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仙妃(一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帝听着这声音,目光从人群之中扫过,“何人说话?”

下一刻,人群正中央有一条纤细的手臂举起——

“陛下,是民女在说话。”

皇帝望着那只高举的手臂,那女子所在的位置并不靠前,从这个角度看过去,连相貌都看不清楚。

他道:“站出来说话,站到朕的面前来。”

“好的。”

对方应了一声,便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步履轻缓。

所有秀女的目光都被她吸引了过去,视线接触到她容貌的那一刻,周遭发出了不少赞叹声。

行走的那女子身段纤细高挑,纤腰盈盈不堪一握,一身雪白广袖长裙,裙摆之上点缀朵朵百合花刺绣。

她不只是身段好,就连容貌也格外出色。

她的五官极为精致细腻,琼鼻樱唇,额头饱满光洁,长睫卷翘而浓密,一双丹凤眉目眼角斜勾,分外魅人。

她身上的装扮并不繁琐,虽简洁却很是雅致,就连妆容都十分淡,可就算如此,也难掩绝佳姿色。

她就那么云淡风轻地,走到了那位冷峻国君的面前,欠了欠身,“小女子苗云凤,见过陛下。”

皇帝望着她的面容,此刻有一瞬间的怔然。

倒不是被她的美貌所惊艳,而是——

这女子带给了他一丝熟悉感。

“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很像一个人。”

“像谁?”

“鸾凤国的第一美人,良玉郡主。你与她有七八分相似。”

时隔将近半年,他依然记得那个女子。

那个能够号令白虎、狡黠又口齿伶俐的女子。

算算时间,大概五个多月之前,他去了一趟鸾凤国,目的只是为了猎艳,当时看上了一个粉衣公子,顺带也看上了一只机灵的虎,那虎还是赫赫有名的天山白虎。

为了得到那只白虎,他绑架了白虎的女主人良玉郡主。

可到了最后,他没得手,反而被摆了一道。

算是跟那位良玉郡主结下了梁子。

此刻站在他眼前的这个女子,跟良玉郡主还真是像极了。

“陛下说我与她相似,那么我斗胆问一句陛下,她美还是我美?”

苗云凤,不,或者应该说是颜天真,此刻唇角噙着笑意,望着眼前的男子。

她化名苗云凤来参选秀女,原本的那番容貌,经过史曜连的巧手改造,变成了现在的模样。

史曜连起初按照她的容貌做了一张人皮面具,之后在人皮面具上面进行微调。

修改不大,将鼻翼调宽了些,额头调低了些,嘴唇调得丰满了些,连带着眉毛与眼周处也稍作了修饰。

比起原来的相貌,稍微逊色一点点。

但也只是一点儿而已。

毕竟原本的相貌着实是黄金比例,五官组合在一起,几乎挑不出毛病。

史曜连的原话是——

“这张人皮面具花费了我将近半月的时间,做工极为精细,轻薄,没有我特制的药水难以卸除,再加上这原本就是用你的容貌改造,戴起来便显得更加自然,就算是易容高手,也不能用眼睛识别出来,除非他摸到你脸上的皮。”

此番混入秀女之中参加选妃,为的是拿到东陵国皇室的秘药——紫苏果。

选妃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

只因为东陵国的这位国君,性情多变,喜怒无常,且……对女人没什么兴趣,看得顺眼就能封妃,看不顺眼,是死是活全凭他一句话。

就如同刚才那个弹奏箜篌的秀女,只因为弹奏弹得不好听,就获了死罪。

东陵国皇室姓半,现任国君单名一个宸字,虽喜怒无常甚至有些狠戾,却能够将东陵国治理得井井有条。

这一点倒是与宁子初很像,同样都是任性的君王,不同的在于宁子初还是个少年,难免会有孩子气的时候,而半宸成熟得多,性取向也十分不正常。

当然了,他断袖这一点,没几个人知道。

再聪慧的女子,也无法成功讨得一个断袖的欢心。他选妃也就只是做做样子,并未放在心上,也并未认真挑选,哪怕是貌美如花多才多艺,也不能得他另眼相待。

“那良玉郡主或许要比你美上几分。”半宸注视着此刻站在眼前的女子,目光之中带着些许笑意,“你方才说,若是你的弹奏可以让朕满意,就让朕放过这位秀女。”

“不错。”颜天真也冲着他莞尔一笑,“陛下答不答应呢?”

