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杀猪般的惨叫/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捅颜天真……这种事情放在平日里还真是想都不敢想。

虽然他一直以来都很不喜欢这个女子,可偏偏他的弟弟就是喜欢,这也就导致了他有火没处发。

他不想因为一个区区颜天真,就与史曜乾闹翻。

但是此刻史曜乾却告诉他,让他去伤颜天真?

嚯嚯……

这是打算让他出出气么。

憋了这么久的气能够得以发泄,那心情必然是很舒爽。

“你真是毫不掩饰你此刻喜悦的心情。”史曜乾面无表情,“看看你此刻这副嘴脸。”

“我可没说过要拿她怎么样啊,这回是你们自己要求的。”史曜连双手环胸,挑了挑眉,“说吧,什么原因?”

“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让天真取得皇后的信任,想要获取关于紫苏果的信息,自然要从帝后下手,这东陵国皇帝不是省油的灯,又谨慎多疑,这皇后比起皇帝,大概好对付点,更何况这皇后本就对天真有一丝好感,咱们要做的,就是将这点儿好感扩大。”

“我明白你们的意思了,苦肉计。让颜天真为了她而受伤。”史曜连笑道,“没问题,包在我身上,你只要跟我说明具体计划就好。”

“哥,我可先提醒你了,天真之所以让你动手,是因为她足够信任你,同时,她也明白你下手不会太轻,但你看在我的面子上,下手务必要有分寸,不可伤她太重。”

“知道了知道了,她本来就是个快死的人了,要是再把她捅得半死不活,回头不还得救治?我才不想徒增麻烦了,绝不会下手太重,行了吧?”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就不再啰嗦了,你听着,我们的计划是……”

……

“皇后娘娘,这几样都是我大哥的拿手好菜,糖醋鲤鱼、香辣鱼头,清蒸黄花鱼。”

“看上去还真是色香味俱全呢,本宫要动筷了。”

“娘娘请。”

颜天真的话音才落下,便看见赵丹儿身后的贴身宫女伸出了手,指间赫然握着一枚银针。

颜天真心中自然晓得这是为了试毒所用,面上却还要装作疑惑,“这是……?”

身为一介‘民女’,她自然不应该知道皇家人用菜前的规矩。

此刻就要表现出一副没见过世面的好奇样子。

“这是规矩,但凡是出了宫门,用菜前都要先拿银针试菜,银针可识别出毒性。”宫女道,“还望仙妃娘娘见谅。”

在皇宫中,用膳前的每一道菜,御厨都会先试过,在宫中用菜,安全性是十分高的,可出了宫门之后,就要有另外的防范措施。

银针试毒是最常见的。

“原来是这样,是我孤陋寡闻了。”颜天真垂下了头,展露出一副失落的模样。

赵丹儿将她的神色看在眼中,道:“仙妃妹妹,本宫并非不信任你,只是规矩如此,希望妹妹不要太往心里去。”

“皇后娘娘不必跟我解释,您这么做自然是对的,皇后娘娘凤体金贵,容不得有一丝闪失。”

颜天真说着,不等那银针戳进菜里,便迅速用筷子将每道菜都吃了一遍。

“诶……”赵丹儿来不及叫住她,她就已经一道一道地试了过去。

颜天真道:“我相信在自己家里吃饭是出不了什么问题的。所有的菜我已经试过,娘娘不必多虑,吃吧。”

赵丹儿望着她埋头吃饭的样子,唇角轻扬,“你还是太单纯了,本宫自然不是怕你哥哥下毒,而是怕会有宵小之辈混入你家中投毒,如本宫这样身居高位的人,随时都会招来他人的暗害,不得不防。”

“原来如此,是我愚钝了。”颜天真谦虚道。

这赵丹儿倒也十分谨慎多疑。

“妹妹,你这身板太纤细了,多吃些菜。”

赵丹儿十分热络地给颜天真的碗里添菜。

“多谢娘娘,娘娘您也吃。”

“你家兄长的手艺不错,吃惯了珍馐美味,觉得今日这餐饭格外可口。”

“娘娘过奖了。”

