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白虎的身价/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颜天真自然不会知道史曜连此刻心中所想,算了算出来的时间也不短了,便想带玲珑回镇安王府。

正好经过卖糖炒栗子的摊子,颜天真便停留了下来。

“老板,栗子来两斤。”

“好勒。”

颜天真正等着摊主称栗子,余光瞥见一道黑色人影走近,那人也冲着摊主道:“来一斤糖炒栗子。”

摊主笑呵呵地应着,“好,这位公子请稍等。”

颜天真斜睨了一眼边上的人,“你怎么跟来了?”

此刻站在她边上买栗子的黑衣男子,正是龙受。

“太子殿下命属下远远地跟着郡主您,莫要前来打扰,但此刻属下不得不来打扰,方才郡主你离开了酒楼之后,一名紫衣男子远远地盯着你的背影看了好片刻,恐怕有不良企图。那家伙步履轻盈,走路好似脚不沾地,应该有一身好功夫,属下前来请示郡主,是否需要动手?”

颜天真听闻此话,自然是一瞬间就猜到了那紫衣男子是谁。

从酒楼里踏出的紫衣男子,盯着她的背影……

除了史曜连之外,不会有其他人。

这个家伙,该不会是记仇了吧?

八成是的,看他对她的态度,那么不友善,再加上她整了他,他这心里必定不甘心。

史家兄弟二人都不是善茬,尤其白莲乾,杀人于无形。

但,她十分有自信地认为,白莲乾目前不会做对她不利的事。

毕竟他对她是确实存在好感的。

但这个死要脸……难说。

没有任何情感基础的情况之下,她在他眼里,就只是一个得罪他的人而已。

他会想到用什么样的手段来报复她?

颜天真思索之间,对面的老板已经将两个纸袋递了过来——

“姑娘,您的糖炒栗子给您盛好了。”

“好,多谢。”颜天真接过了栗子,转身之际,朝着龙受低语了一句,“暂时不要行动,我倒要看看他想干什么,若是他真想对我不利,你也不必急着去攻击他,伺机拉下他的腰带,让他出个丑,记住,别动粗,让他出丑就好,完事之后赶紧跑。”

要真论起武力,龙攻龙受加起来都不一定是史曜连的对手。

跟他硬拼,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因此——完全不用与他多费时间,让他受伤,还不如让他出个洋相。

她算是有些摸清他的性格了。

史曜连的确很对得起他这个名字,死要脸,他不仅仅爱惜他那张容颜,他也很要面子。

颜天真边走边剥着栗子吃,脚下的步子看似漫不经心,心中却没有放松警惕。

忽听身后有细微的破空之声响起,似乎有什么东西划破了气流袭击而来。

但那东西并不是袭击她来的,而是袭击玲珑去的!

玲珑行走之间似乎也察觉到了危机,虎身迅速朝着边上一跃——

避开了击打过来的那颗石子。

琥珀色的瞳仁警惕地扫视着四周,似乎是想逮到那袭击他的人。

而就在下一刻——

四面八方同时传来破空声,少说有七八枚石子朝着不同的方向击打了来,所有石子的目标都直指玲珑!

这下子,玲珑即便是反应能力再快,也不能一次性闪避这么多石子。

颜天真目光一凛,抬眸迅速扫视了一眼四周。

这一眼,就让她扫到好几名来不及收弹弓的人,这些人都有着一个共同点:蓬头垢面,衣衫褴褛。

全都是叫花子。

一群拿钱办事的人,从不同的方向同时出手,这么一来,玲珑又该去攻击谁?

好个死要脸。

自己不出马,拿钱请别人出马,分布在不同的方位,企图激怒玲珑,让它大闹街市?!

颜天真这些想法在脑海中闪过仅是一瞬间,与此同时,她身边的玲珑也暴怒地发出了一声虎啸——

这一声虎啸,可是把路人给吓得不轻。

原本这庞然大物就够吸引人的注意力,此刻再这么咆哮,足以引起恐慌。

若说一开始它的乖巧让众人觉得没有多大威胁,此刻它这么一发威,已经吓得周围不少人连连后退,甚至拔腿狂奔。

平民百姓,哪有不惧怕猛兽的?

