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人情债(二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现在,你应该带我去史家兄弟的落脚处了。”凤云渺揽着颜天真的肩,“紫月魔兰的毒性已经彻底解除,这两天我们就可以准备回国了。”

“嗯。”颜天真应了一声,“跟我来,我带你去。”

三人回到了马车上,凤伶俐驾驶着马车离开了郊外。

在颜天真的指引之下,马车到了一处荒凉的宅院前停了下来。

“他们的落脚点就在此处。”

颜天真说着,下了马车,走上前去敲响了房门。

不多时,房门开了,开门的是一名年轻男子。

颜天真认得眼前的这人,正是史家兄弟的手下之一。

这男子也认得颜天真。

“我想见你们家两位公子。”颜天真朝他道,“还请你去告知一声你们公子,我有要紧事。”

“姑娘稍等。”男子应了一声,转身走开。

此时此刻,宅院的阁楼之内,史曜连坐在铺着丝绸的地面之上,饮着美酒。

史曜乾侧躺在榻上,道:“给我递一杯过来。”

“你不能喝。”史曜连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大夫说了,有内伤在身不得饮酒,等你痊愈了之后为兄再陪你喝。”

说到这儿,他冷哼了一声,“你是纯粹馋了想喝酒,还是打算借酒浇愁,颜天真不来探望你,你心里不舒服是不是?”

史曜乾面无表情,“她都把我赶出宫了,她也说了不想再跟我来往,你觉得她会因为我受了内伤来探望我?”

“不想再跟你来往?呵,欠着咱们兄弟俩的人情没还,就想着一刀两断,还欠着我二百五十万两银子没给,哪能任由她说断就断?先把欠着的都还清了再说,她要是忘记了,我不介意提醒凤云渺,叫他还钱。”

二人正说着话,忽听屋外有脚步声响起。

“大公子二公子,颜姑娘上门来了,说是有要紧事找你们。”

听着属下的声音,史曜连一挑眉头,“哟,才说到她呢,她就来了?”

说着,转头笑问史曜乾,“你说她是来探望你的,还是来还钱的?”

“那得等她进来后才知道了。”

“也对,去把那位颜姑娘请进来。”史曜连朝着屋外的人吩咐了一声。

“大公子,来的不只是颜姑娘一个,她还带上了南旭太子和一个少年过来,您看是不是要一起请进来?”

“凤云渺也来了啊……没准真是来算钱的。一起叫进来。”

躺在榻上的史曜乾听着这话,顿时笑出了声,“你现在竟然变得比我还爱钱。”

“开玩笑,那么多银子哪能说不要就不要?”史曜连冷哼了一声,“这一大笔,我们可以花很长时间。”

“……”

不多时,屋外响起了好几道脚步声,属下的声音再一次传了进来,“大公子,客人到了。”

“推门进来。”

房门吱呀一声开了,颜天真率先踏了进来。

史曜连开口的第一句话便是——

“仙妃娘娘大驾光临,寒舍真是蓬荜生辉,请问您是来还人情的,还是来还钱的?”

史曜连的话音才落下,颜天真身后便掠出一道人影,那人影直接到了他的面前,提起他的衣领。

“再让我听见你喊出仙妃娘娘这四个字,我割了你的舌头。”

凤云渺开口的声线异常凉薄。

仙妃娘娘这四个字,代表的是半宸的妃子。

他最不乐意听见的就是这四个字。

等离开了这东陵国,颜天真就是南旭太子妃,再也不是什么仙妃。

史曜连望着凤云渺那双寒光凛凛的桃花美目,意识到自己与对方的武力悬殊,顿时妥协。

“行,我说错话了成不成?劳烦太子殿下您别跟我一般见识。”

识实务者为俊杰。

干不过凤云渺,自然不能再去试图挑衅。

“本宫可以不跟你一般见识,毕竟天真欠过你们的人情,看在她的面子上,就不动你们。”凤云渺松开了史曜连的衣领子,“今日前来,就是想问问你们,三色冰蚕该如何取出来?”

“取出来?”史曜连怔了怔,很快就猜到了原因。

“是不是颜天真已经解除了紫月魔兰的毒,所以你不想要那只冰蚕了?”

想想也是,紫苏果落在了凤云渺的手上,颜天真因此而解除了毒性,又何必要忍受每天子时过后的冰冻。

“不错,她已经没事了,不需要冰蚕了。冰蚕只剩下十来天的寿命,我不想让她再承受寒冷,你把冰蚕取出来。”

“取不出来的。”史曜连耸了耸肩膀,“三色冰蚕一旦打入人体内,就是取不出来,半年的时间一过,它自然就死亡,它会化成水,去趟茅房,就能把它排出体外了。”

凤云渺拧起了眉头。

竟然取不出来……

那么接下来的十天之内,子时过后他还得抱着变成冰雕的颜天真睡觉?