史曜连那家伙哪里懂得做饭,他一双手十指不沾阳春水,碰最多的就是胭脂水粉。

那个骚包要是会下厨,太阳都能打西边出来。

今日这一桌子菜,都是他们的属下做的,全都是些家常菜而已,并没有多么可口,赵皇后却吃得津津有味。

“唔,似乎是有点儿撑了。”

吃过之后,赵丹儿站起了身,摸了摸自己的小腹,“许久没有这种吃撑的感觉了。”

颜天真道:“那咱们出去散散步罢,多走些路也就不会撑了。”

“好主意,走。”

二人离开了宅子,并肩行走在帝都的街道之上,赵丹儿看着街道两侧的繁荣,笑道:“每每出宫,看见这样繁荣昌盛的民间状况,都不禁要感叹咱们陛下治国有道。”

“那是自然的。”颜天真附和道,“百姓安居乐业,必定都对陛下感恩戴德。”

死断袖虽然脾气古怪甚至可以说是有些暴虐,但他在治理国家这一点上,还真是不赖。

算算时间,再有一会儿史曜连就该出手了。

二人行走之间,忽听前方传来一阵喧闹,便齐齐抬头去看。

大概三丈之外,路人扎堆,似乎是在观看什么热闹。

“前边好像有热闹可以看。”颜天真如此道了一句。

赵丹儿显然也被勾起了好奇心,“走,咱们上前去看看。”

二人挤入人群之中,身后随行的史曜乾与宫女自然紧跟不舍。

“原来是投壶游戏。”赵丹儿望着眼前的情形,笑道,“好久没有玩这种游戏了呢。”

投壶,以盛酒的壶口作目标,人站在一定的距离间投矢,以投入多少计筹决胜负。

此刻,正有三个人站在对面比赛。

“看上去很好玩。”颜天真道,“我们等会儿也来玩一玩可好?”

“自然是好……”

赵丹儿的话音还未落下,忽见对面的一人举起了箭矢,不是朝着酒壶里投掷,而是以疾风之势投向了她!

“小心!”颜天真喊了一声,眼明手快地将赵丹儿推开!

这个史曜连是怎么回事,说好了扮成刺客用剑来袭击,怎么就安排了投壶的人来刺杀。

他是料准了赵丹儿会上前来看热闹?

下一刻,只见对面投壶的那三人纷纷拾起了酒壶里的箭矢,目光齐齐投向了赵丹儿。

很显然就是冲着她去的。

周遭围观的民众们纷纷惊呼着逃窜。

“不好,这几个不是我们的人。”颜天真的耳畔响起史曜乾的一声低语,“计划有变,这几个人显然是另一方势力,真是太不凑巧了。”

颜天真额头一跳。

有其他的势力捣乱,这是在意料之外的事。

史曜连他们已经在这附近埋伏好了,这个时候通知他取消计划,怕是来不及了。

她根本就走不开,要是脱离了赵丹儿的视线,恐怕就会被怀疑。

“史曜乾,你等会儿假装与我们失散,去通知你哥暂时取消计划。”

自己人安排的一出假刺杀,碰上了真刺杀,那场面怕是控制不住。

而接下来发生的事,让颜天真觉得有些意外。

三名刺客各自从背后掏出了一把早已准备好的弓弩,将手中的箭矢搭上,对着赵丹儿三箭齐发。

赵丹儿见此,丝毫不见慌张,反倒是笑了一声,眼见着三支箭羽袭来,也不躲避,直到那三支箭射到了她的面前——

双手各自截住了一支,最后的那一支,以齿叼住!

“我靠。”颜天真不禁嘀咕一声,“小看她了。”

刚才在人群里,还十分好心地推了她一把。

如今看来,根本就不需要有人推,她自己都能应付过去了。

原以为一国之母都是大家闺秀,自幼习得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少有动武的时候。

赵丹儿却不只是个花瓶。

还是个练家子。

如此看来,这三名此刻对她而言就完全是小意思,根本就不需要出手相助了。

颜天真乐得在一边看热闹,面上还要故作惶恐,一副担心的模样。

“看来计划不必取消,这几个刺客根本伤不了赵皇后,他们跟我们一样,小看她了。”史曜乾嘀咕道,“我现在倒是担心一点,我们手下的人,对上赵皇后或许要吃大亏。”

那也没法子了。

很多时候,有得必有失。

在二人‘惶恐无措’的目光之下,赵皇后与她的贴身宫女已经跟三名刺客动起了手。

“怎么就来了三人,这是有多小看本宫。”赵丹儿说话间,身躯腾空而起,双脚夹住一名刺客的头颅,随着她的身躯一个旋转,那刺客的头颅也被拧了半圈!

