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三封信(一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陛下非要说我厚颜无耻,我也不知该怎么辩解了。”颜天真叹了一口气,“这样吧陛下,让我看着您把我辛苦炖的汤喝下去,我就离开,可好?”

半宸闻言,瞥了一眼桌子上的鸡汤。

鼻翼间都是鸡汤的香味儿,夹杂着淡淡的药香,闻起来的确让人挺有食欲。

“这是药膳吗?”

“是。里头加了不少名贵药材,正是因为如此,才想让陛下喝下去,有益身心健康。”

颜天真说到这儿,又大着胆子端起鸡汤走到了半宸身前,“这个汤炖好之后,臣妾也亲自尝了一口,味道挺不赖。陛下,我喂您喝?”

“放下,朕自己又不是没长手。”

半宸说到这儿,眼眸眯起,“你说你尝过了?你让朕吃你吃过的东西?”

“不是不是,臣妾是从锅里打到碗里,尝过之后觉得不错,这才另外打了一碗给陛下。”颜天真连忙解释着,“我哪敢与您共用一只碗?”

半宸的脸色这才有所缓和,朝着颜天真伸出了手。

颜天真只得将碗递给了他。

亲眼见着他将碗端到唇边喝了一口,随即眉头微拧,“这哪里好喝了?闻着倒是挺香的,喝在嘴中一股药味儿,你还好意思说味道不赖,真能自夸。”

“陛下,都说了是药膳了,总会有点儿微苦的。”颜天真莞尔一笑,“陛下勤勉,难免会疲乏,这药膳喝下去,定会有一个好的睡眠,若是睡不好,您大可来找我的麻烦就是。”

她说的是实话。

安神散,就是让人睡熟过去。

就算半宸此刻让太医来检验,检测不出迷药的成分,自然也就不能拿她问罪。

她说了——要给他一个好的睡眠。

可不就是为了他好吗。

半宸倒也没疑神疑鬼,如今在他看来,颜天真就是变着法子讨好他罢了。

无论她怎么讨好,他对她也是喜欢不起来的。

就在他喝汤的这会儿工夫,颜天真的目光扫视了一遍寝殿,瞥见某一处,唇角扬起一丝淡淡的弧度。

她已经寻到了一个可以留下来的借口。

“陛下,您这墨就快没了,我来给您磨墨,放心吧,我绝不会打扰到您的。”

颜天真说着,便迈出了步子走向书案。

半宸这次倒也没叫她滚出去。

无论是她磨墨,还是宫女来磨墨,这都不重要。

只要她不叽叽喳喳地说话,他还是允许她为他做一点儿事的。

颜天真到了砚台边坐下之后,果真就安静了下来,不再言语。

就等着半宸喝过汤之后犯困了。

片刻的寂静过去之后,半宸也将一整碗鸡汤喝完,一个不经意间,瞥见坐在书案旁的颜天真,她正侧对着他,莹白如玉的指尖捏着墨块,在砚台上慢条斯理地磨着。

她侧颜的弧度十分美好,脖颈白皙修长,静坐的时候,有一种难以言说的美。

这个女人安静起来,不说话的时候倒也挺赏心悦目。

可她一说话,无耻本性似乎就暴露无遗。

颜天真似乎察觉到了他投递过来的视线,转过头冲他莞尔一笑,“陛下,是不是觉得我长得也挺好看的?”

半宸额头上的筋跳了一下,口是心非地回了一句,“一般好看,并无特色。”

末了,又补充了一句,“论容貌,你比不上丹儿。”

“是是是,我自然是比不上皇后娘娘的。”

颜天真笑着回了一句。

其实,单论长相,赵丹儿并没有比她漂亮。

赵丹儿,是美艳与英气并存,这种气质在女子身上并不多见。

人的审美总有不同,兴许是因为赵丹儿言行举止像个汉子,而这断袖皇帝正好又不喜欢女人,在他看来,赵丹儿就很是顺眼。

赵丹儿除了没有男子该有的东西,从性格到内心,皆与男子差不多了。

上天欠她一副男儿身。

“陛下总说自己不喜欢女人,可我看您分明就挺喜欢皇后娘娘。”颜天真慢条斯理道,“她女儿身男儿心,不矫情不造作,与陛下是良配。”

“即使丹儿的性格像个汉子,可她终究还是个女子,朕虽然欣赏她,却不能接受她。”半宸道,“朕说过不会喜欢女人,就是不喜欢。”

“为何就一定不能喜欢,或者不能试着去喜欢?”

