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想跟你一起化作冰雕(一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凤云渺:“……”

若是颜天真没有提醒,他都还没注意到子时将至。

她即将陷入长达四个时辰的沉睡。

沉睡期间,全身被冰霜所覆盖,会失去所有知觉。

而他若是不抽身离开,会不会……

跟她一起被冰封了?

冰蚕在她的身体内,能够将与她接触的人一同冰冻吗?

很难说。

“不如,试试?”凤云渺冲颜天真挑了挑眉,“我也很好奇,会不会把我一起冰……”

“别,这种事有什么好试的?”颜天真原本还想吓唬凤云渺,哪知凤云渺好奇心如此重,玩心如此大,他竟然想要试试?

这要是真的一起冰住了,那姿势简直是难以想象。

而且,不知道是否会对他的身体有什么损害。

此刻他们二人的身躯依旧是紧密相连,若是他那隐秘部位被冻住,对那方面的能力不知会不会产生什么影响……

仿佛看出了颜天真的迟疑,凤云渺低笑一声,“你在想什么呢?该不会是担心我能力方面的问题?”

颜天真白了他一眼,“你若想试,随你。”

他总是能轻而易举地猜中她心中的想法。他对她的了解,让她觉得有那么一丁点儿不爽。

这心里想到什么邪恶的事情都被他知道了……

“那我就真的要试试了。”凤云渺慢条斯理道,“咱们要不要继续?让我感受着你身躯的变化,我想看你是如何被冰封。”

颜天真:“……”

有时候真觉得他有恶趣味。

在冰蚕工作的时间段做活塞运动,亏他想得出来。

凤云渺似乎无所畏惧,正准备继续,却被颜天真阻拦。

“等会儿,冰蚕好像要开始活动了,我已经察觉到胸口处传来一阵寒意。”

她说的是实话。

此时此刻,泡在温泉之中,她也能真切地感受到身躯开始变得冰凉。

“云渺,你走开。”

颜天真将手搭上了凤云渺的双肩,将他一把推了开,便要爬上岸穿衣。

然而凤云渺并不给她机会,伸手扣上了她的手腕,稍一使劲就将她扯回了怀中。

他也能感受到她肌肤的冰冷。

“这下子,真成冰肌玉骨了。”凤云渺怀抱着她,道,“别挣扎了,就这样吧,让我抱着你。”

“万一,万一你真的也被冻住……”

“无妨。”

“你真是……”颜天真还想再数落他一两句,却觉得神智越来越模糊了。

凤云渺仔细观察着她,只见她的肌肤表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出了一层薄薄的冰霜,开始向着全身蔓延开来。

他怀抱着她,也能感觉到一阵刺骨的寒意。

那一层薄薄的冰霜能穿过他们肌肤之间的缝隙,将他跟她隔开了。

他此刻明白了,冰蚕制冷,只会针对她一个人。

就算他抱着她,也不会连他一起冻住。

原本还是一具温香软玉的躯体,此刻已经变成冷冰冰的冰雕了。

就连温热的温泉水都化不开。

他试着拿指甲刮了刮冰层,也刮不下一点冰渣子。

既然如此……

那就这样吧。

凤云渺倚靠在了温泉壁上,怀抱着一尊冰雕,缓缓瞌上了眼皮。

温热的池水,逐渐变得冰凉。

他能真切地感受到,短短半个时辰之内,一池热水都凉了。

颜天真,本意是想跟你一起化作冰雕,可既然冰蚕不给面子,那就……靠着你呆上一夜好了。

……

第二日辰时,颜天真身上的冰霜化去,感受着和煦的日光照耀在身上,带来一片暖意。

不过……也就只是上半身暖而已。

下半身泡在冰凉的水中,一阵凉飕飕的感觉。

上边暖下边冷,是不是可以称为冰火两重天?

身上还靠着一具冰凉的躯体,肩膀也被人握着。

她一低头,就能看见一片明晃晃的银白色。

凤云渺的一头银发,在暖阳的照耀之下颇有光泽。

他此刻正靠在她的肩上,还未醒过来。

颜天真伸手抚上了他的银发,感受着那丝绸般柔滑的触感。

等会儿……

他昨夜就在这池水里待了一夜?靠着她睡了一夜?!

那不得冷死了。

她是冰的,水是凉的,他身上还未着寸缕,会不会着凉?

颜天真连忙伸手探向了凤云渺的额头。

冰冰凉凉,并没有发热的迹象。

还好,没发烧。

“云渺。”颜天真捧起了他的脸颊。

凤云渺的眼睫毛颤了颤,缓缓睁开。

“你难不难受?你怎么能这样?你抱着一块冰泡在冷水里,若是生病了怎么办?”

