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滚下床,睡地上去(一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入夜时分,颜天真用过晚膳之后,宫女们便备上了瓜果点心。

颜天真望着桌上的那一叠瓜子与香蕉,随手拿了一个香蕉剥着吃,味道与之前皇后说的贡品香蕉一模一样。

这皇后倒真是不小气,没亏待她。

在吃的这一方面,她素来很有口福。

当初在北昱国皇宫的时候,吃的荔枝也是贡品,宁子初知道她喜欢吃,几乎就全送进了她的仙乐宫,这么一来,其他宫也就少了些口福。

如今身处东陵国,吃的还是这么好的东西。

颜天真正吃着,一片蔚蓝色的衣角忽然闯入眼帘,她抬眸一看,是个眉清目秀的小太监。

她今天刚刚封妃,皇帝派了十个人来她这宫里伺候,目前为止,还没全眼熟。

“娘娘,需要小的给您剥瓜子吗?”

面前站着的小太监开口,声音竟然十分耳熟。

颜天真愣了一瞬,随即笑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小太监冲她笑得眉眼弯弯,“小钱子。”

“噗嗤”

颜天真没忍住,笑出了声。

不得不说史曜乾这个家伙真是有本事啊,竟然能混进东陵国皇宫的太监堆里,还被派到了她这寝宫里来。

颜天真将其余的人全都遣退了下去,只留下眼前的小太监。

“仙妃娘娘,我就知道你能顺利选上的。”

“别打趣我了,算来还是我运气好,若不是因为会弹奏这凤首箜篌,恐怕也没那么容易能选上,毕竟这皇帝不喜欢女子,我长得再漂亮也无用。”

“即便是不喜欢女子,他总得做做样子,选妃总要选姿色上等、多才多艺的,你还是很有机会的,若是连你都不能选上,就更别提其他人。”

“你对我的评价还真是高啊。”

“那当然了。”

“尝尝这香蕉,味道不错,据说是贡品。”颜天真说着,拔了一根下来扔给了史曜乾。

“贡品?吃起来会有什么不同吗?”

“当然与寻常的会有不同,你可知这水果都分三六九等?”

“唔,的确香甜,口感极好。”史曜乾边吃着,边道,“咱们要找着这个紫苏果,我建议先从两个地方下手,一个是皇帝的寝宫,一个就是他的御书房,这两个地方平日里是最为机密的地方,闲杂人等不可随意出入,也是藏东西的好地方。”

“这一点我也能想到,但不论是去哪个地方,都有难度。”颜天真说话间已经吃完了一根香蕉,又拔了一根。

“对了,你是怎么混进来的?”

“今早在街角看到有告示,说是皇宫之内又要收一批新的太监宫女,老规矩,查身份背景,家世清白者,无染病者皆可入宫,我自然报了个名。”

“我比较好奇的是,净身那一关你是怎么过的?”

“花钱买的。”史曜乾挑了挑眉,“有钱能使鬼推磨嘛。”

他并未说实话。

他练过闭阳宫,能将男子身上最私密的部位隐藏,正是因为有这一项本领,曾经扮女人才能有恃无恐,不怕验身。

净身那一关,对他而言实在太好过,他直截了当告诉净身的人,自己曾经因为意外而伤了命根,之后被大夫连根切除保住了性命,正是因为失去了命根,这才选择来宫里当差。

净身的太监一看他裤裆平平,自然也就不怀疑了,还觉得省事。

哪怕脱干净了验身,他也不会有丝毫慌张。

知道他会此项本领的人,只有哥哥史曜连。有些本领实在没必要泄露出去。更何况,这种本事说出来也挺难为情,怕是会让颜天真觉得好笑。

因此,他便选择忽悠过去,说是花了钱。

“皇宫这么森严的地方,还能花钱买?据说挑选宫人这一关过程也很是严密谨慎,这年头想做个宫女太监,都是要经过重重把关的,你竟然花个钱就能过去?”

