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你别气(二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颜天真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若是告诉他,自己并不是去当宫女,而是去做皇妃,不知他会有何感想。

早在见面之前,她就料到了这事铁定瞒不住,她必须跟他坦白。

可真到了要解释的时候,她心中依然会担心引起他的不满。

“云渺,我……”犹豫了片刻,她道,“我在皇宫内的身份,并不是宫女。”

凤云渺听到这,顿时明白了过来,凝视着颜天真,开口的话带着一丝咬牙切齿的味道——

“你去当娘娘了?”

“我沉睡了五个月,清醒过来的那几天,正好就赶上了宫中选秀女,我当时并没有迟疑,就报名了,而我也成功选上了,被封为仙妃。”

颜天真连忙解释着,“我要是做宫女,必定行动不便,还得被人管着,要是当娘娘,权力会大一些,更方便我办事。而且,这东陵国的皇帝对我当真一点儿兴趣也没有,我没有被占去半点儿便宜。”

颜天真说到此处,将头靠在了凤云渺的肩上,“没有几个人知道东陵国的仙妃就是鸾凤国的良玉郡主,等我拿到了紫苏果就离开,这世上再也不会有仙妃了,你别气。”

凤云渺静默。

他生气,但他理解。

他能够体谅颜天真的行为。

不过就是挂着一个皇妃的头衔罢了,她既然说了没有被占去便宜,他自然不会冲她发火。

她也是为了尽早解毒,和他相聚。

想到这,他抱紧了颜天真,“我不生你气。”

“当真?”颜天真仰头望着他,“我以为,你会介意……”

“事关你的性命安危,我哪能不体谅你。即使要算账,我也应该找皇帝算账。”

“他真的不喜欢我,平时看都不会多看我一眼。”

“在我看来,你给他做妃嫔就是便宜他了。说的不好听一点,也就只是个妾,你都还没嫁给我,就给别人做妾了,我的心里有火没处发,就只能找他发。”凤云渺冷笑一声。

“忘了告诉你,这皇帝其实你我之前就见过了。”提起半宸,颜天真便觉得有些好笑,“就是之前那个死断袖,掳走我和史曜连的那位,他不喜欢女人,因此,我才会放心地给他做妃嫔,我就是笃定了他对我没兴趣。”

“是他?”凤云渺有些讶然。

虽然东西南北四国是友好之邦,可他还真就没有见过东陵国的皇帝。

竟然就是之前有过一面之缘的那个断袖黑衣男。

堂堂一国之君,竟然好男风。

“多亏了他是个断袖,我压根就不用担心该怎么应付他,他从来不会召我侍寝,所以……你大可放心,我就是主动送上门他也不会要的。”

凤云渺的脸色有所缓和。

东陵国皇帝不喜欢女人,这对他来说是个好消息。

至少不必担心自己的女人被轻薄了去。

“怎么样?这心里是不是舒服点了。”颜天真轻笑了一声,随即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脸上的笑容凝固了起来,“我已经都跟你解释完毕了,现在就换你来跟我解释。”

凤云渺见她忽然就绷起了脸,有些不明白,“我需要解释什么?”

“我说个名字,你就应该晓得要跟我解释什么。”颜天真冷哼了一声,“段灵芸。”

段灵芸对凤云渺的爱慕,正是来源于凤云渺的英雄救美。

不仅是英雄救美,还为了救她自己受伤。

这件事情自然是得问他要一个解释。

但颜天真没有想到,凤云渺的脸上呈现出一丝茫然,“谁?”

“段灵芸。”颜天真又重复了一遍,“段灵芸是谁你不知道吗?!”

“不知道。”凤云渺想了想,道,“没有印象。”

“这怎么可能?你都救过人家了,你竟然也能忘记了?那是西宁国的公主,曾经与皇兄一同游山玩水,结果碰上了一群强盗,被劫去了山寨,你为了救她,自己负了伤。我这么说,你想起来了吗?”

颜天真白了他一眼,“我都不知道,你也会有这么怜香惜玉的时候。”

“想起来了。”凤云渺道,“应该就是那群被劫的人当中,那个穿红色嫁衣的女子,当时她被逼着嫁给强盗头子做压寨夫人,与强盗打斗的过程中,依稀听到有人叫了她一声公主。”

凤云渺顿了顿,又道:“说起来,我会受伤,就该怪她。”

“此话怎讲?不是你自愿救她的吗?”

