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好,我从了你(二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颜天真此刻还不知自己被人惦记上了,依旧与赵丹儿谈笑着。

眼见着天色全黑了下来,赵丹儿起了身,道:“妹妹,本宫还有些别的事儿,就不多留了,改日再来看你。”

“好。”颜天真笑着应了一声,“皇后娘娘慢走。”

“嗯……对了,本宫送给你的孔雀金冠,你似乎只戴了一回,莫非你不太喜欢?”

“不是不喜欢,只是有时衣服的颜色太淡雅,配着金冠感觉不太合适,下次衣服颜色穿得深一些,再配这顶金冠。”

“唔,有道理,喜欢就好。”

赵丹儿笑着离开了。

颜天真望着她离去的身影,转头看了一眼梳妆柜边上的孔雀金冠。

这一顶金冠……只怕是装不进包袱里了。

要是带走,会有些累赘呢。

其实她挺喜欢这顶孔雀金冠的,但是为了轻便出行,也就只能留下了。

就快要离开这东陵国皇宫了……从进来到离开,前后加起来也不到一个月。

倒是有点舍不得赵丹儿。

希望有缘还能再见,希望再见还是朋友。

……

夜深人静之际,一道如同鬼魅般的身影在寂静的黑夜间穿梭。

闪到了某一间房屋的窗台下,那人伸手轻轻敲响了窗户。

只等候了片刻,便听得吱呀一声,里头的人将窗户打开了。

微凉的风灌入,拂过女子柔软的发丝。

“快点进来,外头风冷。”

窗户外的人影听着,赶紧跃上了窗台,蹿进房屋中。

下一刻,窗户又被关了上。

颜天真才把窗户锁好,转头就撞上了凤云渺的胸膛,同一时刻,察觉到腰间一紧。

“晚饭前已经跟半宸道别了,明日中午的行程,我在帝都外的客香居等你。”

“好。”颜天真应道,“我如今出宫不用请示赵丹儿,明日午时,我就乔装一番过来找你。”

“先陪你回一趟鸾凤国,与大舅子商议婚期,跟你们女帝陛下打个招呼,你再随我一同回南旭国成婚。”

“嗯。”

作为鸾凤国的郡主,失踪了半年,她总要先回家一趟。

顺便,让南绣的骨灰回归南家。

然后,与凤云渺回南旭国成婚。

“离子时还有一个多时辰,春宵一刻值千金。”

凤云渺的话音落下,就将颜天真打横抱起,走向了床榻。

将颜天真搁在柔软的被褥之中,他的身躯慢条斯理地压了下去。

“明明都已经解除了毒性,这三色冰蚕还得再把你冻个十来天,真是烦人。”

凤云渺有些不满地道了一句,将头低了下来,覆上了颜天真的唇。

唇上传来微凉又柔软的触感,厮磨片刻之后,凤云渺那原本有些凉的唇此刻也有些暖意了,他的一只手压着她的肩,另一手还紧紧地扣着她的腰肢。

他的亲吻,大多时候温柔又细致,偶尔也会火热而狂野,又不太急切,这样紧密的气息,让人不禁沉沦其中,难以逃脱。

颜天真方才还是心绪平静,这会儿心跳有些加快了,连带着耳朵都有点儿热。

面对凤云渺熟练的攻势,她很快便有些招架不住,任由自己身上的衣裳被他剥落,任由他白皙修长的手掌在她的身躯上游移。

在床笫之间,大多都是他掌握主动地位。

“云渺。”

她忽然从他的亲吻中挣脱了开,跟他打着商量,“能不能换我压你?”

凤云渺挑了挑眉,“躺着不好吗?非要做主动的那一方?”

“也不是不好,我不希望一直处于被动。你老压着我,重。”

其实凤云渺的身躯高挑又瘦削,不重。

可她就是要这么说,想要换取一次反压的机会。

凤云渺显然不认同她的说法,反驳道:“我哪里重了?看看半宸与段枫眠,哪个不比我壮?若是我有他们那样健硕的身躯,还不得压着你喘不过气来。”

颜天真:“……”

不管了。

趁着凤云渺一个不注意,她一个翻身,猛地将他压在了身下。

“云渺,你还真是好推倒啊……呵呵呵呵,你就从了姑奶奶我吧。”

凤云渺见她的女流氓本质上来了,桃花美目微微眯起,“这么喜欢主动?”

“偶尔主动。”颜天真趴在他的胸膛上,“你要是同意,我就吃一颗‘缠绕’。”

颜天真这话一出,凤云渺低笑了一声,“好,我从了你。”

她既然主动愿意吃助兴的药丸。

那就随她。

有利于提高兴致和体力的‘缠绕’,男女皆可服用,效果显著,并且无后遗症。

他觉得,这应该是肖梦研制出的最成功的东西。

颜天真言而有信,吃过了一颗‘缠绕’之后,便开始对着凤云渺上下其手。

“云渺,躺着作为被动的那一方,感觉如何?”

