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想个办法拐跑她(一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凤云渺此话一出,颜天真自然是大感好奇,“你要跟他们提出什么条件?”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凤云渺说着,转头望向了史家兄弟二人。

“史曜乾,本宫问你,想不想要摆脱饮血的日子?”

这个问题一出,对面的二人自然是大感惊诧。

“你这话什么意思?”史曜连眯了眯眼,“难不成你想说,你有办法?”

颜天真刚才与凤云渺窃窃私语,想必是把史曜乾的情况告诉他了。

“本宫这么问你们,自然就是有办法。”凤云渺不咸不淡道,“若是本宫对你们说,可以帮你们解决这个烦恼,但是有条件,你们感不感兴趣?”

“你能有什么办法?”史曜连望向他的目光中带着狐疑,“紫苏果不是只有一颗吗?已经给颜天真用了,难不成你手里还有第二颗?”

凤云渺并不打算跟他们解释南绣的事儿,便道:“不错,现在天真身上的毒性已经彻底解除,本宫手中还剩下一颗紫苏果。”

“紫苏果能有这么多?”

史曜连显然不太信任凤云渺的话。

“你若是不相信本宫,那就当本宫没说,本宫也并不是真的好心想要帮你们,只是想还天真欠你们的人情罢了,既然你们多疑,那就不必多说。”

凤云渺说着,牵过了颜天真的手,“咱们回去。”

“慢着慢着。”眼见着凤云渺要走,史曜连赶紧出声喊住他,“你能不能把你手上那颗紫苏果给我看看?”

到了此刻,他依旧有些半信半疑。

唯恐凤云渺会耍什么花招来戏弄他们兄弟二人,但是转念一想,颜天真不像是那种人。

颜天真是个不爱欠人情的性子,对待敌人狠得下心,而他们兄弟二人对她而言绝对不是敌人,她应该不至于太过分。

“给你看看也无妨。”凤云渺应了一声,转身之际伸出了手,手掌心赫然躺着一颗紫色小果。

史曜连观察着他手心里的小果子,与之前赵皇后展示的那颗一模一样。

外形上看起来倒是没什么问题。

“我能不能拿来看看?”他问。

凤云渺收回了手,“你觉得本宫会答应你这种得寸进尺的要求?”

“我可以向你们保证,这绝对不是假的。”颜天真笑出了声,“你们信不过他倒也正常,但你们能不能信得过我?若不是你们对我有救命之恩,云渺绝不会好心地告诉你们他这儿还有一颗紫苏果。”

“我相信天真。”坐在榻上的史曜乾道,“她不会拿假药来骗我。”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那我也得信了。”史曜连挑了挑眉,“太子殿下,我们坐下来聊聊如何?不知你想提什么样的要求?”

“本宫的要求,绝对不会强人所难。”

凤云渺说着,唇角挑起一丝清凉的笑意,“第一,二百五十万两银子一笔勾销,你们当初跟天真算这笔钱的时候,算的应该是辛苦费、出场费、外加人员伤亡的医药费?你觉得,本宫的出场费和辛苦费,会比你们低吗?”

“好,这银子咱们就不算了。”事关史曜乾,史曜连变得极为干脆大方。

不就是二百多万两银子嘛,又不是挣不回来。

二百多万两,买一颗紫苏果,一点儿都不亏。

然而,他还是想得太简单了些。

凤云渺的下一句话是——

“第二个条件,你需要付给本宫二百五十万两。”

“什么?”史曜连的额头跳了一下,“太子殿下不是说要还人情吗?为何还要跟我们算这么多钱?”

本该是凤云渺欠他,这会儿变成了他欠凤云渺?

“本宫方才就已经强调过了,本宫的出场费与辛苦费能比你们低吗?二百五十万两银子,翻上一倍就是五百万两,以本宫的身份和能力,要这样的数目,很过分吗?”

凤云渺的声线不疾不徐,“你也不想想,拿一颗紫苏果有多艰难,你们兄弟二人帮助天真,要是出了个什么意外,也不是大事,而本宫作为一国太子,拿紫苏果途中要是出了个意外……这南旭国的天都要变了,出场费与辛苦费,本来就是按照身价算的。”

史曜连:“……”

心中暗骂了凤云渺一声混账,却还是答应了下来。

“那就依太子殿下所言,这笔辛苦费我们结算给你!”

