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甩了那凤云渺/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着颜天真的那一声痛呼,凤云渺有一瞬间的怔然。

撞到了她的胸脯?

回过神之后,他稍稍撑起了身子,不再压着颜天真。

颜天真觉得身上一轻,连忙伸手捂住胸口。

他方才压了上来,不慎将胳膊肘撞到了她的胸脯,连带着肋骨也有些许疼痛,幸好疼痛持续时间不长,这会儿已经好多了。

“天真,我不是故意的,我察觉到你躺在我身旁,便一个翻身压住你,原本是想与你开个玩笑……”

凤云渺此刻也有些无奈,开口的语气带着些许歉意,“哪儿疼?我给你揉揉。”

一开始的确是打着吃豆腐的主意压她的,翻身的那一刻,胳膊肘似乎是撞击到一个柔软的物体,他原本以为,应该不至于疼痛才是。

那个柔软的地方也会疼吗?

“不用你给我揉。”颜天真嘀咕了一声,“起开。安静躺着别来压我。”

凤云渺听着颜天真的抱怨,连忙哄道:“我不是有意的,我下次会小心。”

说着,身躯一个翻转,回到颜天真身旁躺下,手滑落到了她的腰肢处,往自己这边一揽,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颜天真侧着身,靠进他的怀里,“你的脚底还疼不疼?”

“有点儿。”凤云渺笑着亲吻了一下她的发丝,“你之前可是放话说不来的,想不到还是溜过来了。”

“开个玩笑你还当真了,你真以为我那么懒?我要是不过来陪陪你,岂不是显得没心没肺?”

凤云渺低笑了一声,抬起了手,在黑暗中轻抚着她的脸庞。

他的唇落在她的眉心处,轻柔的吻游移过鼻梁、脸颊,最终准确无误地捕捉到了唇瓣。

颜天真伸手回抱住他的腰身,迎合着他的亲吻。

她知道他不吃点豆腐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好片刻过后,颜天真伸手轻拍了拍他的肩,“好了,时辰真不早了,快些睡吧。”

黑暗中,听得凤云渺一声轻笑,“好。”

说着,揽着她腰肢的手更紧了一份,随即闭上了眼。

这一边的两人睡得安稳,另一边,尹晚晴的府邸之内,多处房屋灯火未熄。

在这样夜深人静的时刻,空气中的议论之声却不停歇。

“新来的那个,你们都见过了吗?”

“还没见着面,听说名字挺好笑的,叫什么死要钱,这么不雅的名字,说出来都是笑料。”

“我见过了,那长相可真是不赖,看起来十分柔弱无害。你们说,这位新宠,能得宠多久?”

“我猜,不会超过一个月。”

“多了多了,应该是不超过半个月,那种温顺的样子,郡主很快就会失去兴致的。”

“真是一群多嘴多舌的家伙。”树荫之下,一道浅白色的人影站立,听着前方屋子里传出来的议论之声,面无表情道,“一个个的都说着风凉话,也不过是眼红罢了。”

身旁的下人闻言,连忙附和一句,“公子说的是。”

白衣人道:“今夜,是新来的那个服侍郡主对吧?”

“对。”

“既然是新来的,就要懂规矩,回头得与他说说郡主的喜好,吩咐他一些该注意的。”白衣人说到这儿,转过了身,一路朝南行。

走到了一个宽敞的庭院之内,便听得寂静的空气中传出女子的笑声,分外清脆——

“乾儿,你别跑啊,看我不捉住你!”

听着这熟悉的声音,白衣人脚下的步子顿了顿。

他不应该来听动静的。

郡主身边的人换了一个又一个,他不是早就应该习惯了么。

他是第一个,亲眼见到其他三十二名男子的加入,目睹着他们从得宠到失宠,或许因为他是第一个,郡主对他多多少少会有点眷恋。

但也只是一点点而已。

才这么想着,忽听前方响起吱呀一声,房门被人打开了。

他抬眸,眼见着一道浅粉色的人影走了出来,月色打在那人头顶上,衬着他的那张玉面,有一种朦胧之美。

粉衣人走了出来,身后的屋子里,笑声却还在继续——

“乾儿,你在哪?我怎么找不到你了。”

“这是怎么回事?!”白衣人将屋子里的动静听在耳中,目光如箭一般射向史曜乾,“你对郡主做了什么,你明明已经走出来了,为何她还在屋子里找你?”

