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朕觉得与你十分投缘(一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史曜乾瞥了一眼桌子上的药酒,唇角勾起一丝淡淡的笑意。

“多谢娘娘关心。”他说着,走上了前。

“用不着感谢本宫了,你是为了本宫才受伤,本宫理应关心关心。”

有外人在的情况下,二人都是这么正儿八经的对话。

史曜乾端起了那碗药酒,尽数饮下。

药酒虽苦,心中却不觉得苦。

即使知道她是因为欠了人情才表示关心,他依然觉得心情不错。

想打动她,是一件艰难并且长远的事。

他自认为自己有那个恒心与毅力。

若是他们之间没有隔着一个凤云渺,她的心房大概也不会这么难攻破。

段灵芸,希望你不会叫我失望。

……

又是一夜过去,迎来了新的一日。

这一天,颜天真从榻上醒了过来,穿戴整齐之后,便出了宫门。

自从身体里住着一只冰蚕之后,每次早起都是冷飕飕的,只要看见窗外的日光和煦,她便想要出门沐浴阳光。

她喜欢那种日光打在身上,暖洋洋的感觉。

在寂静的长廊上漫步着,正要经过前方一个拐角,就听见拐角后响起宫女们的谈笑声。

“你们看没看见那位南旭国的太子?太俊了,奇怪的是,他的头发并不是黑的,是银白的,但还是很好看啊。”

“我今早看见一辆华丽的马车进了凉风阁,这地方都是给异国贵宾住的,我猜是哪位大人物,一时好奇就想看一看,远远地看见马车上下来一人,那长相别提有多好看了,之后才知道是南旭的太子。”

“听你们这么说,我也想去瞧一瞧,就怕没机会。”

“有机会的有机会的,咱们隔着远远的距离偷偷看。”

“可不能被太子殿下发现了,否则多难为情。”

颜天真将这些对话听在耳中,不免觉得有些好笑。

这些个小宫女年纪都不大,不足双十年华,一个个的都是小花痴,见着俊俏男儿就忍不住春心荡漾。

云渺今日这么早就入宫了,可惜白天人多眼杂的没有机会和他相聚,只能等入夜了悄悄见面。

话说回来……

凤云渺进宫,与半宸的相见是必然的。

这断袖皇帝,也不知会不会打他的主意。

这死断袖要是够理智,就不应该明目张胆,毕竟事关两国的邦交,他堂堂一国之君好男风这种事要是传开了,实在有损威严。

死断袖,你最好别自找不痛快。

……

雅致的寝宫之内,焚香缭绕。

段灵芸坐于桌边,注视着摆在眼前的锦盒。

昨夜在御花园中偶遇神秘人,神秘人丢给了她一个包裹,包裹里面装的,正是此刻摆在她面前的锦盒。

锦盒的第一层摆着一颗药丸,药丸底下压着一张纸条。

纸条上写的是:吃下药丸,可致脉象紊乱,但实际无疾病,可装病,将册封之日延期。

这皇宫里的册封,也是讲究规矩的。

一来,必须择黄道吉日。

二来,不得见血。

三来,不得有疾病缠身,否则也视为不吉利。

她并不是没想过装病,但她实际无病,太医一来诊断不就露馅了?

但是此刻,在她面前就摆着一颗能致使脉象紊乱的药丸。

那个神秘人到底可不可信?

他所说的话又有几分真?

段灵芸思虑良久,还是伸手拿起了那颗药丸。

那神秘人应该没有理由害自己,他的声音太陌生了,不像是与她相识的人。

而且这锦盒还分着好几层,第二层与第三层还有其他古怪的东西,必定还有其他的用处,他说了会再找过来。

那么,就信他这一次。

段灵芸吃下了药丸,好片刻的时间过去,并没有感到身体不适。

可她必须得装一装,否则就浪费了这颗药丸。

于是,她喊来了人。

“来人……”

“公主有何吩咐?”

“本公主觉得身体十分不适。”她扶着自己的额头,道,“你立即去请太医过来。”

“是!奴婢这就去。”

被请来的太医替她诊断,果真诊出了脉象紊乱。

她又信口胡编了几句,说自己头痛难忍。

“公主的病,或许是头疾,从前可曾脑部受过创伤?”

段灵芸摇头。

“公主,陛下看望您来了!”耳畔响起了宫女的声音。

段灵芸抬眼看去,段枫眠走上前来,脸色似乎有些不好看。

“前些日子还好好的,怎么说病就病?”

对于段灵芸得病一事,他显然有质疑。

“皇兄,我也不知是怎么回事,今早醒来头疼欲裂。”

段枫眠闻言,瞥了一眼身旁的太医,“你给公主诊断的结果如何?”

