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你是让朕心动的女子(一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圃后站着的史曜乾怔了怔,似乎没有料到段灵芸会说出这样一番话。

他冷笑一声,“你这般清高,为何之前就要同意与我合作?”

“只是本公主一时迷失罢了。”段灵芸平复了一番心情,冷漠道,“你这鼠辈鬼鬼祟祟目的不纯,还想引本公主与你一起同流合污,门都没有。”

“你也不见得有多高尚,只是你胆怯罢了。你今日放弃与我合作,他日必定会后悔。”

“本公主想要的,绝不会靠这种不光彩的手段,与你来往,真是自降身份。”段灵芸说到这儿,迅速起身奔向了花圃后的那道人影,“你到底是什么人?连脸都不敢露!”

史曜乾自然是不会让她看到真面目,一个转身迅速闪出,如同鬼魅一般的身影,快得几乎让人捕捉不到。

段灵芸不懂武功,自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跑了。

既然看不破对方的身份,留在此地已无意义,她应该快些回去将脸上这张假面具换下来,恢复她的本来面目。

于是她也转了个方向,迅速离开。

史曜乾甩开了段灵芸,便放慢了脚步,慢条斯理地行走。

他这一身太监服饰,原本就不用心虚。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即将走出御花园之时,一个抬眼,视线正对上一道修长的身影。

海蓝色的衣袖随风轻扬,俊美无瑕的面容,可不就是凤云渺?

好久不见的凤云渺。

他出现在这个地方……莫非他知道了?!

还以为凤云渺已经中了迷情药的招,但是此刻看他的眼神分明就十分清醒。

他是清醒着的,却没有去找段灵芸的麻烦,因为他想跟上段灵芸,看看她究竟是与什么人谋划。

段灵芸没半点武功,就那么冒冒失失地奔跑,不被追赶上就怪了。

“本宫察觉到了有人在卧房附近鬼鬼祟祟,心中觉得好笑,是哪个刺客或者飞贼身手这么不灵活,既然对方能力如此低,不如就先放虎归山,再跟出来看看,想不到啊,居然是即将成为贵妃的灵芸公主。”

凤云渺说话间,缓缓走向了史曜乾,“你这混账玩意好几回算计着本宫,今日就换本宫算计算计你,如何?”

史曜乾眉头微蹙。

很显然,凤云渺已经知道他的身份了。

也是,他的伪装能骗过别人,却骗不过凤云渺。

“我算计你又怎样,兵不厌诈。”史曜乾气定神闲道,“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你我都是同一类人罢了,你埋汰我,我也很是看不顺眼你。”

“你终究比不上本宫高明。”凤云渺找到了他身前,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从你找的帮手,本宫就能看出你的不明智,你找了一个呆头呆脑胆小怯弱的公主,能成什么事?本宫身边可没有如此无能之人。”

“不错,这一次是我失策,想不到段灵芸如此没有胆量。”史曜乾回以清凉一笑,“太子殿下想要怎么反击我呢。”

“你说呢?”凤云渺唇角的笑意加深了些,“本宫直接在这要了你的命,神不知鬼不觉。”

话音落下,便迅速出手!

史曜乾微微一惊,一个侧身迅速躲避了开。

“凤云渺,你要搞清楚了,颜天真的命都是我救的,她曾说欠着我这个人情要还,你却想要我的命,就不怕她知道了,找你算账?”

“我为何要让她知道?我不会让任何人知道,即使她问起来,我也可以否认,你就悄无声息地离开这个人世间吧。”

“想杀我?没那么容易!”

史曜乾又险险躲开凤云渺的攻击,身形如风一般,迅速朝着御花园外掠出去。

单打独斗,他很快就会落于下风,因此,此刻他能想到的方法只有——

喊人。

凤云渺在大庭广众之下对一个太监动手,以他的身份自然是不必遭受指责,他只要随便找个罪名安在自己头上即可。

但这么一来,事情总会传开,颜天真便会知道了。

凤云渺必然会顾虑着颜天真的心情,总不会再对他痛下杀手。

“来人!有刺客!”

史曜乾朝着空气大声呼喊。

身后传来凤云渺的一声冷笑,“你想引人来?本宫说你是刺客行不行?”

“当然可以呀,说我是刺客,将我就地正法,你完全可以这么做。”史曜乾朗声一笑,“所有人都会相信你的话,可天真不会相信,她若是看到我的尸首,就会明白是你要置我于死地,你若不信就试试。”

史曜乾说着,脚下生风一般,继续呐喊。

他的喊叫声很快就吸引来了附近巡逻的侍卫。

凤云渺已经快要追上他了。

南面的方向忽然大亮,是侍卫们听到了动静,举着火把冲过来了。

凤云渺的身影已经逼近了史曜乾,一掌拍在了他的后背!