颜天真眉头一蹙。

糟糕。

再这么下去,她必定面临众人的指责。

带猛兽过街引发恐慌,这要是有人认出她是良玉郡主,逮着这个机会就可以参她一本了。

朝堂之上看大哥不顺眼的人应该不少,她带虎上街扰民,很有可能成为一个把柄。

她必须想个法子,缓解眼前这样的情形。

不远处,史曜连望着颜天真的窘境,唇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意。

“那是谁家的姑娘,怎么这么不懂事,老虎都带上街来了!”

“起初看那只虎乖乖跟在她身后,还以为是训练有素的,这会儿怎么忽然就发威了,看它那凶悍的模样,像是随时要咬人啊,赶紧走吧,走远点儿。”

“这姑娘这么胡来,是不拿人命当回事吗?衙门的人怎么就不给管管?”

路人们正议论着白虎身边的女子,下一刻,却见她忽然奔到了一处小摊边,抄起了锣,回到了白虎身边。

颜天真手上的木槌,对着玲珑的头轻轻一敲。

“别嚎了!”颜天真低斥一声,在它身旁蹲了下来,“你是听得懂人话的,对吧?你给我听好了,咱们现在遇上麻烦了!有人故意攻击你,要让你大闹街市,你要是真发飙了,官兵就有足够的理由将你捕捉,这里人这么多,不是你发飙的地方,接下来听我的,否则你就倒霉了!”

颜天真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对着玲珑威胁了一番。

她能确定这家伙通人性。

但并不确定,它在这一刻会不会听她的话。

而玲珑似乎将她的话听得进去,并没有再咆哮,只是抬头冲着她瞪眼。

“乖,就听我这一次!回去之后我一定在云渺面前好好表扬你,这一次你要是不听我的,咱们就一起倒霉了。你要是愿意听我的,就仰天咆哮一声。”

下一刻,一声虎啸响彻街市上空。

同一时,伴随着声声敲锣之声——

“来一来看一看,走过路过别错过!大家别慌别慌,方才只是它跟你们打招呼,没有要伤人的意思哟!大家若不信,请看,我让它给你们打个滚,跟你们问个好。”

万天真说到这儿,手中的木锤指着玲珑的虎头,“来,玲珑,打个滚给乡亲们看看。”

玲珑一双虎目圆瞪。

颜天真又道:“快点,我以后天天在你男主人面前夸你,包你吃香喝辣!”

玲珑耷拉下脸,身躯朝着地上一倒,翻了个滚。

这一个打滚,倒是让原本警惕他的众人们稍稍放松了下来。

“这白虎还真听人话呀?”

“原来只是跟我们打招呼来着,吓死我了,还以为要咬人了。”

颜天真眼见着起了点缓解气氛的效果,连忙再接再厉地敲锣,“大家千万不要恐慌,我担保我家白虎不胡乱伤人,带它出来只是为了卖艺的,信得过我的乡亲们请上前来,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

颜天真说着,蹲下了身,细嫩的手掌从白虎头顶拂过,“玲珑啊玲珑,想不想被夸奖?周围这么多人,正是你表现的大好机会,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呐。”

话音落下,颜天真扬声道——

“诸位请看,我这白虎毛色雪白柔软,眼瞳呈琥珀色,通人性,乃是极为稀有的灵虎之一,有胆大的英雄好汉没?上前来与它抱个拳问好,它必定伸出爪子与你相握,算是回了问候!”

颜天真之所以敢做出这样的保证,乃是因为许久之前就见过玲珑在凤云渺的命令之下与宁子初握手。

此刻也就只能用这一招来消除众人的警惕心。

颜天真此话一出,围观的民众又是觉得有些惊奇——

“能触碰它,还能与它握手?”

“真不会被它扑上来咬一口吗?”

