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西宁皇的脸皮也是够厚(一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等这一回合结束之后,我就去给你倒杯水。”凤云渺笑望怀中的人,俯下头轻咬了一下她的耳朵,“累就对了,记住我带给你的这种感觉。”

颜天真将他轻轻推了推,“行了,赶紧结束吧,再有一刻钟就是子时了,让我安静得休息会儿,还有,快去给我倒杯水!”

她真的十分口干,便抬起脚丫子踹了一下凤云渺,催促道:“快点!”

凤云渺无奈,只得恋恋不舍地抽开身,“好,这就给你倒去。”

正准备下榻,只听得窗户外响起不寻常的动静,像是微风吹过衣袖的声音。

凤云渺目光一凛。

窗外有人!

迅速俯下身捡起掉落在地上的中衣披在身上。

他可不能这样不着寸缕地冲出去。

同一时刻,只听得空气中响起“啪”的一声响,纱窗被人粗鲁地拍了开,有一道身影从窗外蹿了进来。

凤云渺正好将中衣穿上了,在同一时刻迅速转身,用被褥将颜天真盖了个严实。

颜天真自然也听见了动静,抓紧了被褥。

凤云渺坐在床沿边上,望着来人。

此刻房屋之内没有点灯,稀薄的月色从破裂的纱窗中透了进来,打在了对方的身上。

对方身形修长,一身浅白色锦衣,头戴银冠,在黑暗之中看不清他的脸庞与神情。

可凤云渺却猜到了他的身份。

会半夜来爬颜天真窗户,试图勾搭她的,能有几个人?

在这皇宫之内,除了他之外,会这么放肆的也就只有两位国君了。

而半宸是绝对不需要爬窗户的,可光明正大地从正门而入,他对颜天真没有想法,也就不会深夜前来。

“段枫眠,偷听他人房中密话,是不是有些太龌龊了?”

凤云渺直呼来人的姓名,一点儿也不客气。

段枫眠被认出了身份,冷笑一声,“龌龊?你倒还好意思说朕龌龊,你可知你的行为比朕卑劣龌龊了多少倍?”

“本宫怎么就比你卑劣龌龊了?”凤云渺不咸不淡道,“本宫并没有对佳人威逼利诱,是她自己心甘情愿钻进本宫的怀里,双方你情我愿的事,又怎么谈得上卑劣龌龊?本宫不像西宁皇你,被拒绝过后还能死缠烂打。”

凤云渺身后,颜天真低语了一句,“云渺,帮我把衣服递过来。”

“朕对仙妃的确有好感,也一直在征求她的同意,对她算是十分尊重,不会如此急切地想要跟她发生些什么。”段枫眠冷笑道,“哪比得上太子殿下你如此轻浮。”

“西宁皇这脸皮也真是够厚。”凤云渺慢条斯理地说着,俯身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衣裳,递给身后的颜天真,“不是你正人君子,而是佳人看不上你,不想与你发生些什么,你自然也就别想发生些什么。”

“好你个凤云渺,行事龌龊还如此傲慢猖狂。”段枫眠嗤笑了一声,一个箭步上前来,对着床沿边的凤云渺迅速出手!

凤云渺自然是抬手,毫不留情地给予回击——

两只手掌碰撞上,二人均被对方的掌力逼退。

不同的在于,段枫眠退了五六步,凤云渺只是从床沿退到了床的里侧。

正好倒在了颜天真的身上。

颜天真在被褥里穿着衣裳,已经穿好了中衣,眼见着凤云渺倒在了身上,唯恐他受了伤,连忙扶住他的身躯,“没事罢?”

语气中带着毫不掩饰的关心与担忧,让段枫眠更是火冒三丈。

“当然没事,只不过我坐在床上,已经没有退路可退,自然就滚到你身上了。”

凤云渺轻笑了一声,坐起身,就在颜天真的唇上啜了一口,开口的声线颇为风流——

“本宫不会有事,也不会输了他,美人不必担忧。”

颜天真听着这话,顿时想笑。

云渺装起风流纨绔倒也挺熟练。

“无耻!”虽然屋内没有点灯,段枫眠也明白对面那二人在他面前打情骂俏,当即毫不犹豫地再次冲上前,对着凤云渺又是一掌!

凤云渺伸手截住他的手腕,不咸不淡道:“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西宁皇,你是因为输给本宫了,心里不服气吗?西宁皇功夫不低,却无法打败本宫,西宁皇地位不低,却无法征服美人,西宁皇自己觉得,有哪一点能胜过本宫?”

话音落下,同样嗤笑了一声,朝着段枫眠迅速出脚!

段枫眠不得不退开几步,避免被凤云渺伤到。

凤云渺回过身,朝着颜天真道:“美人快点将衣服穿上,可别让西宁皇占去了便宜。”

颜天真十分给面子地“嗯”了一声,在被褥下迅速穿外衣。

窝在被窝里穿衣服确实比较不容易。

“朕怎么会败给你,你不过仗着一副好相貌罢了。”段枫眠冷冷道,“身为男子,相貌却比女儿家还要精致,你不觉得自己有些不男不女?”