“可以,若是你真有这个本事,朕可以应了你的要求放过她,再遵循之前的承诺,封你为妃,朕素来言而有信。”

半宸说到这儿,唇角的笑意更深了些,“可若是你弹奏不出让朕满意的曲子,你说,朕应该怎么惩罚你?这惩罚可不会比上一位秀女轻。”

他咬字很轻,甚至可以说是温和,可这话却还是让人听起来充满了危机感。

周围的秀女们个个都噤若寒蝉,不敢出声。

颜天真却依旧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态度,“上一位秀女惹恼陛下,陛下下令处斩,陛下说我的惩罚不会比她轻,那么我倒是想问,还有什么比死更严重的惩罚?”

“当然有了,比如生不如死,将你的四肢卸下来,与你的人分别挂在木头架子上风干,派人在边上看着,给你随时上药止血,给你喂饭喂水,起码要超过三天才会咽气,如果有好药能吊着你的命,撑个十天八天的也绝对不会是难题。”

半宸说着,目光紧盯着颜天真的脸庞,试图在她脸上寻找恐惧的情绪。

而颜天真也并未辜负他的期待,美丽的小脸一拧,看似一副惶恐的模样,说出的话却没有半丝颤抖——

“陛下这么说,民女倒是有点害怕了,不过,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民女既然已经站出来了,就不会退缩。”

她说这话时,丹凤美目之中没有丝毫情绪波动,宛如一汪静湖。

这让半宸顿时起了点兴趣。

眼前这个女子故作惶恐,但分明就是丝毫不感到慌张。

或许她故作惶恐,只是为了给他一个面子,让旁人晓得他这个君王是有威严的,而她被他的威严所震慑。

身为一国之君,自然会希望自己的威严能给人带来压力,令人臣服惶恐。

颜天真身后的众秀女们自然看不出哪里不对劲,只觉得这女子着实好心。

刚才陛下下令把秀女处斩,那一刻众人几乎都不敢大喘气,想不到在那种时刻,竟然还有人敢站出来多管闲事。

应该说这女子是太善良,还是太傻。

如今她可算是自身难保了。

除非——她真能用这凤首箜篌弹奏出什么天籁之音。

“陛下,臣妾倒是觉得这个秀女挺有胆色,面对陛下的威严,她虽然有惶恐,却并不畏缩,与其他人比起来倒是有那么一点不同,就让她弹奏一曲吧。”

在一旁静坐了许久的赵皇后忽然出了声。

此刻,她饶有兴致地望着眼前那个大胆的秀女,有些期待她接下来的表现。

真的惶恐吗?

不。

她看起来分明有恃无恐。

大概是真的有什么过人之处。

“那民女就献丑了。”颜天真说着,走到了那凤首箜篌的旁边,道,“陛下,别看这乐器个头大,站着弹奏是不标准的,应该坐着弹,而且是坐于侧面,劳烦陛下赐座。”

“来人,赐座。”

“谢陛下。”

颜天真坐了下来之后,拨弄了一下琴弦试音。

“以桐木做框架,音色柔润,好琴。”颜天真莞尔一笑。莹白的手指抚上琴弦。

箜篌,怎会难得倒她。

这个时代的人们没有见识过,她却是早就见识过的。

“铮——”一声曲调弹开,音色清脆柔润。

那芊芊玉指拨出的旋律缓徐低回,带着几分轻曼的优雅与回旋的荡漾,清越的琴音荡开圈圈涟漪……

“还真是个会弹的,难怪敢站出来。”半宸唇角轻扬,开始仔细聆听。

除了悠扬动听的旋律之外,还伴有娓娓动人的歌曲——

“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

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

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

新帖绣罗襦,双双金鹧鸪

新帖绣罗襦,双双金鹧鸪~”