“我的体质哪有那么孱弱。”凤云渺望着她,桃花美目中带着初醒的慵懒和朦胧之色,“别说是一块冰,哪怕你变成一团火,我也敢靠近你,拥抱你。”

“你神经病。”颜天真忍不住低骂了一句,“下次不准这样了,想抱我多的是时间,我变成冰雕的时候就别来抱了。”

眼见颜天真板着脸,凤云渺不想惹恼她,便答应了下来,“好,依你。”

颜天真的脸色这才有所缓和,“快点上岸把衣服穿上!”

“现在还不想穿。”凤云渺说着,将头埋在她的脖颈间,双手抱紧了她的腰身,“再做一次运动,咱们就上岸了。”

“还来?!”

“就一次。”

“不要,我要留着力气走路。”

“你走不动,我抱你,或是背着你。”

“不行,我今早还得回宫,不能再继续逗留了。”万天真这一次毫不妥协,将凤云渺的手从身上扒开,急忙上岸去了。

凤云渺见她慌张的模样,唇角勾起一丝淡淡的笑意。

她也知道怕。

以后若是想要整治她,用一个方法就行了。

他的外衣口袋里收着一个瓶子,里面还有好些颗‘缠绕’。

这样的好东西,应该让肖梦多备上一些。

二人穿戴整齐了之后,便齐齐离开了温泉山庄。

回酒楼的马车之上,颜天真依然倍感疲倦,便靠在了凤云渺肩上。

凤云渺眉眼间不见半丝疲惫,反而颇有神采。

“天真,你这体力必须提升提升。”

颜天真连翻白眼都懒得翻。

她实在想不通,明明凤云渺才是主动的那一方,为何他做这么多运动也不会累。

并且他还十分不知足,不满意。

她不胜腰力。

“想要长久维持一段好的关系并不容易,但只要每晚都做点什么,就会变得很容易。感情也会十分稳固,不如,我们让它变容易?”凤云渺在她耳畔低着,呼吸浅浅喷洒。

“不胜腰力。”颜天真磨了磨牙,“我多年练舞,这么柔软的躯体也扛不住你的攻势,算你厉害,我怕了你行不行?我能不能请你以后适可而止?”

凤云渺静默片刻,道:“没有你在的时光,我总是没有需求,可一旦与你接触,便容易点燃我的热情,没办法。”

颜天真无言。

这厮说的话怎么总是那么让人不好反驳。

回到了酒楼之后,二人依依惜别。

“我得回宫去了,昨日跟皇后说今早回宫,要是不回去,只怕她问东问西。”

“去吧,我会去找你的,我若是去东陵皇宫做客,东明皇帝必须接待我。”

“那死断袖好男风啊,我怕他看到你之后会生出什么邪恶的想法。”

“放心,我会整他的。”

凤云渺说着,在颜天真唇上轻啄了一下,“去罢。”

颜天真离开了酒楼,返回皇宫。

回到了瑶华宫内,史曜乾正拿着一根扫帚,慢条斯理地扫着寝宫。

“你怎么扫起地来?平时看你都不干活的。”

在宫里的时候,史曜乾常常跟随在她的身侧,在其他宫人眼中,自然就是她身边的红人,他即使闲散下来,也不会有人敢去说什么。

“在这皇宫里待得久了,真是够闷的。你不在,我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便想做点什么来打发时间。”史曜乾说着,丢下了手中的扫帚,走到颜天真的身前。

“你昨夜没有回宫。”他望着她的目光中带着探究,“干什么去了?”

“昨日跟赵丹儿一起出宫,然后我跟她说,我想家了,想回家中呆一晚,让她先回宫。”颜天真轻描淡写道,“我为何要在宫外待一夜呢?因为我要去见一个人,你不妨猜猜是谁。”

她并没有打算隐瞒史曜乾。

凤云渺必然会进宫,既然这样,说假话也没有什么意思,自然就实话实说了。

“你跟皇后说想回家,但我知道你绝不可能是去见大哥。”史曜乾面无表情道,“凤云渺找来了?”

为何会猜到是凤云渺?因为他看出了颜天真眉眼间的神采。

许久没有在颜天真的脸上看见发自内心的笑意。

但是今天颜天真一回宫,他就能察觉到她愉悦的心情。

这样的心情从何而来?也就只有凤云渺能带给她了吧?

“是,他找来了。”颜天真拉过了椅子坐下,“你是不是觉得挺意外?也挺失望。”

颜天真此话一出,史曜乾眉头微拧。

她为何会说出这样的话……

莫非她已经知道了自己拦下十名信使的事。

“史曜乾,你救我,我自然感激,但这并不代表我信任你。”颜天真注视着他,“我沉睡了五个月,醒来之后,我问你是否愿意帮我传信给凤云渺,你答应了,可我不觉得你会做到,我便自己又找了十个人帮我送信,结果却是都被你拦截了下来。”

史曜乾:“……”

她果然知道了。

“这件事情自然让我很不满,但,在你面前我还得装作不知情,这么一来你也就不会太警惕。为了万无一失,我又派出了二十人送信,总算是送到了。”

