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血洗郡主府/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凤云渺此话一出,对面的二人自然是齐齐一惊。

“血洗……”

“晚晴郡主的府邸?”

二人好片刻没有回过神。

先前不是说这南绣郡主才是罪魁祸首?与晚晴郡主又有何关系?

“等等等等……云渺,你是不是说错了?”花无心又问了一遍,“这晚晴郡主与你有何恩怨?竟让你说出要血洗府邸这样的话,莫非她和南绣郡主有什么瓜葛?还有,颜姑娘为何没与你一起回来?没找到?”

凤云渺望着他,此刻目光被一派凉意所充斥,如同冬日池水,“我没有说错,要的就是她尹晚晴的命。”

他只是再次重复了他的决定,并未跟花无心多做解释。

“呵呵,云渺,你冷静点,这种事是不能草率决定的,你听我一言……”

“你是佛门中人,我不带你杀生,这儿没有你的事,无需你多言,你若是想要大慈大悲劝我回头是岸,就滚出我的视线。”

凤云渺的语气冷若冰霜。

他不再看花无心,转而望向凤伶俐,“换上衣服,召集人手,一刻钟之后,王府十丈外的小巷集合。”

凤云渺留下了这么一句话,便转身离开,留下身后百思不得其解的二人,望着他的背影,猜测他做出决定的原因。

“南绣郡主惹的事,他若真是来气,不是应该找镇安王府的麻烦么?怎么会去针对晚晴郡主……”

花无心说到这儿,转头有些无奈地望着凤伶俐,“你真要跟他一起去?这一去,又是无数冤魂要在世间游荡……”

“花大师,你就别跟我讲那套大道理了,义父的敌人就是我的敌人,义父的命令,我不得违背,你难道没看出他此刻的情绪已是震怒,如今我除了站在他身边听从他的吩咐,已经没有什么能帮上他了。”

凤伶俐说完,转身迈步离开。

徒留花无心站在原地,悠悠叹息一声。

与凤云渺相识这么久,除了身披战甲之外,几乎就没有见到过像今夜这样凌厉的杀气。

一旦杀气外溢,便是血流成河。

……

“郡主,您今日夜里都没怎么吃东西,还是吃点儿吧。”

灯火通明的卧房之内,一身白衣的俊秀公子拿着碗筷,轻哄着坐在身边的女子,“郡主,就算您在气头上,也得顾忌着自己的身子,挨饿的滋味可不好受啊。”

“抓到史曜乾了吗。”尹晚晴开口,语气有些木讷。

“没有……”身旁的白公子叹息一声,“这个家伙有着十分高明的武功,身法很快,他在打伤了我又打晕了您之后立即逃离,他平日里就出入自由,府外的守卫也不晓得要去拦他,都还不知道他犯了事,等我喊人去抓他时,他已经跑得不见人影。”

“想逃出我的手掌心,哪有那么容易。”尹晚晴冷笑一声,“等我捉住了他,看我怎么收拾他。”

“郡主放心,回头就将他的画像张贴到大街小巷,指认他是刺客,将他抓获者,重金悬赏。如此一来就很好抓了,除了咱们府上的人之外,还多的是人帮我们。”

“这个主意倒是可行,此事你立刻去办,记住一定要活口。”

“是,郡主先吃饭吧……”

二人正说着话,忽听屋外响起了脚步声,随即有下人奔跑上前来。

“郡主,刚才有个小孩跑到了府外,将这封信交给了小的,说是一定要给您过目,小的问他是谁给您送信,他说他不知,对方给了他一锭银子之后就离开了,只嘱咐了他一定要交此信送到您手上。”

“小孩送信?”

