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修理郡主/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着凤云渺道出那声‘也好’,晚晴郡主怔了怔,回过神后,面上当即浮现雀跃之色。

“太子殿下这是答应了?!”

她原以为这南旭太子傲慢得很,不会这么轻易答应她的提议,她还在搜肠刮肚想着该如何引诱他答应,却没料到,他竟然道了一句——也好。

想想也是,送上门的貌美女子,又会有几个男子狠心拒绝。

更何况,她再三强调事后不纠缠,或许正是因为这一点,才使得他应允。

“不过就是一夜风流罢了。”凤云渺的语气不咸不淡,“更何况郡主也说了,一夜过后便当做没有发生,既然如此,何乐而不为?”

晚晴郡主闻言,顿时笑出了声,“真讨厌,我还以为你真的不解风情呢,如今看来,太子殿下你还是挺多情的么。”

她说着,两步迈到了凤云渺身前,就要往他身上靠。

既然他都已经应允了,那么做些亲昵举止也无妨。

可凤云渺却是直接走开了,连一片衣角也不让她碰到。

晚晴郡主靠了个空,险些就没站稳。

“晚晴郡主可别忘了,良玉就在前头,这王府里也人多眼杂的,若是被人看了去可不好。”

“原来你是在顾虑这个。也对,不能太明目张胆,那就晚上再说罢,夜里应该就没人打搅我们了呢。离这摄政王府十几丈之外,有个鱼香楼,亥时咱们就约在那儿,如何?”

“好。”凤云渺淡淡地应了一句,迈出了步子。

而就在前头不远处,颜天真与王家小姐所谈的事,乃是关于尹默玄。

“郡主,我晓得自己的身份也是高攀了,但我是真心喜欢摄政王殿下的,郡主若是能帮一帮我,我必定十分感激。”

“王姑娘,感情的事儿可是强求不来的。”颜天真望着眼前的女子,轻描淡写道,“你晓不晓得大哥真正喜欢的人是谁?他要是对你有意思,你就无需考虑高不高攀的问题。”

这王姑娘一本正经地拉她过来,要与她单独谈话,结果说了一大堆,大致意思便是表达了一番对尹默玄的爱慕之情,希望自个儿能帮着牵牵线。

而就在交谈之间,颜天真察觉到,这王家姑娘说话不利索,同一个意思也要反复说上好几遍,略显啰嗦,尤其一句‘我是真心喜欢摄政王殿下,可惜我们王家高攀不上’反复强调了少说三遍以上。

她与自己都不是智障,理解能力也没有问题,在短暂的时间之内,将事情反复强调好几遍,有何意思?

要么就是这王姑娘天生啰嗦,要么就是——

她在刻意拖延时间。

兴许是她太词穷了,搜肠刮肚,也就只能想到那么些词,反复运用。

要真是头脑简单的人,只会以为这王家姑娘不善于表达,这才过于啰嗦。

可她颜天真偏偏就是个多疑敏感的人。

王家姑娘是在刻意拖延她的时间,有何目的?

莫非……

这样的时刻,颜天真也就只能想到一个可能性了。

王家小姐与晚晴郡主走得近,可身份上还是悬殊,这王家小姐,是晚晴闺中密友的同时,也等同于是个跟班。

因此,对于晚晴郡主的要求,必然是照办。

颜天真心中狐疑,却也不想拆穿,只是面无表情道:“我会跟大哥转达你的心意,其他的我可就帮不了你太多。”

“如此,多谢郡主了。”王家姑娘说着,望向了颜天真的身后,“郡主,咱们走太慢了,太子殿下他们已经上来了呢。”

“正好咱们的事也说完了,其实,被他们听了去又有什么要紧?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儿,委实不用藏着掖着。”

“郡主,我生来胆子就不算大,有些不好意思呢,呵呵。”

颜天真不再多言,转过身便站在原地,等着凤云渺走上前来,这才挽住了他的胳膊,继续朝前漫步。

将晚晴郡主与王家小姐甩出了些许距离,好让她们能有机会……密谈。

“晚晴郡主,还顺利么?”

