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借你玩几天(二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的确是喜欢,但并不是想要夺取,只是想……把玩把玩。”

颜天真说到这儿,垂下了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般。

既然已经被抓了个现行,那就干脆承认她对这顶凤冠有想法。

不能让赵丹儿发现她的真实目的,她只能说——她看上了这个凤冠。

毕竟皇后的凤冠,是天下人无数女子梦寐以求的东西。

如今,她就要表现出一副自己俗不可耐的模样,若是赵丹儿因此对她失望,那也没法子。

她宁可被赵丹儿讨厌,也不想惹她怀疑。

若是被怀疑,更加麻烦。

“皇后娘娘可别怪我多嘴了。”站在一旁的周婉道,“方才我想要叫醒皇后娘娘,仙妃娘娘却百般阻拦,皇后娘娘实在睡得太沉了些,这让我不得不怀疑,仙妃娘娘端给您的鸡汤里是否下了什么料?”

“我哪有下什么料?这鸡汤是跟陛下一模一样的配方,皇后娘娘若是不信,大可以找太医前来检验一般,看看我这鸡汤里面是否下了迷药。”

“既然仙妃娘娘如此理直气壮,那的确是该找太医前来验一验。”周婉说着,看向了赵丹儿,“皇后娘娘,不如请一位太医来吧。”

周婉没有想到的是,她这话说出来,惹来的是赵丹儿一个冰冷的眼神。

“本宫在和仙妃说话,何时轮到你来插嘴?你一个尚书之女,即使册封为妃嫔,也是居于本宫之下,仙妃犯错,本宫自会教训,还轮不到你来说她。”

“皇后娘娘……”周婉的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我是在为您着想。”

“本宫自有判断,就不用你来多话了,你也是今天才进宫,你怎知本宫和仙妃之间的关系?如果本宫不介意她动了凤冠,你又想扯出什么大道理?”赵丹儿的语气毫无波澜。

周婉大感惊诧,却不敢再多说什么了。

皇后不介意妃嫔动自己的凤冠……

这实在是奇事。

赵丹儿的话,让颜天真也觉得有些意外。

听这话的意思,她是真的不介意?不生气?

“皇后娘娘……”

颜天真正想要说话,却被赵丹儿给打断了,“凤冠的事等会儿再说,本宫要先问问周小姐为何去而复返?”

“回禀皇后娘娘,我是回来拿东西的。”周婉道,“今日来给皇后娘娘请安,皇后娘娘赏了一株灵芝,原本想要带回去给母亲用,走的时候忘记带了,便又折返了回来。”

“既然这样,那你就拿走灵芝回去罢。”赵丹儿淡淡道,“这里没有你的事了。还有,刚才的事,本宫不希望传出什么闲言碎语,若是被本宫给听见了,本宫可就要拿你是问了。”

“是,皇后娘娘的意思我明白了。”周婉应了一声,带着灵芝离开了。

眼见着周婉的身影跨出了门槛,赵丹儿这才转头望向颜天真,“妹妹,你还记不记得本宫之前问过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你的回答是没有。这段对话,距离此刻还不到一个时辰,可见,你并没有对本宫说真心话。”

颜天真垂下了头,“让皇后娘娘失望了,我就是一个俗不可耐的人。皇后娘娘说,我要的东西,只要是你有的,就会满足我,可我却不敢对皇后娘娘提起这一顶凤冠,我知道自己不可能有资格拥有它。”

颜天真说着,白皙细嫩的手轻抚着手中的金冠,“天下间,应该没有几个女子不爱这一顶凤冠罢。”

“本宫一向不是个喜欢出尔反尔的人,你喜欢这一顶凤冠,本宫却并不是很稀罕,若是可以,送给你都不要紧,可是这不合规矩。”

赵丹儿的语气很是平淡,不带半点儿怒气,“你以为头上顶着这个沉甸甸的东西,很有趣吗?做六宫之主也没有什么好的,本宫想把凤冠送给你,陛下不会允许,国法也不会允许,想要得到凤冠,除非坐上这个皇后的位置。”

“我万万不敢有这样的想法。”颜天真连忙道,“我看上的,只是这一件饰品,而不是皇后娘娘的位置。”

“既然如此,借你玩几天倒是无妨。”赵丹儿道,“送给你是不行的。”

“借我玩几天?”颜天真怔住。

她并没有想到赵丹儿会对她如此宽容。

皇后凤冠,借她这个妃嫔玩几天?