尹晚晴有些疑惑,将信件接了过来。

信上书写几个大字,赫然是:郡主亲启。

尹晚晴望着这字体,怔了怔,“这是他的字体……”

说着,她连忙将信件拆开了。

信上只有寥寥几句话,却传递了一个令人震惊的讯息。

郡主,若还信得过我,请听我一言,今日府上恐会有血光之灾。深夜已至,请速速逃离府上,切莫逗留,否则只怕引来杀身之祸,勿张扬,此乃忠告。

没有署名。

但她知道这就是史曜乾的亲笔信。

“血光之灾,杀身之祸……”尹晚晴斟酌着这几个字眼,眉头蹙起,“这是什么意思?莫非是有人想来刺杀我?”

这信上的内容,能不能相信?

她这府邸好歹也是一座郡主府,又不是闲杂人等想闯就闯。

这封信看起来像是警告,却也没说太清楚。

这会是史曜乾的把戏吗。

尹晚晴才这么想着,就听得远处响起一阵惨叫声。

惨叫声隔得虽然远,却一连响起了好几声,在这样寂静的夜里格外清晰。

尹晚晴顿时一惊。

怎么回事?!

“郡主莫慌,我出门看看。”身旁的白公子如此说了一句,便起了身,走到房门之外。

远远地便看见前头火光大亮,似乎是府门外的守卫在与人恶战。

白公子脸色一沉,“哪里来的贼寇,竟如此大胆,连郡主府都敢闯。”

说话之间,有人急急忙忙地冲上前来。

“白公子,不好了!府门外的一伙黑衣人好生厉害,这才片刻的时间,守卫们已经快抵挡不住了,请郡主示下,应该如……如何抵挡……”

“蠢货!这种时刻还要请示郡主?难不成要郡主帮着你们提防那伙人?保护郡主才是关键的!调派所有的人手去府门外,务必给我将这些大胆狂徒通通拿下!”

“是……”来人颤抖地应了一声,转身离开。

白公子正要回到卧房之内,正迎上了踏出房门的尹晚晴。

“怎么回事?”

“郡主,大事不妙了,有一伙十分厉害的黑衣人攻击王府,守卫们似乎有些力不从心……”

听着白公子的话,尹晚晴眉头拧起,“莫非真像史曜乾说的,我今夜会有杀身之祸。”

“郡主,此刻狂徒已经杀上门了,为了郡主的安全起见,咱们还是先转移……”

二人交谈之间,又听到有人上前来报——

“白公子!快守不住了!这伙黑衣人总共就才二十余人,已经斩杀了弟兄们三四十人,所有的人手都集中在府门之外,有几名黑衣人竟然跃上了高墙,朝着守卫薄弱的地方进攻,这下可如何是好?”

尹晚晴脸色一僵。

“他们所使用的兵器除了刀剑之外,还有带绳索的飞爪和弓弩,看上去像是训练有素的,作战经验十分熟练。”来人苦着一张脸,“请郡主转移吧!”

“这群人眼里简直没有王法!皇城禁卫军呢?这么大的动静,还不够引起外人的注意吗?按理说也该传到街上巡逻的卫兵耳朵里了!”

“郡主,他们若是早就拟好了计划前来攻击,想必会刻意把巡逻的卫兵引得离咱们这远些,让他们来不及前来援助,这一招,在兵法上称为声东击西。”

白公子说到这儿,扯着她的手腕便走,“郡主,今夜这府邸只怕是守不住了,咱们必须弃府而逃!”

尹晚晴气得咬牙切齿,脚下不由自主地跟着白公子奔跑。

“慢着。”

尹晚晴像是想到了什么,脚步一顿,“他们显然是有备而来,这个时候就算从后门走,说不定也会被逮个正着。”

“说得也是。”白公子略一思索,道,“有了,后院那个荒废的酒窖!”

尹晚晴怔住,“酒窖?”

“郡主您忘了吗?两年前您嫌那个酒窖太小,就换了个大的,将收藏的美酒全都转移到了新的酒窖,那个小的也就废弃了,这两年都没用,里头想必不干净,但应该够安全,我是最早进这府里的,后面来的人都不知道这个地方。”

说话间,他已经拉扯着尹晚晴奔向了后院。

寻到了那个废弃酒窖的位置,白公子将那酒窖的盖子掰开,便有一阵腐朽的气息扑面而来。

这底下说不定长霉了。

但此刻除了躲在这儿也别无他法。

尹晚晴心知此刻不应该嫌弃,也就硬着头皮跳下去了。

跌落在了潮湿的土地上,难闻的气味让她眉头大皱。

她从来就没有这么狼狈落魄的时候,今夜却被一群来历不明的黑衣人逼到这个境地。

心中觉得有些恐慌,幸好,此刻还有个人陪着她。

“白路,你也下来!”

