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出宫(二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半宸此刻的脸色有些阴云密布。

他一点都不想见到那个女人。

“陛下何必如此暴躁?仙妃给您炖了鸡汤,这是她的一番心意啊。”坐在一旁的皇后笑道,“即使陛下现在心情不好,也不该辜负了她的一番心意才是。”

“那就将她的汤送进来,她的人就不必进来了。”半宸朝宫人吩咐道,“你去回了仙妃,就说朕政务繁忙,没空见她,她的好意朕就领了,退下。”

“是。”

宫人退了出去,片刻之后,就将一碗热气腾腾的汤端了进来。

“陛下,娘娘她已经回去了,这鸡汤得趁热喝。”

“放下,出去。”

等到御书房内只剩下帝后二人时,半宸冷哼一声,“朕现在什么胃口都没有,丹儿,你要不要喝?”

“要要要。”赵丹儿轻笑一声,伸手端过那碗鸡汤,“那臣妾就不客气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舀了勺汤喝下,赞扬道:“她不仅貌美如花,才艺过人,就连这厨艺也很不赖。”

“也就你觉得她好,朕刚才说了,她放浪轻浮。”

“这有什么的?她若是能对我放浪轻浮,我还巴不得呢。”赵丹儿有些嗔怪地瞪了半宸一眼,“偏偏她只对陛下献殷勤,对臣妾就正儿八经。”

“……”

转眼到了正午。

瑶华宫内,有宫人鱼贯而入,在饭桌上摆了一道道珍馐佳肴。

“你们都退下,本宫不习惯用膳的时候这么多人盯着,留下小钱子在一旁服侍就行。”

闲杂人等都退了出去,史曜乾便在饭桌旁坐了下来。

“一起吃吧。”颜天真道,“你的手段倒是高明,经过昨夜,那断袖皇帝连看都懒得看我,今日我去送鸡汤都见不到他的面,可见心里对我十分嫌恶。”

这今后大概是不会召她侍寝,她也落个清静。

“帝后当中,你必然要选择一个人去亲近,否则还怎么打探紫苏果的下落?这皇帝你是断然不能亲近了,皇后倒是可以。”史曜乾顿了顿,道,“你必须像我一样克服心理障碍,我与皇帝同为男子,我都敢非礼他,你与皇后同为女子,她又有特殊癖好,你可以……”

“我很难克服这样的心理障碍,我的内心终究不如你的强大。”颜天真放下了筷子,“我在心里想着凤云渺,身体上也不愿意背叛他,我想象不出跟一个女子打情骂俏是什么样的画面,我终究是一个正常人。”

还摸不清那赵皇后的尺度有多大。

她有特殊癖好,那么她会发展到什么样的程度?

“若是可以,我很想代劳,但……若是她在我身上乱摸,我可就露馅了。”史曜乾耸了耸肩,“性命最要紧,我希望你可以硬着头皮去试一试,否则,你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此事你不说我不说,凤云渺也不会知道。”

“我不是怕被他知道,只是我……迈不过自己心里的那个坎,我的底线是,美人计可以用,但不能吃亏。”

颜天真的话音落下,气氛陷入了寂静。

二人相对沉默了许久,颜天真道:“不如试试苦肉计。”

史曜乾怔住,“苦肉计?”

“同样都是吃亏,不同的在于,一个要克服心理洁癖,一个是要受皮肉之苦,二者相比较,我宁可选择后者。”颜天真笑了笑,“皇后对我有意,我若是为她受个伤,她会不会心疼?”

“如果这样还是不能获取她的信任呢?”

“不试试又怎么知道呢,别忘了我也是个会演戏的,虽然在这方面逊色你,却也能骗过不少人。不过……你得狠下心对我下手才行。哦不,你不用动手,还是让你哥来吧。”

颜天真说到这儿,注视着史曜乾,“在我的计划里,我必须要受个伤,而且这伤绝对不能轻,让你来动手,怕是你下不了重手,让你哥哥来,他应该能做到。”

史曜乾:“……”

史曜连他当然做得到。

让史曜连对颜天真动手,他应该会很乐意。

“大哥对你一直有些不满,觉得你带给他太多霉运。”史曜乾唇角浮起一丝无奈的笑容,“你让他对你动手,是想让他出出气?”

