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偷窃(一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颜天真接过他递过来的茶水,仰头灌下了一大口。

凤云渺的目光扫视着她的肌肤,依旧带着还没有全褪去的淡绯色,那艳若桃李般的双颊,更增添了一丝妖娆风情。

凤云渺的目光沉了沉,挪开视线,开口的语气有些不自然,“天真,快把衣裳穿上。”

再这么看下去,他又想把她压在墙头,再战一场。

反正他有的是体力。

就怕她筋疲力尽。

颜天真听着他那不平静的语气,抬头瞥了一眼他的神色,嘀咕了一声,“禽兽。”

“你再骂我一声禽兽试试看。”凤云渺的语气毫无波澜,“我不介意真的化身禽兽呢。”

颜天真不再说话,迅速捡起地上的衣服穿上。

穿上了中衣之后,她道:“云渺,我想沐浴一番,再出去逛。”

刚才那一场酣畅淋漓的墙边大战后,觉得身上有些黏糊糊的,想要将身上的汗液冲洗一番,让身子清爽了再出门。

“正好,我也想要沐浴一番。”凤云渺冲她笑了笑,“一起洗?”

“不。”颜天真干脆果断地拒绝,“我让伙计搬个水桶上来,我独自洗,你出去,你若是也想沐浴,自己去再开一间房!”

“为何要这样?”凤云渺轻挑眉梢,“一起沐浴,互相搓背按摩,这不是挺好的吗?”

“不要。”颜天真的语气不容商量,“你一动手动脚就没完没了,我方才已经满足过你了,不想再被你揩油,我沐浴你出去。”

凤云渺:“……”

他还想着继续打商量,“我保证,只给你搓背按肩膀,不会做其他的事。”

“不要。”

“你当真就不相信我吗?”

“不信。”

“没得商量?”

“没得商量。”

颜天真态度如此坚决,凤云渺只得离开了包间。

看来……

以后不能让她太累了。

偶尔控制,偶尔放纵,这么一来,她应该就不会有什么抱怨了。

颜天真吩咐伙计打来了水,独自在包间里沐浴,凤云渺则是又另外开了一个包间单独沐浴。

约莫一刻钟的时间过去了,两人洗浴完毕,这才又凑到了一起。

凤云渺递给颜天真一顶白色轻纱斗笠,自己则是带上了另一顶黑色的。

这样出行不容易让人发现了身份。

离开酒楼之后,二人一同并肩前往黑市。

黑市的入口是一条窄破的巷子,尽头处的小破屋内设有地下阶梯,一路顺着阶梯往下走,便进入了一个巨大的地下市场。

在日光照耀不到的地方,这个市场被明黄色的灯火光笼罩着。

“此处鱼龙混杂,有很多市面上买不到的东西,价格大多不便宜。”

凤云渺说着,牵紧了颜天真的手,“我之前就来过一回,是为了买易容膏,这东西用得快。”

“放大镜这种东西,得去杂货铺看看。”颜天真说着,拉扯着凤云渺朝一处人口聚集的地方走去,“那里似乎就是个杂货摊子,去看看。”

二人挤进了人流之中,颜天真冲到了老板面前,“你这有没有一种,具有放大功能的玻璃?”

老板愣了愣,随即笑道:“姑娘说的是什么?我听不懂。”

“是一种可以将物体放大的、类似于琉璃一样的东西,拿着它随便照一个物体,那那物体会在你的视野里变大。”颜天真颇有耐心地解释着,“我这么说,你能不能听得懂?”

“姑娘说的话,我听懂了。这种东西,像我这样的小店是不会有的。”老板顿了顿,又道,“不过,我走南闯北这么多年,倒是有听过一种东西,与姑娘说的十分相似,叫紫晶琉璃,这可是价值连城的珠宝啊,据说透过它可以将十分小的东西看清楚,而且,是特别清楚。”

“那你知道哪里有卖这种东西吗?”

“这我就不知道了。”

二人离开了杂货铺子。

“虽然买不到,但也不算是没有收获。”颜天真想了想,道,“既然是珠宝,那么它的外形极有可能就是一个首饰,皇后会不会将它随身带在身上……”

赵丹儿具有男儿心性,因此不如寻常姑娘那么爱美。对于穿着打扮,并不是十分讲究,可她贵为皇后又不能打扮得太过随意,因此,还是得带些饰品在身上的。

头饰、项链、手镯……这些物品里面会不会包含了紫晶琉璃?