这歌曲一出,倒是让许多人都发怔了。

陛下只让她弹奏,并未让她唱曲,她却自己唱出了声,分明是有意要表现一番。

而她的歌声也实在好听,音色高扬,似乎有一股道不明的穿透力,词句婉约,听在耳中是一种享受。

这一刻无人出声打扰她,都在静静地聆听着她唱曲。

颜天真口中的吟唱还在继续。

“斩断情丝心犹乱,千头万绪仍纠缠

拱手让江山,低眉恋红颜

祸福轮流转,是劫还是缘

天机算不尽,交织悲与欢

古今痴男女,谁能过情关~”

“缠绵悠长,深情动人,令人不禁陶醉其中。”赵皇后给出了一句极高的评价。

“唔,这个女子唱曲的功夫还真是不错。”半宸说着,转头望向赵皇后,“那依皇后你之见……”

“陛下金口玉言,如今既然承认了她的能耐,那就自然要兑现诺言了。”赵皇后粲然一笑,“封妃。”

颜天真一曲结束,将手收了回来,转头望向了身旁的帝后。

“不知陛下和皇后娘娘听得满意不满意。”

“满意,满意。”赵皇后冲她笑得很是友善,“这位妹妹不仅才艺过人,歌喉也是一等一的,这宫中的歌女,大概没有人唱得比你好听,就冲着你这歌喉,陛下也不会忍心责罚于你。”

“民女谢过陛下,皇后娘娘的恩典。”

“朕言而有信,放过刚才的那位秀女,将她赐给你做宫女如何。”

半宸望着那坐在箜篌旁的美人,面带笑意,“这凤首箜篌也赐给你了,除了你之外,似乎也没有人擅长这个乐器,朕想问你,你是不是早就见识过这个乐器?哦不对,应该说,你曾经学过,否则也不会如此胸有成竹。”

“民女在多年之前的确接触过这个乐器,不过这个乐器在这世间极为少见,今日还有缘见到,在陛下面前献丑了一回,正是民女的荣幸。”

“你倒是挺会说话的。”半宸挑了挑眉,“苗云凤,你为一个陌生女子出头,可见你这心地不错,秉性纯良,你又才艺过人,朕若是不封你为妃,都有些说不过去了。”

半宸说到这儿,转头望向赵皇后,“皇后你觉得,应该给她赐个什么封号好呢?”

赵皇后略一思索,道:“这位妹妹美若天仙,不如就赐‘仙’字。”

“那就依皇后之见。苗氏温恭谦雅,端庄得体,生得美若天仙,倾城绝色,今册封为——仙妃,位居二品。赐住瑶华宫。”

颜天真起身谢恩。

“谢陛下恩典。”

仙妃。

真是一个不雅不俗的称号啊。

若不是为了获取这东陵国的皇室秘药,她可不会想出参与选妃这样的主意。

云渺啊云渺,你不会怪我的罢?

暂时就给这断袖皇帝做皇妃,终归也是吃不了什么亏的。

她要在一个月之内取得秘药,一得手就立即走人。

这断袖皇帝对女人没兴趣,与他的皇后倒是相敬如宾,看来帝后之间不存在矛盾。

“越看越觉得这位妹妹顺眼,在今年的秀女当中,就属你格外出挑。”赵皇后轻笑了一声,转头望向皇帝,“陛下,要不要再挑一两位?这才挑了一个,未免也少了点,宫中姐妹也就才十余人,比起其他大国,咱们这后宫太空虚了。”

半宸听闻此话,打了个哈欠,“朕有点乏了,不想挑了,皇后你看着办,你要是有看得顺眼的,便挑一两个。”

“陛下累了就去歇息吧,接下来就由臣妾帮陛下挑选两位出色的秀女。”

