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喜欢你,可以不要骨气(二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嗯,不早了,回房休息去罢。”

凤云渺回到了客房内,颜天真已经躺在榻上睡了。

他也褪去外衣,爬上了榻,将颜天真揽入怀中。

此刻距离子时还有一个时辰,算不得太晚,大概是因为在马车上缠绵了一番,颜天真觉得累了,便早早地歇息。

明日还得继续赶路,这两天……就不折腾她了。

凤云渺轻吻着她的发丝,嗅着从她身上传来的淡雅香气,也闭上了眼。

然而,他才有了睡意,就被屋顶上传来的动静吵醒。

凤云渺蓦地睁开了眼,眸中一片冷光流转。

这鼠辈傍晚时分就在屋顶上窃听,现在都要入夜了还不消停,还有什么其他目的?

这客栈的屋瓦也真是不结实,踩在上面,稍微一个不小心就会发出点声音,以他敏锐的听觉,又怎么会错过。

凤云渺掀开了被褥,准备下榻。

颜天真正好一个翻身,揽住了他的肩膀,在他的耳畔嘟哝了一声,“你怎么不盖被子……”

半睡半醒之间,她的声音很细。

凤云渺轻轻拿开她的手,低声道:“你好好睡着,我看看屋顶上那杂碎到底想干什么。”

说着,把被子给她盖严实了。

颜天真翻了个身,果真也继续睡了。

出于对凤云渺的信赖,她连问都懒得问。

有他在的地方,总是最安全的。

凤云渺下了榻,才站起身就发现,本该是黑暗的客房之内,射进了一缕亮光。

是从房顶上射进来的。

房顶上那厮竟然想要掀开屋瓦?!

他想干什么?

原本还不想打草惊蛇,可这厮若是做得太过分,那就不能姑息了。

干脆将他拿下,严刑逼问。

这么想着,凤云渺便走向了纱窗后,悄悄将窗子打开,尽量不发出声响。

趁着屋顶上的那人还没走,他迅速窜出了窗户,直接跃上了房梁!

同一时刻,屋顶上的黑衣人已经通过打开的小口,朝着房屋内吹入了迷烟。

才把吹迷烟的管子收了回来,余光就瞥见了一道人影靠近,那人的身法快得吓人。

黑衣人正想要逃离,就被凤云渺一把抓住了衣领子。

“区区鼠辈,还想暗算本宫。”

他冷嗤一声,迅速扣上了他的脖颈。

“谁派你来的?”

凤云渺的声线十分冰凉。

对方并不回答,凤云渺只能看见他的脸颊动了动。

这个动作,分明是要咬舌自尽。

凤云渺及时出手,卸了他的下巴。

“想死可没那么容易。”

凤云渺冷哼一声,拎着那人便要从屋顶上跳下来,而就在同一时,他听见下方响起了急促的奔跑声,低头一看,是一名身手敏捷的黑衣人扛着一个麻袋在奔跑,麻袋之内,似乎有人在挣扎着。

这个时候几乎不用多想,他将手中的人丢开,连忙去追那名扛着麻袋的黑衣人!

麻袋里的人,会不会是天真?!

他拔下了束发用的簪子,朝着远处的那名黑衣人射出——

黑衣人的身躯轰然倒地,连同扛在肩上的麻袋也摔在了地上。

凤云渺连忙奔向了那个麻袋。

与此同时,客房之内,颜天真在榻上睡着,鼻翼间嗅到一阵浓郁的香气,直觉不妙。

那气味顺着鼻子进入肺腑中,顿时就令人神智涣散,眼皮越来越沉重。

她原本想要醒过来,却发现自己睁不开眼。

“云渺……”

颜天真喊了一声,声音有气无力。

而就在她身后五尺之外,一道修长的人影,迈着轻缓的步子缓缓走进了床榻,在床沿边坐了下来。

床榻上睡着的颜天真翻了个身,抓住来人的衣角,“云渺,你回来了……”

史曜乾见此,怔了一怔。

颜天真此刻显然是神志不清了,竟会将他认成了凤云渺。

凤云渺已经被引开,此刻正是劫走颜天真的大好机会。

史曜乾这么想着,便也伸出了手,哪知道,手才碰触到颜天真的手腕,就被她扯住。

“云渺,睡觉了。”

颜天真笑了一声,稍一使劲就将榻边坐着的人扯到了身旁。

史曜乾一个猝不及防,一头栽在了枕头上,躺到了颜天真的身旁。

不得不承认,颜天真作为一个女子,力气倒还真是挺大的。

她此刻虽然还有些力气,可她的神智显然已经被迷烟影响,连眼睛都没有睁开,只是呓语着,“有点冷啊,你抱着我睡可好?”