“还可以。”

“能不能再满足我一个条件?”

“你说。”

“叫我女王大人。”

“不叫。”

“你叫不叫?”

“……”

“你不答应我,我就停下来!”

颜天真说着,果真也就不再有任何动作了。

这么一来,难受的自然是凤云渺。

“你这个坏家伙,看我怎么收拾你。”凤云渺磨了磨牙,伸手扣上了颜天真的肩膀一个翻身,又将她压回了被褥间。

颜天真惊呼一声,“你怎么能反悔?不是说好了,我主动……”

“我看你根本就不想动,还不如我来动。”凤云渺冷哼了一声,不再给她翻身的机会。

“你耍赖啊你。”

“平时我都不会对你耍赖,但是在床笫之间,我很难保证我会不会讲信用。”

“我靠。”

“姑娘家的,少骂点儿粗话。”

“我……”

颜天真还想继续骂,凤云渺却不再给她机会,一低头就拿唇封住了她的口,让她将那些不满的话语全吞回肚子里去。

颜天真在黑暗中瞪着他,却挣脱不开他的怀抱。

真是可恶啊……

很快,在他的攻城掠地之下,她丢盔弃甲,乖巧又被动地躺在被褥之间,承受他的怜爱和热情。

“不是吃过缠绕了吗?怎么这么快又疲倦了?真是无能。”

“你大爷,信不信我一次吃个十颗八颗,让你无福消受,反正没副作用,我又不怕多吃。”

“这样不好,虽然助兴药物有益身心健康,但总是靠着吃这东西来保持体力,这就证明了你本身确实无能。”凤云渺在她耳畔恶劣地笑道,“为夫就从来不需要吃这种东西。”

“就你厉害,就你能耐。”

“我当然厉害了,比你厉害多了。”

颜天真:“……”

被他如此嘲笑着,她磨了磨牙,一口咬在了他的脖子上!

凤云渺那可怕的体力,有时真的会让她产生一点儿敬畏感。

她吃了‘缠绕’,还干不过。

这是祖传的体力,还是后天练功练出来的?

很快的,颜天真就没有心思思考其他的问题了。

躺着就躺着吧,不能翻身做女王,就当是被他伺候了。

就当每夜都白嫖一个美男。

这么想着,她心里也就平衡了些,被凤云渺压迫的郁闷心情顿时一扫而光。

中场休息时,颜天真轻抚着他一头银发,笑道:“不错不错,服侍得姑奶奶我很满意。”

凤云渺也不介意被他这么调侃,回了句,“那当然,少有人具备我这样的本事。”

“那我可就不知道了。”颜天真下意识回了一句,“我又没试过别人的服务……”

话说到这,她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连忙闭上了口。

下一刻,察觉到腰间一痛,她倒吸一口冷气。

是凤云渺的手在她的腰上狠狠掐了一下。

同一时,清凉如玉石般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你还想试别人?嗯?”

“没有没有,我刚才也就只是那么随意地答了一句,你别当真……”

这家伙的醋坛子也忒容易打翻。

“以后这种话就莫要随便说了。”凤云渺的警告声在耳畔响起,“也不许想!”

“知道了知道了。”

“我从没想过再有第二个女人,你也不能想着再有第二个男人。”

“明白明白。”

“回答得这么敷衍,你是认真的吗?”凤云渺的语气中带着狐疑。

“我怎么就不是认真的了?那你要我如何回答?”

“在床笫之上,只能叫着我的名字,只能夸我。不要提其他人了。”

“可以,那你倒是先夸我一句。”

“夫人,你好棒,这样夸可以吗?”

“可以可以!我很受用!”颜天真的语气中带着毫不掩饰的欢喜,“继续夸。”

“你让我昧着良心夸奖你,你却还没夸上我一句。”

“……”

房屋内的二人还在榻上激烈交战,却不知窗户外头又有一道人影缓缓靠近。

此刻已是万籁俱静,人声寂寂。

窗户外的人也将脚步声放得很低。

来人正是段枫眠。

走近了窗台边上,本想抬手敲窗户,却听到卧房内有不寻常的动静。

在这样寂静的夜里,像他这样练过功夫的人,五官清晰敏锐,自然也就能听到卧房内的声响。

里头依稀传出一男一女的对话声,夹杂着暧昧的喘息声。

段枫眠的脸色当即一沉。

仙妃在和谁做苟且之事?!

她是半宸的妃子,可今夜他外出散步之时,分明看到半宸往皇后的寝宫去了。

既然已经留宿了皇后的寝宫,就不可能再大半夜转个方向来这儿了。

那么,她真的是在和外男私通。

难怪她会拒绝自己这个一国君王,原来是早就已经心有所属?