“那伙强盗实在是太猖獗,作为太子,剿匪是我必须做的事,那伙人被官府盯着很久了,终于摸到了他们的老巢,我便带上了人直接去剿灭,救下被他们劫持的人,只是顺便。”

凤云渺说到这儿,拧起了眉头,“我让伶俐指挥着那群被劫持的人退到一旁,哪知道有个穿嫁衣的女子吓得横冲直撞,妨碍我们剿匪,听着她的鬼叫都觉得心烦意乱,伶俐好心,想要把她拖到安全的地方,她敌友不分,吓得想要挣脱,两人差点被强盗砍到,我为了救他们,没有顾及身后的刀剑,后背让人砍了一道五寸长的伤口。”

颜天真:“……”

“当时的情形太混乱了,她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伶俐是去救她的,伶俐硬拽着她要避开刀光剑影,好心反而被当成了驴肝肺。”

颜天真抽了抽唇角,“竟然是这么一回事。”

凤云渺又道:“那女子的年纪顶多比伶俐大两岁,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两年,那女子年纪小,敌友不分,胆小如鼠。”

“过去两年了啊……”颜天真想了想,道,“两年前,段灵芸也就十五岁,小姑娘一个,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呀,她误把伶俐这个好心的少年当成了坏人,而你在她眼中,却成了天神。”

十三岁的伶俐就是一根小嫩葱,双十年华的云渺才是个俏郎君。

对于十五岁的少女而言,打心里会更敬佩比自己年长的男子。

这是因为年纪小,段灵芸当时大概也是吓糊涂了,满眼只关注着凤云渺,凤云渺的行为,在她的眼里成了救她。

毕竟当时她是被伶俐拖拽的,很容易产生错觉。

“她应该感谢的是伶俐,而不是我。”

凤云渺不咸不淡道,“原本就是刀剑无眼的地方,她还横冲直撞的,如同惊弓之鸟,若不是伶俐,我压根就不会注意到她,我亲眼见着一把刀砍向了他们两,没有多想,就上前去挑开了,依稀还记得她当时投给我一个感激的眼神,她想多了。”

“所以……你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

“我又不想与她结识,又何必去问她的名字?我最烦这样捣乱的,若是伶俐因为她受伤,我一定反手给她一刀。那件事情之后,伶俐也被我教育了一番,千万不该多管闲事,有些人自己送死还要连累他人。”

凤云渺说到这儿,伸手捏起了颜天真的下巴,与她对视,“你居然会知道这件事,莫非是那位公主告诉你的?”

“正是。”颜天真挑了挑眉,“她跟我说,她心中有一个忘不了的人,曾经在她危险之际英雄救美,还为了救她负伤,那英雄俊美如天神一般,她一直记着呢。”

“我用不着她记。”凤云渺冷哼一声,“她在你面前胡说八道,这才导致了你误会我,还以为我对别的女子怜香惜玉,我绝不会怜惜这样一个鲁莽糊涂的胆小鬼。”

话音落下,在颜天真唇上狠狠亲了一口,“以后不要随便听信他人胡说,能让我怜惜的女子也就只有你一个,为了防止你我之间产生什么误会,以后遇到这样的事,我就见死不救,如何。”

“噗嗤,别这么说,你是储君,为自己博得好名声是应该的,救人无错,是她错了。”颜天真笑道,“我这心里一直是信任你的。”

“我怎么不觉得你信任我,你方才分明是质问的口气。”

“那是我故意跟你耍脾气来着,就等着你来哄。”

“那你想要我如何哄你?”凤云渺唇角的笑意有些意味深长,“今日夜里再来好好哄哄你?你想用什么样的姿势,都由你来决定。”

颜天真捶了一下他的肩膀,“这哪里是哄我?受益的不还是你吗?”

“莫非你不喜欢?”凤云渺将头凑近了,与她鼻尖相抵,“我看你分明也很是享受……”

“……”

时隔数月不见,他对她耍起流氓,还是这么熟练。

用过晚饭之后,凤云渺便让人买了两顶轻纱斗笠,带着颜天真离开了酒楼。

他们二人的身份,实在不适合在街道上大摇大摆地闲逛。

“这附近有开温泉铺子的吗?”凤云渺朝颜天真问了一句。

“有,偶然间听人提起过有个温泉山庄。”

“那就好,我们一同去泡一泡温泉,我包下整个庄子,今夜就只有你我二人,那么大的地方鸳鸯戏水,是不是很有意思?”