“好。”半宸起身离开,并未再多看一眼颜天真。

颜天真自然是巴不得他不关注自己。

这断袖皇帝顶多也就是对她的歌喉赞赏而已,留下她也不过就是为了打发无聊时间,听听曲子吧。

她的目光望向了赵皇后。

东陵国的这位赵皇后,比起北昱国的那位楚皇后,看起来倒是和善得多。

但也只是表面看起来和善而已。

宁子初的那位楚皇后中人之姿,表面端庄娴雅淡漠如水,实则心狠,且小心眼,很是记仇。

而这位赵皇后——

大概双十年华,拥有一张十分标致的瓜子脸型,双颊呈淡绯色,若桃李一般,鼻梁挺翘,唇若涂脂。

美艳非凡。一颦一笑,皆有一股风情韵味,看上去倒不像是死板的性格,眉眼间始终带着淡淡的笑意,仿佛格外友好。

此刻她正冲着自己笑,一副满意的模样。

她真的这么友好吗?

该不会是当着皇帝的面友好,背地里做些心狠手辣之事。

短短的时间之内,她已经给这位皇后贴上了一个标签——笑面虎。

这种笑面虎不得不防。

“来人,带仙妃娘娘下去梳洗打扮,将瑶华宫收拾好了,好让仙妃住得安心。”

颜天真被宫女们带了下去,没有目睹接下来的选秀过程。

反正她也不关心。

穿过了皇家的园林,被带往她的寝宫——瑶华宫。

“娘娘,瑶华宫离皇后娘娘的寝宫很近呢,短短的路程,十分方便娘娘您去与皇后娘娘打交道。”领路的宫女笑着道,“皇后娘娘看上去挺喜欢您的。”

颜天真闻言,心中觉得好笑。

这宫女,似乎是皇后身边的人,选秀时是跟在皇后身后端茶递水的,被皇后叫来领路。

这宫女的话是有什么用意?让她去讨好赵皇后?

赵皇后。

越发觉得你不简单了呢。

瑶华宫是个不错的地方,占地区域十分广阔,与当初在北昱国时所居住的仙乐宫比起来,毫不逊色。

进了寝宫之后,宫女们便忙碌着帮她准备洗浴用品和换洗的衣物。

“仙妃娘娘,您可以去沐浴更衣了。”

“好。”

……

水雾缭绕,湖面上冒着白色的气泡,有纯白的水汽自湖面上袅袅上升,弥漫着一室云烟。

颜天真静静地半浮在湖面之上,温热的湖水在她身周微微荡漾,这种被暖意所包裹的感觉,真是久违了。

过去的五个月,她都是被冰霜所包裹的。

三色冰蚕,只剩下最后一个月的寿命。

三天之前,她在一张软榻之上醒来,第一眼见到的人便是史曜乾。

她自然是情绪愤怒,冲着史曜乾便骂。

“我发烧之际听到耳畔有打斗之声,原来就是你们在与云渺打斗!他放了血救我,由于好几次的损耗,累积在一起使得他身体虚弱,你们就这样趁人之危,我就问你,你为何要掳走我?”

史曜乾望着她,开口的语气十分平静,“我是为了给你续命。”

“什么续命?”

“我能有办法延长你半年的寿命,凤云渺他有办法吗?他的血都不够你撑一个月的,你们要是就这样耗下去,他也会因为失血过多而面临生命危险,我自然是不心疼他,可他愿意为你牺牲却还是救不了你,既然如此,我就应该出手。”

“你这话什么意思?什么叫做延长半年寿命?”

她问出心中的疑惑,从榻上坐起了身,起身的那一刻,却将身上的被褥抖了下来,这让她顿时感觉到一阵寒冷。

好冷。

“你是不是觉得很冷?虽然快入冬了,但还没到最冷的时候,你的体温会比平常人低得多,天气稍微有点儿凉,你都会觉得十分寒冷,因为你感受到的寒冷会比别人多两倍。”

“这是什么原因?”