“朕的事情,是你可以过问的吗。”半宸的目光微凉,“不该过问的事情不要过问,仙妃,朕提醒你一句,你皮子紧着点,你一旦失去了皇后这个靠山,你这脑袋可能就不会在你脖子上了。你可别以为皇后会一直这么护着你,她也会有腻味的时候。”

颜天真闻言,连忙故作惶恐道:“是臣妾冒失了,臣妾再也不敢胡言,请陛下谅解。”

半宸冷笑一声,不再言语。

又是好片刻的寂静过去,半宸渐渐觉得困意袭来。

此刻他正坐在藤椅之上,由于犯困,便下意识地仰头,靠上了椅背。

这个坐姿十分舒适,也很适合拿来睡觉。

迷迷糊糊之间,脑海中浮现一人的容颜。

那人毫无生气地躺在床榻之上,面色病弱苍白。

那是他的父皇。

父皇临终之前,对他说的话是——

“记住,宸儿,不要把心交给任何一个女子。”

“宸儿谨记。”

父皇,这么些年来,我一直记着你的话。

心不动,则不痛。

我不会像你一样悲凉。

半宸的眼皮子缓缓合上。

颜天真一个转头,看见的便是半宸仰躺在藤椅上,已经睡过去了。

颜天真起了身,走向他。

安神散已经发挥了作用。

他会熟睡到怎样的程度呢?

史曜乾说,只要动静不是太大,就不易醒。

然,熟睡终究不是昏迷,因此一定要格外注意声音的分贝。

颜天真将手伸到了半宸的耳畔,打了个响指。

没醒。

颜天真又咳嗽了一声。

半宸依旧未醒。

颜天真开始哼起了小曲。

半宸这次倒是有点反应,动了动唇。

颜天真连忙噤了声,仔细观察。

唱曲这点儿分贝会把他吵醒吗?

好在,半宸眼皮子未动,只是唇间溢出了一声呢喃——

“父皇……”

颜天真听着这一声呼唤,轻挑了挑眉头。

他这是做梦梦见东陵国先帝了。

“如此俊男,怎么偏偏就是个断袖,不喜欢女子喜欢男子,真不知你这脑子里装的什么。”

颜天真嘲笑了他一句,便转身走向了他的床榻。

之前为了表示出对他的爱慕,找他讨了他睡过的枕头,此刻床榻上俨然又放了个新枕头。

此刻回想起自己那时的肉麻,颜天真依旧觉得有些恶寒。

将被褥和床单都翻来,毫不意外地看见了之前的那一个按钮。

颜天真并不迟疑,伸手就按了下去。

下一刻,只听“喀”的一声,位于床榻前的地砖竟然给弹出来一块。

这块地砖下原来是空心。

颜天真连忙俯下身,将那块地砖整个掀起,等她看清了地砖下的东西,抽了抽唇角。

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锁眼。

机关内还要再设一道锁,这大概就是双重保险吧。

最是讨厌这样的情况,好不容易解开了一道难题,又要面临一道新的难题。

这个钥匙该怎么拿到,目前还是没有任何头绪。就算是拿到了钥匙,打开了锁,万一这下面藏着的不是紫苏果,那就真的是白费心机了。

不过……这地方已经足够隐蔽,拿来藏皇室秘药,显然很合适。

颜天真将地砖盖了回去,坐回到床榻之上,将床单和被褥整理好,看起来没有被人翻过的痕迹,这才起了身。

原本想要离开,她却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脚下的步子又顿了顿,折返到了床榻边,拿起床榻角落叠好的披风。

身为断袖皇帝的‘爱慕者’,在他睡着之时给他盖一件披风,避免他着凉,可不就是温柔体贴的一种表现。

举手之劳而已。

就让他这么一直自以为是下去吧。

……

“怎么样,得手了吗?”

