡主,还真的就没问候这位。

“见过太子殿下。”

二人行过了礼,凤云渺却没有叫二人起身,而是慢条斯理地拿起了汤匙,喝着颜天真给他盛的汤。

颜天真晓得他这是在为难人,笑了笑,随即冲那两人道:“你们退下吧。”

“是。”二人齐齐应了一声,随即起身退下。

“毕竟是晚晴郡主送来的人,也不可为难得太过,你看他们不顺眼,给他们吃点儿教训也就好了。”颜天真单手托腮,望着凤云渺,笑道,“打翻醋坛子了?”

“吃饭。”凤云渺不咸不淡地道了一句,夹了一筷子菜到颜天真的碗中。

“饿死我了。”忽有清朗略显稚嫩的男音在大堂外头响起,颜天真闻声望去,便见凤伶俐奔进了大堂之内,有些大汗淋漓,“才将玲珑安置在了后院,它倒是吃饱了,我还没吃呢。”

“坐,随便吃,在义母府中不必客气,你想要什么都可以吩咐下去。”

“多谢义母。”凤伶俐笑着坐了下来。

才拿起了筷子,便听到耳畔响起清脆的女子声音——

“真是个可爱的孩子,粉雕玉琢的,小兄弟,我能不能掐掐你的脸?”

凤伶俐转过头,便对上了一张俏丽的容颜,离自己只有一个拳头的距离。

可不正是这摄政王府的女管家。

听着这女子的话,他当即吓得将头偏离了几寸,道了句,“姑娘请自重。”

义父说过不能随意与女子有肢体接触。

他这话一出,众人当即笑了。

小莹眼见着凤伶俐不禁逗,便也退开了一步,“好吧好吧,这么羞涩,我不碰你就是了。”

说到这儿,又看向了颜天真,“郡主和殿下今日回府,晚些府上必定会有客人来拜访的,我这就吩咐下去,让厨房多备些菜肴,还得带人出去采买些东西,郡主殿下你们吃着,我失陪了。”

说着,她便转身离开了。

尹默玄将下人们全遣退了出去,这才朝着颜天真道:“良玉,为兄给你的那本族谱,你可要记得看,最好是能通通背下来,为兄自然会跟众人解释你没有了从前的记忆,但总得会认人才行。”

“大哥放心,我已经背下一部分了。”颜天真说到这儿,顿了顿道,“大哥,我想知道,那位晚晴郡主与我的交情如何?”

晚晴郡主自然也是在族谱上,是她叔父的女儿,也就是她的堂姐,年方十九岁。

“晚晴郡主与你的交情不错,不仅是你的堂姐,也是你的闺中密友之一,若非如此,又怎会送你两个俊俏的面首?”尹默玄道,“为兄若是没有猜错,晚些她必定会过来,你失踪了好几个月,你那些闺中姐妹都会陆续过来问候,这几日必定是不会消停。”

“我晓得了。”颜天真托着腮,悠悠叹息一声,“大哥,贵族女子之间送礼物,就这么喜欢送男宠?”

“郡主,这是正常的事儿。”坐在尹默玄身旁的雪枫解释道,“尤其是交情好的闺中姐妹,送貌美男妾委实不算稀奇,去年晚晴郡主十八岁的生辰,她的闺中姐妹们总共送她男宠十八人,晚晴郡主风流,帝都之内,无人不知。”

颜天真:“……”

十八年华,收十八男宠。

身为鸾凤国的贵女,可真是艳福不浅,男宠养多了,一个月兴许都排不上一次侍寝机会。

凤云渺将颜天真有些异样的神色看在眼中,慢条斯理地道了一句,“怎么?天真羡慕了。”

“休得胡说八道,我羡慕个屁,只不过是有些感慨罢了。”颜天真摇了摇头,“三夫四侍,又有何好?一家子里养这么多人,天天争风吃醋,烦都要被烦死。”

“你能如此想自然是最好。”凤云渺说到这儿,唇角浮起一丝笑意,“天真可别忘了,先前在那家黑店客房里答应过我的事。”

“什么事儿。”颜天真一时没想起来。

这样的回答自然是让凤云渺不乐意,转头斜睨了她一眼,“你好好想想,沐浴的时候答应过我什么事?”

