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你想耍赖!(一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一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

史曜乾此刻也并不敢怀疑他这话里的真实性。

凤云渺丝毫不惧怕他的威胁,或者应该说是有恃无恐。

此刻的凤云渺,的确可以轻松地解决半宸,而深受重伤的自己在他的攻击下也扛不住两招,接下来的赵丹儿或是史曜连,对上他也并无胜算,更何况史曜连也被赵丹儿打伤了。

凤云渺只要肯拼命,就不愁解决不了他们这几人。

剩下的那些虾兵蟹将,他带来的两个死士也足够抵挡了。

史曜乾想到这儿,有些咬牙切齿。

若是他没有受这么重的内伤,事情也就不会发展到现在这样的地步。

可偏偏眼下的情形就是对自己这一边十分不利,与凤云渺叫板,显然也不是明智之举。

眼下唯一可行的方法就是说服东陵国的帝后,交出紫苏果。

“东陵皇,你也看见他的态度了,他连同伙的性命都可以不顾,可见他对紫苏果势在必得,他根本不愿意拿你去交换同伙,如今对他来说,最重要的就是紫苏果,你何不拿出来?否则只怕他发起疯来谁都拦不住。”

史曜乾终究还是决定不说出凤云渺的身份。

他当真不想和凤云渺鱼死网破。

“好了,你们不就是想要紫苏果?放了陛下,本宫给你们!”赵丹儿冷哼了一声,望向凤云渺的方向,“等本宫回去拿来,你们就在此地等着,不可动陛下一根汗毛。”

“皇后娘娘如此识时务,很好。”凤云渺淡淡道,“那就请皇后娘娘去将紫苏果取来,可别趁机带帮手过来,否则我不敢保证,会不会在东陵皇脸上划几道口子,哦对了,皇后娘娘也别想着拿假东西忽悠我,我晓得该如何分辨真假。”

“呵,你们为了拿到这东西,果然是下了不少功夫。”赵丹儿冷笑一声,视线一转落在半宸身上,神色多了一丝无奈,“陛下,你将钥匙给我吧。”

她始终还是关心着半宸的安危的。

原以为抓住了一个人质,可以用来要挟对方,可对方竟然如此不讲义气,她断然不能再这么僵持下去。

只能妥协。

皇帝的性命安危,比起皇室秘药而言,自然是更有价值。

望着赵丹儿忧心忡忡的模样,半宸叹息了一声,将手伸入了衣袖的口袋中。

在众人的注视之下,摸出了一把银质钥匙,丢向了赵丹儿。

赵丹儿接过了他扔来的钥匙,迅速到了一匹马身旁,一个利落的翻身上马,驾驶着马疾驰离去。

剩下的侍卫们依旧在看管着史曜连,两把冰冷的利刃就那么架在他脖子上,让他动弹不得。

他望着赵丹儿策马离去的身影,目光之中浮现懊恼之色。

他总是栽在女子手上。

以后可再也不能随意小看女子了。

……

赵丹儿一路上马不停蹄,驾驶着马匹进了皇宫,到了半宸的寝宫外才停了下来。

而这个时刻,颜天真刚好也在来的路上,远远地便看见一道金灿灿的身影策马疾驰,直奔半宸寝宫。

除了帝后之外,还有谁敢穿那么金光闪闪的衣服?

那人翻身下马的那一刻,她便可以确定那就是赵丹儿。

她这个时辰急急忙忙地回宫,莫非是云渺的计划成功了?

应该是。

帝后出城烧香祭祖,赵丹儿却这么焦灼地回来,再加上她狂奔进半宸寝宫,这就不难猜出,半宸落在凤云渺的手上。

云渺必定是拿半宸的性命作为要挟,来要求赵丹儿交出紫苏果。

赵丹儿不得不妥协。

既然事情发展到了这个地步,那她也不必要在这宫里东翻西翻,等着云渺的好消息就是了。

想到这儿,颜天真便站着不动,目光停留在半宸的寝宫外。

赵丹儿进去了没多久,很快便出来了,又一个翻身回到了马背上,调转马头离开。

颜天真望着她离开的方向,果然是朝着宫外去。

紫苏果,她等着。

……

帝都外的一片空地上,凤云渺等人依旧在僵持着。

“朕站着觉得有点累了。”半宸道,“朕想坐下来。”

话说到这,瞥了一眼坐在树旁的史曜连,“那家伙都可以舒坦地坐在树下,凭什么朕就得站着。”

“怎么着?你是皇帝还觉得自己了不起了。”史曜连冷哼一声,“你搞清楚,现在你我二人都是人质,哪有人质还分高低贵贱的?我坐着怎么就妨碍你了?你是皇帝又如何?还不是被人拿刀架在脖子上。”

史曜连此一出,得到的回应便是半宸的一记眼刀。

“你竟对朕如此无礼。方才你的同伙已经说过了,他不在乎你的死活,他想要的只是一个紫苏果而已,既然如此,朕现在就命令侍卫割了你的舌头,看你还如何口没遮拦。”