“顺利顺利,十分顺利。多亏有你引开了良玉,让我和南旭太子能有单独谈话的机会,我跟他说了我的提议,他已经应允了。”

“郡主果然有本事,那就恭喜郡主得偿所愿,不过,良玉郡主那边,可别让她发现什么才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若是被她给知晓了,肯定要闹。”

“能不让她知道就最好,你们方才谈话的时候,她没有起疑什么罢?”

“没有呢,我们一直聊到太子殿下走近了为止。”

“那就好。”

晚晴郡主望着前头靠在一起的两道身影,唇角扬起一丝淡淡的笑意。

良玉。

可莫要怪我,怪只怪——你身边这位太有吸引力,又是异国的太子,若是能与他一夜风流,那可真是赚大了呢。

四人在王府的后花园转悠了片刻之后,晚晴郡主便要告辞离开。

“堂妹,我一听说你回来了,就连忙过来看你,都忘了我府中还有些事没处理完,这会儿想起来了,我就先失陪了。”

“堂姐慢走,别忘了带上你送我的那两个男宠,以后诸如这样的礼物,我可是不要了呢。”

“知道了,知道了,我这就领走,行了罢?”

晚晴离开之后,颜天真牵着凤云渺,到了附近鲤鱼池边的亭子里坐了下来。

“云渺,你给我坦白从宽。就在我与那王家小姐谈话的同时,我那位堂姐跟你说了什么?”颜天真说话间,双手环胸,望向凤云渺的视线中带着探究。

“你果然也很敏锐。”凤云渺把玩着手中的茶杯,挑了挑眉,“是不是那王家小姐与你谈话时说漏了嘴,被你察觉?”

“倒也不是说漏了嘴,只是她太不善于表达,啰里八嗦,让我觉得极其不自然。我便猜想着她是否在帮晚晴拖延时间。”

“唔,还真是给你说对了呢,那么你不妨再猜猜,你那好堂姐跟我说了什么?”

“她果然是有所图谋的。”颜天真冷哼了一声,“听说鸾凤国闺中姐妹之间流行送男妾,她送我两名俊俏的男子,我还以为她跟我交情有多好,如今看来,我在她眼里也就那么回事儿,撬墙角这种事都做了,这哪里是把我当成姐妹。”

“天真怎知是撬墙角?”凤云渺望着她,目光之中有些笑意,“兴许是说些别的呢,兴许是你误会了呢?”

“误会?”颜天真白了凤云渺一眼,“鸾凤国的女子豪爽,一向不爱掩藏自己的心思,我那堂姐对你的心思那么明显,可她又是个不折不扣的女权思想,如此一来,她断然是不会想着能与你有什么姻缘,玩暧昧的成分或许比较大,她想占你便宜?”

晚晴郡主喜欢男妾成群的快活日子,若是嫁给大国皇家男儿,这就意味着她要放弃这种日子,她是必定不愿意的。

鸾凤国的贵女,少有人愿意远嫁异国,大多从小被浇灌女权思想,只怕离开了国土就享受不到左拥右抱的待遇。

不想远嫁,玩玩暧昧,做个情人还是可以的。

“既然什么都被你猜对了,那我便无需解释。不错,你那堂姐的确是说,不想强求与我的姻缘,也不想与你争抢我,她所求的不过是……”凤云渺说到这,目光之中有些似笑非笑,望着颜天真,一字一顿道,“一、夜、风、流。”

“果然如此。”颜天真轻嗤了一声,“这是想跟你约一炮,当炮友。来之前我就猜想到这鸾凤国国风十分豪放,却没有想到,豪放到这样的程度,一言不合就玩一夜情。”

“的确是让我大开眼界,不过也让我有了心理准备。这接下来,若是再遇上更加放荡不羁的,想必也是见怪不怪。”

“我那堂姐提出想与你一夜风流,你又是如何回复的?”

“我回了一句……也好。”

“也好?”颜天真凤眸一紧,“也好?!”

“着急什么呢,你还怕我真跟她一夜风流不成?你当我是不挑食的么?哪怕是天真你想与我一夜风流都不是那么简单的,更何况其他的阿猫阿狗。”凤云渺气定神闲道,“鸳鸯劫的作用,你没忘记罢?”