“不错,不能送,但是能借。”赵丹儿淡淡一笑,“三日之后,周婉和灵芸公主要接受册封,那一天,本宫也要出现在册封仪式上,在这样重大的场合,必须戴皇后凤冠,那时候妹妹就得要归还了。”

颜天真回过神来,垂下了头,“皇后娘娘就不怪我乱动你的东西吗?还是这样重要的东西……”

“对本宫来说,这不过就是一个饰品,并不是很重要,既然不重要,又为何要怪你?”赵丹儿慢条斯理道,“本宫只是有点不高兴,你对本宫不够坦诚,连你要的东西不敢告诉本宫,说明你的心里对我根本就不信任。”

“不是。”颜天真否认,“不是不信任,只是觉得自己提出的要求太唐突。”

“你还是不了解本宫啊。”赵丹儿笑了笑,“你回寝宫的时候,记得拿个盒子装,可别让人给发现了,否则你我二人都要被笑话。”

“这个我晓得,多谢皇后娘娘。”

……

颜天真拎着装有凤冠的锦盒一路走回自己的寝宫,心中还是有点不平静。

赵丹儿对她委实也太宽容了一些。

把凤冠借给她玩几天……真是让人意想不到啊。

惊讶的同时,心中也难免欢喜。

取出凤冠内的紫晶琉璃,破解那装着紫苏果的密码盒子,这么一来,她身上的毒性也就解除了。

欢喜的同时,心中也难免生出些许愧疚。

她骗赵丹儿的次数太多了,这让她心里难安。

解毒之后,她应该给赵丹儿准备一份大礼的。

这一头颜天真走回了寝宫,另一边的凤栖宫之内,赵丹儿坐在书桌之后,提笔作画。

墨汁在白纸上一笔一笔地勾勒着,完成了画作之后,她招来了贴身宫女。

“看看本宫画的这幅画,如何?”

宫女望着眼前的画,是一个头饰图案,与赵丹儿之前所戴的凤冠极为相似,唯一不同的在于,赵丹儿把凤凰改成了孔雀。

“娘娘,这个头饰十分好看啊。”宫女赞叹道,“娘娘是按照凤冠的模样画下来的?”

“对,凤头改成了孔雀头,凤尾改成孔雀尾。”赵丹儿悠悠道,“凤凰是百鸟之王,孔雀也就仅次于凤凰了,你出宫一趟,去把当初雕刻凤冠的师傅请来,本宫高价聘请他,再帮本宫雕一个孔雀金冠,要像凤冠一样精致漂亮。”

“是。”

……

颜天真回到了瑶华宫内,便将自己关在了卧房中。

打开了装有凤冠的锦盒,将凤冠给取了出来,便开始琢磨着该怎么拆解它,拿到那藏在头箍里的紫晶琉璃。

赵丹儿可真是她见过最随意的皇后了。

她把凤冠借给自己把玩,连紫晶琉璃都没有取出来,是因为信任自己吗?

又或者她是觉得自己根本就不会发现藏在头箍里的紫晶琉璃。

颜天真拿着凤冠端详了一会儿,便发现了头箍下的几处开口,有两处缠绕的金丝是可以拧开的。

将金丝拧开了之后,头箍有了松动,她将手伸了进去,十分顺利地取出了紫晶琉璃。

这颗紫晶琉璃呈椭圆形,比槟榔的个头大一些,呈紫色半透明,有着钻石切割工艺般的平滑镜面,泛着淡紫色的流光,煞是好看。

颜天真将它拿到了自己的右眼前,果真看见寝殿内的陈设被放大了数倍。

图案十分清晰,堪称高清。

这块宝石放大镜,堪称稀世珍宝。

真是迫不及待地想要拿来照那个密码盒了。

不过,那个密码盒一直在云渺手里。

颜天真看了看外头的天色,差不多也入夜了,等夜色更深一些,云渺应该会找上门来吧?

那就再等上一等,等他来了,一同破解那密码盒底的图案。

……

是夜。

颜天真在床榻上躺着不睡,静候着凤云渺的到来。

而凤云渺果然也来了。

有人在她的窗户上连续敲了六下,这是他们之间的暗号,这就表示着窗户外站着的人是凤云渺。

颜天真立即下榻去开窗户,让凤云渺翻窗户进来。

将窗户关紧之后,颜天真拉着他的手走到了桌边,点燃了烛火,“云渺你看。”

黑暗的卧房被火光照亮,同时,凤云渺也看清了颜天真手里握着的东西。

“紫晶琉璃?”凤云渺挑了挑眉头,“竟然这么容易就被你给拿到了?这过程是怎样的呢?”

“说容易也容易,说难也难,我差点就以为不能得手。”颜天真粗略地解释着,“今日在给赵皇后炖的鸡汤里下了安神散,偷拿下了她的凤冠,被逮了个正着,我就找了个借口,说我喜欢她的凤冠,奇的是,她并没有责怪我,反而说愿意借我玩上几天。”

“愿意借你玩?”凤云渺也觉得有些意外,“这个赵皇后居然如此随意吗?她就这么信任你?”

“她的确就是这么随意的,我都有些没回过神。”

“皇后最重要的两件东西,就是凤印和凤冠,这个东西她居然愿意借给你把完,可见你们的交情实在不一般。”

“云渺,把装着紫苏果的那个盒子拿出来,用这紫晶琉璃照一照底部的图案。”

凤云渺闻言,将手伸入了衣袖中,掏出了那小盒。

将紫晶琉璃拿到了右眼之前,盒底的图案果然变得清晰!

