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等着我(二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三名信使都被我留下来用饭,我询问他们为何要送一模一样的信,他们的回答皆是受人之托,就连他们自己也不是很明白这其中原因。只说了让我一定要把信交到义父您的手上,这皇宫守卫森严,他们进不来,便全都送进了我的宅子里。”

凤云渺道:“现在立即带我去见他们。”

“好。”凤伶俐应了一声,再度问出了心中的疑惑,“义父,这个红豆究竟是什么人?”

“是你义母。”凤云渺按压住心中澎湃的心绪,起身走向寝殿之外。

他一定要找那几名信使问个清楚。

他找了她这么久,五个月以来没有她的半点儿消息。

但他从未停止过寻找她。

如今她终于主动送来了消息。

这五个月她是怎么过来的?她为何要在东陵国皇宫。

她能撑过五个月,必定是找到了什么良药。

当初是史家兄弟将她掳走,莫非这兄弟俩人真有救她的方法?

五个月过去了,她今日才和他取得联络。

他就知道她一定还活着。

颜天真,你可知我有多想念你。

时隔这么久才跟我报平安,这应该不是出自于你的本意。

真想听你当面说说,你这五个月的经历。

……

蔚蓝的天幕,云霞沉沉。

凤云渺与凤伶俐乘坐着马车出了宫,去往凤伶俐在宫外的宅子。

那是一座桂园。是凤伶俐十五岁生辰之时,凤云渺赠予他的生辰礼物。

凤伶俐平日就在东宫与桂园来往。

马车在桂园外停了下来,二人下了车,便看见门口停着八匹马。

“诶,我离开的时候,这儿只有三匹马,去了趟皇宫回来,竟又多了五匹。”

凤伶俐正疑惑着,看门的下人便跑上前来,朝着二人行了礼。

“我问你,这几匹马是怎么回事?”

“小将军,就在您离开了之后,陆续又来了五名信使。”下人道,“我也纳闷着,今天这一天怎么就收到这么多信,可既然人来了,我们便都领进去了,等着您回来处理。”

凤云渺听闻此话,眉眼中划过一抹思索。

伶俐进宫时带着三分信,眼下又多出了五封信。

大概还是一模一样的内容。

才想到这儿,忽听身后不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那马蹄声在经过他的身后时,停了下来。

“吁——”

马背上的男子勒住了马,一个翻身下马,到了府邸门前。

“请问,这里是凤小将军的住所吗?”

“你又是来送信的么?”凤云渺瞥了他一眼。

他几乎是一猜就猜到了这个男子的来意。

“正是,我从东陵国来,有人托我将这封信转交给太子殿下,可我压根见不到太子殿下的面,听闻太子殿下的义子就住在这儿,那就劳烦小将军代为转交。”

那人说着,目光落在凤伶俐身上,道:“这位应该就是小将军了吧?”

眼前的这个少年,与小将军的年龄对得上。

凤伶俐朝他伸出了手,“信呢?”

“在这儿。”对方说着,从包袱中取出了一封信件,递给了他。

凤伶俐立即就把信给拆开了,摊开一看,与之前一模一样的内容。

我在东陵国皇宫,安好。署名红豆。

“又是这句话。”凤伶俐看向凤云渺,“加上这一封,已经是第九封了,这后面不知道还有没有……”

“她如此谨慎,必定是在提防着什么人。”凤云渺道,“或许她是担心送信的途中会遭到阻拦,担心这信送不到我手上,这才派出了这么多人,确保万无一失。”

凤云渺说着,转头望向了信使,“何人托你送信。”

“熟人,我家隔壁的老林,他也是受人之托,受谁的托我就不知道了,他只是给了我银子,让我跑这一趟。”

凤云渺闻言,转头望向凤伶俐,“这后面若是还有送信的,全接待了就是,每人赏黄金百两。”

凤伶俐应着,“是。”

“还有,收拾行囊,这两日准备出发。”

“义父是要去东陵国吗?”

“不错。”凤云渺开口,语气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此行,定要带回你义母。”

天真,等着我。

……

“人生,如此

浮生,如斯

缘生,缘死

谁知,谁知?

情终,情始

情真,情痴

何许?何处?

情之至……”

瑶华宫内,响起娓娓动人的女子声音。

一道浅蓝色的身影经过宫门之外,听到这歌声,脚下的步子一顿。

“真好听啊。”段灵芸发出一声感慨。

瑶华宫,是仙妃的居所。

这位貌美动人的娘娘,有着这样的一副好嗓子,竟然也不得宠。

她所唱的歌曲,似乎是在表述一种情意。

是对东陵皇的情意吗。

段灵芸迈出了步子,走向了瑶华宫。

“烦请通知你们仙妃娘娘一声,本公主求见。”

“公主稍等。”

殿外的宫女福了福身,便转身踏了进去。

不多时,她又出来了,冲着段灵芸笑道:“公主,您可以进去了。”

段灵芸踏进了寝殿之内,抬眼便看见颜天真坐在凤首箜篌旁,双手才从琴弦上收回来。

“灵芸公主,坐罢。”

颜天真招呼段灵芸坐下,还不忘了给她倒上一杯茶。

“先前脚崴了,得了娘娘照顾,看得出娘娘十分平易近人,今日偶然经过这瑶华宫外,听见娘娘的歌声,心中有些感触。”

段灵芸轻抿了一口茶,“娘娘是不是有心事?这歌声好听,却似乎寄托了一种情思。”

“公主果真是个心思敏锐的人。”颜天真唇角轻扬,“公主似乎也有心事,你说,咱们要不要互相倾诉呢?”

