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你要离开?不陪我吗/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快来人啊,晚晴郡主落水了!快来人!救郡主啊!”

眼见着粉衣人的身影消失地无影无踪,站在凉亭内的婢女继续高声大喊着,很快便将王府的下人们引了过来。

只听得扑通几声响,懂水性的人跳入了湖中,将水中挣扎的尹晚晴打捞了上来。

“咳!”尹晚晴呛了好几口水,一身衣裙湿淋淋地贴在身上,一头乌发凌乱,好不狼狈。

“晚晴郡主,您还好吗?”

“晚晴郡主快些去将这一身湿衣服换了吧,以免着凉了。”

“本群主记得,刚才是一名粉衣男子将本郡主扔进河里去的,真是好大的胆子。”尹晚晴咬牙切齿地道了一句,而后低喝一声,“所有人给我听着!在这王府之内搜查一名粉衣人,他一定还在这府中!”

旁边站着的一名婢女闻言,连忙附和道:“对,我刚才也看见了。的确是一名粉衣男子,没有露脸,整个脸上都涂着泥巴,看不清长什么样子。”

“总之他逃不出这个王府!”尹晚晴恨恨道,“将此事通知你们良玉郡主,既然我是在这王府之内被人袭击,她必定得为我主持公道。”

她倒是要看看,是谁想害她。

……

“云渺,你让花寡妇装扮成史曜乾的模样,又吩咐她去凉亭内将晚晴扔进湖里,你这是陷害啊。”

“这倒也不算是陷害。”凤云渺悠悠道,“我是在帮那死要钱,他不是一心想要跟着贵女过日子么?满脑子想着被人包养的事,我就帮他一把,他应该感谢我才是,我给他挑着这个人选,可不就是个有钱的主?”

颜天真听得有些好笑,“晚晴堂堂一个郡主,被人扔进水里,哪能不生气呢?你确定她逮到史曜乾之后不会兴师问罪?”

“那就看史曜乾的运气了。”凤云渺道,“看看他有没有本事俘获那位郡主的心,看看他最终是会被收拾还是被收房。”

颜天真:“……”

最后是会被收拾还是被收房?

这一点还真是不好预料。

因为她并不了解尹晚晴,只见过一回,很难判断她的喜好。

史曜乾。

祝你好运吧。

她心知凤云渺一直都在怀疑史曜乾,因此,这次的算计,与其说是陷害,倒不如说也是一种试探。

若是尹晚晴不愿意放过史曜乾,史曜乾大概不会坐以待毙,没准就能看到他使出真本事。

他真的会如同表面看上去那样无害么?

初见他的那一天,其实她真没有怀疑什么,可随着与他一次又一次的接触,她也渐渐有了疑心。

尤其是他假扮青狐妖的那一晚,她察觉到他心思不单纯,这与他平时的表现有些矛盾。

虽然他费力辩解,只说是为了博取她的好感,她却并没有听信。

因此——

今夜凤云渺让花寡妇去陷害史曜乾,她并没有阻止。

她也很好奇事情最终会如何发展。

才这么想着,便听得卧房之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是婢女的声音传了进来——

“郡主,晚晴郡主方才在凉亭之内遇到袭击了!被一名神秘男子直接拎起来扔进了湖里。”

颜天真闻言,故做诧异道,“竟然有这样的事?那晚晴郡主现在怎样了?”

“被下人们救了上来,扶到了大堂之内休息,晚晴郡主今夜受了惊吓,希望郡主能帮她捉住袭击她的人。那人一声浅粉色锦衣,脸上涂着泥巴,让人瞧不到真面目,功夫应该很是不错,袭击完晚晴郡主之后就给溜了,没被人逮住。”

“我知道了,你立即去吩咐厨房熬一碗姜汤给晚晴郡主,才落了水,要喝点姜汤暖暖身子,以免着凉。我洗把脸就过去。另,让下人们四处搜索,把王府之内的所以屋子都检查一遍,能抓住袭击晚晴郡主的人,有赏。”

“是。”

