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玲珑,快跑!/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年轻男子的低喃声,摊主没太听清,便疑惑的问了声,“公子,您说什么?”

“没什么,我说给我两斤炒栗子。”

“好勒。”

年轻男子买下了两袋栗子之后,便转身走开,目光投向远远的前方,史曜乾的身影依旧在视线之中,还未消失。

卖栗子的老板说,这粉衣男子在这几条街道上尤为出名。既然如此,要一幅他的画像应该就不是难事?

史曜乾此刻还不晓得自己被人盯上,一路漫步着走回郡主府,心情并不太轻松。

他少有郁闷的时候,这种情绪在过去的几年里都没有出现过了。

颜天真虽然回到了凤云渺身边,所剩下的日子依旧不多。

他想要在她走投无路之际,给她递上一根救命稻草。

史曜连手中的三色冰蚕,便是一款续命的良药,这是一种极为罕见的救命蛊,冰蚕养在极寒之处,一旦脱离了冰冷的生存环境,打进人体内,它就只剩下半年的寿命。

起码在半年内,可保人不死。

他如今所烦恼的就是——该如何从史曜连手中拿到那只冰蚕?

史曜乾思索着,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到了郡主府之外。

耳畔响起一道熟悉的女子声音——

“乾儿,今天又去哪里逛了?”

史曜乾回过神来,抬眸冲着眼前的女子淡淡一笑,“在街上随意逛了逛,买了些糖炒栗子,这栗子味道不错,郡主尝尝?”

“好啊。”尹晚晴笑着接过了他递来的那袋栗子,“乾儿,跟你说件事,我与平日里交好的几位贵女商量好了,要出去游玩一段时间,少说也得十天八天,你与我同行,如何?”

史曜乾听闻此话,当即笑着应下,“郡主要带我出去游玩,我自然是乐意,何时动身?”

“明日动身,你去收拾些行囊。”

“好的。”史曜乾应着,面上一片欣喜的笑意。

尹晚晴以为他心情愉悦,笑着挽过了他的胳膊,“别人我都不带,就只带你去。”

“郡主对我可真好。”

“那当然。”尹晚晴拽着他往大堂走去,“该用午饭了。”

史曜乾任由尹晚晴拽着他走,收起了唇角的笑意。

出游?

还至少十天八天。

他当然不会去。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之内,他只想停留在这帝都里哪都不去,以免颜天真那有什么突发情况。

纵然心中不想去,面上却还要维持着欢喜的神色,嘴上答应得也快,这么一来,尹晚晴就什么也不会怀疑。

等明日要出行时,装个病也就蒙混过去了。尹晚晴总不会带着一个病人上路。

等尹晚晴离开之后,这郡主府内群龙无首,便是他史曜乾说了算。

……

镇安王府内,颜天真与凤云渺用过了午饭之后,便坐在王府的花园中小憩。

并肩坐在花栏小道边的长椅上,颜天真倚靠着凤云渺的肩膀,伸出了手,纤细的指尖轻刮着他的下巴。

“云渺,日光下的你看起来就像一尊美玉,那么不真实呢。”

下巴被颜天真的手指挠得有点儿痒,凤云渺垂下了眸子,望着她那白皙细腻的手,“你的爪子挠得我有点儿痒,这是在调戏我?”

“嗯,还没调戏够呢。”耳畔响起一声轻笑,下一刻,他的脸庞被她捧了起来,抬眼的那一瞬间,就看见她的脸凑了上来,那如三月桃花一样的唇瓣压了下来,覆在他的唇上。

凤云渺见此,桃花美目轻眨了一下。

对于颜天真的主动,他自然是十分乐意接受。

他也闭上了眼眸,回应她的热情。

唇瓣辗转之间,尽是清幽的气息,惹得颜天真想撬开凤云渺的牙关继续探索,但没想到的是,他突然一个转过头阻断了亲吻的进行。

颜天真正疑惑着,下一刻就见他捂住了口,开始咳嗽。

这一咳嗽,就是一连咳了好几声。

“这是怎么了?”颜天真眉头蹙起,“是着凉了吗?”