颜天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话没错,但并不是所有机构都能靠钱走后门。

尤其皇宫这样的地方,最是忌讳混入闲杂人等,做太监,净身这一关是必不可少的,净身房内外也会有不少人看管着。

“这个世道上穷疯的人多的是,多少人铤而走险为了钱,花小钱过不去,我花大钱还不行吗。反正我就是这么进来了,你看看你当上妃子都如此容易,我做个太监又有什么好稀奇。”史曜乾轻挑眉头。

“也是。你能来协助我自然是极好的,子时过后,我的身体便会结霜陷入沉睡,这样的事情若是被帝后知道,于我不利。你能混在我身边当差,应该就会懂得随机应变。”

“这一点你大可放心,你陷入沉睡之后,为了防止出意外,我必定会呆在你身边看住你。”

史曜乾说话间,瞥见颜天真发髻上的一支钗子似乎没有插好,有半截已经掉出了发髻。

他下意识伸出了手,想要帮她将那支发钗固定。

然而——

颜天真躲开了。

在他的手离她的头仅有一寸距离时,她毫不犹豫地一偏头,避开了。

这是下意识的动作。

下意识不喜他的触碰。

心中有些失落,史曜乾收回了手,“你发髻上的那根钗子要掉了。”

“这头发是宫女梳的,应该是她没弄好。”颜天真抬起了手,自己固定了发髻。

“天真,我想问你个问题。”

“什么问题,问罢。”

“你离开凤云渺将近半年,若是在这期间,他喜欢上了别人,背叛了与你之间的感情,你是否会选择放弃他?另择良人。”

“这个问题没有意义。”颜天真斩钉截铁道,“他不会。”

“或许他以为你死了,他喜欢别人,也不算是对不住你。”

“那也不可能在半年之内。”颜天真道,“我若真的死了,我不会阻拦他再找,凤家就他这么一根独苗,我不能自私地让他孤独终生,他还有父母,这凤家的香火必须延续下去,但是,在半年之内移情别恋,这完全不符合他的性格,怎么着也得过个三五年。”

史曜乾不语。

他的确是问了一个没有意义的问题。

早在五个月前带走了颜天真之后,他便安排了一个与颜天真容貌相似五六分的女子,试图去勾搭上凤云渺。

而这个如意算盘终究是没有打成,那个女子如今已经在九泉之下。

这世道之大,想要找眉眼相似的人倒也不难,他找了那样一个女子,费了不少功夫,终究没有起到半点作用,可见还是小看了凤云渺。

“白莲乾,我欠了你一条命,可目前我还想不到该怎么还你这个人情,以后你要是遇到什么难处,大可来找我帮忙。”颜天真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史曜乾笑了笑,“我遇到难处,自己会解决,还真就没有开口求人的时候。你若是想还我的人情,不如就跟我谈一段感情。”

“你又在说笑了,你我之间没有缘分。”

“你就这么笃定没有缘分吗?”

“你……”颜天真正想数落他几句,忽听寝殿之外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便噤了声。

史曜乾也连忙从椅子上起了身,规规矩矩地站到了一旁。

颜天真抬头往下来人,是个眉清目秀的宫女,此刻脸上挂着一派喜悦的笑容。

“恭喜娘娘,今夜陛下点了娘娘侍奉。”

颜天真额头跳了跳,随即道:“本宫知道了,退下罢。”

宫女退下了之后,史曜乾笑出了声。

“侍寝?不是断袖么?竟然也有那方面的需要。”

“是断袖,按理说他不应该碰女子。”颜天真略一思索,道,“虽说是个断袖,但总还是要做做样子,这种事自然是不能对外宣扬,因此,他召妃嫔侍寝可能是为了打掩护。”

她可以万分肯定,皇帝不喜欢女子,甚至不太愿意触碰女子。

他尤其反感女子身上的脂粉味。

五个月前,被他掳走了一次,在不知道他是异国皇帝的情况下冒犯了他,也试探了他一回。

他的态度十分明确,他嫌弃女子。

就算是绝美的美人,他也是不会有兴趣的。

然而身为帝王,由不得他任性,他要是不点妃嫔侍寝,外界早就流言四起了。

至于这侍寝的过程是怎么样的……

盖着棉被纯聊天?

