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将她的名字刻于骨血中(二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凤云渺的这一举动,令在座的众人都吃了一惊。

先前这红衣女子在他面前卖弄风情,并未见他流露出不悦之色,还以为他对这名女子也有几分兴趣。

毕竟是个不多见的美人,舞姿又是如此曼妙。

那女子显然也起了飞上枝头当凤凰的心思,大着胆子上前了,结果却是被扣了一盘菜在脸上。

这一刻,周遭十分寂静,鸦雀无声。

丝竹之声停止了。

场地中央跳舞的女子们也都噤若寒蝉,站在原地动也不敢动。

那位被凤云渺扣了一脸菜的女子,也慌忙跪了下来求饶。

“太子殿下恕罪,小女子不知自己做错了什么,请殿下明示。”

原本还满心欢喜,以为自己能有个攀龙附凤的机会,此刻在凤云渺的注视之下,却觉得有些心惊胆战。

凤云渺的那双眼睛,未免太过冰冷。

她这相貌,与良玉郡主有五六分像,就算他不接受,也不至于动怒才对。

“连自己做错了什么都不知道?你倒还真是会装无辜。”凤云渺嗤笑一声,“来人,拖下去,施以鞭刑。”

“殿下饶命!奴婢错了,奴婢知错了!奴婢不该痴心妄想,不该试图引诱殿下,奴婢只是……奴婢只是过怕了苦日子,一心想要求荣华富贵,求殿下饶恕。”

那女子连连求饶,有些泣不成声。

她啜泣的声音也十分动听,楚楚可怜的模样,让旁观的人都不禁生出了怜悯之心。

这般姿色,太子殿下都能无动于衷,可见不近女色的传言毫无半点夸张。

众人心中腹诽着,却没敢说出来。

“这样啊,那么你跟本宫说说,你这支舞是从哪里学来的。”

凤云渺漫不经心地把玩着酒杯,语气中不见怒意。

跪在地上的红衣女子低着头道:“四国交流会上,有一位姑娘夺得了魁首,舞王音仙的头衔全挂在了她身上,传言她有绝色容貌,身段婀娜,在那场四国交流会之后,她的舞姿便被许多姑娘效仿,虽然跳不出她的风采,但只要能学个三四分像,也是挺不错的。”

“你何止舞姿学了她几分像,就连长相都有五六分像。”凤云渺唇角噙着一抹冷然的笑意,“抬起头来。”

迫于凤云渺的压力,红衣女子自然是抬起了头,此刻面对那张俊美如神祗般的脸孔,却不敢有非分之想,更多的是焦虑不安。

凤云渺的视线紧盯着她的脸庞,“你这张脸,是否经过易容伪装?这是你的本来面目吗?”

“我原本就长这样。”红衣女子连忙道,“小女子万万不敢拿一张假脸在太子殿下面前晃悠,太子殿下若是不相信,可以派人来验一验。”

凤云渺见她神态不心虚,心中信了几分。

这女子看上去倒不像个胆大的,大概是不敢说谎。

但她的出现却又不像是偶然。

凤云渺将目光投向了金尚书,“金尚书安排这样的一个女子来献舞引诱本宫,是何用意?”

“下官不敢。”金尚书有些惶恐,“下官心知太子殿下清心寡欲,下官……下官听闻民间说起太子殿下那一头银发,说是殿下受了情伤所致,下官就自作聪明,寻了几个上等的美人来,本意是想给殿下解解闷,想不到惹了殿下不高兴……”

在凤云渺的注视之下,他都觉得脑门后有些冒冷汗,也就不敢胡扯。

他自然是有几分讨好的意思,并无险恶目的,却没想到会弄巧成拙。

凤云渺垂下了眼,目光中划过一缕思索。

这姓金的看来只是单纯想要讨好谄媚,寻找这个女子来,也不过是看中了这个女子的相貌。

天真才失踪不久,便有个与天真相似的女子出现在他面前,妄图引诱他,这让他觉得背后是有人在教唆指使。

金尚书多半是不知情,只是无意中帮着幕后人推波助澜罢了。

幕后人会是谁呢?

