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我只要我的女人安好(二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下自然是让凤云渺有些猝不及防,他并未料到半宸的马车里还设有机关。

被脚底下踩着的那块木板弹起,他连忙一个反手将剑朝上,这么一来,冲上天的同时也就捅破了马车顶盖,整个人从马车内飞跃到上空约莫三四丈。

连带着马车顶盖整个掀起来。

要是方才那一下他没有及时出剑,恐怕会被马车顶盖撞个眼冒金星。

半宸还真是做好了准备的。

凤云渺坠落之时,瞅准了边上的一株大树,足尖一点树干用于减缓坠落速度,落地之时,便站稳了身躯。

瞥了一眼史家兄弟那一边,数十人正和侍卫们打成一团,宫廷侍卫们比起那些整日在刀口舔血的杀手,自然弱些,但胜在数量够多,还能再抵挡一段时间。

凤云渺刚才那一下已经暴露了,马车旁的侍卫们纷纷冲向了他这个假侍卫,其中就有龙攻龙受。

他们两人还并未暴露,自然就继续伪装成侍卫,假意与凤云渺过了几招,被他很是随意地踢开。

正打斗着,凤云渺察觉到身旁落下一名黑衣人,正想反手一剑,却没想到那黑人并不攻击他,反而帮着他抵挡前来的侍卫。

“你是哪个。”凤云渺冲他问了一句。

那人开口,面巾下的声音轻慢低柔,“你说呢?”

这声音一出来,凤云渺自然就明白他是谁了。

史曜乾。

这么骚包的声音,除了他还能有谁。

史曜连虽然爱美如命,格外风骚,声音比起他弟还是阳刚了一些。

“既然你我的目的相同,不如就先一起行动,拿下这东陵国的皇帝,看他愿不愿意把东西交出来。”史曜乾在凤云渺的身后道,“我知道你功夫比我好,这样,你去抓皇帝,我去抓皇后。”

凤云渺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合作的机会,“好。”

三方势力,其中一方作为共同目标,另外两方自然可以先达成合作。

合作成功之后,自然便要开始争抢战利品了。

“好,那就这样,我手下的人会尽量掩护你,你去拿下皇帝给我看看。”

史曜乾话音落下,又砍倒了两名侍卫,目光锁定了人群中的那一道金灿灿的身影。

赵丹儿的一身凤服在日光的照耀下,泛着耀眼的金黄色。

他的兄长史曜连已经逼近了她。

他才受了内伤,有些力不从心,也就只能瞅准机会偷袭了。

半宸显然也在马车里呆不住了,马车缺了顶盖,他便直接窜上了车顶边缘,冷眼看下方一干人等。

其中有一道身影,身轻如燕,势如闪电一般,正是刚才在马车里拿剑指他的那人。

居然能混进侍卫堆里,可见此人之前就在皇宫里了。

半宸的目光,随着那道人影游移。

眼见着他的剑刺穿一名侍卫的肩膀,半宸足尖一点,飞跃出去!

正落在凤云渺的剑上。

同一时,凤云渺抽回了剑,再次朝着半宸挥了出去。

半宸不慌不忙,与他正面对上,过了几招之后,有些暗暗心惊于对方的功力。

对面这厮,有些不好对付啊。

身后的侍卫们还在喊着护驾,接连冲了上来。

凤云渺的视线越过了半宸,朝着侍卫群里的龙攻龙受使了个眼色。

龙攻龙受心领神会,忽然就齐齐出手,砍伤了身旁的侍卫,两把剑一左一右地穿过了半宸的——胳肢窝。

半宸眉头一拧。

他这侍卫群里到底混进了几个奸细?!

喊着护驾,结果竟然也是冲着他来。

趁着他分心的这一瞬间,凤云渺唇角轻扬,又一次将剑搭在了他的脖子上。

半宸两边胳肢窝下各自夹着一把剑,脖子上又横着一把剑,如此境地,可谓是腹背受敌,难以挣脱。

他的脸色自然因此黑沉了下来,“看来你们都是盘算好了来算计朕,你们有何目的?”

他知道这群人绝不是来杀他的,他们的目光之中并无杀气,此刻这样挟持着他,倒像是想要跟他谈判些什么。

“东陵皇,早就听闻,你们的皇室秘药十分神奇。”凤云渺开口,声线刻意压得低沉了一些,“九五之尊的性命,换一颗灵药,总能换得到吧?”

“原来你们是为了紫苏果而来。”半宸开口,语气不咸不淡,“如此珍贵的东西,朕自然是不可能带在身上。”

凤云渺追问道:“那在皇宫的什么地方?”