有可能呢。

“就算他不想对你做些什么,只想跟你说说话,也是没有机会的,子时过后你就会陷入沉睡,如果那时候他在你身边,那就不好解释了。”

史曜乾说到这儿,唇角轻扬,“幸好有我在,可以帮你解决这个难题。你安心找个地方沉睡就是,我来帮你解决侍寝的问题。”

“你想怎么解决?”

“我装扮成你的模样去应付他,他根本不会碰女子,我自然也就不会暴露,你不必担心。”

“你演戏的本事极好,这一点我自然不用操心,但你可有考虑过身高问题?虽然这皇帝与我们不熟悉,他也应该不至于连这么明显的身高差都看不出来,你比我高出的这一截,也太明显了。”

容貌可以伪装,声音可以伪装,甚至连语气神态都可以模仿,但是这个子……

“我敢假扮你,自然就有恃无恐。”史曜乾顿了顿,道,“你若是相信我,你就找个安全的地方沉睡去吧,接下来的事就不用你操心。”

“我还是想知道你要怎么解决。”颜天真注视着他,“莫非你有什么难言之隐不想让我知道?”

“你若非要追问到底,我就告诉你。”史曜乾眼见着颜天真好奇心重,心中明白,要是再遮遮掩掩,恐怕就要引起她的疑心。

还是告诉她罢,她应该不至于怀疑自己与曾经的假良玉有什么关系。

毕竟都是那么久远的事了,她要是真的怀疑,他也有办法狡辩。

“你可有听过缩身法?也称之为缩骨功。是运用内气内功缩小了骨之间隙,全身之骨头有顺序地叠排紧密,人的身体自然就小了,我用这一门功夫,可以缩小自己的个头,不会引起那皇帝的怀疑。”

颜天真微讶,“这你也能行?”

缩骨功,她当然听过。

武侠故事本里面,关于缩骨功的记载也不少。

但她没有想到史曜乾会拥有这样的本领。

这个家伙会的东西还真是不少啊……

“这会儿你脑子里是不是想着,我挺有能耐的?”史曜乾冲她挑眉一笑。

颜天真不喜欢看他得瑟的样子,便回了一句,“嗯,你是我见过除了凤云渺之外,最有能耐的。”

提起凤云渺的名字,史曜乾自然就不太乐意,“我比他差劲吗?”

“你的武功其实不比他高,你们兄弟两人联手才把他打倒,论起单打独斗,你不是他的对手。”

“不提他了。”史曜乾将这个话题打断,“就按我说的计划走罢,把你的人皮面具脱给我,我来扮你,你放心,我会让这个死断袖再也不敢点你侍寝。”

“这么厉害?”

“我就是这么有自信。”

……

深夜时分,人声寂寂。

眼见着亥时就快过去了,瑶华宫里终于踏进了一道修长的身影。

“拜见陛下!”

宫人们纷纷行礼。

“都起身罢。”半宸扫了一眼底下跪着的宫人们,“你们娘娘呢?”

“回陛下的话,娘娘正在寝殿里头等着陛下呢。”

“嗯。”半宸淡淡应了一声,“你们就在这外头守着,没有朕的命令,不得进入。”

他的身影踏进了寝殿之内,身后的宫女们十分识趣地帮他关上了门。

鼻翼间有淡淡的清香萦绕,闻起来似乎像是牡丹的芬芳。

牡丹香露,是之前他赐给皇后的。

皇后对这个仙妃倒真是不错,什么好东西都拿给她用了。

这个仙妃……

总觉得她进宫是别有所图,而不是单纯地想要飞上枝头做凤凰。

选妃的时候,所有秀女看着他的目光都是热烈的,欢喜的,这个女子却没有,她太镇静。

她的身份是一介民女,但她实在不像个平民百姓。

是家中的教养太好,还是她身份造假?

