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记忆中的痛/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再说颜天真,猝不及防地掉入深坑,坠落的瞬间便反应了过来,连忙看向下方——

所幸,铺着一层稻草而已。

在山林之中,猎人用来捕获大型猎物的深坑里,常常埋有尖刺或者捕猎钳,要是给碰上这两样东西,那才是真的倒霉。

她能反应过来加伤害减到最小,南绣却反应不过来。

幸好,两人都落在稻草之上,身躯轻轻震了震,并没有受伤。

不过——

颜天真察觉到腰部下方,似乎有什么东西扎着自己。

有那么一点儿刺痛感。

“什么玩意儿。”颜天真起身之后,望着摔倒在一旁的南绣,“你还好吗?”

南绣道:“还好,幸好这下面是一层稻草。”

“郡主,你们没事吧?”头顶上空响起了肖梦的声音。

肖梦与梅无枝已经走到了深坑边缘,梅无枝二话不说,就解下了自己身上的腰带,蹲下身子,将腰带的一边扔进坑内,另一头牢牢抓在手中。

约莫四五尺长的腰带正好垂落到二人的头顶上,只需一个伸手,就可以借着腰带出坑。

“等会儿,我刚才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扎到了我的腰。”

颜天真好奇那稻草下有什么,便蹲下身将那一层稻草扒拉了开。

这一扒开,便看见了一朵隐藏在稻草里的花。

那是一株开得妖艳的紫色花朵,不过婴儿拳头般大小,八片花瓣仿佛月牙的形状,花朵中央的花蕊呈紫黑色,那花蕊看上去似乎有点儿尖。

刚才应该就是这朵花把她扎到的。

“这朵紫花长得可真好看啊。”耳旁响起了南绣的感慨声,下一刻,颜天真便看见她将手伸向了那朵紫花。

可不等南绣的手碰到紫花的花瓣,颜天真便伸手扣住南绣的手腕,“先别碰。这朵花虽然好看,但在野外,越是好看的奇花异卉可能越危险,就好比罂粟,看上去美丽却有毒。”

南绣怔了怔,“你刚才说你被这朵花刺到了,可你现在也没事啊。”

“有些东西的毒性不是马上发作的,先上去再说,正好我带的护卫里面有一人精通毒术,问问她。”

颜天真说着,从衣袖中掏出了手帕,将那朵紫花包在了手帕中,这才抬起头,抓住梅无枝放下来的腰带。

梅无枝见此,使劲将她往上一拉。

同一时刻,颜天真纵身跃起,借着梅无枝的力,一下子便攀到了深坑边缘,再轻轻一跳,便上了地面。

两人配合默契,上来也就只是一眨眼的事。

梅无枝又将腰带放进坑里,准备拉南绣上来。

“小梦,我刚才在坑里被一朵紫花扎到了,也不知这花有没有毒性,你看看。”

颜天真说着,将包着紫花的手帕递给了她。

肖梦看了一眼,道:“郡主,此花我还真的从来没有见过。”

这世间不为人知的奇花异卉有成千上百种,许多稀少的花卉还不曾记载在书籍中,就比如眼前这朵陌生的花。

“属下无法判断这花有没有毒,就让我来看看郡主是否中毒。”

肖梦说到这儿,便伸手替颜天真把脉。

“脉象十分正常。”肖梦想了想,道,“郡主是什么地方被花刺到了?”

“腰部。”

“那就让我再看看郡主被花扎到的部位。”肖梦说到这儿,瞥了一眼四周,“查看腰部需要宽衣解带,此地偶尔会有人经过,要是被人看到可就不好了,郡主,咱们得先找个没人的地方。”

两人说话之间,梅无枝已经把南绣从坑里拉了上来。

“南绣对这附近应该挺熟悉的。”颜天真说着,转头朝着刚上来的南绣问道,“这附近有没有落脚点?小梦要帮我查看被花刺伤的部位,需要宽衣解带。”

“有。”南绣道,“姻缘树边上不远处,就有座小寺庙。”

“那咱们就过去。”

一行四人迅速前往姻缘树。

“按理说,若是花有毒,迟早要发作,只不过是发作快慢的问题。可这么好片刻时间过去了,郡主也没有出现半点异常,或许问题不大,最怕见血封喉发作迅速的毒性,那才是让人伤脑筋。”

