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还在生我的气?(二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史曜乾心中恨得牙痒痒,面上却并未表现出一丝异样。

“回皇后娘娘的话,小的也是刚刚进来,正准备收拾呢。”史曜乾说着,俯下身清理地上的茶杯碎片。

赵丹儿不再理会他,将视线落在了颜天真身上,笑道:“仙妃妹妹可别忘了你之前答应本宫的事啊。”

颜天真闻言,当即笑出声,“皇后娘娘这么快就要我兑现诺言了。”

之前在宫外,她把赵丹儿打发回来,承诺了她有空要烧几道家常小菜给她吃。

今日赵丹儿大概是闲不住了,便过来找她。

“我看你也不忙碌,这才过来找你,今日的午膳,就在你这里用了。”

颜天真自然是应允了,“好,我现在就去准备准备,娘娘有什么喜欢吃的吗?”

“既然是妹妹你下厨,做什么菜自然就是你拿主意,本宫肯定都吃得下。”

“好,那我就自己拿主意了。”

颜天真踏出了寝殿,并未多看史曜乾一眼。

史曜乾将地板收拾干净了之后,也退了出去。

赵丹儿的目光放在果盘之上,挑了根香蕉吃,并没有多注意到他。

史曜乾一路行至厨房,还未走近,就听见里头传出颜天真的声音。

“你去把菜给洗了。”

“你去烧火,火势不要太旺。”

“你去把茄子和土豆削皮。”

她正指挥着宫人们帮她打下手。

史曜乾踱步到了厨房之外,抬眼看了进去。

厨房里头被一片轻雾笼罩,颜天真的身影来回走动,穿着一身锦绣罗裙似乎也不介意沾染上油烟,袖子挽到了手肘处,白皙细嫩的手捏着锅铲,翻炒着锅里的青菜,动作十分娴熟。

她的额头上沁出了细细的汗珠,她用手背粗略擦拭了一遍,便又继续专注着锅里的菜。

史曜乾目光中浮现淡淡的笑意。

她身为郡主,按理说应该是娇生惯养才对,想不到愿意进这种油烟之地,不在意被烟尘沾染,这样看她,似乎多了一种亲和力。毫不矫情。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总会时不时地注意她。

今日在寝殿内对她做出的那番举止,她应该是生气了罢?

他也少有那么唐突的时候。

若是去跟她认个错,是不是可以求得谅解?

颜天真做饭炒菜都十分干脆利落,片刻的时间,一道菜就装进了盘里。

史曜乾踏出了脚步,走到她的身后。

“娘娘,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吗?”

颜天真听着他的声音,并未回头,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不用。”

此刻周遭的宫人都在忙碌着,史曜乾便凑到了颜天真的耳畔,低语一声,“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

颜天真压根懒得理会他。

谁被揩油能不生气?

除非是心中认可的人。

正如凤云渺,再怎么对她耍流氓她也是不会抵触。

而其他人,她是半点豆腐渣也不愿意让人吃。

“小钱子,你走远些,别妨碍本宫烧菜,这厨房的人手已经够多了,不需要你。”

颜天真一边说着,一边给锅里倒油。

而就在这时,一名端着水盆的宫女从她身后走过,一个不慎撞到了她,使得她手中的油瓶没拿稳,哗啦一下倒出了不少,还有些许溅在灶台的火上,顿时冒出一阵火花。

热油四溅,发出噼里啪啦声。

史曜乾眼明手快,一把拉过了颜天真,将她扯到了身后,而他拉扯颜天真的那只手腕上,被溅到了好几滴热油,立即就起了泡。

颜天真只有衣服上被溅到两滴。

“没事吧?”

这会儿颜天真也不好意思再对史曜乾甩脸色,望着他手腕上被烫的好几滴水泡,红通通的,看着就疼。

正是因为他拉扯她及时,才帮她挡去了这几滴飞溅出来的油。

若是他没有出手,也就不至于被烫。

“赶紧去上药吧。”颜天真道,“现在就去,别耽误了。”

“多谢娘娘关心,不过在上药之前,是不是应该处理一个人。”史曜乾说话间,冷眼看向那端水盆的宫女。

那宫女还呆立在原地,端着水盆的双手有些发颤。

史曜乾走到她的身前,一伸手便掀翻了她的水盆,让盆中的清水洒了她一身——

“走路连眼睛都不长,这么大的地方还能给你撞到了娘娘,你可知刚才那一下,若不是我出手快,被烫伤的就成了娘娘,这油要是溅到身上还好,要是溅到了脸上,只怕你百死莫赎。”

那宫女被水泼了一身,狼狈地跪下求饶。

“娘娘饶命!奴婢不是故意的,奴婢……”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若是每个人都像你这样冒冒失失,犯了错之后求个饶就没事,那规矩岂不是形同虚设?”史曜乾冷笑一声,“来人,拖下去,二十大板。”

