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就算疯了,也是你逼的/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颜天真听着南绣的话,这一刻竟觉得有些哭笑不得。

南绣的话,让她真的不晓得该如何接。

我不允许其他人来害你,能害你的只能是我。

我不会丢下你独自逃亡,若是我像你当初抛弃我一样抛弃你,那我跟你又有什么区别?

南绣啊南绣,这就是你表达在乎的方式吗?

你自认为自己有情有义,殊不知自己的想法有多么三观不正。

“不允许其他人来害我,我应该对你表示感谢吗?”

颜天真开口,语气不疾不徐,“你说,是我先对不住你,这一点我承认,但你不觉得你打击报复的手段太狠了?我当初只是想与你绝交,你却是想让我生不如死,我不顺你意,你就要我命,南绣,你说我没心没肺,你又能好得到哪去?”

“我何时说过要你的命?我从没打算让你死。”

二人依旧在奔跑,脚下生风一般。

风吹动着二人的衣裙摇晃,穿过坎坷不平的山间小路。

双腿没歇着,嘴巴也不歇。

“是啊,你是没有打算让我死,你想让我品尝痛苦的滋味,体会你曾经体会过的崩溃情绪,那么我问你,你打算让我品尝多久,你可曾想过要帮我解脱呢?”

颜天真依旧本着讲道理的心态。

“我还没有想好。”南绣道,“你根本体会不到我曾经的崩溃,就算我这样害你,你身边也有那么多支持你的力量,而当初的我,除了大哥以外,几乎找不到可以倾诉的人。”

“好了,那些人追不上我们了,可以暂时停下来休息休息。”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奔跑,二人都有些气喘吁吁。

回头一看,没有人再追上来,也就不必再狂奔了。

颜天真背靠着茁壮的树干,南绣则是坐在湖边的大石上,背对着她不知在想些什么。

颜天真望着南绣的背影,将手伸入了衣袖中。

此刻南绣背对着她,她便有机会做一些小动作。

之前放倒云渺的迷针,也可以对着南绣使用一次。

南绣身上携带着多少毒物还不知道,跟她硬碰,实在不是明智之举,不如就趁她不备将她迷晕带回王府,多省事。

颜天真心中打定了主意,便将一根迷针藏在了指缝之中。

正打算行动,却听南绣忽然道了一句——

“良玉,如果当初你愿意听我解释,而不是放完狠话扭头就走,你我二人也就不会发展到这样的地步了吧?如今我依旧不能原谅你当初的绝情,而你也不能原谅我对你的算计,你我之间,回不去了。”

颜天真迈出了脚步,走到她身后,“你在怪我当初的绝情,也罢,那我就承认,昔日的我的确没心没肺,但——要论狠毒,我可比不上你毒。”

良玉误解南绣得花柳与其绝交,却并没有把这事宣扬出去,只是告诉了最信任最依赖的大哥,站在良玉的立场上考虑问题,这么做无可厚非。

良玉虽不可理喻,终究还是给了南绣一个面子。

“南绣,或许曾经的我对你不够好,但我从未想过要害你,而你,却要用这样极端的方式来报复我。”

“你何止对我不够好?你根本就没拿我当回事。或许我在你眼中连一条狗都不如,对待小狗你还不一定说丟就丟,对待我,弃如敝履。你几乎连犹豫都没有犹豫。你这样背叛我与你之间的情谊,当然要接受惩罚。”

南绣的语气里携带了一丝冷凝,“你说的不错,我就是恶毒!怪只怪你尹良玉倒霉,摊上了我这么一个恶毒的朋友,事到如今我也不想为自己辩解什么,我大概生了一副蛇蝎心肠,你若是对我好,我自然对你掏心掏肺,你若是对我不好,我这条毒蛇可能就会伺机咬你一口。”

见南绣如此大方地承认,颜天真倒是有些意外。

还以为她会为自己辩解几句。

想不到,她自己也在数落自己。

“良玉,你一直活得那么无忧无虑,不知人世险恶,不食人间烟火,因为你的大哥给你提供了这样的生活,你真的很幸运。”

南绣凝视着颜天真,目光中透出些许追忆,“正是因为我知道你涉世未深,在与你相处的过程中,我一次又一次地谦让你,可是,我做的这些在你看来,似乎都只是刻意讨好你的方式,你大哥固然是我的心上人,我对你也不是虚情假意的,你为何要对我存在那么深的误解?”

