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宫外幽会(二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我今日是头一次见到仙妃娘娘,从前不曾见过。”

“那你为何要愣神?”颜天真轻挑眉头,道,“你看到本宫的那一瞬间,神色明显不对劲啊。”

“我只是觉得娘娘有点儿眼熟,娘娘的容貌与鸾凤国第一美人良玉郡主相似。”对面的女子解释着,“一开始还以为见到了那位郡主,后面仔细一看,不是。”

“本宫已经记不清楚,你是第几个说本宫与良玉郡主相似的人。”颜天真道,“总是听人提起这位郡主,还真是想见一见啊,周小姐是见过她真人吗?”

“其实我并没有见过真人,只是在画像上见过。不久前家中附近举办过一场诗画大会,我去看了看,有人画下了良玉郡主。就看过这么一次,我便记住了。”

“原来如此。”颜天真冲她和善地笑了笑,“周小姐叫什么名?”

“单名一个婉字。”

周婉说着,又朝着颜天真欠了欠身,“娘娘若是没有其他事情,我便要去见陛下了。”

“去吧。”颜天真淡淡一笑。

周婉越过她,走开了。

颜天真望着她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

总觉得这个周婉没对她说实话。

方才她问话的时候,对方的回答有些不自然。

并不是所有人说谎都能面不改色心不跳。

尤其在她这个会演的人面前说谎,稍微脸色有点不对劲,就会被发现端倪。

这个女子……会有什么古怪呢。

……

“周小姐,前边就是御书房了。”

宫女领着周婉,伸手指向不远处的一座高大房屋。

周婉跟随着宫女的步伐,余光瞥见右侧的凉亭里有两道身影,下意识望了过去。

这一看,就让她目光一沉。

两丈开外的亭子里,凤云渺与凤伶俐坐着说话,隔着这么远的距离,自然是听不清那两人说的什么。

周婉收回了视线,垂下眼帘,掩盖住目光中的滔天恨意。

凤云渺。

毁她家园,屠她全府,这笔账,终于是有机会可以跟他算一算了!

走着瞧。

周婉的目光望向了不远处的御书房,不再去关注凉亭里的二人。

“义父,咱们何时可以带着义母离开这东陵国?”凤伶俐饮着花茶,朝坐在对面的凤云渺道,“遇见她总要装作不认识,还得喊什么仙妃娘娘,总觉得别扭得慌。”

“别这么沉不住气。”凤云渺轻晃着手中的茶杯,“你要切记,与她说话不可太亲切,将她当成一个陌生人看待,能不见面最好就不见面,这样一来你也就不至于心理别扭,千万不能让任何人看出我们与她是相识的,懂么?”

“放心吧义父,我绝不会不会坏事的。”凤伶俐道,“就像义父你说的,能不见面就不见面,这么一天,我也就不怕自己说错话了。”

“嗯。”

二人正交谈着,凤云渺的余光忽然瞥见有一物体朝着自己飞了过来,他毫不迟疑地伸手去截——

截下了一个纸团子。

朝着东西丢来的方向看了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道纤细的背影。

那是他所熟悉的背影。

此处位于御花园外的鲤鱼湖旁,枝繁叶茂,此刻周围也没什么人经过,她躲在树丛中朝他扔纸条,扔完之后马上离开,这么一来,倒也不会被人发现。

凤云渺唇角勾起一丝淡淡的笑容,将手中的纸团子摊开了。

上面只有寥寥一行字。

半个时辰后,宫外望江楼相约。

凤云渺收起了纸团子,起身道:“伶俐,你先回住处去,我要出宫一趟。”

“义父要去何处?”凤伶俐道,“不如也带上我一同去吧,在这宫中憋了好几天,想要出去走走。”

“我是要和你义母出去幽会。”凤云渺轻挑眉梢,“你也要跟着去吗?”

此话一出,凤伶俐连忙改口,“那我就不去了……”

“这就对了,你若是觉得无趣,就自己在庭院之内练剑,晚些我回来的时候,会给你带些吃的。”

凤伶俐笑道:“好。”

……

颜天真去跟赵丹儿请示了自己要出宫,赵丹儿自然是同意了。

“妹妹早去早回吧,今日本宫就不陪你去了。”赵丹和倚靠在藤椅上,悠悠道,“昨日遇袭,和人打了一架,虽然没受伤,可疲惫是真的,今日我是蹦哒不动了,就不陪你去逛。”

“那您就睡吧,日落之前我会回宫的。”

“嗯。”

