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顺利逃脱(二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真是可恶,竟然想出这种折腾人的法子。”

离队伍不足十丈的距离之内,史曜连施展轻功跟随着,眼见着史曜乾被绑在马车顶上,不禁磨了磨牙。

对方人多势众,就这么冲上前去铁定是讨不到好处。

凤云渺会把史曜乾怎么样?

他若是起了杀心,颜天真是否会阻拦?

罢了……不能指望那个女子能帮上什么忙。

还是先跟着再说吧,看他们在什么地方落脚,再寻找机会救人。

史曜乾又在马车顶上颠簸了大半个时辰,马车终于驶出了郊外,进了集市。

到了集市之内,凤云渺下令把史曜乾从马车顶上给放了下来,避免太过引人注目。

凤伶俐将他拎到了马背上,笑道:“看来你哥也不是十分关心你,你被绑在马车顶上颠簸了那么久,他都没出现呢。”

史曜乾并不理会他。

大哥总算是有了点脑子,没有贸然冲上来。

虽然在马背上也颠簸得难受,却还是比在马车顶上好多了。

毕竟这高度降低了一大半,颠簸的力度也就减轻了一些。

此刻已经是傍晚,凤云渺便命人包下了一整间客栈,作为休息点。但凡是他的落脚处,从来都不喜欢与外人同住。

众人在客栈之内休息,凤云渺命人将史曜乾装进了麻袋内。

“本宫这就带你去快活处,好好快活快活。”

凤云渺说着,戴上了一顶黑纱斗笠,转身迈出了客栈。

龙攻龙受扛着史曜乾,紧随凤云渺的步伐。

殿下有生之年都还没去过青楼,这次可是头一遭。

远远的就看见一幢三层高的楼,柱子上皆绘着衣衫半敞的仕女图,门外悬挂两盏大红花灯。

“爷,那地方应该就是青楼了。”

三人走得近些了,便看清了牌匾上书着‘满春院’三字。

凤云渺隔着一层薄薄的黑纱,都能闻到迎面扑来的脂粉气,让他有些厌恶地拧了拧眉头。

可他还是抬步跨了进去。

他一跨过门槛,便有两道纤细的身影扭着腰肢上前来。

“这位爷……”

不等那两名女子靠近,龙攻便站到了凤云渺身前,阻挡了两名女子贴上来。

他伸手抵着二女的双肩,“不要靠近我们家公子,把你们老板叫出来。”

二女挥着手帕嗔了两句,便转身去叫老鸨。

不多时,一名约莫四十上下的女子便走了过来,招呼着凤云渺,“这位爷,您想要点什么样的姑娘?喜欢哪种调调?”

“你们这儿只有姑娘吗?”斗笠下,逸出一句清凉的问话。

老鸨怔了一瞬,随即反应了过来,笑道:“原来您是有特殊癖好的啊?当然不只是只有姑娘了!我们满春院也有几位俊俏的公子,虽然以女子为主,却也要照顾着有些客人的特殊癖好,偶尔也会有女客来,俊俏男儿当然是不能缺的。”

“那就好,既然肯收男子,那就来看看本公子带来的货色。”凤云渺慢条斯理道,“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可以成为你们满春院的花魁公子。”

“原来您不是想照顾我们生意的,而是想来跟我谈生意的?”老鸨双手环胸,“也不是不可以,要是有好货色,我们满春院自然收。”

凤云渺转头朝龙受吩咐道:“将麻袋打开。”

老鸨的视线落在了麻袋之上,眼见着那麻袋被解开,龙受揪着史曜乾的头发,迫使他抬头与老鸨对视。

史曜乾目光森凉。

老鸨却是满目惊艳,“好啊,这小子长得可真水灵,都不输我们这的头牌……”

听着老鸨的赞叹,凤云渺笑道:“是个雏儿。今天夜里,你把他拿去竞价,价高者得,无论价钱喊到多高,这银子都要归本公子,之后,他就归了你们满春院,你看如何?你若是不同意,我们就再去别家问问。”

“同意,同意!这位爷,我这就去给您准备包间,您大可留下来观看竞价过程。”

“去罢。”

……

“好你个凤云渺,居然打的是这样的主意。”满春院对面的面馆内,史曜连一身布衣,戴着斗笠,面色阴云密布。

把他弟弟卖到青楼来让人糟蹋?

想都别想。

下一刻,身后响起了脚步声,随即一碗鸡汤面摆在了面前的桌上。

“客官,您的面好了。”

“嗯。”

史曜连从筷子筒内抽了一双筷子,低头吃面。

大半天没吃东西了,赶路又赶了许久,饥肠辘辘。

忽的,余光瞥见一道人影走到身旁,来人道了句,“我可以坐在这吗?”