颜天真将肖梦的话听在耳中,道了句,“有理。”

步行片刻,便见前头出现了一株参天大树,大树上挂满了飞扬的彩带,而那些彩带之上几乎都绑着纸条。

那棵树,就是姻缘树了。

姻缘树后果然有一座小寺庙,此刻无人。

四人走进了寺庙之中。

颜天真坐了下来,宽衣解带,由着肖梦帮她查看腰部的伤势。

果然——

腰部的右侧方,出现了一块肿胀的紫色。

“郡主,这朵花果然有毒,可你的脉象又没有异常,说明发作缓慢,应该不是什么难题。”

肖梦说到这儿,从衣袖中取出一个针包,“针灸逼毒,立即见效,郡主你坐好了,不要乱动。”

颜天真闻言,便挺直了身子坐好,由着肖梦在她的腰部扎下了八根三寸长的银针。

不过片刻的时间,银针的针头处就有些发黑,而颜天真腰部的那一块紫色,颜色也在逐渐变浅。

“银针已经把毒导出来了,就快解毒了,郡主再等等。”

眼见着颜天真腰部的肌肤恢复了白皙,肖梦这才将八根银针拔除。

“针头涂抹清热祛毒药物,这一般毒性解起来就容易了。”肖梦笑道,“郡主可以穿衣裳了。”

颜天真将衣服穿了回去,瞥了一眼搁在一旁的紫花,“终究不是什么好东西,毁了最好。”

梅无枝闻言,当即上前一步,厚厚的鞋底踩在那紫花之上,碾了碾。

算是踩了个稀巴烂。

“没事就好。”南绣道了一句,转头望向肖梦,“解毒之后还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要不要立即回去,吃个药调理调理?”

“郡主放心吧,毒素已经解除就没有大碍,不需要特别注意什么。”

“小梦啊,你这银针上用的是什么药,为何我觉得有点困?”颜天真说着,打了个哈欠。

肖梦道:“郡主,针尖上用的药,的确是有点儿安神作用,郡主会犯困也是正常的,不如咱们就回府去吧,改日再出来玩?”

颜天真打了个哈欠,“大老远地来这里,都还没逛几下子就碰上这等破事,若是现在回府,还真是白出来了一趟。”

“那郡主想要如何?”

“我打会儿瞌睡就好,小梦留下看护我们,梅子你去打点野味回来,咱们就在这梅花坞内烧烤,也算是没有白来一趟。”

“良玉,我看你还是回去睡好了。”南绣道,“咱们改天再出来玩。”

“无妨,我打个瞌睡就好。”颜天真说着,便要直接往地上倒。

“别躺,地板不干净。”南绣托住她要倒下的身子,“我坐着,你枕着我的腿睡便好。”

“这多不好?你的腿怕是会麻。”颜天真道,“我知道这地方不干净,反正也就咱们这几个人,我又不怕毁形象。”

“你不就眯一会儿吗?我还不至于腿麻,这寺庙太久没人清理,都是尘,回头弄得一头发都是,岂不是滑稽?”

南绣说着,朝颜天真挪了挪,让她躺下来便可以正好枕在自己的腿上。

“也罢,那我眯一会儿。”颜天真闭上了眼,“梅子打猎回来后,就把我叫醒。”

由于安神药的作用,颜天真很快便睡下了。

梅无枝去打猎,肖梦则是坐在了寺庙门槛处,背靠着寺庙的门框。

坐在门槛处视野开阔,要是有企图不良的人靠近,她也能尽早发现,迅速解决。

左眼的余光能瞥见寺庙里的二人,右眼的余光则是观测寺庙外的动静。

南绣背靠在寺庙墙上,望着腿上睡着的颜天真,抬手,轻柔地帮她整理额前那有些凌乱的发丝。

思绪似乎飞回到初见的那一天——

她领着丫鬟走在大街上,忽然听到耳畔响起一道嚣张的女子声音,“我是郡主,你竟敢骂我是野丫头?”

她听着这声音,转头一看,是一名红衣少女与饭馆老板争吵。

那少女……可真美。

犹如初绽红莲,不带一丝脂粉气,却又那么明艳动人。

看起来还没成年的模样,再过几年必定能出落成倾国倾城的美人。

说自己是皇女?

