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仙妃之死(一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声良玉郡主一出,颜天真怔住。

“是不是觉得很惊讶?我为何会知道。”赵丹儿轻挑眉头,“最初与你相识,的确是被你给骗过去了,你的身份背景本宫也是查过的,没有什么问题,但后来一想,你若是有心隐瞒,塑造一个清白的假背景,似乎也有可能。”

“你平日里总对陛下摆出一副深情款款的模样,把陛下和本宫都给忽悠过去了,陛下与你相处的时间短,不能看出你的异样,可本宫与你相处的时间不短,也就能发现不对劲了。”

赵丹儿说到这儿,淡淡一笑,“你说你是市场的一介普通卖鱼女,可你看看你的十指,指若青葱,莹白如玉,哪里像是干过活的人?”

“或许是我保养得好呢?”颜天真道,“女子爱美,喜欢保养身上的肌肤,这是人之常情。”

“那么气质和韵味,你又该如何改变?”赵丹儿耸了耸肩,“你知道本宫一向以貌取人,看美人只看容貌与气质,你虽然极力伪装,可你毕竟是仙人之姿,充当凡夫俗子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啊,举手投足间,自有一分贵气,真的像是皇家风水养出来的人儿,还有你的眼神,太狡黠了。”

赵丹儿说到这儿,轻点了一下颜天真的眉心,“本宫的直觉一向很准,你就是一只狡猾的小狐狸啊,你可知本宫是从何时怀疑你的?”

颜天真想了想,道:“从我取你凤冠的时候?”

“不错,就是那个时候。”赵丹儿笑了笑,“在这之前,就觉得你不简单了,凤冠那一次,我就彻底对你起了疑心。”

“既然皇后娘娘已经对我起了疑心,为何还要把凤冠借我三日?”

“本宫对你起疑心,却并不代表把你当成敌人,也不代表讨厌你。只要你来东陵国皇宫中的目的不是针对本宫和陛下,本宫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你不是对东陵国不利,本宫就不会用对待敌人的方式来对待你。”

赵丹儿说着,拍了拍颜天真的肩,“本宫早就问过你,有没有什么特别想要的?和本宫直说就是,可你却回答没有,你为何不早说你要紫苏果?你费了那么多的劲,就为了拿这一颗紫苏果,又是伙同他人半路挟持陛下,又是费尽心机拿紫晶琉璃破解锦盒的奥秘,你都不敢来尝试着直接问我,那我就陪你玩玩。”

说到这儿,她低笑了一声,“其实本宫也挺喜欢玩这种斗智的游戏,人与人之间,总是要带着一层面具来往,总是不敢轻易对人脱下自己的假面具,你有防人之心是好事,本宫不怪你,只能说,本宫没本事走进你心里罢了,你宁可大费周章,也不愿意跟本宫说心里话。”

颜天真无言以对。

赵丹儿的聪明,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

她居然……都猜到了。

“那你又是如何得知我没有死?”颜天真问出了心中的疑问,“是店里那具骸骨有什么问题?”

“身形与衣着的确是和你差不多,但——手臂的长度短了,上臂骨头略微茁壮了一些,这女子的手臂肯定是比你粗上一点儿。”赵丹儿的语气中带着笑意,“不瞒你说,本宫问过为你量尺寸的裁缝,你身上每个部位的尺寸……本宫都晓得。”

颜天真:“……”

好吧,她也不是头一回见识到赵丹儿的痴汉本质。

将她的尺寸记得这么清楚,真是令人意外。

“不是每一个算计本宫的人都能活下来,更没有人在算计过本宫之后还会被本宫原谅,你是第一个。”赵丹儿揽过颜天真的肩膀,慢条斯理道,“大概是因为你够漂亮、够聪明、够阴险、要不是因为你被本宫所欣赏,本宫就会给你设一个死局了,而不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推波助澜。”

“皇后娘娘真的不怪我吗。”

“本宫说了不止一遍,本宫是最疼爱你的。你可知本宫为何要把凤冠借你三天?给你三天时间,看看你能否用紫晶琉璃破解盒子的奥秘,谁让你老是算计我,我自然就得给你出点难题,总不能让你太过轻易地拿到。”

赵丹儿说到这儿,冷哼了一声,“有时候想想,你这么居心叵测,将你抓起来得了,可束缚着你,又觉得有些不忍心,你是应该自由翱翔的,可放你走,又觉得舍不得。”

颜天真静默。

“如果那颗紫苏果你是拿去自己用,本宫愿意给,可你若是拿去给其他人用……本宫或许就不是那么愿意了。”赵丹儿悠悠道,“如此珍贵的皇室秘药,哪能说给就给了,话说那个盒子你打开了没有?若是你要用,本宫可以帮你打开。”

言外之意,其他人要用就不给帮了,锁在盒子里让他们自己烦恼去吧。

“打开了,已经用了。”颜天真顿了顿,道,“我之所以来这东陵国,是为了解自己身上的毒,我被一种名唤紫月魔兰的毒花刺伤,性命攸关,为了活下去,我只能怎么做。”

“那你身上的毒现在可解了?”