这声音清脆悦耳,听在人的耳中,只觉得是个娇滴滴的姑娘。

史曜连看也不看那人,道了一句,“爷不喜欢与人同坐。”

这家面馆生意也热闹,这人大概是没地方坐了才想要凑上前来拼桌。

然而,被史曜乾拒绝过后,她并没有走开,还是坐了下来,将手伸向了筷子筒。

史曜连终于正眼看她,这一看,眯起了眼儿。

是个眉清目秀的姑娘。

但——人皮面具做得太粗糙了,脸跟脖子是两个色,作为易容高手的他,一眼就能看破对方的伪装。

“黑市做的人皮面具吗?果然都是些劣质的手艺。”他下意识贬低了一句。

他无法容忍这么粗劣的手艺。

女子怔了怔,随即笑道:“行家啊,想不到你还有这么高超的本事。”

对方这一句话,让史曜连眯起了眼,“这话听起来,怎么像是认识我似的?”

话音落下,他迅速出手,扣住了对方的下巴。

对方并不躲避,似乎一点也不介意。

他伸出了另一只手,摸索到了那女子脸颊的边缘,将那张粗糙的人皮面具扯了下来。

女子道:“轻点,扯得太粗鲁,脸会疼的。”

人皮面具揭下之后,史曜连再看她的相貌,却是微微一惊。

怎么会是她?!

眼前的这个女子,可不正是昔日他弟倚靠的妻主——尹晚晴。

那个派人刺杀颜天真,最终却被凤云渺屠了全府的女子。

她果然是顺利逃出了帝都。

今天在这碰到她,是巧合,还是她刻意出现?

他更相信是后者。

“看到我,是不是很惊讶?”尹晚晴笑了笑,“时隔半年不见,我还是很想念他,虽然你们两人的长相并无差别,我还是可以一眼分出,你是他的兄长,而他,此刻就在对面的满春园之内。”

“你不怨恨他吗?”史曜连有些警惕地望着她,“若不是因为他,你也就不会去刺杀良玉郡主,更不会被凤云渺毁了家园,屠了全府。”

“怨有头,债有主。我当然有些怨恨他,但我最怨恨的还是凤云渺和良玉,我的郡主府被血洗的当天,他还给我传信,提醒我要逃亡,说明他心中还是有我的。”

尹晚晴顿了顿,道,“就算我对他有怨恨,我也绝不能让他落到别人的手里被糟蹋,他是我的人。想要糟蹋他,也得经过我的同意才行。”

史曜连:“……”

她认为,史曜乾传信提醒她,是因为心中有她?

狗屁不通。

犹记得史曜乾当初的原话是——

“我好心去提醒尹晚晴,一来,是因为这个女子对我够好,她的存在总会给我带来利益。二来,我并不想让凤云渺称心如意,我就是想气他,看他不顺心,我就高兴了。”

当初,他可是打定了主意要气死凤云渺,这才故意与之对着干,不想让凤云渺体会到报仇的快意。

绝不是因为他对尹晚晴有情。

尹晚晴,又自作多情了一回。

史曜连心中觉得可笑,表面上却并不会说破,反而顺着尹晚晴的话,“他心中对你不只是有一点感情,也是有不少内疚的,他与我离开帝都之际,还在感慨着,他欠了你一个人情。这世上对他最好的女子大概就是你,而他心里的良玉郡主,根本就不拿他当回事。”

“反正良玉都死了,我现在只剩下凤云渺这一个敌人。”尹晚晴也抽了一双筷子,低头吃着面。

史曜连听着这话,目光中划过一缕思索。

尹晚晴还不知道仙妃是颜天真?听她的语气,仿佛以为颜天真死了。

她是觉得,自己当初派出的杀手刺杀成功了?

要不要告诉她真相呢……

罢了,还是先不说了,救史曜乾要紧。

“晚晴郡主,你是不是该与我合谋一同救出我二弟?你看,你与凤云渺有着仇恨,我二弟落在他手上,必定要被百般折磨。”

“这是自然的,不管我心中对乾儿有多少怨恨,总要先救出他再说。”

她绝不会让任何人糟蹋史曜乾。

就算是要糟蹋,也得她亲自上!