“算是吧,他总说碰到我就没好事,这三色冰蚕也是他割爱拿出来的,那我就让他出出气,让他戳我一刀,这么一来,也就有利于缓解他郁闷的心情,是不是?”

“你就不怕他下手太狠,要了你半条命吗?”

“反正也欠了你们一条命,如果没有这只冰蚕,我说不定早就翘辫子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他要是真那么报复心重,随他。”

颜天真说完之后,便低下头开始吃菜。

史曜乾望着她,轻轻叹息一声。

她的胸怀,有时候倒是挺宽广的。

回头他得跟大哥好好说说,下手要有分寸。

用过午膳之后,颜天成便前往皇后的寝宫。

赵丹儿身为六宫之主,有随意出入宫门的权利,也有权赞同或者否决其他人的出宫请求。

东陵国皇宫的宫规是,贵妃阶位以下的妃嫔,出宫需要向皇后请示,不可自作主张。

颜天真想出宫门,自然要前去请示。

一路走向凤栖宫,到了宫殿外,颜天真朝着宫人道:“瑶华宫仙妃,求见皇后娘娘。”

“仙妃娘娘稍等片刻,奴婢这就进去通报一声。”

那宫女前去通报,很快便去而复返,“娘娘请进。”

颜天真踏进了寝宫之内,闻到了浮动在空气中的淡淡茶香。

“妹妹今天怎么有空来探望本宫了,来坐下喝茶。”

正对面,赵丹儿巧笑盼兮,冲着颜天真招手。

颜天真走上前道:“此次前来,是想跟皇后娘娘请示出宫,我家中还有兄长,我做了皇妃,日日珍馐佳肴,兄长却还没过上好日子,就想着回去看看他,给家里补贴。”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赵丹儿单手托腮,笑望着她,“听说你家以打渔为生,你之前摆摊卖鱼,有许多客人是冲着你这张脸去照顾你的生意,现在你不在了,家中生意想必会有所消减吧?”

“正是,我担心兄长生意不好,想着回家跟他唠嗑几句,还望皇后娘娘成全。”

“你出宫是为了探亲,本宫没有理由否决,不过……你能不能带本宫去你家里转转?本宫在这宫里憋得久了,日日都吃山珍海味,想换换口味,今早喝了妹妹你做的鸡汤,回味无穷,听说你也很擅长做鱼,不如就邀请本宫去你家中吃顿便饭?”

赵丹儿提出的这个建议,可谓是给颜天真提供了便捷。

这次出宫,原本是想要跟史曜连商量计策,之后再找个机会,把赵丹儿引出宫,在宫外动手。

皇宫里面实在不是动手的好地方。

可她没想到,赵丹儿会自己提出想跟她出去逛逛。

想想也是,身为一国之母,她什么都不缺,唯一缺的大概就是自由,束缚在这皇宫之内,总会想要出去排解排解烦闷的心情。

“妹妹,你想什么呢?”眼见着颜天真不回答,赵丹儿又问道,“是不是你家中有什么不方便的?本宫不能去。”

“当然不是。”颜天真连忙道,“我没有什么不方便的,只是有些没回过神而已,想不到皇后娘娘会屈尊降贵,去我家那种小地方。”

“这有什么的?在皇宫大院呆久了,外面的小地方本宫还觉得新鲜。”

赵丹儿站起了身,“那咱们就各自换上简单点的衣服,一起出去。”

“好。”

……

两人一同出宫,各自带上了一个随从。

颜天真带的自然是史曜乾,赵丹儿则是带着她的贴身宫女。

四人乘坐着马车出宫,行驶了大概一刻钟之后,颜天真掀开了马车窗帘,道:“前边的那个宅子就是了……对,就这停下。”

马车停了下来。

赵丹儿下了马车,望着眼前略微寒酸的小宅子,“这就是你家吗?”