“你那安神散的确是管用,趁着他睡着,我也顺利地打开了机关,可机关之下还有一道锁,需要钥匙。”

“果然,紫苏果不是那么容易就到手的。”

对于颜天真的话,史曜乾倒也不是很意外。

一开始也没想过拿紫苏果的过程会简单,正因为早有了心理准备,如今才不觉得失落。

“先不急,这才过去了几天。”颜天真道,“我还有不少的时间可以拿来找钥匙。”

“若实在没有机会,我们还有最后一个办法。”史曜乾挑了挑眉,“挟持赵丹儿,直接和半宸摊牌,看看这个皇后在他心里够不够分量。”

“这个法子有一定的风险,首先这皇宫之内是他们的地盘,容不得我们随意撒野;其次,赵丹儿的本事你是见识过的,她可不是弱女子,没那么好挟持。”

颜天真顿了顿,又道:“硬碰硬不成,只能智取,凭赵丹儿对我的信任,我若是对她放迷药,应该也能得手,可……我还不想走到那一步。”

利用他人的信任来达成自己的目的,到最后只怕也未必成功。

挟持赵丹儿威胁半宸,等同于和东陵国撕破脸。

要是被他们彻查身份,查到自己就是良玉郡主,鸾凤国和东陵国,只怕就要起火花了。

“人,不能只为自己而活。”颜天真沉吟片刻,道,“我最想用的方式,是偷。只有这样才能神不知鬼不觉,最好不要让他们怀疑到我的头上,不与他们翻脸,我不想造成任何不良后果。”

“你说出的大道理,我无法反驳。你对赵丹儿,是不忍心下手,对不对。”

史曜乾注视着颜天真,目光之中带着洞悉。

“站在赵丹儿的角度考虑问题,如果我对一个女子很好,甚至为了救她而受伤,事后对她也没有半分责怪,反而越来越好,我这样对她,却还要被她伤害,被她算计,按照我的脾气,我会把她一巴掌拍到墙上,抠都抠不下来。”

“你容易心软,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史曜乾不咸不淡道,“赵丹儿对你好,也许只是一时的感兴趣。你也不想想,她可不是把你当成姐妹对待,而是有特殊癖好,没准哪天她就对你失去了兴致,一次两次的好,你就这么容易感动?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我无法做到像你一样铁石心肠。”颜天真终究没忍住,开始数落起史曜乾,“你常常把他人对你的感情作为利用工具,莫非在你眼中,最重要的始终都是利益?”

尹晚晴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她与尹晚晴有着无法化解的恩怨,但不可否认,尹晚晴对史曜乾是真的好,掏心掏肺,说不定都要为他解散后院俊男了,可史曜乾对待她却是利用、欺骗、丝毫不念及尹晚晴对他的好。

面对颜天真的数落,史曜乾一时无言。

片刻的寂静之后,才道:“你要学会取舍,事关自己安危。”

“不要把你的想法强加在我身上,你说赵丹儿对我的好可能只是一时兴趣,至少她现在对我好,至少,她对我是真好,我能伤害她吗?”

挟持赵丹儿,用她的性命与半宸谈判,这事儿她做不来。

她不能把赵丹儿变成第二个南绣。

南绣的事情,给她造成的心理阴影面积可谓不小。

南绣的扭曲,是源于良玉的没心没肺。

她颜天真既然不赞同良玉的做法,就绝对不能成为像良玉一样的人。

她讨厌晚晴是一回事。

不赞同史曜乾的想法,是另一回事。

尹晚晴固然可恨,史曜乾也着实把‘卑鄙无耻’这四个字展示得淋漓尽致。

对心上人和兄长之外的其他人,他可以做到铁石心肠、冷酷无情,利用他人的信任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并且没有丝毫愧疚之心。

她颜天真也不是什么光明磊落的人。

可,她不愿做太狠。

东陵国的这一对帝后,已经被她蒙骗。她甚至想要偷对于他们来说宝贵的东西。

这本身就是一个错误,可她为了活下去,不得不犯这个错误。

要是在犯错期间,和帝后的关系恶化,那简直是错上加错,终究会演变成死敌。

因此,她必须处理好和帝后的关系

绝对不能让‘恨’这个字,围绕着他们三人。

半宸如今对她顶多是讨厌,谈不上恨。

丹儿对她,是一种不正常的感情。

“你说我铁石心肠?不错,我的确铁石心肠。”

史曜乾的声线毫无波澜,“你想说的应该还不止这点吧?我还卑鄙无耻,阴险毒辣呢。我做事从不考虑他人感受,只求能达到自己目标,我可以利用一切对我好的人,也并不觉得良心难安,除了你和我哥之外,没有任何人值得我心软。”

颜天真顿时无言。

史曜乾这样的品质,实在不值得学习。

“道不同,不相为谋。”颜天真道,“我与你,果然还是不适合一起交流。”

“我晓得你不会认同我的做法,但我现在必须跟你说一说我的计划。”