听着屋外的脚步声走远了,颜天真道:“云渺,咱们把脸给洗了吧,算算时间敷得也差不多了呢。”

“好。”

二人将脸上的面泥洗过之后,颜天真嘱咐道:“你脚上的伤还没好,就给我安静地在这躺着,我去晚晴那边看看情况,晚些回来告诉你结果,不准下榻乱跑。”

凤云渺望着她那一副严肃的模样,笑了笑道:“依你就是。”

颜天真这才放心地离开了。

一路去了大堂,踏进门槛便看见晚晴坐在椅子上,身上已经换了一件干的衣裳,头发依旧湿漉漉地散在肩后,由着婢女拿毛巾为她擦拭头发上的水。

“堂姐,我方才听下人说,你在凉亭之内遇到了袭击?”

颜天真走到了尹晚晴的身旁坐下,语气有些不可思议,“真是让人想不到啊,我这王府之内一向没有闲杂人等,会是哪里闯来的人无故袭击你。”

“我也觉得很是奇怪,那个家伙脸上糊着泥巴,根本看不清长得什么模样,我只知道自己一回头就对上这样一个古怪的人,吓了我一跳,我冲着他呵斥了一声,那个家伙居然就上前来袭击我,抓着我的肩膀直接把我扔进了湖里,我连挣扎都来不及!”

尹晚晴说到这儿,有些咬牙切齿,“我好歹也是懂些拳脚功夫的,兴许是平日里不够勤快,对上今夜的这个粉衣人,居然连还手之力都没有,真是气煞我也。”

“堂姐放心,我已经吩咐下去了,命人全府搜查,若是能抓住那个神秘人,必定交给你发落。”

“最好是能抓住他!否则我莫名其妙被人丢下湖,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二人交谈之间,有下人端着托盘进来了。

走得近些了,尹晚晴才看清了那托盘里头姜黄色的汁。

空气中萦绕着一股淡淡的姜香味。

“晚晴郡主,这是郡主吩咐厨房给您熬的姜汤,快些趁热喝了,以免着凉。”

听着下人的话,尹晚晴伸手端起那碗姜汤,转头朝着颜天真道了一句:“堂妹真是有心了。”

“堂姐不用客气了,你在我府上发生这样的事,我心里自然是过意不去,好在你没出事,夜里湖水太冷了,可不能着凉,你快点喝。”

听着颜天真的催促,尹晚晴便拿起了汤勺,舀着姜汁喝。

下一刻,大堂之外响起一道熟悉的男子声音——

“方才在书房之内听到外头一阵吵闹,一问才知道是晚晴落水,晚晴,可有大概?”

尹晚晴听着这道声音,转头望着来人,道:“让堂兄担心了,我没事。”

“真是奇了怪。”尹默玄走上前来,眉头轻蹙着,“本王这王府守卫森严,可不是闲杂人等那么好混进来的,守卫说了,今夜平静得很,并未发现什么可疑人物,那么晚晴落水这件事,极有可能是王府内的人做的。”

“郡主,王爷,抓到一名可疑人!”大堂之外,忽然想起高昂的男子声音。

一听这声音,尹默玄当即转头道:“进来说话。”

一名黑衣护卫踏入了门槛,道:“王爷,我们方才在南面院子的一间房屋之内,发现了一名粉衣男子,我们把门撞开的那一刻,那男子正趴在水盆边上洗脸,我们走近一看,那水盆里全是泥!”

尹晚晴一听这话,当即站起了身,“肯定是他!袭击本郡主的粉衣人就是涂着满脸泥巴,你们这抓人的速度倒是挺快的,要是再慢一些,他洗干净了脸,换身衣裳,你们就认不出来了。”

“晚晴郡主说的是,只怪他动作太慢,此人现在就被扣押在外面,郡主可要去审问审问他?”