在宫中,五十大板要人命,二十大板则去半条命,体格差些的,筋骨断裂也不少见。

“钱公公,别……娘娘都还没说话呢。”那宫女朝着颜天真磕头,“娘娘放过我吧,奴婢再也不敢了。”

颜天真面无表情,“拖下去吧,就按照钱公公的意思办。”

若是她真的饶了这个宫女,尴尬的岂不就成了史曜乾。

主子还未发号施令,下人便做主,通常只有两种情况,要么就是这下人太过猖獗不知分寸,要么就是太得主子信赖,有恃无恐。

她不能否定史曜乾作出的决定。

否则周围的人便都会嘲笑他以下犯上,不把自己这个娘娘放在眼里。

这么一来,他在这宫里的日子就未必好过了,旁观者只会觉得他越俎代庖。

若是按照他的意思办,他就还是她身边的红人,其他宫人看到他,便会敬重以及畏惧。

那名冒失的宫女被人拖了下去,颜天真又吩咐着其他人将烧好的菜端出去。

走过史曜乾身侧,道了句,“跟我来。”

史曜乾跟上了她的步伐,被她领着去了偏殿。

颜天真从角落的柜子上拿出一个药瓶,转身递给了史曜乾,“你快些上药吧。”

史曜乾冲她莞尔一笑,“你要不要帮我呢?”

颜天真面无表情地望着他,意思十分明显。

不帮。

“罢了罢了,我自己来。”史曜乾接过了药瓶子,在桌边坐了下来,左手拿着瓶身,给自己的右手手腕上撒药。

“今日在寝殿里发生的事,不生气了吧?”史曜乾顿了顿,道,“我也是一时气上心头。”

“不生气?你当我那么好脾气。”颜天真斜睨了他一眼,“我带你来上药,是因为你这伤为我而受,若不是你拉开了我,也就不会被烫伤,要是这事与我无关,我才懒得理会你。”

“真的吗?如果我不是为了拉扯你才受伤,而是自己不小心被溅到,你就不管我了?”

“那当然。”

“……”

“上完药之后,你就自己休息去吧。”颜天真不咸不淡道,“我要去陪皇后娘娘用膳了。”

话音落下,不等史曜乾回话,便转身离开。

若不是因为欠着他的人情,她真的不想再与他有交集。

颜天真一路走回了主殿,踏进寝殿之时,就看见赵丹儿趴在桌子边,双眼扫着桌子上的菜肴。

“皇后娘娘,我也不擅长做什么山珍海味,这都是些家常菜,茄子土豆红烧肉,不知合不合你的胃口。”

眼见着颜天真,赵丹儿端起了笑脸,“本宫方才尝过几口了,很合胃口,就等着你来一起吃。”

“皇后娘娘可以先吃,何必等我。”

“本宫要是风卷残云吃个干净,等你回来就没得吃了。”

“皇后娘娘有这么大的饭量吗?”

“你不信就等着看好了。”

事实证明,赵丹儿的饭量绝对不小。

颜天真做的四菜一汤,她大概吃去了七成,连带两碗米饭,两根香蕉。

“妹妹,你下次能不能多烧点儿菜?本宫觉得今日的菜有点少。”

颜天真有些意外,“看您这身板,并不丰腴,想不到这饭量……”

“本宫一向能吃,无论吃多少,对身形都不会有什么影响,山珍海味吃腻了,平时也就只吃得下一碗饭,今儿来妹妹这里,竟能吃下两碗。”赵丹儿笑道,“妹妹真是心灵手巧厨艺好。”

颜天真笑出了声,“多谢皇后娘娘夸奖,我并没有娘娘说得那么好,做饭烧菜,很多女子都会。”

“那可不一定呢。看看那些大家闺秀名门贵女就没几个会的。”赵丹儿挑了挑眉,“那灵芸公主,绣个花扎到了手指都要怪叫几声,就那么一点儿血还要包扎,昨日林贵妃对本宫说,请她吃个饭客套客套,菜汁溅了一滴在身上,就眉头大拧,连忙起身去换衣服,就跟要她命似的。”

赵丹儿说着,瞥了眼自己袖子上的一丝油渍,道:“就这么一点痕迹,旁人也看不出来,本宫才懒得马上去换。”

颜天真:“……”

这便是汉子与淑女的区别。

赵丹儿不喜段灵芸娇滴滴的性格,于是乎,看她就百般不顺眼。

“话说回来,灵芸公主明日也要封贵妃。”颜天真道,“在她封妃之后,西宁国皇帝是不是也该走了?”

她只盼着段枫眠快点走,别留下来碍事。被他看上,被他纠缠,可不就是妨碍了她。

这要是被云渺知道了,又要燃起火药味。

巴不得段枫眠赶紧滚蛋得了。

“他这两日应该得走,他妹妹封妃之后,他就没有理由继续留下。”赵丹儿道,“你是不是怕他又来纠缠你?或者半夜来偷香窃玉?别怕,他举不起来。”

颜天真轻咳一声,“也是,我并不担心他会对我做些什么,但还是看着他走了才安心。”

除去段枫眠的事情之外,她还有些不放心另一件事。

凤云渺的出现,对段灵芸而言,只怕是会造成不小的影响。

段灵芸就要封妃了,册封过后,她能够放下对凤云渺的执念吗?