习武之人的身体大多健朗,凤云渺虽然瘦削,与他在一起这么久,还真没见他生病过。

“有点感染风寒而已,不碍事。”凤云渺望着颜天真那略微紧张的神色,笑了笑,“是人难免都要生病,小病而已,不必在意。”

“前两天还好好的,怎么今天就咳嗽起来了。”颜天真嘀咕着,很快便想到了一个可能性,“是不是因为体虚,这才容易患病?”

十日之内,他已经放了三次血。

这三次的血量加起来……可真不少啊。

这样的失血自然伤身,虽然她并没有钻研过医术,也晓得血虚会引发一些病症。

虽然常年习武,却也经不起太多的血液消耗,他如今大概是处于一种半虚弱状态,稍有不慎着个凉,自然得病。

“我哪里体虚了?只不过是不慎着了个凉而已。”凤云渺慵懒的嗓音在空气中响起,“太久没生病了,得个风寒也不奇怪。”

“我倒是觉得,你这次生病与你放血有关……”

“胡言乱语,风寒跟放血有什么联系?”

“别试图安慰我了,你当我真那么好忽悠?我虽然没学过医,却也有常识,当一个人的失血量达总血量的两成时,就会影响人的生命活动,再多一些,达到三四成时,便会危及性命了。”

“短时间之内失血过多,才会像你说得如此严重,我好歹每次还间隔了三天,不至于如此脆弱。”凤云渺说到这儿,绷紧了脸,“你总是为了我放血一事而自责,就连我生个小病也要将责任往自己头上扣?”

“我……”

“别小题大做了,我不想再听你自责的言辞,更不要对我说出任何致歉的话。”

“……”

颜天真望着他的脸色,心里明白,再纠结这个话题,他会生气了。

此刻应该换个话题。

“我觉得你穿得有些少。”颜天真说着,站起了身,“我去给你拿个披风来。”

“别去,这艳阳高照的,身上挂个披风未免有些太热。”凤云渺想要拉扯颜天真的手腕,可颜天真的步伐比他的手快,他伸出手时已经捞不到她的衣角。

凤云渺抬头,瞄了一眼天上。

眼瞳被日光刺激得有些不好受,让他忍不住眯了眯眼。

今日这天气……还披什么披风。

“回来。”他朝着颜天真的背影道了一句,“不用去拿披风了,我去榻上躺着成不成?”

这个时辰正好适合午休。

“也行。”颜天真又折返了回来,“那就到榻上去休息。”

“要不要一起躺下来?”

“我就不躺了,每天都睡那么多,我可以陪着你说说话。”

“……”

凤云渺大概真的是困倦了,上榻以后,与颜天真没聊上多久,便睡着了。

颜天真替他掖了掖被角,便转身离开了屋子。

才把门关上,一个回身便看见肖梦与肖洁挎着篮子往外走,颜天真便出声喊住了她们。

“你们挎着篮子这是要去哪?”

肖洁道:“郡主,我们要去城北的野菜林里挖苦菜。”

“挖苦菜?”

“给殿下炖的药膳汤里,就缺少了苦菜。”

“这东西我以前好像也吃过,虽然味道不怎样,营养还是挺好的。”颜天真说着,朝着二人迈出了步子,“我跟你们一起去,云渺睡了,我闲着也是闲着。”

于是三人便一同往镇安王府外走去。

行走之间,颜天真察觉到身后有呼啸之声而来,转头一看,便见一白色庞然大物奔到了身后。

对了,云渺曾经吩咐过玲珑,她有出门之时,它要紧紧跟随。

果真是十分敬业的护花使者。

带上它就等同于几十个保镖贴身跟随。

好在下人准备的马车够大,坐下三个人之后,也能再卧下一只白虎。

去野菜林的一路上闲得无趣,颜天真便想拿玲珑打发时间。

伸手想要去抚摸它的头,毫不意外的,被它一个偏头躲开了。

“你怎么还是这么小气,昨日在大街之上不是已经摸过了吗?今天又不让摸了?”颜天真冲它笑着,“偏要摸。”

这马车之内的空间也不大,任凭玲珑怎么躲闪,终究也不能逃避她的‘魔爪’。

颜天真的手不客气地按在了它头顶上。

玲珑也不跟她客气,一个挥爪将她的手拍开!