“我当然是没忘记。”

鸳鸯劫,半花半虫,一雌一雄。

专为忠诚而生的情蛊。更多是用来约束男子,相比较对待男子的惩罚,对待女子的惩罚似乎更轻一些。

男方劈腿,与情妇一同死翘翘。

女方劈腿,只死情夫。

身上种着这么稀奇古怪的东西,又怎会轻易忘记。

“我可不是怕你移情别恋,我只是讶异,你竟会有那样的回答。”颜天真挑眉道,“我以为你会直接冷嘲热讽,不予理会。现在看来,你似乎是想要教训她。”

“你这堂姐太不是个东西,理应受到教训。我先应承下来,让她放松警惕,晚些自然会收拾她。”

颜天真笑了笑,“既然想玩一夜风流,那总该有个地点,你们将地点定在哪儿?”

“距离王府十几丈之外的鱼香楼。亥时相见。”凤云渺慢条斯理道,“我已经想好该如何整她了呢,给她留下一个难忘的记忆,呵呵……”

如玉石撞击般的清脆笑声在空气中回荡,格外动听。

……

很快便入了夜。

夜凉如水,帝都的街道上已是十分清冷。

有几座高楼却依然灯火通明,在夜间最热闹的地方便是青楼楚馆,除此之外,便是几家名声较大的酒楼了。

鱼香楼便是其中之一,食材以鱼为主,以鲜辣味美而闻名帝都。

今夜,鱼香楼被人包了下来。

宽敞的大堂之内,只有一位蓝衣人坐着饮茶。

周遭空气十分寂静,倒茶之时,流水声都能听得清晰。

忽有脚步声自前头响起,凤云渺抬眸,映入眼帘的便是一道湖绿色的身影,外罩黑色斗篷。

“又不是什么丢人现眼的事儿,晚晴郡主又何必戴着个大斗篷掩人耳目。”凤云渺开口,语气轻描淡写。

“哎哟,太子殿下,你我二人这身份摆着呢,行事自然也不可太明目张胆,若是被有心人瞧见了,去告知了良玉,那岂不是麻烦?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晚晴郡主说话间,已经走近了。

“原来郡主也晓得偷情是件麻烦事。”凤云渺依旧在慢条斯理地饮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那这样如何,咱们约定好的一夜风流就此作罢。如此一来,你也就不用担心会有什么麻烦惹上身。”

晚晴郡主闻言,连忙道:“别别别,来都来了,你就要这样打发我走啊?从见着太子殿下的那一刻起,我便觉得心痒难耐,我冒着得罪良玉的风险来与你见面,你也该晓得我有多喜欢你了。”

“本宫是否该因此觉得荣幸呢?”凤云渺说着,顺手从茶盘中取出了一只茶杯,倒满了一杯茶,推到了晚晴郡主的面前。

晚晴郡主粲然一笑,在他对面坐了下来,“太子殿下比我先来了呢,我是否让你久等了?”

“也没等多久,不过片刻而已。”

凤云渺轻抿了一口杯中茶,随即将茶杯搁下,右手轻抬,指尖缓慢地拂过唇瓣。

这看似随意的动作,却让对面的晚晴郡主呆愣了片刻。

她中意的就是对面那人神仙般的容貌,此刻那薄唇被茶水浸染一番,呈现淡淡的水润红色,诱人采撷。

一个不经意的动作,便是撩动人心。

那双桃花美目即便清冷,顾盼流转之间,也是乱人心魄。

似神祗一般高傲。

又似妖精一般惑人心神。

让人心甘情愿为之倾倒。

能与他一夜风流,可谓真是走了桃花运。

凤云渺轻瞥了晚晴郡主一眼,将她的神情收入眼中,不咸不淡地道了一句,“这家酒楼的茶不错,值得一品。”

“嗯?对对。”晚晴郡主听着他这么说,便端起了面前的茶杯,顺着他的话道,“的确是好茶,你若是喜欢,回头我送你一箱这样的茶叶。”

“郡主真是有心了。”

“对待太子殿下你,自然得要有心,方能显出诚意。”晚晴郡主将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随即抬眸望着凤云渺,单手托腮,笑道,“太子殿下,咱们去哪一间?”

