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诈死(二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半宸听闻此话,转过了头。

在他身后说话之人可不正是段枫眠。

“西宁皇方才说的话……朕怎么有点听不懂?”半宸眯起了眼儿,将声音压低了一些,“朕要是没有理解错误的话,西宁皇的意思是南旭太子勾搭上了朕的妃子?”

他们二人之间的距离不过几尺,说话的声音并不高,也就只有最近的赵丹儿听得清。

“陛下,咱们还是换个地方说话罢。”赵丹儿出声提醒道,“在这个地方似乎有些不太合适。”

这附近还有宫人在走动,若是被他们听了去,半宸的面子也挂不住。

“皇后所言有理,咱们去远处的凉亭坐着说。”半宸起了身,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段枫眠,“西宁皇,请吧。”

三人一同走向了荷花池畔的凉亭边坐下,半宸开口道:“西宁皇有什么想说的?现在就说罢。”

“朕接下来要说的话,东陵皇约莫会觉得很气恼。”段枫眠不咸不淡道,“朕与南旭太子一同住在凉风阁,昨天夜里朕睡不着,外出走走,一个不经意就看见南旭太子殿下离开了凉风阁,行动鬼鬼祟祟,还特意避开巡逻的侍卫。”

顿了顿,又道:“心中觉得有些疑惑,既然他举止这么不光明磊落,朕就有理由怀疑他,于是便跟了上去,东陵皇猜猜,他去了何处?”

半宸几乎是不用思考,道出了一个地点,“瑶华宫?”

瑶华宫,是仙妃的住处。

段枫眠既然说凤云渺勾搭他的妃子,那么他就要从众多妃子当中筛选了。

仙妃自然是比较可疑,一来她相貌上等,二来,她与凤云渺的未婚妻子良玉郡主长相相似,凤云渺自然就有理由前去勾搭。

“仙妃妹妹怎么会做出无耻之事呢。”坐在一旁的赵丹儿插了一句,“本宫不相信仙妃妹妹会背弃陛下的,西宁皇可不要随意冤枉,女子的名节何等重要,经不起诋毁。”

“赵皇后觉得,朕会血口喷人吗?这若不是亲眼所见,又怎么会来告知二位,这位仙妃娘娘看似清高,你们又怎么知道她的内在?知人知面不知心。”

他所说的也并没有添油加醋。

他只不过是将他所看到的一切,完完整整地陈述出来罢了。

仙妃表里不一,这是事实。

与凤云渺勾搭成奸,这亦是事实。

谋划着要一起离开,还是事实。

他今日所言,还真是没有半句虚假。

他已经对那个仙妃不再有什么想法,但他就是不能让凤云渺称心如意。

凤云渺一而再再而三地激怒他,对他讥讽嘲笑,他堂堂一国之君,又怎能完全不计较。

总要给凤云渺找点麻烦才是,他很期待凤云渺会用什么样的方式来解决。

半宸对段枫眠的话有些半信半疑。

并非他真的相信仙妃的人品,只是仙妃之前的种种表现似乎都表示出了对他的忠心不二。

她会是那样朝三暮四的女子吗?

这么快就移情别恋?

还是说,这段枫眠自己勾搭不上她,就在这儿说她的不是。

半宸才这么想着,赵丹儿已经将他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

“西宁皇该不会是自己求而不得,就在这儿胡言乱语。你诋毁仙妃妹妹,只是为了报复她对你的冷漠吗?”赵丹儿的语气毫无波澜,“请恕本宫直言,身为一国之君,西宁皇这气量未免也太小了点。”

“朕说的是实话,哪里存在诋毁?”段枫眠的眼角抽了一下。

“西宁皇是非要本宫开门见山了?”赵丹儿挑了挑眉,望着段枫眠的目光中带着玩味,“你自己曾经不也做过勾搭人的事儿?你几次三番试图去勾搭仙妃,没有一次成功,却还是锲而不舍,本宫挺佩服西宁皇的这份耐心,撇开南旭太子的人品不谈,西宁皇,你也高尚不到哪去,半斤笑八两。”

凤云渺勾搭仙妃,他段枫眠就勾搭得少吗?

半斤八两。

段枫眠没有料到赵丹儿会如此说。

赵丹儿竟然会知道这件事?