“你脾气怎么这么大?还敢打你女主人?”颜天真的双手直接揉上了它的虎脸,“你怎么能这么过河拆桥呢?我才在云渺面前夸奖过你,一转头你又不愿意跟我亲近了,你难道不应该高兴地过来蹭蹭我?”

玲珑一双虎目瞪着她,流露出来的情绪似乎不满。

“我算是明白了,你这个家伙就是不记恩。”颜天真冷哼了一声,放开了它。

玲珑扭开了头,似乎也不太想搭理她。

颜天真倚靠着马车壁,闭目养神,不再执着于和玲珑玩闹。

安静地坐在一旁的肖梦肖洁二人见此情形,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刚才那样的画面,郡主和玲珑都那么孩子气。

小孩儿吵架就是这样,扭开头,互相不理睬。

又是片刻的时间过去,马车终于抵达了野菜林。

三人一虎跃下了马车,朝着前头广阔的林子走去。

颜天真三人拿着小锄子挖野菜,玲珑自然是没事可干,在野菜地里乱跑。

经过颜天真身前时,颜天真将手中一颗刚挖起的野菜朝着玲珑身上丢了过去!

野菜根部还带着泥土,砸在玲珑雪白的皮毛上,硬生生地破坏了几分美感。

它那一身雪白柔软的皮毛,在日光的照耀之下颇有光泽,好看得紧。

被颜天真这么一砸,它似乎是恼了,转头朝着颜天真咆哮一声。

“叫什么叫!姑奶奶天不怕地不怕,难道还怕你不成?”颜天真瞪视着它,满脸得瑟,“你也可以捞一根野菜起来拍我脸上啊。”

常言道,弱肉强食,欺软怕硬。

身为猛兽,自然也会瞧不起那些胆小怯弱的人。

虎是兽界的强者,玲珑是通人性的虎,更少不了傲气。

她笃定了玲珑不会伤她,便开始胆大包天地对它进行各种调戏和作弄。

她总是希望它能看得起她。如今,它只是看在云渺的面子上才来保护她而已。

它并没有将她当成主人,只是纯粹地当成一个保护对象。

所以……想要引起它的注意力,跟它打成一片。

玲珑显然不懂她这些心思,只是将她的行为当成了挑衅,迈开了步伐便朝着她狂奔而来。

颜天真站起了身,冲它张开双臂。

“来吧,拥抱……”

话音还未落下,玲珑已经奔到了她身前,一个跃身,一爪子拍在她脑门上!

这力度不算重,但也不轻,将颜天真整个人拍得站立不稳,朝着一旁栽倒。

它的爪子上也粘着泥巴,弄得颜天真灰头土脸。

颜天真:“……”

这家伙报复心还挺强啊。

颜天真坐起了身,用袖子擦掉了脸上的泥巴,转头白了玲珑一眼。

玲珑站在离她五尺之外,抖了抖身上的毛发。

这样的动作,仿佛是在得瑟。

“你这个臭家伙。”颜天真挖起地里的泥土朝着它砸了过去!

玲珑这次显然是有了防备,一个轻松的跳跃,躲避了开。

颜天真继续扔。

玲珑总是十分轻而易举地躲开。

就这样好几个回合下来还没停歇,一人一虎仿佛乐此不疲。

“难得看到郡主也有这么幼稚的时候啊。”在一旁挖苦菜的肖洁笑出了声。

肖梦道:“玲珑对郡主的态度已经算是不错了呢,郡主那么捉弄它,也没见它暴怒。”

“或许它不敢怒?”

