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驱逐出宫(一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直觉我会干坏事?”史曜乾望着颜天真,唇角浮起一丝无奈的笑意,“我在你看来,人品就如此不好?”

颜天真实话实说,“你的本质就是如此阴险,喜好搞事,你让我如何把你当成一个正常人看待?”

“好一个本质如此阴险。”史曜乾笑了笑,也不否认,“不错,我就是干了坏事,你的直觉十分准确。”

话音落下,他翻了个身,背对着颜天真。

在他和凤云渺之间,颜天真只会选择相信凤云渺。

既然如此,他又何必再继续争辩。再怎么狡辩都是徒劳。

“那你倒是说说,你干了什么坏事,能让他把你打成这个样子?”颜天真追问道,“你最好如实交代,你若不说,我也会去问他。”

史曜乾静默着,开始思索。

若是她去问凤云渺,只怕凤云渺会添油加醋?

即使那厮不添油加醋,实话实说,也足够让颜天真火冒三丈。

“你放宽心,我可没想伤害你的云渺,只是我很想妨碍你们罢了。”

史曜乾背对着颜天真,淡淡道,“我鼓励西宁国公主去大胆追求他,并且给她支了个招,让她顶着你的容貌,带着迷情药去找凤云渺,让那位公主得偿所愿,可惜她太懦弱,凤云渺也没上当,我的如意算盘就落空了。”

颜天真面色骤然一沉,“你在搞什么?这种无耻行径简直令人发指!整天一出又一出地折腾,你是真以为我欠了你的人情,就不会跟你翻脸?”

“你这意思是要跟我算账了?”史曜乾从榻上坐起了身,颇为冷静地望着颜天真,“要不要杀我泄恨?”

“你们知道我不会动手,就犯不着说这种话来激怒我了。”颜天真冷笑一声,“你救过我,我不会杀你,但——从今往后,我真不想再看见你了。”

“你欠我的人情还没还。”史曜乾道,“你不想看见我,怎么还我的人情?”

“等你有需要我办事的时候,可以再喊我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除此之外,你就不用来找我了。”

“那我现在就要你还我的人情。”史曜乾理直气壮,“我现在就要你办事,我的要求就是——我依然还要在你面前继续晃悠,而你必须搭理我,这个要求很简单吧?”

“不答应。”颜天真道,“还人情就要速战速决,如此拖拖拉拉,会让我很困扰,你慢慢想,等你这伤养好之后,我就把你驱逐出宫。”

“你休想把我驱逐出宫。”史曜乾冷哼一声,“我也要紫苏果,你还不肯给我机会拿吗?你若是执意想要把我赶出宫,可就别怪我在东陵国皇帝面前捅破了你的身份。”

“你是不是脑子有毛病!”颜天真恶声道,“你有这种烦人劲,纠缠别人去,保证能给你缠到!姑奶奶我不想奉陪!你想去半宸面前捅穿我的身份,去啊!你去告诉半宸,去告诉赵丹儿,告诉他们我的目的,咱们就一起玩完。”

“我就算告诉了他们,我们也能脱身。怕什么?再说了,就算一起玩完了又如何?我这个人要是发起狠来,什么疯狂的事都会做出来。”

史曜乾半开玩笑般得说着,“你要真想把我赶出去,就得承担后果。”

他的话音落下,颜天真已经大步上前来,拔下了头顶上的发簪,直抵他的喉管——

“你真以为我不会杀你吗?”颜天真冷眼看他,“我这个人要是发起狠来,我也很疯狂,不会顾及任何道德,也不会记着欠你的人情,我直接送你下地狱,做一回忘恩负义的人。”

史曜乾并不躲避,闭上了眼睛。

似乎很笃定颜天真不会下手。

颜天真扬起了手。

一个手刀,劈在他的脖颈上。

史曜乾眼角一跳,一头栽倒。

颜天真走出了他的房门外,脸上阴云密布。

“来人!”她厉喝一声。

附近有宫人听到她的声音,上前来道:“娘娘有何吩咐?”

“小钱子冒犯本宫,以下犯上,立即遣送出宫。”

听着这话的宫人闻言,自然是有些诧异。

钱公公一直以来都十分得娘娘的信赖,想不到,这才没过上几天风光日子,就要被驱逐出宫。

“是。”宫人应着,进了屋。

“娘娘,钱公公他晕倒了。”

“直接抬出宫外。”

“是。”

……

眼见着史曜乾被抬走了,颜天真收拾了一番心情,准备继续去骚扰半宸。

离冰蚕死亡还剩半月有余,得抓紧时间了。

半宸喝了好几回下了安神散的鸡汤,并未觉得身体不适,反而觉得睡眠好了许多,因此,她便可以更加肆无忌惮地送汤。

今天的目的,是要把他所有的衣服都翻一遍。

作为君主,他的寝宫自然是很大,她翻了好几回,也没能把所有地方都翻个遍。

翻过之后还得整理,将所有碰过的东西都归位,避免被他怀疑。

打定了主意,她便端着鸡汤,去往半宸的寝宫,继续扮演着贤惠体贴。

但颜天真没有想到的是,这一趟过来,会给她碰上凤云渺。

端着鸡汤,还未跨过门槛,就看见寝殿之内两道身影相对而坐,一深黑,一海蓝,正在对弈。

颜天真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端着鸡汤走上了前。

“陛下今日这么有闲情逸致,是政事都忙完了吗?”

