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不要对朕有非分之想/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夜过去,直至第二日辰时,颜天真身上的冰霜渐渐退散,直至消失不见。

她悠悠转醒。

冰霜刚刚褪去,这身上的寒意却还没有散,她依旧觉得有些冷。

此刻寝殿之内只有她一人,她便掀开被褥下榻洗漱,又多添了一件外衣。

踏出了寝殿,迎面一阵凉意袭来。

这个季节还不是最冷的时候,她却已经觉得很冷。

这是三色冰蚕唯一的不足之处,她没什么好抱怨的。

忽听身后有轻缓的脚步声响起,她正要转过身,却察觉肩上微微一沉。

一条雪白的披风披在了肩上,这一瞬间暖和了许多。

“天气凉了,你要多注意才行。”身后响起了史曜乾的声音,“明日开始就要给你准备汤婆子和暖炉了。”

“这要是不明真相的外人,只会觉得我孱弱。”颜天真笑道。

“那就让他们以为去吧。”史曜乾说着,像是想到了什么,又道,“你太久没有活动筋骨了,适当活动活动也好,你可以在闲暇之余练习舞蹈,这么一来身子会更暖和些。”

“运动的确是个不错的取暖方式,这次你倒是跟我想到一块去了。”

颜天真笑了笑,“昨日我与皇后闲谈,从宫女那里得知,西宁国的公主前来联姻,西宁国的皇帝还亲自来了,他身边有个能歌善舞的美人,而东陵国这个断袖皇帝爱面子,希望这皇宫里有人能够赢过那西宁国的美人,好给他争脸。”

“听起来,是一场国君与国君之间的攀比啊。那西宁国的美女能有多大能耐?赢过她对你而言应该不会是难事吧?”

“你对我就如此有信心吗?”

“那是自然。”史曜乾说到这儿,叹了一口气,“当初那一场四国交流会举办得轰轰烈烈,我却没有机会看到你的风采,真是觉得有些遗憾呢。”

四国交流会举办的期间,他正在南旭国的黑市里卖艺呢。那时候就是假扮成她,引她哥哥尹默玄前去搭救,拖延尹默玄的回国行程,这是雇主的要求。

坊间传闻她美若红莲,歌舞一绝。

可他真的没有见识过。

即使如此,他依然对她有极大的信心。

“我的确是一路被人夸过来的,可是那西宁国的绿袖也不差。”

“她能得你这么一句不低的评价,看起来也是有两把刷子,可是那又如何?不还是输给你了吗?手下败将。”

“我若是正常发挥,自然有信心能赢过她,但……我绝对不能拿我最擅长的来跟她比,不能被他们认出来东陵国的仙妃就是鸾凤国良玉郡主,否则,东陵国这对帝后绝对会怀疑我的用心,找我算账。”

尤其她早就跟断袖皇帝有恩怨,真实身份必须隐瞒下去。

“那你想要怎么做?”史曜乾挑了挑眉。

“我想赢过西宁国的那美女,得到断袖皇帝的嘉奖,又不想在比试的过程中被故人认出来。”颜天真道,“所以我必须改变风格。”

同样都是舞艺超群,她的水袖一甩出来,绿袖没准一下子就把她给认出来。

因为当初在四国交流会上,她是绿袖最强劲的对手,绿袖对她想必很难忘。

“天真,我倒是有个法子。”耳畔想起了史曜乾的声音,“你不一定要亲自出马,你不如就在这皇宫里面找个天赋好、基本功扎实的女子,亲自教习,让她能够赢过西宁国的绿袖,这么一来,你同样功不可没,也不用怕暴露。”

“这个主意倒是不错,只要能让那死断袖拉风一回,是不是我亲自出马委实不重要,只要让他知道是我的功劳就行。”颜天真唇角轻扬。

东陵国在四国交流会上是垫底的,半宸因此气了好一段时间。

今日的宫宴之上,段枫眠要是再显摆,半宸多半是想宰人的心都会有了,他必定会觉得自己面子挂不住。

今日就让他赢一次,反转一局。

“此事,我去找赵丹儿商量一下。”

……

凤栖宫内,帝后双双从榻上坐起。

半宸昨夜正是宿在凤栖宫。

“丹儿,你昨天半夜又抢被子。”

“臣妾的睡相一直不是很好看,陛下不是早该习惯了吗?”