“我在黑市里随便做的人皮面具,手艺劣质了些,你是易容行家,一眼就看穿了我的伪装,那么你能不能为我易容?回头我要装扮成客人进满春院,希望不要被凤云渺看出任何破绽。”

“好,我来为你易容。我的易容术,就连凤云渺都不能拆穿,你放一百个心。”

“如此甚好。”

……

是夜,满春院内灯火通明。

到了夜间,花街柳巷自然是最为热闹的地方,尤其今日的满春院,据说新来了一位花魁公子,相貌比女子还要水灵,这就惹得不少常客前来观看。

女客们大多蒙着面纱,不愿被人看到身份,毕竟女子寻花问柳,说出去不是什么光彩之事。

“果然还是鸾凤国最好,女子寻花问柳压根不必掩藏身份,大大方方地进出就是了,哪里怕什么闲言碎语。”

尹晚晴坐在贵宾席内,朝着身后的史曜连道:“我此次出门,带出的银两并不算多,我们要确保竞价竞得过其他人,你带够银子了吗?”

“我身上只有三万两。”

“太少了。别小看花楼里的头牌竞价,一掷万金的富豪多得是,我曾经在鸾凤国参与过好几回这样的竞价,少则七八万两,多则二三十万两,我们要是连个二三十万两都拿不出来,就没有来参与的必要。”

“原来你也没带够钱?”史曜连眉头微蹙,“谁能想到这一出呢?我的家财全放在佳人阁里,出门带着几十万两,如今都花得差不多了。”

“你们兄弟两人的花销可真不小。”

“那我现在就去街道上打劫几个可好?”

“怕是没那么多时间给你去打劫,再说了,即使给你打劫到了,也未必就是多有钱的富豪,顶多几千几万两,你能确保一出门就打劫到一个富得流油的家伙?”

“……”

眼见着竞价就快要开始了,的确连打劫的时间都没有。

“事到如今,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尹晚晴低下了头,取出了随身携带的荷包,“这血玉镯,是我母亲过世后留给我的遗物,绝对称得上是珍宝了,你将它拿去当铺,当个几十万两没问题,但是,你要告诉那老板,把这个镯子留两天,两天之内我一定会带更多的钱去赎回来,让他千万不要卖给其他人。”

尹晚晴说话间,从荷包里掏出了一个通身血红半透明的镯子,递给了史曜连,“我帮你救出你二弟,你一定要帮我保住这个镯子,我母亲的遗物,我是绝对不能丢失的。”

史曜连怔了怔,伸手接过,“好,我史曜连记下了你这个人情,这镯子,我一定会把你拿回来。”

话音落下,便转身离开了。

一楼大堂之内,竞价也开始了。

尹晚晴此刻位于二楼贵宾间内,忽听窗外响起一阵哗然。

她将椅子挪到了窗户边,一低头就看清了楼下的情形。

巨大的圆形台子上,搁着一个黄金打造的铁笼,铁笼之内,一名男子被束缚着双手,蒙着眼睛。

他一头乌发如墨垂泄,束起的部分用一枚青玉簪子绾着,肤白如雪,面如美玉。

如记忆中一样俊俏好看。

此刻被关在铁笼之内,似乎展现出了一种无助感,令人看着,心中的血液竟然有些沸腾,想要——蹂躏。

众人的喧哗声似乎让老鸨很是满意,她报出了底价——万两白银。

“一万五千两。”

“两万两。”

“三万两。”

尹晚晴任由其他人竞价,直到价格被喊到十万两之后,竞价的人就少了。

尹晚晴笑了笑。

此地处于东陵国的边境,这个地方的财主们,也没多富有。

还是鸾凤国的贵女们财大气粗,为了小白脸抛出几十万两甚至上百万两,都不算稀奇事。

“十二万两。”她报上了价格。

楼下有人喊道:“十五万两。”

“十六万两。”

“十八万两。”

“二十万两!”尹晚晴毫不服输。

空气终于寂静了下来。

尹晚晴唇角勾起。

身后响起了脚步声,尹晚晴转头一看,是史曜连回来了。

“你的血玉镯,我当了三十万两,老板死活不肯多给价。”

“够了。”尹晚晴道,“好在这里不是鸾凤国,这的人比不上我们那的财大气粗。看来我们鸾凤国的财富,能在泱泱大国位列前茅。”

“无人再加价,我们这位公子就归六号贵宾间的那位姑娘了!”一楼台子上,老鸨喜笑颜开。

尹晚晴所在的,正是六号贵宾间。

“不能让凤云渺猜到我们的计划,凤云渺是为了把我引出来,将我们兄弟二人一网打尽。那么,等会儿我就要刻意捣乱,吸引凤云渺的注意力,让他以为你只是寻常女嫖客,你趁机把我二弟带走。”

“好,你速速离开此处。”

史曜连转身离开了包间。

凤云渺所在的包间,与尹晚晴相隔了两间,他将竞价的过程看在眼中,朝着身旁的龙受吩咐道:“盯紧了六号贵宾间,史曜连一旦出现,你就大喊一声,我在这听得见。”

“是。”

龙受转身离开。

“殿下,你就确定他一定会出现吗?”龙攻朝凤云渺问着。

“他必须出现了,要是再拖着不出来,他二弟的清白可就不保了。”

“六号贵宾间内的客人,会不会是与他串通过的?”

