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莲花般的妙人/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着女帝提起南弦的名字,尹默玄笑了笑,“南弦?已经被打击过一回了,不过,他应该还不会因此而丧失斗志。”

“此话何解?”珠帘后传出女帝疑惑的声线,“被打击过一回?”

“陛下有所不知,就在昨日,王府中举办了宴会,南弦听说良玉看上了凤云渺,心有不甘,便去与凤云渺叫板,放出狠话,愿意为良玉上刀山下火海,结果……他们还真就比了上刀山下火海。”

女帝闻言,顿时来了兴趣,“竟有这样的事?看来朕的消息有些不太灵通,隔着厚厚的宫墙,听不见这样的趣事。这上刀山下火海是怎么个比法?”

“在椅子上挖缝隙,将刀背夹在缝隙中,刀锋向上,摆了五丈长,此为刀山;拿燃烧着的炭火铺在地面之上,铺五丈长,此为火海。凤云渺就是这么玩的,可惜当时我不在府中,无法目睹过程,下人们描述得倒是很生动,两人都走过了刀山,而当凤云渺拎着南弦到了火海前,南弦退缩了。”

“那他们最后可有踏过那火海?”

“南弦被凤云渺硬拽上去站了片刻,之后那火海就被良玉喊来下人拿水浇灭了,不让他们二人继续比下去,虽然这火海是没有走完,但胜负已分,是南弦输了,他还是缺少一些毅力。”

尹默玄顿了顿,又道,“以凤云渺的手段,南弦真的太嫩了些。”

“唔,这凤云渺不愧是大国储君,玩得还挺狠,如此看来,南弦胜算不高。”

女帝想了想,道,“鸾凤国的男子,与其他大国男子原本就不能比,毕竟在我们的国土上,男子处于较为弱势的一方,少有英勇之人,咱们就不跟大国男儿比胆量了,比比智力以及其他才能还是可以的。”

尹默玄闻言,心中暗笑。

比智力或是其他才能?

凤云渺此人的城府,他无法探测,他只知道……

这厮精通的东西太多了。

他根本就不惧怕有对手找上门,鸾凤国的男子,有勇有谋者甚少,对上他只怕是自取其辱。

“朕想好了,等这两日忙完了,抽个空在御花园中设宴,宴请这位南旭国的太子,看看他究竟是有几斤几两,看看他与良玉是否相配。你们二人就不必再为此事争执,朕自己会定夺的。”

珠帘外的二人闻言,齐齐应了一声是。

二人一前一后地离开了女帝的寝宫。

尹默玄走在前头,不想理会身后的尹晚晴,尹晚晴却是追了上去,道:“堂兄似乎对我有不满?”

尹默玄脚下的步子一顿,“难不成,本王还应该夸奖你用心良苦?”

“堂兄,你明明知道我与良玉的交情好,为何要说这样的话?像是我见不得她好一样。”尹晚晴冷哼了一声,“我是站在南弦这边的,我以为,南弦更适合良玉。”

“平日里怎么就没见你与南弦有交情,这个时候帮他说话,分明就是拿他做借口,来表达你对凤云渺的不满。”

尹默玄斜睨了一眼尹晚晴,“良玉不喜欢左拥右抱,你也别拿你那一套试图去说服她,你以为本王不知道你什么德行?你跟本王说实话,你昨日从王府带回去的那家伙,是不是成为了你的新宠?”

尹晚晴怔了一怔,随即笑道:“堂兄倒是挺了解我的。”

“袭击你的另有其人,你明明知道那史曜乾是被冤枉的,却非要说他有嫌疑,想要放在身边仔细观察,你这话也就糊弄糊弄旁人,糊弄不过本王和良玉。”

“我也没打算糊弄你们两啊,当时王府之内的人众多,我若是直接将他收房,免不了要被人说我色令智昏,自然要找一个漂亮的借口,他被人陷害,我也正好有理由把他带走,何乐而不为?”