“大概是觉得新鲜,除了太子殿下之外,素来没有人敢去挑衅它的威严,这要是外人,早就身首异处了,也就对待郡主它有如此耐心。”

片刻的时间过去,颜天真也有些累了,便坐在地上轻喘。

既然难以博取玲珑的好感,能跟它打出感情也是不错的。

“郡主。”耳畔忽然想起了肖梦的声音,“有个碍眼的家伙来了呢。”

颜天真听闻此话,当即转过了头。

几丈之外,一道浅粉的高挑身影缓缓走来。

肖梦是云渺那边的人,理所当然地认为史曜乾是不速之客。

眼见着那道身影越走越近,玲珑庞大的身躯顿时横在了眼前,将史曜乾的身影挡去了大半。

“玲珑,你先去一边玩吧。”颜天真冲着它道了一句,“这位不是仇家,犯不着太提防,我倒想听听他要干什么。”

说着,便站起了身。

再说对面那人,走到了一丈之外,便不敢再前进了。

“你有什么事儿?”颜天真冲着对面那人高声道,“你是恰好路过这里?还是特意来找我的?”

“我……”对面那人顿了顿,瞥了一眼颜天真身旁的白虎,“能不能先让你身边这大家伙走开?万一他扑上来……”

此话一出,颜天真面上似乎浮现出一抹怔愣,下一刻,丹凤美目眯起。

“死要脸,你以为你穿你弟弟的衣服,我就认不出你了?”

颜天真这样的反应,顿时让对面的人惊起。

“见鬼了!你是怎么认出来的!”

史曜连几乎想要挠墙。

他自认为十分努力地伪装成史曜乾,面对着他不待见的颜天真也摆出了笑脸,可纵然这样,还是被识破。

才跟她说了几句话的功夫,怎么就被看穿了?!

“你一点儿都不淡定,就你这道行,还想假扮你弟弟?”颜天真轻嗤,“作为白莲乾的兄长,你难道就不了解他?他宠辱不惊,心里想的什么从来都不愿意让人看出来,可你呢?看见白虎的那一瞬间,满脸都写着——我好害怕。”

史曜连:“……”

颜天真还真是擅长于捕捉人的情绪。

“若此刻站在我面前的人是史曜乾,绝不会泄露出紧张的情绪,他知道我一定不会让白虎乱伤人,哪像你?迫不及待地就让我将白虎赶走。”

颜天真唇角噙着冷然的笑意,“假扮成你弟弟前来,意欲何为?是想让我放松警惕,好再次找机会报复我吗?看来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还真是……”

“颜天真,你别欺人太甚!”史曜连一声怒喝打断她的话,“带了只白虎就在这耀武扬威,你以为大爷我真怕你不成?”

“对,我就是在耀武扬威,你奈我何?看看眼下的形势,究竟谁处于优势,谁处于劣势?你还敢这么跟我大呼小叫,果然是教训吃得不够多,不长记性。”

听着颜天真状若威胁的话语,史曜连冷哼一声,“我老实告诉你,我一点儿也不想跟你浪费时间,今日之所以假扮成我二弟前来,也不是为了要给你设圈套,我只是想作为他,来跟你放一些绝情的狠话,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来纠缠他,最好是相见陌路,不再来往。”

颜天真只觉得颇为好笑。

谁纠缠谁?

她哪一日哪一时哪一刻纠缠过史曜乾?

然而,还不等她开口反驳,身后的肖梦便大骂出声,“你这人脑子有没有毛病,究竟是谁纠缠谁?我们郡主有我们太子殿下,谁稀罕你们兄弟俩?我到现在都没分清你们俩谁是谁,反正没一个脑子正常。”

“你……”史曜连正要回嘴,却见颜天真眉头一拧,低斥一声,“先别吵了!先联手抵御外敌再说。”

就在她们与史曜连争执的这期间,远处闪现了大批黑人,显然是找麻烦来的。

“什么?”史曜连见颜天真的脸色不对劲,便也顺着她的目光看了过去,看见汹涌而来的黑衣人,朗声一笑,“呵,颜天真,不用我找麻烦,就有人帮着我来找你麻烦了呢,依我之见,这些人的目标必定是你这个郡主。”

很显然,此地最有身份的人就是颜天真,其余的人都不过是无名小卒而已。

史曜连自然是不想出手,他是十分乐于欣赏颜天真的窘境。

然而,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

只因为——那群黑衣人落地之后,有一部分人竟是朝着他冲来的!