“你体内有三色冰蚕,你可曾听说过它?打入人体之后,它只有半年的寿命,它可以控制体内一切毒素的蔓延,只要有它在,你体内的紫月魔兰之毒会暂时停止蔓延,你不用担心突然毒发。”

“有这样的事……你什么时候给我用的三色冰蚕?”

“五个月之前。”

“五……五个月?!”她大惊,“现在是几月份了?”

“十二月中,你沉睡了五个月,整整一百五十天。”

“我靠,五个月不吃不喝我都没死。”

“三色冰蚕就是如此有能耐,它会让你的身体整个进入休眠,却又不会对身体产生影响,如果不是因为它只有半年的寿命,你真的可以带着它过一辈子,不过,你需要忍受平常人双倍的寒冷,冬天会比较不好过。”

“云渺……云渺在哪儿?我要去找他。”

“你现在不能去,你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你还要再回南旭国吗?这样又得要浪费四五日的时间,你所剩下的时间,每一天都十分宝贵,绝对不能在赶路之中消耗。”

“南旭国……”她低喃着,“也对,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他也应该回国了,你们把我从他身边带走,他寻我寻不到,必定很是着急。”

“你留在他身边,他也救不了你,我为何不能带你走?不告诉他,对他也有好处,身为储君,你要他放下江山社稷不管,天涯海角四处寻找你一个快死的人?凤家就他这么一根独苗,他要是出点意外,南旭国的储君都找不到候选人。”

她静默了良久,道出一句,“那我现在是在哪儿?”

“东陵国。三色冰蚕一个月后就会死了,最后这一个月的时间,它制造冰霜的能力已经逐渐减弱,白天八个时辰你会保持清醒,因为它要休息,不再制造冰霜,子时过后的四个时辰,你体内的冰霜又会开始蔓延,让你进入沉睡。”

“原来是这样……”

“我在这东陵国之内五个月,总算是打听到了,东陵国皇室秘药紫苏果,抗世间千百种毒花,但凡是植物之毒,皆能被它所化解,只要能得到这紫苏果,以后去野外碰上任何毒花毒草都不足为患,想要取到这个秘药,就要混进皇宫。”

“紫苏果……”

“不错,剩下的这一个月时间之内,务必拿到这紫苏果,你就别想着凤云渺了,等你拿到了这东西再去想他也不迟,你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你要是再想着去找他,又是浪费时间。”

“好,先设法取得紫苏果再说,但我必须要和云渺通信,告诉他我如今安然无恙,让他放心。”

“好,我这有飞鹰,可以帮你传信。”

思绪回笼。

五个月,这一睡就睡了五个月。

凤云渺,这五个月,你过得可还好?

史曜乾答应要帮她传信,这一点她自然是不会相信。

史曜乾虽然有心救她,却也有他自己的私心,他大概是真的喜欢她,因此,不想让她与凤云渺在一起。

他不会帮她传信,她只能自己去传。

史曜乾若真是那么好心,当初就不会偷袭云渺带走了她,他若是没有私心,就应该和云渺商量。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史曜乾与凤云渺是水火不容的。

