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复仇(一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颜天真望着眼前的孔雀金冠,好片刻没有回过神。

孔雀的美丽,也就仅仅亚于凤凰。

赵丹儿手中捧着这一顶金冠,与那凤冠的做工几乎没有差别,华丽又贵气,唯一不同的也就只是将凤凰改作孔雀。

“本宫觉得,你戴着一定好看。”赵丹儿缓缓走到了她身前,扯过她的手腕到了铜镜边,将她按在了椅子上。

“本宫给你戴上,咱们来看看好不好看。”

赵丹儿轻笑着,伸手替颜天真摘掉了头顶上的装饰,散下了她一头青丝。

“妹妹这发质可真是柔软顺滑。”赵丹儿拿着木梳,慢条斯理地梳着,替她盘好了头发之后,这才拿过了那一顶孔雀金冠,戴在了她的头上。

金冠的发箍扣紧了颜天真的头发,赵丹儿又另外拿了两支头钗做装饰,整理完毕之后,望着铜镜中的人,笑道:“多好看?一顶金冠,外加两支钗,就能将你衬托得更加贵气美丽。”

“皇后娘娘。”颜天真望着镜子中的自己,道了一句,“我不知该如何感谢你了。”

“你我之间就不必说这些客套话了,你只需要知道,本宫肯定是真对你好的。”赵丹儿挑了挑眉,“正午的册封仪式上,你就戴着这一顶金冠出席,让旁人看着本宫与你之间的关系有多好,如此一来,就不会有几个人敢得罪你了。”

颜天真应了一声,“好。”

……

和煦的阳光透过层层叠的梨花树树叶,在树下的白玉石桌上洒下斑驳的碎影,桌边,两道人影相对而坐。

正是今日要接受册封的两位主角。

“今日你我二人一同接受册封,公主的品级比我高上一等,这往后还请公主多多关照。”

周婉望着坐在对面的女子,笑得十分友善。

“陛下这后宫里也不过才十几位姐妹,风平浪静,你犯不着紧张。”段灵芸道,“咱们只要安分守己,过平静日子就好了。”

“公主此言差矣。这后宫表面看似风平浪静,谁知道暗地里是不是尔虞我诈?就比如某些人,看上去十分无害,内心的险恶却不容易看出来,公主可不要被表象欺骗了才好。”

“你这话听起来话里有话?”段灵芸神色疑惑,“你是在指什么人?”

“我不敢说得太具体,我只能这么提醒公主,小心仙妃娘娘才好。”周婉说到这儿,刻意压低了声音,“本来觉得她和善又平易近人,可事实却并不是这么一回事,总之,公主千万不要与她走得太近,好话我就说到这儿,公主信或是不信,看你自己。”

周婉留下了这么一句话之后,就不再多说,起身离开。

留下段灵芸望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

周婉这才进宫几天,就和仙妃掐上了?

她应该相信周婉吗?

不,还是再看看。

……

周婉与段灵芸分别了之后,便一路走回自己的住处。

她虽然还没有接受册封,寝宫已经定下来并且收拾好了。

正走着,余光却瞥见了一道人影,她抬眼去看,这一看,却愣住了。

那道人影是仙妃。

那人慢条斯理地迈着优雅的步伐,头顶孔雀金冠,那一顶金冠在日光的照耀之下,色泽越发明亮耀眼。

仔细一看,那金光和凤冠的差异之处,实在不大。

孔雀与凤凰,都是美丽而高贵的,在外形之上,凤凰自然是稍胜一筹,可孔雀也不差。

约莫四五丈之外就是凤栖宫,看仙妃行走的方向,似乎才从凤栖宫里出来。

这仙妃,前几日动了皇后的凤冠,今日又戴了一顶差别不大的孔雀金冠,如此招摇,一点儿都不担心赵皇后记恨她?

为何觉得这仙妃的神态与性格似曾相识?

她长得像良玉,就连性格都有点儿像良玉啊。

周婉才这么想着,不远处的那道人影似乎一个不经意地看了过来,就与她眼神相对。

颜天真原本是打算回自己寝宫的,这下子瞄到了周婉的人影,也就朝她走了过来。

周婉站在原地不动,眼见着对面那人一步步走近。

此刻还没有接受册封,她依然要行礼。

“见过仙妃娘娘。”

“周小姐,恭喜啊,很快你就要与本宫平起平坐了。”颜天真冲她展露了一抹笑颜,“周小姐觉得,本宫头上的这顶金冠好看不好看?”

“好看。”周婉面无表情道,“娘娘花容月貌,自然很配得上这样的华贵的饰品,不过我想问仙妃娘娘一句,您在皇后面前这样招摇,合适吗?”

“有什么不合适的?这顶孔雀金冠就是皇后娘娘赠与我的礼物。皇后娘娘知道我喜欢凤冠,但以我的身份,并不能拥有凤凰雕饰的珠宝,于是她就命人打造了这一顶孔雀金冠送给本宫,意在告诉其他人,她与本宫之间的关系是极好的。”

颜天真说到这儿,唇角的笑意加深了一些,“能与皇后娘娘保持如此友好的关系,真是幸运。”

“原来如此。”周婉垂下了头,“之前对仙妃娘娘多有得罪,还请娘娘谅解。”

对方的话显然是在警告她,背后有皇后做靠山,不可轻易去得罪。

这傲慢又略带张狂的性格,真是跟良玉好像呢。

若不是因为良玉已经死了,她真要怀疑眼前的这个女子是不是良玉假扮。

神韵与气势,都像。

“本宫还有其他事,就不与周小姐闲谈了。”颜天真说着,转身走开了。

周婉望着她的背影,脸色微沉。

打心里十分讨厌这个仙妃。

大概是因为她身上有良玉的影子。

就算良玉死了,她对良玉的憎恨也不会消弭!