“你与那赵丹儿,似乎是有点儿交情?”凤云渺轻笑了一声,“你正好可以去找她闲谈喝茶,顺便观察观察她的首饰,同为女子,这件事情你做比我做更容易,若是让我去接近她,我是做不到的。”

“唔……的确。”

颜天真并不敢告诉凤云渺,赵丹儿是女儿身男儿心。

接近赵丹儿,也要面临着被揩油的风险。

唉。

不过,被女子占便宜,总比被男子占便宜更容易接受。

硬着头皮上吧。

……

日落之前,颜天真回到了宫里。

她自然是不能和凤云渺同行,于是她就先行了一步。

回宫之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炖了一锅鸡汤,在鸡汤里下了安神散。

史曜乾给她的那瓶安神散,就剩下小半瓶,之前的大半瓶都拿去给半宸吃了。

端着药香扑鼻的鸡汤一路前往凤栖宫,才跨过了门槛,就看见赵丹儿仰靠在藤椅之上,与一名雪白衣裙的女子说着话。

那女子是——周婉。

颜天真的走近,让对面的两人转过了头,周婉连忙站起了身行礼。

“见过仙妃娘娘。”

“周小姐不必客气了。”颜天真冲她淡淡一笑,视线一转落在了赵丹儿身上,“皇后姐姐,要不要尝尝我炖的鸡汤?之前都是给陛下炖,今日,也给你炖上了一罐。”

赵丹儿闻言,自然是面露欣喜之色,“好啊,妹妹你可算是想起本宫了,之前你总是给陛下送汤,看得我眼馋。”

颜天真笑了笑,将鸡汤端到了桌上,“我并不知道周小姐也在这儿,我要是知道,就不会只端一份汤过来了,也该请周小姐喝上一碗才对。”

“仙妃娘娘真是和善,一点儿架子都不摆。”周婉站起了身,道,“我是过来给皇后娘娘请安的,现在我就要回家一趟,处理父亲大人的身后事,先失陪了。”

“去吧。”赵丹儿道,“把家里该打理的事打理好,三天之后入宫,与灵芸公主一同接受册封。”

“是。”

周婉离开了之后,赵丹儿端起了颜天真送来的那碗鸡汤,尝了一口,夸奖道:“很香,妹妹你别干站着了,坐罢。”

颜天真在她身旁落了坐,悠悠道:“我要恭喜皇后娘娘,又添了一位新的后宫。”

“有什么好恭喜的?这位周小姐,本宫也不大喜欢。”赵丹儿笑道,“妹妹以为本宫都不挑食吗?”

话说到这,伸手轻点了一下颜天真的额头,“你呀,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这么多姐妹里,本宫最疼爱的就是你了,偏偏你还没心没肺的,不常来看望本宫,今日来给本宫送汤,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颜天真轻咳了一声,“皇后娘娘,我是正常女子,爱好男。”

“我知道。”赵丹儿冲她莞尔一笑,“本宫的目标,就是想让你变得跟本宫一样不正常,你说,咱们两个相依相伴,彼此关爱,这有什么不好?你干嘛总要在男人身上花心思?男子薄情又多情啊,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颜天真不再试图与赵丹儿争辩。

这位皇后娘娘的中心思想是——男女结合只是为了繁衍后代,女女才是真爱。

她恨不得变成男人,可惜她达不成这个心愿,就想把她看顺眼的女子掰弯,进行一番洗脑,然后,与她长相厮守。

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眼见着赵丹儿喝下一整罐鸡汤,还舔了舔唇,“妹妹,你这鸡汤还有没有?挺好喝的,下次别带这么一小罐来了,直接整锅端来吧。”

颜天真的唇角抽了一下,“好。”

赵丹儿凑近了她,一手揽上她的肩膀,打了个小嗝,道:“妹妹,你一定要追求男人吗?能不能改改你的爱好?”

“皇后娘娘,这个真的不好改。”

“为什么不能改呢?本宫也会待你很好的,你看本宫什么时候对你苛刻过了?在你之前,已经有好几个妃子归顺了本宫,她们都不敢忤逆本宫,只有你脾气最不好了,可偏偏本宫还是最喜欢你呀。”

“皇后娘娘,我可以把你当做我的姐姐。”颜天真依旧态度坚决,“你的确是少数对我好的女子,我很感谢你。”

“唉。”赵丹儿趴在她的肩头上,“妹妹,你有没有什么很想要的东西?”

“皇后姐姐问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若是有很想要的东西,你可以告诉本宫,本宫要是有,就给你。”赵丹儿道,“说不定你就会被本宫感动了,愿意和本宫在一起。”

颜天真怔了怔,随即笑道:“皇后娘娘,我暂时还没想到,有什么很想要的东西。”

“那等你想到了再说吧……”

赵丹儿趴在颜天真的肩上,缓缓瞌上了眼皮。

颜天真猜到大概是安神散要发挥作用,便没有再出声与赵丹儿说话。

寂静的空气,更容易催发人的睡眠。

要是一直说话说下去,恐怕就不容易睡着了。

片刻的寂静过后,耳畔响起了赵丹儿均匀的呼吸声。

“皇后娘娘。”