颜天真低声道:“照这个速度,再片刻的时间就能解决完。”

果不其然。

从被袭击开始,到解决三名刺客,都不足一刻钟的时间。

赵丹儿的武力值不可小觑。

“皇后娘娘,您是高手啊。”眼见着最后一名刺客倒下,颜天真奔到了赵丹儿的身旁,面上呈现出钦佩之色,“没想到看似柔弱的您,竟然如此威猛。”

“方才吓到你了吧?”赵丹儿颇为熟络地挽上颜天真的胳膊,“你放心,与本宫一同出门,本宫自然会保证你的安危,他们都是冲着本宫来的,应该也没时间去搭理你。”

“我也不只是担心自己的安危啊,方才,其实也挺担心皇后娘娘……”

“看出来了。”赵丹儿轻笑一声,“刚才在人群中,箭羽袭来的那一刻,你立刻就把本宫推开了,可见你反应也挺快。”

颜天真道:“从前杀鱼杀多了,眼明手快,我这速度可都是抓鱼练出来的。”

赵丹儿正要再说话,余光却瞥见右边数十道身影持剑而来,当即目光一凛,“怎么就还没完没了了?今日出行真是晦气。”

说着,退开了几步,“仙妃,你自己躲好了,别跑出来,本宫的麻烦还没解决完呢。”

话音落下,转身面对着那数十道人影,冲了出去。

颜天真望着领头的那人,一身灰色麻衣蒙面,只露一双好看的月牙眸。

这是史曜连。

终于来了。

赵丹儿加上贴身宫女,就两人,两个人对上十个人自然也是有点吃力的,打斗了一会儿,貌似谁都没能占上风。

史曜连自然是没使出真本事的,若是他发起狠来,赵丹儿可不一定吃得消。

“这皇后还真是不好对付。”史曜连压着嗓子道了一句,指向了颜天真的方向,“那个女人是跟皇后一起出来的,把她抓了!”

史曜连一声令下,当即有两名属下撤出了打斗,奔向了颜天真的方向。

颜天真故作惊吓,惊呼一声就要跑开,却被一个人扣住了肩膀。

“救命啊——”

高亢的女音响彻。

赵丹儿一个回身看见这样的一幕,拔下头上的发钗,打向那名蒙面人的胳膊!

蒙面人被迫收回了手,下一刻就察觉到一道人影降落身后,一转头,正对上赵丹儿充满肃杀之气的脸庞。

赵丹儿正要出手,忽然察觉到身后一股气压袭来,排山倒海一般,连忙回过身,正迎上了史曜连的一掌!

一掌就打在她肩膀上,打得她气血翻涌,后退数步。

正好退到了颜天真身前,颜天真连忙扶上了她。

“娘娘,都怪我,是我连累你了……”

颜天真面上一副感动的模样,心中其实也有些触动。

这个赵丹儿,虽然人不太正常,对她倒还真是不错。

百忙之中还要抽开身回来救她……

此刻赵丹儿落于下风,正是史曜连出手的好机会。

赵丹儿只觉得眼前银光一闪,一把利剑就朝着她的胸口刺了过来。

她唇角勾起一抹冷冽的笑意,手伸向了腰间掏出三枚飞镖。

敌人的剑势势不可挡。

大不了就让他捅上一剑,自己趁机发出暗器取了他的狗命就是。

可赵丹儿万万没有想到,身旁的那道人影忽然挡到了她的面前,迎上了对方的利剑!

她一惊。

在这种紧要关头,仙妃居然会站出来帮她挡?!