凤云渺强调了沐浴二字,颜天真当即就想起来了。

就在那家黑店的客房之内,她在浴桶之中洗浴,之后云渺就闯进来了,说是要与她一同沐浴。

她当时的回答是——等咱们回了鸾凤国再一起泡浴池如何?浴池里头舒服,这浴桶实在是空间小。

而凤云渺也欣然应允了。

她这会儿想起他说的话了——

“那就这么说定了,你可要记住自己说的话,欠我一场鸳鸯浴,到了鸾凤国之后履行承诺。”

欠他一场鸳鸯浴。

他若是不提醒,她兴许真的就把这事给忘了。

他记性果然好。

此刻在饭桌上这般暗示,分明是在提醒她,该兑现承诺了。

“云渺,我想起来了。”她轻咳了一声,“我没有忘记,我必定是要说到做到的。”

其余的人自然是不晓得,二人在打什么哑谜。

尹默玄与雪枫都不去问。

凤伶俐却是没忍住好奇心,“义父义母,你们在说什么?我没听明白。”

凤云渺与颜天真齐齐回答——

“你不需要明白。”

“吃你的饭就好。”

“……”

众人用过饭之后,王府的下人便上了茶。

“离开帝都许久,这段时间也没去关心政事,下午为兄必须进宫一趟面见陛下,而良玉你舟车劳顿,便在府中歇息吧。”

颜天真应了声好。

尹默玄带着雪枫离开王府进宫了。

“义父义母,我要去看看玲珑。”凤伶俐也走开了。

颜天真原本打算去午休,却听得下人来报——

“郡主!晚晴郡主上门来了!还带了王丞相家的小姐过来了。”

“来得这么快?”颜天真道,“将她们请进来罢。”

从她回府到现在,还不到一个时辰。

那晚晴郡主的消息还真是灵通。

不过来得也正好,将她送的那两个俊男还给她。

想到这儿,颜天真又吩咐下人道:“上茶,顺便将晚晴郡主送的那两位公子带上来。”

婢女退了下去,不多时,颜天真便看见大堂之外两道女子身影缓缓走来。

走在最前头的女子,穿一身湖绿色衣裙。生着一张十分姣美的瓜子脸庞,肤若白雪,面若桃李般,一头乌发垂泄肩后,头上装饰着小巧精致与衣裳同色的珠钗,额前一排湖绿色玉石流苏,刚好垂泄到了眉毛处。

浓眉之下,一双杏眼格外有神。

这番容貌,与族谱之上画的晚晴郡主画像重叠在一起,真人比画像自然是更多了几分神韵。

而走在她身后的那位女子,必定就是王丞相家的小姐了。

不得不说皇家的风水还是更好一些,晚晴郡主在姿容气质方面都更胜一筹,身后跟着的那位姑娘虽然容貌美丽,一身浅紫锦绣罗裙包裹着曼妙身形,与晚晴郡主站在一起,还是稍稍逊色几分。

“良玉妹妹,你可算是回来了,在外面疯玩了好几个月,可曾想过堂姐我?”晚晴郡主还未踏过门槛便开始高声说话,面上也洋溢着毫不掩饰的欢喜神色,而抬眼的那一瞬间,唇角的笑容却是一滞。

她身后跟着的姑娘原本也想要说话,抬头的那一瞬间,与晚晴郡主一样怔愣住。

颜天真顺着二人的视线望去,她们的目光所及之处正是凤云渺。

颜天真收回了视线。

会有这样的情况出现,她一点也不感到意外。

云渺这番容颜若是不惹人稀奇,那才是怪事。

凤云渺自然是察觉到对面两道视线,却并不想迎视,也懒得问候,他倒是想看看颜天真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颜天真轻咳了一声,“堂姐,该回过神了,你往你身后看看。”

这一出声,晚晴郡主的思绪回笼,转头朝着身后看了一眼。

一黑一白两道身影走了过来,正是她送给颜天真的两人。

“堂姐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不想收男妾,这两名公子你还是领回去罢,改日我也会备一份厚礼给堂姐你。”

“我算是明白你为何不要我送你的两人了,原来你身边有如此绝色美男?是你这几个月在外收的吗?我怎么就没有你这样的好运气呢……”

晚晴郡主说话之间,已经走到了颜天真的身旁,伸手搭上了她的肩,“这家伙你是从哪找来的呀?”

“他不是我收的男妾,他是……”

颜天真正要解释着,晚晴郡主却急不可耐地打断——

“良玉,咱们姐妹之间可不能吝啬,我拿美男三十人,换你这位蓝衣公子如何?”