这话中的意味十分明显,便是打算切入正题。

正所谓春宵一刻值千金,她自然是有些迫不及待。

凤云渺听着她的话,面上无甚表情,起了声道:“二楼,本宫已经让人布置好了呢,晚晴郡主,请。”

“太子殿下可真贴心。”晚晴郡主轻笑了一声,随着凤云渺上了楼。

同一时刻,一道红影从后院的侧门走出,眼见着那二人上了楼,便也迈出了步子。

凤云渺领着晚晴郡主到了走廊尽头,再看她的神色,目光之中已经带着些许茫然与朦胧。

是茶水中的药效发挥作用了。

凤云渺唇角轻扬,伸手拍开了眼前的门,道了一声,“晚晴郡主,进去罢。”

再看屋内,三名衣衫褴褛的叫花子摩拳擦掌,蓬头垢面,眼见着前方出现的绿衣美人,口中发出一阵嘿嘿笑声。

其中有一人望向凤云渺,“爷,这位是个什么身份?我等与她共度良宵,真的没有问题吗?”

“完事之后赶紧跑,莫要多逗留,好好侍奉这位小姐,让她尽兴。”凤云渺话音落下,便从衣袖之内抽出一叠银票,轻轻一扬手,洒进屋内。

张张银票在空气中飞舞着,屋内的三人皆一脸雀跃地伸手去抓。

“谢这位爷!”

“我们一定让小姐尽兴!”

与此同时,晚晴郡主已经神志朦胧,望着眼前晃动的人影,便下意识伸手抱了上去,口中低喃着,“殿下,我可是想你想得饭都吃不下了呢。”

三名叫花子可不管她说什么,伸手便去扒拉她的衣裳。

“殿下,你好急切,也罢,能主动些也好,呵呵……”

屋内的女子笑着,任由身边的人褪去她的衣物,她似乎也兴致大起,伸手去扯对方的衣裳。

“你也脱,穿着这么多衣服做甚?”

门口的凤云渺不想再继续观望,便将房门给拉上了,将自己的视线与里头的场景隔绝。

接下来的场面必定很辣眼睛,还是少看为妙。

屋内的三名男子发出阵阵感慨——

“这位小姐还真是主动啊。”

“哟,轻点轻点。”

“这指甲可是太尖了呀,回头要修剪修剪。”

“殿下,我分明没喝多啊,为何我看你像是变成了三个人?你在跟我玩什么把戏呢……”女子的低喃声从屋子内传出。

很快地,屋内便响起一阵令人浮想联翩的声音。

屋外,凤云渺一个转身,便对上了迎面走来的颜天真。

“云渺,这么一来,她可是不会放过你的。”颜天真听着屋里头传出的声响,道,“几个人?”

“叫花子三人,必定能服侍好你这位堂姐。”凤云渺的语气不紧不慢,“她的后院养着男宠三十三人,撇开被她抛弃过的以及她在外猎艳过的,她至少也睡了三十三人,那么,再多三个人又有什么要紧?我想她大概也是不会介意的。”

“是啊,已经睡过那么多人,再多几个也不嫌多,可问题是……”颜天真觉得有些好笑,“曾经睡过的,至少也是有档次的小白脸,里头的三个可是叫花子呢,再怎么风流的贵女,也是挑食的。”

睡三个俊男跟睡三个邋遢乞丐,这感受可谓是天差地别。

前者自然是赚了,后者却是实打实的亏了,事后想想必定觉得很是膈应,恶心到不行。

“就允许她膈应我,不允许我膈应她么?天真不觉得有个这样的亲戚挺丢人?”

