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晚晴之死(二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尹晚晴注视着凤云渺,目光之中带着恳求,“我要回到属于我的地方,落叶归根,我最爱我的家乡,请你让我在死后,还能回去。”

“要不要让你回去,本宫得经过一个人的同意才行。”凤云渺说着,视线一转,落在史曜乾身上,“过河拆桥,忘恩负义,你果然很会做这样的事情。”

那个救走史曜乾的女嫖客,就是尹晚晴。

尹晚晴再如何惹人厌恶,对史曜乾可真的是没话说了。

结果换来的却是——他的出卖。

“我需要解药,不需要她。”史曜乾迎视着凤云渺的目光,“我只是选择我认为正确的做法,不管其他人怎么看待我,我就是要这么做,你不是很痛恨她当初派杀手去杀天真吗?要不是她,你们也不至于分离这么久。”

“好,我就拿解药来跟你换。”凤云渺冷笑一声,“先把人交给我,我再把解药交给你。”

“我信不过你。”史曜乾道,“你把天真喊出来做证人。”

“天真?这不是良玉的化名吗?”尹晚晴惊愕,“良玉不是死了吗?!”

“她怎么会死?要死也是你死。”凤云渺斜睨了她一眼,转头朝着凤伶俐道,“去把你义母喊出来。”

凤云渺说着,转过了身,“都进客栈里来,站在门口像什么样,不怕引人注目吗?”

话音落下,便走回客栈大堂内。

其他人便也都跟着进去了,凤伶俐去了后院,将正在煮饺子的颜天真喊了出来。

“有什么要紧事啊?不能等我把饺子盛起来,等会儿都开了,那就不好吃……”

颜天真随着凤伶俐出来,一边埋怨着,可就在抬头的那一瞬间,怔住。

她的目光落在了尹晚晴身上。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

“天真,你来做个证。”史曜乾开口道,“我中了凤云渺的毒,现在我把尹晚晴交给他发落,来换取我的解药,我相信你会公平对待这件事,尹晚晴当初害你,如今风水轮流转,换她落在你们手里,可好?”

颜天真注视着尹晚晴,目光森冷。

尹晚晴与南绣,都是她的姐妹。

一个是堂姐妹,一个是闺中姐妹。

不同的在于,南绣从不曾想过要她的命,甚至以命赎罪,可尹晚晴,是真的想要她的命。

南绣还可以得到原谅,尹晚晴——不可原谅。

她与凤云渺有不共戴天之仇,只要她在,后患无穷。

颜天真朝着身旁的凤伶俐伸手,“剑。”

凤伶俐反应了过来,将随身携带的佩剑抽出来,递给了她。

颜天真提着剑,走到尹晚晴面前,将锋利的剑尖搭在了她的脖子上。

“你真的活着。”尹晚晴望着她,“原来仙妃就是良玉,我还以为……只是相似的两个人。”

“我没有死,你是不是很失望?”颜天真面无表情地望着她,“既然我死不了,那就你来死,还有什么遗言要交代吗?”

“良玉,你我本是堂姐妹,都是尹家人,曾经,我也把你当成自家人看待……”

“别跟我说这些没用的!”颜天真冷声打断她的话。

“好,我不说。”望着颜天真冷酷的神色,尹晚晴笑了笑,“良玉,我真的很羡慕你,我一心对待的人,他的心里却只有你,你的运气真的比我好太多了,看在你我之间还有一层血缘关系的份上,你——带我回家吧。”

话音落下,她俯下了身,朝着颜天真磕了个头。

“咚”

额头敲到地面上,发出清晰的响声。

“我如今一败涂地,没什么好说的,给你磕三个响头,只求你将我的骨灰带回去,我是怎么死的随你瞎编,但我不想埋葬在异国他乡,我要回到我最热爱的国土上。”

望着她额头上开出的血花,颜天真应了下来,“好。”

“最后,我希望你记住——史曜乾这个人,不可靠。他的话,也不可信。他是个很可怕的人,你最好远离他,远离他,就是远离伤害,远离厄运。呵呵……”

尹晚晴身后,史曜乾将这话听在耳中,心中一沉。

远离他,就是远离伤害,远离厄运?

她临死之前,还要在颜天真面前如此说他。

“史曜乾,别忘了把我的血玉镯子还给我,那是我母亲留给我的遗物,你们欠我的东西,必须还我!”

尹晚晴话音落下,冷笑了一声,将自己的脖颈凑到颜天真的剑锋上,狠狠一划!