他又不是出不起这个钱。

这么多年的杀手生涯,家底也算丰厚了。

能让史曜乾恢复健康,花费再多的银两也不算亏。

“爽快。第三个条件,看紧了你二弟,不得再骚扰本宫的太子妃。经过这一场交易之后,咱们双方已经不存在什么欠人情的事儿,也就没有必要再联络了,像你们这样的江湖草莽,与我们皇家人是没有必要来往的。”

史曜乾闻言,眉头一蹙。

凤云渺这话的意思,是要他和颜天真断开联络,不得再来往。或者应该说,最好连见面都免了。

“好。”史曜连倒是答应得十分爽快,“你的三个条件我都答应,我会看着二弟,不让他再去打扰颜姑娘。”

这姓颜的女子命里带衰,扯上她就是一堆的倒霉事,能与她离得远远的,自然也好。

“可别怪本宫说话难听,本宫这眼里是揉不得沙子的,既然你已经答应了,就要履行。若是将来再被本宫看见你二弟来骚扰本宫的太子妃,可就别怪本宫心狠手辣了,毕竟人情已经两清,本宫不会再讲什么情面。”

凤云渺说这话时,语气凉薄,目光也看向了史曜乾,带着毫不掩饰的警告。

史曜乾毫不退缩地迎视他,被褥下的拳头握紧。

凤云渺,你这最后一个要求提得还真是……好啊!

想让他与颜天真断了联络……

门都没有。

“口说无凭,准备笔墨纸砚。”凤云渺道,“立字据画押。”

史曜连道:“好,现在就立字据!”

双方签下协议,画押之后,史曜连便打下了欠条。

他的财产可都是在北昱国,出门在外的,也没有带那么多银两在身上,便只能先给凤云渺立下了欠条,约定一个月之内还钱。

“可以让你先拖着这一段时间,本宫不逼债,这紫苏果嘛,就等你欠本宫的钱还清了再给你。”

“你就不能先给我吗?我又不会欠钱不还!”

“你的人品本宫很难相信,这钱没到手上,本宫不放心……”

“你——”史曜连磨牙,“我从不干欠钱不还的事,或者应该说,我就没欠过钱!你也知道我们是做杀手的,做杀手最讲究什么?信誉!没信誉我们还怎么混?”

“云渺,先给他们罢。”颜天真开了口,“欠债不还的事,说出去也挺丢人,死要脸他肯定丢不起这个人,他也没穷到还不起钱,他都富得流油了。”

史曜连在一旁附和着,“没错!我一点儿都不穷!”

“既然太子妃都这么说了,那本宫就给她这个面子。”

凤云渺慢条斯理地说着,从衣袖中取出了那颗紫苏果,抛给了史曜连,“拿去,含在口中,会慢慢化开。”

话音落下,便揽过了颜天真的肩膀,转身离开。

床榻之上,史曜乾盯着凤云渺的背影,似乎要用眼神在他身上盯出一个洞。

“别瞪了,也算颜天真有良心,她要是不说她那还有一颗紫苏果,你或许就要喝一辈子的人血,连媳妇都讨不到,你快些吃了,从此咱们跟她就没有人情债了。”

史曜连走到了床沿边坐下,苦口婆心道,“以后你跟她就不必联络了,你想想,她一个有夫之妇,有什么可稀罕的?”

“用不着你管。”史曜乾冷冷地道了一句,倒头就睡,背对着史曜连。

“诶,你别躺下啊,你把这颗果子含在嘴里,含化了,你以后就不用再喝人血了……快点!”

“……”

离开了史家兄弟所在的宅子,凤云渺将握在手中的欠条在颜天真的面前抖开,“天真,这一大笔银两,就给你花如何?”

颜天真见此,挑了挑眉,“一下子给我这么多钱用,就不怕我去包养小白脸?”

“不怕。”

“你对我这么有信心?”

“不是对你有信心,而是对我自己有信心。你看我看的习惯了,寻常的歪瓜劣枣恐怕就入不得你的眼,一来,我觉得你的眼光不会有什么问题,二来,容貌气度胜过我之人,世间少有。”

颜天真:“……”

这话说起来可真是够自恋的。

不过,她也不好反驳了。

正准备接过凤云渺递来的欠条,手指才要碰触到欠条的那一瞬间,凤云渺却又将欠条收了回去,“还是算了,先不给你。”

颜天真唇角微微抽了一下,“说好的要给我钱花,又不给我了?”

“我一向不会对你出尔反尔,但是这个钱现在不能给你。”凤云渺轻描淡写道,“成婚之后你才能花,婚前,不给你花。”

“不给拉倒。”

“其实,你想要这笔银子也不难。”凤云渺将唇凑到了她的耳畔,“你陪睡,我给钱。”

由于凤伶俐就跟在一旁,他的声音便刻意压得很低。

颜天真拿肩膀撞了一下他的胳膊,“去你的,先回宫罢,你们一路,我独自一路,你想要离开,也得先去跟半宸打声招呼才行,我收拾些东西。”

“好,夜里我再过来寻你。”

……

颜天真率先独自回宫,沐浴更衣了一番之后,便开始收拾东西。

收拾了两件轻便的衣裙、盘缠首饰、再放入南绣的骨灰盒,一个包袱差不多就满了。

从衣袖口袋中翻出了那条凤云渺送给她的项链。

这条名唤“星华”的项链,自从来到这东陵国后,就不敢戴在脖子上了,等她回家了之后,便又可以重新戴上了。

正收拾着,忽听宫殿之外想起宫人的一声高喊——

“皇后娘娘驾到。”

颜天真连忙将包袱塞到了床底下,起身前去迎接。

眼见着赵丹儿的身影踏了进来,颜天真端起了笑脸,“皇后娘娘,吃过了吗?”