“那也没办法了。”颜天真耸了耸肩,听着屋内的声响,扯过凤云渺的手腕便走,“咱回去吧,别在这儿听人家翻云覆雨。”

“好,回去。”凤云渺轻笑一声,一手揽过了颜天真的腰肢,“我倒是很期待,她会如何来报复我呢。”

……

当清晨的日光透过纱窗,在地上洒落一片光辉之时,躺在地上的女子缓缓睁开了眼睛。

而当她一个转头之时,所见的情景立即吓得她花容失色——

两名蓬头垢面的邋遢男子,正赤着身子睡在她身旁,相貌难看,鼻翼间还能嗅到一阵难闻的汗酸味。

她当即吓得惊坐起来,而就是这么一起身,便又瞄到了睡在另一侧的邋遢男子。

这一共是……三人。

她昨夜不是应该与那南旭的太子……

不对!

昨夜进屋时,她就有些迷迷糊糊,神志不清,今早醒过来,脑海中关于进屋之后的片段,十分模糊不清。

与凤云渺上了楼之后,就再也没有了关于凤云渺的任何记忆。

那么她昨夜……

真的是与这三个邋遢不堪的男子共度了一夜?!

有了这个认知,她当即低吼一声——

“来人,给我把这三个混账玩意拿下!”

这一声喝出来,并无人回应她。

对了,这个地方是鱼香楼,她昨夜是只身前来,并没有带上任何下人,此刻就算她嗓门再大,也是喊不来人。

这一声喝,反倒是把身旁的三个男子喊起来了。

三人行过来的那一瞬间,接收到了她冰冷的视线,望着那张满面杀气的俏丽容颜,几乎是想也不想的,立即爬了起来,随意拉好了衣服便要逃离。

怎么就忘了昨夜那位爷的叮嘱了?

完事后赶紧跑,不可逗留。

他们一开始的确不打算逗留,可奈何这位小姐体力实在太好,折腾了一宿下来,他们三人也有些累了,便都席地而睡,打算一早醒来便赶紧溜。

想不到这位小姐比他们更早醒来,看她这神情,三人便觉得再呆下去可会不妙。

眼见着三人想要跑,晚晴郡主当即呵斥一声——

“你们三个给我站住,别想跑!”

她要把这三个混账东西处死!

三人自然是不会听她的话,面对她的怒火,哪里还敢再留,忙不迭冲出了房门。

她想要起身去追,站起来的那一刻却觉得浑身酸痛无比,便又只能跌坐了回去。

被三个人压,想想也该知道起来之后不会有什么力气。

真是——气煞她!

凤云渺!

是了,一定是他,除了他之外,还会有谁这样整治她。

为何昨夜与他上了楼之后就神志不清?

必定是中了什么药。

在那之前,她喝过他递来的一杯茶,如今细想,与他见面之后,入口的食物就只有那一杯茶水,那么问题必定出现在那杯茶上,极有可能是被凤云渺下了药的。

若不是因为神志不清,她又怎么会稀里糊涂地与三个叫花子发生关系!

她对他青睐有加,他却是这样对待她。

“凤云渺。”

她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了这三个字。

“咱们走着瞧!我尹晚晴必雪今日之耻!”

这一头的尹晚晴气急败坏,另一边的摄政王府之内,颜天真与凤云渺正坐在一起享用早饭。

“云渺,这个珍珠糕可真是挺好吃的呢,你多吃几块。”

颜天真说着,将手中的雪白糕点拿到唇边咬了一口。

而就在下一刻,凤云渺凑了过来,将她手中剩下的半块珍珠糕给咬去了。

吞入腹中之后,他道了一句,“味道确实不错。”

颜天真挑了挑眉。

二人正说着话,一道人影迈进了大堂之内,颜天真转头望去,正是那婀娜多姿的女管家。

她右手轻摇着一把绣花圆扇,到了颜天真的身前,“郡主,王爷昨夜说,今儿中午要在府里办个宴席,宴请的宾客有他的友人与你的友人,不过王爷一大早又有事出门去了,若是他中午之前不能赶回来,那就郡主你招呼客人罢。”

“这样啊,那我晓得了。”颜天真应了声,“大概会有多少宾客登门?”

