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快过来啊(二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凤云渺的话,令段灵芸一怔。

他不是为了救她?

他真正关心的只是那个拖拽着她的少年。

“你欠伶俐一句道歉,也欠他一声谢,当年你只谢了本宫,没有谢他。”

那时,剿匪过后便匆匆离去,没有多做停留,也并没有与段灵芸等人有过多交谈。

人生中的过客那么多,哪还会想到有再次见面的时候。

若不是颜天真告诉他,他都不知这个公主对他芳心暗许。

她可真是许错了。

“原来是这样……”段灵芸的目光中充斥着失落,“如果不是那个少年,殿下就不会出手相救了吗?”

“如果不是他,本宫根本不会注意到你。你要记得跟他道谢,否则你这一国公主陨落异国他乡,多悲戚。”

话音落下,凤云渺便转身离开,留下段灵芸在身后,失魂落魄。

眼见着凤云渺的身影离开了视线,她垂下了眼眸。

原来,真的是自作多情了。

原来,她一直是被忽略的,都是沾了那个少年的光,才让他出了手。

怀着有些低落的心情回了住处,被宫人告知,皇后已经在她寝宫内等候多时。

她收拾了一番心情,前去给赵丹儿问安。

“见过皇后娘娘,灵芸不知娘娘在此等候已久……”

“你不是患有头疾,身体不适么?竟然还有力气出门闲逛。”赵丹儿望着她,目光中带着审视,“公主,你当真身体不适吗?”

面对着赵丹儿有些锐利的目光,段灵芸垂下了头,粉拳握起,抵在唇边咳嗽了几声,道:“太医看过之后,吃了药,感觉好了一些,在榻上躺着实在太闷了,便想着出门去走一走。”

赵丹儿挑眉道:“原来如此,那就祝愿公主你快些好起来,可不要再错过了下一个册封的黄道吉日。”

“是。”段灵芸应着,“多谢皇后娘娘关心。”

“都快是自家人了,自然关心你。”赵丹儿说着,站起了身,“好了,既然你现在无大碍,本宫也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恭送皇后娘娘。”

赵丹儿离开了段灵芸的住处,便前往颜天真所在的瑶华宫。

颜天真这时正躺在藤椅上沐浴着日光,并没有发现赵丹儿的走近,颜天真身后站着的宫女发现了,正要开口提醒颜天真起来迎接,却看见赵丹儿朝她摆了摆手,示意她不用出声。

宫女便噤了声。

颜天真原本在闭目养神,听见有脚步声在耳畔响起,来人似乎走到了她的身旁,这才停留下来。

颜天真当即睁开了眼,正对上一张花容月貌。

“皇后娘娘?”颜天真正要起身问候,却被赵丹儿按了回去,“不是什么大场合,就不用拘礼了。”

赵丹儿说着,又吩咐身旁的宫女再搬来一张藤椅,与颜天真并排靠着。

坐下来之后,将闲杂人等全遣退了。

“今日要举行皇贵妃册封仪式,按理说皇后娘娘也该在场,怎么会得闲来我这?”

“你这消息果然是来得慢了些,今日的册封仪式取消了。”

颜天真闻言,自然是疑惑,“为何?”

“那位公主病了,这日子自然就不吉利了,只能延迟几天,另择吉日。”

“这么不凑巧?”颜天真轻挑眉头。

此刻想起来了,这宫里的册封仪式是有忌讳的,不能见血,也不能撞上疾病。

段灵芸在这个节骨眼生病,可不就是犯了忌讳。

她是真的病了,还是刻意拖延?

颜天真此刻不得不怀疑这件事的真实性。

而且下来赵丹儿说出的话,却为她解答了疑惑。

“这个灵芸公主可不如表面上看上去老实。”赵丹儿冷哼了一声,“今日在御书房听到她生病的事,陛下让我前去探望一番,本宫去了,却没有见着她人,便派出了宫女去找她,结果你猜怎么着?她一个身体抱恙的人,竟然晃悠去了凉风阁附近,与南旭国的那位太子来了一场偶遇。”

颜天真凤眸眯起。

偶遇?

只怕是她刻意等候着与凤云渺相遇吧?

这装病竟然装得如此不走心,骗过了宫里御医的眼睛,还按捺不住要去见凤云渺,真是太沉不住气。

敏锐如赵丹儿,就不难发现这其中的猫腻。

“本宫派出去的宫女找到了她,却并没有打搅她与那南旭太子的交谈,他们也不过说了寥寥几句话,南旭太子就走开了,徒留灵芸公主一人失魂落魄地望着他的背影,你说,这两人之间是否有不单纯的关系?”