时至傍晚,差不多也到了饭点。

“还没吃过呢,最近没什么胃口,命人带了一些新鲜水果过来,想要和妹妹你分享分享。”

赵丹儿说着,便命人将水果摆上了桌。

“原来皇后娘娘你还没有用饭,那不如就让我做些开胃小菜。”颜天真笑道,“你等我片刻就好。”

“你又要亲自下厨,好啊。”赵丹儿冲着她粲然一笑,“那本宫就坐在这等着妹妹上菜了。”

“好。”

颜天真笑着应了一声,转身走开了。

算是告别前最后一次给她下厨了。

这以后还有没有机会聚在一起用饭……可就不好说了。

颜天真做菜的速度十分麻溜,很快就上好了三菜一汤。

赵丹儿吃得不亦乐乎,颜天真几乎就没吃上几口,全让给她吃了。

一刻钟的时间不到,赵丹儿将饭菜一扫而光,又灌下了好几碗汤。

“妹妹的手艺就是比御厨的好,你以后若是有时间,能不能常常给本宫做菜吃?”

赵丹儿望着她,目光中带着期盼。

颜天真与她对视片刻,道了一声,“好。”

若是有机会再次相遇,她依然愿意下厨。

只是不知道,离下一次一起用饭,会是何年何月?

吃饱喝足之后,二人便泡茶聊天。

“咱们这皇宫里呀,很快又要寂静了。”赵丹儿道,“南旭太子明日就要离开,西宁皇帝是后天离开。”

“离开就离开了。”颜天真随意地道了一句,“与我们又没有什么关系。”

“说的也是。”赵丹儿单手托腮,凝视着颜天真,“妹妹,很多人都说你与良玉郡主长得像,你可知道,鸾凤国的那位良玉郡主和南旭国的太子是一对未婚夫妻?他们早在半年前就定下了婚约,可惜那位郡主失踪了,这才导致那位太子青丝白发,你说,你与良玉郡主长得那么像,南旭太子就没来找你说说话?”

“没有。”颜天真摇了摇头,“我与这位太子殿下没有交谈过。”

“唔,还以为他也会来勾搭勾搭你,毕竟那段枫眠已经来勾搭好几回了,这位西宁皇似乎也十分欣赏良玉郡主,显然是把妹妹你当成了替身,难得南旭国的那位太子从来不来骚扰你,可见他才是对良玉郡主一往情深啊。”

“听起来倒是挺让人敬佩的。”颜天真笑道,“他心无杂念,可比西宁国的那位陛下好多了。”

“没错,西宁陛下还是得学着点。”

这一头的两人在拿着两个男子比较,另一边,被她们所议论的段枫眠也在自己的住处饮茶。

他坐于桂花树下的桌边,将茶杯拿在手中把玩,久久不曾回神。

身后跟着的贴身随从出了声,“陛下似乎是有心事?”

“后天一早就要启程回国,朕却还有一个心愿未了。”

“陛下想说的是那位仙妃娘娘吗?”作为段枫眠的贴身随从,忠心耿耿,自然是知道不少关于他的私事。

“不错,朕对她可算是极有耐心,可偏偏她一点儿面子也不给,朕非但不觉得气恼,反而更加有兴趣了。”

段枫眠说到这儿,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

这一点,与颜天真也有些像。

当初在狩猎场试图勾搭颜天真,也没能勾搭上。

这是他心中的一个遗憾。

如今碰上了一个与颜天真相似的女子,又是这样的倔强脾气。

她都要怀疑这两人是不是姐妹关系,长得像,就连脾气也像。

甚至怀疑这俩是不是同一个人。

但,不可能。

颜天真爱慕的是凤云渺,情投意合,又怎么会愿意来东陵国做一个深宫怨妇。

七八分相似的长相,还是能看出明显不同的。

这个仙妃,难道也抓不在手掌心里?

“后天的行程,算算时间,朕能留下的时间不到两天,国内还有事,不能再继续拖着不回,朕得想个办法,拐跑她。”

------题外话------

~还是有二更滴!尽量八九点不会太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