“不会不会!谁被咬了就算我头上!胆小的别来,胆大的来!赶来试验者,不收钱。”颜天真一边说着,一边给玲珑顺毛,低语着,“勉勉强强伸个爪子握一下就成,别给云渺和我丢脸。乖~”

“有意思。”空气之中蓦然想起一道男子的轻笑声,“在下就来做这个试验者。”

这道声线清朗又低沉,颇有磁性。

颜天真抬眸,望向来人。

来人一袭黑色滚金边华服,衣摆处有繁琐复杂的图纹刺绣,那是一种扑面而来的贵气。

再看相貌——

上上等。

他身形颀长,眉目轩昂,神色带着三分揶揄笑意,七分不羁,乌黑如墨的乌发被一顶黑玉冠绾起,只余下些许散落肩头,一双星眸斜挑,眸色浓黑,令人无法看透其中情绪。

那高挺的鼻梁之下,薄唇上挑,彰显着他此刻的心情应该不错。

很显然,他对玲珑有兴趣。

在众人的注视之下,他迈着优雅的步伐走到了玲珑面前,冲它抱了抱拳——

“这位虎兄,不知是否能有荣幸跟你握个手?”

颜天真见此,抬手拱了一下白虎的身躯,催促的意味十分明显。

白虎抬眸,望着眼前的男子。

男子始终面含笑意地望着它,面上不见半丝慌张之色。

对视片刻之后,侧卧着的白虎终于拱起了身子,朝着他伸出一只虎爪。

男子轻挑眉头,伸手握上。

这一人一虎握手的友好场景,令旁观者发出一阵感叹——

“还真的握手啊?”

“这只白虎好生乖巧,难怪这姑娘敢带它上街呢。”

“我也想握手,我还想摸它的头。”

就在众人说话之间,白虎已经抽回了爪子。

“好了好了,大伙已经看见了,我这白虎不伤人,颇友善,但也不是能轻易触碰的,这第一位敢上前来试验的公子分文不取,接下来若有意与白虎握手,请交十两银子。”

十两银子对于普通平民百姓来说,也是十分高昂的价格了。

“十两银子?太贵了太贵了!”

“能不能便宜一些?”

“不能,我家白虎的身价可不止这么点呢。”颜天真悠闲道,“一口价,十两银子握一次手,我要是把价钱喊得太便宜,它招待客人都招待不完了。”

“说的是有些道理,但还是太贵了。”

“不值得不值得。”

颜天真暗自得意着,忽听耳畔响起一道奶声奶气的声音——

“娘亲,我好想抱一抱那只老虎。”

颜天真循声望去,是一个约莫四五岁的小女孩,粉雕玉琢的脸上满是好奇,清澈的眸子望着那硕大的白虎,不愿挪开视线。

而她身后的妇人在劝着,“孩子,那是猛兽,太危险了呢,而且摸一次就得要十两银子,实在太贵了,为娘没那么多钱给你玩了。”

女孩闻言,小脸上浮现些许失望,却很明事理地不再提了。

颜天真见此,灵光一闪。

眼下就有个法子,能让玲珑获得更多的赞扬。

想到这,颜天真冲着那女孩笑了笑,冲她招了招手,“小妹妹,勇气可嘉,现在就让你来抱一抱这白虎,你敢不敢?”

那女孩闻言,眼眸中似乎迸射出一抹亮光,但很快的,又黯淡下去,“姐姐,你收钱太贵,娘亲没钱。”

颜天真扑哧一下笑出了声,“看着你这么有勇气的面上,分文不取,若是换成其他成年人,十两银子一文都不能少。”

“真的么?不要钱的?”

“不要钱。你来就不要钱。”

“好啊,我……”

那女孩正要兴奋的上前来,却被她身后的妇人按住了。

很显然,妇人不敢让她前去冒险。

颜天真看出了妇人脸上的犹豫,笑道:“这位大姐不必担心,我既然敢在这里放话,自然是信心十足,你家孩子若是出了什么意外,我自然负责任,此刻她想与这白虎亲近,满足她这个心愿如何?这样的机会,以后可不会再有了。”

“娘亲,我真的很想抱一抱它,你就让我去吧。”女孩恳求着,“我相信这个姐姐。”

“可是……”

“让她去罢。”与那白虎握过手的黑衣男子道,“若是你家孩子出了什么意外,我赔偿你万两黄金如何?”