“你以风流多情为荣,本王也不说你什么,这原本就是你自己的自由,但本王警告你,不要在良心面前胡说八道,试图将她变得跟你一个德性,你若是再这么胡搅蛮缠下去,以后真的就别叫我堂兄了。”

尹默玄说到这儿,冷然一笑,转身甩袖离开。

他身后,尹晚晴望着他的背影,大翻白眼。

女帝虽然没有同意这门婚事,但也并未说拒绝。

凤云渺还是有机会的。

凤云渺先前那样作弄她,她又在史曜乾那儿放出了话,要帮他报复凤云渺,那么唯一能让凤云渺吃亏的法子就是……阻止他和良玉的这门婚事。

这么一来,只能帮一帮南弦了,便宜了那小子。

“凤云渺啊凤云渺,你得罪我,我就要让你娶不到良玉,能气死你最好了。呵——”

……

摄政王府内,颜天真与凤云渺坐在树荫之下对弈。

“我这棋艺可是不如你的,你可别把我杀得太狠。”

“那我直接让你赢了可好?”

“这样就没什么意思了,你让我悔棋一两次,给我指导指导倒是可以。”

二人正说着话,颜天真的余光瞥见一道蔚蓝色的身影,如风一般走来。

颜天真立即将视线投注了过去。

来人可不正是尹默玄。

“大哥回来了。”颜天真搁下了手中的棋子,唇角噙着笑意,等着尹默玄的走近。

眼见着尹默玄走了过来,在石桌边坐下,神态并不轻松。

颜天真连忙问道:“看大哥这表情,一点都不欢喜,莫非是陛下不同意这门婚事?”

“陛下还未同意,但也没有直接拒绝。说是过两日得闲了要设宴御花园,考察考察你未来夫婿,这倒也不算坏事,今日让我不高兴的在于晚晴居然跳出来搅局,为兄和陛下谈事,她在一旁胡搅蛮缠,若是没有她,陛下没准能被我说服。”

“晚晴搅局……”颜天真唇角勾起一抹轻嘲的笑意,“她该不会是跟陛下说,云渺这里不好那里不好,与我不相配?”

“正是如此。你猜到了?”

“自然是猜到了,晚晴这么做不过是出于报复。”颜天真不咸不淡道,“有件事没跟大哥说,自从回国之后你就挺忙碌,我便觉得,有些小事就不必跟你说了,可现在我却不得不说,晚晴曾经背着我勾引云渺,意图一夜风流,之后……没能成功。”

“有这种事?”尹默玄的脸色当即一沉,“她与你是堂姐妹,这种挖墙脚的事她竟然干得出来?无耻。”

“大哥信我就好,总之她的话一句都不能信,希望大哥不会因为她的言辞而动摇了心思。若是连大哥都不支持我与云渺的婚事,那我岂不是头疼。”

“这一点你大可放心,为兄就不曾动摇过。至于晚晴……以后少跟她来往,从前我怎么就没发现她品质恶劣。”

“我原本也就没打算与她深交。”颜天真笑了笑,转头看向凤云渺,“过两日陛下要设宴,咱们都得进宫一趟,你这脚底板……”

“无妨。”凤云渺道,“我这儿多的是良药,敷上一层,鞋中再垫上一层棉絮,不影响我走路。”

说到这儿,他唇角轻扬,“到时候应该会见到南弦,我倒是很期待,他能不能走得动。”

“在忍痛这一点上,南弦比不上你,但这宴会关系着良玉的归宿,他也一定会强撑着出现的。”

凤云渺唇角的笑意依旧,“我期待他还能放出什么狠话来。”

尹默玄失笑。

南弦……怕是不敢在凤云渺面前随便放狠话了。

……

今日的日光明媚,又不热辣,正是出门逛街的好天气。

“梅子啊,这应该是你头一次来鸾凤国吧?看着这儿的风土人情,有何感想?”

颜天真与梅无枝走在帝都的街道上,双目扫视着帝都街道两侧的风景。

与北昱国一样的繁荣,不同的在于,贵女出行,身后跟着的不再是三两丫鬟,更多的时候是三两面首,当街搂着小腰捏着下巴也不足为奇。

就好比在其他大国的街道上,看到纨绔子弟调戏随行婢女,实在不值得惊讶。

梅无枝花了两天的时间,才适应了这儿的风俗,此刻听着颜天真的问话,如实道:“这个地方的民风,虽然奇特,但也在我的意料之中了,如今我也已经适应了。”

“这是一个为女子牟取福利的国度。”颜天真说着,有些似笑非笑地看了梅无枝一眼,“你平日里就像根木头似的,又不喜欢打扮,相貌有些偏男子的俊俏,这要是放在其他大国,不容易找夫婿啊,还好,在鸾凤国这里,只有男人怕没人要,女子可不怕,我给你找个俊俏面首可好?”