皇后派去查探的人来报,她就是个卖鱼的,在帝都街道上还挺有名,平时生意很不错,许多人就是冲着她的美貌去照顾她的生意。

这个背景看起来干净得很。

可他对她依然有所猜忌。

看看她今夜什么反应就知道了。

若真是个心怀叵测的,他必定要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同一时刻,罗帐之内——

史曜乾装扮成颜天真的模样,侧卧着。

他相信他给颜天真制造的背景不会有问题。

来帝都五个月了,早在颜天真没有醒来之时,大哥就用她的长相做了张人皮面具进行调整,最初是给一名女下属戴,让她顶着这样一张脸在街道上卖鱼为生,这一卖就是五个月,街坊邻居谁都知道了。

这样貌美如花的容颜,传遍几条街也不奇怪,之后生意就很是火爆,直到颜天真醒来的那一天,那张人皮面具自然就由颜天真来戴。

所以,丝毫不用担心颜天真的背景被查。

不过这个皇帝实在太多疑谨慎,就算背景查不出任何问题,他或许也不会打消心中的疑虑,毕竟一个人身上的气质是很难隐藏的。

颜天真的气息,实在不像平民。

不管皇帝心中有没有起疑过,今夜,他都要让这个皇帝……相信自己的这位仙妃娘娘别无所图,只是纯粹仰慕他才进宫的。

只有表现出对一个男人的尊崇和爱慕,才会让这个男人暂时打消猜忌。

此刻的空气十分寂静,静得可以听到轻缓的脚步声。

史曜乾没有任何迟疑,开口唤道——

“陛下~是您来了么。”

这声音实在轻柔动人,让听者犹如被一根羽毛拂过心田。

可半宸听着,却不觉得心中悸动,反而觉得有些起鸡皮疙瘩。

这个女子……

白日里,还是那么正儿八经的,怎么一到夜里,嗓音就变得如此酥骨动人。

他偏偏就是不喜欢女人的这种声音。

又作又浪。

望着罗帐里那一道半卧着的曼妙身影,半宸走上前,扶开了眼前的幔帐轻纱。

柔软的床榻之上,佳人侧卧,一身水红色中衣十分轻薄,肌肤胜雪,锁骨晶莹。

就连笑容也是格外甜美动人。

“陛下,您来了。”

佳人美目轻眨。

半宸轻咳一声,“爱妃竟然如此迫不及待,衣裳就穿了这么点儿,就不怕着凉了吗?”

榻上的美人闻言,掩唇轻笑,“被陛下的体温所包裹,哪里还怕着凉?”

半宸:“……”

果然不像是大家闺秀说的话。

大家闺秀学习礼仪廉耻,大多格外矜持,哪里会像这个女子说话这般露骨。

“陛下,让臣妾来帮您更衣罢。”

对面的美人说着,从榻上坐起了身,白皙玉手伸向了他的衣领。

半宸抬起手,挡住她伸开的手,“白日里看爱妃还十分震惊,弹奏箜篌之时更是端庄优雅,想不到夜里竟然如此主动,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陛下,您这就取笑臣妾了,当着众人的面,臣妾自然是要表现良好,此刻只有咱们两人,面对陛下,臣妾自然要露出真实的面目。”

红衣佳人说着,便想要靠近他的怀里。

半宸往边上迈了一步,避开了她的触碰,“你对朕就这么坦诚吗?白日里看你也没对朕流露出几分情意。”

“陛下怎么会看不出臣妾的情意?臣妾对陛下仰慕多时,今日得以入宫,又被陛下封了妃,心中实在喜悦!陛下若是不相信臣妾的话,臣妾就拿行动来表达了,陛下,你帮臣妾脱,还是臣妾自己脱?”

“……”

“陛下,来嘛。”

红衣佳人说话之间,手已经伸向了眼前男子的腰带,试图扯下。

“坐好!”一声低喝。

“是陛下要点臣妾侍寝的,臣妾早已做好了准备,一定要侍奉到陛下满意为止,陛下,可以不用太怜惜臣妾的。”女子的声音略带一丝委屈。

“……”

半宸觉得事情有些超脱预料。

这女子的热情,是他完全没有想到的。

还有那如狼似虎的目光……

仿佛要用眼神把他的衣服给扒了。

这让他心中莫名不爽。

这个仙妃……

太放浪了!