“审!当然要审问。我倒要看看是谁给他的胆子敢这么做。”

尹晚晴话音落下,一甩衣袖,走向了大堂之外。

颜天真挑了挑眉头,朝着尹默玄道:“大哥,我们也去看看吧。”

尹默玄点了点头,与颜天真一同走了出去。

才踏出了大堂的门槛,就看到前头三丈之外,一名身着浅粉色锦衣的男子,被两名护卫一左一右地钳制着肩膀。

“那个人……”尹默玄眉头微拧,“不就是你半路上从土匪手中救下来的男子?你还同意了他随行,名字还挺好笑的,叫什么死要钱。”

“对,就是他。”颜天真面上挂着迷茫之色,“真是奇怪呀,他与晚晴有什么仇怨,怎么会去袭击她。”

“终究还是个来历不明的人,与他也不算熟悉,谁知道他是否怀揣着什么目的。”

这边二人在交谈着,另一边,尹晚晴已经走到了史曜乾的面前。

史曜乾低垂着头,俨然一副无力反抗的姿态。

“低着头做甚?害怕吗?”尹晚晴冷笑一声,“抬起头来!”

对面的男子,在她的呵斥之下,缓缓抬起了头。

一张如玉的脸庞,光洁的额头之下,一双诱人的月牙眸中泛着无辜之色,开口的声线微微幽沉却柔和至极——

“请问……为什么要抓我,我做错了什么?”

尹晚晴看着他,这一刻竟然忘记了发火。

对面这个家伙,是除了凤云渺之外,第二个能让她心潮起伏的男子。

比起凤云渺的傲慢恶劣,眼前的这个男子柔弱又无辜,神态乖巧,可比凤云渺讨喜多了。

这番容貌,她府中的三十三位俊男,还真是没有一人比得上。

“听其他人对您的称呼,您也是一位郡主。”对面那人再次开口,嗓音依旧柔和,去珠玉一般清脆,有些撩动人心,“郡主,我做错了什么?”

尹晚晴回过了神,总算想起自己见此人的目的是为了审问他。

这个时候可不能见色起意,否则旁边围观的众人可要笑话她色令智昏。

想到这,她朝着史曜乾开口,语气有些冷凝——

“你把本郡主扔到河里去了,这一点你作何解释?”

“我把你扔到河里去?”史曜乾一头雾水,“什么时候的事?我今夜就出了一趟门,是去找良玉郡主告别,之后就回到了自己的房屋中收拾东西。”

“狡辩,把我丢进水里的那个人,与你几乎是同样的个头,一身粉衣,脸上糊着泥巴。刚才王府的众人搜查全府,搜到你那间的时候正看见你在洗脸,你不就是想洗掉脸上的泥,再把衣服给换了,好让人找不到你?”

史曜乾听闻此话,眸底划过一缕思索。

果然……

有人扮作他的模样去袭击这郡主。

同样一身粉衣,差不多的个头,脸上糊着……

他从颜天真的房屋之中出来时,脸上的确是涂着面泥,他一路走回了自己的住处,这期间碰到的人也就只有两个王府下人。

只不过是两个小婢女,看他脸上涂着泥也微微惊吓了一番。

那两个普通的丫鬟应该是不至于陷害他的。

那么……

史曜乾将视线越过了尹晚晴,投向了她身后的颜天真。

颜天真接收到他的视线,耸了耸肩,一副‘我也很纳闷’的模样。

史曜乾垂下了眼。

反正他心中已经怀疑了两人。

不是颜天真就是凤云渺,凤云渺的可能性更大一些,而颜天真大概是选择了冷眼旁观。

“郡主,我没有什么好辩解的了,所有的证据都指向我,任凭我说破了嘴,也是没有人会相信我。”

史曜乾叹息一声,“算我倒霉,我除了否认之外,已经没有其他自证无辜的方式,我只想问一问郡主,如果我真的想要害你,我会蠢到回了屋子才开始洗脸吗?这王府里有鲤鱼池荷花池,随便找一处水源都可以立刻将脸洗干净,之后再回房慢慢打理,这才是明智之举啊。”