“你怎么又想那事,这才休息了没一个时辰。”

“你怎么如此没用,体力这么差。”凤云渺掐了掐她的腰身,“你这样是满足不了我的,得好好补身子,多多锻炼增强体力。要不然,就吃点儿助兴的药……”

“我才不吃呢!”颜天真有些懊恼地回了一声,“与其说是我没用,倒不如说是你不知满足。”

“我过了半年的和尚日子,你怎么就不晓得心疼心疼我呢。”

“……”

她无话可说。

二人到了温泉山庄,凤云渺喊来了老板。

“今夜这个庄子内,只能有我和我的夫人,闲杂人等都不能出现,包括老板你们一家。”

凤云渺说着,将一张银票递了出去。

老板低头一看,毫不犹豫地应下。

“这位爷,您放心,今夜整个庄子就是你的,这是大门的钥匙,您收好了。”

凤云渺接过钥匙,斗笠下的唇角轻扬。

老板收了银子,办事便十分利落,一刻钟之内,整个温泉山庄便只剩下颜天真凤云渺两人。

老板一家子离开之时,连两条看门犬都牵走了。

“今夜这个山庄之内,别说是人了,连个动物都没有,当然了,飞鸟鱼虫这个咱们就不算了。”

凤云渺说着,摘下了斗笠,揽过了颜天真的腰肢,走到了一处温泉边上,“之前在酒楼之内,你说雅间隔音效果或许不好,怕人听见。今夜我就包下了整个温泉山庄,任凭你喊破了嗓子,也不会让人听见。”

话音落下之时,轻咬了一下颜天真的耳垂,“你自己褪下衣物,还是我帮你?”

颜天真转头望着他,有些不可思议,“就在这儿?”

这四周毫无遮蔽,一眼望去是一个又一个温泉池。池边只有几寸高的花花草草,怪石嶙峋。

他居然想出这么新鲜刺激的玩法——在室外寻欢。

这温泉山庄之内多的是露天温泉,男子泡温泉,穿着裤衩子便可以直接下水,女子泡温泉,则是有隐蔽的温泉山洞,与露天温泉隔开。

“我们从没尝试过在室外……”

“所以,今夜就试试。”凤云渺说话间,手伸向了她的衣领,“偶然间在春宫画上看见这样的情形,为何每次都要在室内那样狭小的空间呢?在这样视野开阔的地方,应该别有一番趣味。”

“好吧……那就试试。”

“之前都是在榻上,今夜在这露天温泉,咱们以后也可以试试其他地方,比如桌子、藤椅、花丛……”

颜天真唇角微抽,“我建议你以后还是不要看春宫画了。”

他一看这东西,就想寻求更多花样。

她就怕她招架不住。

“那是有益身心健康的东西,为何不能看?难道你不喜欢玩更多花样?”

“说实话,我还真的没想过。”

“口是心非。”

“……”

她真的没想过!

又是几场酣畅淋漓的鱼水之欢过去,颜天真累趴在了凤云渺的肩上。

“我不来了,不来了……”

“最后一次。”

“我不要……今日多少次了?你数过没有。”

“数什么数?高兴就好。”

“我不……”

抗议之声,最终淹没在唇齿间。

“天真,我看你体力不济,还是吃一颗丹药吧。”凤云渺望着软成一滩泥般的颜天真,笑着从外衣口袋中翻出了一个瓷瓶,倒出了一颗火红的药丸。

“这是肖梦耗费了三个月的时间,研制而成的助性药丸,名唤‘缠绕’,对身体没有任何不良作用,她找过十对男女试验过了,很安全,来,吃一颗。”

颜天真摇头似拨浪鼓。

“我不吃,别给我。”

“真的很安全,不必担心。”

“我不怀疑它的安全性,但是,事后我必定会很累啊……”

“那就记住我带给你这种疲惫的感觉,来,吃了它。”

“不吃不吃。”

眼见着颜天真抗拒,凤云渺轻挑眉头,“那好,你不吃,我吃。”

“啊别别别,还是我吃吧。”颜天真有些哭笑不得。

看他此刻神清气爽毫无疲惫的模样,他要是再吃下去,还得了。

不如她试试,且看看会不会提一提精神气。

在凤云渺的注视之下,颜天真吃下了那颗火红药丸。

“它的名字叫缠绕,这意思便是紧紧攀附,纠缠不息。”

凤云渺勾着她的腰肢,到了自己身前,“让我看看,这药究竟有多厉害。”

话音落下,又一次堵上颜天真的唇。

……

子时未到,颜天真几乎被榨干了所有的力气。

‘缠绕’果然很厉害,能让她在一个时辰之内兴致十分高昂,扫除了疲惫的状态,但药效散尽之后,就恢复了疲惫感。

或许应该说,比之前更加疲惫。

想想也正常,毕竟这种运动做多了,难免会累。

这药丸,便是让服用者在固定时辰之内,保持着精神力与体力。

但是现在……

她想哭。

“凤云渺,你要是再不让我休息,我就……”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颜天真冲他露出一个阴恻恻的笑意,“子时就快到了呢,我将要陷入冰封之中,你有本事就继续来,看看冰蚕会不会把你一起冻住啊?”

------题外话------



持续发糖,补偿这些天以来的清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