他有心想要把自己从这件事中摘出去,让他们将注意力放到凤云渺的身上,让他们前去找凤云渺的麻烦,可赵皇后显然跟他不对盘,居然跟他较上劲了。

事情有些超出预想。

可他并不愿意承认。

现在是他找凤云渺的麻烦,不想被对面这一对帝后找麻烦。

“皇后娘娘不知从哪听来的消息,可有证据或者证人?”段枫眠紧绷着一张俊脸,“朕何时做过这样的事情,朕怎么不知道。”

赵丹儿料到了段枫眠会抵赖,心中暗骂一声无耻。

不过想想也是,哪个君王不无耻。

诚恳老实的人,又怎么能做九五之尊。

段枫眠无耻,半宸也无耻,还有未来南旭国的天子凤云渺——也是无耻。

一群无耻之人,没有一个诚恳高尚,这个诋毁那个,这个算计那个,却又都不承认自身的阴险。

人皆是如此。

这种时候就不能分谁对谁错了,看的就是谁更聪明,最阴险者才是赢家。

段枫眠不承认自己勾搭仙妃是准确的,承认了才是傻子。

“本宫的确是拿不出一点证据,只是听仙妃妹妹口述罢了。”赵丹儿不咸不淡道,“那么本宫也要问西宁皇一个问题,你说南旭太子与仙妃妹妹勾搭成奸,可有证据?可有证人?”

她把之前段枫眠问出来的问题抛回给了他。

“没有证人也没有证据,但朕有办法证明朕的话是对的。”

“什么办法?”

“仙妃打算跟着凤云渺离开,这是朕亲耳听到的。你们不如就让人盯着仙妃,看看她今日会有什么动作,凤云渺已经先行一步,咱们就等着看,仙妃是否会前去跟他会合?”

“这是个不错的主意。”半宸接过了话,“那就按照西宁皇的意思,盯紧了仙妃,看看她有什么动作,若真是像西宁皇所说的那样……那就只有一条路等着她。”

赵丹儿的心微微一紧,下意识问了一句,“什么路?”

其实她已经猜到了答案。

而下一刻,半宸给出的回答也符合了她的猜测。

“死路。”

半宸面无表情,“身为朕的妃子,与外男勾搭成奸,成何体统?赐死是必然的,考虑到两国之间的关系,还有双方的颜面,朕可以不和凤云渺撕破脸,但是仙妃……必须死。”

君王的威严,不可冒犯。

他不喜欢仙妃,平日也不去为难她,甚至不爱搭理她,但这并不代表,她可以背着他私通其他男子。

给赵丹儿玩倒是可以,被其他男子玩,怎么行。

赵丹儿心中有些不平静,面上却并没有露出什么异样的神色,只是叹了一口气,“也对,陛下的颜面最重要,此事不仅关乎着陛下的颜面,也关乎着整个东陵国的颜面,仙妃若是背叛,必杀。”

此刻也就只能附和着半宸的话了。

而她这番话说出来,半宸自然也很是满意,“朕的后宫中,当属皇后最识大体。”

“陛下过奖了。”赵丹儿唇角勾起一丝优雅的笑意。

段枫眠惹出来的事,回头必须找他算账。

“朕如此多嘴,还望二位不要介意啊。”段枫眠慢条斯理地说着,低头抿了一口茶。

想到昨夜被那两人合伙嘲笑,心中自然不顺畅,他若是不反击,岂不是显得他好欺负。

对面那两人商量出的结果是——若仙妃真的去找凤云渺,便要将其赐死。

他对这样的结果,并无感觉。

仙妃,终究只是一个不值得留恋半分的代替品。

与颜天真,终究是云泥之别。

颜天真啊颜天真。

你究竟在这世间哪一个角落。

……

正午时分,颜天真出宫了。

颜天真才离开了宫门,便有人将这个消息传达到了半宸的寝宫。

“陛下,仙妃娘娘离宫了。”

“跟上去。”半宸道,“务必跟紧了,要是跟丢了,有你们好看!”

“是!”

“丹儿,都是你给惯的,她现在连出宫都不用跟你请示,你就是对她太过宽容,她才会如此放肆,不将宫规放在眼中,也不把朕放在眼里。”

半宸冷哼了一声,将口中的葡萄籽吐出,伸手又捻起了一颗放入口中。

“是是是,都是我的错。”赵丹儿没好气道,“我现在就亲自出宫将她捉回来,可以了罢?”

“不用这么麻烦了,若是她真的给朕戴了绿帽子,就不必给她活路了。”半宸嚼着葡萄,慢条斯理道,“朕丢不起这个人,丹儿,你应该能理解。”

“是是是,你是一国之君,无法忍受这样的事儿,我自然是会站在你这一边的。”赵丹儿说着,站起了身,“是陛下给了我荣耀与权力,我心中感激,这样罢,我亲自去解决,陛下跟她比起来,还是陛下重要一些。”

“不愧是朕的好兄弟,去罢。”

“……”

再说颜天真离开了宫门之后,并未去找凤云渺,而是去了一家烟花爆竹店。

云渺说,段枫眠一定不会放过曝光他们的机会,所以一定要有所准备才行。

昨夜被段枫眠抓到现行,又把他给奚落了一番,他身为一国之君,自然不会容忍的。

他一定会把她和云渺的事儿说出去。

她今日出宫,多半是会有人盯着她,看她是不是打算与凤云渺会合。

段枫眠口说无凭,他想要自己的话得到证实,就必然需要再抓一次现行。

现在去和凤云渺会合,无疑就是作死。

凤云渺今早离开之际,把解决方案写在了纸条上,压在枕头底下。

去距离客乡居三丈之外的烟花爆竹店,把整家店买下来,让店内所有的人员撤离。

此处位置偏僻,烟花爆竹的数量控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即时引爆,也不会牵连到附近房屋。