“当然有这个可能性,所以让你们盯紧了,别让那位客人给跑了,最好在房门外听动静,确认他们是不是在里面巫山云雨。”

“明白了,殿下。”

……

史曜乾被送进六号雅间时,依旧是被捆着双手蒙着双眼。

心中正思索着该如何对付这个女客人,下一刻就感觉到一双手伸向了自己的后脑勺,将蒙着他眼睛的黑布拿了下来。

他望着眼前的陌生女子,正打算与对方周旋,却没想到,对方凑到了他的耳畔,轻声道:“乾儿,等会跟我做戏一场,只需故意喊叫即可,你大哥会装作前来搭救,吸引凤云渺的注意力,咱们再趁机逃离此处。”

史曜乾闻言,有些难以置信地望着眼前的女子。

尹晚晴?!

但很快的,他就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开始了他的表演。

“这位姑娘,我可不是自愿卖身的,只是被人强迫,你看这样如何?你放过我,你为我花掉的那笔银子,我会一文不少地还给你。”

“哟,原来不是自愿的啊?这可就不关我的事了,我既然为你花了钱,那你就得好好伺候伺候我,呵呵。”

房门外,龙受将一切动静听在耳中。

忽的,余光瞥见紫影一闪,有人似乎冲了过来。

他也立马一个箭步上前,袭击来人。

史曜连果真出现了!

他大喊出声——

“爷,目标出现了!”

距离不远的凤云渺闻言,迅速离开了自己的包间,赶来擒史曜连。

接近了六号雅间,就听到里头传出女子的嬉笑声——

“来啊,别躲,老娘花那么多钱可不是白花的。”

史曜连冲到了房门外,似乎想要一脚踹开房门,阻止自家弟弟清白受损。

凤云渺自然不会让他如意,伸腿就将他的脚踹开!

“史曜连,可别坏了你弟的好事啊。”

凤云渺冷笑了一声,迅速伸手抓向史曜连的肩膀。

史曜连见情况不妙,不再恋战,转身开溜。

凤云渺追了出去,还不忘朝着身后的龙攻龙受道:“盯紧了!”

“是!”两人齐齐应了一声。

房间内的嬉笑声依然在继续。

而后,忽然就没了声音。

“怎么回事?怎么没声音了。”

二人将耳朵都贴在了门板上,也没听见里头有什么动静。

“不好。”

龙受连忙一手拍开了房门。

雅致的屋内,空无一人,只有一扇全开的窗户。

“还以为那女嫖客正在办事,原来又是他们的帮手!”

二人奔到了窗户前,朝下看,只能看见热闹的人群。

已经捕捉不到史曜乾的身影。

再说凤云渺一路追着史曜连下了楼,在经过后院的拐角处时,眼见着一伸手就能抓到对方,忽然间迎面扑来一阵面粉!

唯恐这团粉末里会被掺什么药,他只能迅速退开两步,避开了。

原来,早有人躲藏在了这角落里,就等着他过来袭击他,好给史曜连制造逃跑的机会。

看来,这是史曜连早就规划好的逃跑路线。

身后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他转头一看,是龙攻龙受。

“殿下,那家伙跑了!还有那个女嫖客,也是他们的帮手!”

“无妨。”凤云渺面无表情,“料到了会有防不住的时候,我早就给史曜乾下了毒,他会自己滚回来问我拿解药的。”

……

“史曜乾,这次你是不是应该感谢我?”

破落的房屋之内,尹晚晴倚靠着墙壁坐着,由于剧烈奔跑,此刻还有些轻喘。

史曜乾坐在屋子角落,冲着一旁休息的史曜连道:“哥,把她拿下!”

史曜乾这话一出,尹晚晴顿时一惊,“什么?!”

是她救了他,他却要拿下她?

来不及多加思考,尹晚晴便察觉到肩膀一紧,被史曜连给扣住了。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尹晚晴脸色一沉,“有你们这样的人吗?一句感谢的话都没有,反而把我给控制了。”

------题外话------



有时候,女配最悲的下场,并不是被男女主给弄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