颜天真:“……”

赵丹儿会这么怀疑,也是合情合理的。

她自然是想帮凤云渺澄清,但以她此刻的身份,并没有立场帮他澄清。

可不能让赵丹儿察觉到她和云渺之间有不一般的关系。

“段灵芸回来之后,本宫询问她去了何处,她自然是随口忽悠,本宫也并未当面拆穿她,本宫想看看,接下来她还会有什么样的行动,她要是真和异国太子不清不楚,我们东陵国可丢不起这个人。”

身为东陵国的皇后,她不会允许一个和外男勾结的女子留在皇宫之内。

这皇宫之内的妃嫔们,属于半宸和她。

要是她们与别的男子有关系……

呵。

绝不能忍。

颜天真望着赵丹儿冰冷的侧脸,心中想着,应该跟凤云渺提个醒,省得他被那段灵芸给连累了。

虽然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可不知内情的人难免就会生出什么误会,就好比此刻,赵丹儿怀疑他们两人的关系。

段灵芸要是继续再胡搅蛮缠,就必须收拾她了。

……

同一时刻,段灵芸在自己的寝宫之内,打开了神秘人所赠锦盒的第二层。

第一层的那颗药丸十分有用,已经成功帮她拖延了册封仪式。

她如今还不是半宸的皇妃,还并未与半宸捆绑在一起,她只是西宁国的公主,没有夫家。

这么一来,她是不是就还有机会再为自己争取一下。

若是她接受了册封,那就是半宸的人了。好在……如今她只属于她自己,还不属于任何人。

第二层锦盒内的东西,是一张假皮,以及一张画纸,还有两个小小的瓷瓶。

她将那张假皮拿了起来。看出了是人脸的轮廓,莫非这就是坊间传闻的人皮面具?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东西。

将人皮面具放在了一旁,摊开了那张画纸,看清了画纸上的东西,让她顿时疑惑了。

画上是一名长相极美的女子,容貌十分像……仙妃?

不对,不是仙妃。

这画上的女子比仙妃还要美貌,仙妃都稍稍逊色一些了。

再看那两瓶膏药,分别在瓶身上写着易容膏与卸容水。

易容膏,是配合人皮面具使用的?

段灵芸心中起了极大的好奇心,便试着将易容膏在脸上涂抹了薄薄的一层,拿起那张人皮面具盖在脸上。

面具又薄又精致,与脸上的膏药一贴和便粘住了。

她试着整理了一番,将面具弄得服帖,将多余的易容膏从边缘挤了出来刮掉。

人皮面具应该就是这么贴的吧?

事实证明她的步骤并没有做错,不过才片刻的时间,人皮面具就紧紧地吸附在那脸庞上。

再看铜镜中的自己,颇为吃惊。

此刻她的容貌,已经和画像上的女子一模一样!

再仔细端详着那幅画,这才发现,画像的右下角处标注着——

鸾凤国良玉郡主,凤云渺的心上人。

她的心沉了沉。

他有心上人……

神秘人把这些东西给她,莫非是要她顶着别人的脸孔,去见凤云渺?

男子在面对自己的心上人时,几乎是有求必应,乐于亲近,也会温柔体贴。

有了神秘人给的这些东西,她就有机会和他亲近,得偿夙愿。

可是……这么一来就算是得到了想要的,也像是做贼一般,偷了别人的容貌,一点都不光彩。

可要是用她自己本人的容貌,凤云渺又那么不屑一顾。

她的目光投向了第三层格子。

里面是……迷情药。

能让人暂时丧失了神智,恍恍惚惚,内心深处勾动起最想见的人或事,与这张人皮面具一起使用,可谓是很妙啊。

这是她唯一可以和凤云渺亲近的机会。

她是不是该把握?

……

夜幕降临之际,一道纤细的身影缓缓迈进了凉风阁。

段灵芸为了不引起人的注意,特意换了一身宫女的服饰。

这天色阴暗的,不会有人去关注一个宫女。

她手中挎着一个食盒,走到了凉风阁外,朝着看门的人道:“陛下命我来给太子殿下送些御膳房刚出炉的糕点,我们东陵国的美食,太子殿下之前想必没有吃过。”

半宸的确是吩咐御膳房给凤云渺送点心,被她给遇见了。

正愁着找不到借口来接近凉风阁,机会就送上门了。

她尾随着送点心的宫女,趁着对方一个不注意将她敲晕,代为送点心,并且在点心里下了神秘人给的迷情药。

看门的宫人将她领去了凤云渺的房屋外。

“太子殿下,陛下命人来给您送点心了,说是太子殿下没有吃过的,让您尝尝。”

房屋内,响起了凤云渺的声音,“进来罢。”

段灵芸推开了房门,此刻心跳是有些快的。

她低着头将糕点搁在了桌子上,“太子殿下慢用,奴婢告退了。”