“我已经为过去犯下的错误道过歉了。”颜天真面无表情,“我流落异国他乡几月,不记得从前的事,我归来的时候,你完全可以找机会与我修补关系,重拾昔日那份友谊,可就在我真把你当做朋友时,反而遭到你的暗算,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是因为你这个划桨人操作不当,这难道怪我?”

“难道就因为你失忆了,我就应该毫无条件地原谅你?那要是今天我失忆了,你能原谅我之前对你的所作所为吗?不能!错了就是错了,失忆又如何?这不能作为被原谅的借口。”

南绣的情绪似乎又很不平稳,说话间身躯轻颤。

很显然是火气就上来了,只差揪过颜天真的衣领把她一头按进水里去。

颜天真正要开口说话,忽听头顶响起雷鸣——

轰隆隆。

蔚蓝的天幕之中,雷电交集,上一刻还是傍晚,日头还没全落,这一刻日光就已经被乌云完全遮挡,视线所能接触到的亮光瞬间黯淡了许多。

这是倾盆大雨的前兆。

“要下大雨了,先找个地方避雨再说。”

颜天真说着,挽起了裙摆打了个结。

这山间小路原本就不平,大雨这么一下,必定要留下一些水坑,穿着长裙实在太累赘,便只好将裙摆打结,不至于拖泥带水。

“这附近似乎是有几间破屋子的,可以去避避雨。”

南绣说着,扯过颜天真的手腕便走。

颜天真原本还想拿迷针放倒她,此刻却只能暂且收了迷针。

回头下雨要是下得稀里哗啦,她还得背着昏迷的南绣在大雨中狼狈行走,想想都觉得累人。

这山路实在不好走,只能等这场雨停了再说。

“看,前边不远处就有个小屋。”

南绣抬手指着约莫十丈之外的一个茅草屋,“去那儿避雨……啊!”

说话间,她脚底下一个打滑,身躯立即站立不稳就要栽倒。

前边是一段下坡路段,这要是滚了下去,可就滚进底下的小溪里了。

由于南绣拉扯着颜天真,她脚底打滑,连带着颜天真也差点栽倒!

幸亏颜天真眼明手快,一手揽住了身边一棵树,另一只手拖拽着南绣的身躯,不让她滑落下去。

然而,由于施力较大,袖子中有一物抖了出来,顺着下坡滚了下去。

颜天真眼见着那东西滚出了自己的视线,此刻却抽不开身去拿。

“解药掉了。”颜天真悠悠叹息一声,“这一天天的还真是倒霉。”

为了救南绣,赔掉一个月的解药。

还是划算的。

被她拖拽住的南绣,听着她那一句‘解药掉了’,下意识地问出了一句,“该不会是紫月魔兰的解药吧?”

颜天真‘嗯’了一声,随即开始拖拽着她。

顺着下坡路段看过去,目光所及之处,有一条浅浅的溪流,正是因为水浅,才危险。

若是水深倒还好,她懂水性,掉下去完全可以游上岸,水浅人则无法浮上水面,一头栽下去,便会磕在溪水中的怪石上。

这个高度滑下去还是十分有危险性的。

她不得不救南绣。

“不用担心,解药还有。”南绣道,“就在那间地下藏金室里,大哥的长命锁可以开,左上角的地砖之下还有一瓶,只要撬开那块地板就可以发现。”

这对颜天真来说,算是个好消息。

“那还好,我还不会这么快死。”颜天真说话间,已经快要把南绣拖上来了。

但二人没有想到的是,远处闪现了约莫十余名灰衣人,冒着大雨而来。

依旧是之前试图杀害颜天真的那批人。

“糟糕,这群王八犊子居然追上来了。”颜天真咬牙切齿,“真是有毅力,还以为将他们甩开了呢,没想到下这么大的雨他们还要紧追不舍。”

“我的人没能拖住他们。”南绣被颜天真拖回了平坦的地面之上,道,“你最近还有得罪什么人吗?”