“白公子不必担心,只是给郡主用了点迷药罢了。”史曜乾迈着缓慢的步子,走到了白衣人身前,悠悠道了一句,“你进去吧。”

这句话,倒是让白衣人惊了一惊,“你说什么?”

“白公子对郡主是真心,服侍郡主的机会,自然就留给你了。”

史曜乾慢条斯理道,“府里这么多位公子,我大多见过一面之后就记不清了,唯独白公子你留给我的印象较为深刻,看得出你比其他人懂事得多,你看这样好不好,以后但凡是郡主点到我陪夜,都由你来代替我,她不会发现的。”

“这怎么行?”白衣人眉头轻拧,“这么做是欺瞒郡主!”

“你嘴上是斥责我,心中想必是挺高兴的吧?这也没有外人,就别装了,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代替我去服侍郡主,你乐意不乐意?”

“你为何要这么做,府里这么多男儿,哪个不是挤破了头想要得到郡主的垂青,你既然是新来的,郡主对你的新鲜感还没过,你……”

“少说废话,我不喜欢郡主,陪夜的机会让给你还不好?你不想要是吧,那我找别人去。”

“别!”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白衣人也不客气了,“也罢,那就听你的,不过你这么做,会让我怀疑你接近郡主的意图。”

史曜乾挑了挑眉头,“郡主强抢民男,我又有什么法子抗拒?自然只能顺从,总不能敬酒不吃吃罚酒。再有,我平生最大的喜好是黄白之物。”

“你只图钱财?!”

“我的名字还不足以说明一切吗?若是你改天发现了我还有其他企图,再来质问我不迟,可若是你发现我目标单纯,那就不要来招惹我,最好能帮助我抵挡那些烦人的公子,你不是喜欢郡主吗?那就快点进去服侍,我点的迷魂香,不会让她察觉到任何异样。”

二人交谈之间,房屋之内,尹晚晴的声音已经有些恼怒——

“史曜乾,你躲哪去了?给本郡主出来!”

“快去,别磨蹭。”史曜乾揪着眼前的白衣人,将他朝着屋子的方向一推。

白衣人走进了那房屋。

一进门,便被尹晚晴抱了上。

“乾儿,你躲哪去了?我找你找半天,乖乖的别胡闹了,好好服侍我,明早就送你一箱夜明珠!”

“郡主别急。门还没关呢,我先去关门。”

房屋之外,史曜乾眼见着房门被关上,不多时,屋内便响起一阵令人浮想联翩的声音。

史曜乾唇角轻扬。

“这种什么都不用干还能白拿钱的感觉,还真是爽呢。”

黑夜之中,他的笑声肆意又张扬。

找个靠谱的替代品,心甘情愿地做他的替身,他又能牟取利益,不错。

这么想着,心情自然十分愉悦。

此刻四周无人,他便一个跃身,身子轻盈地腾空而起,足尖踩过房沿,只发出了细微的动静,最终落在一处屋瓦上。

他一手托着腮,仰望着星空,听着下边房屋里不时发出的暧昧声响,眸底冷光流转。

尹晚晴。

怎么配得上他。

……

一夜转瞬即逝,又迎来了一个黎明。

这一日,天刚蒙蒙亮,颜天真就从凤云渺的榻上起了身。

掀开被褥下了榻,她迅速穿好了鞋袜与外衣。

动作虽不大,凤云渺却还是醒了。

“天色才亮,这个时辰府里的大多数人还没起,我现在就回房去,不会引起人的注意,你继续睡。”