此话一出,众人哗然。

这贵气的男子果然财大气粗。

颜天真望着那说话的黑衣男子,轻挑眉头。

这位仁兄,很显然对玲珑有着极大的好感。

黑衣男子这话一出,那妇人总算是愿意放开手中的女孩。

小女孩一脱离妇人的手,便迈开了小短腿,朝着白虎奔了过去。

那妇人神色依旧有些紧张,眼见着那女孩到了白虎面前,张开双手,整个人就扑倒在它身上。

白虎十分安静地任由她抱着自己的身躯,在它的背上打起了滚。

颜天真满意地望着这样一幕,唇角轻扬。

她知道玲珑在某些必要的场合,是很识抬举的。

私底下它或许对她不会有什么好脸色,但在众目睽睽之下,依然愿意给她三分薄面。

再有,小孩是最纯净无辜的,不具备任何威胁性。

身为猛兽,也晓得爱幼,对待这么小的孩子难免会多几分宽容,几分耐心。

“玲珑,尊老爱幼,是身为猛兽的必备素质。”颜天真轻抚着白虎的头,悠悠道,“今儿表现不错,回去一定好好犒劳犒劳你。”

女孩依旧在它背上欢快地打滚,笑的一派灿烂。

身后不远处的妇人望着这样一幕,也松了一口气。

而就在下一刻,更令人惊奇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那硕大的白虎抬起了爪子,伸向了那女孩的头顶,学着大人一般,轻轻地拂过。

这般温柔,惹得众人连连称赞——

“它还会摸头呢。”

“真是我见过最温顺的白虎了。”

“这白虎真是机灵得很啊……”

最终,女孩在妇人的劝解下,恋恋不舍地离开了白虎。

“孩子,别玩了,这白虎不是咱们的,咱们该走了。”

“呜……我真的好喜欢它,娘亲,我们也去养一只好不好?”

“……”

颜天真成功化解了众人对白虎的恐慌。

“真是个有灵性的家伙。”黑衣男子双手环胸,饶有兴致地望着卧在地上的白虎,“这位姑娘,我给你万两黄金,你愿不愿意割爱?”

颜天真抬眸凝视着对方,唇角挂着淡淡的笑意,“这位兄台,你觉得我这只白虎的身价,仅仅万两黄金?”

“唔……那你开个价。”黑衣男子面上依旧挂着笑意,“价格再翻上几倍,我也是愿意接受的。”

“一万万两。”颜天真慢条斯理道,“少一文钱都不行。”

此话一出,男子便晓得她这是拒绝出售了。

一万万两,这已经不算是狮子大开口,而是寻他开心,几乎不容商量的拒绝之词。

“是我唐突了。”黑衣男子悠悠叹息一声,“既然与这只白虎无缘,那在下也就不强求了。”

“这世上有些东西是估不出价格的,我家这只虎,哪怕我身无分文流落街头,也不会拿来卖。”颜天真笑着道了一句,转身迈开了步子,“走吧玲珑,回去了。”

玲珑迈出了步伐,紧随着颜天真离开了。

同一时——

街角处的史曜连将整个过程目睹,不禁有些咬牙切齿。

他的本意是想激怒那白虎,好让它在街道上生事,扰乱民众的安宁,制造恐慌,使得众人对它心生畏惧,对颜天真严加指责。

这样的事情一旦传开,颜天真的名声自然就不好。

总有人会认得出她是良玉郡主,回头街道之上便会流传着——良玉郡主骄横跋扈,带虎过街扰民,视人命如草芥,实乃荒唐。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颜天真会想出这样一招来消除众人的畏惧之心,让众人心中的恐慌,被兴趣和新鲜感所代替。

尤其是在那白虎跟孩子玩闹过后,围观者都开始称赞它了。

这个颜天真……

脑子转得倒是快。

史曜连心中正不爽着,忽听身后响起一道男子声音——

“公子,你身后掉了一个钱袋,这是不是你的?”