“回陛下的话,公主确实身体有恙,老夫这医术还不算高明,不能具体查出是什么病症,或许是头疾,这病可不太好治,缓解了一次过后,隔段时间也会反反复复,想要彻底根治并不容易。”

“怎么会这样。”段枫眠拧起了眉头,“先给公主止疼再说,想办法让她的症状得到缓解。”

“是。”

……

段灵芸疾病缠身的事,不消片刻便传到了半宸的耳朵里。

“病了?”半宸听着宫人的禀报,并没有多在意,“那就将册封延期,再挑个近一点的黄道吉日不就得了,退下。”

他的态度十分随意,可见一点儿也不关心册封一事。

“陛下,好歹人家也是要当贵妃的,你能否别这么随意?”坐在一旁啃香蕉的赵丹儿道了一句,“她疾病缠身,你该去看看,哪怕是客套两句也好。”

“朕不想去,没有兴趣,劳烦皇后替朕去慰问慰问。”

“怎么又让我去?陛下明明知道我看她不太顺眼。”

“朕也不喜欢她啊。朕日里万机政务繁忙,皇后你比较清闲,你去。”

“……”

赵丹儿找不到更好的理由来反驳他那句——日理万机政务繁忙。

而就在这样的时刻,御书房外看门的太监上前来了。

“陛下,南旭国太子在外求见,说是来拜访您。”

此话一出,半宸眼尾轻挑,“请他进来。”

宫人退了出去,半宸这才转头朝着赵丹儿低语一句,“凤云渺来了。”

“凤云渺……”赵丹儿面无表情道,“看陛下这有些振奋的模样,莫非这位是个美男。”

“丹儿你可真是孤陋寡闻了,你连南旭国第一美男的传闻都没有听过。”

“臣妾又不喜欢男人,又为何要去关注哪里有美男?”赵丹儿冷哼一声,抬眼望向御书房外。

南旭国第一美男,她倒要看看有多好看。

不多时,一道修长的身影被太监领进来了,眼见着那人的步伐跨过门槛,慢条斯理。

他的身影逆着光,有些瘦削,十分笔挺。走得近些了,便能看清他的容貌。

即使如赵丹儿这样不好男色的女子,也稍稍惊艳了一番。

他的面容好看得不像凡人,精美细腻的五官浑然天成,从眉到唇,都仿佛最出色的画师精心勾勒。和煦的日光打在他那白皙如玉的脸庞上,流转出一片柔和的璀璨。

有清风过窗而入,拂过他的衣袖轻轻摇曳着,散在肩后那银白的发丝也轻轻飘荡。

赵丹儿率先回过了神,心中不免有些感慨。

这男子的长相还怪好看的。

可惜了,是男子。

她的心里起不了波澜,陛下应该会挺喜欢的吧?

想到这儿,赵丹儿转头观察着半宸的神色。

果然,他一双眼睛就那么放肆地盯在对面那人身上,唇角牵起的弧度,分明就是很满意。

“陛下,别让贵宾干站着,是不是该招呼人家坐下。”

赵丹儿出声提醒着,试图想让半宸回过神来。

这南旭国的太子的确不同凡响,光是一张脸就十分赏心悦目,尤其那一头银白的发丝,更是衬托出了清冷的味道,使得他看起来没有凡人的烟火气,倒像是一尊天神。

可即使这位殿下再如何俊美,她也要说服半宸,最好不要去打对方的主意。以免影响两国交情。

半宸回过神来,便吩咐宫人搬来了椅子。

“太子殿下,坐。”

“多谢东陵皇。”凤云渺淡淡地应了一声,便坐下了。

“太子说,自己是外出游玩途经这东陵国,看来你还挺有闲情逸致,既然不忙碌,那就不妨多待几天如何?朕也好尽一尽地主之谊,领你看看东陵这儿的风土人情。”

听着半宸的话,凤云渺慢条斯理道:“东陵皇如此客气,本宫就不推辞了。”

“夜里,朕会为你设宴,以展示我东陵国的好客,我们四国的友盟之约缔结数百年,太子在朕的宫里就不必太拘谨了。”

“东陵皇的美意,本宫心领了。”

二人一来一去的客套话,让赵丹儿听着觉得甚是无趣。

“陛下,臣妾这就去看看灵芸公主。”赵丹儿起了身,道,“陛下与太子殿下慢聊。”

“去吧。”

赵丹儿离开之后,御书房内便只剩下两人。

半宸依旧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凤云渺,凤云渺在他的目光之下,并未觉得不自在,只是凉凉地回了他一句,“东陵皇这么看着本宫干什么?莫非本宫脸上有东西?”