这位灵芸公主,十分典型的身在曹营心在汉。

她摆脱不了联姻的宿命,一门心思想的却是凤云渺。

颜天真忽然起了一种八卦的心思。

不知这位公主对云渺的喜欢达到了何种境界。

试试看能不能套一套她的话。

想到这,颜天真叹了一口气,“公主,你看看我,像不像个深闺怨妇?多愁善感,伤春悲秋。”

“这……”

段灵芸有些犹豫。

这么一说,还真是挺像的。

“本宫在这宫里不得宠,陛下不喜欢我,承蒙皇后娘娘照顾,这日子过得也算不错,可是我这心里,却十分地空虚。”

颜天真垂下了眼眸,展示出了低落的情绪,“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我曾经也有一段美好的感情,在进宫之前,我曾以为我与那个人有一段情缘,可惜……我不得不服从家人的命令,成为秀女来选妃,当了娘娘,也没觉得多快活。”

段灵芸闻言,怔了怔,“娘娘的经历,竟然与我类似。”

“你身为公主,联姻是你难以摆脱的使命。”颜天真望着她,“公主这心里也有其他人罢?与我一样无奈。”

大概是出于‘同病相怜’的缘故,段灵芸眼见着颜天真先说了,便也不隐瞒她,承认了她的猜测。

“嗯……其实,我也不是甘愿入宫的。”

“我明白的,最是无奈帝王家。”颜天真道,“能让公主魂牵梦绕的那个男子,应该很不一般吧?我之前那位也是,他很出色,很迷人,令我至今难忘。”

“巧了,我也是。”

颜天真说得情真意切,段灵芸便对她放下了戒备,也实话实说了,“虽然事隔已久,我依旧还记得他的英姿风采,当初若不是他,我或许……会出事呢。”

颜天真听到这,心中顿时生出了一个想法。

听这位公主的意思,是被人给英雄救美了?

云渺啊云渺,你英雄救美的情形会是什么模样。

“听公主的意思,他似乎是对公主有恩?”

“嗯。昔日的我十分贪玩,与另一位顽劣的皇兄一同游山玩水,竟然就给遇上了劫匪,对方有好几十个人,我们带的护卫根本就扛不住,最终全进了劫匪窝。”

段灵芸的目光中浮现一丝追忆,“劫匪头子看中了我的相貌,想要强娶我做压寨夫人,我先假意答应了下来,想着能够趁机逃脱,不能跟他们硬碰硬,我想要把劫匪头子灌醉,却反被他们灌了酒,险些……失身。”

颜天真听着她的讲述,挑了挑眉,“而就在这样的时候,一位如同天神般的男子从天而降,三两下半就将劫匪一窝端,拯救了公主你,以及你的清白,是不是?”

段灵芸闻言,微微讶异,“娘娘怎会知道。”

“如此狗血又常见的英雄救美桥段,怎么会猜不到……”颜天真嘀咕一声。

“狗血?”段灵芸显然不明白这个词的意思。

“没什么,我是说,这样的经过不难猜到。”颜天真笑道,“可见那男子十分英勇,公主就是这样对他一见钟情了?”

“不,当时的确心存感激,并且对他十分欣赏,真正动心的那一刻,是他为了保护我,自己负伤了,他没有一句抱怨,不喊一声疼,他真的好强悍,好有风度。”

颜天真:“……”

段灵芸说的这是凤云渺吗?

深表怀疑。

为了保护她,自己负伤……这哪里像他会做的事儿。

颜天真磨了磨牙。

‘怜香惜玉’这四个字与凤云渺几乎是不沾边的。

他救段灵芸,绝对不是因为怜惜。绝对不是。

必定是有什么重要的原因,让他不得不救。

这个段灵芸,该不会误会什么了罢?可别误会云渺对她有意思。

想到这儿,颜天真连忙问道:“听起来确实很让人感动,公主,他可曾对你表明心意?”

段灵芸闻言,摇了摇头,“这个倒是没有,他显然不是如此冒失的人,刚认识就表达心意,这不是显得唐突了吗?”

“公主这意思是,他心里其实是中意你的,却不敢表达出来,怕吓着了你?”颜天真打趣般地问了一句。

段灵芸垂下了头,“我……我也不知道。”

颜天真朝天翻了个白眼。

凤云渺啊凤云渺。

你要是不给我个合理的解释,看我不让你连续一个月睡床底下。

颜天真心中觉得不爽,面上并未表露出来,依旧笑道:“这些日子以来,本宫一直找不到一个可以倾诉心里话的人,今日与公主对话,觉得很是投缘,你我的经历也是如此相似,希望公主不要把我们今日的对话泄露出去啊,这是我们共同的秘密。”

段灵芸道:“我自然是不会出去乱说的,请娘娘放心,我们互相帮对方保守秘密。”

“嗯。我还要提醒公主一句。”颜天真低头轻抿了一口茶,淡淡道,“重情固然是好事,但也要有自己的高傲,他若是对你有意思,你倒也可以为自己争取一下,可他若是对你无意思,还望你早日放下。”

“我放不放下已经不重要,我根本就没有选择的权利……”段灵芸嘀咕一声,起了身,“若是我还能再见到他,若是他会对我表明心意……”

接下来的话她没有再说下去。

颜天真在心中冷哼了一声。

你想得美。

------题外话------



云渺:你们听我解释,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算了,后文再解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