“那你磨牙的习惯什么时候能改改?”

“我昨晚又磨牙?唉,陛下你要是觉得烦,下回我睡地上就是了。”

“那倒不用。”

半宸说着,掀开被褥下榻穿衣。

他不喜女人,赵丹儿不喜男人,因此,但凡是他们一同睡,那就的确只是单纯躺在一起睡。

互相不触碰对方,互相不侵犯。

甚至连暧昧都是不存在的。

他从未把赵丹儿当做一个女人看待,在他的心中,赵丹儿更像是他的知己,他的兄弟。

有这样的一个皇后,能让他省不少事,不仅能帮助他处理宫中内务,又不争风吃醋,还情愿帮着他打掩护,真乃贤内助。

赵丹儿的皇后地位,无人可撼动。

外界都传言帝后感情极好,确实也极好。只不过,这感情并不是男女之情。

“正午时分,西宁国的队伍应该就会进入宫中了。”

半宸披上了外袍,慢条斯理道,“今年的四国交流会,胜者是北昱国和南旭国,我们东陵国与西宁国都是输家,我们还是垫底的那一个,西宁国那段枫眠,但凡是出行,走到哪都要带着他那个能歌善舞的绿衣美人,不显摆显摆,他这心里就不舒服。”

“你们男人之间的攀比,就一定要用身边的女人来,真是无趣。”赵丹儿悠悠道,“这个绿袖有什么能耐我没见识过,不过她挺有名,陛下你若是想要这次扬眉吐气,可以指望一下仙妃。”

“她?”半宸挑了挑眉,“险些忘了,这个女子唱曲还是很好听的,嗓音清脆动人,就是不知道她这舞跳得怎么样。”

“看她身段柔软又曼妙,舞姿肯定不赖啊。臣妾也会跳舞,不过……不太擅长,也不喜欢学。”

她自认为自己长着一颗男儿心,自然就不喜欢唱歌跳舞,只喜欢舞刀弄枪。

但她身为皇后,若是没有才艺就说不过去了,因此,有些不喜欢学的东西还是得学。

“陛下,仙妃娘娘在宫外求见。”门槛之外,响起宫人的一声通报。

“这个仙妃,一大早来干什么。”半宸转头看向赵丹儿,“她来这凤栖宫,应该是为了见你来的,朕不想看见她,你们聊。”

自从上一回被仙妃‘轻薄’过之后,他一点儿都不想再看见她。

赵丹儿自然晓得半宸对仙妃的排斥,笑了笑,道:“恭送陛下。”

又朝着宫人吩咐道:“把仙妃娘娘请进来。”

半宸踏出了门槛之后,自然免不了要看见走上前来的颜天真。

“参见陛……”

颜天真一声问候还没说完,半宸便冷哼了一声,拂袖离去,不曾有半丝停留。

连打招呼的机会都不给她。

颜天真挑了挑眉,径自走向寝殿之内。

赵丹儿已经穿戴整齐,眼见着她走进来了,冲她笑道:“你今日这么早就过来找本宫,所谓何事?”

“自然是想要帮咱们陛下出风头的。”颜天真道,“今日迎接西宁国使臣的宴会上,想让陛下高兴高兴,我有意安排一出歌舞,想要博得全场喝彩,把那绿袖姑娘的风头抢了去。”

“喔?”赵丹儿顿时来了兴致,“什么样的歌舞?能不能先让本宫见识见识?”

“在这之前,我想先问皇后娘娘一个问题,娘娘,您是否有学过舞?基本功如何?之前看娘娘您打刺客,那身姿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若是你愿意学舞蹈,必然十分灵动。”

不管是武还是舞,只要掌握了速度与力度,演练起来都会有很不错的效果。

赵丹儿是个练家子,身手灵活,对于力度的把握肯定不差。

“基本功尚可,但本宫从来没有用心过,能跳出什么好看的东西?本宫就喜欢那些刀枪棍棒。”

“那么我斗胆就请娘娘用心一回如何?就当是为了陛下,为了东陵国在异国使臣前的颜面,请娘娘您用心,跟我学一回。”

“咦,既然你能歌善舞,你直接出马不就行了,为何还要本宫来学呢?你身为陛下的妃嫔,你给他长脸,他应该也高兴。”

“皇后娘娘,你难道还不懂我的意思?我有心让你出风头,两位国君在攀比自己身边的女人,皇后娘娘,您身为一国之母,给陛下争光,不是合情合理吗?我弹唱,你起舞,配合默契,一起接受赞扬,可好?”