“解了。”

“那就好。”赵丹儿只以为是她吃下了紫苏果才得以解毒,笑道,“你可真是聪明啊,居然真的打开了锦盒。”

颜天真否认,“不是我打开的,是云渺。”

“他?”赵丹儿唇角轻勾,“难怪你看上他了,原来他也是个绝顶聪明的主,段枫眠说你们二人半夜勾搭成奸,本宫就更加确信你是良玉郡主,凤云渺与段枫眠不同,段枫眠是个风流帝王,可凤云渺不是个随意留情的人,他半夜探你寝宫,段枫眠说他是将你当成了良玉郡主的替身来玩弄,可本宫心里清楚,你就是良玉郡主本人。”

起初,她以为这两人只是长相相似。

可是从凤云渺的态度来看,分明就是同一个人。

段枫眠终究还是没看明白,始终都将仙妃当成了良玉郡主的替代品。

颜天真叹了一口气,“对不起。”

“道歉的话就不用说了,至少你在我无趣的时候,给我添了不少欢乐,那颗紫苏果就算是谢礼了,原本也不是本宫的东西,是陛下的东西。本宫就不跟你追究了。”

赵丹儿说到这儿,嘿嘿一笑,“其实咱们陛下也是挺聪明的,只不过你老对他耍流氓,他就不屑于理会你,也就将你忽略了,你应该庆幸自己没有引起他的注意力,能被他忽略,也算是幸事,要是被盯上了,那才麻烦。”

“皇后娘娘的心胸宽广,超出了我的预料。”

“能不能不叫皇后娘娘,好生份。”

“多谢丹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呵呵,只要你不是对我国不利的敌人,只要你不危害我东陵国的江山社稷,我是很乐意姑息纵容你的。”赵丹儿说到这儿,眉梢轻挑,“怎么样?有没有被本宫感动?”

“有有有。”颜天真唇角浮现一抹歉意的笑容,“其实,我骗你的次数可真不少了……”

“不用详细解释了,骗过就骗过了,有些事可以不用说出来,诶,你这假胡子没贴好,我来给你整理整理。”

赵丹儿伸出了手,帮颜天真将唇边的两撇小胡子固定好了位置。

“好了,这样就好看多了。”赵丹儿收回了手,“你何时以良玉郡主的身份再来东陵国?”

“有机会,一定还会再相聚。”颜天真张开双臂拥住了赵丹儿,“我走了,多谢你这些日子以来的关照,保重。”

“能被妹妹临别这么一抱,本宫真是开心啊。”赵丹儿拍着颜天真的后背,“本宫只能叹息自己不是个男人,若是变成男子,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可惜啊……本宫错生成了女儿身,人生好无趣。”

颜天真:“……”

“对了,本宫送你的孔雀金冠你都不带走。”

“我想带走来着,可是包袱装不下了,太累赘。”

“这样啊……”

“你先帮我保管着罢,下一次我以良玉郡主的身份前来游玩,你再给我。”

“好,一言为定。”

“对了,装紫苏果的那个小盒,也挺贵重的罢?还给你可好。”

“别还给我,你还是一同带走罢,若是还给我,一个不慎被陛下发现了,我在陛下面前可就说不清了。你留着自己玩好了。”

“那……好吧。”

告别之后,颜天真便转身离开了小巷。

赵丹儿站在原地,眼见着她的身影越来越远,直至消失不见。

仙妃妹妹,不再见。

下一次再见,你是良玉郡主。

……

“陛下,大事不妙了,仙妃娘娘葬身一家烟花爆竹店!”

半宸正卧在寝宫的软榻上吃葡萄,骤然听到这个消息,有些惊愕。

“什么?”

前来禀报的人以为他没听清,便又重复了一遍。

“仙妃娘娘葬身一家烟花爆竹店!”

“这是怎么回事?”半宸的眉头微微蹙起,“你说仔细点。”

面前跪着的暗卫闻言,便将跟踪颜天真之后发生的事情讲述了一遍。

半宸听过之后,眯起了眼。

仙妃自杀?这个可能性几乎没有。

那个女子怎么会做寻短见的事。

被人设计杀害?