说着,迈着轻快的步子走向房门后,打开门走了出去,还不忘顺手带上了门。

凤云渺见此,低笑了一声,而后又转了个身继续睡。

颜天真一路回到了自己的房屋,这个时辰王府之内果然很寂静,算算时间,还有大概一刻钟下人们就都会起来忙活了。

到了自己的卧房之外,他才想伸手推开房门,却听得身后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

“良玉。你今日怎么会起的这么早?一大早上哪去了。”

听着这道声音,颜天真微一挑眉。

转过身望着来人,笑道了一句,“大哥,你可比我早。”

“醒得早,又没有睡意,就不想再继续躺着了,这才起身来散散步,顺便想要看看凤云渺的伤势恢复得如何了。”

尹默玄说着,走上前来,唇角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这没有外人,你跟为兄说实话,昨夜你是不是在他房中度过的?”

被怀疑到了,颜天真也不想辩解,“嗯,我就想陪陪他,又不想被人知道了说闲话,孤男寡女还未婚嫁,他又不是小白脸,我们自然就不敢太明目张胆。”

尹默玄笑道:“这样也好,话说回来,为兄这两天有些忙碌,也就没跟陛下提起你们俩的事,今日下朝过后,我就去跟她提一提。”

“通过的可能性大吗?”

“以我对陛下的了解,她应该是不会反对的,不过,她必定会先考察一下凤云渺的性格与品质,总不能随意就把一个郡主外嫁了。”

“多谢大哥,我跟云渺的事真是让你费心了。”

“你我兄妹之间何须言谢,对了,尹氏族谱背得如何?”

尹默玄这话一出,颜天真‘哎呀’一声,“我这两天都忘记看了,大哥放心,我今天一定会看,尽快背下来。”

“你记东西素来很快,可惜就是太懒散了,从小到大就不爱念书,功课也多有懈怠,让你背个族谱这么多天过去也不背下来,就只知道玩。”尹默玄说到这儿,轻点了一下颜天真的额头,“白浪费了一个好脑子。”

颜天真被数落了一番,连忙道:“保证明天之前给你背下来。”

“这样最好了。”尹默玄道,“凤云渺这时候应该是醒了吧?你要不要随为兄一同去看望他?”

“大哥,我才从他的屋子里溜出来。”

“你这意思是不去了?”

“我不去了,你们二人聊。”颜天真笑着推开了自己房屋的门。

尹默玄也笑了笑,转身离开。

一晃眼半个时辰过去,王府的下人们都开始忙活了。

颜天真吃过早点之后出了房门,正准备去凤云渺的房间,穿过走廊之时,却瞥见不远处的石桌旁,婢女扎堆,似乎是在议论着什么事。

颜天真一时有些好奇,便走了过去,没有出声。

走的近些了,才听见她们在议论着什么。

“哇,这个好看,这个好看。”

“真刺激。”

“原来断袖之间,也可以有这么多种姿势……”

听到‘断袖’二字,颜天真眯了眯眼,出声问道——

“你们在看什么东西?”

婢女们一听这声音,顿时惊得纷纷站起了身。

“郡主早!”

“郡主,我们没有偷懒,我们这就干活去。”

说着,便纷纷转过了身,要走开。

“站住。”颜天真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让众人都顿住了脚步。

“拿出来。”她道,“你们刚才的谈话我都听见了,把你们看的东西拿出来,给我见识见识。”

颜天真此话一出,一名婢女便低着头上了前,将背在身后的手拿了出来,手中赫然抓着一本图册。

封面上写着四个大字。

鸳鸳相抱。

颜天真唇角一勾。

春宫图册。

且——

还是断袖春宫!

这鸾凤国的国风果然非同寻常,婢女们就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凑在一起议论男男春宫。

这要是放在其他国,看春宫图可都是私下一个人偷摸着看的,哪敢议论。

颜天真翻开了一页,目光一亮。

乖乖,画功还真是不赖。

从人物神态、姿势动作到场景绘画,都十分用心。

花园草丛,断袖风情,还真是别有一番意境。

一旁的婢女见此,试探般地问了一句,“郡主也对这种断袖春宫感兴趣?”

