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好消息和坏消息(二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总笑旁人傻,我看你也挺傻的。”史曜连道,“你今日的行动,不也还是为了颜天真?你明知她的心不在你这儿,还总是为了她忙前忙后,你做的这些事,她可会记在心里?”

说到这儿,他冷哼了一声,“来时看见凤云渺,我就已经提醒过你了,他既然亲自出马了,我们就不必再行动,可你还是执意要行动,结果呢?我险些就因此丧命。”

“让你身陷危险之中,是我的不对。若是你今日出了个什么闪失……”

“自责的话就不必多说了,我不想听。我只是想要提醒你,颜天真不会记着你的好,等她解除了紫月魔兰的毒性之后,便会跟凤云渺双宿双飞,她哪还会去想你为她做过什么,你趁早死心了吧。”

“类似这样的话,你已经提醒过我许多次了,犯不着再反复强调。”对于史曜连的数落,史曜乾似乎很不在意,“既然已经决定要救她,自然就不能放弃,她也早告诉过我,她与我没有缘分,但……我依然不能弃她的性命安危不顾。”

“你就是鬼迷心窍了。”

“那你就这么认为罢。”

“……”

……

瑶华宫内,颜天真坐在梨花树下的藤椅上闭目养神。

如今,就等着云渺带回消息了。

耳畔忽有急促的脚步声响起,颜天真循声望去,是一名宫女急匆匆地跑来。

“仙妃娘娘,大事不好了!”那宫女脸色焦灼,“陛下与皇后娘娘去上香祭祖的途中遇到了袭击……”

“怎么会这样?那他们二人可有受伤?”

“受伤倒是没有,只不过陛下觉得头部奇痒难忍,正喊御医前去诊断,娘娘您是不是该去探望探望?”

“自然应该去探望。”颜天真说着,站起了身,“本宫现在就去。”

头部奇痒难忍……莫非是半宸被云渺下了什么药?

云渺应该是安全脱身了,紫苏果想必也已经到手了。

半宸那边,自然是应该去慰问慰问。

颜天真一路去往半宸所在的寝宫,还没踏进门槛,便看见里头人头攒动,半宸的床榻前围了一群太医,扎堆在一起议论着。

“这药粉一旦沾到就奇痒无比,这就不太好琢磨了。”

“陛下,不如试着去洗洗头,试试看能否把头皮上的药粉都洗下来。”

太医们商量着,连忙吩咐宫女去打水。

宫女打来了温水到床沿边,半宸便一头扎了进去。

下一刻,又“哗”的一声,从水盆子里抬起了头。

“洗头有什么用!朕只觉得头更痒了!”半宸此刻十分狂躁,“你们若是不能给朕解决这个问题,朕要你们好看。”

众人面面相觑,神色无奈。

“陛下,不如试着用上洗发膏,没准就能洗得下来。”颜天真给出了意见,“或许这药粉粘性太强,咱们平时洗浴用的东西具有清洁作用,而且,无论是痒还是痛,用热水都是不明智的做法,冷水能镇痛,没准也能止痒?”

颜天真给出这样的一个提议,靠的的确是猜测。

在肌肤感到痛痒之时,冰冷的水可以起到一定麻痹作用。

“仙妃娘娘此法可试试。”有太医附和道,“头为诸阳之会,不宜常用冷水刺激,久则伤阳,百病丛生。尤其现在还是冬季,因此,臣等并没有想到让陛下用冷水洗,但是如今已经没有其他办法,陛下可否试试?只洗这么一次,应该不碍事。”

“也罢,那朕就试试。”半宸面无表情道,“顶多也就是找个凉了,总比现在这样奇痒难忍好,来人,给朕打一盆冷水来,不要加一点儿温。”

宫人退了下去,又打了一盆冷水上来。

半宸再一次将头埋进了水里。

这一次他并没有再叫嚷着痒,而是泡在水盆里不愿意出来了。

很显然,泡在冷水中真的可止痒。

半宸就那么趴在床沿边上,泡上了好片刻。

“陛下,若是觉得不痒了,就赶紧抬头,这样的天气可不能贪凉。”有御医提醒道。

半宸就像没听见似的,依旧将头发全部泡在冷水中,连带着整个头也埋进去半个。

又是好一会儿时间过去,他才抬起了头,道了一声——

“舒坦。”

话说到这,瞥了一眼不远处的颜天真,“你总算是帮了朕一个忙。”

颜天真听着这样的一声夸奖,面上端起笑容,“能帮到陛下,我自然是很高兴,陛下现在可还觉得头痒?”