“少说十几人,王爷的友人当中,好些都是没见过郡主的呢。”小莹说着,轻笑了一声,“王爷的几位友人,长相都很是不赖,说不定会有郡主喜……”

话才说到一半,便哽住了。

只因凤云渺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过来,那一眼,似是暗含警告,清凉得很。

她这才想起来,之前王爷可是叮嘱过的,这位是郡主的正牌夫君,郡主已经决定远嫁南旭,那么……往后可不能再提收纳美男的事儿了。

方才一时没想起来这事,见着个相貌气度不赖的就想着要介绍给郡主收房。

“抱歉了郡主,是我考虑不周到了。”小莹轻咳了一声,连忙改口,“我忘记了,您已经有郡马爷了。”

颜天真听得笑了,“无妨,郡马爷气量不小,必定不会计较你的言语过失。”

凤云渺闻言,自然是不再言语,低下头继续吃着早点。

“郡主,你们先吃着。吃过之后让下人为郡主梳洗打扮一番,我这就去准备宴席了。”

言罢,转身离开。

颜天真吃毕,转头望向凤云渺,“中午要见客人,得梳洗打扮一番,云渺,你看我穿哪件衣服好?你来给我搭配如何?”

“又不是要去挑选夫婿,穿得那么好看做甚,随意穿穿就是了,朴素一些便好,至于打扮,不施脂粉最好,发式随意梳个马尾就好。”

“真的要这么随意呀?”

“不然呢?除了我之外,你还想打扮给谁看?打扮得花枝招展吸引众人目光,有趣不有趣?”

“行行行,我保证不盛装打扮,省得某位仁兄又要被醋海给淹没了。”颜天真说到这儿,站起了身,“这样吧云渺,我也不叫下人来了,你来给我打扮,你想如何都好。”

“好啊,那就我来为你装扮。”凤云渺说到这儿,起了身,拉着颜天真的胳膊便走向了她的卧房。

从衣柜里翻出了一身简单的红色裙装,没有过多的点缀,“穿这个。”

说着,便扒下了她的外衣,将手中的衣裙直接套在了她身上。

穿好了衣裳之后,他将颜天真拎到了梳妆台前,将她按在椅子上坐下,随即俯身拿起了桌上的木梳,探入颜天真那乌黑柔软的发丝间,替她梳理着一头青丝。

颜天真靠着椅背,一双丹凤美目注视着铜镜中的男女,唇角扬起一丝浅浅的弧度。

一红一蓝。

“云渺,在我们家乡有一句话叫做,自古红蓝出cp,也就是红与蓝是很搭配的意思,天生一对。”

“是么?这是否说明我们的缘分早就注定了?”凤云渺慢条斯理地说着,继续为颜天真梳着头。

他之前说马尾好看,这会儿帮着颜天真梳头,也真的就梳成了一束马尾,随意地拿了一条红色的发带扎着,再配上了几朵简单的头花。

颜天真望着铜镜中的自己。

果然……

非常随意又简单的一身装扮,比平日里的打扮还要简洁了几分。

不过……

她也挺满意的。

毕竟这是凤云渺亲自上手。

“你看如何?”凤云渺双手搭着颜天真的双肩,望向镜中,“这身搭配怎样?”

“真是简单啊。”颜天真轻挑眉头,“挺好的,就这样罢。”

……

眨眼之间,时至正午。

王府的庭院之内,十分宽敞,拿来做设宴的场地再好不过。

那一张张以紫檀木打造的方桌在艳阳的照耀下泛着着温润的色泽,在座之人还未聚齐,不过摆放了二十张座位,一半以上的座位已经有了人。

宴席虽然还未开场,乐师却已经在奏乐,空气之中回荡着悠悠琴曲与琴箫曲韵。

今日所邀请的宾客,几乎都是权贵之家的子女。

小莹吩咐着众下人布置宴席,期间问了一句,“还有几位客人没来?”