梅无枝唇角似乎抽搐了一下,“郡主说笑了,我不需要。”

“真是不开窍啊,也罢,等哪天你想要了,再来跟我说。”颜天真笑着道了一句,忽然间闻到空气中的甜香味,应该是——烤糖人的味道。

她喜爱甜食,当初在北昱国的时候,就对糖人格外热爱。

一个转头,就看见了不远处摆着的糖人摊子,她当即走了过去,买下两根。

将刚出炉的糖人拿在手上,凑到唇边咬了一口,轻摇了摇头,“糖人,果然还要数北昱国的最好吃。”

梅无枝闻言,试探般地问了一句,“郡主对北昱国还有所留恋?”

“只是想念街道上的零嘴而已,毕竟北昱国的特色美食,在其他国度可不是能随便吃到的。”颜天真回答的倒也随意。

“郡主只想念美食?可有想念的人?”

“那倒没有。”

梅无枝无言。

陛下,这个女子对你没有丝毫想念,你是不是会很失望呢。

二人正逛着,忽听身后响起一道男子的嗓音,悠柔动听——

“郡主,这鸾凤国街道上的糖人的确比不上北昱国,糖炒栗子的滋味还是很不错的,要不要尝尝呢?”

颜天真转过了头,看清身后人的那一瞬间,眼角跳了跳。

身后的这个家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史曜乾吗?!

依旧是骚包的浅粉色衣袍,却比从前的更加华贵了,衣摆处绣着流云图纹,袖口处以金丝银线勾勒复杂图腾,衣领子上两颗盘扣,用的竟是琉璃珠。

这身衣裳,说是价值千金一点都不为过。

他的手腕处,玫瑰金色的镯子露在衣袖之外,在日光的照耀下,泛着耀眼的色泽。

以及那束发用的头冠……上头镶嵌一颗明晃晃的白东珠,荔枝般大小。

这一身珠光宝气……生怕别人不知道他被富婆包养!

人靠衣装这句话,还真是一点都没错。

史曜乾的姿色原本就是上等,特意装扮一番,便显得更加耀眼。

珠光宝气,很多时候会彰显出一种俗气。

可对有些人来说,耀眼的装饰只会使得自身更加耀眼,不添俗气。

说白了还是看脸。

史曜乾显然就是那一类适合珠光宝气的人。

偏偏他打扮得这么贵气,那双月牙眸中依旧是一派清纯无辜之色。

“郡主,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莫非我脸上有东西?”

他手上正拿着两包糖炒栗子,眼见着颜天真打量自己好片刻,不由得疑惑。

颜天真回过神后,打趣了一句——

“你这小日子过得还真是不错啊,看来我那位堂姐并没有亏待你,说是要把你抓回府里去观察,其实就是让你去享福的。”

尹晚晴真的是财大气粗。

她在史曜乾身上花的钱必定不少,就单单这一身行头,少说都能估出个几万两。

她后院中养着面首三十三人,要是每个都给他们这么花钱,能不穷就怪了。

或许……只有史曜乾有那个让她花钱的本事,其他人未必能有这样的待遇。

“晚晴郡主带我不薄,但是……”史曜乾说到这儿,笑着递出了手中的纸包,“我虽然身在晚晴郡主的府上,这心中想着的,却还是良玉郡主你啊。”

“拉倒吧,你既然已经是晚晴的人,就安分守己地过吃香喝辣的日子,别再来跟我说什么不正经的话。”

颜天真并不去接他递来的东西,转过身便要离开。

“郡主且慢。”史曜乾伸手抓住颜天真的衣袖,“郡主可是在嫌弃我?郡主你莫非忘记了我说过的话,我心中既然有你,自然是不会随意跟其他人发生关系,我虽然在晚晴郡主那里得了不少好处,却没有让她碰我。”

颜天真闻言,顿时失笑,“晚晴那样的风流女纨绔,你不让她碰,她还愿意给你花钱?我怎么不知道她何时变得这么好脾气,难道她让你享受这样的待遇,就只是为了讨好你?”