难说了。

最好是能放下,如若不然……

要倒霉的。

……

傍晚时分,御书房的门被打开,有宫人端着菜盘鱼贯而入。

半宸这两天政务繁忙,就连用膳都是在御书房,不曾挪步。

用饭之时,身旁的大太监前来通报——

“陛下,宫门外的守卫方才收到了一份帖子,是南旭国太子命人递来的,说是他得闲出游,途经东陵国,想要来拜访拜访陛下。”

半宸闻言,接过帖子。

打开帖子一看,上面写的都是些客套话,大致意思便是想要来友国走动走动。

“既然是友,自然就该接待,传令下去,要是他的车驾入宫了,就领他去凉风阁暂居。”

“是。”

半宸吃着饭,望着手中的帖子,目光中划过一丝淡淡的笑意。

南旭国太子。

素有南旭国第一美男之称的凤云渺。

可惜了是个储君,将来也是个帝王,不好打他的主意,若是影响了两国的邦交,就划不来了。

不知有没有机会调戏调戏。

……

天色将暗,御花园内便是人声寂寂。

一道水蓝色的纤细身影在御花园中踱步着,面带愁容。

明天,就是她要封妃的日子。

皇兄的命令不能违抗,身为西宁国的公主,联姻的宿命也无法逃脱。

或许她命该如此,老实做个皇妃,了却此生。

正郁闷着,忽听身后响起一道男子声音,悠柔轻缓——

“公主似乎很不开心。”

“谁?”段灵芸连忙转过了身,就看见不远处的花圃后站立着一道修长的身影,由于天色较暗,她无法看清对方的脸孔。

“公主不必靠近,听我说就行了,若是你想要过来看个究竟,我便离开。”对面那人慢条斯理道,“请公主回答我一个问题,你是否抗拒做皇妃?”

此话一出,段灵芸微微一惊,“你到底是什么人?”

对方的声音并不熟悉,但为何能够看穿她的想法?

“公主不必探究我的身份,你只需要知道,我是来帮你的就行了。”对面的人轻笑一声,“你若是想要摆脱你的宿命,就得听我的,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相信我,我离开就是。”

对方说着,便转过了身。

“站住。”段灵芸终究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叫住了那人,“你为何要帮本公主?你有什么目的?你又怎会知道我心中的想法?”

“我不仅仅是在帮你,也是在帮自己。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中意的是南旭国的那位太子殿下,是不是?你可知他最迟明日就会入宫。”

“什么?他来了……”段灵芸有些意外。

凤云渺明日要过来。

她明日要封贵妃。

“公主是不是觉得心中很是郁闷呢?被心上人亲眼目睹着自己做了皇妃,这么一来,你们的缘分就更淡薄了。”对方轻笑了一声,“你先不用担心,我会帮你的。”

“你怎么帮我?你想从我这得到什么?”

“唔……你可以给我钱,很多很多的钱。”

“你只要钱吗?”

“嗯,价格的事情我就先不跟你谈,先送你一个见面礼。”

花圃后的男子说着,右手举起了一物,抛给了她。

这一桩生意,就算拿不到一文钱,他也是乐意交易的。

可他若是不要点什么东西,就怕这公主疑神疑鬼,干脆就狮子大开口,回头开个高价,这么一来也能打消对方的疑虑。

就让她以为他只是一个纯粹为财的人好了。

段灵芸接过了他扔来的东西,想要打开。

“在这里打开不太合适,万一要是有人经过了,你收拾都来不及,你还是回宫去慢慢看吧。”

花圃后的人说着,转过了身,“我回去算算价格,下一次见面,我会告诉公主你需要付给我多少钱,哦对了,你找不到我的,只需要等我找你就好,我会给你创造一个机会,就看你自己能不能把握了。”

话音落下,他迈出了步子。

段灵芸见着他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便提起他扔给自己的包裹,转身离开。

……

瑶华宫内,颜天真坐于桌旁,桌子上搁着一碗药酒。

“娘娘,没有找到钱公公。偏殿和后花园都去找了,不知钱公公在什么地方。”

“这个小钱子,又跑哪去了……”

颜天真嘀咕着,忽听身旁的太监道了一句,“娘娘,钱公公回来了。”

颜天真抬眸望着来人,“去哪儿了?”

“方才去御花园里散散心。”史曜乾笑道,“娘娘找我有何事?”

颜天真道:“这是我让宫人去太医院拿的药酒,据说对烫伤很有帮助,你拿去喝。”

------题外话------



白莲乾:我其实还有很多外号,比如心机乾,作死乾,我要造作啊!(来自单身狗的愤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