“还有点儿,但比之前好太多了,看来还得再泡上一会儿才行。”

半宸说到这儿,冲着颜天真挑起一个笑容,“想不到你随随便便想出来的法子还真管用,你刚才提议用洗头膏洗去头皮上的药粉,配合凉水,效果说不定更好。朕这么趴着,实在是觉得累,这样吧,朕去藤椅上躺着,你来帮朕洗。”

颜天真:“……”

她这心里自然是不愿意的。

除了凤云渺之外,她可从没帮其他男子洗过头发。

半宸显然是觉得她帮上忙了,这才大发慈悲,‘恩赏’她伺候他一回。

在皇宫里,能伺候他可不就等于是一种恩赏吗。

可她并不想伺候他,但她又不能说‘不’。

那就让他自己收回成命吧。

她正好也掌握了他的弱点。

“我来帮陛下洗头?好啊!”颜天真脸上绽放出一抹灿烂的笑容,笑得跟朵花似的,搓了搓手,“多谢陛下抬举,臣妾马上来。”

说着,便挽起了衣袖,唇角勾起了一抹自认为十分邪恶的笑意。

能多邪恶就多邪恶。

果不其然,半宸一看到她这模样,眼角似乎抽搐了一下,改口道:“罢了,朕才想起来,你从来都没有帮朕洗过头,你这按摩力度的掌握,肯定是比不上宫里的嬷嬷,还是请个按摩手法厉害的嬷嬷过来。”

“陛下是不相信臣妾吗?”颜天真撇了撇嘴,“臣妾可以学!嬷嬷能做到的,臣妾也能做到。”

“朕说不用就不用。”半宸似乎打定了主意,不让颜天真服侍自己,“你退下罢。”

颜天真面上流露出失望之色,“那就祝愿陛下快些摆脱头痒的烦恼。”

话音落下,便垂着头离开了。

无人看见她转身之际,唇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意。

死断袖,想让姑奶奶我给你洗头。

想得到美。

颜天真踏出半宸的寝宫,就遇上了赵丹儿。

赵丹儿已经褪去了那身金灿灿的凤服,改为穿上一件牡丹红袖金边的宫装。

“见过皇后娘娘。”颜天真冲她施了一礼。

“妹妹不必多礼,陛下怎么样了?”

“陛下现在没有什么大碍了,我听闻你们在途中遭遇了歹人袭击,心中焦灼着呢。”

“妹妹不必担心,我们没有受什么伤。”赵丹儿道,“陛下只是被对方给撒了一把药粉在脑门上,之后就感觉头部奇痒难耐,一路都在难受。”

“陛下正在用冷水泡头,用于缓解,这个方法似乎很有用,皇后娘娘就不必担心了。”颜天真说着,面上浮现一抹愤懑之色,“如今这刺客可真是越来越猖獗了,朗朗乾坤之下,竟敢行刺帝后。”

“今日袭击我们的,不是刺客。要真是刺客,我与陛下恐怕就不能安然无恙地回来了。”

“不是刺客?”颜天真面上浮现诧异之色。

“应该说是强盗才对,他们是来打劫的,不是来取我们性命的。”赵丹儿说到这,冷哼一声,“一群狡猾无耻之徒,不能将他们捉回来,真是遗憾。”

“他们想打劫什么?莫非是像陛下与娘娘提出了什么过分的要求?”颜天真表现得极为好奇。

“打劫东陵国皇室的宝贝,具体原因本宫也就不跟你说明了,反正被他们得手了去,不过……”赵丹儿说到这儿,笑了一声,“被他们拿去又能如何,他们也不会有机会用上,他们敢这样对待陛下,本宫也要气死他们才好。”

赵丹儿的这句话说出来,让颜天真心中微微惊诧。

赵丹儿这话的意思是——

东西是真的,但抢走东西的人没机会用。

这是为何……

颜天真心中有谜团,却也不好再继续追问下去。

好奇也得适可而止,若是好奇心表现得太重,也容易引起对方的怀疑。

“好了仙妃妹妹,本宫不跟你说了,本宫要进去看看陛下了。”赵丹儿说着,拍了拍颜天真的肩膀,“改天得空了再跟你唠嗑唠嗑。”

赵丹儿越过颜天真走了。

颜天真却还在思考着赵丹儿说的那番话。

究竟……什么意思。

莫非有诈?

她得赶紧去见一见凤云渺。

颜天真想起凤云渺之前给自己留着人皮面具,便一路回到了寝宫,准备顶着他人的面孔去跟他见面。

然,才踏进了寝宫的门槛,便察觉到身后有人靠近,迅速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颜天真回头一看,对上一张十分陌生的脸孔。

但是那人的目光却很熟悉。

气息,也很熟悉。

颜天真扫了一眼四周,此刻无人经过,便朝着来人道:“进来。”

将那人领着进了寝殿,到桌旁坐下。

“你这又是扮的哪个人?”颜天真望着眼前那身着太监服饰的男子,手中竟还提着一个食盒,挑眉问道,“这里面又是装的什么东西?”