史家兄弟的可能性极大。

那史曜乾早就对天真有非分之想,掳走了她,又寻了个冒牌货来吸引自己的注意力,是想让自己把对天真的思念和爱恋转移到这个冒牌货身上么。

真是卑鄙又拙劣的计策。

他又怎会上当。

“太子殿下,小女子以后再也不敢犯,小女子自知配不上殿下,以后不在殿下面前晃悠就是了,求殿下饶我一命!”

耳畔再度响起那女子的求饶声。

“也罢,就饶了你这一次,退下。”

凤云渺倒是很好脾气,不再计较。

“多谢殿下!”那女子连忙惶恐地退下了。

宴席继续进行,红衣女子的事,众人都很识趣地不再提起。

宴席结束之后,凤云渺将凤伶俐叫到了身前。

“将刚才那名红衣女子好好审问一番,看她是否知道史家兄弟的去处,若不是史家兄弟指使她,就让她说出幕后指使,要是什么都问不到,就杀。”

刚才在宴席之上,当着众人的面,他做出一副宽恕的模样。

他心中自然是不打算宽恕的。

顶着与颜天真五六分相似的容貌卖弄风情,做些丢人的事,他又岂能容忍,自然是杀之后快。

怪她倒霉。

凤云渺回到东宫之后,便有宫人上前来报,“太子殿下,莫主司求见。”

“让她进来。”

宫人退了下去,片刻之后,领着一名青衣女子进来了。

这女子约莫双十年华,眉若柳黛,面如桃李。

正是尚衣司的总管莫曦瞳,专门负责制造管理宫中衣裳鞋帽。

“殿下你可还记得,两个多月前吩咐下官做的一件事?您说北昱国的妙衣坊有一件镇店之宝,十分让人惊艳,名唤刹那芳华,以红色为主。让下官也制一件以红色为主的衣裳,且看看会不会逊色那件刹那芳华。”

莫曦瞳说着,将怀中揣着的锦盒搁在了桌子上,“殿下交代的任务,下官已经完成了。”

凤云渺望着眼前的锦盒,伸手打开。

一片明艳的丹红色映入眼帘。

“此裙名唤——丹绸。东方有桃蚕不食桑而食桃叶,两年一吐丝,织出来的丝绸白而微带点点丹红色浅纹,触感丝滑柔软,几乎可贴在皮肤上,中有淡淡桃花香弥漫。东方有人言,丹绸触之似少女肌肤,闻之似处子幽香。”

“不错。”凤云渺的手触上了那裙子的衣料,“你的任务完成了,她如今却不在。这条裙子穿在她身上一定好看。”

莫曦瞳垂下了头,“郡主一定会回来的。”

“会的。”凤云渺道,“等她回来穿。”

“那……下官再多做几件。”

“可以。”凤云渺略一停顿,又道,“你刺绣的手艺闻名帝都,针线活你称第二,无人敢认第一,除此之外,听闻你刺青的本事也很不赖?”

“刺青我也是会的,不知太子殿下有什么吩咐?”

“你帮本宫在这胳膊上刺一幅画。”凤云渺道,“一朵红莲,风景如何随你搭配,只有一个要求,图案看起来像颜天真这三字。”

莫曦瞳怔了怔,随即道:“以字为画,在坊间称之为艺术字画,这样的刺青,下官倒是会刺。”

“那就帮本宫刺上一幅罢。”

凤云渺望着手腕上的红豆手串,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想将她的名字刻在骨血之中,伴随着他。

……

秋去冬来,弹指一挥间,又是一年冬季。

十二月十二,是东陵国国君选秀的日子,宫里宫外一片热议。

冬季气温较为暖和,艳阳高照却也不热。暖阳下的莲湖格外静谧,湖面上栽植了各种莲花品种,绽放的莲朵朵娇艳展姿,更有大小不一的荷叶漂浮在湖上,绿意衬出花颜,更显莲花风情。

莲湖边上,身着金红凤袍的女子坐着,白皙如玉的手搁在桌子上,任由眼前清秀的宫女为她的指甲涂着蔻丹,慢条斯理地道了一句——

“今年的秀女怎么样?比起往年,是不是会更出色些?”