颜天真望着赵丹儿,目光之中一片诚恳。

她想,她的理由足够充分,赵丹儿不会拒绝才是。

这样的法子,既能让东陵国反转一局,又不会让段枫眠与绿袖把她认出来。

赵丹儿果然也同意了下来。

“既然仙妃妹妹你都这么说了,那本宫就给你这个面子。”

赵丹儿冲着颜天真淡淡一笑,“现在就让本宫见识见识,你的舞姿。”

“那我就献丑了。”

颜天真勾唇一笑,扬起了袖子。

她缓缓抬手,广袖轻扬,动作轻慢而优雅,下一刻,一个旋身,已足尖为轴心旋转开来。

节奏忽然就快上了不止一个层次。

轻快、灵动,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赵丹儿坐在桌边,托腮静静欣赏,唇角不自觉扬起一丝淡淡的弧度。

仙妃。

果然很仙。

……

正午时分,西宁国使臣仪仗队进入东陵国皇宫。

宫宴设在金陵殿,帝后同席,与西宁国皇帝段枫眠的座位并排。

以两位贵妃为首的高阶宫妃位于帝后席的两旁,臣子的席位分别居于帝王之下左侧。

颜天真的品级算是较高的,座位较为靠前。

来来往往的宫人忙碌着,端着托盘穿梭于酒席中,偌大的宴会之上,好不热闹。

颜天真察觉有一道视线望着自己,便抬眼看了过去。

可不正是久违的段枫眠。

他身着一袭月白色锦衣,黑发如绸,以一个小巧的玉冠束起,额头光洁饱满,眉梢斜飞,面如冠玉,眸若星辰。

一别半年多,再次相遇,他也没多大变化。

不过,他应该是不会认出她的。

段枫眠的身侧站着一道湖绿色的身影,那女子身形高挑,一身湖绿色裙装将身躯包裹得丰盈又曼妙,胸前的沟壑若隐若现,这样的身段,可谓令男子亢奋,女子羡慕。

绿袖。

也是一点都没变啊。

颜天真的视线并未在二人身上停留太久,只是不经意地扫了一眼,便收回了视线。

神色始终平淡无波,仿佛与他们并不相识。

“绿袖,你看那个女子。”段枫眠朝着身后的人道了一句,“是不是觉得很眼熟呢?”

“当然了,我也是一早就注意到她了,与颜姑娘可真像啊,但……并不是颜姑娘。”绿袖说着,又连忙改了口,“不,应该称呼颜姑娘为良玉郡主才是,颜天真这个名字,是良玉郡主失忆期间用的。”

“想不到啊。”段枫眠把玩着手中的酒杯,慢条斯理道,“北昱国小皇帝身边最得宠的歌女,竟然会是鸾凤国的郡主,她回归国土认祖归宗,宁子初心里想必很不舒服。”

当初还觉得有些羡慕宁子初。

然而宁子初也没有把握住这个美人,终究还是让她离开了。

听说……

最终抱得美人归的是南旭太子凤云渺。

回到西宁国之后,这些事情他就不关心了。

他对颜天真自然是感兴趣的,当初也试图想要把她拐跑,但是这个女子实在不好拐,他也就没在她身上多费心思。

他从来不会被女人给耽误。

但是……如今看到一个与颜天真容貌相似的女子,还是不禁会勾动起心中的回忆。

回忆起当初颜天真在四国交流会的擂台上,那般意气风发,艳惊四座。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他也不能免俗。

绿袖虽美,终究还是比颜天真逊色。

绿袖望着段枫眠若有所思的模样,心中觉得有些闷。

底下坐着的那位娘娘,大概是勾起陛下的某些回忆了。

那位良玉郡主,注定会成为陛下脑海中一道难忘的美好记忆。

“西宁皇远道而来,朕备上了美酒佳肴招待,不知合不合你的口味?”