颜天真说着,转头朝凤云渺问候了一声,“南旭太子也在,真巧。”

凤云渺听着她的声音,并不抬头,目光依旧落在棋盘之上。

“本宫似乎闻到了香味,仙妃娘娘是端什么美味过来了。”

他问得漫不经心,颜天真正想要回答,半宸却抢先了一步——

“是鸡汤。太子殿下可有兴趣?”

“这是炖给东陵皇的鸡汤,本宫自然是不会有兴趣的。”

“朕连续喝了好几日这个汤,都快有些腻味了,虽然这味道不算太好,不过有利于睡眠倒是真的,太子殿下可以试着喝一回。”

“东陵皇真是好福气啊,每日都有人这样细心照料。”

凤云渺说着,瞥了一眼颜天真,“本宫以后若是要娶妃,也要娶像仙妃娘娘这么贤惠的。”

颜天真听得有些哭笑不得。

云渺知道她常常给半宸送汤,这心里果然是不高兴了。

之前忘记跟他提起这件事,回头得跟他解释解释。

“太子殿下,过奖了。”颜天真面上还要装作波澜不惊的模样,继续将注意力放在半宸身上,“陛下与南旭太子要下棋,我就不打扰了……”

说着,就把手中的汤搁在了桌子上,“陛下回头趁热喝吧。”

云渺也在,这就不方便她继续留下来骚扰半宸了。

“等等。”

颜天真才踏出了两步,身后便响起半宸的声音,“明日中午,朕与皇后要去帝都外的寺庙上香祭祖,祖宗留下的规矩是要在那过上一夜,朕与皇后不在宫中的这一日,六宫暂且由你打理,你看如何?”

颜天真闻言,推辞道:“陛下您可真是太抬举我了,皇后娘娘下边还有两位贵妃姐姐,管理六宫这样的权利,怎么着也不该落在我头上。”

这么大的后宫,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破事,在那些妃子看来,拿到这个权利都是好差事,可对她来说就是个麻烦,明日帝后不在宫中,她要把这两人的寝宫翻个底朝天!

她哪有时间去管大大小小的事。

“这是皇后的意思,她觉得你可以。”半宸道,“既然皇后信任你,那你就揽下这个差事,也就一天的时间,难道你连这点自信都没有?”

“真的没有。”颜天真撇了撇嘴,“陛下,我出身民间,许多规矩都还没学好,您忽然给我这么大权利,我……有些不太适应。”

她的理由自然是合情合理。

“既然你没这个自信,也罢,那就把这差事交给两位贵妃了。”半宸的态度显然也很随意,“退下吧。”

颜天真踏出他的寝宫,松了一口气。

管理后宫,是皇后的差事,想也知道不会太轻松。

她还是多争取点时间,做她想做的事。

颜天真才走出不远,身后忽然响起一声喷嚏。

“南旭太子该不会是着凉了吧?”半宸望着对面的人,开口的语气带着关切,“你一来朕这宫里做客,就着了凉,这让朕的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说着,望了一眼桌子上的鸡汤,“你不如把这碗鸡汤趁热给喝下去,暖胃,暖身。”

颜天真还能听见二人的对话,脚下的步子顿了一顿。

然而她现在并没有立场对凤云渺表示关切,只能继续踏着步子离开。

他真的着凉了吗……

该不会是昨夜又抱着她这一尊冰雕抱了许久。

凤云渺,你若真是这么不听话,可别怪我以后都不让你进屋了。

……

一转眼又迎来了夜晚。

颜天真猜到今夜凤云渺会来,便坐在床沿边等着他来敲窗户。

果不其然,窗户真的被人敲响了。

颜天真起身走向纱窗后,“谁。”

可别又是段枫眠,得问清楚了。

“还能是谁?”外头响起了熟悉的声音,“你夫君我。”

颜天真伸手拉开了窗户,眼见着凤云渺就要跃上来,又连忙把窗户关上一半,不让他进来。

“做什么?让我进去。”

“我问你,你是不是着凉了?”

“没有。”

“你昨夜是不是抱着变成冰雕的我过了一夜?”

“没有。”

“想忽悠我,哪有这么简单。”颜天真轻嗤一声,将窗户又关紧一分,关得只剩下一个缝。

“不许关上。”凤云渺伸手扒着窗户,“你连我都不让进了?”

“你既然不听我的,我就不让你进。”

“我没有不听你的。”凤云渺稍一使劲,就将窗户又扒开了一大半,“你听我说正事,白天半宸说明日要去帝都外上香祭祖,这是一个机会,明天我就在宫外动手,乔装打扮,去劫持他。”

“什么。”颜天真挑了挑眉,“帝后出城,自然是会带着大批人马护卫,你这样做会不会太冒险?”