鲜血倾刻间飞溅而出,洒了一地。

尹晚晴的身躯平躺在地上,双目圆瞪。

最后看了一眼史曜乾,目光中带着无尽恼恨与懊悔。

她终究是死在了他的手上。

白路说得对,此人没心没肺,真不值得留恋。

可她偏偏还是留恋了。

眼角处,一滴泪珠滑落。随即头一歪,断绝了气息。

死亡之际,她并没有闭上双眼。

凤伶俐走上了前,蹲下身去探她的鼻息。

“断气了。”凤伶俐收回了手,“看她眼睛瞪得这么大,分明就是死不瞑目啊,她十分不甘心,可她还要向义母磕头,我还以为她会泼妇骂街呢。”

“因为她有求于我,所以她不会泼妇骂街。”颜天真道,“在场这么多人,只有我和她有血缘关系,她期盼着,我能够看在堂姐妹的份上,带她回鸾凤国的国土。那是她死后的归属。”

鸾凤国的贵女,应该没几个不爱鸾凤国的。

这个奉女子为尊的国度,给了女子多少荣耀与权力。

她离开鸾凤国时,什么也没带上。

回鸾凤国,却多带了两个人的骨灰。

“尹晚晴临死之前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颜天真抬头望着史曜乾,“什么血玉镯?”

史曜乾道:“是她母亲留给她的遗物,今夜为了竞价,她拿去当铺当了三十万两。”

“她把母亲的遗物拿去典当,冒着风险从满春院把你救走,却被你出卖。”颜天真望着史曜乾,笑了一声,“我是应该感谢你,还是应该鄙视你?我要是欠下别人这么大的人情,我可真不好意思给予伤害。”

史曜乾解释道:“天真,我出卖她不仅仅是为了我自己。不错,我的确是个自私小人,但我这么做,也是为了永绝后患。她活着,就必然会给你带来不利。”

“不错,这一点我的确应该感谢你,你帮我绝了后患。”颜天真面无表情道,“但是请恕我不能赞同你的行事作风,我与你,思想差异太大,原本就不应该来往。”

颜天真说着,背过了身。

“既然夫人这么说了,为夫倒是有一个不错的法子。”

凤云渺开了口,“史曜乾,你身上中的毒,名唤——焚心,这是本宫身边的毒医调制,只有她的独门解药才能解除,本宫告诉你,不服用解药也不会死,但,你这辈子行动都会受限,连奔跑都是奢求,你体会过那种感觉了吗?火烧心房的滋味,好不好受?”

史曜乾:“……”

“这味毒药,对人的行动有十分大的限制,稍微有大幅度的运动,药效就会发挥了,你若是愿意常年躺着都不动弹,你可以不需要解药。反正你们兄弟二人也有不少家财,你每天躺在榻上,衣来张口,饭来伸手,等着人伺候你,也挺好。”

凤云渺此话一出,史曜连拧起了眉头,“我们刚才不是说好了吗?带着尹晚晴来跟你换解药,你分明已经同意了!现在想要反悔了吗?”

稍微有大幅度运动,就会感受烈火焚身的滋味。

那不就跟个废人没有差别了吗?练了一身好功夫都用不上,真就成了手无缚鸡之力。

“听本宫说完。高强度运动包括奔跑、跳跃、床笫之欢、舞刀弄剑、拳脚功夫。也就是说,只要你解不了毒,以上这些事,最好都别做,一旦过度,你就毙命了。”

凤云渺望着对面的两人,目光中笑意浓烈,“本宫金口玉言,说了会给你们解药,当然会给,但前提是,你们滚出本宫的视线,回你们的老家北昱国。”

“原来你打的是这样的主意。”史曜乾嗤笑一声。

凤云渺的话,他是相信的。

他的确在奔跑的途中感受到了心房被焚烧的滋味,很是强烈。

他一点都不怀疑,自己要是跑得再快一些,再久一些,可能就要被胸里的那团火烧死。

连奔跑都那么困难,更何况施展功夫?

不解毒的话,他就形同一个废人。

焚心,好一个焚心。

“我们答应你。”史曜连道,“明日我们就启程回北昱国,连同欠你的二百五十万两银子也给你。”

“本宫答应了要给你们解药,可没答应过要什么时候给,你们乖乖在北昱国呆着,别离开。否则,要是本宫派去送解药的人,去佳人阁里找不到你们,本宫就当做你们自己放弃了解药。”

“你……”史曜连眉头拧起,“那你要我们在北昱国等多久?!要是你十年八年都不送来解药……”

“等本宫的第一个孩子出生。”凤云渺慢条斯理道,“应该也不会太久,两年之内的事,这两年,史曜乾你就安分地做一个废人,等本宫的孩子出生了,本宫一高兴,解药也就给你们了,你们也别忘了给本宫准备一份贺礼。”

凤云渺说到这儿,唇角扬起一丝淡淡的笑意,“就这么定了,本宫可是说话算数的。”

史曜乾注视着凤云渺,衣袖下的拳头握紧。

等两年……

等他们的孩子出生……

“你们走吧。”静默了许久的颜天真终于开口,“这样挺好,明日一早我们回鸾凤国,你们就回北昱国罢。”