“尚可。”颜天真在石桌旁坐了下来,“北昱国都买不到这个书呢,你们是从哪得来的?”

“这样的书册,黑市里一抓一大把,价钱不等,描绘越是精致的价格越高,买的人还不少。”

“不错不错,我欣赏这种有水平的画师。”颜天真将书册放在桌上,开始认真观赏,白皙玉指指着书册上一名衣衫半褪的红衣男子,“高冷攻,做那种事情还能面无表情,这冷冰冰的样子,很有一种禁欲的味道。”

“你们还不知道吧?我来给你们上上课,上面的这个,叫做攻,下边的这个,叫做受,男男断袖,大多一攻一受,或者可攻可受。”

“这个,一脸别扭,傲娇受。”

“这个,笑容邪气,邪魅攻。”

“我靠,这个居然还玩皮鞭蜡烛,绝对的鬼畜攻!”

“这个,被压在下边,还想反抗,一脸倔强,女王受。”

“这个画师真是个人才呀……”

颜天真感慨着,身旁的婢女们个个瞠目结舌。

回过神之后,便是朝着颜天真投去了敬佩的目光。

“郡主,您懂得可真多。”

“郡主再接着跟我们分析分析呗,回头到了其他姐妹那边,我们还可以显摆一番。”

“这本书还真是什么性格的都有啊,还有标注释意,我来给你们讲解讲解……”

颜天真似乎是说到了兴头上,而身边围着的婢女们也都听得津津有味,个个神色好奇,不带一点羞怯。

而且在这样热闹的时刻,颜天真觉得后脑勺被人点了点,一道清冷如玉石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你的大哥尹默玄,是高冷攻还是腹黑攻?”

“他呀?忠犬攻。”颜天真下意识地回了一句,忽然察觉到不对劲,当即转过了身,正对上凤云渺似笑非笑的脸庞。

“那我呢?”他冲她笑道,“你觉得我会是什么样的类型?”

“呵呵呵……”颜天真干笑了一声,冲着身边的婢女们摆了摆手,“你们都下去吧,各自忙活去。”

将婢女们都打发走了,颜天真起身扶上凤云渺的胳膊,“你怎么就下榻了,脚底板的伤有这么容易好?”

“自然是还没好,但并不妨碍我走路。”凤云渺在颜天真身旁坐了下来,伸手一捞桌上的图册,随意翻了几页。

他的额头跳了跳。

“你居然喜欢看这种断袖春宫。”说到这儿,将手中的图册卷了起来,轻敲了一下颜天真的额头,“你能不能正经点?这种东西有什么好看的。”

“你也看风月十八式啊,我说你什么了吗?你都能看春宫图,我也能看。”

“我看的是正常春宫图,你这不是。”

“都是不正经的东西,还分什么正常不正常!”颜天真白了他一眼。

凤云渺轻挑眉头,“我看那种书,是有利于以后你我二人的结合,话说回来……”

凤云渺说着,将脸庞凑近了她一分,低语道:“你还欠我一场鸳鸯浴呢,你打算何时兑现承诺?”

“我答应过的事情不会赖账。只是……”颜天真瞥了一眼他的脚,“你这脚底板上的伤都还没好,还泡什么澡?伤口不能碰水,你只能擦擦身子。”

“顶多再过两天就能结痂,到时候泡个药浴好得更快。我只是提醒你,莫要忘记了对我的承诺。”

“不会忘的!”颜天真说着,笑了笑,“大哥说,今日下朝之后,要去跟陛下提一提我们二人的婚事,咱们就静候他的好消息罢。”

……

日晒三竿之际,明艳的日光透过白色的纱窗,打在床上熟睡的女子身上。

另有一名身着浅粉色锦衣的男子,坐在离床头不远处的椅子上,背对着她沏茶。

桌子搁着一副紫砂茶具,他修长的手指捏着茶匙,将茶盒里的茶叶拨到茶壶中,又拿过一旁的水壶,将不久前才烧开的水倒入茶壶。

很快就有浓郁的茶香便从壶口中散发出来,浮动在空气之中。

床上的女子眼皮子动了动,紧闭着的眸子便缓缓睁开……

尹晚晴睁开惺忪的睡眼,翻了个身正对着房门,望着桌子边那人的身影,唇角挑起一丝淡笑。

“乾儿,一大早就这么有兴致在泡茶?”