皇后这是什么眼光,竟然会看上这样的女子,简直不知矜持为何物。

或许皇后只是单纯看中了这女子的美貌。

而下一刻,更让他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只见那女子扑了下来,一把抱住了他的肩膀,就将他往榻上压。

别看她身姿纤细,这力气还真是不小,猝不及防的一下,居然还真就被她给压到了。

“陛下,亲亲……”

眼见着那红唇就要凑到了他的脸庞上,他吓得大惊失色,几乎是想也不想的,将身上的女子掀到了一边!

“你放肆!竟敢试图轻薄朕,就不怕朕砍了你的脑袋!”

被她训斥的美人一听此话,顿时苦着一张脸,一双美眸含情脉脉地望着他,布满了氤氲雾气,似乎下一刻就能落下泪珠。

“陛下自己喊人家侍寝的,怎么这会儿就骂人了呢,臣妾到底做错了什么?呜……”

“别嚎了!”望着对面那美人楚楚可怜的模样,半宸非但没有一丝怜惜,反而厉声呵斥,“你一个姑娘家,如此不知廉耻!朕还没主动,你竟敢主动上手!谁给你的胆子?”

“陛下平日里政务繁忙,已经挺累了,这种事情又怎么好让陛下再主动?臣妾想来主动服侍您,让您放松放松。”

半宸拧起眉头,“你真就那么喜欢朕吗?”

“那当然,这天底下的女子,谁不想要陛下的宠爱?”

“你明知道朕……你不是已经从皇后那听说了朕的癖好了吗?朕不喜欢女人,你若是敢将此事泄露出去,要你的脑袋。”

“臣妾不会泄露,臣妾也不在乎,只要陛下能与臣妾温存一夜,了却臣妾的一番心愿,臣妾做什么都愿意的啊!”

“让你去死,你可愿意?”

“君要妾死,妾不得不死。但是死之前,请陛下好好怜惜,臣妾从来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之前从书本上看到了一些,做起来应该也不会难,陛下,春宵一刻值千……”

“住口!”半宸打断她的话,“朕今夜会在你这里学习,但是你不要妄想对朕做些什么,再敢来非礼朕,朕就让人把你拖出去斩了。”

“臣妾不非礼陛下,陛下非礼臣妾就好了。”

“你脸皮怎么这么厚!”

“难道深爱陛下也是一种错吗?”

“滚下床,睡地上去!”

“……”