半宸放出这样的话,史曜连唇角的那一抹冷笑自然就凝固了。

身为君王,有着卓越的地位,这也难怪在成为人质的同时,还能如此嚣张地发号施令。

这种地位的悬殊,让史曜连的心情十分不爽。

他是民,他没有任何权利,他在遇到困难之时,在乎他死活的也就只有他弟弟。

除了史曜乾之外,这世上大概真的没有人关心他。

属下对他是敬畏,并不能说有多么死心塌地。

而半宸和凤云渺不同。

他们无论处于何种境地,都能昂首挺胸,收不住傲气,他们站在权力的顶端,他们的身份可让无数人听从他们,他们的死活被无数人所在意,他们落难,多的是人关心他们的安危,他们身边多得是可以支持的力量。

他才明白,权力是何等重要。

偏偏他就不是出生在权贵之家,没有机会体验这种感觉。

君贵民轻。

他沦为人质,他的生死,被凤云渺和赵丹儿当玩笑一样地议论着,似乎他的命就是如此轻贱,死了就死了。

同样作为人质,半宸高贵得多,凤云渺下手都要有几分忌惮。

这一刻他十分不满意自己的出生。

他的身世,真是平凡啊。

他忽然想要摆脱这种平凡。

若是今日可以逃过一劫,他要有一个新的追求了。

蓦地察觉到眼前有银光一闪,他抬头就看见一名侍卫站在他的身前,手中剑在日光照耀之下泛着银色流光。

这侍卫正是准备听从半宸命令来割他舌头的。

“住手!”

空气中响起史曜乾的一声低喝,“东陵皇,你虽然贵为九五之尊,可你如今作为人质,哪还能如此嚣张?你有什么权利发落另一个人质?你若叫人在他身上留下伤口,我必奉还!”

“皇后已经去拿你们想要的东西了,你们想要得手,自然就不能把朕怎么样,朕这个人质已经当不了太久,对面那厮,恐怕没这么容易解脱。他惹朕不高兴,朕处置他又怎么了?”

“我就偏不让你处置,作为人质还是不要太嚣张的好,惹怒了我,我可不管你是不是皇帝。”

凤云渺听着二人的争执,压根就懒得插话。

他不想再跟这几人浪费时间浪费口舌,拿到紫苏果之后,他便迅速撤离。

对面还有约莫二十名侍卫,以及史家兄弟带领的几名杀手,虽说都是些虾兵蟹将,解决起来也不是一时半刻就能解决掉的,何必没事找事。

忽听不远处响起了马蹄声,凤云渺转头看了一眼,正是赵丹儿策马奔来。

这个赵丹儿,办起事来还真是挺干脆利落。

“吁——”

赵丹儿的马匹在一丈之外停下,她手持一个小小的锦盒缓缓走来。

“你要的紫苏果。”

赵丹儿说着,当着凤云渺的面将盒子打开,让他能够看清盒子里的东西。

“紫苏果,呈紫色,葡萄般大小,特点是圆润坚硬,含在口中好片刻才能化。”赵丹儿道,“本宫敢拿东陵国的运势起誓,这颗紫苏果绝对货真价实,绝无虚假。”

“皇后娘娘果然是言而有信之人。”

“你现在立即就放了陛下。”赵丹儿说着,将手中的盒子盖上,拢在手掌心,“咱们一手交人,一手交货,本宫数到三,一起放手,哪一方若是不松手,就天打五雷轰。”

“我十分赞同皇后娘娘想出的这个主意。”凤云渺说着,一手扣上了半宸的肩膀,手指依旧抵在半宸的喉管处,避免半宸挣脱开。

半宸被这样钳制着,自然是不能够轻举妄动。

“你数。”凤云渺道,“等你数完,同时松手。”

“好。”赵丹儿应着,便开始数数,“一、二、三!”

话音落下,两人果真都十分守信地松开了手。

赵丹儿将紫苏果朝着凤云渺抛了过去。

凤云渺松手之后,将半宸往赵丹儿的方向狠狠推了过去,同一时,迅速出手夺过那半空中飞来的锦盒。

可就在同一时刻,身旁站着的史曜乾身影一闪,到了几尺开外,朝着半宸的后脑勺撒了一把粉末。

半宸自然察觉到有轻飘飘的物体落在自己的后脑,顿时火了。

这帮小人又在他背后搞什么动作?

“你干什么?!”赵丹儿朝着史曜乾的方向呵斥一声,“你刚才朝着陛下撒出的东西是什么?”