尹晚晴闻言,也开始思索起来。

不错,做了坏事之后还耽搁那么多时间,这的确有些不明智。

有点脑子的人,就应该尽快把会指向自己的证据消灭,比如脱身之后就把外衣脱了,随便找一处水源将脸洗了,之后再回房认真清理一番仪容。

把时间拖到护卫全府搜查,真的是犯蠢。

眼前这个男子看起来不像是那么蠢的。

“虽然你说的是有些道理,但这也不能洗脱你的嫌疑,或许是你一开始犯蠢,之后才恍然大悟,故意跟我说了这么一套理论想撇清自己。”

尹晚晴面无表情道,“本郡主还是不能相信你,除了你之外,没有人有嫌疑了。”

史曜乾叹息一声,“我无话可说了。”

“晚晴。”空气中响起尹默玄的声音,“听他这么说,你可有什么想法?本王也觉得或许他是被陷害,此人不是无脑之人,真想做坏事,也不会留下那么多证据才对。”

“就算他是被陷害,我现在也不能放了他!”尹晚晴转头看向尹默玄,“堂兄,此人是谁?他住在你的王府中,是你的客人?”

尹默玄道:“本王与他并不相识,此人是良玉半路上从土匪手中救下来的,在府上也就住了两日。”

“这么说来,还真是来历不明的人,连他的底细都不知道,就更不能随便放了。”尹晚晴道,“堂兄,你看这样如何?这个人就让我带回去,放在身边观察一段时间,看看究竟是不是真的居心叵测,若真的证实冤枉了他,再把他放了也不迟。”

颜天真将尹晚晴的话听在耳中,心里只觉得好笑。

尹晚晴……果然是看上史曜乾了。

说什么来历不明,不能随便放人,不过就是找个借口想要把他留在身边罢了。

她心中或许已经排除了史曜乾的嫌疑,却要找个理由把他留下,因此,嘴上只能说怀疑他。

颜天真自然不去拆穿她,只是将目光望向了史曜乾,“晚晴郡主给了你一个撇清自己的机会,你不如就留在郡主身边,证明自己是无辜的,有句话叫日久见人心,你是好是坏,她迟早能看出来。”

史曜乾迎视着颜天真,这一刻心中已经确信了。

他被陷害一事,与颜天真脱不了干系。

他曾跟她说过,想找个人来养他,希望这个人会是她。

她不同意。

所以……

她这是帮他又挑了个人选吗?

“既然晚晴郡主对我还存在疑心,那么我愿意留在郡主身边,让她看清我的真面目。”史曜乾垂眸道,“清者自清。”

“既然如此,那就走吧。”尹晚晴说着,转头冲颜天真二人道,“堂兄,堂妹,我回府去了,不必相送。”

话音落下,便转身离开了。

“晚晴郡主。”史曜乾冲着尹晚晴道了一句,“郡主,你可否先在马车上等我片刻?我得回房去把行李拿走。”

尹晚晴道:“那你去吧,动作快点。”

“多谢郡主。”

眼见着尹晚晴与史曜乾的身影都消失在视线之中,尹默玄道:“这个晚晴,说什么留在身边观察,依为兄之见,她分明就是看上人家了。”

“不错,她找了一个漂亮的借口。”颜天真笑了笑,“不用管他们了,大哥你有所不知,这个史曜乾,他来鸾凤国就是打定了主意要求包养的,他去晚晴的府上,出不了什么事的。”

“他绝对不会是袭击晚晴的那个人。”尹默玄望着颜天真,目光中带着一缕探究,“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为兄?你知道内情吗?”

颜天真笑了笑,“这事情是云渺搞出来的,我只不过就是个看戏的。”

“袭击晚晴的那个人是凤云渺派去的?”

“嗯,这件事大哥就不用管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云渺只是想帮晚晴和史曜乾牵牵线而已,咱们这府里没混进什么闲杂人等,你放心吧。”

“罢了,的确不是什么要紧事,懒得管。这时辰也不早了,你若是没其他事就回房休息去罢,为兄困倦了。”

“大哥困了就早些歇息去,我不困。”

颜天真催促着尹默玄回房去睡,尹默玄离开之后,颜天真一个不经意的转头,就看见史曜乾拎着包袱走了过来。

“郡主。”他走到了她的面前,开口的语气毫无波澜,“你满意了吗?”