段枫眠此话一出,惹来对面两人的齐齐谩骂——

“丑人多作怪。”

“那也比你歪瓜裂枣好。”

段枫眠的话,着实把颜天真惹毛了。

凤云渺的长相的确十分标致,尤其那双魅人的桃花美目,有些若有若无的妖冶之气。

由骨到皮,由内而外,清雅与魅惑并存,他有他独特又复杂的气质。

标致又英挺的五官,组合在一起,形成一张无可挑剔的玉面,却并不阴柔,他的眼神凌厉,眉眼之间又不乏阳刚之气,具有令人折服的气息。

这样一个满身威慑力的男子,怎么能与‘不男不女’这四个字扯上联系。

真要说起不男不女,那不应该是史曜连吗?

那个相貌妖里妖气,又喜欢擦脂抹粉的男子,身上的脂粉之香比她这个女子还要严重,那才叫不男不女!风骚至极。

说阴柔,也比不上宁子初的阴柔,宁子初还年少,容貌还未全展开,那冰冷又带着戾气的威慑感,也足以掩盖他那阴柔的俊俏脸庞。

这段枫眠是得了眼角膜,还是双目失明?

就因为他自己的相貌是十分标准的俊朗,才要说云渺长相不够阳刚?

简直是一派胡言,审美观崩塌。

“仙妃,你可真是让朕失望。”段枫眠长身玉立,开口的语气有些冰凉,“朕不曾想到,看似清高的你,骨子里竟然也是如此……”

“放荡?”颜天真回了一句,“对,我就是如此孟浪,见到南旭太子的那一刻,春心都不知道荡漾几次了,恨不得与他在榻上翻滚几圈,我这么说,您是不是对我失望透顶了?”

段枫眠没有料到颜天真说话如此直白,顿时蹙起了眉头,“你是女儿家,怎能说出这样的话?”

“我一向不是很知廉耻。”颜天真说着,倚靠在了凤云渺的身旁,“西宁皇可知我为何屡屡拒绝你?我已经心属太子殿下,又怎么会愿意跟你走?不错,您是一国之君,执掌乾坤,可我不恋权势,只恋他,哪怕他不是太子殿下,我也是不会背弃他的。”

颜天真的话,令凤云渺很是满意。

“美人放心,本宫一定会善待于你。”凤云渺柔声道,“等本宫把西宁皇送走了,咱们再继续做咱们喜欢做的事,他若是想听,就让他在窗户外头继续听罢,没准他回去之后,就是一场春梦了无痕。”

凤云渺话说到这,朝着段枫眠的方向笑了一声,“西宁皇在外头究竟听了多少?应该听到美人夸赞本宫能力的话了,你该晓得,那方面的能力,也是征服美人的重要原因之一,本宫想问问西宁皇,一回合能持续多长时间?中途休息时间需要多少?一夜能来几个回合?”

颜天真:“……”

云渺怼起人来也真是挺有一套的。

她敢说凤云渺的体力绝对高于九成以上的男子。

他的持续时间……好长久。

她甚至希望他能缩短点时间,好让她有休息的机会。

“真是无耻。”段枫眠冷笑,“就你这样瘦削的身板,美人夸你几句,你还当真了。”

“西宁皇显然是不相信,那你看这样如何?咱们就来比一比,你也寻一个美人来巫山云雨,计算时长,看看你我二人谁的持续时间长久,若是西宁皇你输了,就请干脆利落地滚回西宁国,从此以后,再也不要出现在本宫身边这位美人的面前。”

凤云渺的语气颇有信心,“若是本宫输了,本宫也放弃这位美人。”

“太子殿下一定是不会输的。”颜天真连忙道,“我是最有发言权的,殿下带给我的感觉,旁人是给不了的,若是离开了殿下,我只怕活不下去。”

颜天真口中说着娇柔的话,心中却在狂笑不止。

三个不正经的人在比谁更不正经,段枫眠显然不会比他们两人加起来更无耻。

“云渺,咱们不能跟他斗嘴时间太长。”颜天真在凤云渺的耳畔低语着,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线道,“再过一会儿,我就要变成冰雕了,得赶紧把他赶出去才行。”

“嗯,我来赶走他,不必担心。”凤云渺一口叼上了颜天真的唇,轻吮着,温柔的亲吻从脸庞游移到她的脖颈。

颜天真磨了磨牙。

又来了。

这还有第三个人在呢。

不过……在没有点灯的情况下,段枫眠也就只能依稀看见两个晃动的影子,根本看不清他们在干什么。

温香软玉在怀,即使有外人在,凤云渺也毫不顾忌地吃起豆腐。

“仙妃,原来你就这么喜欢做他人的替身,你可知他原本就有一个未婚妻子,就是你常听到的那位与你长相相似的郡主,他没能与那位郡主共结连理,如今在你身上寻找安慰罢了。”