“不换。”颜天真绷起了脸,“堂姐你都不听我将话说完,别说是美男三十人,就是三百人你也换不走的,不够分量。”

“堂妹,你这是要狮子大开口啊?”晚晴郡主挑了挑眉,“那你就说说,你要怎样才愿意换?”

“三十三百的,太小气了,怎么说也得拿个三万人。”

“美男三万人?开什么玩笑,你用的完么你?你晓得三万人是一个怎样的数量?先不说咱们帝都之内找不到这么多俊俏男儿,即便是有,只怕你这王府也装不下。”

晚晴郡主说到这儿,轻哼了一声,“你直说你不想换不就成了吗?三万人,我去买去抢都凑不到这个数,十个男儿里都找不到一个俊的,三万,太夸张了你。”

颜天真笑出了声,“堂姐可不能说我是小气,这位不是男妾,是我的正牌夫君呢,即便是我愿意割爱给你,他也是完全有权利拒绝。”

“他是什么身份?”晚晴郡主再次打量起了凤云渺,顿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这番仪态的确不像是一般人,这样的好皮囊,像是皇家养出来的,莫非是异国的皇子?”

“太子。”颜天真补充道,“南旭国的太子,哪是堂姐你想换就能换。”

晚晴郡主闻言,顿时撇了撇嘴,有些泄气地坐了下来,“那我可是没希望了。你说你这是什么运气,能给你拐来一个南旭国的太子?”

“是他拐我还差不多,我以后可是要随着他去南旭国的。”

“你……你这意思是要给他为妃?那这么一来,你可就不能三夫四侍了。”

“三夫四侍有什么好?”

“傻妹妹,你这一辈子只跟一个男子,你吃不吃亏呀你?姐姐我后院有男妾三十三人……”

“你那三十三人加起来,也未必比得上他一个呀。我要的是质量,不是数量,与其养一堆不成器的东西,只晓得争风吃醋,我还不如只跟着一个有魄力有能耐的,我可是很挑剔的。”

“你……”晚晴郡主听得有些恼了,“也并非都是些不成器的,大多也精通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多才多艺……”

“我不仅要精通琴棋书画诗词歌赋的,还要盛世美颜,文武双全,高冷腹黑,巧言善辩;文能提笔判污吏,武能沙场退众敌,什么都得会,不会就给我学,气场必不可少,在任何大场面都能镇得住,更要会镇得住我,那种逆来顺受唯唯诺诺的男子,滚粗吧。”

听着颜天真的一番言论,凤云渺的唇角扬起一丝几不可见的笑意。

晚晴郡主却是怔了怔,回过神后,道了句,“妹妹,男人要那么有用干嘛呀?像你兄长那样的男子,有几个也就够了。这可是咱们女子的天下呀,男子就该安分着些,好好服侍着咱们这些皇族贵族,运气好些的爬到正室的位置,那可就一辈子不愁吃穿,逍遥一世。”

颜天真:“……”

险些就忘了,这儿的女子是女权思想,地地道道的大女子主义。

跟她们谈男子气魄完全就是在扯淡。人家就喜欢窈窕淑男。

大哥能走到摄政王的位置上,还真是不容易呢,鸾凤国少有能受人敬仰的男子。

颜天真伸手揉了揉眉心,“我的事就不劳烦堂姐操心了,我晓得自己在做些什么,堂姐,你回头离开的时候,别忘了领走你那两个公子。”

“领走就领走,不要拉倒,我自己用!”晚晴郡主冷哼了一声。

“道不同,不相为谋。”凤云渺开口,语气慢条斯理,“既然言论出现了分歧,那么便换一个话题,否则只怕这天是聊不下去了,你说呢?晚晴郡主。”

凤云渺轻瞥了一眼晚晴郡主,桃花美目之中带着些许锋利的寒光。

晚晴郡主咽了一下口水。

男色惑人,只可惜这个男子实在是……不好招惹。

看着他那张脸,总是难以躲开视线。

可是——

身为南旭国的太子,总不能指望他像鸾凤国的男子们这样乖巧。

这番容貌在鸾凤国可谓抢手。

这性格却并不是太讨人喜欢。

“罢了罢了,我跟堂妹说的话全都是等于自讨没趣,我真是有些不明白,怎么出去了几个月,就跟变了个人似的,良玉,你从前可不会这样跟我争。”