这个可能性倒是挺大,皇家多出俊男靓女。

“你是郡主,我还是王爷呢!从没见过郡主还吃霸王餐的,你说你这个小姑娘,长得这么漂亮,说话怎么就不怕闪了舌头,你敢冒充郡主,信不信我带你见官!”

红衣少女听着饭馆老板的话,冷笑,“那你带我去见官试试看。”

望着那傲慢的少女,她心中忽然生出了一个想法。

想要与那少女结识,因为她看起来真不像个说谎的。

可是……皇家有哪位郡主是她没见过的呢?对这个少女实在是没有印象。

她感到好奇。

于是,她走上前去帮那少女解围。

一锭金子,成功封住了老板的口。

“你是谁,为何帮我?”红衣少女望着她道,“你应该让这老板带我去见官,让他们都给我磕头。”

“磕头有什么好玩的,你小小年纪,脾气还真不小。”她笑道,“你说你是郡主,哪位郡主?皇家的郡主我几乎都见过,怎么对你就没有印象呢。”

“我是……”红衣少女说着,犹豫了起来,“大哥平时就不让我出门,应该也不会希望我把身份说出去,罢了,不跟你说了,多谢你刚才帮我解围。”

红衣少女说完之后,便转身走开。

她追了上去,“你究竟是不是郡主?你可知冒充郡主是怎么样的罪名?是郡主又有什么不能说的?要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你可以告诉我。”

“我跟你又不熟,凭什么信你。”

“我是南绣郡主,你可以信我,我只是好奇,有哪位郡主是我没见过的。”

“原来你也是郡主?那好吧,我告诉你,你可别往外说,别跟任何人说你见过我。”

“好,我答应你。”

“我叫良玉,纯良的良,美玉的玉,摄政王的亲妹妹。”

“……原来如此,我可算是想起来了,摄政王殿下的确有一位养在深闺中的妹妹,原来你就是良玉郡主。”

难怪她从来没有见过。

摄政王,那个仪表堂堂指点江山的男子,在她心里已经扎根了好几年。

眼前的红衣少女率真可爱,又是她心仪之人的妹妹,这么一来,她自然对尹良玉又多了几分好感。

尹良玉一直被关在王府中,有些不通晓人情世故,这外面的世界对她来说是陌生的,也是能激发她兴趣的。

但同时,也不太安全。

“良玉,你出门在外身边也不带个人,就以你番容貌,小心被人拐骗了去。”

“我看起来像是那么好骗的吗?夫子早就告诫过我,出门在外不要轻易相信人。”

“就算你不好骗,你独身一人也不安全,以摄政王殿下的地位,想打你主意的人实在很多,你不得不提防,这样吧,我送你回摄政王府如何?”

“我才不要回去!好不容易溜出来,你让我回去?我被关在王府里十六年!就像坐牢一样。真不明白,一个算命的话他们怎么就当真了。”

“你不该责怪你的家人,他们也都是为了你好,没人比他们更值得信赖。”

“这倒是。”红衣少女嘀咕了一声,转头看她,“南绣,你既然也是郡主,那么是不是值得我信任一回?这样吧,你带我去玩一圈,天黑了再送我回王府可好?”

望着那少女目光中的期盼,她便应了下来。

“好。”

“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啊?”

“有啊,梅花坞今天有个庙会,这三天是帝都的梅花节,庙会一连举办三天,热闹得很,好吃的好玩的都有。”

“听起来有点意思,带我去带我去!”

望着良玉急切的样子,她觉得很是好笑。

这个良玉……还是没有防人之心啊。

要是随随便便一个人扯谎说自己是郡主或者王爷,良玉是不是也就信了?

“良玉,幸好你碰上的是我,以后可不能随便相信人,身为尹家的人,总会有一本族谱,我建议你牢记族谱上每一个人的相貌,这样以后若是遇到了骗子,也懂得分辨。”

“有道理……等会儿!郡主不是都应该姓尹?为什么你姓南?”