颜天真听着他这话,挑了挑眉,“是你当初跟我说,你要找人养你的。”

“所以郡主你就给我挑了晚晴郡主?”史曜乾说到这儿,又改口道,“不对,我今夜原本都打算与你告别了,你没理由这样整我才对,是太子殿下,原来他真的这么讨厌我。”

“晚晴那里也不是什么龙潭虎穴。”颜天真道,“我这王府里终究是容不下你的。”

“我明白了,那就如你所愿。”史曜乾背过了身,才要跨出步子,却又停了一停,道,“郡主,你就没有什么其他的话想跟我说吗?”

颜天真道:“你自己保重吧。”

她还能有什么话想跟他说。

“郡主跟我没话说,我跟郡主却还有话说。”史曜乾道,“就算我去了晚晴郡主那里,我也依然会为你守身如玉,这样,他日或许还有站在你身边的资格,总得留着一副干干净净的躯体回来见你。”

颜天真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史曜乾,你不必如此,我跟你根本就没可能……”

“告辞。”史曜乾不听她把话说完,一声告辞便打断她的话,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可是迈出几步之后,他依然能听见身后传来颜天真的声音。

“白莲乾,我跟你不会有缘分,别回来找我了!”

史曜乾:“……”

白莲乾……

她给他起的外号吗?

也是。

在大多数人的眼里,他就像山野之中迎风摇曳的白莲花,乖巧无害没心机。

她说,跟他不会有缘分?

真的没有吗。

呵呵。

难说呢。

……

史曜乾拎着包袱出了王府大门,就看见府门外停靠着一辆马车,马车四角悬挂琳琅珠翠,可谓豪华。

晚晴郡主,的确是个有钱的主。

马车前的车夫眼见着他走了过来,便掀开了马车布帘,“公子请。”

“多谢。”史曜乾淡淡地道了一声谢,便上了马车。

马车里头,尹晚晴靠坐在车壁之上,眼见着史曜乾钻了进来,冲着他淡淡一笑,“你看上去,好乖巧的样子呢。”

“我一介平民,面对郡主你自然是不能狂。”史曜乾望着她,月牙眸中流转着一片柔光,“希望郡主能够相信我的话,我与郡主无冤无仇,又怎么会害你?”

尹晚晴唇角轻勾,“其实我已经相信你了,你不必多做解释。”

“郡主已经相信我了?”史曜乾眸光轻眨,似是疑惑,“那为何还要将我留在身边观察?”

尹晚晴拍了拍身边的空位置,“你坐过来,别坐得离我那么远。”

史曜乾偏开了视线,“不敢。”

“那你坐过来,你就坐过来!”尹晚晴道,“别让我再喊第三次。”

史曜乾闻言,不再抗拒,起身坐到了尹晚晴的身旁。

下一刻,他便觉得肩膀上多了一只手。

他垂下眼。

“我知道你不是袭击我的那人,所以你不必担心自己的安危,我不会对你用刑,更不会虐待你的。”

尹晚晴单手攀着史曜乾的肩膀,又朝着他靠近了一分。

“你以为本郡主把你留在身边,是为了什么?不为别的,只因为看你顺眼,想要找个借口留下你,就是这么简单。”

史曜乾听闻此话,转头望着尹晚晴,神色微讶,“郡主你……”

“不要惊讶嘛,鸾凤国的女子不喜欢扭捏,也不矫情,看上了就是看上了,本郡主已经表明心意了,现在你倒是说说,愿不愿意留在我身边?”