史曜乾:“……”

此刻与颜天真一同躺在榻上,虽然只是这么躺着,没有触碰到她,却已经让他的心跳有些加快。

他也是经历过风浪的人,哪怕身陷困境,也可以镇定自若,此刻却因为与颜天真躺在一起,就感受到了心潮的起伏。

果然……

她是可以轻易影响到他的。

从前,不曾想过有一天能与她躺在一起。

他对她的感情其实一直很纯粹,只想求得她的相伴。

他可以不需要发泄任何生理欲望。

他以为他这辈子都摆脱不了紫月魔兰,因此,他若是动情,那就只是纯粹喜欢,并不会有什么邪恶的念头。

他以为自己是一个没有情欲的人。

但是如今,他已摆脱了紫月魔兰的束缚。

颜天真将紫苏果拿来给他作人情,她跟他之间就两不相欠了。

再也没有任何人情债。

可是……

她可以轻易把他给遗忘,他却不能把她给忘了。

她不惦记他,是因为不喜欢。

他总惦记着她,是因为喜欢。

如今能跟她躺在一起,也仅仅是因为她神志不清,把他当成了凤云渺。

所以——此刻他是凤云渺的替身吗?

不,他不要做任何人的替身。

她曾说,她看不上他的原因之一,是因为她不想过清心寡欲的尼姑日子。

因为紫月魔兰的原因,他必须守着童子之身,不能与任何女子发生关系。

她享受人世间的男欢女爱,曾经的他给不了。

但是现在他摆脱了紫月魔兰……应该可以了。

“云渺,我冷啊。”

耳畔又响起了颜天真的声音。

史曜乾蓦然回神,这才想起自己已经浪费不少时间了!

不能再这么拖延下去了,得立即把她带走。

大哥带来的那些人,恐怕拖延不了多少时间。

以凤云渺的脑力,很快就会发现扛着麻袋奔跑的黑衣人是为了调虎离山,他一旦发现便会立即赶回来,到时候想要带走颜天真可就难了。

史曜乾想到这儿,正要起身,可没想到身旁的颜天真忽然就伸手过来,揽住了他的肩膀,凑近了他一分。

“我冷,抱我。”

颜天真的声音又轻又细,仿佛带着一股与生俱来的诱惑力。

史曜乾的神智再一次被她打乱。

她竟然主动伸手抱他?

哪怕是将他当成了凤云渺,此刻也舍不得把她推开。

这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

能与她躺在一张榻上,如此近的距离……

“亲爱的,你怎么都不说话呢?”

空气中再次响起颜天真轻柔的嗓音,“今天睡前似乎忘记给你一个晚安吻,现在给你补上。”

史曜乾:“……”

吻他?

这真是一个令人难以抗拒的诱惑。

任由身旁的颜天真凑了上来,黑暗中也看不清她的情绪,他只知道——

他的一颗心都快跳出胸膛了。

然而。

他并没有等来颜天真的亲吻。

耳畔响起了她温柔的一声——

“艹你大爷。”

史曜乾顿时一惊,才要起身,却察觉到一把冰冷的利刃就抵在脖颈处。

下一刻,颜天真清冷的声音再度响起。

“把迷药的解药交出来!”

“原来你都是装的。”史曜乾试图平复着自己的心情,开口的声音维持着平静,“我竟然被你给骗了。”

今夜用的是顶级的迷烟,她怎么就还能保持清醒呢?