“若有言语不当之处,还请堂姐见谅。”颜天真淡淡道。

“晚晴郡主,良玉郡主,我觉得这位太子殿下的话倒是挺有道理的,既然言论之间产生了分歧,咱们不如换个话题罢,别聊关于男人的事了。”晚晴郡主身后的王家小姐,眼见着气氛有些不对劲,连忙站出来打圆场。

“也罢,不说这事了。”晚晴郡主绷着的脸色稍有缓和,“今日前来找堂妹,原本是想带着你去黑市逛逛,可我方才又想起,堂妹舟车劳顿,理应歇息歇息,就不带着你到处乱跑了,过两日再说。”

说到这儿,她瞥了一眼大堂之外,“今日的天气倒是挺不错的,你好几个月没有回府,我也就好几个月没过来,王府后花园的花想必都开得灿烂,咱们去看看罢?”

“也好。”颜天真起了身,冲着凤云渺伸出了手,“云渺,咱们就陪堂姐去后花园看看花。”

凤云渺挑眉一笑,牵过了颜天真的手,便走向大堂之外。

望着前头两人的身影,晚晴郡主凑到了王家小姐的耳畔,低语了几句。

“郡主,真的要这样么?怕是良玉郡主会不高兴的……”

“别让她知道就好了,再说了,即便是给她知道了又如何?总不能因为一个男子伤了姐妹情谊,顶多跟我闹几天脾气就是了,总之,你就按我说的做。”

……

“鸾凤国的女子,果然挺不一样,我今日算是见识到了。”与颜天真相携着手走在长廊之内,凤云渺道,“我在你们这儿应该不大受欢迎,你们这儿的女子,喜欢软弱些的男子,那些逆来顺受的废物兴许比我更抢手。”

“女权与男权相对,自然是十分容易争论起来的了,男尊女尊,完全不同的两个国风,又是全然相反的思想,我应该庆幸自己不是个女权癌,在我看来灵魂都是平等的,何须有男女之分?”

“我并非是绝对的男权思想,只要是有能耐的聪明人的确无需分男女,我并不觉得鸾凤国的国风有什么问题,只是,此地终究不适合你我呆着。”

“我觉得自己在什么地方都混得开。”颜天真低笑一声,“我走到哪儿,都是气焰嚣张的,云渺,你说咱们二人的性格,是否能度过磨合期?将来会不会出现意见相左的时候呢。”

“人这一生这么长,不争不吵又怎么做得到。”凤云渺伸手抚着颜天真的发丝,“我无法承诺你不与你吵架,但我能承诺的是一心一意,不离不弃。”

“可以可以。”

二人正说着话,忽听身后响起一声惊呼——

“天呐,那是虎么?那么大一头,就那么搁在树下,也不找个笼子关着,回头伤人可怎么是好?”

这声音,是晚晴郡主发出的。

颜天真瞥了一眼不远处,玲珑正趴在一株榕树下,懒洋洋地休息着。

没有拴着,也没有拿笼子关着。

颜天真晓得玲珑是不会随意伤人的,虽是猛兽,却极有灵性。

“堂姐不必惊慌,那只白虎不会对府里的人构成威胁,只要你不去招惹它,它自然也就不会来招惹你,它一日三餐都吃鸡,只要将它给喂饱了,就无需担心。”

“那可是猛兽啊,怎么能让它如此自由,猛兽总会有发狂的时候……”

“我说了不会就是不会,堂姐莫非连我都不信?”颜天真不咸不淡道,“堂姐若是真的那么怕,就离它远一些,前头不远处就是花园了,走罢。”

四人穿过了长长的走廊上,上了一条花栏小道,便见周遭花团锦簇,落英缤纷,有不知名的奇花异卉环绕,这样的风景值得人停驻一看。

“良玉郡主。”身后那王家小姐忽然凑上前来,朝着颜天真道,“我心里藏着些话,想要与你说说,不知郡主可否借一步说话?”

颜天真闻言,道:“既然如此,那你随我去前头说说。”

言罢,转过身望向凤云渺,“云渺,我与王家小姐单独谈话片刻,你与堂姐就在这随便走走。”

说完之后,便转过身,与那王家小姐快步走远了。

凤云渺望着前头两人的身影,又察觉到身后有人凑了过来,不着痕迹地朝着边上退开一步,转身望着身后的女子,“晚晴郡主,你凑得离本宫这么近做甚?”