“晚晴郡主与王家小姐都没有来呢。”

“晚晴郡主竟然没来?这就有些奇了,兴许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呢,再看看。”

在场宾客的人数不算多,也不算少,空气之中的谈笑之声一时也没有停歇下来。

已经到了饭点,尹默玄还未回王府。

“看来大哥真的是挺忙碌的,不过是请亲朋好友吃个饭,也不算什么大事,他不在,那就我来招待罢。”

颜天真与凤云渺说着话,已经走向了庭院之内。

二人的出现,自然是惹来了众人的注意。

原本还吵闹的气氛忽然间便是寂静了。

上一刻的喧闹,这一刻的安宁。

昭示着颜天真凤云渺的出现有多么不寻常。

男子们的视线,无一例外都落在了颜天真的身上,而女子们的目光自然是没有放过凤云渺。

“小莹姐,郡主带回来的这位殿下,还真是扎眼啊。”

听着婢女发出的感慨,小莹道:“是呢,人家一张脸怎么就能长成那样?神仙般的妙人啊,要我说这南旭国的风水也太好了,你可曾注意到跟着南旭太子的那位小公子,太可爱了,真想捏捏他的脸,可惜他不让。”

“那位?我听说似乎是太子殿下的义子,是一位少年将军。”

“哎哟喂,长得那么白白嫩嫩的,竟然还能上战场?那少年看起来也就十五六岁啊。”

“可不是么,不太好招惹呢,还有这位太子殿下,他只对郡主一人好脾气,对其他人理也不理。”

“挺好的,不亏待咱们郡主就行了。”

这一头的二人在悄声议论着,庭院里的宾客席上,众人也从惊艳之中回过了神。

有一男子起身朝着颜天真道:“郡主,您身边的这位是……”

“南旭国的太子殿下。”颜天真开门见山道,“在座的姐妹们可莫要有什么非分之想,他不属于咱们鸾凤国,只是来做客几日。”

不得不说,颜天真此话一出,倒是给好几人泼了冷水。

“原来是南旭国的太子。”

“那些大国的贵族男儿们,与咱们必定是没有缘分的了。”

“真是可惜呀,没希望了。”

“咱们本国之内若是有那么好看的男子就好了。”

“偏偏是别国的,也就只能看看。”

众女心中都晓得与异国皇室没有缘分,一时有些唏嘘叹气。

毕竟那些男子为尊的国度,不适合她们呆着。

“良玉郡主,我今日带了个好东西过来,给大伙看看。”

宾客席中忽然有一人发了话,随即,有一名身着黑衣的英俊男子站起了身,手中扬着一个锦盒。

“咦。”

“什么东西?”

“打开看看呗。”

听着身旁众人的催促,男子当着众人的面,将锦盒打了开,将锦盒里头的东西取了出来。

颜天真原本以为会是什么珠宝玉器,兴趣不大,可就在看到的那一瞬间,眼睛不禁也亮了一亮。

那位黑衣公子手中的东西是——一支箫。

尺寸与寻常的箫无异,让人兴致大起的,是它的成色。

那支箫通身泛着孔雀蓝的色泽,在日光的照耀之下,隐隐有流光浮动,玉质堪称上上等。

“好东西。”颜天真身侧的凤云渺难得给出了一句夸赞,“隐约记得在哪本书上看到过,有一支箫通身孔雀蓝,关于它的描述,都是十分高的评价,时隔多年,有些记不真切了。如今看来,应该就是那男子手上的那支。”

“云渺,我觉得那支箫你很配。”颜天真轻挑眉头,抚上了自己脖颈上挂着的吊坠,“你送了我一条这么珍稀的项链,我也想要送你一件稀世珍品,我想办法,把那支箫拿来送你。”

颜天真才说到这儿,那黑衣公子便发话了——

“在下因缘巧合之下,得来了这东西,可惜,实在是不懂吹奏,留在我这手中也是暴殄天物,我今日就想给它找个新主人。”

黑衣男子的话音落下,立即有人道:“兄台这意思是想送人?是不是要在场的各位吹奏一番,比试比试,谁胜出就送谁?”

“非也非也。这种比试的方法太俗气了,岂不是欺负那些不懂音律的朋友?”黑衣男子朗声一笑,“咱们就来玩一个游戏如何?在场的各位有兴趣的便都可参与。咱们来讲荤笑话,谁说的最有趣,这宝物就送给谁,怎样,是不是很公平?”