尹晚晴轻笑着,脸庞凑得愈发近。

史曜乾神色有些犹豫,“我……”

说话间,尹晚晴已经伸手捏上了他的下巴,望着那如三月桃花般的唇瓣,只觉得一阵心痒难耐,便顺着自己的心,想要亲上去。

史曜乾慌忙别开了头,扒下她的手,将她推开——

“我不是你们鸾凤国的男子,也不是你的男宠,别这样对我。”

尹晚晴被他这么一推,背部砸在了车壁上,有些疼。

“你——”尹晚晴面上起了怒色,“不识好歹!敬酒不吃吃罚酒?”

她这呵斥一出,史曜乾面无表情地望着她,神色倔强,一副不愿妥协的模样。

那双月牙眸实在太过清澈,只让人觉得,与其对视,都会被它所吸引。

尹晚晴望着他这副模样,忽然就没了脾气。

“是个倔强的美人啊。”尹晚晴笑道,“罢了,我不该这么着急的,说说,你叫什么名字?”

“史曜乾。”

尹晚晴闻言,当即笑出了声,“死要钱?你爹娘也太会取名字了吧?”

史曜乾偏开头,似乎不愿多言。

“罢了罢了,我也不取笑你了,你说你不是鸾凤国的男子,那你是哪儿的?来这做什么?”

“我是北昱国人,我来这……挣钱。听说相貌好看的男子在这混得开。”

“你这意思不就是想要当小白脸吗!现在本郡主就给你这个机会啊。”

“我不想卖身。”史曜乾道,“我想卖艺。”

“哎哟,卖艺能赚到什么钱!”尹晚晴好笑道,“你不就是想要钱吗?简单,你就留在本郡主身边,本郡主养你,你去打听打听,我晚晴郡主有多少家财。”

“这……”史曜乾似乎有些动摇。

尹晚晴连忙乘热打铁,“给你一个考虑的机会,你若是愿意夜里来我房中服侍,我送你一箱夜明珠!这一箱夜明珠的价值,都能养活一整条街的人好几年!你自己考虑看看吧。”

史曜乾道:“那我考虑考虑。”

说着,将头撇向了另一边,做思考状。

“你好好考虑,做本郡主的人可是不会被亏待的。”耳畔,尹晚晴依旧在试图说服他。

史曜乾背对着尹晚晴,唇角勾起一丝凉薄的笑意。

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那抹笑意又隐去了。

天真啊天真。

想要养我的人这么多,为何就没有你呢。

……

夜已深沉。

药香弥漫的房屋之内,灯火未熄。

“那史曜乾是不是被你堂姐领走了?”凤云渺靠在床壁上喝着药,问颜天真,“我看你那堂姐就像个见色起意的,应该会对他有兴趣。”

“是啊,你真是神机妙算。他已经被带走了,这下你可满意了?终于不用总在你眼前晃悠。”

“我自然是满意的,眼不见为净。”凤云渺慢条斯理道,“他应该会感谢我的吧,我给他找了个这么好的生意。”

“晚晴也不是个傻的,听史曜乾辩解了一番,心中已经打消了对他的怀疑,不过,她嘴上还是说着不信,偏要把史曜乾带回去放在身边观察。都是套路。”

“随他们爱怎么玩就怎么玩,我只不过是个牵线的。”凤云渺将一碗药喝完了,搁在了床沿边上,“这药可真苦,难喝死了。”

“良药苦口,你就别抱怨那么多了。看看我给你带了什么。”

颜天真说着,从衣袖中掏出了一物,递到了凤云渺的面前。

凤云渺垂眸一看,是蜜饯。

外头裹着一层薄薄的纸,这是专门包蜜饯用的纸。

“红枣糖,好吃。”

颜天真笑着帮他撕开了外头的那层薄纸,递到了他的唇边,“吃下去就不苦了。”

凤云渺笑着将那红枣糖含了下去,甜味席卷过舌尖,将苦味盖去了大半。

这是较软的糖,很轻易就能咬开。

“好了,时辰不早了,还是早点睡吧。”

颜天真说着,起了身。

凤云渺拉扯住她的手腕,“你要离开?不陪我吗。”

