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别抱了,冷死你(二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还真的没有想到对方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陛下不是说喜欢我吗?”颜天真趴在窗台边上,轻描淡写道,“既然如此喜欢,那么为了我骂一声其他的女子又有何不可?或许陛下只是嘴上说着喜欢,当不得真……”

“朕所言自然是真心话,不过朕以为,随意漫骂他人并不合适。”

“说白了,陛下还是舍不得骂,这让我不得不怀疑陛下的诚意了。”

“你一定就要如此无理取闹吗?”

“我就是如此无理取闹的人,西宁皇看清我的本质了吧?时辰不早了,请您回去休息。”

颜天真说着,便要继续关窗户。

此刻,颜天真与段枫眠都没有意识到,不远处正有人将他们的举止看在眼中。

凤云渺本想夜探颜天真寝宫,一路上避开了巡逻的守卫,却没有料到,隔着远远的距离就看见有一道人影趴在她窗户边上。

那是何人?

走得近些了,他便根据对方的衣着和身形判断出是段枫眠。

想不到到段枫眠也会半夜做些偷偷摸摸的事,他来找颜天真,意欲何为?

眼见着颜天真要把窗户关上,段枫眠一只手又抵着窗户板不让她关,给人带来的视觉感受便是——男方死缠烂打,女方不愿理睬。

这姓段的竟然也打她的主意。

凤云渺心中自然有火。

距离子时还不到半个时辰,他与颜天真所能相处的时间本就不多,绝对不能让段枫眠再继续停留。

不如就把巡逻的侍卫引到此处,逼着段枫眠离开。

凤云渺这么想着,自然也就付出了行动,身影一闪便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另一头,段枫眠依旧在对着颜天真说好话——

“朕一向很少对人有如此耐心,可见你的确对朕有吸引力,朕就快要回国了,你真的就不想考虑考虑跟朕走?”

“西宁皇,真是抱歉呢,我并不想离开东陵皇宫,我晓得什么是礼仪廉耻,三从四德,不敢给我们陛下戴绿帽,您请回。”

“话虽如此,可他对你不好,你又为何要留在这受苦?”段枫眠显然不是个容易放弃的,“跟着朕,可绝对不会让你受委屈呢。”

颜天真的耐心已经快要被磨完。

要不是因为对方是个皇帝,就一拳头拍在他脑门上!

段枫眠在追求女子这一点上,还真是锲而不舍,采取温柔攻势。

而她已经不想奉陪了。

他还拿手顶着窗户不让她关上。

那就把他的手一起夹了!

且看看他敢不敢找她算账,撬别家皇帝墙角这种事他自然是不愿意让人知道,除非他不要面子。

颜天真正想发狠,忽然察觉到不远处有火光浮动,隐约传来侍卫们的怒嚎声声。

莫非这宫里又混进了刺客或者飞贼?

眼见着那火光移动了过来,颜天真连忙朝着段枫眠道:“西宁皇,你转头看看你背后,侍卫们举着火把巡逻过来了,约莫是这宫里又发生了什么事,被他们看见可不好,你快回去吧。”

段枫眠转头看了一眼,果真看见远处的火光越来越近。

段枫眠转头笑道:“不如让朕去你的寝宫里暂时躲避?”

“不可以。”颜天真十分干脆果断地拒绝,“西宁皇,你若是再不走,可别怪我大声喊叫这里有刺客。”

“你……”段枫眠的脸色黑沉了下来,“真是无情,朕就不相信收服不了你。”

话音落下,他的身影一闪,很快就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

段枫眠前脚刚走,颜天真便看见又有一道人影闪了过来。

来人闪到了她的窗户前,问都不问,就直接跃上窗台翻了进来。

颜天真并不阻拦,因为来人是凤云渺。

她连忙将窗户拉紧扣上,转过身道——

“云渺,我还以为你今夜不会……”

话还没说完,凤云渺的身影就笼罩了下来,一低头就封住了她的唇。

将颜天真那句还未出口的话给堵了回去。

颜天真:“……”

凤云渺吮吻她的唇瓣片刻,便轻而易举地撬开了她的牙关。

她那微抿着的唇齿被撬了开,接受凤云渺进一步的侵袭。

在亲吻这件事上,凤云渺如今可算是愈发熟练,经验十分丰富,舌尖如同灵蛇一般蹿入,滑进颜天真滑嫩的口腔之中,与她交缠在一起。

这个吻湿润而猛烈,凤云渺不断地进攻,令颜天真很快就招架不住,觉得晕头转向。

他勾着她的腰身一路走向床榻,亲吻却依旧在继续,她被他带着走到了床沿边,他一个俯身就压了上来,将她压在了被褥上,将这个吻加深。

良久的时间过去,颜天真觉得喘息有些困难,想从他的唇齿间挣脱开。

可凤云渺并不给她挣脱的机会,手也十分不规矩地游移到了她的衣领处。

察觉到颜天真的呼吸变得急促,他才放开了她,唇瓣分开之际,牵出一条暧昧的银丝。

“我们所剩的时间不多,要抓紧了。”凤云渺说话间,已经扒开了她的衣领。

“你也知道时间不多,就别想着那事了。”颜天真有些哭笑不得,擒住他作怪的手,“我们就聊聊天不好吗?回头我变成冰雕了你就离开吧,千万别再抱着我睡一夜了。”