“郡主,梯子,底下应该有个梯子,你将梯子架上,我也好顺着梯子将这盖子盖上。”

尹晚晴在黑暗之中摸索着梯子,将梯子架在了酒窖口下。

白路踩在了梯子上,将酒窖口封闭了。

周遭一片黑暗,鼻翼间都是腐朽潮湿的气息,熏得人难受。

依稀能听到远远地传来刀剑斩杀之声。

伴随着声声惨叫——

“走水了!”

“走水了!”

“这群混账东西!难不成还想烧我的府邸?”尹晚晴怒由心生。

“幸好方才没有躲在密室里,否则这一把火下来,咱们也没命了,如今躲在这草地之下,庭院宽敞,火势没那么容易蔓延过来。”

惨叫之声是从前院传来的,这后院自然更晚遭殃。

与此同时,郡主府外——

“天呐,郡主府被人洗劫了!”

“还起火了!”

此刻虽然夜色深沉,偶尔还会有路人经过,瞥见这样的一幕,纷纷惊起。

天子脚下,洗劫郡主府,委实太猖狂了些!

“快走快走,去通知那些巡逻的官兵。”

“真是奇了怪了,这附近怎么就没有巡逻的人呢,这郡主府变成这样,都没人前来管管?”

府外,路人奔走相告。

府内,横尸遍地,哀鸿遍野。

“发现晚晴郡主的踪迹了吗?”为首的黑衣人长身玉立,冷凝的声音自黑色面巾下传出。

“没有。”

“继续找。”

“是!”

后院的地窖之内,尹晚晴瑟瑟发抖。

听上面的声音,很显然,她这郡主府已经失守。

杂乱无章的脚步声从头顶掠过,她知道,这些就是攻击她府邸的人。

好在这酒窖处于柔软的草坪之下,白路方才在盖子上铺满了青草,这才顶着盖子关上,就算脚踩上来也与踩在草坪中无差别。

正常人都是呼啸而过,不会有谁特意踩一踩哪块地面有异样。

即便是知道被发现的可能性不大,尹晚晴依旧觉得手脚冰凉。

白路在她身边安慰着——

“郡主别怕,不会有人能想到这个地方的,他们应该只会把注意力放在屋子里,这块草坪不足以引起他们的注意力。”

头顶之上,响起人的交谈声——

“还没有找到晚晴郡主吗?”

“前院后院都找了,没有。”

“或许是躲在哪个密室里了吧,殿下有令,前院后院全烧了,等到皇城禁卫军赶到,这房子也能烧掉大半了。”

“是!”

头顶上的人似乎又分散了开来,脚步杂乱。

“殿下……”尹晚晴斟酌着这两个字,“难道是……”

“守卫方才说,这伙人有着熟练的作战经验,都是训练有素的,不过才二十个人,从他们袭击到此刻还不到半个时辰,行动这般迅速敏捷,可见是个精英队,若不是摄政王殿下手底下的人,那就可能是……”

“凤云渺。”尹晚晴咬着牙,“除了他之外,还有谁跟我有恩怨!”

