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故人相见(一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们拿紫苏果是为了救人,他们打不开,就一定不会死心。这几人一开始是混在侍卫堆里,这就说明他们原先就在宫里了,否则也就混不进来。”半宸道,“等着吧,他们一定会再出现……阿嚏!”

正说着,就打了一个喷嚏。

洗了半个时辰的冷水头,果然是受凉了。

“陛下泡了那么久的冷水,大概是着凉了。我立即吩咐御膳房去熬姜茶,暖身驱寒。”

“有劳皇后了。”半宸悠悠道,“今日真是又一次见识了你的机灵。”

“陛下过奖。”赵丹儿莞尔一笑,“陛下可别因为我的机灵喜欢上我。”

“朕不喜欢女人。”半宸轻拍了一下她的肩头,“朕拿你当姐妹看待。”

“是兄弟。”赵丹儿纠正道,“我不喜欢做女人,前天夜里做梦,还梦到自己变成男儿身。”

说到这儿,叹了一口气,“若是我变成男儿身就好了,仙妃妹妹闺阁寂寞,我还可以去慰藉慰藉。”

“……”

……

是夜。

凤栖宫内,灯火通明。朦胧月辉洒在宫殿的琉璃瓦顶之上。

一道修长瘦削的黑色身形行走在屋瓦之上,若猫一般悄然,又如同鬼魅般迅速。

到了屋檐边,他垂眸看着守在门口两侧的侍卫,白皙的手握拳伸出,松开之际,细微的粉末物体散落而下——

若雕塑一般的高大侍卫轰然倒地。

黑影从宫殿的屋顶之上一跃而下,落地悄无声息,从怀中掏出了早已准备好的迷烟竹管,探入窗户纸里,随后将蒙面的黑巾摘了下来,露出一张平凡无奇的面庞。

人皮面具再加一条蒙面巾,双重保障。

他将唇抵在管上轻轻一吹,随后将竹管收了回来,黑巾遮回了面上,这才轻轻打开房门迈步而入。

凤云渺原本以为赵丹儿会在这里头休息,哪知道进来之后,空无一人。

刚才的迷魂香算是白用了。

都这个时辰了,赵丹儿不睡觉还能去哪儿?

罢了,这个时候她不在,就先将她这卧室翻上一翻,若是她忽然回来,再躲藏也不迟。

凤云渺这么想着,便开始行动。

用敏捷的行动,将衣柜抽屉箱子全都翻上了一遍,最后挪到了床榻边上,开始翻枕头被褥。

并无收获。

天真口中的‘放大镜’,也不过就是她的推测,这东西究竟有没有存在赵丹儿的寝宫中,也不能确定。

兴许是藏在机关暗格里?

凤云渺才这么想着,忽然听见屋外响起了脚步声,紧接着传来一声女子的低喝——

“来人!本宫这寝宫里进贼了,给我搜!”

是赵丹儿回来了,她看见晕倒在地的侍卫,自然就起了警惕心。

凤云渺并不多想,一个跳跃,身子从地面上腾空而起,攀上了宽大的房梁,将瘦削的身子紧贴着房梁,隐藏起来。

“吱呀”一声,房门开了。

赵丹儿踏过门槛,扫了一眼自己屋内的情形,一张俏颜顿时阴沉了下来。

这衣柜和抽屉被翻得乱七八糟,来人是想要寻找什么东西?

会是今天夺走紫苏果的那人吗?

她猜到那人应该会回来,要么找她,要么找半宸,从他们二人这里获取破解盒子的方法。

在她这房里乱翻一通,有什么必要?

那盒子又没有钥匙,只能靠着破解图案才能开启。

难道——

那人是想找紫晶琉璃?

赵丹儿目光中划过一丝冷意。

紫晶琉璃,具有放大物体的效果,无论是任何东西,拿紫晶琉璃来看,皆能扩大数十倍。

也就能看清那盒子底下的图案,将图案拼凑完整,打开盒子。

这个东西的存在,鲜为人知。

那个家伙竟然知道这东西的存在,并且试图来偷吗?

想都别想。

忽听房外响起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是大批侍卫涌到了门槛外。

“皇后娘娘,我等来迟了。”

“给本宫搜,这凤栖宫任何一个角落都不能放过,谁要是能搜到这贼人,升职。”

“是!”侍卫们齐声应着,立即分散开了。

凤云渺躲在横梁之上,维持着十分平静的呼吸声。

呼吸不乱,频率不快,赵丹儿也就不会发现他的存在。

这卧房虽大,陈设却不算复杂,能够藏人的地方也没几个,赵丹儿走了一圈之后,没有听见异常的动静,便转身走开了。

很显然,她以为贼人早已不在这里。

赵丹儿虽然离开了,房门却还是大敞着。

“禀告皇后娘娘,并未发现任何可疑人。”

“禀告皇后娘娘,除了您这一间卧房外,其他地方都没有被人翻找过的痕迹。”

“或许那贼人已经离开了?”