心中一时触动,她并未多想,空着的那只手伸出,绕到了颜天真的身前,徒手接利剑!

史曜连的剑,只差半寸就可以没入颜天真的胸膛。

可偏偏就被赵丹儿扣住了。

那白皙细嫩的手,得使出多大的手劲和内功才能扣住他刺过来的利剑?

有鲜血蜿蜒而下,一滴一滴地淌落。

“你们太小看本宫了!”赵丹儿冷笑一声,另一只手三枚飞镖射出!

这种情况之下,史曜连不得不丢了剑,连忙躲闪。

这事情有些超出预料。

原计划是这一剑必须刺到颜天真,达到苦肉计的目的。

可他没有想到赵皇后出手如此迅速,竟敢徒手接利刃。

要不是这赵皇后手劲够大,再加上他没有下狠手,他那一剑,可以直接削了赵皇后半个手掌。

这个皇后……对颜天真还真是维护。

又或者她太有自信。

史曜连思索之间,赵丹儿已经将他的剑拿在手上,毫不客气的朝着他投掷而出!

这个家伙显然是蒙面人的头领,若是他死了,蒙面人恐怕也就会自乱阵脚。

史曜连才躲开三支飞镖,还未站稳,又见利剑袭来,连忙再次闪躲。

他竟然处于被动状态,这连续的躲避,让他有些力不从心。

更倒霉的事还在后面。

赵丹儿的贴身宫女瞅准了时机,眼见着史曜连站立不稳,在他身后就出手偷袭!

史曜连再次慌忙躲闪,这一次却没能躲开,被一掌打在背上,险些喷出一口血。

颜天真身后,史曜乾唇角一抽。

事情怎会变成这样……

大哥竟然如此被动。

这个时候就该撤。

他们真是从一开始就小看了赵丹儿,以为这十个人就足够,但真正能与赵丹儿匹敌的就只有史曜连,其他人对她而言根本就不算事。

赵丹儿已经瞅准了史曜连为目标。

为了不造成更多的损失,这个时候撤离就是明智之举。

史曜连显然也察觉到了自己的危机。

赵皇后这个疯娘们,这么不好对付!

“撤!”

他朝着周围的蒙面人喊了一声,便迅速转身离开。

赵丹儿也受了伤,肯定是不会追上来的。

史曜连一声令下,所有人便齐齐撤退。

“受个伤就不好,真乃本宫见过最怂的一批杀手。”

赵丹儿冷哼了一声,瞥见地上的三支箭矢,正是先前的那一批刺客袭击她的。

她立即俯身捡起,朝着前方撤退的那伙黑衣人全投出去——

一人避开,撞到了身旁的那人,使得那人的大腿遭袭。

那人没法站稳,一个趔趄扑倒了前边的人,使得最后一支箭矢穿过了人群的空隙,钉在了某人的臀上。

“啊——”

杀猪般的惨叫声响彻。

那人被手下一左一右地架起,狼狈逃离。

史曜乾眼角剧烈抽搐。

那个被射中屁股的人……

是大哥!

今日本该是颜天真受罪,最倒霉的人却变成了史曜连。

背后挨一掌,屁股挨一箭。

颜天真这个本该受创的人,却毫发无伤。

赵丹儿这个本该毫发无伤的人,却伤了肩膀和手掌。

史曜乾静静叹息一声。

终究是——人算不如天算。

不过,他们的目的应该是达到了,虽然这过程有些不可思议,但结果却并没有偏离预想。

赵丹儿若不是相信颜天真,也就不会干脆利落地出手,用自己的手掌给她做挡箭牌。

这个赵丹儿还真是懂怜香惜玉。

有着一副美艳柔弱的皮囊,内心却是一个铁汉。

“皇后娘娘,您的手!”