“是不是很纳闷?姑奶奶我怎么会保持清醒。”颜天真冷笑了一声,“使劲掐自己的大腿,咬自己的肉啊,用疼痛刺激着自身的感官,那一瞬间的神清气爽,也能稍稍抵抗迷药的药性,只要你狠得下心不断刺激着自己的身躯,你就能够再保持片刻的清醒。”

她刚才就是一边用指甲掐着大腿,将指甲嵌进肉里,一边演着神志不清的戏码。

能骗过史曜乾,也算是不容易了。

最大的成功原因,大概是因为史曜乾这厮春心荡漾了。

“不愧是我看上的女子。”史曜乾慢条斯理地道了一句,“有智慧。”

“少说废话,解药交出来!”颜天真手中所持的正是自己的发簪,将锋利的簪尖划破了史曜乾脖颈的细腻肌肤,“不要逼我把簪子捅进去。”

好不容易趁着史曜乾没有防备将他拿下,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让他挣脱开了。

在嗅了迷烟的情况下,她的体力与神智比平时有所消退,与史曜乾单打独斗,根本就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所以只能智取,不能硬拼。

刚好这厮喜欢她,那就来一出美人计。

史曜乾虽狡诈阴险,终究也只是个不通男女之事的‘雏儿’,比起经验丰富的她,还是嫩了点儿。

稍微诱惑诱惑,他就有点理不清神智了。

“一向只有我算计别人的份,想不到今日被你轻易地算计了。”性命受到了威胁,史曜乾却也还笑得出来,“你这美人计用得倒是恰到好处,让我没有一点点防备。”

“你经不起诱惑。”颜天真嘲讽着他,“你若是定力足够好,现在就不是你被我牵制,而是我被你牵制!”

“英雄难过美人关。”

“你算个狗屁的英雄?”

对于史曜乾自诩英雄这一点,颜天真颇为嫌弃。

“世间痴男女,谁能过情关?也并不是随便一个阿猫阿狗就能引诱得了我。”史曜乾不疾不徐道,“你换个人来试试,她要是敢碰我一下,我把她的头拧下来当凳子。”

“哟,那我应该庆幸,调戏了你之后还能活命了?”

“我不介意你再多调戏调戏。”史曜乾回答得一本正经,“曾经我跟你示好,你说你看不上我,因为我守着童子身,得过和尚的日子,可你不想过这样的日子,你喜欢在欲海沉浮,凤云渺能给你的,我给不了你。”

顿了顿,他又道:“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我摆脱了紫月魔兰,我便也可以随心所欲,我再也不用过和尚日子,你还要不要我?”

“我要你妹。”颜天真又将簪尖戳进了他的皮肉一分,另一只手使劲掐着自己腰间的嫩肉,借此来保持清醒,“你他大爷的倒是快点给我解药啊!我把自己掐得痛死了!”

她差点没把自己的肉拧下来。

她若是忍受不了皮肉之痛,迷药的药效就上来了,因此她不能下手太轻。

“让我说完。”史曜乾仿佛感受不到利器带来的疼痛,只是慢条斯理道,“我曾听人说过,男欢女爱是人生一大乐事,可我从来不曾体验过,也没想着要去体验,如今想想,这辈子若是不找个喜欢的人体验一下,是不是浪费了?”

他的语气中带着一丝疑问,却并不邪恶。

他真的是一本正经地在问这个问题,仿佛在等候着颜天真给他解答。

黑暗中,他的眼神带着好奇与清澈。

难得单纯的目光,颜天真却看不到。

“流氓。”颜天真骂了一声,“你把解药给我,我就带你去体验体验,这附近有没有青楼?给你找个漂亮的……”

“脏死了。”不等颜天真说完,史曜乾便冷冷地打断,“我很干净,不要去那种地方。”

“我给你找个处子行不行?解药解药解药。”

“不想要旁人,就想要你。”

“我他大爷的不是处啊,你就不觉得吃亏吗?你能不能有点骨气?”

“不要紧,因为喜欢你,可以不要骨气。”

“神经病吧你。”颜天真唇角抽搐,“你赶紧把解药给我,我打不过你,你跑还来得及,若是云渺回来了,你被他剥皮拆骨,我可不给你求情。”

“你真的不要我吗?”

“不要不要不要!你是不是有病?”颜天真大骂,“嘴上说着喜欢我,却一点也不关心我!我身中迷药这么难受,只能不断地虐待自己的皮肉,你对我可有半分心疼?你比不上凤云渺,他从来都不忍心让我受一点伤,他不会叫我这样难受,你再不给我解药,我戳死你。”

“解药在这。”史曜乾的手摸进了自己的衣袋,掏出了一个小瓶,递到了颜天真的手旁,“快点放开我。”

他已经听见从不远处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凤云渺马上回来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颜天真夺过了他手中的瓶子。

同一时刻,史曜乾趁着她一瞬间的分心,挣脱开她的钳制,从榻上一个翻身,即将滚落地面之时,又伸手一撑——

修长挺拔的身躯翻了个跟头,这一翻就翻到了房门后。

“颜天真,若是哪一日有生理需求了,记得来找我,我也很想体验一番,可我又不想接受他人,我能接受的也就只有你。”

“我找你爷爷啊。我自己又不是没男人用,要你何用?”