这骤然拔高的声线,吓得白路连忙伸手捂住她的嘴,“郡主你小点声,虽然咱们在这酒窖里,声音大了上面也会听到动静的。”

尹晚晴而是在平稳情绪,虽然心中惊涛骇浪,再次开口的声音却小了不少。

“你说的不错,放眼咱们帝都,手底下能集结这么多高手的没几人,又被称之为殿下……除了尹默玄之外,就是南旭的凤云渺。尹默玄是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的,再怎么说他也是我的堂兄,他若是知道我害良玉,或许会手刃我,但他不会残忍到在我府里大开杀戒。”

此时此刻,她已经断定了今夜这伙人是凤云渺领头的。

“他会这样对待我,看来他已经知道了我派人杀良玉的事……如果良玉安然无恙,他不至于做得这么绝,他这样屠戮,难道良玉……”

尹晚晴说到这儿,冷笑一声,“看来良玉是死了,才会激起他这样的雷霆之怒。”

下一刻,头顶上空再度响起了人声——

“皇城禁卫军来了,撤!”

这是一声略带稚嫩的男子嗓音。

“这声音,听起来像个少年,不是成年男子的声音。”酒窖下,白路如此道了一句,面上有些不可思议,“是个年纪不大的孩子,居然会参与这样的行动……”

年纪轻轻,鲜血满手。

“凤伶俐。”尹晚晴冷笑一声,“凤云渺的义子,武艺超群的少年将军,还不到十六岁,早就听说过了,我果然是没有冤枉了他们。”

“禁卫军总算赶来了,郡主,我们算是躲过一劫了。”

此刻,府邸之外,大批卫兵蜂拥而来,冲入郡主府。

“快!先救火!找找看还有没有活口,务必找到郡主,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领头的那人一边指挥着身后的人,一边扫着眼前的惨状,心中惊愕。

尸横遍地。

鼻翼间萦绕的,都是浓烈的血腥气息。

眼前的尸体,大多都是郡主府内的守卫、还有些奴才丫鬟、以及衣着华贵的男子。

“什么人这么厉害,半个时辰之内血洗了郡主府。”

领头人说着,朝着身后的守卫呵斥一声,“这附近难道都没巡逻吗!这夜深人静的,这么大的动静都没听见?还是一些路人过来报告,我才晓得要过来救援,可是现在也显然迟了!若是陛下怪罪下来,谁来担这个责任!”

“头儿,是这样的,我们今夜的确有巡逻到这附近,忽闻远处响起两道女子的呼救声,弟兄们听到有人求救,自然都赶过去了,那两名女子似乎是遇到了强盗,我们与那几个强盗纠缠了许久,也就没听见郡主府这里的动静……”

“那几个强盗呢?拿下了没有!”

“跑……跑了。”

“废物!这看起来怎么一点都不像是巧合,倒像是故意设计好的阴谋,将巡逻的卫兵引远了,刻意制造一些动静,你们与那伙强盗纠缠,却不知郡主府陷入了危机……会是什么人敢这样造次。”

这一头,禁卫军在施救,另一边,后院的高墙之外,众多黑衣人齐聚。

一条条带着钩爪的绳索,抛上了立着尖刺的墙头,黑衣人们借着绳索,步伐从墙上呼啸而过,迅速攀爬到了墙头,纵身一跃——

动作整齐一致,飞快地撤离。

唯有两道身影,从地面上直接跃起,无需借助任何工具,身轻如燕地落在了墙头,身影一闪,就掠出了老远,在寂静的黑夜中如同鬼魅一般。

“义父,没有发现晚晴郡主的踪影,她逃得倒是快。”

凤云渺听着这话,并未出声。

目光之中凝聚一池寒潭。

尹晚晴,这次让你逃过了一劫,可见你命不该绝。

也罢。

就看看你什么时候来实施报复,只要你现身,便是难逃死劫。

……

经过众多禁卫军的施救,郡主府内的大火终于得以熄灭。

一场大火,烧毁房屋十余间。

一场血洗,地上横尸数百人。

“报,火势已灭,前院八间房屋被烧毁,后院五间。”

“报,没有发现晚晴郡主的踪迹。”

“报,死亡人数一百二十三人,皆是王府守卫、下人以及晚晴郡主的二十九名公子。”

领头人疑惑,“郡主不是应该有三十三名公子吗?”