“不错。娘娘稍等,我前去叫门。”

颜天真踏出了步子,前去敲门。

“大哥!你们在不在?我回来了。”

与此同时,宅子里头——

轻风过窗而入,拂过室内的轻纱飘扬,铺着雪白狐裘的地面上,一名俊美的男子侧卧。

他身着深紫长袍,清瘦的腰身扎着同色腰带,宽大衣袖下的手指修长白皙,此刻正拿着杯盏在小酌,食指摩痧着酒杯的边缘,透出了几分慵懒。

“公子!是颜姑娘在敲门,还带了客人过来,那客人看上去像是有来头的。”

这宅子的高墙之上留有缝隙,宅子里头的人可以透过缝隙看到门外站着的人。

“要带外人来也不提前说一声,真是的,快点快点,换衣服,把这些珍贵的东西都收起来!把那陈旧的桌子和锅碗瓢盆摆上,快快快!”

史曜连一边吩咐着,一边将身上的名贵衣服脱了下来,换上了寻常的粗布麻衣,再以最快的速度卸去了脸上的妆容,在四肢与脸部涂抹上一层黝黑的膏状物体,使得整个人的肤色看上去都呈现黝黑。

最后,在唇上贴上了两撇小胡子,这才起身走了出去。

走到了大门后,他将大门打开,正对上颜天真的笑脸。

“大哥!”颜天真凑到他身前,捶了一下他的肩,“几日不见,又黑了很多。”

史曜连挤出一丝笑容,“是啊,天天打渔不经晒,哪像妹妹你这么天生丽质,怎么晒都晒不黑,话说回来,妹妹你做了妃嫔,为兄也该尊称你一声娘娘了。”

“大哥可别这样,这不是在宫里,咱们还是兄妹相称,叫什么娘娘。”

“这位就是你的兄长啊。”右侧传来一道女子声音,“你们家的风水可真好,一身寒酸的衣服也掩盖不住俊俏的长相,你兄长的相貌也算不错,就是黑了些,若是能白点儿,必定是个美男子。”

史曜连听着这声音,忍住磨牙的冲动。

老子白得很,本来就是美男子!

但这话他也就只敢在心里叫嚣着,并未说出来。

他最是讨厌外人对他的长相指指点点,就算是他刻意扮丑,也不喜欢让人说。

他转头望向说话的女子,面上十分客气,“这位是……”

“皇后娘娘。”颜天真在一旁道,“大哥别声张,皇后娘娘今日来我们家中做客,还不快去备些好酒好菜。”

“皇……皇后娘娘?”史曜连面上呈现一副惶恐的模样,连忙道,“草民拜见……”

“这大门口的就别行礼了,本宫不想声张。”赵丹儿打断他,“本宫就想来仙妃妹妹的家中吃个便饭。”

“娘娘请进。”

众人到了大堂之内坐下,史曜连道:“皇后娘娘,草民这就去准备些拿手好菜,不过草民这家中人手有点少,只有两位亲戚在,这家里也没多少菜,需要出去采购,上菜速度或许不快,请娘娘谅解。”

赵丹儿道:“无妨。”

“小钱子,你去帮忙吧。”颜天真朝身后的史曜乾道了一句。

“是。”

史曜乾应了一声,与史曜连一同离开。

……

“你们在搞什么?来之前都不通知一声,害得我急急忙忙换衣服换妆!还把皇后带到家里来,让老子去伺候她?”

“你小点儿声。”史曜乾瞥了身旁的人一眼,“我们也没想到皇后会跟过来,自然也就来不及通知你,幸好方才没有露馅,我跟你说,我与天真临时制定了一个计划,需要你出手。”

史曜连冷哼了一声,“我凭什么让你们使唤来使唤去的。”

“哥,你就别闹脾气了,这次的计划……是让你捅天真一剑。”

“什么?”史曜连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你再说一遍?”

“不说了,你分明就听清楚了。”

“捅她?真的假的?”史曜连面上浮现一丝振奋的笑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