史曜乾闻言,双目扫了一眼四周,确定这附近没有相识的人,这才稍微靠近了一分,朝着颜天真低声道,“我找了替身。”

颜天真挑眉,“替身?替你陪睡?”

“对呀。”史曜乾轻笑一声,“她府中养着三十三位公子,大多都是只为了追求钱财利益,但也有少部分人是真心,我就从这里面挑出一个,心甘情愿地做我的替身去服侍她,还得帮我挡住其他公子来找麻烦,并且,晚晴郡主给我的赏赐,他半点也分不走。”

颜天真:“……”

这个家伙,还真是挺会算计。

陪睡还找人替,那人还是心甘情愿不收钱,把晚晴郡主伺候好了,她一高兴放出一堆赏赐,全被史曜乾拿了去,一点分红都不给替身。

好算计。

好小气。

“郡主是不是觉得我很有头脑?”史曜乾眉飞色舞道,“我这么做,可会让郡主对我有一分欣赏?我这挣钱的方式可是一点都不辛苦,哦不对,还是有点辛苦的,得动脑子啊。”

“你以为这么做可以持续多久?你有自信一直隐瞒下去吗?”

“大哥给我的迷幻香,甚是好用,吸入肺腑之后,一旦药效发挥,无论是谁站在你的眼前,都会幻化成你所想的人,只要那替身不拆穿我的招数,我又何必担心晚晴郡主知道真相?”

“纸总会有包不住火的时候。”

“郡主这是在关心我吗?怕我出事。”

“好心提醒一句,莫要自作多情。”

“郡主放心,我要是没有脱身的把握,也就不敢这么做了。”史曜乾说到这儿,从衣袖中掏出一个小盒,递给了颜天真,“这是我送给郡主的礼物,郡主收下吧,不要拒绝。”

“若是金银珠宝,就免了吧。”颜天真并不伸手去接,“云渺应该不会乐意我接手其他男子的赠礼。”

“不是那些俗物,是实用的东西。”史曜乾连忙道,“装着一些防身秘药,每一味药上面都有注解,还有我方才说的迷幻香,这些东西将来总会派得上用场,郡主何必拒绝?就算告诉那太子也无妨啊,若是送珍宝的确显得暧昧,可这些东西,是我作为谢礼送出的,感谢郡主这一路上的照料。”

史曜乾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若是再拒绝就显得矫情了。

又不是什么暧昧的东西,收着也无妨。

再说了,她对他的确也有救命之恩,还让他搭了个顺风车,收他的东西也算合情合理。

“防身之用?也罢,那就多谢你了。”

颜天真说着,接过了盒子。

这样的一幕,落在了不远处茶楼上的两双眼睛里。

“这个史曜乾,就是郡主从摄政王府接回来的,据说是良玉郡主半路上捡的,今日他送良玉郡主东西,难不成是旧情难忘?”

“管他是不是旧情难忘呢,总之被我们给看见了,我们就不能放过这个跟郡主告状的机会。郡主的眼里揉不得沙子,作为她的人,怎么还能跟其他女子纠缠不清?哪怕这个女子是郡主的堂姐妹,也不合理。”

“是啊,以咱们郡主的性格,要是知道这件事情,必定要把这史曜乾抓去质问一番,让郡主觉得这家伙的心不是向着她的,如此一来,此人就必定倒霉。”

“有道理!那咱们就别坐在这了,趁着这个家伙还没回复,先去跟郡主说明此事,看他回头还怎么狡辩!”

……

史曜乾回到尹晚晴的府上,就被下人告知要他去一趟书房。

一路走向了书房,远远地就看见书房里好几道人影晃动,除了尹晚晴之外,还有其他两人。

踏过了门槛之后,他察觉到气氛有些不寻常。

尹晚晴坐在书案之后,脸色有些阴沉,望着他的目光有些凉意。

“听下人说,郡主喊我来书房?”

“史曜乾。”尹晚晴开口,语气不温不火,“你自己说说,本郡主待你如何?”