尹晚晴下了床榻,随手捞过挂在屏风上的外衣披在身上,便走到了桌边坐下。

“郡主,尝尝我沏的茶。”

史曜乾说着,将才倒好的一杯茶推到了尹晚晴的身前。

“好。”尹晚晴笑着应了一声,端起那茶杯,轻抿了一口,称赞道,“不浓不淡,味道刚刚好。你懂得可真多呢。对了,你起身,打开柜子的最后一层抽屉看看。”

史曜乾听着她这话,便站了起来,走到了柜子边上,按着她的意思打开了最后一层抽屉,里面摆放着一个紫檀木制的小箱子。

史曜乾几乎能猜到这里头是什么。

将手伸向了箱子的扣子,打了开。

顿时,一阵晶莹剔透的流光闪烁,有些晃眼。

一箱夜明珠。

尹晚晴果然是大手笔,说到做到。

“那里面都是大小不一的明珠,总共三十颗,都是不同地方产出的,也有异国产的,你可喜欢?”

“喜欢,自然喜欢。”史曜乾笑着站起了身,“郡主对待我可真好。”

“本郡主是不是比良玉好多了?”尹晚晴悠悠道,“你是被她从土匪手中救出来的,对她想必会有些好感吧?良玉的相貌又极美,这一点倒是本郡主比不上的。先前我想留你在身边,你却犹豫着,是不是因为舍不下她?”

“不瞒郡主,我对良玉郡主起初是有些好感的,但几天的相处下来,这好感也渐渐消磨得差不多了,良玉郡主不喜欢我,她眼中只有南旭太子,那位太子殿下视我为眼中钉,总是找着理由教训我,我能被晚晴郡主收留,还真是幸运。”

“这个凤云渺的性格果然很讨厌。”尹晚晴重重冷哼一声,“傲慢肆意,目中无人,偏偏良玉还觉得他好,依我看,嫁给他才是受罪,少不了要被管着约束着,要不是看他长得好看,我才不与他说话,那样的男子只适合做情人,不可嫁。”

史曜乾听得笑出了声。

凤云渺那样的性格,鸾凤国女子大多不会喜欢。

这个尹晚晴,喜欢凤云渺的相貌,却又讨厌着凤云渺的性格。

“郡主,我有个请求。”史曜乾走到了她的对面坐下,张了张口,似乎是有些犹豫。

“有什么话就直说吧,不必迟疑。”

“我……接下来这两天,郡主可否让我休息?”史曜乾道,“不瞒郡主,在来鸾凤国的路上,我被那位太子殿下整得挺惨,他直接把我整个人提起来甩在了墙上,当时身上就起了好几处红肿,现在好几天过去了,身上的肿是消了,这内伤还没全好……”

“他居然这样对你?”尹晚晴一拍桌子站起身,“过分,真是过分。”

“郡主稍安勿躁。他是太子,我却只是个平民,我挨他一顿教训,也不好抱怨什么,我之所以告诉郡主,是怕自己伤势未愈服侍不好郡主,所以才想歇息两日,郡主这两日就找其他公子陪夜吧。”

“现在的你不是平民,而是我晚晴郡主的人,他是太子又如何,我又不怕得罪他。”尹晚晴道,“也罢,这两天你就好好休息,不用陪夜,你在凤云渺手上吃了那么多亏,我不会善罢甘休的,我总该让他也吃亏一次。”