“之前听说,有两人是被赶出了府,还有一人前几日离奇失踪,总共剩三十位,今夜应该是有一位与郡主一起逃了。”

“这样……看来郡主是逃过一劫了,若是她安然无恙,明日应该就会现身了。留下二十人清扫府邸处理尸首,其他人等回归岗位。”

……

酒窖之下,尹晚晴听着头顶上的动静,从交谈声中可以听出,是禁卫军们在处理尸体。

“郡主,我们没事了,但是——不能现身。”

耳畔想起了白路的声音,“此事若是找陛下去讨公道,只怕会没有结果。”

“难道陛下还会保不住我?”

“我的意思是……南旭太子他之所以敢这么做,必定是有恃无恐。郡主你拿不到任何证据来指认他是幕后黑手。再有,摄政王与他是亲家关系,他只要告诉摄政王殿下,是郡主你谋害良玉郡主,摄政王自然是与他站在一起,他不会放过你的。”

白路说着,叹息一声,“他们俩人站在一起,郡主你斗得过他们吗?”

尹晚晴低喃着,“这帝都之大,竟没有我容身之处了吗……”

“没有。”白路道出了这个残酷的事实。

尹晚晴有些颓然地坐下。

“为什么,为什么我要面临这些……”

“郡主,咱们回头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撤离此处吧。”

“离开了这鸾凤国,我还能去哪里?”

“天下之大,总有你容身之处,但是这鸾凤国帝都内,没有。”

良久的寂静。

尹晚晴终究做出了决定。

“好,离开此地。”

她冷笑,“凤云渺屠我全府上下数百余人,毁我家园,这笔帐我一定要跟他算,我尹晚晴有生之年,定要报仇雪恨!”

……

凤云渺等人撤离了郡主府,便以最快的速度奔至一处阴暗的小巷,将身上染血的夜行衣全部脱落,丢至一处废弃宅院之中。

而后,分成五路。

二十人聚在一起,目标未免太过明显,分成多个小队,则不容易引人注目。

凤云渺与凤伶俐,连同龙攻龙受留在小巷之内,直到有一人驾驶了马车过来,这才全上了马车。

马车一路驶回摄政王府。

马车上安置了一桶清水,以便于清洗身上的血腥之气。

凤云渺将双手浸入桶里。

清冷的水,洗涤着手上的血迹。

“义父你小心些,别让手腕上的伤口碰到水。”

凤伶俐自然是注意到了他手腕上的伤口,只做了一个简单粗略的包扎。

凤云渺注视着水桶。

看着指尖的血迹飘荡在清水之中,犹如一条红绫荡漾。

片刻的时间,清水被染红了。

他并没有觉得畅快淋漓。

沉闷的心情,并没有得到一丝缓解。

他在山脚下的破草屋里醒来之后,没有发现颜天真的踪迹,这让他怒从心生。

他以为,他可以带她回来。

可就在他放了血之后,遭遇了两人的袭击。

那俩人放出了烟雾弹之后,对他进行前后夹击。

他不曾听到那两个人的声音,也没有看到他们长的什么模样。

但是他已经有了怀疑的人。

有个家伙,最喜欢用烟雾弹。

尹晚晴派出的杀手,史曜乾或许会得知,前往搭救。

毕竟他与尹晚晴住在同一屋檐下。

或许他就是瞅准了时机,眼见着自己失血,体力不充沛,这才趁机放了烟雾弹,迷惑他的视线,从他手里抢人。

他知道史曜乾不会害颜天真。

但是,他将颜天真带走,颜天真下一次毒发应该如何缓解。

南绣给她留了一瓶解药在王府的藏金室内,她至少还能活一个月。

史曜乾会不会去拿这瓶解药?他知不知道这瓶解药的存在?颜天真会不会告诉他?