“人偶尔也要换换口味的,总是与他在一起,你不会腻味吗?”

“你总是来纠缠我,你不会腻味吗?”

“……”

听着外头愈来愈近的脚步声,史曜乾不再多言,迅速推开房门,掠了出去。

身躯如同鬼魅一般迅速。

凤云渺刚好赶回来,眼见着史曜乾飞离的身影,并没有打算去追。

因为史曜乾是一个人离开的。

凤云渺望向了房门内,床榻上有人影晃动。

史曜乾没本事带走颜天真,那么他就犯不着追出去,以免颜天真独自呆在客房之内又出什么意外。

他还是守在颜天真身旁最好。

“天真,你可还好?”

“我还好,不用担心。”

凤云渺闻言,放了心,走到客房中央点起了烛火,这才回到了床榻边坐下。

望着颜天真手中的药瓶,又见颜天真的眉眼间恢复了精神气,他当即猜到了这药瓶是什么。

“他竟然愿意把解药给你?”

之前看到黑人在屋顶上吹迷烟,他就晓得颜天真会中招。

擒住了那个黑衣人之后,又看见另一个黑衣人扛着麻袋奔跑,他自然就会猜想到那里头的人是颜天真,她中招之后被黑衣人擒住抓走。

之后他追赶上那名黑衣人,打开麻袋,麻袋里头的人迅速出手袭击他,他立即就明白是中了调虎离山计。

这两个黑衣人只是来拖延他时间的。

要是这麻袋里装的是颜天真,凭他的功夫当然来得及救下。

黑衣人正是料到了这一点,才会将他引出客栈外,让后面的人好动手。

把他引出一段距离之后,后面动手的人就不好追了,哪怕他是长出了翅膀,也不能在一瞬间飞回客栈。

将那俩人打倒了之后,回去的途中又碰上了个厉害的家伙。

那家伙蒙着脸,看不清长相,可一身脂粉香在空气中浮动着,他几乎一瞬间就能猜到那家伙是谁。

身躯高大,胸前一马平川,显然是男子,喜好胭脂水粉的男子,第一时间就猜想到姓史的那个骚包。

又是史家那两个混蛋兄弟。

史曜连与他单打独斗不是对手,打了片刻之后便坚持不住,麻溜地跑了,逃离之时炸响了烟雾弹,让他无法辨识他逃跑的方向。

他便迅速赶回了客栈,刚好撞上了溜出门的史曜乾。

他一回来,史曜乾可就没本事带走颜天真了。

不过他好奇的是,之前拖延了他那么多时间,在这段时间之内,史曜乾怎么就带不走一个身中迷药的颜天真?

凤云渺将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

“我还以为这一次的上当,会让你被他们抓走,结果比我预想的要好,你没有被抓走。他们大费周章把我引来,拖延我的时间,结果还是没能如意,真是好笑。在我走后都发生了什么?”

颜天真猜到了凤云渺会问,只觉得这个问题有些不太好回答。

她并不想对他有所欺瞒。

可要是实话实说,他又难免生气。

那就——不详细说了。

“史曜乾的确是想来抓着我,不过他疏忽了,被我反钳制。”颜天真笑道,“我假装自己中了迷药,让他放松了警惕,这才趁机下手了。”

“原来如此。可是这厮的武功高过你,你中了迷药,更加不可能是他的对手,你突然的袭击,他怎会避不开?他没有理由如此迟钝。”凤云渺继续追问道,“你是用了什么招让他放松警惕?”

颜天真:“……”

这个她还真的不敢说。

云渺这个家伙……为何就要打破砂锅问到底呢?

颜天真的迟疑,让凤云渺心中的疑虑更深。

“为何不回答我的话?”凤云渺双手搭在颜天真的肩上,“有什么不方便说的吗?”

话音落下,他伸手捏上颜天真的下巴,让她正视着自己的目光,“说。”

他的目光中带着审视,分明是不容许颜天真逃避他的问题。

他的心中隐隐有了一种猜想。

但他要颜天真自己说出来。

“云渺,我告诉你,你可别生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