半宸已经回到她的身旁,伸手便抚向自己的后脑,拿到眼前一看——

不知名的白色粉末,也不知是什么东西。

但很快,他就意识到了自己的手掌心有些发痒。

不仅如此,头皮也开始一阵阵地麻痒。

“陛下不必担心,我下的这个可不是毒药,只是会让你的头部奇痒无比,你最好不要用手触摸这粉末,否则连手心也会一起发痒呢。”

史曜乾说到这儿,略一停顿,又道:“哦对了,十二个时辰之内若是不服用解药,你这一头乌发便会一撮一撮地脱落,直到变得光秃秃为止。”

史曜乾的话音落下,对面的帝后齐齐脸色一变,大骂出声——

“混账东西!”

“找死是不是?”

身为一国之君,顶着一头光秃秃的脑袋出门,何其滑稽可笑?

凤云渺望着这样的一幕,面无表情,“你们的恩怨你们慢慢解决,我就不奉陪了。”

话音落下,朝着身后的龙攻龙受道:“撤!”

留下史家兄弟那两人跟这对帝后慢慢玩。

他要回去找他的天真了。

凤云渺三人的身影迅速离开,而半宸这个时候也无暇去顾及他们。

他的目光紧紧锁定在史曜乾身上,眸底的怒气显而易见,周遭的气压令人不寒而栗。

可面对他这样的怒气,史曜乾依然不急不躁,“东陵皇,怒上心头只会导致你头发掉得更快,我劝你最好还是冷静一些,好好考虑着是不是该放了你手上的人质。”

刚才凤云渺将半宸推出去的那一刻,他急中生智,想起了身上还带着痒粉。

可惜痒粉的数量不多,用来对付一个人足矣,对付多人就实在不够用了,他在打斗期间不使用,自然是因为不想浪费。

总不能把这东西用在那些虾兵蟹将身上。

用在大人物身上,才能发挥它应有的价值。

半宸那会儿刚好就背对着他,很适合他下手,若是面对面,他倒还真没有信心使用。

只要是功夫比他高强的人,在警惕心足够高的情况下,都能够躲避开。

谁让半宸被凤云渺推出去的那一刻,警惕心不够高呢?他是觉得自己那一瞬间脱离了险境,也就没有想到背后还会有人袭击。

“真是够阴险的,本宫还是小看了你们。”赵丹儿冷笑了一声,当机立断,“一手交人,一手交解药,就像刚才那样,本宫数到三,一起出手。”

对于赵丹儿作出的决定,半宸并未反对。

他受不到这种痒痒感,更加不愿意自己顶着一头秃瓢去见人。

“好,解药在这儿。”史曜乾从袖中掏出了一个瓶子,道,“请皇后娘娘开始数数吧。”

赵丹儿将史曜连提在手中,出声道:“一、二、三!”

二人齐齐做出要放手的动作,然而赵丹儿在松开手的那一刻,又立即将史曜连的衣领抓回到了手中。

史曜乾作势要扔瓶子,也只不过是一个假动作。

这一回,二人竟然是一起耍赖了。

“皇后娘娘,你想耍赖。”

“你才耍赖!”

“你先耍赖。”史曜乾悠悠道,“之前用紫苏果换陛下,您没有耍赖,是因为您觉得陛下的性命至关重要,不敢冒险。这一次您却想耍赖,是觉得陛下的头发不重要吗?”

史曜乾说到这儿,朗声一笑,“看来皇后娘娘十分乐意看见东陵皇秃头。”

“丹儿。”半宸出声道,“朕的头真的很痒,你别跟他们耍来了,这家伙贱命一条,比不上朕这一头青丝!”

赵丹儿磨了磨牙,“知道了,我不会再耍赖,再来一次,一、二、三!”

赵丹儿这一次倒是真的没有耍赖,十分干脆果断地将手中的史曜连推了出去!

史曜乾也将手中的瓶子丢了出去,同一时,伸手接过了史曜连的身躯。

“哥,快走!”

史曜乾说着,拖拽着史曜连便开始狂奔。

同一时,赵丹儿也打开了史曜乾丢过来的解药瓶子,往里一看,顿时火冒三丈。

空的!

说好的不耍赖,竟拿了个空瓶子过来!

“岂有此理,竟敢戏耍本宫!”赵丹儿朝着着周遭的侍卫低喝一声,“去给本宫把那几个无耻狂徒抓起来,就地正法!”

她一声令下,周围的侍卫们齐齐冲出。

然而,史家兄弟即便是在受伤的情况下,逃离的速度也是他们追赶不上的。

更何况,所带领的杀手还剩下几人在二人身后帮着掩护,与冲上前来的侍卫们打斗片刻,成功为二人争取了逃亡的时间。

“原来你身上还带着痒粉。”史曜连道,“若不是有这个东西,或许你没那么容易救下我。”

“只剩下最后一点了,都拿来对付那皇帝。”史曜乾笑出了声,“我扔给他们的瓶子,就是痒粉用完后的空瓶,痒粉哪有什么解药,泡一个时辰的冷水就解决了,也不至于脱发,只是奇痒无比罢了,他们可真傻。”

------题外话------



二更八点后来看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