史曜连听着这话,自然是下意识地转身低头。

哪里掉了钱袋?

我就在他转身的这一瞬间,迎面一阵白色粉末袭来,扑了他满脸!

史曜连心中顿时警铃大作,只觉得有诈,连忙屏气了呼吸,不将那白色粉末吸入肺腑中。

可就在同一时,他觉得腰间一紧。

察觉到了有人袭击他,自然是一个反身回击!

对面那人又迅速松开了手,跳离了他。

下一刻,只听‘哧啦’一声,仿佛布帛裂开的声音。

与此同时,史曜连觉得自己裤腰带一松。

两条修长笔直的双腿,顿时察觉到一阵凉飕飕之感。

“哈哈哈……”

“得手了,快跑!”

一左一右同时响起的两道男音,原来刚才是两个人前后夹击。

得手了之后又朝着不同的方向跑去,而他此刻也根本没有心思想着要去追哪一个,因为——

他的裤腰带断成了两截!

还以为这两个人是打算来袭击他的,却没想到他们一开始的目标就是他的裤腰带。

而刚才那一阵白色粉末,也不是迷药,只是最普通的面粉而已。

他几乎想也不想的,便俯下身拉裤子。

幸好这外裤里头还有亵裤,还不至于让他春光乍泄。

但是——

在大街之上被人砍断裤腰带,对他来说绝对是一种屈辱!

失去了裤腰带的束缚,他便只能双手提着裤子,颇为滑稽。

周遭响起了不少路人的窃笑——

“哈哈,这个人怎么回事,裤子连裤腰带都不扎。”

“拿手提着裤子,真傻啊……”

“这举止看上去太猥琐了,总觉得是流氓,或者脑子不正常的人。”

史曜连脸色铁青。

究竟是什么人这样整他?!

这便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在整颜天真的同时,殊不知自己也成了别人整治的目标。

而最令他不爽的在于:他整颜天真并没有成功,却被两个不知名的混账玩意儿整成功了。

这一天真是衰。

衰极了!

这一头,史曜连气急败坏地拎着裤子,准备找一家衣店钻进去换身新衣服,另一头,龙攻龙受二人已经找到了颜天真会合。

“郡主,按您说的,扯下了他的裤腰带,让他当街掉了裤子,惹来路人嘲笑,此刻应该正狼狈地提着裤子去买新衣。”

“他以为我们要与他打架,哪里知道我们要去扯他的裤腰带,裤子掉落的那一瞬间,他的表情实在是太好笑了。”

“可惜了,外裤里还有亵裤,否则就能看他裸奔了。”

“你这不是废话吗?哪有人裤子里不穿亵裤的。”

颜天真听着二人的话,只觉得颇为好笑。

史曜连啊史曜连,跟姑奶奶斗,你确实还嫩了点,只有被收拾的份。

斗不过白莲乾,还怕斗不过你?

呵。

……

街心处,清风茶楼。

二楼雅间之内,有年轻的男子倚靠着纱窗端坐着,正用茶匙将茶盒里的茶叶慢慢地拨到茶壶中,随即拿过一旁的水壶,将不久前才烧开的水倒入。

不多时,浓郁的茶香便从壶口中散发出来,浮动在空气之中。

房门外有脚步声响起,下一刻,一道黑色的修长身影踏入屋内。

坐着的男子当即起身,朝着来人单膝跪下——

“陛下。”

“起身罢。”黑衣男子走到了桌边坐下,拎起茶壶径自倒着茶。

此刻脑海中所浮现的画面,还是方才那只机灵的白虎。

传闻,天山白虎能听人语,体型硕大、速度灵敏、性子凶残。

他能确定,今日所见到的那一只就是天山白虎。

这般有灵性,说是寻常的虎都叫人不太敢信。

唯一与传言不相同的一点就是——并不让人觉得它凶残。

或许,它还没真正展现出它凶残的时刻。

与那红衣女子相处之时,它是那么的温顺乖巧。与那小女孩玩闹时,那么地体贴。

真让人有些难以想象,它凶残起来会是何等模样。

“属下大胆揣测,陛下此刻是否在想那只白虎?”正对面响起随从的声音,“关于天山白虎,书籍上也很少有记载,只有一些捕风捉影的外形特征,但有一点确实不是秘密,那就是它十分通晓人性。”

“那依你之见,今日在街道上的那一只是不是?”