“我想不通,除了得罪过你还得罪过谁,哦对了,之前得罪了一名黑衣男子,是个死断袖。不知会不会是他怀恨在心来杀我。”

颜天真说着,想起了之前南绣对付灰衣人用的毒液,“你之前洒的毒液挺好用的,还有没有?”

“那是紫月魔兰的毒液,已经用完了,正是上次扎你的那一朵,被你身边的女护卫踩烂了,我觉得浪费,之后便又捡了回去拿花蕊提炼毒液,刚才已经全部用掉了。”

“那就没辙了,走为上计。”

除了跑,暂时别无他法。

……

“乾儿,看你这几天都一副有心事的模样,能不能跟我说说你究竟想的什么?”

郡主府内的饭桌边上,尹晚晴关切地询问着坐在身旁的史曜乾,一边说着,一边往他的碗里夹菜。

“我没有什么心事,或许是最近感染了风寒,整个人没有精神气罢了。”史曜乾慢条斯理地喝着汤,“郡主不是说要出游吗?”

“你生病了,我可就没有心思去玩了,我跟我那几位姐妹说了,把行程暂缓两天,等你病好些了再一起去。”

史曜乾闻言,眸底掠过些许懊恼之色。

这个尹晚晴。

就那么执着于要带他出门去玩?

就颜天真如今的情况,他还真是没什么心思去游玩,只想留在这帝都之内。

尹晚晴当初提议将带他出游,他十分干脆地应了下来,临行前却装了病,本意是想要尹晚晴不带他上路,尹晚晴若是不在这府里,府里就是他说了算。

可是眼下——

尹晚晴竟然拖延了行程?

他可不想跟她一起上路。

想到这儿,史曜乾道:“郡主可别怪我扫兴,我如今真是没有兴致出游,我这边一两天的也好不了,郡主还是自己去玩,不用挂念我了。”

“那怎么行?你不好起来,让本郡主如何玩得安心?一两天好不了,那就五六天,就算再拖个十天八天又如何?”

尹晚晴说到这儿,望向史曜乾的目光中带着审视,“乾儿,你是不是根本就不想跟我出门?”

“没有的事,郡主可别误会,我只是不想扫了你的兴致。”

尹晚晴不再说话。

沉寂的气氛持续了片刻,直到——白公子的到来。

“来了?坐罢。”

尹晚晴朝着他淡淡开口,随即转过头问了史曜乾一句,“乾儿,前天晚上我给你看了我背后的疤,你说能有个法子祛除,是一种专门针对疤痕的膏药,两天已经过去了,你这膏药调理得怎么样了?”

史曜乾怔了怔,随即笑道:“请郡主再给我几天时间。”

前天晚上,尹晚晴依旧是点了他陪夜。

但,一直以来他的替身就是那白公子。

这白公子对尹晚晴真心实意,哪怕是做个别人的替身也无怨无悔。

这白公子有着一手好厨艺,却没有想到,他竟然还懂得祛疤。

但很快的,史曜乾便发现了不对劲。

坐在对面的白公子,朝着他投递了一个无奈的眼神。

史曜乾接受到这样的眼神,当即暗道一声不妙。

白公子为何神色异样,难道……

“史曜乾,你能欺瞒本郡主这么长时间,还真是本事不小啊。”一声冷笑,自尹晚晴的口中逸出,“本郡主这么随便一试探,你就露出了马脚。本郡主背后从来就没有疤痕!你连这个都不知道!”

史曜乾目光一沉。

他又没和尹晚晴睡过,也没看过她的身子,鬼知道她背后有没有疤痕。

刚才她那么随意的一句话,他没有多想就接了,等看见白公子异样的神色时,才反应过来不对劲。

已经晚了。

如尹晚晴这样色令智昏的人,竟然也会有聪明的时候。

真是太小看她了。

“史曜乾,你从来就没有跟我同床共枕过,对不对?”尹晚晴望着他,目光冰凉,“一次都没有,对吧?否则你怎么会连我背后有没有疤痕都不清楚!我就纳闷了,为何你每次都起的比我早。为何我每次醒来你都不是躺在我身旁,而是坐在床沿边,或是在沏茶。”

史曜乾无法狡辩。

这种时刻,狡辩已经不存在任何意义。

“你知道我是怎么发现的吗?”尹晚晴气得连双肩都在发抖,“前几日,我让人把你的洗浴用的梨花香露换成西域特有的紫兰香露,我一共就买到了这么两瓶,一瓶自己留着,一瓶给了你,其他公子都没有!”