史曜乾气血翻涌,身躯飞出三丈之外——

落在地上,喷出一口血。

同一时,侍卫们已经赶来了。

“哪有刺客?!”

看见倒在地上吐血的史曜乾,领头的侍卫蹲下身来,“方才是你在呐喊有刺客?”

身后有人道:“前面那位,是南旭国的太子殿下啊。”

众人齐齐问候——

“见过太子殿下。”

“方才听见有人大喊有刺客,太子殿下,可曾看见什么可疑人?”

凤云渺走近了,瞥了一眼地上的史曜乾?

这厮可真是狡猾。

现在要他的命,简直是易如反掌。

可这么一来,南旭太子杀死刺客的事,明早在宫里就能传开了,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哪会没有人说出去。

这么多侍卫也封不了口,杀一个刺客有什么好封口的?

史曜乾一死,颜天真自然会第一时间怀疑他。

再怎么说史曜乾也是为她续命的,颜天真绝不会同意他下杀手。

“没有刺客,也没有可疑人。”凤云渺开口,语气慢条斯理,“本宫方才在御花园里散步,一时兴起就练功了,这奴才一惊一乍的,非要说本宫是刺客,本宫听着心烦,就给了他一掌。”

凤云渺这么一说,自然是没人敢质疑。

太子打宫人,谁能说什么呢。

只要是宫人犯错,要了命也不为过。

“原来是这个小太监有眼无珠,冲撞了太子殿下。太子殿下,您看着处置吧。”

领头的人说了一句,后边又有人道——

“这位好像是仙妃娘娘宫里的钱公公,打狗也得看主人吧?是不是得去跟仙妃娘娘说一声……”

“罢了,本宫不与他计较。”凤云渺转过了身,“下次让他眼睛睁大点,看清楚些。”

话音落下,便迈出了步子。

今日没能要了史曜乾的命,也让他伤得不轻。

且先这样吧。

史曜乾躲过一劫,唇角勾起一丝得逞的笑意。

就知道凤云渺不会杀他。

不过……

他那一掌可不轻,只怕是打伤他的骨头了。这会儿还觉得全身都疼。

凤云渺,走着瞧。

……

凤云渺回到住处时,已经是戌时。

才坐下来喝了一口茶,便有宫人过来通报,半宸邀请他去赴宴。

专门为了迎接他设的宴,不好推辞,他便带着凤伶俐一起去赴宴了。

这一场宴席人倒是不少,除了东陵国的一些大臣外,西宁的段枫眠兄妹二人,包括颜天真,都在场。

颜天真的品级不低,自然是有资格参加这样的宴席。

“今日是为了欢迎南旭太子的到来而设宴,西宁皇还未回国,朕就一并请上了,四国交流会时咱们没能聚在一起,今日正好弥补了这个遗憾。”

半宸说着,朝着凤云渺遥敬一杯。

“东陵皇,客气了。”

凤云渺举起了酒杯,一饮而尽。

“四国交流会,东陵皇没去还真是有点可惜了。”段枫眠道了一句,“今年的四国交流会,可比往年都精彩得多。”

“那段时间朕太忙碌了,没有机会前去。”半宸悠悠道,“听人说,确实是很精彩,以往四个魁首都是四个人,今年却被两个人平分了。”

说到这儿,满含笑意地看了凤云渺一眼,“南旭太子夺下了诗圣神笔,可真是才华惊人。”

“诶,南旭太子固然惊才绝艳,最惊人的却不是他,而是另一个奇女子,夺下了舞王音仙。”段枫眠说这话的时候,目光看向了颜天真所在的位置,“东陵皇,你这位仙妃,与那奇女子长相十分酷似。”

颜天真眼见他们说着就说到了自己,谦虚道:“我已不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说了,选妃当日,陛下就告诉我,说我与鸾凤国良玉郡主相似,西宁陛下说的那位奇女子,也是良玉郡主吧?”

“唔,不错。”段枫眠挑了挑眉,“仙妃娘娘可别误会什么,朕绝对不是要拿你与她比较,你们自然是各有各的好处。”

颜天真面无表情道:“我倒也不怕被拿去比较,我原本就不如那位郡主多才多艺。”

“谁说的?良玉郡主是良玉郡主,仙妃是仙妃,各有所长。”半宸身旁的赵丹儿连忙道了一句,“仙妃妹妹不必妄自菲薄,在本宫看来,你就是独一无二的,若是有人总想拿你与那位郡主比较,你大可当做耳旁风就是了。这人铁定是没事找事,嘴巴太闲。”

赵丹儿此话一出,空气中的气氛顿时变得寂静。

段枫眠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这赵皇后……说话简直太不客气,身为一国之母,竟然半点都不讲客套,这不摆明了,就是说他嘴巴太闲没事找事?