“应该是。”

“今日指挥白虎的那名红衣女子,长相貌似还不错,去查查她是什么身份,应该挺好查。”

“长相貌似还不错?陛下,您的这番评价真是有些对不起她的相貌了,属下斗胆一言,她比皇后娘娘还要美上三分。”

“诶,反正漂亮女人在朕眼里都差不多,朕不懂欣赏。”黑衣男子说着,伸手摩痧着茶杯,慢条斯理道,“不是都说这鸾凤国盛产美男吗?朕来这已经三日了,一个像样的都没见着,所谓的盛产美男,真是笑话啊。”

坐在对面的随从轻咳了一声,“这鸾凤国的俊男,比起咱们东陵国,确实也没好上多少,此行,恐怕要让陛下失望。”

黑衣男子静默片刻,道:“你去挑选一些能入你眼的,画于纸上,拿来给朕看看,若是连你都看不上的,就不用拿来给朕过目了。”

“是……”

……

日头正高,镇安王府的大堂之内,下人来回穿梭,将一盘盘美味佳肴摆上了桌。

凤云渺已经在桌边静坐了片刻。

若是没有等到颜天真回来,他不会动筷。

“太子殿下,郡主外出回来了。”大堂外响起了婢女的声音,凤云渺一个抬眸,便看见远处一道火红的身影缓缓走来,身后还紧跟着一道硕大的白影。

颜天真的走近,使得凤云渺的桃花美目含笑眯起。

“回来了?”

“嗯,回来了。”

颜天真了一声,走到了他的身旁坐下。

“我出个门,带着玲珑你还不放心,要龙攻龙受远远地跟随着我?”颜天真边说着边盛汤。

“我能虽然不在你身边,却也想要了解你出行后的一举一动,这不是监视,这是关心。”凤云渺拿起筷子夹了几块排骨到颜天真碗中,“这两个没用的家伙,居然暴露了。”

“不,他们的暴露是有原因的,不是他们没用,而是他们发现了有人企图对我不利,特意来请示我需不需要动手。”

凤云渺听闻此话,桃花美目有些危险地眯起,“何人?”

“史曜连。”颜天真道,“是这么回事……”

颜天真花了片刻的时间,将今日出行后所发生的事,简略地叙述了一遍给凤云渺听。

“多亏了玲珑给面子,否则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收场。”颜天真说到这儿,有些感叹,“平时看他挺小气的,摸都不愿意给摸一下,关键时刻还是挺识大体的,今日要不是它配合得好,恐怕就要引起民愤了。”

“它对外一向小气,幸好它这脑子还不笨,懂得权衡利弊。”凤云渺轻瞥了玲珑一眼,“在大是大非面前晓得先放下自己的臭脾气,赢取更多的利益,不错嘛。”

“可不是。”颜天真附和着道,“要是今日它不配合我,就光它那一声咆哮,就足矣惹得人心惶惶,这要是有人认出我是良玉郡主,对我的名声以及对摄政王府都极为不利。”

难怪世人常说,得民心者得天下。

民心何其重要。

王侯将相,在众多百姓的面前,有时也不得不低头。

今日玲珑之所以得到赞扬,是因为它的举止取悦了围观的百姓,尤其是最后它与小女孩的那一场玩闹,更是锦上添花,令人觉得暖心。

孩童与猛兽和谐相处的情形,足以大力度消除众人的恐惧,使得他们心中只剩下新鲜感与惊奇。

如果他们的恐惧感占了上风,便会对她进行责骂,同时,玲珑也不可避免会被群起而攻,因为它的存在可能威胁着众人的性命安危,只有给它贴上一个无害的标签,才能平稳众人的情绪。