“我们可以一边做快活事一边聊天。”凤云渺轻笑一声,“有个词是怎么说的来着?滚床单,对,就是滚床单。”

“明天再来吧,今夜就休息休息。”

“我来都来了,你忍心让我难受吗?”凤云渺说着,在她肩膀上咬了一口,“姓段的那家伙浪费我们相处的时间,我心里不满,你补偿我。”

颜天真:“……”

原本今夜是真的想休息的,可如今被凤云渺点燃了热情,她便猜到应该是休息不了了。

唉……

“我跟你说正经的,天天这样也不好,可否隔一两天?”

“我体力很好,不需要隔天。”

“我体力不行啊。”颜天真此刻也就只能认个怂。

“无妨,我会想办法给你补身子的,让你的体格越来越好。”

颜天真顿时无言。

年轻的体格,就是如此任性。

再加上属下里又有好的大夫,不用担心身体出什么毛病,这就导致他更加肆无忌惮。

一场巫山云雨结束过后,颜天真安静地躺在凤云渺的臂弯之中。

银发与乌发的缠绕,仿如两个人的宿命,紧密交缠。

颜天真半眯着眼,一个侧身,便有一缕银发闯入了视线中。

她伸手抓住了那缕头发,用手指缠绕把玩。

“云渺,有想过染发吗?”

“嗯?”

“问问肖梦或者肖洁,用无毒无害的黑色染料,把你这一头银发染回乌发。”

“为何要染发?你不是说这个颜色不难看吗?”

“每次看着都觉得心疼。”颜天真将头埋在他的颈窝处,呼吸浅浅喷洒,“这头发是因为我白的,看着心里就不好受。”

“心疼啊?很好,我就不染,你继续心疼去,要是觉得心里实在过意不去,在床笫之上就别亏待我。”

这话听得颜天真磨了磨牙,一口就咬在他白皙细腻的脖子上。

年纪轻,不知节制!

“好了,趁着你现在还清醒,我要来兴师问罪。”凤云渺伸手抚上了她的头,“来跟我说说,段枫眠为何来找你?”

都说春宵一刻值千金,在榻上翻滚的时候,他自然不会提其他人,这会儿休息了,就开始说起了正经事。

“段枫眠?这厮是自己找上门来的,我也觉得很是意外。”颜天真轻挑眉头,“帝王多情,这不是很常见的事吗?在我看来,这段枫眠比半宸可正常多了,话说回来,半宸有没有对你不正经?”

“他就算有什么不正经的想法,我也不会给他机会,现在我们聊的是你,而不是我。”凤云渺说到这儿,语气中似乎蕴含着不满,“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是否跟史曜乾相处得挺和睦?”

“他?和睦算是和睦吧,我与他可没有半点不正当的关系,清醒过来的那一刻,我也十分想找他算账,可若是没有他,我也不能活到现在……”

颜天真说到这,叹了一口气,“我欠他一条命,这人情,若是能找个机会快些还就好了,我从来不喜欢欠别人的,对了,我答应了死要脸,给予重金酬谢,他们帮我做的事就当成一场交易来看,我欠他二百五十万两,没钱还,打欠条了。”

“我帮你还。”凤云渺接过了话,“你在外欠的债,我可以都帮你还上。”

颜天真笑着亲了一口他的下巴,“好啊。”

“不过……这并不代表你就无债一身轻。”凤云渺悠悠道,“我帮你还债,那就成了你欠我的了,二百五十万两,你什么时候想要都可以随时拿去,但是,你得还给我。”

“我们俩之间你还给我算钱?”颜天真的额头跳了一下,“我花你的钱又怎么了?花不得吗?”

“还没成婚,花不得。”凤云渺的语气中携带着笑意,“如今我的家财,你半点儿也拿不到手上,你我之间是有实无名啊,连个名分都还没有,就想从我这拿东西了?不行。”

“不行就不行,我找大哥。”颜天真翻了个身背对着他。

她与他,有夫妻之实,却没有夫妻之名。

这就被他拿来当借口调侃她。

她知道他一定会帮她还,但他也会因此提出些‘过分’的要求。

果不其然,凤云渺又道:“你不必气恼,我又不会逼债,我的财物你随便拿,不用你拿等价银两来还,只需要你陪我做些热身运动,即可抵债。”

颜天真:“……”

果然……

“天真,其实挺划算的呢。”凤云渺抱紧了她的腰身,“你想,无论婚前还是婚后,咱们都是要办巫山云雨的大事,这是不可缺少的,如今我虽然没有将家财全交给你,对你也不小气啊,这等好事,你是不是该接受?”