“我是个例外,因为我父亲是异姓王,帝都之内为数不多的勇士,有军功在身,不是正统尹氏血脉,你随便拉个人问问就知道了。”

“好吧,我还是相信你了。”

与良玉玩乐了一整天下来,她轻易就取得了良玉的信任。

她也觉得心情愉悦,毕竟身边的人大多数都有城府,难得碰上一个直爽率真的少女。

良玉有着一种不染凡间烟火气的灵动,让人忍不住想靠近她。

她身上唯一让人不太喜欢的,大概就是她的傲慢。

由骨到皮散发出的傲气,言行之间都带着与生俱来的优越感。

或许也正是因为她的傲,才导致了后来她们的决裂。

心高气傲的人,从来都只认为自己是对的,别人是错的。

“南绣,你不是我尹家的姐妹,可你对我还不错,从今往后,我也拿你当姐妹,你得带我常常出来玩,否则我就会像只无头苍蝇似的乱撞。”

“这个当然不成问题。”

之后二人的交谈之间,她多次提及摄政王尹默玄。

既然与他的妹妹成了好友,她自然更希望多了解一些关于他的事情。

“阿绣,你老提起我大哥,你是不是喜欢他?”

“嗯。”她大大方方地承认,“可是殿下从来不注意到我。”

“阿绣,我老实告诉你吧,大哥喜欢的是咱们女帝陛下。”

“关于这个传言,我也听过了,现在从你嘴里说出来,应该是真的了,我果然没什么希望。”

“别难过,陛下不喜欢大哥,据说陛下的心上人都死了好几年了,她还念念不忘,既然陛下对大哥没那个意思,大哥也是一厢情愿,你还是有点儿希望的,我回头帮你多说说好话。”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了,只要你常常带我出来玩,你的事情我自然也会帮忙,咱们彼此之间可不能小气,不过……想要跟我大哥成一对,就再也不能寻欢作乐养面首,毕竟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想做我嫂子,就必须一心一意对待我哥,你要是做不到就别跟我说了。”

“我做得到!我从不养面首,我心里只有你大哥一人,其他人我是碰也不会碰的。”

“此话当真?”

“真的,你相信我。”

一切看上去似乎都那么美好。

直到那一天。

她一觉醒来身处花园之中,身上有些难以启齿的部位感到灼痒与疼痛,不知怎么的,莫名其妙地身上就出现了一些类似花柳病的症状。

这让她大为震惊。

只有私生活糜烂之人才易得此病。帝都之内风流贵女不少,大多后院面首无数,也没听过谁得了花柳,只因为贵族人家挑选面首,都十分严格,确保身躯干净没有隐疾。这么一来自然不会有病。

她洁身自好,怎么可能会得这种病?

百思不得其解,她命人请来大夫。

大夫诊断,的确是花柳。

犹如晴天霹雳般,她一时脑子里有些空白,回过神后,自然要对大夫进行封口。

“这些钱,足够你保守秘密了吧?若是今日之事你敢说出去……”

“不敢不敢,小人一定守口如瓶,郡主放心。”

万万没有想到,她与大夫的对话会被良玉听了去。

那一日,良玉又从王府里溜了出来,直奔她的府上。

良玉来过府上几回,她便对下人都吩咐,但凡是良玉郡主过来,无需通报,直接放行。

正是因为良玉的进出都畅通无阻,她才没有察觉到良玉靠近了房门。

良玉的出现让她心底一沉,良玉目光之中的嫌恶,如同冰锥刺骨一般,让她感到呼吸困难。

她将大夫遣退,走到良玉面前急于解释。

“良玉,你听我说,我也不知道……”

“别碰我!”良玉避开了她的触碰,冷喝一声,“好你个南绣,把我当成傻子一样骗!你曾经是跟我怎么说的?你说你愿意等我大哥接受你,你说你愿意为了他洁身自好,结果就是你得了这么恶心的病?”

“良玉,相识一年多,你还不了解我的为人吗?我真的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染上这种病。”

“笑话!自己得病的原因自己还不知道?你编瞎话也不知道编得好一点,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儿?”

“良玉,你相信我,我没有骗你,你给我点时间,让我把这事查清楚……”

“不必了!我不想再给你时间,让你编一些鬼话来忽悠我!南绣,你可真的是好心机,今日要不是我过来,或许这件事情就被你一直隐瞒下去了,我还傻傻地帮着你去大哥面前说好话,我都不知道自己险些就害了他。”

“良玉,你怎么就不相信我!”