此话一出,有人顿时笑出了声,纷纷附议——

“好啊好啊,若是真的要比吹箫,像我这对乐器一窍不通的,可不就是没有希望了?虽然我拿来了也没用,能显摆显摆也是好的。”

“对对对,这么好的东西,甭管拿到手上会不会用,能显摆也好!”

“那好,我先说一个!”有一名身着紫衣的贵女开了头。

“从前,有一女子女扮男装去打仗,突来月事,血流股间,将军见状忙问她:你这是怎么了?哪里受伤了?女兵道:没事,没事。将军不信,强行扒下其裤子一看!大怒道:他娘的,命根都给炸飞了!还说没事?!”

她的话音,众人哄然大笑。

颜天真:“……”

不愧是鸾凤国的女子,说荤笑话都不带眨眼的,这要是放在其他国……

“我也说一个,我也说一个。”另一名贵女不甘示弱,“从前有一个好色书生,有一日在郊外,看到一貌美女子的衣领开得很低,春光外泄,戏言道:真是桃花盛开的地方!貌美女子听后,有些恼怒,撩起裙子没好气地回了一句:还有生你养你的地方!”

“哈哈哈哈——”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真是无趣。”凤云渺不咸不淡道,“没觉得哪里好笑了。”

“云渺,是你的笑点太高了,我来给你说一个。”颜天真说到这儿,朗声道,“诸位,且听我来讲一个。”

“好好好,良玉郡主请说!”

“洗耳恭听!”

颜天真喝了口茶,清了清嗓子,道——

“从前有一个仙女,她有一面魔镜,她每日都要问魔镜——魔镜啊魔镜,告诉我,谁是天下最美的女人?

魔镜每次都会回答:当然是你呀,我的主人。

仙女不禁叹气道:唉,又有什么用?即使我的容貌无人能比,即使我有天下最漂亮的衣服和首饰,可是,给谁看呢?天天独守空房,好生寂寞。不可以!我要去人间寻找属于我的快乐!

仙女感慨过后,便下了凡,落在了一处很荒凉的地方。”

颜天真的这个笑话有些长。

她才稍作停顿,便有人催促道:“然后呢郡主?然后呢?”

颜天真道:“仙女看到一名汉子抱着一头牛在哭喊——我可怜的牛啊,你怎么就这么死去了,人家超想哭的,捶你胸口,大坏蛋!

仙女见此,心中不禁想到:好强壮的男人,他一定好有力气,竟然会为了一头牛痛哭流涕,他一定多情多义。

于是,仙女飞到了他的面前,发话道——这位公子,我是仙女下凡,我可以把你的牛儿复活,只要……只要你跟我做一次。

男子闻言,道:听起来很不错的样子,只要能让我的牛复活,要我做什么都愿意,那就来吧。

于是,两人大战好几回合。

事后,仙女道:嗯,我很满意。

见仙女精神抖擞,男子道:仙女不必多说,再来便是!”

众人此刻都寂静了,认真聆听着颜天真的故事。

颜天真继而道:“终于仙女精疲力尽,男子还想继续,仙女已经体力不支,便连忙喊停——等等,让我……让我休息一下,你太厉害了!

男子听罢,冷笑一声:我不厉害?我不厉害,我的牛怎么会死呢?!”

颜天真话音落下,便拿起面前的杯盏,饮了一口茶润润嗓子。

气氛却是良久的寂静。

颜天真转头望向凤云渺,见他难得呆愣,望着自己的目光之中,带着些许难以置信。

颜天真笑道:“云渺,你听懂了么?”

凤云渺:“……”

他怎么会听不懂。

他只是想不到……

颜天真竟然会想出这样的笑话。

同样想不到的还有众宾客。

颜天真的故事中,男子的最后那句话还在众人的脑海中回旋——

我不厉害?我不厉害,我的牛怎么会死呢?!

而就在下一刻——

宾客席中爆发出一阵狂笑,久久不曾停息。

------题外话------

——

卧槽,毫无预警停电一小时,还好没太晚。

话说,大家看懂笑话了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