史曜乾。留着你,果然不是个正确的选择。

南绣跌落汹涌河流中,生死未卜,这世界上也就只有她知道该怎么救颜天真。

颜天真说,她好不容易打动了南绣。

所以,他不动镇安王府,以免南绣脱险归来之后,看到镇安王府出事,再度被激怒。

镇安王府,他只派人监视,不袭击。

但是尹晚晴,没有存在的必要。

他深夜袭击她的府邸,打她一个措手不及,却还是让她给跑了。

“义父,你莫生气了。”对面响起凤伶俐的声音,“那郡主跑了,没准会去向女帝陛下求救,求她主持公道,只要她现身,咱们就还能想办法再杀她一次。”

“现身?”凤云渺嗤笑一声,“你觉得,她还会蠢到现身吗?她得罪了我,只要我把事实告诉尹默玄,她就又得罪了摄政王,这样她还敢露脸,是不是找死?又或者她天真地以为女帝可以庇佑她一辈子?她也不想想,自己算老几。”

“这……那她会离开帝都吗。”

“会。”凤云渺笃定,“她要是有点脑子,就不会留在这,她会选择先离开,回去之后,派些我们的人去城门之外盯着,都应该知道她长什么样了,一旦发现就格杀勿论,谁能把她的项上人头带回来,就等着升职。”

“是。”凤伶俐应了一声,“回去后我就吩咐下去。”

又是片刻的时间过去,马车在摄政王府外停了下来。

凤云渺等人下了马车,朝王府内走去。

才踏进了王府,便有下人上前来道:“太子殿下,我们王爷说了,若是看见您回来了,请去他的书房一趟,有事与您相商。”

凤云渺听闻此话,并未作声,朝着尹默玄的书房去了。

走进了书房,便发现房门是半敞着的,他索性也不敲门,就直接推了进去。

尹默玄坐在书案之后,望着走进的凤云渺,目光之中带着审视——

“你今夜干什么去了?”

凤云渺走上前,开口的语气毫无波澜,“我干什么去了?你不是应该猜到了吗?”

“你……”尹默玄拧起了眉头,“南面的院子里住的都是你的人,今夜忽然就被凤伶俐召集了十几人出去,我就猜到了你们是有什么行动,却也没急着问,我知道你这个人心思缜密,做事不会有什么遗漏,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你竟然——”

“我没有打算隐瞒你,让你知道了又如何?你知道我今夜的行动,你会戳穿我吗?会将事实泄露出去吗?如果你会,那你就太叫我失望了。”

“你给我解释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尹默玄的眉头拧得更紧,“本王知道你做事一向有理由,就算是看在良玉的面子上,也不会把你做的事抖出去,你就是知道了本王会袒护你,才有恃无恐,你屠杀晚晴府上百余人,是和她有什么深仇大恨?”

“不是我和她有深仇大恨,是我们和她有深仇大恨。”凤云渺冷笑,“她派人杀你妹妹,你管不管?”

尹默玄一惊。

“晚晴杀良玉?”

虽然惊诧,但他晓得凤云渺说的不是假话。

如果不是尹晚晴做出了不可原谅的行为,凤云渺也不至于做得这么绝。

他现在更关心的问题是——

“良玉怎么样了?我派人去镇正安王府找她,并未找到,问了她的贴身护卫梅无枝,她说她不久前刚刚得知良玉失踪,你出去寻良玉,最后是一个人回来的,是不是良玉她……”

“她失踪了。我找到了她,本想将她带回来,却还是被人将她从我身边带走,若是我没有猜错,就是史家兄弟。她告诉我,她此行有不小的收获,那就是她与南绣的关系有所缓解,她似乎说服了南绣。”

“那么南绣呢?”

“她们两被尹晚晴派出的人追杀,在雨中逃亡,被逼至一处下坡路段,南绣为了救她,被杀手打进了河流中,至今不知是死是活。”

尹默玄伸手揉了揉眉心。

被凤云渺这么一说,真是叫人心情烦闷。

“就当南绣还活着,在没有得到解药之前,我不会动镇安王府,南弦还有利用的价值,派人盯着他就是了,但是尹晚晴没有任何价值,我杀她,难道不是理所当然?”

