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我想回家(一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多谢晚晴郡主出手相救,今日若不是你,我也不能这么顺利地逃脱了。”史曜乾依旧慵懒地倚靠在墙板上,一双月牙眸中毫无波澜,“感谢的话,我已经说了,接下来我要说一句抱歉的话,对不住了,我要发挥你最后一个利用价值。”

尹晚晴面无表情地望着他,“你这话什么意思?”

史曜连对于史曜乾的做法也并不太理解,可既然史曜乾开口要他拿下尹晚晴,他就照办。

此刻,他也冲着史曜乾投去了疑惑的目光。

“哥,我能确定我中毒了。”史曜乾捂着胸口,道,“凤云渺把我抓住时,给我吃了一颗‘锁功丸’,锁住我的功力十二个时辰,可就在刚才我奔跑的过程中,心跳得厉害,似乎一口血哽在喉间就要喷出来,等我停下来时,那种感觉才有所减缓,此刻我觉得心口处一阵火辣辣,似乎我的身旁都是火海,要将我燃烧。”

史曜连惊诧,“难道他给你吃的那个药丸有问题?”

“肯定有问题,不只是锁住功力。”史曜乾颇为笃定,“我知道自己的内功被锁,一直不敢运功,只是靠着脚力奔跑,可就算是这样,还是浑身难受,我感觉胸口快要被一团火燃烧殆尽。”

“我帮你出去打听打听,锁功丸具体药效是怎样的,你就在这破屋内等我。”史曜连说着,扬起手刀,将尹晚晴打晕了。

“我终于明白你为何要我拿下尹晚晴,如果凤云渺真的给你下毒了,我们就拿尹晚晴跟他换解药,凤云渺一直记恨着她,应该会很乐意拿解药跟我们交换她。”

“是啊,凤云渺想杀尹晚晴,尹晚晴想杀凤云渺,不死不休。”史曜乾淡淡道,“按理说,尹晚晴救我,我应该选择帮她,可如今的情况,不容许我帮她,那我就只能过河拆桥,来帮凤云渺了。”

他何止是过河拆桥。

他还忘恩负义,没心没肺。

尹晚晴,真是对不住你了。

若是有来生,你可千万别瞎了眼。

……

“殿下,你给那家伙下的是什么毒?”

走在清冷的街道之上,龙受将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

“此毒名唤——焚心,肖梦所制。顾名思义,就是焚烧心房,中毒者会觉得胸口处燥热难耐,如同有一团火苗焚烧,在做大幅度运动时感受最为强烈,只有静坐下来才会得到缓解,中毒者,最忌讳剧烈运动。”

凤云渺说到这儿,冷笑一声,“榻上的运动,若是太激烈,也会有火烧心房的感觉,原本是打算让那个家伙好好体验一番,让他纵情欲海的同时,又觉得烈火焚身,那种滋味想必挺让人难忘。”

“殿下英明。就算是他跑了,在奔跑的过程中,应该也会体验一番。”

“当然,剧烈奔跑也算是有强度的运动了。以他的敏锐,他应该会猜到自己中毒了罢,他总要自己滚回来的。届时本宫再好好折磨他一番。”

三人说话间,已经回到了包下的客栈。

大堂中央点燃着好几盏烛火,四五人围着一桌而坐,其中就有颜天真与凤伶俐。

凤云渺站在门口处,不知他们是在做什么,便走上前去瞧。

竟是在包饺子。

“义父你回来了?”凤伶俐抬头一笑,“今夜我们做了三种馅的饺子,韭菜猪肉馅、白菜牛肉馅,还有虾仁馅的,义父喜欢吃什么口味的?”