赵丹儿听着众侍卫的禀报,慢条斯理道:“不一定是他离开了,或许是你们没本事找到罢了,今夜本宫就睡在偏殿,你们几个就给本宫守夜。”

赵丹儿说着,随意点了几个站在最前头的侍卫,又转身朝着宫女吩咐道:“去把本宫的卧房收一收,乱七八糟的看着就心烦,收拾干净。”

“是。”

赵丹儿离开了正殿,去往偏殿。

今夜的凤栖宫,加强了戒备。

凤云渺躺在横梁上,将外头的一切动静听在耳朵里。

赵丹儿已经起了警惕之心,加强了防范。

今夜必定是不会有什么收获了,还是快些离开要紧。

……

鸾凤国。

摄政王府。

“轰隆——”

原本还是寂静无声的夜里,忽然响起一道惊雷,雷光有一瞬将屋子外头漆黑的夜色照亮,同时也惊醒了书桌边上单手支额浅眠的男子。

“轰隆——”

又是伴随着一道惊雷响起,不多时屋外便想起了淅淅沥沥的雨声,在这样的夜里,显得有些喧吵。

尹默玄望着桌上点燃的烛火,目光有些恍惚。

自从良玉失踪了之后,这王府里寂静得多了,还是她在的时候热闹些。

他与凤云渺也许久没有联络了。

忽听书房外响起了脚步声,随即房门被人敲响了。

“王爷还没睡吧?奴婢炖了燕窝。”

尹默玄道:“进来。”

房门开了,一名眉清目秀的丫鬟端着托盘进来了,托盘中搁置的碗上空还冒着热气。

“王爷吃过之后再睡吧。”

丫鬟说着,将托盘搁到了他的面前。

尹默玄冲她摆了摆手,“下去罢。”

“是。”

丫鬟退了出去,正要关上房门,却听到有急促的脚步声在身后响起,转头一看,来人正是雪枫。

“雪枫姐。”她问候了一声。

“嗯。”雪枫淡淡地回了一声,便越过了她,走向房门之内,还不忘朝她吩咐了一句,“关上门退下吧。”

“是。”她应了一声,伸手拉上了房门。

雪枫听着门外的脚步声走远了,这才走到了书桌前,朝着尹默玄面露喜色,“殿下,有郡主的消息了。”

雪枫不知的是,书房之外,有一道纤细的身影轻手轻脚地靠近,正是刚才那去而复返的丫鬟。

她关上门之后走开了,让雪枫听着她离开的脚步声,之后又马上折返了回来,尽量不发出一点动静。

这么一来,书房内的人自然就不知道她偷听了。

这个时辰已经过了子时了,又是大雨滂沱的,按理说大伙都该休息了,雪枫却还要在这个时辰过来,显然是有什么要紧事,她便想过来听一听。

而她也果然听见了一件要紧事——

“就在一刻钟之前,我接到了黑鹰传信,是南旭太子传过来的密信,信上写着他已经找到了郡主,郡主暂时平安无事,请殿下你不用担心,但是,这件事情不可声张,他让我们还是装作不知情,不可向任何人透露,等他把郡主带回来。”

“当真?”尹默玄神色一喜,“良玉真的还活着,而且平安?”

“当真。”雪枫说着,将手中的信纸递出,“这可真是一个好消息,不过我好奇的是,为何南旭太子不让我们声张,为何不马上将郡主带回来?他在信上并没有说明原因。”

“这封信主要是报平安的。”尹默玄浏览了一遍信上的内容,道,“我许久没有跟他联络了,毕竟我们都不是闲人,除了良玉之外,我们已经没有其他话可谈。不过,凤伶俐和小莹倒是有联络,都是一般的问候和唠嗑,三天之前,小莹还收到了伶俐的书信,说凤云渺在去往东陵国的路上。”

“东陵国?莫非郡主在东陵国?”

“肯定是。”尹默玄的语气十分笃定,“凤云渺没有在信上说出良玉的所在地,也不曾说要什么时候带她来,这就表明他们现在一定走不开,他让我们不能将此事泄露,就是怕被人知道良玉在东陵国,既然如此,你我就守好这个秘密,对任何人都不要提起。”

“是,我明白了。”雪枫点头,面上浮现一抹欣慰的笑意,“郡主没事就好,咱们就等着和她相聚了。”

书房外的人影,将尹默玄与雪枫的一切对话听在耳中。

听过之后,转身悄然离开。

雨声正好掩盖住她慌乱的脚步声,可见她的内心并不平静。

……

一夜过去。

第二日,王府的下人们照常早起做事。

一抹杏黄色的身影倚靠在树边,手中正拆着着一个信封。

有两名路过打扫的丫鬟见此,凑了上去。

“小莹姐,是不是那小将军又给你来信了?”