“干,冲老子来的?”他讶异。

这一回,幸灾乐祸的人便换成了颜天真。

“死要脸,这下你可是没机会看好戏了,呵呵。”

然而她也笑不了多久,只因为剩下的那一半黑衣人,是朝着她冲来的。

很显然,她与史曜连都是他们的攻击目标。

这下子颜天真就有些不太明白了。

想要找她麻烦的,有极大的可能性是大哥的政敌,朝堂之上明争暗斗,刺杀来刺杀去的早已不算稀奇,官员家属们自然都会受些牵连。

想要找史曜连麻烦的,又会是出于什么原因?

没准是晚晴的敌人,把这死要脸当成白莲乾了。

此刻颜天真也没工夫思考太多,自然是解决敌人要紧。

好在有玲珑这个好帮手,一起一跃,就能轻易扑倒上前来攻击的敌人。

颜天真这边有三人一虎,还算是占了优势的。

史曜连那边却是孤军奋战,以寡敌众自然会有些力不从心。

这批黑衣人的数量实在不少,略一估算,少说也有四五十个。

一次能出动这么多人,这幕后之人必定是个很有钱的主。

肖梦擅长撒毒,打斗期间只需求瞅准时机往对方脸上挥洒出毒粉,对方便支撑不住轰然倒下。

片刻的时间也能消灭两三人。

打斗期间,有两名黑衣人窃窃私语——

“统领,良玉郡主那边只怕是干不过了,那只白虎着实太凶猛,上前就是去送死。”

“不用担心,输不了的,呵呵。”

颜天真那边的敌人已经在逐渐减少。

直到有一人冲着颜天真挥来了拳头——

那人身轻如燕,显然是黑衣人当中的佼佼者。

眼见着拳头就要砸到颜天真脸上,忽听耳畔响彻一声虎啸!

下一刻,硕大的白影迎面扑来,朝他张开血盆大口!

那黑衣人见此,非但不惊慌,反而做出了一个十分找死的动作。

他的那一拳头直接朝着玲珑砸了过去。

结果便是整条手臂落入玲珑的口中,被玲珑狠狠一咬一扯,将他的整条左臂硬生生扯下!

霎时,血液飞溅。

颜天真却在这一刻感到了不妙。

不对!

那黑衣人为何会做这么一个找死的动作?

看那黑衣人功夫不差,在玲珑扑过来的那一瞬间,他完全可以迅速躲开,要是躲得快,没准还不会被咬着。

哪怕最终逃不过玲珑的虎口,他也该有求生欲望才对,怎么还会主动把手臂往玲珑嘴里送?

仿佛无所畏惧,视死如归。

这让颜天真嗅出了一丝阴谋的味道。

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果然也证明了她的猜想是正确的。

玲珑在咬下了那条手臂之后,速度似乎有所减慢,与平时的风驰电掣比起来,显得十分迟钝,似乎力不从心。

“糟糕。”颜天真立即喊叫出声,“那黑衣人必定在自己的身上下药了!主动送上门给玲珑咬,玲珑咬下他的同时也就上了当了。”

颜天真此话一出,肖梦肖洁齐齐一惊。

“怎么会这样?”

“卑鄙无耻。”

肖梦啐了一口,一个抬眼间,看见远处又出现了十余人,那十人一共分成两组,每组的五人都牵着一张大网,飞奔而来。

“艹,敢情不是冲我来的,是冲玲珑来的啊。”颜天真眼见玲珑的行动越来越迟钝,磨了磨牙,上前踹了它一脚,“赶紧跑!用你最后剩下的力气,跑啊!”