凤云渺道:“都好。”

只要是颜天真亲手包的,什么馅他都不挑。

“那义父再坐着等等,我们就快包完了。”

凤云渺道:“剩下的这些你们不用包了,都退下去休息罢,我来。”

凤云渺话音落下,众人便都很识相地退出了大堂。

凤云渺坐到了颜天真身旁,道:“把我包的饺子另外分一盘出来,给你吃。”

“你会包饺子?”颜天真有些狐疑地望了他一眼,“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太子殿下,做得来这样的事吗?”

“别太小看我了,我可是跟着母亲学过的。”

凤云渺拿了块饺子皮在手心,挖了一勺子馅盖了上去,食指与拇指捏着饺子皮,开始包花边。

还真就包得十分像样,一点都不生疏。

颜天真挑了挑眉,“我真是低估你了。”

这包的可不比她难看。

“所以,你就放心吃我包的饺子,绝对不会露馅的。”

“好。”颜天真笑着,随即又问了一句,“你不是把史曜乾抓到青楼去了吗?我想知道后续的进展。”

凤云渺转头看她,“你是希望他成功逃走,还是希望他能吃到教训?”

“与我无关,这不是我希望不希望的问题,而是他的运气问题,我只是问问罢了。”

“那我就告诉你,他的运气不错,让他给跑了,但不幸的是,他并没有逃脱我的掌控,他还会回来的。”

“此话怎讲?”

“锁功丸里,我下毒了。”

“……”

颜天真静默片刻,道出了一句:“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史曜乾逃出生天,终究还是要自投罗网?

到底是谁算计了谁,互相算计了多少回,已经理不清了。

……

“老弟,我去黑市打听一圈回来了,锁功丸这玩意,许多古籍上是有记载的,可以根据医书来调制,锁住人的内功,时间是有限的,发挥的药效并不能很持久,而且,从没听说过会有火烧心的情况发生,除了锁功之外,没有什么其他作用了。”

“果然,我是被凤云渺下其他毒了。也不知是什么毒。”

“这事非同小可,极有可能危及性命。我们还是不要再拖延时间了,赶紧拿尹晚晴去换解药。”

史曜连说着,瞥了一眼被捆在角落的尹晚晴。

她的双手双脚缚着铁链,被这样禁锢着,自然无法逃脱。

这铁链是他出门回来之时,顺便买的。

“我尹晚晴此生可真是倒霉。”尹晚晴望着手中的铁链,自嘲一笑,“我本是鸾凤国郡主,何等风光?我若是没有遇上你史曜乾,至今也还是风光潇洒,不会与堂妹良玉起冲突,也不会对她下杀手,更不至于招来凤云渺这个魔头,我本该恨你才对啊,为何还要鬼迷心窍地回来救你……”

她后悔了。

她真的后悔了。

她不该出手相救。

她心中明明对他有怨恨,可还是不忍心看他被其他人糟蹋,甚至把母亲留下的遗物血玉镯都拿去当了,换来了银两买他一夜,冒着风险将他从满春院救出来,换来的却是——

两条铁链。

史曜乾果然不愧是最冷血无情之人。

对他百般好千般好,换不来他的一丝情意,甚至一丝怜悯。

过河拆桥。

忘恩负义。

白眼狼!

“你确实不该回来救我。”空气中响起史曜乾的声线,毫无波澜,“此生,我欠下了你不少人情,但很对不住,我还不了了。你不能把我当做一个君子来看,我是小人,君子欠下人情,会想尽办法偿还,小人不会,我只做小人,不做君子。”

“你不仅是小人,还是个忘恩负义的小人!”尹晚晴低吼一声,将手中的铁链狠狠摔在地上,发泄心中的不满。

“为了你这个混账东西,我尹晚晴做了多少糊涂事情!我和良玉堂姐妹反目成仇,我还招惹了凤云渺,得罪了摄政王。你一次又一次骗我,早知今日,当初你在女帝面前暴露身份,我就应该掐死你!而不是拿整个郡主府来替你担保!”