她要做的就是,将引线牵到后门处,点燃引线之后,立即跑开,到最近的一间废弃房屋内躲藏,乔装打扮一番,等跟踪的人离开之后,再走出去。

跟踪她的人为了不让她发现,不会跟着她进店铺,只会在暂时店铺外头盯着。

如此一来,跟随她的人眼见着整间店铺爆炸,自然就会以为她在里头丧生。

店铺内,早已准备好了一具穿着女装的骸骨。

颜天真按照计划,将火药引线牵到了后门处,取出了随身携带的打火石,将引线点燃,迅速跑开。

此处地理位置可算是挑选得极好,这后门处通往清冷的破落小巷,有破烂房屋三两间,最破的那一间里就藏着凤云渺给她准备的乔装道具。

让跟踪她的人亲眼目睹“仙妃娘娘”死亡。

这么一来,也不丢半宸的脸面。

他派出去的人只会回去通报——仙妃娘娘葬身爆竹店。而不是——仙妃娘娘与南旭太子会和。

仙妃死,是最好的解决方案。

仙妃,即将从这个世上消失。

“轰——”

身后一丈之外,响起巨大的爆破声,连带着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响。

颜天真已经钻进了破落的房屋之内,打开了藏在稻草中的包袱,开始乔装。

男装、假胡子、人皮面具、斗笠、还有一把剑。

乔装一番过后,那就是妥妥的一名江湖剑客。

“姓段的,想阴我们,回去再修炼个几十年……呵呵。”

颜天真走到了房门口,依稀还能听清附近响起的惊呼声——

“好端端的怎么就爆炸了?”

“谁点的火?”

“莫非是仙妃娘娘自杀于此?”

“这是什么东西?”

“骸骨!”

“这片破烂的衣料,像是她今日穿的那件衣服啊。”

“立即回宫去禀报陛下!”

颜天真听着那群人的议论声,暗自窃笑着。

但很快的,她便笑不出来。

只因那一头响起了一声——

“参见皇后娘娘!”

“皇后娘娘怎么过来了?”

颜天真眉头微微一蹙。

赵丹儿过来了……

会被她看出什么不对劲吗?

若是赵丹儿没看出不对劲,真以为自己死了,大概也会难过罢。

“本宫出来看看……”赵丹儿踩在在废墟之中,扫了一眼周遭的情形,再看暗卫们有些慌张的神色,顿时猜到了一个可能性。

“本宫远远地就看见这里一片烟气冲天……仙妃呢?”

她开口,声线中带着一丝颤抖。

暗卫们纷纷低头不语。

“本宫在问你们话!”赵丹儿低喝一声,“全都哑巴了吗?!”

“回皇后娘娘的话,仙妃娘娘她……葬身于此。这是她的骸骨。”

赵丹儿低头望着地上那具支离破碎的尸骨,还挂着些破破烂烂的衣料。

烟花爆竹店里发生爆炸,威力不可小觑。

这其中火药的成分,足以将人炸得粉身碎骨。

她不是出来与凤云渺会合的吗?怎么会发生这样的意外?

赵丹儿唇色有些发白,蹲下了身,望着地上的骸骨。

她的眼神看到了某一处,忽然怔住。

随即,拧着的眉头舒展了开来,唇角勾起一丝几不可见的笑意。

可她低着头,并没有让周围的人看清她的表情。

她摆了摆手,示意周围的人全退下,“你们回去如实禀告陛下吧,本宫想一个人静一静。”

暗卫们闻言,便纷纷退下了。

皇后娘娘与仙妃娘娘交情好,会因此伤感也是在所难免的。

等到废墟之中只剩下赵丹儿一人,她才起身走到了后门处。

后门通往一条破落的窄巷。

“妹妹,你在不在附近?你要是在的话,就出来跟我道个别。”

破屋之内,颜天真听见了赵丹儿的声音,并没有觉得有多意外。

赵丹儿发现了不对劲,知道这一切只是她设的局。

“我知道你诈死了,你安排这么一出,绝对不能顶着真面目逃走,你想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中,你就要乔装,你是不是躲在这附近?你要是听见我的话,你就出来!”

赵丹儿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颜天真伸手,推开了破屋的房门。

赵丹儿距离她不到一丈,听见动静,便转过了头。

眼见着破落的房屋中走出一名持剑男子,“我在这里。”

如此熟悉的声音,让赵丹儿笑了。

“你居然用这样的方式逃脱,险些吓到我了。”

“皇后娘娘不生气吗?”

“是有点生气,不过,也不是太气。”赵丹儿眼见着颜天真走近,唇角的笑意加深了些,“妹妹,喔不对,我应该叫你一声——良玉郡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