“郡主可别莽撞啊,我怕你吃亏……”

“你不用说了,我自有主意。”尹晚晴站起了身,“你休息吧,我去处理点事情,有什么需要直接吩咐下人便好。”

尹晚晴话音落下,便直接转身离开了。

史曜乾眼见着她的身影走出了房门外,唇角扬起一丝淡淡的笑意。

有人要帮着他收拾凤云渺,这可就有趣了。

……

日光照耀之下的紫央殿内充满了沉静的光辉,肃穆而高贵。

这是鸾凤国女帝所居住的寝宫。

琉璃瓦下的墙头砌成高低起伏的波浪状,红漆的大门半掩着,装潢华丽的内殿之中焚香缭绕,有翡翠珠帘逶迤倾泻。

珠帘后,铺着雪白狐裘的软榻上,侧卧着一道身影。

她一身明黄色的繁美宫装,眉若柳黛,眸若杏子,鼻梁高挺而小巧,她单手支撑着额头,任由宽大的衣袖滑落,露出线条柔美的雪白手臂,一头乌黑柔亮的发丝服帖地垂至腰际。

帘子外,传出了宫女娇脆的声音,“陛下,摄政王殿下来了。”

女帝道:“请他进来。”

这声线清朗而不失好听。

不多时,有脚步声从外头响起,女帝抬眼,透过珠帘依稀看到外头一道蔚蓝色的锦衣晃动。

“参见陛下。”

“这又不是什么大场合,在朕的寝宫之内,表哥就不必太拘礼了。你一下朝就过来,有什么要紧事?”

尹默玄正想要回话,又有宫女小跑了进来,道:“陛下,晚晴郡主在外头求见,说是有要紧事。”

“晚晴也来了?让她也进来。”

宫女又退了下去,将尹晚晴领进了殿内。

“平时朕这寝宫里也不常来人,这一来就来了两个。”女帝笑道,“既然是表哥先来的,那就表哥先说,晚晴你就待会儿再说。”

“陛下,我今日过来,主要是想与你谈谈良玉的婚事。”尹默玄开门见山道,“良玉失踪了几个月,这段时间都是在北昱国度过,虽然只有三个月,她却遇上了她的姻缘,是南旭国的太子凤云渺。”

“唔,异国皇室,这可就不太好办了。”女帝想了想,道,“其他大国,总喜欢把皇家的女子拿去联姻,可咱们鸾凤国,皇女不外嫁不联姻,异国皇室男儿都三妻四妾,咱们的郡主若是与人共侍一夫,多不合适。”

“对对对!陛下说的正是,我今日过来也是想说这件事。”尹晚晴连忙附和道,“良玉看上的那位南旭国太子,我也见了见,对他的印象真是有些一言难尽啊。”

“晚晴,你在说什么?”尹默玄转头望着她,眉头轻蹙。

“堂兄,陛下,你们请听我一言。”尹晚晴一本正经道,“除去我们鸾凤国之外,其他地方的女子都讲究三从四德,从一而终,一堆条条框框的破规矩!良玉若是外嫁,对她一点好处都没有,其他各国对女子的约束实在太多,咱们鸾凤国的皇女可不能受半点委屈。”

“这一点就不用你操心了。”尹默玄斜睨着他,“以良玉的性格,不会有人能让她受委屈的,只有她欺负别人的份。”

“堂兄,你是不是犯糊涂了。”尹晚晴道,“咱们先不提受不受委屈的事,俗话说得好,入乡随俗,就算她不受委屈,她也得忍受诸多束缚,不比在我们的国土上来得自由,她迟早得后悔。”

“不见得。”尹默玄反驳道,“良玉一向随心所欲,不会管其他人说什么,再说了,你总是强调束缚的问题,你不就是想说,离开了咱们的国土就不能左拥右抱了吗?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后院养着数量半百的男宠?”