“扩大数倍之后的图案,看起来可真是顺眼多了。”凤云渺看了一会儿,道,“虽然图案变得清晰了,但还是十分复杂繁琐,这上面的图腾和符号杂乱无章,想要拼凑整齐,还得花上不少时间。”

“我看看。”

颜天真拿过了紫晶琉璃,对着盒子的底部照。

果然——

虽然看清楚了所有的图案,却还是乱七八糟的。

一堆看不懂的图文符号,都不知道是什么时期的文字。

梵文?甲骨文?

都不是。

方块的形状又包含了圆的方的三角的,想要拼凑成一副完整的图案,真的需要时间。

毕竟他们手上没有原图,只能靠着图案的吻合来拼凑。

方块比指甲盖还小得多,用指腹来挪动,一不留神就会挪动好几块。

“这个方块不能拿手指来移动,需要拿针来。”凤云渺道,“手指比方块大得太多,很容易拼着拼着就打乱了。”

说到这儿,他又瞥了一眼跳动的烛火,“你这卧房里的烛火也不能亮太久,子时过后就应该熄灭了,要是亮一整个晚上,显得太突兀。”

后半夜,几乎整个宫里的灯火都该熄灭了,要是只有颜天真这一间亮着,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在这里面干什么。

“这个拼图不适合晚上来拼,对眼睛不好,通宵拼又怕引起旁人的注意。”颜天真略一思索,道,“子时过后,咱们就熄烛火吧,明早天亮了再来拼凑。”

“交给我吧。”凤云渺道,“我即便是废寝忘食,也会把这个图拼出来。”

“唔……要不明天我来拼?若是我失败了,后两天你再来。你与我之间,谁的拼图能力更好还不一定呢。”

“也好。”凤云渺道,“明天夜里,你再交给我。”

“好。”

接下来的小半个时辰内,二人对着盒底的图案琢磨了一阵子,也就拼凑出了一个角落。

“这十块方块应该就是在这个左上角位置。”凤云渺放下了紫晶琉璃,揉了揉眼,“还有一百多块呢,今夜就到这儿了,睡罢。”

这个时辰,颜天真差不多也该被冰封了。

“好,睡罢。”颜天真应了一声,回到床榻边解衣躺下。

不多时,身上就结了一层薄薄的冰霜。

凤云渺在她身旁躺下,将厚厚的被褥盖在了她与他身上,一只手揽着变成冰雕的她,闭上了眼。

……

第二日,颜天真醒来的时候,身旁已经没有了凤云渺。

凤云渺将紫晶琉璃与盒子都留了下来。

颜天真一整日都没有出门,拿紫晶琉璃对着盒底的图案琢磨一整日,来来回回拼凑了不下十遍,终究还是错误的。

太繁琐太复杂。

揉了揉眼睛,瞥了一眼外头的天色,又黑了。

夜里凤云渺又过来,拥着她睡了一夜。

“云渺,我没成功。”

“无妨,明天就换我来。”

第二日一早,凤云渺带走了那两样东西。

当天夜里,凤云渺并未来敲窗户。

直到第三天夜里,凤云渺又一次敲响了颜天真的窗户。

“天真,我试了好几十种方法,都是错误的,许多方块都可以进行吻合,但方向并不正确,拼到后面会发就是错误的,于是,我把所有试过的方法都画了下来,将这一百八十块方块上的图案也画了下来,并且在盒底做了标记,这些方块的图案已经记在我的脑子里。”

凤云渺说着,将紫晶琉璃递给了颜天真,“我已经不需要这块紫晶琉璃,明日你就可以将这东西连同凤冠还给赵皇后。”

颜天真接了过来,道:“云渺,这两日可真是辛苦你了。”

“知道我辛苦,以后就好好补偿我。”凤云渺吻了一下她的额头,“睡罢。”

……

一夜过去,又迎来了一个清晨。

这一天,到了该归还凤冠的日子。

册封仪式在中午,于是乎颜天真一大早就带着凤冠去往凤栖宫。

“皇后娘娘,物归原主。”

颜天真捧着装有凤冠的盒子,搁在了赵皇后的面前。

“妹妹,玩了三天的凤冠,可过瘾了。”

“过瘾了。”颜天真笑道,“多谢皇后姐姐的宽容。”

“本宫早就说过了,本宫最疼你了。”赵丹儿说着,转过了身,抱出了另一个盒子,“想送你一顶凤冠,可惜于理不合,你不是皇后,就不能佩戴凤凰饰品,否则也会招来流言蜚语。”

顿了顿,又道:“凤凰不能戴,孔雀还是可以的,孔雀也很美丽。”

话音落下,揭开了盖子,她从盒子里捧出了一顶孔雀金冠,“给你做的,好不好看?来戴上试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