凤云渺从始至终并未抬头看她,而是在灯光之下翻阅着书籍,一个宫女,自然是不会引起他的注意力。

段灵芸退了出去,带上了门,却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在附近徘徊。

趁着周围无人,她又轻手轻脚地靠近了凤云渺的卧房外。

凤云渺卧房的纱窗是半敞着的,这也就方便她观看里头的情形。

想要看清他有没有吃下糕点,却又怕被他发现,她只能小心翼翼。

她自以为小心翼翼,却依然没有躲过凤云渺的耳朵。

凤云渺早已察觉到了有人影在纱窗外晃动,却并不急着把对方揪出来。

对方显然没有高明的功夫,连落地无声都做不到。

绝对不会是刺客与飞贼,这两类人身手都是很灵活的。

那道人影看上去挺纤细,似乎扎着两个羊角辫,这是东陵国皇宫里宫女最常见的打扮。

难道……

凤云渺的目光望向了桌子上的食盒,唇角轻扬。

他接起了食盒盖子,拿出了一块糕点,放在口中咬了一口。

窗户外的段灵芸见此,面上浮现出一丝成功的欣喜。

凤云渺察觉到纱窗外的人走开了,这才低下头,将口中的糕点吐了出来。

不多时,房门外响起了脚步声。

段灵芸已经走到了凤云渺的房门外,犹豫了片刻,还是伸手推开了房门。

书案后的凤云渺抬起了头,注视着她。

“天真……”他的目光似乎有些朦胧,“是你吗?”

段灵芸走向了他,每迈出一步,心跳都增快了一分,“是我。”

“你离开了我这么久,可知我有多想念你?”凤云渺依旧怔怔地望着她,开口的语气深情无比,“我总是期盼着能与你相聚,娶你回去做我的太子妃,你要的一生一世一双人,你要的地久天长,我都给你。”

段灵芸脚下的步子一顿。

他对那个女子的深情,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吗?

一生一世一双人。身为皇家的男儿,竟会愿意对女子做出这样的承诺?

世间竟有如此专一的男子,出身帝王家,却毫无风流心性。

“天真,过来。”凤云渺抬起了右手,朝着她伸出,“走近一些,让我好好看看你,这一次我希望你再也不会离开我,没有任何人能阻碍你我,谁敢阻碍,谁就死。”

他的左手搁在书桌下,正握着一把寒光凛凛的匕首。

就等着对面那个冒牌货靠近。

撕下她的整张脸皮。

人皮面具带真皮,全撕下来。

听说史曜连就很擅长这门手艺。

他也来试试好了。

正对面,段灵芸听着他的话,心中一紧。

他把她当成了心上人,说出了这么一番饱含深情的话,可是这话……却让她察觉到了一丝危机。

谁阻碍他,谁死。

她应该为了得到他,冒这样的风险吗?

她要是酿成了这一步的错误,只怕……万劫不复啊。

“天真,你怎么还不过来?”对面传来凤云渺万分轻柔的嗓音,“快过来啊。”

他的匕首已经饥渴难耐。

段灵芸迈出的步伐有些沉重。

凤云渺朝她伸出的手就在眼前。这一刻,却没有胆量去握。

她忽然转过了身,心中生出了一个想法——

逃离此地。

正准备迈出步子,却听身后响起了一声凤云渺的呼喊——

“别走。天真,回来看看我。”

这声线温柔如丝,勾动人心。

段灵芸握紧了拳头,终于鼓起勇气,转头看他。

“我不是天真,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痴心妄想……”

话音落下,她低头捂住了脸庞,奔跑出去。

泪水模糊了双眼,从指缝中流出。

身后,凤云渺举起了左手握着的匕首,挑了挑眉。

居然退缩了啊……

是她太胆怯?还是真的良心发现?

段灵芸一路奔跑,不知不觉又奔到了御花园,在一处无人的地方跌坐下来。

一时的鬼迷心窍,险些就害了她。

她怎么就没有去想想后果……

原本还以为,若是和凤云渺促成好事,他醒过来之后,也该对她负起责任。

就算是她借用别人的脸孔偷来的幸福,也没关系。

但是……不可能。

她的想法太过可笑。

凤云渺绝对不是仁义的君子,她从他的话语中,感受到了他对那个女子的执念。

那种执念,足以让人疯魔。

“我是公主,我怎么能犯贱。”

段灵芸内心忽然就顿悟了。

她终究还是逃脱不了宿命,她心仪的人不会接受他。

那就不去白费心机了。

她应该回去好好静一静。

正准备往回走,却听身后响起一道男子声音——

“你为何在此处?莫非你退缩了?”

正是那个神秘人的声音!

段灵芸转头看他,“你是来害我的,不是来帮我的。”

“我怎么会是来害你的?我分明是要帮你实现心愿。”

“不需要。”段灵芸开口,语气十分平静,“母妃自小教导,礼仪、廉耻、道德、修养。这些东西我本来还有,差点就丧失了,如今,我要找回来,而你没有,因此,你没有资格与本公主做交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