史曜乾顿时了然。

原来……是这么露馅的。

为了不让尹晚晴起疑,他和白公子所用的洗浴用品,是一模一样的味道,这么一来两人身上的气息相同,也就不容易分辨了。

他晓得自己的洗浴用品被换过了,当时还有更重要的事,他哪里有心思去管那洗澡用的东西。

当时,正是他和大哥为了颜天真吵架的时候。

他心烦意乱,之后又接收到了绑匪的信,信上说大哥被掳,他就慌忙和凤云渺赶去救人。

这么火烧眉毛的事情摆在眼前,让他顿时就没有心思去考虑其他。

若是他闲着,他一定会想起香露的事儿。

他素来就是个细心的人,难得他也有大意的时候。

“当天夜里与你睡,闻到的还是之前的梨花香露,再看你浴池边的紫兰香露,分明就用了一些,按理说你身上的味道已经换了。那时我就意识到了,睡在我身旁的人不是你,让下人随便一打听,方知最初你们俩用的是同一种香露,原来你们两人是串通好了一起来忽悠本郡主。”

尹晚晴说到这儿,拍桌而起——

“史曜乾,你好大的胆子!一次又一次欺瞒本郡主,吃我的,用我的,在我府里一手遮天,这些我都可以不跟你计较,但是你怎敢欺骗本郡主的感情!”

她对他这样纵容。

却没有想到一直与她同床共枕的人竟然不是他。

他找了个替身来伺候她。

这就表明了他一点都不在意她。

“你怎么不说话了?词穷了吗?你不是最能说会道?我问你,你是在为谁守身如玉?是不是为了良玉?你心里就只有良玉,从来就没有本郡主!”

尹晚晴怒喝一声,一挥袖将桌上的碗碟全甩到了地上。

“我不是在为任何人守身如玉,只是为了我自己罢了。”

史曜乾终于开口,语气毫无波澜,“欺瞒了郡主这么久,真是不好意思呢。我想要图利益,却又不想付出,我图你的财富,却又不想出卖自己的躯体,那么我就只好给你下迷幻药,让我的替身来与你夜夜笙歌,你若是没有发现就好了,你开心,我也开心,这算不算是——善意的谎言?”

“混账!你简直放肆!”

尹晚晴怒上心头,扬起手,眼见着一巴掌就要落在史曜乾脸上,史曜乾一个侧身,轻松躲避了开。

“虽然对你有些抱歉,但我还是不愿意被你打。”

史曜乾轻描淡写道:“既然郡主你已经知道了一切,咱们之间的缘分也就尽了,从今往后你再也不用受我欺瞒,因为你不会再看见我了。”

史曜乾说着,起身迈出了步子。

“你站住!”尹晚晴怒喝一声,“骗完了本郡主就想走?哪有那么容易让你走,你当本郡主是什么?是玩物?”

“不是玩物,只是一个移动的金钱库。”史曜乾背对着她,“我天生就是个俗不可耐的人,最喜欢黄白之物,你供我财富,我又怎会把你当做玩物?”

只是当成一个傻子罢了。

玩物还不至于。

“你不就是想要钱吗?”尹晚晴冷笑一声,“多少钱买你一夜?说!”

“多少钱都不卖。”史曜乾道,“你就别想着能得到我了,我对你委实是提不起兴趣啊。我是很喜欢钱,但还不至于为了钱而出卖躯体。”

命比钱重要。

童子之身,非守不可。

“你不能走,不准走!”尹晚晴冲了上来,扣住他的胳膊,“我到底哪里比不上良玉?良玉对你一点儿都不好,你又何必到她面前去犯贱!你知道府里有多少公子在我耳旁念叨着,说你和良玉关系匪浅,见面虽没有肢体接触,却也眉来眼去的,这些我都可以不跟你计较,现在,你要离开我去找她吗?”