空气中响起一道慢条斯理的男子嗓音。

段枫眠回过头,朝着半宸淡淡一笑,“东陵皇真是客气,听闻东陵皇日理万机,清心寡欲,这后宫之中似乎是有些空虚,朕的皇妹前来联姻,也能让你这后宫热闹点儿。”

段枫眠说着,视线一转,落在了宾客席中的某个座位上。

“皇妹,起身来,让东陵皇见一见你。”

被段枫眠点名的女子站起了身,冲着半宸优雅一笑,“见过陛下。”

她一身水蓝色衣裙,个头不算高,身姿十分娇小玲珑,一双杏眼颇为水灵,笑容甜美。

“公主不必多礼了,坐罢。”

半宸说着,瞥了一眼段枫眠身后的绿袖,“东陵皇,你身后的这位,就是十分有名的绿袖姑娘了罢?这相貌这身段,丝毫不逊色皇家的金枝玉叶,外人不知情的,会以为也是个公主呢。”

那西宁国公主虽是个美人胚子,论长相与韵味,都及不上这绿袖。

“呵呵,东陵皇说笑了,既然你给绿袖的评价这么高,不如就让绿袖表演一番,给宫宴助助兴可好?”

段枫眠的笑容格外温和。

半宸同样在笑,“好啊。”

回过头时,朝着身旁的赵丹儿低语了一声,“朕就知道,他就喜欢臭显摆。”

“陛下,是你先夸人家的。”

“朕不夸她,她也会找机会表现,皇后你可是答应了朕的,不能只让她抢了风头。”

“陛下放心,仙妃妹妹想了办法扳回一局,今日一定要压绿袖一头,不能只让他们西宁国显摆。”

“最好是这样。要是仙妃敢给朕丢人,朕就把她丢到河里去喂鱼。”

“……”

这一头,帝后二人在窃窃私语,绿袖已经走到了场地中央。

段枫眠唇角浮动着淡淡的笑意。

四国之中,就属这个东陵国最缺乏人才。

四国交流会上,无论是诗词还是歌舞,都没一个出色的,全都垫底了。

就连这东陵国宫中的歌舞,都是十分乏味,看不下去。

半宸将段枫眠的神色看在眼中,不禁有些咬牙切齿。

真是看不惯这种得瑟样。

不就是身边的女人会唱会跳,有什么了不起的。

比人才比不过,比国力,东陵国也是不会逊色西宁国的。

但……四国交流会的确让他很是丢脸,至今想起来还觉得一肚子火。

在众人的注视之下,绿袖抱上了一把琵琶,纤纤玉手,抚上了琵琶弦。

颜天真也有些期待绿袖会表演些什么。

然而,当绿袖弹出一个前奏之时,她怔住了。

好熟悉的旋律啊。

绿袖奏出的琵琶曲,带上了几分快意与回旋的荡漾,清越的琵琶音荡开圈圈涟漪……

“西风夜渡寒山雨

家国依稀残梦里

思君不见倍思君

别离难忍忍别离

狼烟烽火何时休

成王败寇尽东流

蜡炬已残泪难干

江山未老红颜旧”

绿袖的吟唱,满带柔情又不失感染力。

周遭众人不禁有些如痴如醉,就连半宸与赵丹儿听着,都觉得心中有些感触。

狼烟烽火几时休,成王败寇尽东流。

这作曲之人,怀抱的是一种十分和平的心态。

只愿这世界没有战争,安定祥和。

这样的曲子被人吟唱出来,听者自然会觉得心中有些感触。

尤其身居高位者,感触会比一般人更深。

身在乱世之中,狼烟四起,打打杀杀的日子何时才能结束?且,就算是打赢了又如何,最终还不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成为历史。