难怪他抛出了那么多诱惑的条件,她都不为所动。

她还口口声声说着要对半宸忠诚,不做红杏出墙之事。

满口谎言。

这样的女子……似乎并不值得他花心思。因为她的心思也并不在自己身上。

他是一国之君,要是拐这么一个红杏出墙的异国妃子回去,难免也要给他戴上绿帽子。

原本对她挺感兴趣,觉得她恪守妇道,老死在这东陵国宫中太可惜,不忍看她做一个深宫怨妇,这才想着要把她说服,让她跟着自己去西宁。

可是现在……

听着她和其他男子在行男女之事,心中对她的好感顿时减了大半。

终究不过就是一个替代品罢了,得不到也不需要太难过。

段枫眠转了个身,本想离开,却听到里头传出了女子的抱怨声——

“云渺,你真是个禽兽啊你,你就不能休息休息么!”

段枫眠脚下的步子一顿。

云渺?

凤云渺!

里面的男子竟然是他?

段枫眠原本已经打定了主意要走开,这一刻却迈不出步子。

竟然会是凤云渺?

平日里看上去正儿八经,清冷傲慢的凤云渺,会做这种私通异国皇妃之事?

虽然他自己也想过勾搭仙妃,但他从不敢说自己不近女色,从不敢说自己清心寡欲。

他晓得自己多情,帝王风流,原本就不是稀奇事儿。

可凤云渺……

世人都说他风华绝代、清心寡欲、深情专一,他单单只恋一个良玉郡主,郡主失踪杳无音讯,他思念佳人,青丝白发,在半年之内,再也不曾与任何女子有过交往。

听起来倒真是很让人赞叹,让无数闺中女子为之癫狂。

然而——

在不为人知的阴暗之处,他也在做着与有夫之妇私通的事。

凤云渺跟他是同一种人。

他得不到颜天真,心中觉得遗憾。

凤云渺是失去了颜天真,心中觉得惆怅。

于是他们都把对颜天真的思念,寄托在了另一个女子的身上。

这个与颜天真长相相似,十分有个性的仙妃娘娘。

东陵国帝后情深,仙妃得不到皇帝的宠爱,闺阁寂寞在所难免。

他本想去慰藉一番,却没想到又被凤云渺占了先机!

这个仙妃竟然看上了凤云渺,看不上自己这一国之君。

颜天真也是被凤云渺占了去。

如今就连一个替代品,都要被他凤云渺占了去。

段枫眠心中顿时觉得十分窝火。

那厮不就是长着一张好看的脸,坊间都说他俊美如神,靠着那张玉面勾搭女人,真有能耐。

自己这个一国之君怎能就被他比下去?

段枫眠越发觉得心中不甘心,便又折返回去,想要抬手一掌拍开窗户,却又听到里面女子的笑声。

里面的两人似乎又在交谈着什么。

他蹙了蹙眉,收回了手,将耳朵贴到窗户纸上去听。

“你别老掐我的腰,好痒啊……哈哈。”

“我天天这么伺候你,你是不是该对我表达感谢?”

段枫眠听到这儿,眉头拧得更紧。

天天这么伺候?

这两人究竟私通多长时间了?

“谢什么谢?这不是你应该做的么。”里头又响起了女子的说话声,“休息休息好吗?都快子时了,咱们还是睡罢。”

“我还不够尽兴。”

“唔,可是我想睡了,等我们离开了之后,就不必顾忌白天黑夜,届时,天没黑就可以开始,一连几个时辰,让你尽兴可好?”

颜天真这话自然只是为了暂时安抚凤云渺。

她真的太想休息了,就只能先说些让他高兴的话。

可这些话,听在窗外段枫眠的耳中,却是让他心中的火气更上一层楼。

这女人对待自己的时候一本正经,在凤云渺面前竟然如此放浪!

天没黑就开始,一连好几个时辰,这种话她竟然也有脸说得出口。

还有——

她是打算跟凤云渺走了?!

自己千方百计拐不到的人,竟然就这样轻易被凤云渺拐了。

更让段枫眠恼火的还在后面。

“这可是你说的,别到时候又承受不住,连连求饶。”凤云渺轻笑着,跟平时在人前的一本正经丝毫不同,话语中的调侃意味格外明显,“想休息?那就再说些中听的,我听得满意就放过你。”

“你好厉害,非常厉害,行不行?”颜天真冷哼了一声,“都说能力不行会让人不尽兴,可能力太好也让人很苦恼,你连续一个时辰都可以不用休息,我口干舌燥啊,去给我倒杯水喝去。”

段枫眠听到此处,眸底浮现一丝半信半疑。

连续一个时辰都可以不用休息?

这是她刻意为了讨好凤云渺吹捧出来的吗?

显然是。

就凤云渺那瘦削的身躯,想来体力也高不到哪去,能比一般人好多少。

她这样取悦一个男子,良心不会痛么。

------题外话------



渺渺:居然有人质疑我。

枫眠:mmp,标准版的天真得不到,现在就连低配版的也得不到,宝宝心里苦啊→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