犹记得当初他乔装成一介文弱公子,在女帝设的宫宴上,暴露了会武功的事实,被凤云渺一席言语攻击,差点就要被女帝拿下审问。

她求女帝放他一马,拿整个郡主府替他做担保。

女帝看在血缘情分上,答应了她。

她这么做,都不能换来他的感动。

他嘴上说着感动,心中分明就没有触动。

铁石心肠!

“看上我的人,都是瞎了眼。我史曜乾心中只记挂着两个人的生死,除了这两人之外,其他人的生死,我不关心。哪怕你救了我,哪怕你对我有多大的恩情,这都是你自愿的,而不是我逼你的,如今我自身难保,又哪来的心情想着去还你的人情。”

除了史曜连与颜天真,他可以利用任何人,毫不心软。

他站起了身,走到了尹晚晴的面前蹲下,“晚晴郡主,你太瞎了。你可知半年前我为何要提醒你跑?一来,我觉得你将来可能还有利用价值,二来,我不想让凤云渺称心如意,他是我的情敌,我就要气他。”

史曜乾的话音落下,尹晚晴扬手一个巴掌,挥在他的俊脸上。

“啪”

一声脆响。

史曜乾没躲开。

史曜连望着这一切,静默。

这一巴掌,是史曜乾自己愿意让她打的。

就当是给她临死前发泄发泄。

“我知道你很想抽我一巴掌,给你抽,看在你为我做过那么多事的份上,让你打。很抱歉,我还是要送你去死。因为,只有你的死,才能救我的命。”

“我救你的时候,可没有考虑过后果!”尹晚晴咆哮着,“可你从始至终都把我当作棋子!我为何还要救你?我期盼着你能有一丝感动,现在看来我真是痴心妄想,我应该看着你被折磨,看着你去死!”

“这个错误你已经犯下了。”史曜乾转过身,“走吧,带你去见你的仇人。”

……

灯火通明的客栈之内,颜天真与凤云渺将所有的饺子馅都包好了。

“这么多饺子,足够大伙晚上拿来做夜宵。我去下饺子,你坐在这儿等着就好。”

“我陪你一起去。”

“不用了,下饺子多简单的事,一个人就够了。”

颜天真说着,端着一大筐饺子走向厨房。

颜天真才走开,凤云渺便听见客栈外响起凤伶俐的声音——

“你们两个鼠辈,果然回来了!”

听着这道声音,凤云渺唇角轻扬。

那兄弟俩,还是乖乖上门来求解药了。

他起身走向了客栈之外,一抬眼便看见月色下的两道人影。

其中一人,肩上还拎着一个麻袋。

“凤云渺,我们今日来找你,做个交易。”史曜连说着,在凤云渺的注视之下,放下了肩上的麻袋,“我知道你一直很记恨一个人,今夜给你带过来了,你看,要不要拿解药来换?”

话音落下,他已经解开了麻袋的口子,让麻袋里的人露了脸。

凤云渺看见尹晚晴的那一瞬间,桃花美目中溢出了杀机。

尹晚晴!

“换不换?”史曜连望着凤云渺,“你当初屠尽她的全府,没有找到她,今日我们把她给你带过来,交到你手上,你要怎么处置她,都好。”

“凤云渺。”麻袋中的尹晚晴开口了,“你不杀我,我也会杀你,所以——我是不是非死不可?”

“当然。”凤云渺注视着她,“你非死不可。”

“我还能有最后一个请求吗?”

“笑话,你还有跟本宫谈条件的资格吗?”

“你记恨的本该只有我一个人,可你屠杀我全府一百多人,那些被我牵连而死的亡魂,都是无辜的。就当是为了那些枉死的人,你再最后做一件好事成不成?”

凤云渺冷眼看她,“那你倒是说说。”

“我想回家。杀了我之后,不要把我暴尸荒野,把我的骨灰带回鸾凤国,我不要死在异国他乡!让我……回家。”

------题外话------

~二更八九点

晚晴必死,没有悬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