颜天真轻喊了一声。

赵丹儿没有半点儿醒过来的迹象。

颜天真又耸了耸肩膀,赵丹儿依旧没有反应。

颜天真这才放心了,将她轻轻扶起,让她躺在藤椅之上。

目光扫过她的头顶和脖颈。

她的头上一顶凤冠,三支钗子,两枚珠花。

脖颈上,一串精致的海珠项链。

颜天真翻开了她的衣袖,看见她手腕上戴着的玉镯。

脖子跟手腕上,应该是藏不了紫晶琉璃的。

那就去头顶上的那些东西里找找。

颜天真起身绕到了她的身后,弯下了腰,开始观察她头顶上的饰品。

赵丹儿头上那一顶金光灿灿,贵气奢华的凤冠,是多少女子为之心动的东西啊。

虽然她不是很心动,但也忍不住要称赞一下这凤冠的精致做工。

一只展翅欲飞的金凤,每一根羽毛的轮廓都清晰可见,金凤后延伸而出的发箍,可以紧紧地扣在头顶之上,不易掉落。

那金黄的色泽,贵气又华丽。

蓦地,一抹紫光闯入了眼帘。

是从那发箍之内透出来的紫光。

颜天真仔细观察着这一顶凤冠,将眼睛都凑上前去看,终于在那发箍的缝隙里,看见了一块紫色晶体状。

似琉璃一样的材质,外表又平坦又工整的切割面,清晰光滑,紫里透金,是因为它被束缚在了金冠中,这才透出了金冠的颜色。

紫晶琉璃。

一块高大上的宝石放大镜。

该如何拿下来呢?

只能先把整个凤冠放下来再说了。

颜天真这么想着,便也伸出了手,将赵丹儿头顶上的凤冠缓缓解开。

赵丹儿用凤冠盘发,头发没有了凤冠的束缚,便都散了下来,披在了她的肩后。

颜天真将凤冠托在手中,寻思着应该把它怎么拆解。

紫晶琉璃能放得进去,自然也就能拿得出来。

正打算动手拆金冠,正前方蓦地响起推门声,伴随着一道女子的惊呼声——

“仙妃娘娘,你在做什么?!”

颜天真听着这道声音,骤然一惊。

抬头望向前方,来人正是周婉。

周婉原本已经走出了凤栖宫,走出了一段距离之后,又想起了有东西落在凤栖宫里忘记带上,便去而复返。

宫女也没拦着她,因为她原本就受到了皇后的接见,才离开又回来,也就不需要再次通报。

她没有想到的是,一回来就看见赵丹儿躺在藤椅上睡着了,而她身后站着的仙妃手中拿着她的凤冠在把玩。

颜天真也没有想到,周婉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她原本是想要尽快拿到紫晶琉璃,拿了之后,立即将凤冠给赵丹儿戴回去,可凤冠到手的那一刻,她才发现不好拆解。

再有,想要面见皇后的人,都要经过通报,宫女通常都不会直接推门进来,会十分规矩地站在门外询问。

哪知道周婉就这么直接推进来了,问都不问一声。

这是一个大家闺秀该有的规矩吗?

但此刻,颜天真并没有立场指责周婉。

因为她自己犯了一个比周婉更加严重的错误,动了皇后的凤冠。

比起周婉的不懂规矩,自己可是放肆多了。

“仙妃娘娘,皇后娘娘的凤冠怎么可以随便把玩?”周婉走上前来,看了一眼熟睡的皇后,“皇后娘娘这是睡着了吗?是皇后娘娘允许仙妃娘娘动她的凤冠吗?”

“皇后娘娘要休息,你不得大声喧闹。”颜天真板起了脸,“周小姐,你没有学过宫里的规矩,也该学过正常大家闺秀的规矩罢?在皇后娘娘歇息的时候,你说话能不能小点儿声。”

“不对,我说话这么大声,皇后娘娘怎么还没醒?”周婉看了一眼空着的瓦罐,视线一转又看向了颜天真,目光中带着一抹洞悉,“皇后娘娘该不会是在喝了仙妃娘娘的鸡汤之后,才昏睡过去了吧?”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颜天真目光一沉,“你还没册封,就像凌驾于本宫的头上,质问本宫?”

“不敢。但我真的怀疑皇后娘娘是被下了药了!”昨晚说到这儿,两步冲到了赵丹儿面前,伸手就要去摇晃赵丹儿。

颜天真自然不会让她得手,伸手拦截——

“放肆。你敢打扰皇后休息?”

“是谁放肆?还不一定呢!”周婉又拔高了声线,“仙妃娘娘莫非是心虚了,不敢让我推皇后娘娘?”

颜天真正要接过话,却听赵丹儿嘀咕了一声——

“吵什么呢……”

赵丹儿缓缓睁开眼皮,看见的便是颜天真抓着周婉的手,而颜天真的另一只手上,拿着她的凤冠。

赵丹儿望着颜天真,“妹妹,为何手上拿着本宫的凤冠?”

颜天真面不改色,“我实在是挺喜欢这顶金冠,拿在手中把玩把玩,若有冒犯之处,还请皇后姐姐责罚。”

“皇后的凤冠是能随便把玩的吗?”周婉眉头微蹙,“仙妃娘娘,您此举,会让人误会您觊觎皇后娘娘的位置啊。”

“好了,别吵了。”赵丹儿面无表情,注视着颜天真,“妹妹,你真的很喜欢这顶凤冠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