“放手。”史曜乾低头看了一眼尹晚晴扣在自己胳膊上的手,“你留不住我的,你这郡主府的守卫再多,我也是想走就走。”

“我不让你走,你要是敢走,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尹晚晴的手收紧了些,低喃道,“就算你跑出去又如何,你不会有机会见到良玉了……”

“你说什么?!”

史曜乾的目光豁然一冷。

尹晚晴的最后那一声呢喃,他没有错过。

什么叫做——不会有机会见到良玉了。

“怎么,你害怕我做些什么?”尹晚晴与史曜乾对视,捕捉到了他泄露出的一丝紧张情绪,冷笑,“你果然很在乎她。”

“你与她虽然都是郡主,但你谋害她也是罪。”史曜乾冷眼看她,“你疯了不成?”

“我没有疯,就算是疯了,那也是你逼的!良玉她所拥有的一切,哪样不比我好?她已经拥有了那么多,为何还要来跟我抢你?”

她自认为这辈子就做了一件对不住尹良玉的事情。当初看中了那凤云渺的长相,但也只是一时起了色心而已,之后勾搭不成,反被整了一番,她气过之后,也就放弃了再与之纠缠。

再后来,遇到了史曜乾。

这家伙才是真正能让她有感觉的人。

对他,她几乎是倾尽了所有的耐心,或许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喜欢罢。

她后院男妾成群,从来没有一人能让她如此上心,如此留恋。

可是为何……

他对她就如此无情。

还不就是因为她跟他之间隔了一个良玉吗?

如果没有了良玉的存在,一切是否就会不一样。

“疯妇。”史曜乾反手擒住了她的手,拧到身后,“说!你把她怎么样了?”

尹晚晴痛呼一声,“疼!”

一旁的白公子见此,连忙上前劝阻,“史曜乾,你好大的胆……”

话音未落下,就被史曜乾一掌拍到了墙边。

他拧着尹晚晴的手臂,加重了一分力度,“说!”

“痛死了!我说我说……今日她独自一人策马前往红凤山,难得她身边无人护卫,我便雇了三十名杀手去红凤山,也不知现在是否得手,这还不都是你逼的!你这个没心没肺的混……”

未说完的话,哽在了喉咙里。

史曜乾一个手刀砍在她脖颈上,将她击晕了。

“要是她出了事,你就去陪葬。”

朝着昏迷的尹晚晴如此道了一句,史曜乾转身离开。

尹晚晴对他如此死心塌地,将来必定还有能利用的地方。

可若是她派出去杀颜天真的人得手了,他一定送她去见阎王。

外头的雨,淅淅沥沥。

史曜乾的身影在雨中飞快穿梭。

颜天真去红凤山做什么?还是独自一人去的。

尹默玄与凤云渺竟然没一个去陪着?

难道她又是自己自作主张离开的吗。

这样大的雨,山路泥泞崎岖,无论是对杀手还是对她而言,都是困扰。

颜天真,你可不能出事。

希望你能坚持到我赶去搭救。

……

“良玉,我有些跑不动了。”

“那怎么行?若是不跑,你有把握跟那十个人干上?二对十,胜算有多渺小。”

“可是……我真的跑不动。”

南绣奔跑之余,气喘吁吁。

由于之前放血做药的缘故,如今自然是有些体虚,奔跑了许久,都有些跟不上颜天真的脚步。

她的力气大概是消耗得差不多了。

“也对,他们都是精壮的男子,体格必定是比我们女子好。”

颜天真说话间,瞥见了不远处的一座山洞,道:“你若是跑得累了,就去那山洞里歇息歇息,我负责把他们引开,反正他们的主要目标是我,应该不会在你身上浪费时间,他们必定是会追着我的方向去。”

南绣闻言,有些错愕地看着颜天真。

她想吸走敌人的注意力,好让自己脱离险境?

“你不用这么惊讶地看着我,你心里应该明白,我是为了解药,我也就不假惺惺了。你若出事了,我可就真的没救了。因此,我只能先设法保全你的安危,再考虑自己如何脱险。”

“就真的只是为了解药吗?如果你跟我之间没有这么一层羁绊,你是不是就不会管我的死活?”