想想心里真是有些不爽。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你再怎么威胁我也没用。”史曜连冷哼了一声,“要是能取出来,我也乐意呀,这冰蚕还是我养大的,我也舍不得它死,我还想取出来把它好好安葬呢。”

“罢了罢了,取不出来就算了。也就再冷十天而已。”颜天真扯了扯凤云渺的衣袖,“不要紧的,我已经可以适应冰蚕带来的寒冷。”

凤云渺不语。

他还能说什么呢。

史曜乾低下头继续饮酒,眸底掠过一丝得逞的笑意。

其实,他并未说出真话。

三色冰蚕还是有办法可以取出来的,但是他不想取出来。

他就是想要颜天真再挨一段时间的寒冷。

他不觉得这是什么严重的惩罚,反正冷也冷不死人。

让凤云渺心疼心疼也好。

哼。

他的想法自然是没人知道,就连史曜乾也没有怀疑他的话。

他只知道冰蚕能救人续命,至于能不能取得出来,该如何取出来,他真不懂。

“对了,颜姑娘,钱的事儿,你应该没忘了罢?”史曜连望着颜天真,唇角勾着一抹淡淡的笑意,“咱们当初说好的,你还给我打过欠条。”

史曜连说着便站起了身,走到角落的柜台边上,打开了抽屉。

把之前和颜天真立下的字据拿了出来,递到了凤云渺的面前,“太子殿下,请过目。”

凤云渺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太子妃欠下的债务,本宫自然是会替她还,一文钱也不会少算给你。”

“那真是极好的。”史曜连笑道,“太子殿下准备何时将这笔钱付清?”

“一个月之内。”凤云渺不疾不徐道,“本宫出门在外,自然是不会带这么多银两在身上,这笔钱需要等本宫回到了南旭国之后再给你结算。”

“好,我相信太子殿下的信誉。”史曜连呵呵一笑,“你们三位还有什么其他的事儿吗?”

正说着话,门外头又响起了属下的声音——

“大公子,二公子的药已经炖好了。

“知道了。”史曜连朝着门外应了一声,又转头朝着凤云渺三人道,“三位若是没有其他的事,就请离去吧,我二弟该用药了。”

“药?”颜天真望向了床榻上的史曜乾,“你是有什么病?”

史曜乾闻言,冲着她淡淡一笑,“你应该知道我是什么病才对,我们曾经需要吃一样的药。”

史曜乾此话一出,颜天真顿时就明白了。

她与史曜乾只得过同样一种病。

被紫月魔兰咬过之后,都需要饮血。

史曜乾这么一提醒,她就知道了史曜乾的‘药’是用来缓解毒性发作的人血。

可他又不愿意其他人看见他饮血,他哥哥才会下逐客令。

“天真,他的话是什么意思?”凤云渺转头望着颜天真,“你是否有什么事情没告诉我?”

颜天真离开了他将近半年,他自然不理解史曜乾这话里的意思。

他不在颜天真身边的这段时间,颜天真还得过什么病?

与史曜乾一模一样的病……莫非他们二人曾经还患难与共?

想到这凤云渺,心中顿时就一阵不舒畅。

史家兄弟同她在一起的这段时间,史曜乾这厮一定没少勾搭她。

望着凤云渺目光中的清凉,颜天真将他扯到了一旁,低声道:“你别误会,有件事情我的确忘记告诉你,那就是他也身中紫月魔兰的毒。”

“什么?”凤云渺有些讶异。

“这件事情我也是不久前才知道的,他已经中毒许多年了,不过他与我的性质不同,他守着童子身,因此,喝血不需要受到任何限制,随便路上抓个人都能拿来做药了。”

“原来如此。”凤云渺目光中浮现一抹似笑非笑,“也就是说,我们手上的这颗紫苏果,是可以救他的。”

“的确可以。”颜天真说着,握上了凤云渺的手,“云渺,我方才在想,他对我也有过救命之恩,那么——是否应该还他这个人情,跟他两不相欠?”

“你的意思是要把我们辛苦得来的紫苏果给他?”凤云渺轻挑眉头,语气平静得很。

颜天真猜到他大概是不高兴了,连忙道:“你别生气,我知道这是你费尽了功夫才拿到的东西,可是,我如今能完好无损地站在你面前,除了南绣的舍命相救之外,也有他的功劳……”

史曜乾前前后后也算是帮了她不少忙。

不管他如何恶劣,起码他也是费尽心思在救她。

就连争夺紫苏果的时候,他也是想着帮她去夺,没打算为他自己抢。

这份恩情,不该欠着。

“我没有生气。”凤云渺轻声道,“这东西抢过来,原本就是要用的,我没想到的是南绣会出现,她在临终之前用心头血救了你的性命,这大概是命运注定了这颗紫苏果不会用在你的身上,这东西我们留着,其实也并没有多少用处。”

他费尽心机,不就是为了救颜天真的命。

而颜天真如今也彻底解除了紫月魔兰的毒性,他的目地算是达到了。

因此,没了这颗紫苏果他也不心痛。

他想要的,原本就只是颜天真安好而已。

只要她无病无痛,他费再多的心机和精力又有什么关系。

“云渺,你这意思是同意把紫苏果给他们,还人情债?”

二人此刻处于房屋角落,说话的声音压得十分低,史家兄弟二人并不能听得清晰。

“诶,你们二位叽里咕噜地在说些什么?”史曜连很不合时宜地出了声,“有什么话是不敢让我们听见的?”

这话一出来,惹来的是凤云渺的一个冷眼。

“你先别多话。”颜天真白了他一眼,“总之不是密谋着害你就对了,我才懒得在你身上花心思。”

史曜连:“……”

“紫苏果,拿来还他们对你的救命之恩,倒也算公平。”凤云渺在颜天真耳畔柔声道,“这么一来,你们也算两清,谁也不欠谁了,不过,我不能就这样直接给他们,我也有我的条件,谁让他们总做些让我不高兴的事情?我若是不提要求,岂不是太便宜了他们?”

------题外话------

~被朋友拉出去聚餐了T_T,晚更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