段枫眠的语气中似乎带着嘲弄,“你果然还是不如那个女子,你没有她的傲骨,你也就只配活在她的影子下,永远超越不了她。”

在他的心中,颜天真傲气洒脱,是绝对不甘于被人玩弄。

在凤云渺的心中,仙妃这个替代品大概也就如同玩物一样,永远无法超越颜天真这个正牌夫人罢。

颜天真听着段枫眠讥讽自己,此刻十分乐意配合,“替身又如何?我的全身心都已经属于太子殿下,哪怕是做他人的替身,也无怨无悔,西宁皇不也是把我当成了替身吗?与其跟着你,我宁愿跟着太子殿下呢。”

“那你就跟去罢,你这样的女子,不配朕在你身上花心思,只是浪费朕的时间罢了。”

段枫眠话音落下,冷笑一声,甩袖离开。

这个仙妃,比他预想中的低劣太多了。

还以为她多有脾性,不过如此卑微而已。

不值得留恋了。

凤云渺与颜天真眼见着他的身躯跃出了窗外,齐齐笑出了声。

笑过之后,颜天真又开始思考一个正经问题,“云渺,他会不会把他今夜所见的事说出去?这会影响了你的名声。”

“不怕他说。”凤云渺道,“他若说了,我自然会有对付他的办法,不必担心。”

“这家伙对我的评价是有多高啊。”颜天真伸手摩痧着下巴,“他对仙妃说,你永远只配活在颜天真的影子下,莫非颜天真是他触摸不到的女神,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而仙妃已经嫁为人妇,又与外男私通,不懂礼仪廉耻,还甘愿做替身,在他眼中想必就很卑微了。”

这就是正主与替身的差别。

正主永远是最美好的女神,是梦中情人,尤其是曾经心动却又无法触摸,那种感觉实在是……令人难以忘却的一种遗憾啊。

替身则不同,只能起到一些弥补遗憾的作用,哪怕得不到,也没什么好惆怅,毕竟价值也就那么一点,替身想要逆袭,可能性太低了。

段枫眠放弃了她这个‘替代品’,很好。

“哼,若是将来有一天他知道,曾经被他所讥讽的替代品就是原主本人,不知道他会作何感想。”

耳畔想起凤云渺的冷哼声,同时,颜天真觉得腰间被他掐了一下,“夫人,你的相貌如此祸水,为夫是应该感到自豪,还是应该为了你的招蜂引蝶感到烦恼?”

“可不是我想招蜂引蝶!”颜天真连忙反驳,“眼缘这种事儿,有时候说不准的,被人所倾慕也不是你能管的。”

“你身边的阿猫阿狗就是赶都赶不完。”凤云渺又将她扑回被褥之上,“这一个个的身份也都不寻常,你说,我难道不该因此而感到烦恼?”

颜天真才想说话,忽然察觉到心口处漫上一层寒意,连忙道:“云渺,我要冻结了。”

凤云渺:“……”

“我睡了,你也早些睡罢,切记,不要靠我太近了,明日中午的行程,你可不能着凉上路。”

“知道了。”

颜天真闭上了眼眸。

不多时,冰霜又将她整个人覆盖。

凤云渺如同之前那样,揽着她进入了梦乡。

……

第二日颜天真醒来之际,身边早就没有了凤云渺。

看了看窗户外的天色,已经是日晒三竿。

等到正午时分,她就可以离开这皇宫了。

此时此刻,另一边的御花园之内,半宸在给凤云渺准备饯行宴。

“南旭太子才小住了这么几天便要离去,朕都觉得有些舍不得呢。”半宸手中举着酒盏,望着半丈之外的凤云渺,“若是得闲,可要记得再来朕这皇宫里走一走。”

凤云渺客套地回了一句,“自然是会。”

对饮一杯之后,半宸单手托腮望着他,心中觉得有些许惆怅。

都没能找到机会占点便宜。

若不是因为顾虑这凤云渺的身份,他早就下手了。

“多谢东陵皇替本宫饯行,告辞了。”

凤云渺留下了这么一句话之后,便转身离开。

身后,半宸盯着他离去的身影,看他那一头银发在空气中轻拂,道了一句:“一头银白还能这么顺眼的,大概也就他了。”

“陛下,别看了,再怎么说也是异国太子,别肖想了,为了特殊癖好毁了两国交情可不值得,你找些没身份的俊男来玩弄玩弄也就得了。”耳畔响起赵丹儿的声音。

半宸不语。

“东陵皇,你方才说让他有空再来你这走一遭,朕都替你捏把汗。”身后冷不丁响起一道温和的男子声线,“他来一趟,你就得丢一样东西,这次丢了个妃子,下次再丢什么可就不知道了。”

------题外话------

~二更八九点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