颜天真似乎才回过神来,故作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回过神后的第一时间就是检查赵丹儿的伤势。

赵丹儿的肩膀挨了蒙面人一掌,手掌又被史曜连的剑划破。

颜天真摊开她的手掌心,有两道长长的伤痕,贯穿了整个手掌,还在淌血。

徒手接利刃,必然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虽然明知道这赵丹儿是个怪胎,颜天真心中还是有些感动。

毕竟这伤是因为她才受的。

努力憋出了几滴眼泪,那泪珠从眼眶中流淌,滴在赵丹儿的手掌上。

“傻丫头,你哭什么呢?本宫又没大碍。”

赵丹儿出声安慰道:“你也看见了,本宫是很强悍的,这些皮肉伤对本宫而言不足挂齿,你不必因此难过。”

“皇后娘娘,您可真是勇敢,不像我这么没用……”颜天真的声线带着些许内疚,“若不是因为我给娘娘拖后腿,你也就不必这么受苦了。”

“说什么呢?是本宫自己甘愿的,又不怪你,再说了,利剑袭来的那一刻,你是想帮本宫去挡的吧?”

赵丹儿望着颜天真,唇角浮现一丝笑意,“这个世上,愿意真心对本宫好的人很少,你如此柔弱,却也十分勇敢,你想用你那微薄的力量来保护本宫,本宫很感动。”

“娘娘,是我感动才对,是我连累了你……”

“这种话以后就不要说了,既然都是自愿,谈什么连累不连累的,走罢,去医馆,让大夫处理一下伤口就好了。”

赵丹儿说着,搭着颜天真的肩膀跨出了步子。

史曜乾紧随在二人身后,大翻白眼。

这个赵皇后,他算是见识到了。

女儿身男儿心。

怎么偏偏就生为女子?不当男人真可惜。

铁汉柔情,怜香惜玉。

等等……

不会是个男扮女装的吧?

他曾经也扮过女人,扮得也是十足十的像,没人认得出来。

这个赵丹儿,会不会与他一样。

史曜乾此刻心中很是怀疑,这个赵皇后的真实性别。

不如让天真想个法子去验明正身。

……

颜天真与赵丹儿去了医馆,大夫处理过伤势之后,颜天真便劝诫赵丹儿先回宫。

“皇后娘娘,这宫外的大夫不比皇宫的御医,您这伤还是赶紧回去让御医看看吧,听说太医院里有许多民间没有的药材,会让伤好得快,并且不留疤。”

她要先把赵丹儿劝回去,再回宅子去看看史曜连的伤势。

经过这次,史曜连肯定对她更加不满了。

“的确,宫里的上等金创药在民间是没有的。”赵丹儿道。

“那您就快些回去处理罢,此事宜早不宜晚,这细皮嫩肉的可万万不能留下什么疤痕。”

“你这是心疼本宫了?”

“唔,是。晚些我回宫去看望娘娘,这次回家,也没来得及跟家里人多说几句话,我还有些舍不得回宫。”

“既然如此,你就再回去与你家里人寒暄吧,本宫先行回宫了,你说好的要来探望本宫,可别忘了。”

“不会忘。”

眼见着赵丹儿离开了,颜天真转头朝史曜乾道:“赶紧回去看看你哥。”

……

雅致的房屋内,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之气。

“公子,我要上药了,您忍着点。”

“啊——”

“公子,你可别咬着了自己的舌头,叼一块毛巾吧。”

“呜——”

史曜连整个人趴在榻上,忍受着从臀部传来的剧痛,由于口中叼着毛巾,他无法叫喊出声,只能发出一阵呜呜的声音。

真他大爷的,疼死他了!

赵皇后那个疯妇,竟然如此难缠!

最可恶的就是那个颜天真!

原本想着今天捅她一剑出出气,让这一直以来憋在心中的火气能够宣泄,这么一来他心情就会好些了,往后看颜天真,也就不至于太碍眼。

但,事情终究还是不如人意。

似乎一碰上颜天真,他身上就接连不断发生倒霉的事?

真是太衰了。

再碰上她之前,可从来就没这么衰过!

“公子,我要给您贴膏药了,这膏药有些刺激感,但有助于伤口恢复,或许会有点疼,您忍着点。”

大夫的话音落下,史曜连又感受到从臀部传来的阵阵刺痛!

“你他娘的能不能轻点!我屁股都快炸了!”