“我什么时候怕过冒险?”凤云渺轻笑一声,“我已经打定了主意,你就留在这宫里,将帝后的寝宫都翻上一翻,无论是你得手还是我得手,都好。”

凤云渺说着,右手提起了一个锦囊递给颜天真,“这里头装的是迷魂香和人皮面具,方便你办事。”

“好吧,那你可要小心着点,安全最重要,若是不能得手,就赶紧撤。”

“自然是安全第一,我会毫发无损地回来见你。”凤云渺说着,在她额头上落下一个吻,“把窗户打开,让我进去。”

“不让。”颜天真的态度似乎十分坚决,“除非你跟我说实话,你昨夜到底是不是抱着我睡了一夜?”

“没有,只是抱了一会儿。”

“真的?”

“真的。”

凤云渺说着,不顾她的反对拉开了窗户,直接跃了进去。

“你放一百个心,我绝不会着凉。”

话音落下,拉紧了窗户,扣上。

他人已经进来了,颜天真自然不会轰他出去,转身要回到床榻边,却被他拦腰抱上。

“你是不是天天给半宸煮汤喝?”

“那汤里面我下了药!我绝不是关心他体贴他!”

“猜到了,因为今天那碗汤是我喝的。他客气地想要让给我,我也就不推辞,喝过之后竟然觉得睡意上来了,你是添加了少许迷药吗?”

“不是迷药,是史家兄弟给我的安神散,这玩意似乎市面上不太常见,只会让人陷入深度睡眠,但不是昏迷。”

“原来如此,真是便宜了半宸,我都没喝过几回你煮的汤。”

他说着,将手伸向了颜天真的腰带,意图解下。

“放手,明天有行动,今夜休息。”

颜天真强行扒拉开他的手,迅速奔向床榻,钻进了被褥中,将自己裹成了一团。

凤云渺:“……”

罢了。

今夜休息,不做运动。

……

一夜好梦。

这一日的清晨,帝后乘坐马车出宫,前往帝都外的寺庙。

车驾后,半百护卫跟随。

这其中就有凤云渺。

今日的行动,并未带上凤伶俐。

伶俐是个少年,个头不算高,混在成年男子当中目标未免太明显。

他只带上了龙攻龙受,趁着一大早,就埋伏在了侍卫们的住处外。

侍卫总管点了五十个人,放倒其中的三个对他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

时间紧迫,来不及仔细易容,便粗略地乔装了一番,紧跟在队伍最后。

他们是清点过人数之后才做的乔装,自然也就不用再面临一次检查。

队伍出了宫门,一路朝着帝都外去。

帝后的队伍,排场自然是大,街道上也经过了清扫,两侧的摊贩也都将位置往后挪开,空出一条大路。

一路风平浪静,直到队伍出了城门——

“嘭”

“嘭”

一连好几道炸响声在空气中爆开,这让人群后的凤云渺眉头微蹙。

空气被一层淡淡的雾色笼罩,这是——烟雾球。

在他的计划里,不应该有这东西的出现。

他既然有信心拿下半宸,就不需要再借助这个道具了。

这东西的出现,自然是说明了有其他人也盯上了这支队伍。

除了姓史的那个混账东西,他还真想不到其他人。

毕竟他已经见史曜乾使用过好几回。

他们也想插一脚?

门都没有!

而这样突发的变故,自然也让护卫们起了警惕。

“这是什么东西?”

“护驾!”随着有人高喊一声,侍卫们整齐一致地将帝后的马车包围,手握上剑柄,蓄势待发。

从白雾中依稀出现黑色人影,一个又一个,朝着马车涌了过来。

“有刺客,上!”

大半的侍卫们蜂拥而出,有十人留守在马车边上。

“岂有此理。”赵丹儿掀开了马车窗帘,望着外头的情形,冷笑一声,“看我不给这群大胆狂徒松松骨。”

话音落下,也不等半宸拦她,纤细的身子直接从马车车窗蹿了出去!

有一道十分轻快的黑衣人影,从另一个方向闪出来,直接落在了半宸的马车前。

凤云渺望着那身型,也不知是史家兄弟中的哪一个。

毕竟那俩混账东西连身高都差不多。

作为侍卫之一,他毫无顾忌得冲上了前,剑从鞘出,朝着那道人影砍了过去!

要是在这场打斗中把他砍死,那可真是极好的。

不过……还是挟持半宸要紧。

“护驾!护驾!”

其他侍卫们也纷纷上前,帮凤云渺一起对付那黑影。

那道黑色人影一个人对上这么多人自然是有些困难,被逼得连连后退。

凤云渺趁机抽开了身,直蹿进马车内——

手中的剑,横上了半宸的脖子。

半宸竟然也没躲开,气定神闲地看着他,“朕让你感受一下飞上天的感觉。”

话音落下,右脚一动。

“喀”

凤云渺站立着的那块木板蓦然弹出!

------题外话------



二更八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