这个倒是有一点儿可能性。

但他认为最有可能的应该是——金蝉脱壳。

她或许是想到了自己被人盯上,这才想出了这么一个主意,利用诈死来逃脱。

“发生了爆炸之后,皇后娘娘也来了,皇后娘娘看见了仙妃娘娘的尸骸,情绪似乎十分低落。”

“去把仙妃的尸骸带回来。”

“是。”

“顺便把这个消息告诉西宁皇。”

“是。”

暗卫退下之后,半宸边吃着葡萄边思索。

仙妃,大概是真的逃了罢。

这一出诈死倒是挺有意思,他可以对外宣布仙妃外出游玩意外葬身,从此这世上再也没有仙妃。

之后,她想要以什么样的身份去什么样的地方,都与他无关。

她要与谁私通,要与谁鬼混,也不伤他的面子。

真是一出狡猾的计策啊。

这事要是告诉了段枫眠,不知他的表情会是怎样?

段枫眠将仙妃和凤云渺的奸情说开,不就是想让自己收拾他们两,好让他得意?

可他这如意算盘终究还是落空了。

凤云渺既然有心拐人,又怎么会没有后招?

这一次的智力较量,段枫眠算是败了。

片刻的时间过去之后,半宸的余光瞥见前方有人影走近,抬眸一看,来人正是段枫眠。

段枫眠的脸色是铁青的。

“西宁皇为何一来就摆着一张苦瓜脸给朕看?”半宸不咸不淡道,“是为佳人粉身碎骨而感到惋惜吗?”

“东陵皇莫不是以为,仙妃真的死了?”段枫眠冷声道,“她绝不是死了,这只是他们的一出计策。那凤云渺拐了她私奔,又不想让这事传出去失了他的颜面,便让仙妃诈死,让她能够从你的掌控中逃脱出来。”

“西宁皇分析得很有道理,可是你又能怎么样?”半宸气定神闲道,“朕派出去的人亲眼看着她丧生,皇后又在废墟现场黯然神伤,朕命人将仙妃的尸骸抬回来,这事想必已经在市井传开了,众人皆以为仙妃红颜薄命,既然众人都这么以为,朕又何必要将事实说开?告诉众人朕派出去的人有多傻,告诉百姓们朕被人戴了绿帽子?!”

说到这儿,他冷笑一声,“朕才不做这种有损脸面的事,朕的面子难道还比不上那女人重要?若是与那凤云渺撕破了脸面,影响了两国之间的邦交,划算吗?仙妃不过是一个朕不屑一顾的女人罢了,他凤云渺想要,送他得了。”

“东陵皇想要保住脸面,就更不应该姑息。”段枫眠冷眼看他,“东陵皇可以不必对外宣称,但暗地里总该有点行动,难不成你就任由凤云渺如此荒唐?这一趟来你的地盘上,拐走了一个妃子,焉知下一趟来你的地盘上,不会拐走你的皇后?”

“屁话!”身后蓦然响起一道女子的低喝,“在西宁皇的眼中,本宫是那么随便的女子吗?”

话音落下的那一瞬间,段枫眠察觉到有一物朝着后脑袭来,立即想要去伸手拦截,转身的那一瞬,才看清了是一块香蕉皮。

他立即伸手截住,却只拉下了小半截,另外大半截糊在了额头上。

“啊,真是不好意思,本宫刚才跨过门槛之时,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手中的香蕉皮没拿稳就飞了出去。”赵丹儿口中说着道歉的话,面上却没有半分歉意。

段枫眠脸上阴云密布,望着赵丹儿的眼神冷冽。

他堂堂一国之君,被人丢香蕉皮。

赵丹儿似乎被他的眼神震慑到,连忙退到了半宸身旁,“西宁皇,本宫当真不是故意的,你若是觉得心中不舒服,就拿起香蕉皮回丢本宫一下,本宫绝无怨言。”

段枫眠:“……”

他怎么能气量小到捡起香蕉皮,去丢一个女子。

他明知赵丹儿是故意,此刻却也不能去反击。

男子该有的风度,还需秉持。

他只能试图平息着心中的怒火,冷冷道:“既然皇后娘娘已经道过歉,便罢了。”

“丹儿不必紧张,西宁皇的气量大得很,绝不会与你一般见识。”半宸笑道,“毕竟他自己也言语不恰当,朕的皇后,朕对她自然是有信心,哪能让男人随意给拐跑了?”

丹儿不喜欢男人,这世间再俊美再出色的男子,也不会让她动心了。因为她压根就没把自己当成一个女人。

“所以——东陵皇的意思是真不打算追究了?”段枫眠面无表情,“朕不曾想到东陵皇会如此好脾气。”

半宸吐着葡萄皮,不咸不淡道,“西宁皇,东西南北四国乃是友国,这是祖宗留下来的规矩,西宁皇处处针对南旭太子,不就是为了一个女人?为了女人如此较真,你才是不理智,你应该效仿朕,以江山社稷为重,女人为次要,等你将女人看作可有可无之时,你才是一个真正的君王。”

听着半宸的数落,段枫眠嗤笑一声,“还轮不到东陵皇你教朕怎么做一个君王。”

------题外话------

~二更晚八九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