史曜乾面无表情,“十天之内,你若是还找不到钥匙的线索,我可就真的要对赵丹儿下手,你别问我计划过程,我绝不会告诉你,我既然决定了要拿到这紫苏果,必然要使尽手段,我做事不像你一样顾前顾后。”

“你……”

“你若想要数落我,随你。”史曜乾摆出一副无谓的态度,“任凭你怎么数落,我也不会觉得良心难安,天真,你还是少费些口舌罢。”

话音落下,他转过了身,“我知道你对我颇有成见,我也不留在你这儿碍眼了,让你静一静。”

眼见着史曜乾的身影走出了寝殿之外,颜天真径直到了一杯茶,端至唇边一饮而尽,试图想要用茶水来抚平内心的暴躁。

史曜乾。

可不能让他乱来。

……

一晃眼,又是三天的时间过去。

这一日,颜天真正坐在鲤鱼池边喂鱼,忽听身后有脚步声响起,便下意识转过了头。

这一看,顿时笑出了声。

赵丹儿端着一盘不知是什么东西,拖着长长的裙摆就一路奔跑过来,额头与脸颊上都沾了黑漆漆的灶灰,那模样一点也不像皇后,就像个山野村姑。

“仙妃妹妹,本宫头一次尝试做烧饼,想要与你一同分享分享。”赵丹儿说着,将手中的盘子搁下,“可能有点儿焦,不过还是香香脆脆的,你尝尝呗,其他人可是没有这个机会的。”

“皇后娘娘,你这脸都快成花猫了,一路跑来也不晓得擦一擦,被人看去了,多滑稽。”

颜天真说话间,从衣袖中掏出了手帕,递给了赵丹儿。

赵丹儿冲她仰起了头,闭上了眼睛,“本宫看不见,你给本宫擦擦。”

颜天真笑了笑,并未拒绝,用手帕将赵丹儿脸上的灰蹭下来。

“妹妹,本宫最近得闲,心血来潮在学厨艺,你想想有没有什么爱吃的,跟本宫说说,本宫试着做。”

“皇后娘娘怎么能亲自下厨?”

“这有什么的,刀枪棍棒都使得,柴米油盐怎么就沾不得?你犯不着跟本宫客气的,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啊,本宫尽量满足你。”

望着赵丹儿脸上的笑意,颜天真的心情却不轻松。

丹儿。

真不希望有朝一日被你讨厌啊……

若是你知道我曾经骗你,算计你,你会如何?

……

南旭国。

湛蓝的天空之下,金黄色的琉璃瓦重檐殿顶,显得格外辉煌。

瓦顶之下,正红色的朱漆大门顶端,悬黑色金丝楠木匾额,匾额之上,书‘东宫’二字。

殿外,黑衣少年如疾风一般奔跑上来,被宫人伸手拦下。

“小将军,太子殿下正在休息,您不可进去打扰。”

“我有要紧事要禀报义父。”凤伶俐道,“你让开。”

“这……”

下一刻,寝殿之内传出一道清凉的男音——

“让他进来。”

宫人收回了手,由着凤伶俐跑了进去。

“义父,有件怪事。”凤伶俐望着侧卧在软榻上的男子,道,“就在半个时辰前,我收到了三封来信,分别是三个不同的信使前来送信,我还以为是什么要紧事,结果打开一看,三封信的内容都一模一样。”

凤伶俐说着,从怀中掏出了三封信件,“每封信上只有一句话,那就是——我在东陵国皇宫,安好。署名是红豆,义父,这红豆是何人?你认识的人我几乎也都认识了,从来就没见过这个红豆,你说这人送信送那么多一样的,有什么意义?”

凤伶俐这话一出,凤云渺当即从榻上坐起了身,冲他伸出了手,“拿来!”

凤伶俐把信件递了上去。

义父的情绪竟然有了波动。

许久没看到他脸上出现镇定以外的其他表情了。

这个红豆,究竟是什么来头?为何短短的一句话,就能让义父如此不平静。

在凤伶俐的注视之下,凤云渺迅速拆开信件,望着信上所书写的内容。

并不是颜天真的笔迹。

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署名。

红豆……

这个署名出来,他立刻就知道是她。

凤云渺的目光,不禁落在自己手腕上的红豆手串上。

回过神后,他连忙抬头望向凤伶俐,“送信的信使呢?”

------题外话------

╮( ̄▽ ̄)╭

作者家里大扫除,二更晚点儿上,亲们晚八点后来刷新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