颜天真说着,给史曜乾递上一杯茶,“你千方百计地想要阻拦我与凤云渺见面,这让我很烦躁。”

史曜乾并未接过那杯茶。

“昨夜你和他在一起?”他开口,语气带着一丝压抑的平静。

心中忽然生出一股烦闷之感。

在与颜天真相识之前,他以为自己不会被人带动他的情绪。

但这一刻,他真的心中有火。

“自然是和他在一起,子时我变成了冰雕,他抱着冰冻的我过了一夜,早晨醒来还是手脚冰冷的,他这样的举动,又能让我心中有不少的感触。”

稍作停顿,她又道:“我不想耽误你,这才想要直截了当地告诉你,不管从前还是现在,能轻易牵动我喜怒哀乐的,也就只有凤云渺,其他人再好,也无法心动了。”

“那么我为你做的事情,你可曾有过一丝感动?”史曜乾望着她,目光中难得泛上丝丝冰凉。

“感谢,但不感动。”颜天真迎视着他的目光,“你看我如此铁石心肠,是不是应该放弃我了?我记得我很早之前就跟你说过,我与你没有缘分。”

颜天真始终保持着举茶杯的动作,“你心中似是有火,要不要喝口茶降降火?”

“我一定会想办法拿到紫苏果。”史曜乾冷眼看她,“你想要,就拿自己来换。”

“你在说笑话。我就算以身相许,你也不能跟我怎么着,你不是还得守着你那童子之身?”

“我从没打算要对你做什么,只要你一直陪着我即可。”史曜乾道,“我没有任何需求,也不需要发泄欲望,我想要的,只是陪伴。”

“抱歉,我无法答应你。”颜天真颇为干脆地拒绝,“你愿意过和尚日子,可我不想过尼姑生活啊,两个人的结合,缺了男欢女爱,就不完整了。”

史曜乾:“……”

她说这话分明就是故意气他。

她明知道,他不能与女子发生关系……

“我的确欠了你人情,但我不会拿自己来还。”颜天真又道,“这样吧,就看看我们谁有本事先拿到紫苏果,若是你先拿到了,你自己用吧,你也身中紫月魔兰之毒,你也很需要这个东西,何必只为了我考虑?你也该为你自己考虑考虑。”

“我习惯了自己这些年来的饮血日子,我想拿紫苏果,从一开始就是为了你,没打算为自己考虑过。”

史曜乾望着颜天真顿在半空中的那只手,接过了她手上的茶杯,一饮而尽。

“颜天真,你欠我的,不愿意拿情来还,那我就自己从你身上索取了。”

话音落下,他将茶杯往地上一摔,一个闪身到了颜天真面前,伸手迅速扣上了她的下巴,迫使她抬头。

他的目光紧盯着她的唇瓣,俯下了头。

颜天真目光一凛,并不躲避,抬起靴子狠狠踩了一下他的脚背!

既然力气敌不过他,无法挣脱,那就只能想个法子分散他的注意力。

史曜乾果然吃痛,掐着颜天真下巴的力道松了几分。

颜天真趁机一个偏头,挣脱了开。

史曜乾并没有因此放弃,修长的手掌紧扣住她的肩膀,再一次朝她压了下来。

颜天真毫不犹豫地挥出手,想一个耳刮子糊到他脸上去。

想占她的便宜,必然就要付出代价。

真没想到史曜乾也会有强迫她的时候。

他不能做男女之事,他所想的应该就是揩油。

她丝毫不让。

挥出去的手掌,也被史曜乾擒住。

一只手被擒着,一只肩膀被压着,整个人就这样被按在椅子上。

颜天真冷笑一声,继续出脚!

“不要逼我踹你某些部位。”她低喝一声,“放开!”

“不放。”史曜乾唇角挑起一丝凉薄的笑意,“睡不到你,也得亲到你才行。”

“滚开!”颜天真的脸色铁青,提起膝盖直袭史曜乾的下腹。

史曜乾正准备提膝抵挡,忽听宫外响起一声高昂的喊声——

“皇后娘娘驾到。”

史曜乾微微一惊,连忙放开了颜天真,后退数步。

颜天真起了身,向他投递了一个眼刀。

“看姑奶奶回头怎么收拾你。”

史曜乾偏开了头,规规矩矩地站着。

赵丹儿,看我回头怎么收拾你。

寝殿之外,踏进一道明黄色的身影。那一身金灿灿的凤服,头戴凤冠,迎面扑来的贵气昭示着来人高贵的身份。

“参见皇……”

“参什么参,免了。”不等颜天真的招呼打完,赵丹儿便上前一步扶起了她。

“哟,妹妹,你这寝宫里怎么这么乱?茶杯碎片一地,这要是不小心把你给割伤了多不好。”

说到这儿,瞥了一眼旁边站着的史曜乾,“你这下人是怎么当的?也不晓得收拾收拾,罚你今天不准吃饭。”

------题外话------



二更八点后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