史曜乾道:“郡主为何忽然有此一问,郡主对我自然是极好的。”

他的面上没有异样,心中却已经有了思索。

作为尹晚晴的新宠,少不了要招人眼红。

尹晚晴对他的态度忽然有所转变,跟旁边站着的这两位公子一定脱不了干系。

出门前尹晚晴对他还是情意绵绵的,这会儿脸上就乌云密布,只怕是听了什么闲言碎语。

难不成……

今天在街上和颜天真的相遇,被这两个家伙看了去?回府之后就添油加醋地在尹晚晴面前说了一通。

接下来发生的事,果然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你竟然知道本郡主对你极好,为何还要和良玉纠缠!”

尹晚晴呵斥一声,“你之前是跟我怎么说的?你对她早就没有了好感,你现在是我尹晚晴的人,怎么还能跟她暧昧不清?你自己说!今日你在大街上都做了什么?”

“我在大街上……”史曜乾面色似有疑惑,“我做了什么?”

“你就别狡辩了!”身旁站着的公子道了一句,“我们亲眼看见你与良玉郡主拉拉扯扯,最后你还从袖子里掏出了个什么东西送给她,我说,你该不会是花咱们郡主的钱,去给良玉郡主送礼吧?”

“血口喷人。”史曜乾轻瞥了他一眼,“你说我与良玉郡主拉拉扯扯,那你可曾听见我跟她说了什么暧昧的话?”

“你在大街上,我们在茶楼上,哪能听得清?虽然不知你们说了什么,可你们的动作,我们的确是看在眼里,容不得你狡辩,你与良玉郡主有说有笑,还赠她礼物,你不觉得自己这么做,会让人嘲笑咱们郡主头顶一片绿……”

“必加之罪,何患无辞。”史曜乾冷笑了一声,“我从来不想与人为恶,你们却要如此针对我,单凭几个动作就污蔑我与良玉郡主。”

“那本郡主就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书案之后的尹晚晴出了声,“容许你为自己辩解一番,若是你的理由不能够说服我,可就别怪我严惩你!”

尹晚晴说话间,目光也变得锐利。

史曜乾心中思索着,这尹晚晴的性格,他算是了解得差不多了。

她并没有大智慧,可她十分多疑敏感,小心眼。

想要取得她的信任,还是要靠表演。

想到这儿,他毫不心虚地与她对视,理直气壮道:“郡主,我既然已经是你的人,那么就理应割舍与良玉郡主的一切关联,对不对?”

“当然!”

“那么——我将她曾经送我的东西归还,何错之有?”

史曜乾这话一出,身旁站着的两名男子拧起了眉头。

“在街上,你塞给良玉郡主的东西,难道不是你送她的礼物?”

“你别在这装,你们分明拉拉扯扯!”

“不明事实就在这胡编乱造,我看你们二人才是居心叵测!”史曜乾冷眼望向二人,“我哪里与良玉郡主拉拉扯扯?只是在街上看见了她,与她打了个招呼,她想要转身离开之时,我忽然想起有事要对她说,这才下意识拉了一下她的衣袖,让她停留,这就算拉拉扯扯?果然龌龊的人,看在眼前的情景,也会想象成龌龊的。”

“你——”

“良玉郡主回过身之后,我从衣袖中掏了个盒子给她,是她昔日送我的。我曾经落在土匪手中,被她救过,她送了我一堆良药,当时心中很是感动,对良玉郡主也有了几分好感,便一直留着她送的东西,直到遇上了晚晴郡主……”

说到这儿,他看向了尹晚晴,月牙眸中一片柔光流转,“晚晴郡主对我是真的好,我不想辜负郡主对我的信任,如今身在郡主府,我也不怕有个什么大病小病,郡主身边自然有好的大夫,我也不想再留着良玉郡主的东西,今日在大街上遇见她,全还给她了,郡主,我何错之有呢。”

话音落下,他垂下了头,似是表达一种无声的委屈。

尹晚晴心中一动,回想起他刚才的情真意切,心中的疑虑顿时打消了大半。

“你说的可是真话?”

“郡主若是不相信我,我还有一种自证清白的方式。”史曜乾说到这儿,微微俯身,“郡主保重。”

言罢,转身奔出了大堂。

“乾儿!你干什么去!”

尹晚晴微微一惊,心中觉得有了一种不妙的预感。

史曜乾刚才的话语中,似乎有一丝决绝。

想到这儿,她立即追了出去。

奔出了书房的门槛,抬眼望向前方,所看见的一幕,却让她有些胆战心惊——

目光所及之处,一道浅粉色的人影奔到了荷花池畔,纵身跃下!