“你得了如此龌龊的病,让我如何信你?你总说你洁身自好,再看看你现在的病,这岂不是自相矛盾?我总算是明白你为何一直对我这么好,你跟那些想打我大哥主意的女子没有两样,亏我还以为你是真心,想不到你才是最恶心的那一个。”

良玉的话语,字字句句都带着刺,让她气恼之余,也湿了眼眶。

“尹良玉,你怎么能这样说我?你究竟有没有把我当姐妹?”

“你还有脸跟我姐妹相称?我尹良玉此生不结交下贱之人,南绣,即日起我跟你一刀两断,你再也不要来找我。还有——不要再去骚扰我大哥,你没有资格,你连喊他的名字都不配,我现在就去大哥面前认错,怪我识人不清。”

“良玉!不要告诉他,我求你,千万不要告诉他!”绝望的情绪几乎要把她逼疯,她朝着良玉跪了下来,伸手抓着她的衣袖,“良玉,我从来没有求过你,我只求你这一次,你千万不要告诉他,你告诉他我就没脸见他了,求你了良玉……”

“就是要让你没脸见他!让你死了这条心!”良玉冷笑着甩开了她的手,“南绣你给我听着,我再也不想看见你,你若是还敢在我们兄妹二人眼前晃悠,可别怪我把你的丑事宣扬出去。”

“我从来没想过要高攀你们!我跟你说的话句句真心,你怎么就不信!这一年多来我对你哪里不好了吗?现在只因为这么一件事,你就要跟我恩断义绝,你以为这世上坦诚的人有多少?你以为现在围在你身边的那些人都是真心吗?”

“南绣,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你也只不过是我的玩伴之一,之前觉得你是老实人,才高看你一些,可如今我发现你的本质太虚伪了。多谢你教会了我一个道理,那就是再也不要轻信他人。”

良玉说完,便头也不回地离开。

眼见着良玉的身影远离视线,她忽然感到前所未有的绝望。

虚伪。

下贱。

到头来在尹良玉心中也就只留下了这么几个印象。

这一身莫名其妙的花柳病到底从何而来?

上天居然开了一个这么大的玩笑。

浑浑噩噩之际,抬头看到了屋顶上的房梁。

不如死了吧。

尹家兄妹,一个是她最好的姐妹,一个是她最喜欢的男子。

从今以后,这两个人都会厌恶她,远离她,或者将她的事宣扬出去,让她身败名裂。

花柳病,太屈辱了。

她解下腰间的衣带,抛上房梁。

搬来椅子站了上去,将头缓缓靠近了腰带,套上。

脚下一个使劲,将椅子蹬倒。

脖颈处传来前所未有的紧迫感,让她呼吸困难。

就这么去了也好,说不定良玉得知了以后心软,就不把她的事说出去了,还能落个干净的名声。

“好死不如赖活着,这么想不开做甚!”耳畔响起男子冷酷的声线。

下一刻,她察觉到肩膀被一只手扣住,那只手将她直接提了起来,让她的脖颈脱离了束缚。

落地之时,她有些站立不稳。

那只手的主人放开了她,任由她跌坐在地上。

她抬头。

是她的大哥南弦。

正好是月底,这几天正是他性情大变的时候,是他冷酷阴暗的一面显露出来的时候。

她道:“我得了花柳,良玉跟我绝交了,还要去告诉她哥哥。”

“为了别人去寻短见,真是笑话!花柳病是绝症吗?又不是必死,你这内心实在是脆弱,没出息!欺负你的人,你就该反击,看不起你的人,你就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厉害!死有什么用?只能证明你懦弱无能!”

“良玉是我的姐妹,她哥哥是我的心上人,他们看不起我,我能有什么办法?”