这一夜,一人睡床,一人睡地,就这么睡到了第二日上午。

半宸起了个早,一下榻就看见睡在地上的女子,身上只盖着一条薄薄的被单,正背对着他侧睡,衣裳不整。

露着一小片雪白平坦的美背,下身修长又纤细的小腿也露在被子外面,勾引的意味十分明显。

真是放荡啊……

有些嫌恶地从她边上绕了过去,他大步流星,跨出了寝殿之外。

这瑶华宫,真是不想再来第二趟。

之前的那些妃子,他让她们循规蹈矩,她们绝不敢造次,点了她们侍寝,让她们乖巧地替他捏腰捶腿,手绝对不敢在他身上乱摸。

夜里也十分老实地睡在地上,等到天一亮,伺候他洗漱更衣。

这个仙妃,实在是让他很不满意。

竟然敢挑衅他的威严,试图对他上下其手。

要不是因为丹儿对这个女子有意,真想把她砍了。

可他答应了丹儿,绝对不能动这个女子。

最好是丹儿也对这个仙妃不满意,改天直接找个理由处死就是了。

真糟心。

半宸怀着糟糕的心情离开了瑶华宫,寝殿之内,睡在地上的美人缓缓坐起了身,将身上的衣物整理整齐,望着他离开的方向,唇角勾起一抹胜利的笑意。

死断袖。

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来瑶华宫。

史曜乾起身之后,便穿戴整齐,去往偏殿。

颜天真这个时候差不多也快苏醒了。

昨夜,她睡在偏殿的一间杂物间之内,这间杂物间被搁置了许久,上了锁,外头遍布蛛网,可见许久没有人来。

钥匙就在他手上,除了他之外也没人能打开,除非强行撬锁。

他抬眼看了一遍四周,确保附近无人,这才开了锁,推了进去。

颜天真果然已经醒了。

史曜乾将门关了上,将身上的繁美宫装脱了下来,露出里头的太监服饰。

接着,又将脸上的人皮面具取下,还给了颜天真。

颜天真接了过来。

“昨夜是个什么情形?有没有被那死断袖占了便宜?”

史曜乾笑道:“我自然是不会被他占去了便宜,反倒是他被我占了不少便宜。”

颜天真挑眉,“此话怎讲?”

史曜乾将昨夜的大致情况跟她叙述了一遍。

“你也太能演了……你是怎么对着一个男子演出这么肉麻的戏?”

“我这心里虽然膈应,但我知道,他只会比我更膈应,这么一想,就觉得还是他吃亏比较多,我自然也就克服了自己的心态。”史曜乾慢条斯理道,“很多事情,只要你拉得下脸皮来做,就不怕做不成。”

颜天真无言以对。

要是昨夜换成她,她绝对拉不下脸皮。

她没法背着凤云渺与别的男子上演情深戏码,这是她的心理障碍,难以克服。

这一刻不得不承认,史曜乾的内心足够强大。

脸皮也足够厚。

“昨夜真是多谢你了,被你闹了这么一出,那死断袖估计是怕了。”

“他想杀我的心都有了,不过,最终还是没拿我怎样,大概是一时想不出要拿什么样的理由来给我定罪。”史曜乾笑道,“他自己大概也觉得,一个仰慕他的女子没有什么罪。”

“还有一个理由,应该是看在皇后的面子上,这才不动手。”

颜天真想起赵皇后对自己的态度,至今还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有件事我还没告诉你呢,赵皇后对我挺有意思的,大概也正是因此,皇帝在被你那样调戏之后还没起杀心,因为他要给皇后三分薄面。”

“你说什么?”史曜乾眼角难得抽搐了一下,“你说那皇后对你……”

“这对帝后都是十足十的怪胎,说出来大概也很难让人相信,皇帝不喜女人,皇后不喜男人,于是两人就一拍即合,一同走上了不被世人所认同的道路,玩刺激,真逗。”

颜天真说话间,已经将人皮面具整理好了,“咱们去吃早点罢。”

“真是稀奇事了,身为一国之君还断袖,这就已经让人觉得荒唐,就连皇后也是这个德性……这东陵国皇家的风水还真好啊,竟养出了这样的怪人。”

史曜乾说到这儿,有些郁闷地瞥了一眼颜天真。

现在不仅要防男人对她有非分之想,就连女人都得防了。

赵皇后……可真是荒唐。

……

“陛下,昨夜在瑶华宫宿了一夜,可有什么发现吗?那仙妃进宫,是不是别有所图?”

御书房内,皇后将刚刚熬制好的燕窝端上了桌,有些迫切地想要知道昨夜发生的事。

“别提了,昨夜朕差点就吃亏了。”

想起昨夜在瑶华宫的经历,半宸蹙了蹙眉,瞥了一眼身旁的女子,“丹儿,你什么眼光?那种轻浮的女子你都喜欢?你难道只看长相,不看其他?”

皇后闻言,有些讶异,“仙妃妹妹轻浮?这不会吧,我看她正儿八经的。”

“她正经个屁,昨夜那番情形还历历在目,朕想起来就觉得不爽,若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就下令把她斩了!”

二人说话间,有宫人上前来报。

“陛下,仙妃娘娘求见,说是亲手给您熬了鸡汤。”

“不见,叫她滚。”

------题外话------



二更七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