凤云渺与半宸交流的期间,时不时还关注着史家兄弟那边。

赵丹儿依然还没有被拿下。

正常情况下,史家兄弟二人联手,所发挥的作用不可小觑,赵丹儿是不会有胜算的。

可是今日……史曜乾内伤未愈,陷入这样的打斗场面,自然是力不从心,顾虑自身安危要紧。

史曜连和赵丹儿动手,竟然也没能讨到好处。

“东陵皇的皇后,还真是挺生猛。”凤云渺道,“这么能打的女子可是不多了。”

要是能把帝后一起拿下,自然是最好。

以帝后的性命换一颗紫苏果,何愁换不到?

史曜乾身上负伤,不敢上前,一直在伺机寻找偷袭的机会。

但他实在没有想到,史曜连竟然渐渐落于下风。

只见史曜连步步后退,已经被赵丹儿逼到了茁壮的树干旁。

身旁有属下想要上前来帮忙,也都被剩下的侍卫们阻拦。

史曜连的背部已经抵上了树干,退无可退。

赵丹儿趁机抬起右脚,在众人的注视之下,那腿竟然抬高到了头顶处,脚踝直接砸在了史曜连的肩膀上——

这一个利落的抬腿下劈,将史曜连劈得双腿一软,跌坐在地上。

同时,上来两名侍卫,一左一右用剑架在了史曜连的脖子上。

史曜连:“……”

史曜乾:“……”

赵丹儿这个疯妇,这么能打!

这样的变故,让凤云渺也没有料到。

这赵皇后,武功高强得像个男人。

尤其她还穿着那身金灿灿的凤服,这样繁琐的衣着,也能让她抬得起腿,腿能抬到头顶那么高,可见柔韧性极好。

史曜连竟然会败在她手上。

此刻侍卫的数量约莫还有二十人。

黑人的数量不过五人。

史曜乾无奈之下,只能退到凤云渺的身后。

若不是凤云渺之前将他打成内伤,他也不至于让大哥一人与赵丹儿对抗。

原本还想着,凤云渺抓皇帝,他们抓皇后。

可是竟然……输了。

凤云渺这边已经抓了皇帝做人质,赵丹儿那边却也抓了史曜连做人质。

这下可就麻烦了。

“真是混账,还蒙着脸呢,本宫倒要看看你长什么样。”赵丹儿双手叉着腰,吩咐着旁边的人将史曜连的面巾扯下。

史曜连出门在外行动,戴人皮面具是必不可少的一件事,他从不愿意让自己的真实面目在行动中暴露。

因此,赵丹儿扯下了他的面巾,看到的也并非真面目。

只是一张平凡无奇的容颜罢了。

史家兄弟二人一向乐于做双重保障,易容之后又蒙面,是他们惯用的方法。

“你们竟然如此没用。”凤云渺毫不客气地鄙夷了一句,“抓人不成反被抓,看给你们能耐的。”

“我们也没有料到会是这样的局面。”史曜乾的脸色自然不好看,“早知道就我们来抓皇帝,你去抓皇后。”

“依我看,让你们抓谁你们都抓不成。”凤云渺冷笑一声,“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皇后的武功,也就比朕差一点点。”被架着脖子的半宸气定神闲道,“小看皇后的人,下场通常都会很惨。”

史曜乾无言。

之前见识过赵丹儿的功夫,徒手接白刃,那时只觉得这女子就是力气大,有胆量。

今日再交手,才知道这女子少说也练了十几年的功夫,一点儿都不可小看。

赵丹儿的身手,只比半宸差一些。

难怪……

史曜乾叹了一口气。

他跟大哥联手才能打得过凤云渺,凤云渺抓半宸也得费点功夫。

大哥的武功还不比他好。

在他们这五个人当中,大哥竟然垫底了。

若是按照武艺排顺序,凤云渺为首,半宸居第二,他对上赵丹儿可不一定输,大哥却是输定了。

大哥心中必定很难过吧。

史曜连的心中着实很难过。

出门在外,他自诩高手,今日却小看了一个女子,被对方如此压制。

他曾经小看过颜天真,所导致的结果就是被摆了一道,被吊起来打。

今日小看了赵丹儿,所导致的结果就是被对方一个抬腿劈得站不稳,以至于此刻被人用剑架住了脖子,任人宰割。

为何他碰上的女人都是这么可怕。

一个两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想抓本宫是不是?哪那么容易给你抓到。”赵丹儿猖狂一笑,转头望向凤云渺,“立即放了陛下,否则本宫就将你们的同伙就地正法!”