颜天真换上了一身轻便的衣裙,便出了宫门。

好几天没有跟云渺一起在宫外玩玩了。

她在纸条上标注的地点是望江楼,那是帝都之内最近才开的一家酒楼,菜色不错。

马车一路行驶到了望江楼外停了下来,颜天真进了望江楼,定下了二楼的一个包间。

进了包间之后,她便靠在纱窗旁,白皙玉指捏起伙计端上来的花生米,放在口中嚼着。

她的目光透过半敞着的纱窗,望向楼下。

等候了片刻,街道边上的一抹人影吸引了她的视线。

凤云渺依然穿着他最喜欢的海蓝色,脸带半块银色面具,慢条斯理地走向了望江楼外。

他这样她也能认得出来。

颜天真唇角轻扬,从装有花生米的碟子里捻起了一粒,朝着楼下那道海蓝色的人影就砸了过去。

花生米命中了凤云渺的肩膀。

凤云渺抬眼望向二楼,看到的是一只白皙的手,伸出了食指与中指,跟他比手势。

他无声一笑。

颜天真曾经说过,这个手势代表着喜悦与胜利。

她还朝他比过许多特殊的手势,比过大拇指、比过小拇指、也比过中指。

各种手势所代表的含义不同。

大拇指代表的是赞赏。

小拇指代表的是鄙视,他惹她不高兴的时候,她就会冲他比出这个手势。

中指,代表的是——喜欢。

她是这么解释的。

同一时,二楼包间内的颜天真喝着茶水,等待凤云渺前来。

才坐了片刻,就听见屋外响起了脚步声。

她唇角轻扬。

来了。

她起了身,缓缓走向门口。

凤云渺并不敲门,直接推开了房门。

颜天真正好躲在房门与墙面的角落里,凤云渺这一抬眼就看不见她的人影。

“天真?”凤云渺喊了一声。

方才在楼下,明明看到她给自己比手势。

这会儿却没看见她的人影,莫非是出去了?

凤云渺正想着,忽听门后有动静,心中顿时明白了过来

他背对着颜天真,唇角扬起一丝淡淡的弧度。

“我在这儿!”身后响起一声她的大叫,同一时,背上一沉。

她整个人就那么跳了上来,将全身的重量压在了他的背上。

凤云渺将手背到身后,托住她的双腿,慢条斯理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你也变得喜欢玩这种幼稚的吓人游戏?”

颜天真双手环着他的脖颈,将头枕在了他的肩膀上,“我是想吓你玩玩来着,可你也没被吓到啊。”

“我听见动静了。”凤云渺悠悠道,“想要瞒过我的耳朵,可是很不容易的呢。”

颜天真挑起一缕他的银发,给他的下巴挠痒痒,“在宫里咱们相见一次多不容易,每次都要等你半夜来爬窗户,白天见面的机会不多,我就想着跟你白天出来玩玩,顺便去趟黑市逛逛,看看能不能买到放大镜?”

“嗯。”凤云渺应了一声,“你真的瘦了,背起来比从前更轻了。”

“从前我也十分苗条。”颜天真蹭了蹭他的脸颊,“你也不能再瘦下去了,否则就不好看,你看看你这腰身这么纤细,我都怀疑你能不能背得动我了。”

“怕我背不动你,那还不至于?”凤云渺轻笑了一声,“不如换个姿势,你从我的背后绕到我的面前来?我能托着你,完成某些比较高难度的动作呢。”

“这……”颜天真抽了抽唇角,“这有些不太好吧?”

眼下的这个姿势是十分温馨的,若是从背后绕到了他的身前,那就是和他正面对上,双腿得夹紧他的腰身,那种姿势……

实在是太暧昧。

会让人忍不住想做些更暧昧的事。

而凤云渺并不给颜天真多加考虑的机会,背着她,就将她抵到了墙面上。

“云渺,你干什么?”

“我想试一种我们从来没有试过的姿势。”凤云渺道,“请你来配合我,可好?”

“不……不好。”颜天真说着,一抹潮红从脖颈爬到了耳根处。

“难得白天出来宫外幽会,怎么能不做一些让人愉快的事?”

“我是带你出来逛街的啊,不是带你来这外面偷情。”

“你用错词了,这怎么能叫偷情?”凤云渺反驳,“你我才是夫妻,有夫妻之实,只差一场婚礼而已,你与那断袖不过就是挂个名,用的并非真实身份,完全不作数,你和我的鱼水之欢,天经地义,何来偷情一说?”

凤云渺说着,语气变得有些清凉,“以后不准用这个词汇了,你要牢牢记住你夫君是谁,跟夫君亲热能叫偷情吗?”