他刚才只不过是想起颜天真当日的风采,随口一说罢了。

说仙妃与那奇女子相似,不也等于是一句夸奖吗?

与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相似,有何不好?等同于是间接夸奖了她的美貌。

他已经强调过了,绝不是要拿两个人做比较。

赵丹儿还非要争辩。

凤云渺见此情形,觉得好笑的同时,也觉得有些疑惑。

东陵国的这个皇后,与天真的交情似乎相当不错。

颜天真容易讨男人喜欢,也正是因此,是女人公敌。

少有能与颜天真交情好的女子,只因她走在一条铺满荣誉夸赞的道路上,这就难免会引起同性的嫉妒,异性的爱慕。

赵丹儿对颜天真的维护,让凤云渺觉得有些稀奇。

这位赵皇后倒不是个肤浅之人。

“皇后,你说话注意着些分寸。”半宸转过头,轻斥了赵丹儿一句,“皇后你什么都好,就是有时说话太不中听,这一点你可要改改了。”

这句话听着像数落,语气中却没有半点责怪的意思。

静默了许久的凤云渺道了一句,“皇后娘娘是快人快语之人,这种豪爽的性格,在宫廷之中可不多见,东陵皇,你有福气啊。”

此话也等同于是赞同了赵丹儿那一句话。

颜天真喝着果酒,憋着笑。

都在怼段枫眠了这是?

段枫眠也不过就是随意说了一句话,他大概也没有想到会把自己弄得如此尴尬吧?

她如今的身份是仙妃,因此,只要有人在她面前提及颜天真,她自然要表现出被对比的不满,这样才能让人区分开她与颜天真。

让人晓得——仙妃是仙妃,颜天真是颜天真。

“今夜设宴,原本就是图高兴,诸位可别发生什么口角,咱们以和为贵。”

半宸说着,朝段枫眠遥敬了一杯。

他的心中也在暗笑。

他虽然极其不喜欢仙妃,可再怎么说也是属于他这皇宫里的,段枫眠想给他戴绿帽子,想都别想。

丹儿的反击,很好。

看着段枫眠处于尴尬境地,一张嘴说不过多张嘴,他自然觉得心情不错。

段枫眠大概也不是真的喜欢仙妃吧?

只是将他当成了那个女子的替代品罢了。

仙妃,似乎一直活在那个女子的光芒之下。

这么一想,她是幸运还是不幸?

幸运的是,她也总被人夸像第一美人,美貌被认同,对任何一个女子来说,都是值得开心的事。

但不幸的是,她始终被那个女子压制着,因为她不如那个女子,那个女子的名字总是会影响着她,或许她一生都要听到有人常常提起那个名字,时间一长总是会烦躁的。

就看她能不能想得开了。

……

宴会的后半场,风平浪静。

直到宴会结束之后,众人各自回了自己的住处。

颜天真在床上躺下之时,距离子时还有半个时辰。

就剩半个时辰了……云渺还会过来吗?

不来也好,否则没说上几句话,她又冻成冰了。她不想再让他抱着一尊冰雕入眠。

颜天真正打算睡下,却听到有人敲窗户。

颜天真睁开了眼,掀开被褥下榻。

云渺还是过来了。

跟他说上几句话,再打发他回去。

颜天真走到了窗户后,将窗户打开了,准备对凤云渺笑脸相迎,看见来人的那一瞬间,唇角的笑意却凝固了。

虽然月色稀薄,她也能将对方的容貌看个大概。

不是凤云渺,而是段枫眠。

“今日宴会之上,你是不是生气了?”段枫眠开口,语气温润,“朕绝对不是要拿你同她比较,你们容貌相似,这是事实,朕本意是想夸奖你,容貌美若仙子。”

颜天真:“……”

还以为这家伙情商很高,如今看来,还是差点火候。

他用错了方式。

女人喜欢听的话是:你很漂亮。

而不是:谁谁谁特漂亮,特有能耐,你跟她差不多。

有些心胸宽广的人大概就不介意被比较。

偏偏她这人心胸就不宽广。

虽然她们说的始终是自己,但她……还是要闹一闹别扭,这才符合她的个性啊。

“或许在西宁皇的心中,始终惦记的人都是她,既然如此,西宁皇又何必要来招惹我?”

颜天真说着,就要把窗户上。

“别关。”段枫眠一只手抵着窗户,不让颜天真关上,开口的语气更柔和了些,“她是让朕惊艳的女子,你才是让朕心动的女子,半宸不喜欢你,朕喜欢,朕可以对你保证,以后再也不提颜天真了,如此,你可消气?”

颜天真闻言,冷哼了一声,“那你倒是骂她一句,给我听听?”

段枫眠:“……”

------题外话------



云渺:姓段的,等着。

作者:二更八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