“那就让他们去死。”

“我不想听你说话,你走。我不会像你一样恶毒。”

“哥哥是为了你好,听哥哥的,报复他们。”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至少也该让那个尹良玉尝尝厉害,这种狗屁姐妹还要来做甚?她把你逼到这样的地步,你就真的一点都不恨吗?听为兄的,去打击报复,你这心中必定会觉得畅快,你若不信就试试。”

“……”

思绪回笼。

再次回想起那段痛苦不堪的记忆,心里还是觉得如针刺一般疼。

良玉,你带给我的不仅是失望,还有绝望。

如果当初你愿意选择相信我……

呵。

怎么可能。

你那么骄傲自满的一个人,从来都只觉得自己是对的。

良玉,我依旧不忍心要你的命。

但是——

我要让你知道。

什么叫痛。

南绣望着枕在自己腿上睡觉的女子,柔弱无骨的手,轻抚过她的发丝。

忽听前方有脚步声响起,她抬头一看,是梅无枝回来了,手中抓着几头山鸡。

肖梦道:“郡主说了,等梅子打猎回来之后就把她叫醒。”

“良玉,醒醒。”

颜天真迷迷糊糊之际,察觉到有人轻拍着自己的肩膀,便睁开了双眼。

一睁眼,正对上南绣的笑容。

“良玉,你现在还觉得困吗?”

颜天真坐起了身,伸了个懒腰,“睡了一会儿,比刚才好多了。”

说到这儿,转头望着梅无枝手上的几只山鸡,笑道:“收获不错,那咱们就来生火烧烤罢。”

颜天真说着,便开始分配任务。

“南绣,你看起来像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就去和小梦捡柴火吧,梅子,咱们两来杀鸡。”

“郡主会杀鸡?”

“杀个鸡多简单的事啊。”

“良玉,在异国他乡的这几个月,你似乎学了不少东西?”

“嗯,你可以这么认为。”

众人各自忙活,不多时就生好了火堆,而颜天真和梅无枝已经把山鸡处理完毕。

颜天真找来了几根粗树枝将山鸡串起,拿了一根放于火上烧烤,时不时翻转。

“你们也学着我这样,烤一烤就翻转一下,否则就会烧焦的。咱们下次出来玩的时候记得带上调味料,配上烧鸡,味道会更好。”

“郡主懂得可真多啊。”一旁的肖梦感慨道,“我还以为群主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呢。”

“看你们说的,好像烧鸡是多难的事。”

在野外生存,找食物是必备技能之一。

曾经在没有条件的情况下,她抓到了鱼,去了鳞片后就直接生吃了。

味道那叫一个酸爽。

如今过习惯了养尊处优的生活,再叫她去生吃那些东西,估计也会有些不容易了。

很快,烤肉的香味便散发在了空气之中。

颜天真看了一眼其他三人手上的烤鸡,笑道,“都差不多了,可以开吃。”

此话一出,众人便将烤鸡从火上拿开。

“好烫。”

“好吃。”

“好香。”

听着其余几人的赞叹,颜天真笑道:“有意思吧,很多时候自己动手做的东西,比酒楼里点的山珍海味好吃多了,别有一番趣味呀。你们别那么着急,让鸡凉一会儿。”

众人吃着烧鸡,时不时聊两句,一眨眼半个时辰就过去了。

“良玉,你都吃到嘴角边了。”南绣笑着掏出了手帕,替颜天真擦拭着嘴角。

颜天真望着她的动作。

在睡梦中的时候,她似乎也能察觉到有一只手在轻柔地梳理着自己的发丝。

南绣做起这些动作的时候,似乎都十分自然,完全是出于习惯。

依稀能猜到她从前跟良玉的相处方式。

南绣对待良玉,有一种无声的温柔。

颜天真这会儿有些不大能理解良玉的想法了。

有这样一个朋友,为何当初不好好珍惜,还要在她得病之时远离呢?

就算是传染病,也不该与人绝交吧?顶多避免肢体接触也就是了,何必断绝来往。

“好了,时辰也不早了,咱们回去吧。”颜天真率先站起了身,走向了庙外。

其余人自然都跟了上去。

坐在回去的马车之上,南绣掀开了马车窗帘,道:“良玉,我家就在前边不远处,我就直接下车了。”

颜天真点了点头,“好。”

将南绣送回了家之后,马车便行驶向摄政王府。

“郡主,咱们在前边的药铺停一停吧,太子殿下说了晚些要泡药浴,还差两味药材王府里已经没有了,咱们就到前面的药店去补一补货。”