它已经中招了,就注定支撑不了太久。

再这么拖延下去,对它只会更加不利而已。

这些黑衣人起初都攻击她,便是要营造出一种将她当成目标的错觉。

哪知道他们真正的目标其实就是玲珑。

攻击她,引来玲珑的护卫,让一名死士前来牺牲,断了一条胳膊,让玲珑上了当。

好险恶的用心。

谁他妈的想出这样的主意……还真是个人才。

眼见着那十个手持大网的黑衣人越来越近,颜天真冲着玲珑咆哮出声——

“跑啊!愣着干什么!我们已经跑不了了,你能跑就赶紧的跑!再不走连你也要被抓!用你最后的力气跑回去找云渺,快点!”

天山白虎不愧是天山白虎,中了药也不会立即倒下,还能坚持着继续攻击敌人。

但——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它的力气似乎也越来越少了。

此刻再不跑,只怕跑不了。

就算它中了迷药,它的速度也比人快,这是猛兽天生的优势,具有人永远也比不过的速度。

前提是……它真的不能再继续消耗力气了,时间拖得越久,它越无力。

“还不走!”

颜天真见玲珑还不离去,几乎快把嗓子喊哑了。

终究没忍住,上前又给了它一脚——

“跑啊!长点脑子行不行!”

她知道玲珑不是笨,只是它不想走。

它总算也会有舍不得她的时候。

终究还是理智占了上风,玲珑转身奔跑开了,片刻的功夫就跑出了几丈之外,还回过头来看了颜天真一眼。

由于中了药的缘故,使得它的行动比正常的时候减缓了一半左右,可就算是如此,那些黑衣人也没能追得上他。

史曜连寡不敌众,终究是支撑不下被擒住了。

“你大爷的,你们二十个打老子一个啊,要不要脸!”

关键是这二十个人里面还有个别功夫不错,简直要令他抓狂。

“公子莫生气,我们可不是想对你不利,而是抓你去享福的呢。”

“我享你奶奶个腿!”

“啧啧,都说白莲公子温文尔雅气度非凡,此刻看来,还真是传言有误啊。”领头的黑衣人叹息一声,“可见白莲公子您平日里擅长伪装,使得外人对你的印象都是极好,此刻恼火,竟然爆起了粗口。”

史曜连听闻此话,眸底冷光一闪。

白莲公子……这不就是他弟史曜乾的外号吗?

姥姥的。

敢情这伙人真正要抓的是他弟,此刻却把他当成他弟给抓了。

既然如此,索性先不解释,看看这群家伙究竟要干什么。

今日他们的出现也不仅仅只是为了抓他,还有那只白虎。

“头儿,没追上白虎。”

“那白虎实在是不可小觑,如此厉害的迷药竟然也不能让它倒下,只是让它的行动有所迟钝,他还能挣扎着跑出老远,消失在我们的视野中。”

领头的黑衣人闻言,只能叹息一声。

“这样都抓不到它,真是没辙了……哦对了,抓不到白虎也无妨,把良玉郡主抓回去呗,主人有难,白虎怎会坐视不理?只要良玉郡主在我们手里,一切应该都还有转机。”

说着,他转头望着颜天真等人。

她们此刻依然被二十余名黑衣人包围,挣扎不了多久。

“谁说白虎的主人是良玉郡主。”史曜连冷哼一声,“明明是南旭太子凤云渺的。”

“竟是这样?还以为天山白虎的主人就是良玉郡主呢。”黑衣人头领挑眉,“良玉郡主应该与南旭太子关系不一般吧?否则天山白虎怎会贴身跟随她,还听她的吩咐?”

“当然不一般,他们二人定下了婚约。”史曜连不咸不淡道,“若是你们想让南旭太子拿白虎换良玉郡主,我劝你们还是省省。”

“为何不行?莫非他舍不得?未婚妻还比不上白虎重要?”