玲珑看似不好相处,实则聪明绝顶,懂得暂时放下架子,赢取众人的好感。

这是一只心机虎。

常听人说猫科动物大多有心机。

颜天真说着,拿筷子夹了一块红烧排骨到玲珑面前。

这么一小块排骨自然是不够它塞牙缝的。

颜天真的视线扫过餐桌,最终定格在了一盘猪蹄上,她直接伸手将整盘猪蹄端起,正打算喂给玲珑,却像是又想到了什么,转头望向凤云渺——

“你吃不吃猪蹄,若是要吃就夹几块去,剩下的我打算全给它。”

凤云渺挑眉,“我不吃,一整盘都给它吧。”

“好。”颜天真笑着将盘子放下,玲珑便低下头开吃。

“今日之事,不仅仅是玲珑识时务,这当中也有你的不少功劳啊。”凤云渺看向颜天真,目光之中带着赞赏的笑意,“若不是你反应快,想出这样的方法,你们此刻大概还在面临着众人的指责。”

凤云渺说到这儿,唇角勾起一抹清凉的弧度,一声冷笑逸出,“虽然最终没闹出什么事,但始作俑者依旧不能就这样放过。这个史曜连,真是太烦人了……”

“他好不到哪去,我已经报复过他了。”颜天真脑海中想象着史曜连扯裤子的滑稽场面,不禁笑出了声,“对待他这种要面子的人,犯不着施展武力,你打得他一身伤,都比不上让他丢个脸来得管用。”

“既然这样,下次便让他更丢脸好了。”凤云渺唇角的笑意加深了一些,“这次只是让他掉个裤子,下次就让他裸奔如何?让他丢脸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应该会很有意思。”

颜天真轻咳一声,“会有这样的机会吗?”

“会的。”凤云渺笃定道,“一定要找个机会,让他裸奔一会。”

“……”

……

史曜乾独自离开酒楼之时,一个抬眼,便看见一道熟悉的人影。

那人一身紫衣,正站在卖糖炒栗子的摊边。

正是易容过后的史曜乾,由于如今被通缉,他只能顶着一张平凡的面孔在帝都之内走动。

史曜乾冲着那人走了过去,到了他身旁,“这臭美的毛病还是没改,上个街都要换两套新衣服。”

“你以为我吃饱撑的上个街换两次衣服?!”史曜连转头恶声道,“还不是因为我的裤子……算了,不说了。”

“你的裤子怎么了?”

“被刮破了个洞行了吧?穿着破破烂烂的不好看,自然换一身新的。”

二人说话间,摊主已经盛好了一袋糖炒栗子递了过来,“公子,您要的糖炒栗子。”

史曜连伸手接了过来。

身旁的史曜乾也探出了手,伸进了纸袋子里。

史曜连原本没打算阻拦,却听得史曜乾道了一句,“天真也很喜欢吃这个,确实好吃。”

史曜连当即将纸袋拿远了些,让史曜乾的手捞了个空。

“天真天真,以后在我面前能不能不提这个女人?”史曜连冷声道了一句,转身直接走开。

“哥,你现在为何变得如此不可理喻?”

“是你不可理喻!”

眼见着史曜连的身影走远了,史曜乾悠悠叹息一声,转头朝着摊主道:“再给我盛一袋栗子。”

“好勒。”摊主笑着盛了一袋栗子,递给史曜乾,“史公子,您不用给钱了。”

“为何?”

“史公子宅心仁厚,整条街道上的人都知道,上次买栗子您给了一整锭银子,不等我找钱您就走开了。这次就不收您钱了。”

“那……多谢了。”史曜乾冲着摊主优雅一笑,转身走开。

史曜乾不知的是,就在他走开之后,一名年轻男子走到了摊子前,问道:“老板,刚才那位公子是什么来头?”

“他呀,晚晴郡主家的史公子,人送外号白莲公子,在这几条街上很出名的。”

“白莲公子。”年轻男子低喃了一声,“总算有个长得像样的了,在陛下那应该能交差了……”

------题外话------



咳,新出场的东陵国皇帝,重要男配之一。

然后——可不可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