凤云渺说到这儿,厉喝一声,“若不是她派人去搅局,事情也就不会转变到这样的地步!眼见着天真的活路就在眼前,她却要把这条活路斩断,她不死谁死,我屠她全府,并没有一丝后悔!我还嫌杀得不够痛快。府里的人都死光了,就她躲过一劫,凭什么她的运气就这么好呢?”

尹默玄少见凤云渺有情绪失控的时候。

大多时候,凤云渺都是很理智的。

他沉着冷静,城府高深。只有在事关良玉安危的时候,他会失去冷静,变得暴躁易怒。

一个人可以被另一个人轻易牵动情绪,必然是十分的在乎。

凤云渺的行为,他可以体谅。

“也罢,屠了就屠了,这件事情不会泄露出去,你们做得十分干脆利落,没有留下任何线索,本王也会守口如瓶。”

尹默玄顿了顿,道:“接下来你又打算如何。”

他如今也很是迷茫。

良玉的事情让他焦头烂额,也让他心底深处产生了一丝无力感。

在这片国土上,他站在权力的高峰,可即便是如此,也没能耐救得了他的妹妹。

这让他感到挫败。

在针对良玉中毒这一事上,他所发挥的作用,可比凤云渺少得多了。

因此,无论凤云渺做了什么,他都没有理由责怪。

他血洗尹晚晴的郡主府泄怒,合乎情理。

他原本就是这样不好惹的性格,说一不二。

“接下来自然是要斩断尹晚晴的活路。我已经吩咐人去城门外盯着,一旦发现她的踪迹,杀无赦。”

“那么接下来,我们该去哪里找良玉?”

尹默玄问出的这个问题,凤云渺也回答不上来了。

红凤山位于帝都之外,史家兄弟二人会把颜天真带到何处,他不知道。

他们也不会留下任何踪迹给他寻找。

“南绣还在镇安王府的藏金室里留了一瓶解药,镇安王府我已经叫人盯紧了,若是史曜乾会去取药,他就进得去,出不来。”

“那若是他不去呢?”

“再让我想想罢。”

凤云渺靠在椅背上,眉眼间显露出些许疲惫。

尹默玄望着他的脸色,视线瞥见他手腕上的粗略包扎,心中晓得他已经很累了。

或许是心情太糟糕,使得他一点都不困倦,否则,这样的情形下,早该睡倒了。

“你才受了伤,又带人去夜袭郡主府,这么折腾一番下来,力气想必所剩无几,你应该好好休息了。”

凤云渺不语。

“休息罢。”尹默玄试图说服他,“良玉瘦了,你也瘦了,你需要休息,有充沛的精力才好找良玉,否则,等你们再次相见的时候,她看你衣带渐宽日渐消瘦,心中该会有多难受。”

“我睡不着。”凤云渺道,“我的脑子并不想让我休息。”

“你现在已经没有什么急事了,良玉暂时没有消息,南家你有派人盯着,城门之外也派人盯着,你已经可以闲下来睡一睡了。”

尹默玄说着,起身到了他身旁,“凤云渺,本王为之前的事情道歉,不该提议让良玉接纳其他男子为她献血,为了此事还与你打了一场,如今想想,这和棒打鸳鸯没有什么区别,良玉能得你这样的良人,这也是她的幸运。”

“可我觉得,她的不幸却比幸运要多。”

“先别想这么多了。”趁着凤云渺没抬头,尹默玄扬手在他脖颈上一劈。

“你睡不着,本王来帮你一把,打晕了也就睡着了。”

凤云渺并未防备,自然被击晕。

“来人,送太子殿下回房休息。”

……

万籁俱寂,冷月高悬。

寂静的林间小路上,马车疾驰。

“夜已经很深了,我们该找家客栈休息休息。”

史曜连驾着马车,眼见着远处有灯光,朝着身后道了一句,“前面就有一家就在那歇息,此处已经距离帝都五十里之外,凤云渺找不到我们。”

“那就在前面停靠罢。”马车之内,史曜乾应了一声,“他不知道我们的去向,自然不会乱找,这会儿应该忙着找尹晚晴的麻烦,不解决尹晚晴,他肯定睡不好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