想看两厌。

她总共写了十封信,暗地里雇了十个人,分别从不同的方向前往南旭国送信。

她就不信了,史曜乾能把这十个人全都拦下来。

她心中自然是责怪史曜乾的,但她……确实欠了他一个大人情。

若是跟他翻脸,显得她忘恩负义,毕竟他对自己也算是有救命之恩,如果没有那只冰蚕……

唉。

救命之恩最是难忘,就算心里很想打他,也没有立场出手。

所以,她总是不喜欢欠人情。

有时真想和史曜乾翻脸,但想想体内的那只冰蚕,也就先不和他闹脾气了。

如今实在不是闹脾气的时候,当务之急,是拿到东陵皇室秘药紫苏果。

她有求生欲望,她要活下去。

现在不能和凤云渺相见也无妨,顶多忍受一个月的相思。

云渺,你可要等着我。

等我活着回去找你。

感受着周身的那一股暖意,颜天真惬意地闭上了眼。

许久没有感受过这样的温暖了。

泡在这浴池里,脑海中就不禁想起昔日和凤云渺在浴池中打情骂俏,那个时候的日子可真是愉快。

人最大的烦恼,果然就是性命之忧。

颜天真不知的是,此刻身后有一道人影缓缓迈进,脚步轻得几乎听不见。

来人的身段纤细曼妙,正是赵皇后。

赵皇后行走之间,只觉得一阵暖意扑面而来。

氲蕴的热气缭绕周身,漫弥着淡淡的云烟。

她继续往里走去,直到眼前出现了巨大的浴池,池边似有曼妙人影晃动,再走近一些,便清晰地看到了如羊脂玉凝般的肌肤,在热气蒸腾之中,呈现出一种朦胧的美感,只觉得如梦似幻。

那女子乌黑柔顺的长发由于浸浴的原因,此时湿润地贴在了肩头,双肩如雪如玉,她长睫卷翘半磕着眼,静谧地让人不敢打扰。

“谁!”

颜天真此刻察觉到了有人靠近,当即转过了头。

这一看,就看到了一张花容月貌。

颜天真松了一口气。

是皇后。

还好不是那断袖皇帝。

虽然那皇帝对女人不感兴趣,她却也不希望自己被他看了去,被男子看终究是吃亏的,哪怕她现在只露了一对肩膀,半浮在湖面上的画面也是活色生香。

“仙妃妹妹,你今日刚得了册封,本宫就过来看看你,听闻你在沐浴,本宫想起来了,本宫那里有上好的牡丹香露,准备赠予你的。”

赵皇后说着,便抬起了手,朝颜天真晃了晃手上的小瓶。

颜天真客气地道了一句,“多谢皇后娘娘了。”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也不知她送的这香露,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若是用了之后肌肤出现过敏、疹子或者一系列不良反应,岂不是着了她的道。

看那断袖皇帝对这皇后的态度,就知道这位皇后娘娘绝对不是个善茬,应该不好招惹,她要是想整谁,那断袖皇帝多半也不会说什么。

没听说过他有哪个宠妃,这赵皇后的权力绝对不小。

虽然是个笑面虎,但比起那个断袖,应该也会好对付一些。

从皇后这里……会不会有机会刺探到紫苏果的所在?

颜天真心思百转千回,赵皇后却没像她想得那么多,只是静静的欣赏着她的仪容。

浴池中的美人,双颊被热气熏得微红,鼻尖微微挺翘,玉颈白皙而修长,浴池中的水漫到了胸口之上,裸露的肌肤温润而莹泽。

“仙妃妹妹,你好美啊。”赵皇后在浴池边缘坐了下来,“就在你今日弹唱之时,本宫就注意到你了。”

“皇后娘娘谬赞了。”颜天真颇为谦虚道,“我不过就是这嗓门好了点,除此之外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大能耐,皇后娘娘才是端庄得体,国色天香。”

赵皇后挑了挑眉,“你说的可是真心话?”

“皇后娘娘觉得我哪里不真心了吗?”

“你宠辱不惊,沉着冷静,本宫觉得你不是个简单的,便让人去调查了一番你的背景,调查的结果是,你只是一介卖鱼女,背景很干净。本宫问你,你一个卖鱼的,怎么会弹奏凤首箜篌?你看上去一点儿平民的气息都没有。”

楚皇后的目光有点锐利。

颜天真笑答:“为了选秀,为了飞上枝头做凤凰,自然是下了不少功夫的,让皇后娘娘见笑了。”

这说法听起来倒也合理。

许多平民为了攀龙附凤,都会特意去学些本事。

“仙妃妹妹,你这肌肤可真好,让本宫好生羡慕。”赵皇后忽然就改了话锋,伸手探向了颜天真的下巴,挑了起来,“你的美丽,让本宫都差点沦陷了。”

------题外话------



二更七点哈!

之前有说我要快进键半年后的妹子,你们站出来看看,是五个月后~猜错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