颜天真应了一声好。

马车在药铺外停了下来,颜天真等人下了马车,走进了药铺。

这间陈氏药铺,是帝都之内最大的药商之一,药铺占地也十分宽敞,白日里都很热闹,这个时辰临近傍晚,这药铺里总算是不那么拥挤。

“掌柜的,这两味药给我直接包两大盒。”肖梦走到了柜台前,直接朝着掌柜的递出药单子。

“好勒,姑娘请稍等片刻。”

掌柜的转身就去抓药。

“姑娘,这味药材不够了,我吩咐伙计去库房再找找,你们再稍后片刻。”

“好,那你快点。”

“这边上有椅子,几位姑娘坐着等吧。”

颜天真等人闻言,便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等候。

这家药铺倒是贴心,等候途中伙计还上了茶。

颜天真伸手便去提桌子中央的茶壶。

而就在这个时刻,一道浅粉色的身影迈入药铺之内。

“这位公子,需要些什么?”

才踏进药铺的史曜乾听着伙计的问话,才想要回答,不经意间的一个抬头,就看见了颜天真的身影。

史曜乾挑了挑眉头。

跟她还真是挺有缘的呢,在这都能碰上。

颜天真才给自己倒上一杯茶,将茶壶放回原位。

而她这样的动作,使得宽大柔软的衣袖稍稍滑落,露出了一截白皙的手腕。

那莹白如玉的肌肤之上,一道月牙形状若隐若现。

史曜乾望着她的手腕,顿时吃了一惊。

那个标记……

他下意识地抬起了手,撩开了自己的衣袖,望着自己那白皙的手腕处。

一抹淡淡的月牙痕迹,很淡很淡,若是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正是因为他对这个标记太过熟悉,才会一下子就注意到了颜天真手腕上的异样。

正常人是不容易察觉到的,即使注意到了,也会觉得莫名其妙吧。

可他却深刻地知道这标记的由来!

紫月魔兰。

这个东西,能勾动他年少时的阴暗记忆。

这世上能让他怕的东西很少,紫月魔兰算是其中一样。

颜天真她……莫非也被紫月魔兰蛰了?

想到这,史曜乾当即走上了前。

“天真,你……”

这声呼喊一出,站在一旁的肖梦呵斥一声。

“放肆,郡主的名讳岂是你能直呼的?”

郡主有两个名字,鸾凤国的人都管她叫良玉,其余人等都管她叫天真。

眼前的这个男子,是被太子殿下所厌恶的,太子殿下特意吩咐过,这男子心机深沉,花招百出,万万不可让他靠近郡主,以免他有什么不良企图。

颜天真转头望着走近的史曜乾,不咸不淡地道了一句,“作甚?”

“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史曜乾道,“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需要跟你单独谈谈……”

“我不想跟你谈。”颜天真收回了视线,“你这个人谎话实在太多,花样层出不穷,你若是真的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就在这里直接说吧。”

“我……”

史曜乾正要说话,忽听身后响起一声呵斥,“乾儿!你怎么又跟她见面?”

听着这声音,史曜乾只觉得额头都在跳。

尹晚晴怎么偏偏就在这时候出现。

这么一来,那件事就更不适合说了。

“乾儿?你之前跟我保证过什么?你说你心中对良玉再也没有半分留恋,你现在又来找她做什么?你是想气死我不成?”

尹晚晴说话间,已经走上来拉扯史曜乾的手腕,“你给我回去!”

尹晚晴说着,瞥了一眼颜天真,“良玉,你知道过分两个字怎么写吗?”

“我们只是偶遇。”颜天真斜睨了尹晚晴一眼,“是我先到这药铺,他后到,我们若是想要私会,会选在这样人来人往的地方吗?拜托你动动你的脑子,好好想想,这样的偶遇都能被你联想成奸情,会让人笑掉大牙。”

一旁站着的肖梦附和道:“郡主说的不错,晚晴郡主,的确是你家这位先凑上前来的,你将他领走吧,我们郡主不想与他说话。”

史曜乾眉头轻蹙。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就光这药铺的一亩三分地都不止三个女人,她们倒是争起来了,他的话还没说完呢!

尹晚晴在场,不利于他说出紫月魔兰的事。

看来……

只能晚些私下去找颜天真谈谈了。

------题外话------



白莲乾:我也很无奈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