史曜连终于忍不住拿下口中的毛巾,破口大骂。

“公子,实在对不住,我已经很轻了。这药确实刺激,主要是您这箭伤太深了,半个月之内,您最好不要再有剧烈的动作,能躺在榻上歇息最好。”

“你能不能想个办法给老子止疼啊?嘶……他娘的赵皇后,这疯娘们最好祈祷自己有朝一日不要落在我手里。”

大夫说膏药会有些刺激感。

果然十分刺激,疼痛一阵一阵地传来。

史曜连正觉得糟心,忽听门外响起了脚步声,随即房门被打开。

“哥,你的伤势如何?”

“别让颜天真进来!”

一来他不想看见颜天真,二来,受伤的部位有些私密,更不能让人看。

“公子,膏药已经贴好了,可以盖上被子了。”

大夫说着,扯过一旁的被褥给史曜连盖上了。

史曜乾这才转头望向房门外,“天真,你可以进来了。”

“说了不准让她进来!我不想看见她这个衰人。”

“今日的事怎么能怪天真?是我们低估了那皇后,没有料到她如此铁血。”

“那也是你们的错,没有摸清对方几斤几两就制定计划,你们的错!”

“哥,这计划原本是万无一失的,唯一出乎意料的,就是她的勇猛,如果不是她敢徒手接利刃,我们的计划不会有问题。”

“错了就是错了,别狡辩。嘶……”

“对,我们的错我们的错,我们不狡辩。不不不,我一个人的错,成不成?”颜天真走到榻前来,叹息一声,“史曜连,我没有想到,今日又会害你倒霉,原本是想让你刺一剑,既能让我达到目的,又能让你宣泄一直以来对我的不满。”

“说得可真好听。”史曜连冷哼一声,试图想要坐起身,想起自己臀部的伤,似乎不方便坐,便只能半侧着身,冷眼看颜天真,“你害我倒霉了好多次,这次为了帮你,我又伤成这样,你说这笔账该怎么算?”

一旁的史曜乾出了声,“哥,你……”

“你别说话,这是我和她的事!”史曜连打断他,“难不成你要怪我自己倒霉?要不是为了帮她,我能这么倒霉?凭什么每次倒霉的都是我?”

“不错,是我害你倒霉。”颜天真说话间,朝着他伸出了手,手中赫然握着一把匕首。

“史曜连,既然我今天躲过了一劫,让你受了这个苦,你就把这一笔账记上,我始终欠你一刀,这一个月之内你先别还给我,等我拿到了紫苏果,你再把这一刀还给我如何?别捅死了就成,你也可以一刀捅在我臀上,我不会报复的。”

颜天真话音落下,便将手中的匕首搁在了床榻上。

“看见这把匕首,你就会想起我今日的承诺。我保证这辈子会让你痛痛快快地捅一次,并且,一定会让你得手,不会再让你倒霉,可好?”

史曜连望着榻上的匕首,冷哼一声,“你保证有什么用?就算你让我捅,我弟弟不会同意,凤云渺要是知道了,肯定想扒了我的皮,我还得面临着被他追杀。”

“史曜乾无权干涉我做出的决定。”颜天真道,“到时候咱们俩找个没人的地方,你动手不就行了?我当然不会把真相告诉云渺,我承诺了不报复,就是不报复。”

“好,这可是你说的。”史曜乾扣上了榻上的那把匕首,“这一刀,我迟早有一天要你还回来。”

“好啊。”颜天真笑了笑,“那就祝你早日康复。”

颜天真话音落下,便转过身踏出房门,“傍晚你们都休息吧,这一顿饭我来做,吃过之后我就要回宫了。”

“我来帮你。”史曜乾说着,便要跟上去。

“站住!”史曜连叫住了他,“让她去,你上前去凑什么热闹。”

“你有时候对她态度未免太过恶劣,你明知道不是她的错。”

“不是她的错,也跟她脱不了干系。我讨厌她,这是我的自由,你无权干涉,我又不是她的追求者,凭什么惯着她?”