如果没有良玉,史曜乾就不会与她翻脸,不会离她而去。

如果没有良玉,她也就不会遭受那样大的厄运,被屠了全府上下,被烧毁了家园,流离失所,流落到这异国他乡来。

如今的心思,就只有报仇。

这个仙妃实在碍眼得很,有机会就一起除掉,眼不见心不烦。

……

很快便到了午间的册封仪式。

今日的册封仪式倒是十分顺利,没有出现任何问题。

段灵芸一身桃红色宫装,周婉一身粉红色宫装,前者为贵妃,衣着颜色艳丽些,后者为妃,衣着颜色稍微淡些。

颜天真目睹了册封仪式全程,觉得无趣,十分想打瞌睡。

她单手撑着额头,半瞌着眼眸,神态十分慵懒。

这样的一幕落在许多人的眼中,有人私下悄悄议论了开。

“仙妃娘娘还真是随意,这么隆重的仪式,竟然打瞌睡?”

“在这样的仪式上打瞌睡,是对两位新册封的娘娘不尊重。”

“是不是该让宫人叫醒她?”

半宸也将颜天真打瞌睡的模样看在眼中,朝着身旁的赵丹儿道了一句,“你看仙妃,多没规矩?所有人都端端正正地坐着,就她歪着头打瞌睡。”

“她打瞌睡的样子也很好看。”赵丹儿道,“你忍心把她吵醒吗?”

“有什么不忍心的?这不合规矩。”

“册封仪式都快结束了呢,就别较真了,随她去吧。”

半宸不再说话。

罢了,随她。

册封仪式结束之后,赵丹儿走到了颜天真身后,轻拍了拍她的肩,“妹妹,该醒了。”

颜天真豁然睁眼,这才看到眼前的人群差不多都要散了。

“册封仪式已经结束了,你可以回宫去睡了。”

颜天真站起了身,低声道:“皇后娘娘,我并不是困倦,只是觉得这仪式太无趣,这才看得想睡。方才已经睡够了,想出宫去玩玩。”

“以后想出宫就不必请示本宫了,随时可以出去,若是要在外头过夜,就需要请示本宫。”

颜天真闻言,面色一喜,“谢皇后娘娘恩典。”

出宫无需请示,这对她来说可真是个方便。

……

昨夜与凤云渺约好了,今日册封仪式结束之后,在宫外相见,她先行一步,凤云渺隔一刻钟再出来相约的地点依然是望江楼。

若是她前脚刚离开,凤云渺后脚就跟上,难免会引起有心人的怀疑。

还是间隔一段时间比较好。

马车在望江楼外停了下来,颜天真下了车之后,便进酒楼定下了包间。

而她的身影,正好落在对面酒肆的两双眼睛里。

周婉被册封之后,便向皇后请示回家收拾东西,因此也出了宫,与颜天真正好是前后脚。

“看,那个就是仙妃。”周婉指着进酒楼的那道背影,朝着身边的白衣男子道,“和良玉真的很像,与她面对面,就觉得心里不舒服。”

此刻坐在他身边的白衣男子,正是半年前带她逃离郡主府的白路。

她的男妾之一,也是最早跟着她的。

她尹晚晴,本是鸾凤国潇洒自在风光无限的郡主,却被凤云渺逼得走投无路,藏在粪桶中才得以自保,之后来到了东陵国,隐姓埋名。

前段时间得了个机会,找了一个新的身份。

周婉,尚书之女,生着一副如花似玉的面容,可惜红颜薄命,生了一场大病,命不久矣。

家中人遍寻名医无果,最后听了江湖郎中的话,要带她去郎中家‘驱邪’。

这名江湖郎中正是白路买通的,对着周家人忽悠了一番,让他们以为周家小姐只是邪祟缠身,驱逐了邪祟之后大病自然痊愈,周家人也就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

结果自然是——那周家小姐进了鬼门关,而她尹晚晴改容换貌,顶替周家小姐的身份,成为周家人。

周家人对江湖郎中感恩戴德,把他的话当了真,以为周婉摆脱厄运,便大肆庆祝。

她知道凤云渺在宫里,就要趁着他还在,找他复仇。

“若是早知道黑市里有易容高手,当初又何必委屈自己藏在粪桶中?我永远不会忘记这样屈辱的自保方式。”周婉说着,捏紧了手中的酒杯,“我的厄运以及我所遭受的屈辱,都是凤云渺带给我的,也都怪尹良玉!”

她与尹良玉是堂姐妹,从小到大也没有生出要害她的想法。

因为她们一直以来都不存在利益冲突。

她们唯一的冲突,大概就是史曜乾。

也正是这个冲突,往日的情分也就化为乌有,让她起了杀心。

“如果不是良玉抢了我喜欢的,我又怎么会落到今日这步田地,良玉已死,我这心里还是恨她。”

话音落下,她狠狠灌了一口酒,目光紧紧地盯着对面的望江楼,“这个仙妃,实在是讨厌,一看见她我就难免会想起尹良玉,她们太像了。”

身旁的白衣男子望着她气愤的模样,道:“既然这么讨厌,那就眼不见为净。正好她现在出宫了,不在皇宫里,也方便我们动手。”

“正有此意。”周婉道,“今日就在这宫外要了她的命,算她倒霉了,谁让她长着这样一张脸。”

“既然如此,我立即就去安排人手。我一定让她命丧望江楼内。”

“好,你去安排。”

------题外话------

~二更八点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