“好好好,我错了,我错了,用错词汇了。”颜天真连忙改口,“我方才没想好就说了,毕竟如今你我连见面都是偷偷摸摸,不敢让人知道。”

她与凤云渺,确实已经和夫妻无差别了。

只是他们如今并不能光明正大,在没有达成目的之前,还是只能这么……私会。

她刚才口误说了一句偷情,他炸毛了。

跟夫君之外的男人野合,才叫偷情。她的夫君是他,因此,这一句口误,可真不对。

差点就踩到他的雷区了。

“你我迟早能光明正大。”凤云渺的声线再次响起,“十里红妆、天价聘礼、举国同庆、缺一不可,我总会告诉世人,你颜天真是我凤云渺唯一的妻。”

“好好好。”颜天真又蹭了蹭他的脸颊,“别计较我刚才那一句口误了。”

“我自然是不会跟你计较。”凤云渺这会儿已经平静下来,“不过我这心里还是不太高兴,你需要做点什么来安抚安抚。”

“唉,我真的只是想跟你出来玩啊。”

“把新姿势练习一遍,一遍就好,完了之后你想去哪玩都可以。”凤云渺轻笑了一声,“好不好?”

“一定要练习吗?”

“要的。”

凤云渺说着,将颜天真从背上放了下来,一个转身,伸出双手分别抵在她的左右两肩上,让她的背紧贴着墙。

颜天真处于墙面和他的胸膛之间,这让她不禁生出了一种被禁锢的感觉。

同时,似乎也带来一种别样的安全感。

她本以为她自己就是女王的性格,想不到,被这样霸道的方式对待,竟然也很受用?!

凤云渺有他温柔的一面,也有他霸道的一面。

他的感情,格外霸道。

这么看来,离她翻身做女王的日子似乎更加遥远了……

“这个时候你还走神,想什么呢你?”凤云渺低斥一声,一口啃咬在她的唇瓣上。

颜天真:“……”

凤云渺浅尝辄止,忽然放开了她的唇,“你根本就不知五个月以来我有多想念你,如今拥抱着你也并不觉得满足,也许只有在你我紧密相连的时候,我才能有满足之感,听着,这不是耍流氓,我只是想要感受你的温度。”

颜天真嘀咕了一句,“这哪里不是耍流氓,这就是耍流氓啊……”

“你若非要这么想,那我也不解释了。”凤云渺十分干脆利落地开始拉扯她的腰带,“我就是想要得到你,非常想。”

颜天真听着他这话,心中已经接受了。

她失踪了那么久,再一次被他找到,已经不能带给他安全感。

所以……

如今的他比从前更加热情,再也找不到一丝青涩。

他与她的相识,其实并没有超过一年。

而在这期间,她还缺席了五个月。

原来情感经历真的可以让一个人转变巨大,犹记得初见凤云渺的时候,他又青涩又纯情,被她亲个一两下都有些不大好意思。

最初他根本不会说这些撩动人心的情话,他只会写一句——我心悦你。

但是现在……

甜言蜜语,简直是信口拈来。

“我忽然有些怀念我们刚定情的那时候。”颜天真挑了挑眉,“那种青涩的恋情,真的很美好,你那时候,多矜持啊。”

“矜持能干什么?能当饭吃吗?我不需要那种态度。”

“你以前就是这种态度啊。”

“现在不一样了。”凤云渺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感情自然也会由浅变深,正如我对你的态度,也会从青涩转变为热情,你怀念从前的我,只怕是找不回来了。”

说话间,已经把颜天真身上的衣裳都褪下来了。

托举着她的双腿,让她背靠着墙面。

他站得十分笔挺,唇角的笑意深深,“夫人,你就别故作正经了,你分明也很期待,也很好奇。”

“胡说,我哪有?”

面对即将到来的侵犯,颜天真心中的确是有一些紧张,一些好奇,外加那么一点儿……期待。

被他说中了,她却不愿意承认,依旧十分正经,“我只是想要配合你罢了,我曾经给你带来的伤害,必须补偿你。”

“你没有给我带来伤害,你带给我的只是快乐。”凤云渺莞尔一笑。

“可是我让你青丝白发。”

“无妨,无论青丝还是白发,都不影响我的长相。”

“……”

感受着凤云渺温热的肌肤贴了上来,颜天真主动攀上他的脖颈。

她忽然就明白了那句成语的意义——死而无憾。

真的是没有任何遗憾了。

颜天真缓缓闭上了眼睛,迎合着凤云渺带给她的暴风雨。

……

热情褪去之后,颜天真腿软地趴在地上的一堆衣物中。

凤云渺十分贴心地倒上了一杯茶,递到她的面前。

“这种姿势似乎有些累,咱们下次换一种不累的?”

颜天真白了他一眼,“跟姿势没关系,跟时长有关系……”

凤云渺悠悠道:“那我就没办法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