“话也不是这么说的,得看人。若是与我没有交情的,我何必管他死活?若是与我有交情的,怎么着都得管一管吧。”

二人说着,已经走到了那山洞之外。

颜天真正想扶着南绣进去,却听得山洞之内传来一声虎啸!

这声音实在高昂,令人听得不禁都要腿脚发麻。

“不好,这是老虎的洞穴。”南绣脸色一变,“这红凤山山脚下是有野兽出没的,如今下了大雨,野兽自然也要避雨,快走!”

“回来,别急着走。”颜天真抓紧南绣的手腕,当机立断,“你就坐在这洞穴边上,不要轻举妄动,切记无论发生什么都别乱动,野兽只会先攻击对它来说具有威胁性的人,只要你不动,它暂时就不会搭理你。”

“那你呢?”

“我要进去引它出来,对付那群灰衣人,你想,灰衣人手上都有兵器,他们来势汹汹,就他们那阵势,野兽看见了不得扑过去?只会认为他们是想要侵犯它的地盘,不信你就等着看。”

南绣的脸色依旧有些不太好看,“这太危险了。”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颜天真冲她笑了笑,“事到如今也没有什么更好的解决法子,不如就铤而走险。我要让那群王八犊子自乱阵脚。”

颜天真说着,按着南绣的双肩,让她坐在洞穴边上。

“南绣。”颜天真注视着她的双眼,“如果这次我们能够脱险,回去之后,你是不是要考虑救我?如今能救我的也就只有你。”

南绣一时回答不上来。

“这个问题你慢慢想。”

颜天真也不再逼问,站起了身。

身后再度传来一声虎啸。

颜天真依旧站在洞口处,没有想要挪开的意思。

第一声虎啸,应该只是警告。

洞穴里的老虎大概是刚吃饱喝足的,在避雨休息时,不希望有任何人或动物侵犯它的地盘,于是在察觉到有人靠近时,便咆哮一声,以达到威慑的作用。

若是刚才她和南绣跑开,老虎未必会追。

兽,也会有吃饱喝足想要休息,懒于捕猎的时候。

而这第二声虎啸,大概就是动怒了。

这些,都是曾经听伶俐说的。

伶俐对于猛兽的了解,可是不少,谁让他喂养玲珑的时间那么长呢?

她站在洞穴外不离去,显然已经惹怒了洞穴内的大家伙。

那大家伙接下来应该就会实施进攻,以显示它作为猛兽的威严。

果不其然。

颜天真听到身后有呼啸之声而来。

她早已全身戒备,朝着边上的一处草地一扑,打滚了好几圈。

刚刚好避开了老虎的袭击。

趁着打滚的空档,也看清了老虎的样子。

一只棕色条纹大虎,就是最常见的山林野兽,并无特色。

果然还是玲珑漂亮多了。

那老虎一双虎目盯着打滚的颜天真,就想要扑上去。

忽的,它动作一滞,转而看向了另一边。

它所注视的方向,十名灰衣人提剑奔来。

颜天真早已滚到了一旁的草丛中。

那群穿灰衣服的王八犊子刚好追上来,她将老虎从洞穴中引出,这群王八犊子理所当然地要成为炮灰。

此刻她已经滚到了乱石杂草中,老虎这第一眼看过来未必就能发现她,它自然更乐意去攻击前方那群快速移动的东西。

再说那群灰衣人,原本是追赶着颜天真上前来的,忽然看见颜天真朝着草地扑上去打滚,心中自然是觉得莫名其妙。

之后看见一只大虎从洞穴中冲了出来,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

“老虎!这可如何是好?攻还是撤?”