兴,百姓苦。

亡,百姓苦。

众人静静地聆听,颜天真却抽了抽唇角。

这首歌,可不就是她在四国交流会上夺魁的那一首《红颜旧》。

这个绿袖的唱腔真是学得十足十像,她原本就有一副好嗓子,能把这曲中的感情都唱出来。

“忍别离

不忍却又别离

托鸿雁南去

不知此心何寄

红颜旧

任凭斗转星移

唯不变此情悠悠——”

绿袖最后一字唱出,拖长了尾音,使得这音色更醉人了几分。

这一曲结束之后,宴席上先是寂静的一瞬,随即,便爆发出一阵雷鸣般的拍掌声。

东陵国的众人们也都在为她喝彩。

“之前就对这位绿袖姑娘有所耳闻,今日听她歌一曲,这歌声果然动人。”

“这首曲子虽然听起来有点儿悲凉,所表达的却是一种渴望天下太平的心态,只愿这世间无纷争杀戮,想不到绿袖姑娘身为女子,会有如此胸怀。”

半宸回过神之后,将视线投向了颜天真。

颜天真接收到他的眼神,似乎在说——你能比她拉风吗?

颜天真冲他淡淡一笑,无声表达出一抹自信。

红颜旧,只不过是她所学的众多好歌中的一首。

怕什么。

她多的是好歌好舞,绿袖想学还学不完呢。

有本事就全学了去。

“绿袖姑娘的歌声果然十分动人。”颜天真也抬起了双手替她鼓掌,“不知这一曲叫什么名字呢?”

绿袖望向了她,淡淡一笑,“红颜旧。”

“连曲名都这么好听。”颜天真道,“绿袖姑娘可真是人才,能作出如此动人的曲子。”

绿袖怔了怔,随即笑道:“这……不是我作的曲子,这也是我学来的。”

“喔,这样啊……”颜天真莞尔一笑,“本宫不才,亲自创作了一曲歌舞,也想在众人面前献丑一番,绿袖姑娘可要看好了,回头点评点评才是。”

颜天真决定今日不要脸一回。

她的歌,当然没有一首是她原创,可她说成原创,又有谁能否决。

昔日目睹过四国交流会的人,都只会以为那首红颜旧是颜天真创作。

今日绿袖唱了这首歌,虽然博得了全场喝彩,但……就偏要说她是学别人的。

而自己这个‘原创’,若是能打败她,岂不是更拉风。

“陛下,能否让人把那台凤首箜篌抬过来?臣妾来唱曲,皇后娘娘起舞。”

“自然是可以。”

半宸吩咐宫人去抬凤首箜篌。

“这个乐器,倒是从未见过。”段枫眠望着那被人抬来的凤首箜篌,挑了挑眉,“贵国居然有这么稀奇古怪的乐器。”

“此琴不仅在造型上很是奇特,就连名字也很好听,琴弦拨出的音色柔润,十分悦耳。”

颜天真到了箜篌前坐下,望向了赵丹儿,“来吧,皇后娘娘。”

赵丹儿起了身,走向场地中央。

她今日所穿的衣裳不是那么繁琐,一身牡丹红罗裙,明艳又轻便,十分适合起舞。

颜天真的手指拂过琴弦,悠悠绵长的曲调从指间逸出,旋律如青峦间嬉戏的山泉般奔放,清逸无拘,似夏夜湖面上的一阵清风……

赵丹儿按着颜天真之前教给自己的动作,挥袖起舞。

一起一跃之间婀娜轻盈,舞动的身影灵活翩然。

身为练家子,在力度这一点上自然占据了优势,把控得当,紧紧地跟着颜天真的节奏

一个转身,足尖为轴心轻点地面,裙裾飞扬。

同一时,寝殿上空响起了颜天真的声音——

“你嫁衣如火灼伤了天涯

从此残阳烙我心上如朱砂

都说你眼中开倾世桃花

却如何一夕桃花雨下……”

她刻意把声音压得低沉了一些,不似平常那么嘹亮清脆,却带着那么一丝丝磁性。

听在耳中,不失一种奇妙之感。

她的音色可以变化无常,这是她的优势。

音色有所变化,也就不怕段枫眠与绿袖会听出什么名堂来。

毕竟他们也只听她唱过两首歌。

“问谁能借我回眸一眼

去逆流回溯遥迢的流年

循着你为我轻咏的上邪

再去见你一面

在那远去的旧年

我笑你轻许了姻缘

是你用尽一生吟咏上邪

而我转身轻负你如花美眷

那一年的长安飞花漫天

我听见塞外春风泣血……”