眼见那道人影扎进了水里,尹晚晴才来得及发出一声——

“不要!”

可等她话说出来,史曜乾早就已经投了湖了。

“来人!来人!去给本郡主救人!谁先把他救上来,有赏!”

尹晚晴一声令下,懂水性的下人们纷纷跃进池里去捞人。

将史曜乾打捞上岸的那一刻,他的脸色有些发白,咳了好几口水出来。

尹晚晴连忙俯下身,将他的身躯抱在怀中,“我都已经相信你了,你还跳什么湖!看你平时柔弱乖巧的样子,想不到这么烈性!被人冤枉,你好好辩解一番就是了,谁让你去寻死的?”

“郡主,可是相信我了……”史曜乾开口,声线有气无力。

“相信你的,相信你了。”望着怀中人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尹晚晴一阵心疼,“以后可别做这样的事了,吓得我一身冷汗!”

“只是想跟郡主表示诚意,哪怕是鬼门关走一遭,我也认了……”

“只怪本郡主还太年轻,是人是狗看不清!听信小人谗言责骂于你,险些就害了你,你放心,那两个狗东西,我这就让人割了他们的舌头!”

“郡主,别这样。”史曜乾又呛了一口水,“他们的所作所为,也是为了你着想……”

“狗屁的为了我着想,分明就是眼红你的待遇,你才进府多久,他们就这样针对你?要是不严厉惩治一番,以后谁都想来欺负你,就拿他们俩来杀鸡儆猴,你不必多说了。”

“郡主,得饶人处且饶人。”

“你怎么还这么心慈手软!他们险些就害了你!”尹晚晴没好气的道了一句,“一点心机都没有,你该如何生存?动不动就寻死可不行,你给我听着,以后该狠的时候就得狠,有些狗东西决不能轻饶,来人!”

尹晚晴转过头,朝着身后的人呵斥一声,“把书房里那两个乱嚼舌根的狗东西,割了舌头,轰出府去!”

一刻钟之后——

两个满脸是血的人,被扔出了郡主府。

一道浅粉色的身影缓缓走出府邸,手中拿着两袋银钱。

身后不远处,众人议论着——

“史公子也太好心了吧?那两位公子那样对待他,被郡主严惩了,他居然还要给他们俩准备盘缠?”

“真是仁义,见多了阴险卑劣的嘴脸,史公子这样的性格,还真讨人喜欢啊。”

“可不就是嘛。”

“唉,你们这就没一个聪明人,没意思。”史曜乾轻叹了一声,走到了狼狈不堪的两人身前,蹲下了身。

“想要算计我,就要做好了被我反击的准备。你们这两个可怜的东西,没点脑子还想来算计老子,你们玩的这一套告状,真是玩得太拙劣了。”

被割去了舌头的两人瞪着他,张了张口,却发不出声音。

“想骂我是吧?呵呵,省点力气吧,这些银两你们拿去,该吃吃该喝喝,好好享受人生中最后的两天时光,哦,我忘了告诉你们,给你们用刑的人已经被我买通,割你们舌头的那把刀上淬了毒,你们活不过两天了。”

地上伏着的两人闻言,惊恐地瞪大了。

而后——

齐齐跪趴在史曜乾面前,连连磕头。

“求饶?晚了。我已经把心里话都告诉了你们,又怎么能让你们活着?你们虽然口不能言,但手还能写,很抱歉,我只能送你们两个见阎王。”

“在你们死之前,我再最后跟你们吐露点心里话。”

“你们郡主脑子也不太好用,我想,我应该很快就能掌控整个郡主府了。”

“跟你们玩真的没有意思,我要不要去跟宫里的人玩一玩?或许他们的段数会更高一些,你们说,我有没有可能勾引到女帝呢?呵呵。”

“开玩笑的呢,我还是喜欢良玉,可惜,她眼中没有我。”

“滚罢,可怜虫。”

……

两日的时间一晃而过。

晚晴郡主为了新宠严惩两位公子的事儿,很快便在街头巷尾流传,一时之间成为茶楼饭馆的热谈。

茶楼说书的人们,都拿此事说得起劲。

“话说这帝都城内,出了一位莲花般的妙人,妙在何处呢?容貌绝世,性格温驯,内心洁白无尘,唯有这名字滑稽一些,姓史,名曜乾……”

“听过听过,不就是晚晴郡主家那位?远远地看了一面,那小脸水嫩的……”

“喜着粉衣,这颜色穿在他的身上,一点都不违和!”