“太子殿下可真是不解风情啊,我早就听闻你们这些大国的男儿也是风流,与我们鸾凤国的女子相差无几,放眼各大国,也就只有我们鸾凤国的女子最快活,喜欢谁,想要谁都敢于直言,不像你们那的女子唯唯诺诺,软软弱弱。”

“郡主是不是对我们这些大国存在什么误会?谁说男儿皆风流?又是谁说女子皆软弱?莫要将蕙质兰心贤良淑德说成软弱无能,也莫要觉得三夫四侍男妾无数是一种高尚。”

“哼,你们这些异国的男子,娶妻都喜欢娶那些柔情似水的女子,贤良淑德的女子在我们鸾凤国可是混不开的!你我二人自小接受到的礼仪教育不同,难免意见相左,我不想跟殿下争论什么,我只是……想对殿下你表达一下欣赏之情罢了。”

晚晴郡主说到这儿,又朝着凤云渺迈进了几分。

凤云渺唇角泛起一丝冰冷笑意,抽出腰间悬挂着的折扇,抵在晚晴郡主额间,阻止她继续靠近过来。

“若不是看在你是她的堂姐,本宫就不会跟你说话客气,晚晴郡主,不管你是站在哪国的国土之上,都要晓得‘要脸’这两个字是怎么写的,撬墙角这种事儿,放在什么地方都是无耻的。”

晚晴郡主脚步一顿,“太子殿下这话里的意思,本郡主怎么就不明白呢?”

“你让那王家的小姐将她引开,不就是为了接近本宫,趁机挖墙脚么?这时候也没有外人在,就不必否认了罢?”

晚晴郡主听闻此话,掩唇笑道:“不愧是大国的皇家男儿,这心思就是敏锐,本郡主的想法,竟然也被你得知,也罢,那我就大方承认,虽然太子殿下你这性格不算讨人喜欢,可本郡主就是看上你这番容颜。”

凤云渺的语气毫无波澜,“那么你与良玉的姐妹之情呢?被你置于何地?你在大堂之上,一口一个妹妹叫得那么好听,背地里却做这样的事,你倒还真不担心她回头跳脚?”

“我自然是在乎姐妹情谊的,我若是不在意,又怎会送她两名俊俏男儿?”

晚晴郡主挑眉道,“我对她一向是不吝啬的,她对我不够大方,我也不想与她计较,再有,你是异国储君,可以三妻四妾,而我是鸾凤国郡主,后院男宠成堆,你我之间注定是不可能的,我不愿意放弃我的快活日子追随你,你心中装着堂妹,也不可能与我有太多瓜葛。”

“原来你也是个明白人。”凤云渺悠悠道,“既然你什么都明白,又为何要多此一举,做这种撬墙角之事?”

“我没有想过要与良玉抢你呀,我知道自己与你是不可能的,我又怎么会强求这段姻缘。”晚晴郡主笑得明媚,“太子殿下,我所求的,不过就是与你一夜风流啊,事后,咱们谁也不纠缠谁,这不就结了?”

凤云渺:“……”

一夜风流。

“身为大国男儿,就别婆婆妈妈的。”晚晴郡主说到这儿,杏眼轻眨,“良玉是我们鸾凤国的第一美人,爱慕她的男儿不可胜数,可我也不差呀,太子殿下,你不妨考虑考虑与本郡主……”

“这种话你倒还真说得出口。”凤云渺面上不见怒色,依旧一派云淡风轻,“你可知良玉的心眼有多小?她的眼里揉不得沙子,本宫当初可是答应过她,不欺瞒,不背叛,而你如今却是要本宫背叛她,你眼中的姐妹情谊未免太好笑。”

凤云渺的语气虽然没有波澜,眸底却是冷光浮动。

这个晚晴郡主。

欠收拾。

“太子殿下,你怎么就这么死心眼呢?你怕良玉生气,咱们可以不告诉她,如此一来,她也就不会受到伤害了。”

“这叫偷情。”

“我知道,可那又怎样?我又不介意,太子殿下,本郡主只求这么一段短暂的缘分,快活一夜之后便知足了,往后你我就当这件事情没发生,各自不纠缠,岂不是挺好的?不插足对方的生活,这才是好情人呀。”

凤云渺闻言,忽然便是笑了,“也好。”

这个国度真疯狂,竟然把无耻当做高尚。

天真,若是你知道了,会是什么反应?

------题外话------

……

晚晴:人家只想求一夜情。

云渺:我该怎么收拾这丫?在线等,挺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