颜天真的歌声暂告一段落,拨动着琴弦的手却并未停下。

赵丹儿的舞动不曾停歇,那及腰的长发在空中拂过,柔软的腰肢扭动,令人不禁有些目眩神迷。

绿袖的神色有些波动。

这个与颜天真相似的女子,本事竟然也没比她差多少。

音色与颜天真有所不同,甚至不比颜天真来得清脆,可就是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有感情。

对,她们所唱的歌曲都十分有感情,歌声好听的人不少,能唱出感情的人却不多。

这样的唱功,少有人能达到。

“轻嗅风中血似酒浓烈,

耳边兵戈之声吞噬旷野

火光里飞回的雁也呜咽

哭声传去多远

那首你诵的上邪

从此我再听不真切

敌不过的哪是似水流年

江山早为你我说定了永别

于是你把名字刻入史笺

换我把你刻在我坟前

飞花又散落在这个季节

而你嫁衣比飞花还要艳烈

你启唇似又要咏遍上邪

说的却是我愿与君绝——”

随着最后一个音落下,颜天真指尖琴音再度变化,那快意回旋的曲调渐渐放慢了节奏,变得悠远绵长,是要收尾了。

大殿中央,赵丹儿的舞步渐渐放慢,与颜天真的琴音节奏配合一致,玲珑翩然的身姿,万分优雅而柔和。

琴音停止的那一刻,赵丹儿的舞步也收起了。

二人的神色均是泰然自若,几乎没有任何变化,这一曲一舞,契合地可谓天衣无缝。

在座众人无不心旷神怡,回过神之后便齐齐鼓掌,掌声经久不歇。

真是一场万分精彩的表演。

“仙妃娘娘与皇后娘娘配合如此默契,真是让臣等大开眼界。”

“皇后娘娘在此前并未展示过舞姿,今日有幸能见到,可真是臣等的福气。”

东陵国的臣子们自然是不吝啬称赞。

有人道:“方才仙妃娘娘说了,此曲乃是她自己所创,绿袖姑娘的那一曲却不是,这么一来就有失公平了,绿袖姑娘,不如你也唱一曲自己所创?”

“我……”绿袖顿了顿,道,“绿袖并无太大的才能,自认为比不上仙妃娘娘和皇后娘娘,就不献丑了。”

她虽然能歌善舞,但她本人所创作的歌舞拿出来,根本就压不过这两人。

她何必自取其辱,倒不如干脆果断点认输,也能给人留点儿好印象。

“绿袖姑娘,这是认输了吗?”赵丹儿迈着轻缓的步子,走到了她身前,“绿袖姑娘很谦虚呢。”

“皇后娘娘的舞姿,绿袖拜服。”绿袖微微俯下头,做谦虚状。

赵丹儿唇角轻扬,越过她直接走回了自己的席位。

仙妃出马,果然是必胜。

回到了半宸身边坐下,半宸当即给她递上了一根剥好的香蕉。

“丹儿,你居然也会挑这么好看的舞?朕还以为你只会耍刀弄枪。”

不难看出半宸的心情很好。

“为了给陛下争脸,我只能学点我不爱学的东西了。好在这一次是咱们赢了,今天的功劳都得算在仙妃的头上,陛下回头可得好好赏赐她,给个好脸色。”

赵丹儿低声道,“若是今日没有她,所有的赞美都被那绿袖拿去了,这段枫眠脸上不得笑开了花?”

“说得也是。”半宸道,“也罢,回头就去问问仙妃,看她要什么赏赐。”

绿袖退回到了段枫眠身边,低头不语。

段枫眠并未责备她什么,只是道了一句——

“希望有一日,你自己能创出精彩的歌舞,别总是去学旁人的。”

绿袖垂下头,“是。”

此刻有些心潮起伏。

这么些年来,陛下只责备过她两次。

一次是说她不如颜天真。

一次是说她不如这个仙妃。

这个仙妃与颜天真容貌那么相似,唱歌也都一样好听,可明明不是同一个人,难道——是姐妹?