“咱们俩的亲事,还得由大哥上报女帝陛下,才能批下来,不是咱们俩随意就能定下的。”颜天真挑了挑眉,“南旭国这边,你不需要上报你们陛下吗?太子求婚可是大事。”

“南旭国这边,我自己可以做主。”凤云渺道,“我独身了这么多年,臣子们盼着我快些娶妻,你与我门当户对,相貌才情样样不赖,我就不信他们敢说什么。”

“鸾凤国这边,贵女通常不外嫁,坊间不是有句话叫——好女不嫁异国男?尤其我也是皇家的人,我要外嫁,必须得有女帝的批准。”

“你们鸾凤国的女帝,也不知是不是个通情达理的人。”凤云渺悠悠道,“若是她不肯同意呢?”

“大哥是摄政王,他必定会帮我争取的。”

“咱们只是来做一个假设,要是她不批准,那你准备如何?”

“唔……”颜天真想了想,道,“跟你私奔?”

“很好。”凤云渺唇角轻扬,“你有这样的决心,我很欢喜。你放心吧,不至于走到私奔那一步,我可是要明媒正娶十里红妆,若是私奔,还怎么搞这么大排场?若是你大哥谈不成,我来谈。”

“这么有自信。”

“有。”凤云渺唇角的笑意依旧,“莫非你信不过我?”

“信得过信得过。”颜天真道,“但我夜里还是不能跟你睡在一起,这毕竟是在王府之内,白天打情骂俏还好,夜里睡在一起,终归是不合适啊,咱俩这身份摆着呢,回头被人说三道四可不好。”

凤云渺松开了她的手腕,“在北昱国皇宫的时候,都是我夜里偷偷溜去你寝宫找你睡觉,现在我的脚受伤了已经不方便行动,你可以现在光明正大地离开,后半夜偷偷摸摸地溜过来,没有人知道咱们睡在一起的。”

“好麻烦啊。”颜天真笑道,“分开几个晚上又没什么关系,我才不半夜溜过来呢,你自己睡吧。”

凤云渺斜睨了她一眼,“真是懒死了,你可知道,在北昱国的时候,我的住处离你的住处有多远?我每天趁着夜深人静溜去你那里,白日里天一亮就离开,反复多次这样,我可从来都没有抱怨过麻烦。”

“对啊,我就是特别懒。”颜天真大方地承认,“好了好了,你快些睡吧,我也真有点困了呢,明早见。”

凤云渺不再言语,收回了视线,躺回榻上。

拉过了一旁的被褥盖在身上,转过了身,背对着颜天真。

颜天真无声一笑,转身离开。

踏出了屋子之后,她将房门关好了,踏着步子离开了。

北面的整个院子都是她的,有房屋十二间,凤云渺刚才所在的房间,正是她的卧房之一。

颜天真又挑了另一间大点的屋子睡,与凤云渺的那一间只隔了一个走廊的距离。

云渺啊云渺。

我不与你一起睡,你是不是就不高兴了呢。

……

子时过后,万籁俱寂。

皎洁的月色透过纱窗,打在冰冷的地面之上。

空气中安静地只能听见均匀的呼吸声。

忽的——

吱呀一声,房门开了。

榻上的人动了动眼皮子,在黑暗中睁开了双眼。

凤云渺的睡眠一向浅,细微的动静都很容易醒来。

静谧的空气中,有门轻轻合上的声音,随后是……轻缓的脚步声。

一道纤细的人影,蹑手蹑脚地迈进了床榻,在床沿边坐了下来。

她伸出了手,将榻上的人朝床的里侧推了推,挪看了一个足以容纳一人躺下的位置。

她这才躺了上去,在黑暗之中摸索到了被褥的一角,扯了扯。

扯不动。

她也不着急,继续轻轻地扯着被褥,仿佛十分有耐心。

片刻的时间过去之后,躺在床里侧的凤云渺身子一翻,整个身躯就直接压在了旁边的颜天真身上。

修长的身躯携带着被褥,将她整个人笼罩在了狭小的空间之内。

空气中响起一声闷哼。

“云渺,你撞到我的胸脯了!痛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