“倒也不是这个意思,未婚妻当然重要,可惜他这未婚妻原本就命不久矣,这良玉郡主有重病在身,活不了多久了,南旭太子又怎么会为了这快死的人,拿心爱的白虎去交换?赔了夫人又丢了白虎,这样划不来。”

“好像有点道理……”

“这是真理。”史曜连面无表情,“这个良玉郡主抓了也是白抓,一个快死的人抓去当人质有什么意思呢?你看看你们为了抓她,折损了多少人手?到头来也得不到什么利益,还不如就收手,赶紧地撤。”

他在这个时候选择帮颜天真说话,自然是有他的考量。

若是颜天真因为他这番话而脱身,颜天真多半会感激他,就算不亲自来救他,也会将这个消息告知史曜乾,让史曜乾来搭救他。

若是颜天真跟他一起被抓,这对他来说根本就没什么好处。

他倒是希望她能脱身,她要是长点良心应该也不会冷眼旁观。

然而事实往往是不如人意的。

史曜连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黑衣人头领依旧没有打算要撤的意思。

“不管你说的是不是真的,这良玉郡主都必须要抓,我们折损了这么多人手,我们主子必定不高兴,这良玉郡主抓回去就算没用,拿来出出气也是可以的。”

“那你们还得再折损几个人。”

“都已经折损几十个了,再多几个又有什么要紧?”

“……”

颜天真那边,三人已经有些气喘吁吁。

寡不敌众,最是无奈。

今日这批黑衣人,人手充足,有备而来,失去了玲珑这个最好的帮手,场面逐渐变得不乐观。

但是颜天真并不后悔让玲珑走。

肖梦虽然擅长撒毒,但也不能十成十的命中,总有个别身手灵敏的能避开。

就好比此刻,她对上了两个高手,一左一右夹击,一人一掌分别打在两个肩头上。

拍晕了。

余光瞥见一道白色身影轰然倒下,颜天真转头去看。

肖洁也晕了。

眼下,就剩她一个站着的了。

一对二十。

这他妈的。

颜天真道:“用不着打晕我,我自己会走。”

这话的意思,便是妥协休战。

“郡主是个识时务的。”黑衣人头领朗声一笑,“来人,将郡主与这位公子绑起来,押进马车里。”

……

“真是想不到,有一天会跟你一起共患难。”

坐在奔腾的马车之上,史曜连白了颜天真一眼,“每回遇见你都没好事,这是真的,真的没有一回遇见好事!每次都是倒霉。”

颜天真这次无力反驳。

确实如此。

史曜连遇见她,几乎就是倒霉,接连不断的衰事。

也难怪他会不待见她。

他大概觉得她是他命里的衰星,只想离她远远的。

“死要脸,今日的事情你可不能怨我。”颜天真斜睨了他一眼,“今日是你自己找上我的,你还敢说是我的错?”

“我只是想以我弟弟的身份,和你断绝来往而已,你这个女人命里带衰。”

“我一点都不稀罕你弟,本郡主是名花有主的人,不做红杏出墙之事。”

“既然不稀罕,那就离他远点,最好就不要来往了。”

“好啊!”颜天真应得爽快,“我几乎不主动去找他,你得问问他,是不是喜欢来找我。”

“哼。”

“哼。”

二人一路斗嘴。

终于,马车停了下来。

“请郡主与公子下车。”马车外的黑衣人倒是挺有礼。

颜天真与史曜连下了马车,此地似乎处于一座园林之内,空气中浮动着淡淡的桂花清香。

颜天真扫了一眼四周,是数不清的桂树,一眼能看得到头。

十几丈之外设有高高的围墙,这是一个十分庞大的桂花园。

帝都之内,何处有这么大的桂花园?

可惜她来这帝都也不是很久,否则说不定可以判断此处的地形。

“二位,请随我来。”

耳畔响起黑衣人头领的声音。

二人自然只能跟着他走。

前方五丈之外,有一栋耸立的阁楼,三层之高。

这黑衣人大概是要带他们去见这幕后主人。

随着黑衣人走进了阁楼之内,上了二楼的阶梯,黑衣人伸手推开了门。

霎时,一阵酒肉香气扑面而来。

颜天真抬眼的那一瞬,有片刻的怔愣。

两丈之外,搁着一把黄金打造的椅子,椅子上的俊美男子一身华贵黑衣,以手支额,面含笑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