“这人是御膳房的,方才与他擦肩而过,就记住了他的样子,顶着他的脸孔大摇大摆地进来,说是来给你送点心,自然就没人阻拦。”

凤云渺说着,将食盒搁在了桌上,拿下了最顶上的两层,道:“你看。”

颜天真望向食盒中央,躺着一个小小的锦盒。

“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凤云渺道,“你想要先听哪一个?”

“好消息。”颜天真说着,伸手拿过了那个锦盒。

“好消息是,咱们心心念念的紫苏果拿到了。”

“坏消息呢?”

“盒子打不开。”

“……”

颜天真没能掰开手中的锦盒,便将那盒子拿到眼前仔细观察。

盒子的最底下,刻着繁琐又古老的图纹,用缝隙切割成了九宫格,而九宫格之内,是许多可以移动的小方块,圆的方的三角的,什么奇形古怪的形状都有。

这他大爷的是个密码盒啊……

之前她也送过宁子初一个密码盒,盒底是可挪动的珠子,将珠子各自归位到正确的地方,便可以打开。

此刻她手上的这个盒子,设计显然更加丧心病狂。

九宫格,每一个格子里那么多乱七八糟的图案。

更令人抓狂的是,整个盒子也就巴掌大小,可想而知,九宫格之内的拼图究竟有多小。

颜天真拿得更近了些,仔细看了一会儿,也没能看清晰上面的图案。

其实这上头的图案纹路十分精致,但是——太小了!

“多看一会儿,眼睛都要瞎了,这东西得拿放大镜来破解罢?”

“我可真是没有料到赵丹儿会留了这么一手。”凤云渺道,“我试过许多种方法,用刀劈,用火烧,可就是无法打开,这盒子所用的是玄铁材质,和当初你送给宁子初的盒子一样,是无法用蛮力打开的。”

赵丹儿拿这东西跟他交换半宸时,当着他的面打开了,并且拿东陵国的运势来发誓,这是货真价实的紫苏果。

给他看过之后,她就将盒子盖上了。

应该就是在那一瞬间,她将盒子底下的图案打乱,这么一来,就需要破解。

好个赵皇后。

任谁也不会想到,装紫苏果的盒子看起来会有如此大的玄机。

单从外表上看,这盒子并没有什么奇特之处。

因为机关是长在底部的,赵丹儿拿在手上,底部对着掌心,他根本就看不到这盒子上设有机关。

他拿到东西的那一刻,便撤退了,回宫之后才发现这盒子无法打开。

上面的图案实在是太小了,若是不借助工具,想要破解实在太难。

“唉,这些小方块比我的小指甲盖还小,什么图案压根看不清,我真的很需要一个放大镜。”

但是在这个时代,根本不存在高倍数的放大镜。

琉璃都不常见。

更何况具备放大功能的玻璃。

“是我大意了。”凤云渺道,“我亲眼看见了紫苏果,亲眼看着赵丹儿扔了过来,接过之后竟然就没有多想。”

“这事可不能怪你,换做是我,也不会想这么多。”

这么小的盒子还要搞这样一个机关,简直是鬼斧神工。

“不对,或许不是赵丹儿将图案打乱的,而是我自己把图案打乱的。”凤云渺拿过了颜天真手上的盒子,试着摇晃了几下,便发现九宫格里的图案随着剧烈晃动会挪动位置。

赵丹儿是解密过后,才拿给他看的。

她往半空中那么一抛,他稳稳地接住,那一瞬间还不一定会打乱图案,可之后在他撤离的过程中,盒子在衣袖里随着他的奔跑晃动,能不打乱就怪了。

“你想说,剧烈晃动会改变方块的位置。”颜天真单手托腮,有些无奈,“就算这里面没有紫苏果,这个盒子的价值也绝对不低了。”

“这世上不缺能工巧匠,明日我去黑市走一遭,看看是否有人能破解。”凤云渺说到这儿,略一停顿,又道,“或者去问问有没有你说的……放大镜?”

“对,一定记得要问。”颜天真道,“这就是一个十分缩小版的复杂拼图,肉眼无法辨识准确图案,我们必须要借助这个工具,这种工具一定存在,否则当初这个拼图又是怎么做的?”

“好,我一定会记得问。”凤云渺说着,将锦盒。收进了衣袖中,“今夜,我要探一探皇后寝宫,没准能找着你说的放大镜?”

……

“陛下,你这头还痒不痒?”

“不了。”

半宸泡了半个时辰的冷水头,只觉得头皮一阵清爽,再也没有一丝痒感。

“那几个混账东西的目的是紫苏果,虽然被他们拿去了,但他们绝对无法破解盒子的奥秘。”赵丹儿轻描淡写道,“陛下你说,他们会不会再一次找上门来?”

“最好是找上门来。”半宸冷笑,“朕要亲自逮住那人,打断他的腿。”

------题外话------



让大家久等了,看在我更新不算少的份上,原谅我迟更—_—||

赵丹儿:本宫的智商一直很高

云渺:居然还有这种操作?欺负我单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