“回皇后娘娘的话,依奴婢看来,这秀女是一年比一年好看,个个水灵,虽然都不及皇后娘娘的风姿,却也是数一数二的姿色,陛下还没看过,娘娘要不要先看一看?”

赵皇后听闻此话,冷哼一声,“你们每年都这么说,结果还不是让陛下失望,让本宫失望?数百名秀女,能看顺眼的都挑不出两三人。本宫没什么心情去看了,除非陛下喊本宫去。”

她的话音才落下,并有一名宫女小跑着过来,到了她面前,“皇后娘娘,陛下邀您去御花园中,观赏他新得来的一件乐器。那乐器的模样倒是很好看,奴婢也是第一回看见。”

“什么乐器?这么稀奇。”

“似乎叫——凤首箜篌。像琴,却又不是琴,琴头宛如凤首,外形装饰十分华丽,拨一拨琴弦,音色柔润,可惜没有了会弹,陛下正发火着呢。”

“凤首箜篌……听名字就觉得不平庸。”赵皇后笑了笑,起身道,“摆驾御花园,去看看。”

一路前往御花园,隔着远远的距离,便看见花园中央宽阔的地方,摆着一尊个头不小的乐器,一袭黑色的修长身影站在乐器旁,胡乱拨弄着。

走的近些,还能听见那空气中响起杂乱无章的乐曲,十分刺耳。

这琴弦拨动的声音倒是好听,只不过,这弹奏之人太没章法了。

“陛下,您这弹的这叫什么曲子啊?”

“朕不会弹,只是随便把玩把玩。”黑衣男子转过了身,冲着她莞尔一笑,“皇后要不要来试试?”

赵皇后观赏着眼前的乐器,悠悠叹息一声,“这东西臣妾也是第一次见,不会弹,真是让陛下失望了。听闻陛下十分想要找一个会弹奏此乐器的人,陛下看这样如何?将那群秀女喊过来,看看有谁能弹得出名堂。”

“有道理,她们已经进宫好几个时辰了,也被朕冷落了好几个时辰,现在就将她们全喊来。”

他说着,便吩咐随行太监,将百名秀女宣来御花园。

片刻之后,数百名佳丽齐聚花园,站得笔挺又整齐。

她们望着那站立在箜篌之后的男子,视线久久没有挪开。

眼前这位,便是当今陛下。

他身形颀长,眉目轩昂,一张俊美的脸庞犹如刀削斧刻一般。

那张俊俏面容,噙着几分不羁的笑意,乌黑如墨的乌发被一顶黑玉冠绾起,只余下些许散落肩头,一双星眸斜挑,眸色浓黑似夜。

“诸位美人,机缘巧合之下,朕得到了这乐器,名唤凤首箜篌,你们有谁能用此乐器弹奏一曲,立即获得晋封!弹奏最出色者,妃位自然就比其他人高,谁愿意上来试试?”

此话一出,众人皆惊。

封妃如此草率?只看一个琴艺?

听闻这位陛下是出了名的任性,今日一看果然名不虚传。

“陛下,小女子愿意一试。”

有人大着胆子站了出来,走到了那凤首箜篌旁,原本想要按照弹琴的方法来试着弹,弹出几个节奏之后,才知道这法子行不通。

“难听死了。”皇帝眉头拧起,“拖下去,斩了!”

众人大惊。

弹奏难听,可以用才艺不佳的理由轰出皇宫,但实在罪不至死。

就这样随便斩首,实在暴虐。

“陛下饶命,陛下饶命!”

那女子连连求饶,却还是被侍卫架了起来。

“慢着。”人群之中,忽然响起一道清脆如银铃般的声音,“陛下,我若是能弹奏一曲,让您满意,是不是就可以放过这位秀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