当初整治这断袖皇帝的时候,还不知道他的身份,只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此人,却又一时想不起来,如今总算是想起来了。

他年少时看过四国君王画像,当时,半宸与宁子初都还没有登上帝位。

他对半宸的那一丝丝熟悉感,来源于东陵国的先帝,这对父子长相十分酷似。

也难怪他会觉得在哪见过,却又想不起来。

此刻,与半宸面对面,半宸也认不出他就是曾经整治过他的人。毕竟那时候自己是顶着别人的脸。

“坊间传闻你有着神祗一般的容貌,朕起初还觉得是夸大其词,今日一看,果然是传言非虚啊。”半宸的目光中带着浓浓的笑意,“朕觉得有些自愧不如罢了。”

“东陵皇真是说笑了。”

“诶,朕可不是跟你客套,实话实说罢了。”半宸从书案后站起了身,踱步到了凤云渺面前,“不知为何,朕觉得与你一见如故,十分投眼缘,你我两国又是友盟,从今往后,朕也就与你兄弟相称了。”

半宸说话间,似乎想要将手搭在凤云渺肩上,作出一副哥俩好的模样。

真正的兄弟情谊,勾肩搭背并不少见。

可凤云渺心中晓得半宸是个什么德性,起身避开了他的触碰,“东陵国作为一国之君,还是不要这么随意,该严谨些。”

“朕对待朋友,一向就是这么随意。毫不严肃。”

“你随意,可本宫不随意。”凤云渺的语气毫无波澜,“初来乍到贵宝地,大概是不适应,昨夜没睡好,本宫这就回凉风阁补个觉,东陵皇你日理万机,本宫就不在这里打扰你了。”

话音落下,他便十分果断地转过了身,踏出御书房外,只给半宸留了一个背影。

留下半宸在他的身后,磨了磨牙。

凤云渺,若不是看在你是一国太子,朕可不对你这么客气。

这厮的外貌深得他心,若是不占点便宜就让他走了,似乎不大甘心。

该寻个什么样的理由呢。

半宸的头脑,开始就着这个问题运转起来。

……

凤云渺离开了御书房之后,便一路走回凉风阁。

这断袖跟平常人就是不一样,光是一个眼神就比平常人来得邪气又玩味。

他若是真敢想些什么不该想的,铁定要他好看。

凤云渺穿过一条清幽的长廊,瞥见了不远处走来的一道水蓝色身影。

那女子眉如柳黛,眸如杏子,鼻梁高挺,水蓝色的衣裙随着走动摇曳,线条柔美的白皙肌肤宛如芙蓉,一头乌黑柔亮的发丝服帖地垂至腰际。

凤云渺觉得对面那女子有点儿眼熟。

想起来了。

正是两年前,妨碍他剿匪,险些拖累了伶俐的少女。

他对这个西宁国公主唯一的印象就是:胆怯。

刚才在御书房里,皇后不是说要去看她?此刻她怎么就走到了凉风阁附近,这么一来,皇后自然是见不到人了。

凤云渺脚下的步子没有停下来,很快就与段灵芸碰面。

经过她身旁时,他并没有一丝停留,想要直接走过。

段灵芸见此,出声叫住了他,“太子殿下请留步!”

被她叫住了,凤云渺脚下的步子一顿,等着她的下文。

“太子殿下,你还记得我吗?”段灵芸试探般地问了一句,“两年前……”

不等她将话说完,凤云渺便回了一句:“若是道谢,就不必了,两年前已经谢过了。”

“与太子殿下也算是相识一场,再次相遇自然要打声招呼,殿下这两年过得可好?”

凤云渺原本不打算与她有过多交流,想要直接走开,踏出步子的那一刻,却像是又想到了什么,稍作停顿。

他无心招蜂引蝶,蜂蝶却会在他身边盘绕。

天真曾说,不喜欢,就不要寄予任何希望。

言语间若是能浇灭对方的热情,那便最好,省得以后费脑子。

“本宫自然是过得不错,公主看起来似乎也成长了不少。”凤云渺慢条斯理道,“听说公主就要成为这东陵国的皇贵妃,本宫先在这儿给公主道个喜。”

段灵芸脸上的笑容僵了僵。

这算什么喜事……

对她来说,分明算是烦恼。

他给她道喜,这就表示了他对她的确没有存在任何想法?

两年前的那一场英雄救美,莫非只是她自作多情?

她以为……他对她至少是有好感的。

莫非两年的时间过去,他就忘了最初的感觉?

她不介意给他提个醒。

“太子殿下,两年前你为了救我而负伤,这人情我一直记着……”

“喔,关于此事,本宫需要跟你提个醒。你谢错了人,与其谢本宫,倒不如谢本宫的义子伶俐,两年前你将那个拖拽你的少年当成恶人,殊不知他只是好心想带你脱险,若不是他,本宫也不会注意到你,当初本宫冒险救下你们二人,也是怕他有了闪失。”

------题外话------



二更十点~~

同志们,今天有聚餐,回去都要晚饭后了,因此二更会比较晚,十点后再来看吧~早睡的同志明天看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