“我家有亲戚在郡主府上做事,提起这位公子,哎哟喂,夸的那叫一个多,宅心仁厚,面对陷害他的人,还能以德报怨,敌人落魄至极,他却也没有落井下石,反而送了两袋银钱呢,要是换成我,就上去赏两脚。”

“他们府里的人送了他一个外号,白莲公子,寓意——如同白莲花一般无害。”

“真是难得啊……”

……

这件趣事,自然没能逃过颜天真的耳朵。

正值上午,颜天真与凤云渺在吃早点,就听着送早点的婢女将这件趣事说给她听。

“奴婢今早去买菜偶然听到的消息,他们口中的那位公子,说的就是郡主之前半路上捡的那一位,之后到了晚晴郡主那里服侍,现在可真是太得宠了。”

“白莲公子……”凤云渺目光之中浮现一丝嫌恶,“真是一个恶俗的外号,很是没品。”

“莲花般的妙人?”颜天真抽了抽唇角,“之前我在北昱国的时候,也常常听人这么夸我,拿红莲比喻我。”

“美若红莲,你担得起这个夸奖。”凤云渺喝了一口粥,道,“拿白莲比喻史曜乾,呵——”

最后这一声冷笑所要表达的意思十分明显。

不屑。

白莲……

说是黑莲,还勉勉强强说得过去。

“不提他了,明日就要进宫赴宴去了,你这脚上的伤……走路可还会痛?”

“还好,你不用总是担心我的脚伤。”

二人正说着话,忽听下人上前来通报——

“郡主,太子殿下,史公子来了,说是替晚晴郡主带些东西来给王爷,王爷不在府上,那郡主便代替王爷收吧。”

“嗯。”颜天真淡淡地应了一声,“将客人请进来吧。”

下人退了出去,不多时,就把史曜乾领了过来。

“见过郡主,太子殿下。”

史曜乾颇为优雅地朝着二人见礼。

“不必多礼了,坐罢。”颜天真指了指对面的空位,眼见着史曜乾落座了,笑道,“恭喜啊,白莲公子,你这名声可是越混越好了。”

“郡主说笑了,不过是旁人乱起的外号罢了。”史曜乾不甚在意地笑了笑,随即道,“说来我与郡主还挺有缘分,你我都曾被夸作莲花一般的妙人,不同的在于——你是红莲,我是白莲。”

“现在的人们还真是有趣。”凤云渺开口,慢条斯理,“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比作莲花。”

“太子殿下……你怎么能这么说?”史曜乾的神色有些愕然,“你为何要如此讽刺郡主?”

颜天真:“……”

这句话说出来,就很作了。

“你的自信,让本宫感到震惊。”凤云渺语气毫无波澜,“原来你觉得自己比郡主更配被人喻作莲花,原来郡主在你眼中成了阿猫阿狗。”

“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是我理解失误。”史曜乾连忙改口,垂下了头,一副认错姿态,“郡主自然是配得上这样的夸奖。原来太子殿下是将我讽刺为阿猫阿狗。”

凤云渺道:“你能听得明白就好,就不用本宫再解释了。”

史曜乾依旧垂着头,袖子下的拳头却握紧了。

凤云渺。

别得意。

下人很快就上了茶,史曜乾端起了面前的茶盏,茶采入口,就蓦然察觉脚背一疼!

一股气压从脚背传来,蔓延到上身,直奔头顶。

这是——内功。

他原本可以抵挡,可他若是反击,岂不就露馅?

于是,他只能任由那股真气逼到脑门上,含在口中的茶,忍不住一口喷了出去!

正是朝着对面的颜天真喷的。

凤云渺眼明手快,一手揽过颜天真的腰肢,让她一个侧身,避开了迎面喷来的茶水。

“放肆。”凤云渺冲史曜乾冷声道了一句,“敢对着郡主喷茶,没有素养,以下犯上,来人,给本宫拿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