颜天真也是良玉郡主,不曾听说过良玉郡主有亲姐妹啊。

宴会的后半段十分平静,段枫眠与半宸寒暄了几句,说的都是些客套话。

宴会结束了之后,段枫眠与西宁国的众人便被领着去了歇息处。

东陵国的众人们也都相继离开,到最后只剩下帝后和颜天真。

“仙妃,今日你的表现倒是很不错,朕一向赏罚分明,你现在就说说你想要什么?”

听着半宸的话,颜天真垂下了头,故作羞怯状。

半宸连忙补充了一句,“除了侍寝,其他的要求你随意提。”

他担心这女人又对他有什么想法,想着先断了她的念想再说。

颜天真当然不会直接提出要紫苏果。

皇室秘药,通常只拿来救身份十分尊贵的人,就以她如今的地位,想要这东西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要是换成赵丹儿来讨,或许还有成功的可能性。

因此,她不能急。

还是想办法混入御书房和皇帝寝宫,她自己去偷。

可不能让皇帝早早就察觉到她的目的,省得他多疑,对她采取措施。

于是乎,她只能伪装成一副羞涩的模样,道:“臣妾也不敢奢求太多,只求陛下让我随时都能去侍奉陛下,比如给您磨墨啊,为您捏捏肩啊,端茶递水的,能够亲近陛下臣妾就很知足了,可不敢想着能占到陛下太多便宜。”

赵丹儿听着她这么说,冷哼了一声,“你对陛下还不死心?真是的。”

半宸也表现出一副不乐意的态度,“仙妃,你就那么喜欢朕吗?”

“难道我表达出的喜欢不够明显?”颜天真冲他眨巴着眼,“说不定什么时候您就被我打动了呢。”

半宸:“……”

这个女人真是烦。

她是不是总想着来占他便宜,吃他豆腐。

真是个可怕的女人……偏偏还杀不得。

而且——君无戏言。

想到这儿,他只能烦躁地一挥手,“准了!朕允许你在朕的面前晃悠,但你绝对不可以对朕有非分之想!否则,朕一定让你人头落地。到时候就算皇后求情也没有用。”

颜天真乖巧地应了一声,“知道了。”

死断袖。

真当老子稀罕你了。

……

傍晚时分,颜天真前往半宸的寝宫。

得了他的准许随身伺候,宫人自然也就不拦着她。

进了寝宫之后,被宫人告知,半宸正在浴室里沐浴。

寝殿边上有个小门,打开便是一条通道直通浴室。

他在沐浴?

是刚开始沐浴呢,还是已经沐浴完毕?

若是刚开始就好了,她便有时间在他这寝宫里翻上一翻,可不能被他给逮到。

颜天真这么想着,便打开了小门,直接走了进去。

眼前一片的氤氲热气,穿过一片薄薄的云雾,就看见眼前的浴池里,一道人影半浮在湖面上。

半宸正泡着澡,察觉到了有人走近,回头一看,脸色当即一变。

“谁让你进来的?滚出去!再多看一眼,朕……”

“好好好,我出去我出去。”

颜天真连忙惶恐地应着,转身跑开。

他正洗到一半呢,还没穿上衣服。

擦身子,穿衣服,都是需要些时间的。

颜天真迅速回到寝殿之内,开始检查寝殿之内可以藏东西的地方。

书柜、衣柜、抽屉……

她全都翻上了一遍,之后又把翻过的东西按照原来摆放的位置全都归位。

没有。

颜天真翻得有些累了,索性就在床榻上坐下,顺便连被褥也翻一翻。

翻开枕头、床单……

看见了床板上有一块四方形的轮廓。

她伸手抚上,正打算按下去,却听见空气中有脚步声。

她连忙把床铺好,枕头被褥全都归位,而后——侧卧在榻上,摆出一个撩人的姿势。

同一时,几尺之外的那个小门开了。

下一刻,一声暴喝响起——

“你敢上朕的床!是不是又想勾引朕?滚下来!”

------题外话------



本章歌曲出处:小曲儿《上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