“方才觉得依稀听到了一声虎啸,还以为是从远处传来的,想不到就是这洞穴里发出来的。”

“撤只怕是来不及了,已经惹恼了它,它就不会放过我们,这样,一半人留下来拖住它,另一半人随我去追良玉郡主。”

这一边的灰衣人们商量着,颜天真已经带着南绣跑出了一段距离。

“那只老虎至少能拖住他们一半的人,他们留下的人要是少了,对付不了那只老虎,要是多了,则浪费人手,所以他们会选择分为两队,应该五五,或是六四。”

听着颜天真的话,南绣抽空回头看了一眼。

她们已经将那群灰衣人甩出很远的距离。

果然,有五个人成功越过了老虎,追了上来。

“你说的不错,果然拖住了一半,那剩下的这五个……”

“不急。”颜天真道,“只要还留着体力,就不怕对付不了他们。”

然而,很快二人便又遇上了一个难题。

前方是一个十分陡峭的下滑坡,一眼竟然望不到底。

只能依稀看清底下汹涌的河流。

“这……”颜天真望着那斜坡,心中有些犹豫不定。

“南绣,你懂水性吗?”

南绣摇了摇头。

颜天真眉头微蹙。

由于长时间奔走在山林之间,她们二人的体力都有些不足了。

她现在只能保证,她自己跳下去后还能游一段时间,再多带一个人恐怕就是问题了。

这种情况,不该冒险。

“先和他们硬拼,实在不行就跳。”颜天真当机立断,转过了身。

云渺留给她的那个刀囊,里头还有不少小刀。

此刻也没有什么大兵器,就只能拿这小兵器先顶顶。

颜天真一手握上一只小弯刀,递了两只给南绣,“东西小了点,也就只能勉强用用了。”

这种节骨眼有兵器用就不错了。

回头杀个敌人,抢下对方的兵器就是了。

望着对面的那五人,颜天真冲上了前。

这群灰衣人,一看便是训练有素的团伙,招式用得都差不多。

颜天真与灰衣人打成一团,南绣站在边上看着,只觉得十分惊奇。

良玉的拳脚功夫什么时候练得这么好了?

犹记得,当初良玉的哥哥要教她习武,她一直疏于练习,与自己一样,也就只会一些花拳绣腿。

但是此刻——

她的每一次出手,每一个转身,每一次跳跃,都十分敏捷又有力度,这实在不像是从前的良玉。

流落在异国他乡的几个月,她究竟学了多少东西?

不等她多加思考,只见一名灰衣人游走到了颜天真的身后,就要挥剑。

南绣几乎没有多想,将手中的弯刀朝着他的脑门投掷去!

那灰衣人动作一滞,条件反射地转过身,临死之前将手中的长剑朝着南绣挥了过去!

南绣惊呼一声。

‘叮’

随着一声脆响,那只长剑被袭来的小弯刀给打偏。

是颜天真出的手。

颜天真晓得南绣的功夫不高,便缓缓地挪到了她的身旁。

“我来护你,你只管找时间偷袭就好。”

南绣正要应一声好,却在下一刻瞪大了眼,将颜天真推开——

“良玉闪开!”

颜天真被推开的那一瞬间,本该打在她身上的那一掌,落在了南绣的肩上。

颜天真万万没有想到,她先前刺穿了后背倒下的那一人竟然没死,还能爬起来再给她一掌。

南绣与她面对面,自然就能看到她身后的动静。

千钧一发的时刻,她居然把她推开了。

那一掌落在南绣肩上,她那身子当即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飞了出去,顺着下坡,滚落到底下那汹涌的河水中。

“南绣!”

南绣不会水。

这么一落水,只怕是凶多吉少。

南绣。

她保护南绣,只是为了解药。

而南绣推开她,是出于本能。

南绣啊南绣,你的心思为何就这么复杂。

颜天真心中百感交集,此刻也不知对南绣是恨多还是怜悯多。

好像……

不是很讨厌了。

此刻不是她感慨的时候,身后那群王八犊子还没消停呢。

“你们这帮狗崽子!”

颜天真厉喝一声,手中的弯刀朝着那名偷袭的灰衣人投掷而去!

弯刀准确无误地命中了灰衣人的眉心。

“我看你还不死。”颜天真冷笑一声,同时一个侧身避开左面袭来的一把剑。

跟这群王八犊子拼了。

颜天真本以为接下来还有恶战,却没想到,余光骤然瞥见一抹海蓝色的影子,那速度犹如风驰电掣,掠过两名黑衣人的身旁,便带飞出两道血液——

两人的身影轰然倒塌。

颜天真望着出现的那人,当即大喊出声——

“云渺,留个活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