史曜连冷哼一声,躺回榻上。

史曜乾转身,踏出房屋。

进了厨房,颜天真正在忙活着洗菜。

“大哥说话一向不太好听,你可以不用理会他。”

“好歹他送了这只冰蚕给我,冲着这一点,我也得让着他些。”

颜天真悠然道:“有些人是吃软不吃硬的,正如你大哥,你若是对他态度恶劣,他反而记仇,相反,你要是跟他服个软,他可能嘴上不饶人,心里却不会那么计较了,你看我经常挨他骂,他也没暗地里对我做过什么,他就是嘴上喜欢骂,随他。”

史曜乾闻言,笑了笑,“好像是这么回事。”

“嘴不饶人,心未必毒,心不饶人,则嘴上甜。宁交一帮抬杠的鬼,不结一群嘴甜的贼。”颜天真轻描淡写道,“再说了,他确实是因为我的计划而受伤,他发脾气也是合情合理的。”

史曜乾笑出了声。

“白莲乾,你会杀鸡吗?”

“呃……杀鸡怎么杀?”

“给死要脸炖个鸡,现杀的好,市面上卖的可不一定新鲜呢,这样吧,你给我打下手就好了。”

“好。”

……

傍晚时分,颜天真从厨房内出来,将一道道佳肴摆上了桌。

史曜连不方便下榻,史曜乾便将饭菜送进了他歇息的屋子,这才回到桌边坐下用饭。

史曜乾夹了鱼香肉丝到碗里,才吃上了一口,便咳嗽了两声。

辣……

“怎么?你吃不得辣?”颜天真望着他的模样,道,“这道菜要是不放点儿辣不好吃。”

这是云渺特别喜欢吃的一道菜。

她下意识就煮了这一盘。

“不好意思,忘了问你们的喜好了。”

“无妨,我吃别的就好了。”史曜乾又扒了两口饭,忽然放下了筷子,起身道,“我腹中有些不舒服,先去一趟茅房,过会儿就回来。”

史曜乾说着,便迅速迈出了脚步。

颜天真望着他那有些急促的步伐,心中也是疑惑。

刚才史曜乾的脸色似乎有些不对劲。

他一向云淡风轻,即便是碰上内急这种事,也不至于有太大的情绪波动。

刚才那一瞬间的异样……

怎么回事呢。

颜天真起了身,站到了房门外,望下史曜乾离去的方向。

不是朝着茅房去的。

他是要去干什么?

颜天真踏出了脚步,跟了上去,却要维持这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避免跟得太近被发现。

史曜乾竟然直接就出了大门。

此刻天色已经快暗了,他忽然急忙出门,一定是有什么要紧事。

史曜乾行走之间,低头望了一眼自己手背上起的淡淡褶皱。

其实他想坚持到吃完那顿饭才出来的。

他早就感觉到身体不适,然而,又不想被颜天真察觉出异样。

此刻有些忍不住了。

血,他要血。

走过了一个拐角处,迎面就险些撞上了一个年轻男子。

“你这人走路不长眼睛啊,差点撞到你大爷!”

对面的人倒是挺蛮横,差点被史曜乾撞到,便朝着他骂了一句。

他大概不会想到,这是他说出的最后一句话。

史曜乾伸手就扣上了对方的脖子,动作快而狠,拖拽着他直接到了一旁的窄巷。

“呃……”

男子想要发出声音,却被他扼住喉咙,说不出一句话。

史曜乾手中用力收紧,将他的脖子拧断。

而后——

低下了头,一口咬了上去。

腥甜的味道入口,使得全身都舒畅了不少。

暗处,颜天真望着这样的一幕,心中震惊得无以复加。

史曜乾在喝血。

他竟然也要喝血。

而且他是随便路边抓个人就能吸。

紫月魔兰……

他也被紫月魔兰咬过吗?

此刻,正在饮血的史曜乾自然不知颜天真在暗中观看,他只是毫不留情地吸食着身前人的血液,完事之后,便松开了他,让他的身躯轰然倒地。

------题外话------



看盗版,还要来吐槽我的,你要脸吗?受过高等教育吗?念过书吗?有中国版权意识吗?你觉得不好看,你直接弃文了行不行?多的是好书等着你看,别看我的拙作了行不行?本人二十出头,社会阅历浅,写书难看又怎么了?来我的评论区撒野,禁言你十年八年信不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