“小莹姐,你是不是真的挺喜欢他?我总觉得他有点儿太嫩了。”

“嫩怕什么?我看中的就是这少年的单纯,你们不觉得很可爱么?他纯洁得就像一张白纸。”小莹说着,打开了手中的信件,只扫了一眼,唇角的笑意就凝固了。

身旁的丫鬟凑上了前,很不识相地将信上的内容读了出来——

“小莹姐,我最近发现了一种十分好吃的糕点,菊花糕,我很想请你吃,可是你我相距这么远,请不到你,我把做法写给你,你自己试着做来吃。你准备好干菊花、枸杞子、白糖、蜂蜜……”

“无聊。”小莹将手中的信件一拢,阻断了丫鬟的阅读,“这小子,我想跟他好好谈谈人生大事,他给我写什么菜谱……”

犹记得之前和凤伶俐的几次传信,有一回也是让她哭笑不得。

她问凤伶俐,对他而言最重要的是什么,自己在他心中能排上第几位。

凤伶俐的回答是——

义父第一、玲珑第二、义母第三、武功第四、兵法第五、美食第六、朋友第七、小莹姐就排个第七吧。

这么靠后……

小莹正惆怅着,忽听身后响起一声柔和的女子嗓音——

“管家,我想回老家一段时间。”

小莹转过头,望着来人,笑道:“秀珠啊,你是不是想家了?这还没月底呢,要不你等月底领完这个月的工钱再回去。”

对面的清秀丫鬟闻言,摇了摇头,“不行,我奶奶重病了,我得赶紧回去看看她,不能再等了。”

“这样啊,那你还是赶紧回去吧,虽然还没到月底,我也可以提前给你结工钱,你这趟回老家恐怕得花不少钱,我就不扣你工钱了。”

“多谢小莹姐!”

……

一刻钟之后,结了工钱的秀珠离开了摄政王府,走向了街市。

雇佣了一辆马车,将刚结的工钱递给了车夫。

“这些银子,去一趟东陵国够不够?”

“够了够了,还有余呢。姑娘准备什么时候上路?”

“现在就去。”

“好勒,姑娘请上马车。”

秀珠坐上了马车,听着车轱辘滚动的声音,掀开了马车窗帘,看着窗外的景色不断后退。

看着摄政王府离自己的视线越来越远。

默玄哥哥,我服侍了你几个月,终究还是要面临分离。

默玄哥哥,我会还给你一个完完整整的良玉。

……

东陵国。

颜天真一觉睡到日晒三竿,从寝殿中踏出时,一阵清凉之感扑面而来。

皇宫经过昨夜一场雨的冲刷,空气都变得清新了。

颜天真伸了个懒腰,迈出了步子。

不远处的桂树下,三五宫女扎堆,也不知在议论着什么。

皇宫里,最八卦的永远是宫女太监,就连各宫主子的消息来源也都是这群人传出来的。

颜天真走近了些,也就听到了她们说的话。

依稀听到谁死了?

“你们在这议论什么呢。”颜天真出了声,“谁过世了?”

宫女们立即停止了议论,转过身纷纷问候。

“娘娘早。”

“本宫刚才似乎听见你们在说什么新鲜事。”颜天真道,“说来给本宫听听。”

“户部尚书周大人去世了,他原本就年迈,前段时间缠绵病榻,昨天去了。他在朝为官几十载,尽职尽忠,陛下一直都信任这位大人,得知他过世了也十分难过,陛下几日前问过这位大人可有什么心愿,可以允他一个条件,周大人说,他家中有一位独女,想要请陛下照顾……”

“喔,明白了。”颜天真挑了挑眉,“不就是想将女儿送进宫里为妃么?这么一来,周家还是光耀门楣。”

“娘娘,您说对了。陛下是九五之尊,一言九鼎。周小姐今天中午就要被接进宫来了,她的品级……”宫女犹豫了一瞬,道,“恐怕不会比娘娘你低。”

“这样啊。”颜天真笑了笑,“没什么事了,你们忙去吧。”

宫女们原本以为颜天真会失落,却没有料到她一副如此不在意的模样。

对新来的竞争对手,她似乎也不太感兴趣。

这位娘娘,可真是够乐观的。

宫女们散开了之后,颜天真悠悠叹了口气。

又有一个不明真相的可怜姑娘进宫了。

半宸这厮又不喜欢女人,再漂亮的姑娘给他也没用。

颜天真也就只是这么惋惜了一下,并没有再多想。

可等到午间那位周姑娘进宫时,颜天真却发现了一丝不对劲。

“周小姐,这位是仙妃娘娘。”

领路的宫女指着颜天真,朝着身后的白衣美人道。

她们正好与颜天真在御花园中偶遇,周小姐还并没有得到册封,看见颜天真自然要问候。

与颜天真眼神接触的那一刻,她明显愣了。

那目光中一闪而过的惊愕,颜天真并没有错过。

“见过仙妃娘娘。”周小姐在宫女的提示下,福了福身。

“周小姐不必多礼。”

颜天真望着眼前的女子,笑道:“周小姐见到本宫的那一瞬间,似乎愣神了,莫非我们从前见过?”

------题外话------



高能预警:本章两个故人都出现了~

二更八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