“我……”

“行了,别吵了!”女帝出声打断了两人的争执,“晚晴说的是有些道理,入乡随俗,良玉若是远嫁了,就享受不到在鸾凤国这样的自由与待遇了,她现在不后悔,也不知以后会不会后悔。怎么偏偏就看上一个异国的太子?表哥你难道就不曾提醒她,帝王都有后宫佳丽无数,她受得了?”

女帝顿了顿,又道:“再有一个多月就要封女候了,远嫁异国,这地位不是矮了一截吗?朕并不认为做太子妃有多风光。”

“陛下,你所想的我也都考虑过,可良玉看不上咱们国内的男儿,连南弦她都看不上,陛下以为她还能看上谁?她喜欢意气风发有魄力的男子,她与那凤云渺之间的感情,已经算是牢不可破了,将他们分开,不觉得残忍吗?”

“有什么可残忍的。回头多送她几个貌美俊男,让她晓得左拥右抱的感觉有多好,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

尹晚晴说着,冷哼了一声,“依我看,她在异国呆了几个月,这思想都被异国女子带歪了,什么狗屁的从一而终?凭什么他们男子就能三妻四妾?女子红杏出墙还要浸猪笼,都是些低劣不堪的国风!要是将来我的男宠敢背着我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我也全抓去浸猪笼!”

“住口。”尹默玄轻斥一声,“别在这瞎胡闹!专一可不是什么坏事,你觉得左拥右抱好,别人可不这么想。我尊重良玉的想法,若是她将来后悔了,咱们再把她接回来就是。”

“堂兄,你肯定是脑子糊涂了!嫁出去的女子,你说接回来就接回来?你以为凤云渺那么好说话,你想接就接?”

“我想接就接。”尹默玄斩钉截铁道,“大不了就是打,有何畏惧。”

“堂兄,何必这么麻烦呢?直接说服良玉,甩了那凤云渺!看看他那目中无人的样子,良玉根本就镇不住他!我觉得南弦挺合适的,不如给南弦和良玉牵线,南弦有什么不好的?也就外貌稍逊色了一些,良玉一定是一时被男色迷惑了双眼。”

“尹晚晴。”尹默玄开口,声线毫无波澜,“你再这么胡言乱语下去,以后就不要叫本王堂兄了。”

“堂兄,你怎么能为了一个外人这样对待我?那凤云渺给你灌什么迷魂汤,你这么帮着他说话?”

珠帘后,女帝伸手揉了揉眉心,“晚晴啊,朕从你的话语中听出了诸多对南旭太子的不满,莫非他的品质很差?”

“差。”尹晚晴道,“没有风度,自视甚高,目中无人,气焰嚣张。”

“一派胡言。”尹默玄冷笑一声,“他只不过是对你没有好脸色,你就这样污蔑?你又不是良玉,他为何要对你好?风度为何要给你?眼中为何要有你?他对你冷漠何错之有?你也没什么大能耐,他看不起你也正常。”

尹晚晴脸色有些铁青。

“表哥说的是有些道理。”女帝道,“兴许他的温柔都是只给良玉,不给其他女子,晚晴你可不能因此就诸多贬低,若是他对你也极好,那不就是多情了?”

“我……”尹晚晴一时有些接不上话,斟酌片刻,只能道了一句,“我也不过就是一片好心,我还不都是为了良玉着想么?堂兄居然这样数落我。”

“你要真是为了良玉着想,就该尊重良玉的选择,不该对她的心仪之人指手画脚说三道四,人家对你不好,你就没一句好听的话,你的话,我是一句都不信。”

尹默玄数落完尹晚晴之后,冲着珠帘后的女帝道:“陛下若是觉得不好定夺,不如先见一见这位南旭太子。陛下亲眼见过之后,想必能看出他合不合适,与其听信旁人所说,倒不如亲眼所见。”

“当然要见,想娶我们鸾凤国的皇女,可不是那么简单的。”女帝思虑片刻,道,“其实南弦也很不错呢,应该也给南弦一个机会的,让他去与那南旭太子争一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