“不放。”凤云渺慢条斯理道,“皇后娘娘想要把他就地正法,那就随你。”

史曜连的死活,他一点都不关心。

决不能因为史曜连毁坏了计划。

凤云渺的话一出,史曜乾当即道:“你不能这样!咱们之前可是说好了一起行动,如今大哥被抓,你就如此冷漠?你可知,那只蚕就是大哥忍痛割爱的?我知道我在你面前说不上话,那只蚕的恩情,你是不是应该记一记?”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自然不能指名道姓。

凤云渺自然能理解史曜乾的意思。

其余人听得自然是一头雾水。

谁也不知道,‘那只蚕’是什么意思。

“原来是他忍痛割爱啊,这么看来是应该记一记他的人情。”凤云渺轻描淡写道,“你看这样如何,你既然如此关心他,不如就用你自己去换他?跟皇后娘娘说说能不能换个人质。他若是能被换出来,我可以确保他的安危。”

比起史曜连,他更加讨厌史曜乾。

换人质这个主意,很是不错。

史曜乾怔了怔,随即道:“也可。”

凤云渺道:“那就去吧。”

“你住口!”被束缚着的史曜连大喝一声,“用不着你出这样的馊主意!你不救拉倒,老子又不求你。”

“这么硬气?那就不关我事了。”凤云渺挑了挑眉,搭在半宸脖子上的那把剑没有挪开一分,“我要紫苏果,干脆点,给不给?”

说着,又转头望向赵丹儿,“你觉得,你们陛下的性命值钱,还是紫苏果值钱?你们若是不交出紫苏果,我绝不会放过东陵皇,至于你手上的那位人质,他自己也说了不用我救,那么你想如何都好。”

“你……”赵丹儿的眼角跳了跳,“即使是强盗劫匪,也总该讲点义气吧?你们是一起行动的人,这点义气都不讲,本宫若是真的杀他,你就不难过?”

“不难过啊。”凤云渺毫不在意,“有什么可难过的。我要紫苏果,是为了救我夫人,夫人的性命自然是比合作伙伴值钱多了,死一百个同伙,也比不上一个夫人。”

赵丹儿啐了一口,“重色轻友。”

“我是这种人。”凤云渺大方承认,“不仅重色轻友,而且心胸狭隘、自私自利、卑鄙阴险、不讲义气,千万不要与我说什么仁义道德,我只要我的女人安好,其他人死就死呗。”

赵丹儿:“……”

“我不想再与你们多费口舌,一句话,给还是不给?”凤云渺说话间,锋利的刀锋已经划破了半宸脖颈的肌肤,顿时就有鲜血溢了出来。

“住手!”赵丹儿低喝一声,“你若是敢动陛下,本宫马上将你的同伙砍死!”

“我已经动了。”凤云渺冷眼看她,“你要砍就砍,哪来那么多废话?”

“好啊。”赵丹儿冷笑一声,转身抽过身后侍卫剑鞘中的剑,就要对着史曜连砍下去。

“住手!”史曜乾出声阻止,“皇后娘娘且慢,我再与我这位同伙商量商量。”

赵丹儿动作一顿,冷眼看他。

史曜乾走到凤云渺身后,冲他低语道:“不要逼我将你的身份喊出来,你的身份一旦暴露,你们两国之间,可能就要引起战火,再也不能和平共处。”

东陵与南旭,本是友国。

若是南旭国太子挟持东陵国君主,这友盟之约也就破了。

他知道今日是拿到紫苏果的好机会。

可他绝不能舍下他的兄长。

他只能说服凤云渺放过东陵皇,紫苏果……还会有机会。

凤云渺若是执意不放,以赵丹儿的脾性,真的会杀了他的兄长。

“你想威胁我?”凤云渺注视着史曜乾,目光寒凉,“错过了今日这个机会,我可就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盼来一个好机会,我为了救她,会不惜一切代价,你哥哥对我而言有什么用?为了救他放弃这个大好机会,你当我是善男信女?滚。”

“看来你是铁了心的要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了。”史曜乾目光阴沉,“那可就别怪我了,我兄长若死了,我也要你这辈子都不好过。”

话音落下,他转头望着赵丹儿,“皇后娘娘,你听好了,我身旁的这位,他的真实身份……”

赵丹儿听到这,连忙追问:“他什么身份?快说。”

听对方的意思,那挟持半宸的家伙应该是个人物。

难不成,是其他大国的什么人?

若是能知道他的身份,一定要他好看。

史曜乾并未马上说出来,转头看凤云渺,“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要不要用东陵皇换我大哥回来?”

“不换。”凤云渺依旧不改主意,“我决定了的事,没有人可以更改。你想说,你就大声说出来。”

凤云渺说到此处,语气变得更加清凉,“你以为我会担心两国之间引起战火?你只要敢说,我拼了命也会把今日在场的人全屠杀殆尽,死人是不会泄露秘密的。”

史曜乾脸色微微一变。

凤云渺的声音再次响起,“你身受内伤,你觉得你会是我的对手?我一只手就能掐死你;东陵皇此刻就在我手上,任我宰割;赵皇后跟我单打独斗,也绝对胜不过我;更别说你那个废物大哥,在场没有一个人是我的对手,我为何就不能把你们全杀光?”

话音落下,他发出一阵低低的笑声,仿如地狱修罗般阴凉残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