“说得好像我占便宜了似的……”

“本来就是。这世上辛苦挣钱的人多了去,谁能有你挣钱轻松?陪我睡,要多少银子都可以拿去,你对我而言,可不就是无价之宝?”

颜天真抽了抽唇角。

听起来好像是那么回事。

虽然他表达得十分邪恶,可确实就是这么一个理。

尤其最后那四个字,确实让她的心房颤了颤。

无价之宝……

她是他的无价之宝。

唔,听着还挺舒坦。

颜天真心中乐着,想要再跟他说点贴心的话,却突然觉得从心口处传来一阵寒意,渐渐朝着全身扩散。

“云渺,放开我,冰蚕又要开始结冰了。”颜天真摆动着身躯,想要从凤云渺的怀抱中挣脱开。

“不要挣扎了,等你结冰,我自然就放开你。”凤云渺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再抱一会儿。”

“别抱了,冷死你。”

“冷不死。”他用脸颊蹭了蹭她的脸,“即便是冷死了,也不怪你。”

“又在胡说八道!”

“我从来不会对着你胡说八道。”凤云渺依然拥抱着她,没有松开丝毫力度,“我所感受到的,只是肌肤表面的冷,而你却是从内到外的冷,你一定觉得十分难熬,既然如此,我忍受着一点点冷,又有何妨。”

颜天真心中有所感触,安慰道:“我没事的,这么长时间,早就习惯了,我每天都被冰蚕冻着,也不会着凉,因为我的体质已经适应了,你不必担心我啊。”

“那就让我也学着适应。”凤云渺察觉到她的身躯渐渐冰凉,抱得更紧了些,“是不是很冷?”

“还……还好……”

颜天真的身躯开始结霜,眼皮子也缓缓盖上了。

“云渺,放开……”

沉睡之前,她如此低喃了一句。

凤云渺并没有放开。

直到冰霜把两人的肌肤完全隔离。

他无论拥抱得有多紧,冰霜都会穿过他与她之间的肌肤缝隙,只将她冰封。

对于三色冰蚕而言,他是一个阻碍物,冰蚕会隔绝一切阻碍物,将宿主紧紧包裹。

凤云渺缓缓合上眼皮。

即使你化作冰雕,我也想抱紧你,大不了一起冰封。

若是你化作火焰,我也想扑上你,大不了——灰飞烟灭。

……

第二日,天色未亮,凤云渺便从颜天真的被窝中出来,看了一眼还未化冰的颜天真,转身离开。

等她化冰,天色就亮了,到时候离开万一被人撞上了可不好。

趁着现在这灰蒙蒙的天色,他翻窗离开了瑶华宫,去往他的住处,凉风阁。

于是乎,颜天真醒来之时,身旁就没有了凤云渺的人影。

摸了摸他躺过的地方,是冰凉的。

他是否在她冰封之后就回去了?

最好是这样。

颜天真洗漱用过早点之后,忽然意识到了一件事情。

史曜乾这个家伙,似乎离开她的视线许久了。

这家伙还在她这宫里吗?

正好周围有宫人经过,颜天真便随手喊了一个人来询问。

“你可有看见小钱子?”

“钱公公昨夜似乎很早就回房了,今天还没见着他。”

回房了?

颜天真去往史曜乾所在的卧房,到了房门外,敲了敲门。

无人回应。

“小钱子。”她喊了一声。

依旧没有任何回应。

颜天真不再等待,直接推开了房门。

一抬眼就看见榻上躺着一人,正是史曜乾。

颜天真立即走上前。

这家伙的警觉性一向很高,总不可能她那样敲门他都睡不醒。

颜天真走到床沿边一看,这才发现史曜乾脸色苍白,双目紧闭。

颜天真微微一惊。

这脸色似乎不正常啊。

摇晃了他两下,也没见他醒来,颜天真便吩咐人去喊御医来看。

“仙妃娘娘,他受了挺严重的内伤,气血不足。”

“那你可有法子医治?”

“老夫可以开些调理身子的药,受这样的伤,至少三个月之内不能再干活。”

“本宫知道了,有劳你了。”

“娘娘客气了。”

御医退下之后,颜天真便吩咐人去煎药,让人将药给史曜乾喂了下去,一刻钟之后,他便醒了过来。

颜天真让闲杂人等都退开,这才询问道:“你这伤是怎么来的?”

史曜乾张开口,说话依旧有些没力气。

“是……凤云渺。”

“云渺?他为何打你?”

“情敌相见分外眼红,他打我不奇怪吧?”

“……”

颜天真思索片刻,道:“你是不是又干什么坏事了?”

“为何你会觉得是我干坏事?”

“直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