“记住了啊,不要离开北昱国帝都。”凤云渺再一次强调,“你们要是跑远了,本宫派去的人找不到你们,你们可就别怪本宫不守信用。伶俐,送客。”

“一言为定。”史曜连冷笑了一声,拽起了史曜乾便走。

史曜乾被拖拽着迈出了客栈门槛,转头望了颜天真一眼。

唇角浮起一抹苦笑,收回了视线。

如若解不了毒,他就是一个连奔跑都困难的废人。

他总是扮演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公子。

现在,真的就成了文弱公子。

“这一次,你想耍赖也耍赖不了了。”史曜连转头朝他道,“咱们也回家吧,忘了她,两年的时间,足够你忘了她。”

史曜乾:“……”

两年忘了她?

怎么可能呢。

“总算是扫了这两块牛皮糖。”凤云渺眼见着二人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冷笑了一声。

他们把尹晚晴交给了他换解药,有颜天真作为证人,这个解药他自然是该给。

可他并未说要马上给,拖上个一两年,依然不算耍赖。

他们心中必定是气极,觉得他耍赖。

可他们又能怎么样?

到头来,还不是要乖乖地滚回老家。

“这客栈内的空气,太血腥了。”颜天真低头望了一眼咽气的尹晚晴,“伶俐,命人将她火化了,将她的骨灰装好交给我。”

“是。”

凤伶俐应了一声,转身离开。

喊了两人,将尹晚晴带到了距离不远的郊外,进行火化。

大火焚烧着尹晚晴的尸首,凤伶俐等人站在一旁观看着。

而不远处的树荫之下,一名男子躲藏着,双眸注视着那升腾起的火苗,眸中泪光浮动。

一滴滴泪珠顺着脸颊流淌下来,喉中溢出哽咽的声音,只有他自己一人听得到。

“郡主,为何你总是不听我的话。”

“半年之前我救得了你,这一次我却救不了你。”

“郡主,白路定会为你报仇,你生前得不到的那个家伙,我让他下地狱去陪你……”

黑夜中,他细碎的低喃声无人能听见。

凤伶俐拿了个木盒收纳尹晚晴的骨灰,将骨灰盒带回客栈交给了颜天真。

颜天真将骨灰盒收进了包袱中,与南绣的骨灰放在一起。

……

一夜过去。

第二日,众人离开了客栈,正准备上路,街道对面冲来了一名小女孩,到了颜天真身前,将一个荷包递给了她。

“漂亮姐姐,这是两个大哥哥让我交给你的。”

颜天真低下了头,接过那孩子递来的荷包。

女孩转身就跑开了。

颜天真打开了荷包一看,里面装的是一个血玉镯。

尹晚晴她母亲留给她的遗物。

该与她的骨灰盒存放在一起。

凤云渺揽着她的肩膀,“上马车罢。”

颜天真点了点头,“嗯。”

众人继续赶路。

好在接下来的几日都风平浪静,终于在第四日的中午,抵达了鸾凤国帝都。

队伍到了摄政王府外停了下来,颜天真跃下了马车,望着眼前熟悉的府邸,分外亲切。

久违的府邸,久违的家园。

她回来了。

然而,并无人出来迎接。

颜天真有些诧异地转头望向凤云渺,“云渺,我们回来了,怎么就没人出来迎接呢?”

凤云渺道:“我忘记传信告诉大舅子了,他还不知道我们今日中午就会抵达。”

颜天真:“……”

难怪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有两名小丫鬟挎着菜篮子走了出来,看样子似乎是想要上街采购。

两人一个抬眼看见了颜天真,齐齐怔住。

“郡……郡主?!”

“我不是眼花了吧?”

“应该不是,南旭太子也在呢,总不能眼花地看错两个人……”

“我回来了。”颜天真冲着二人笑道,“还不快进府去告诉大伙一声?”

“喔……这就去!”

两名丫鬟从怔愣中回过了神,纷纷转身跑开。

“郡主回来了!”

“郡主回来了!”

颜天真与凤云渺相视一笑,携手走进府邸之内。

书房内,尹默玄还在处理公务。

身旁,一道杏黄色的身影站着,劝说道:“王爷,这个时辰该用午膳了,有什么事,吃完再处理。”

“本王没什么胃口。”尹默玄冲身旁站着的小莹摆了摆手,“你们先去用饭吧,本王若是想吃了,自然会吃。”

小莹无奈,正要转身退下,却听屋外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随即是下人的声音传了进来——

“王爷!咱们郡主回来了!”

书案后的尹默玄听闻此话,当即抬起了头,有些错愕。

“良玉回来了?”他站起了身,就朝着房门外走去,“要回来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我好出城去迎接。”

将房门打开了,他朝着前来通报的下人道:“快去准备午膳,一定要丰盛,替群主接风洗尘。”

“是。”

下人正要退下,却被小莹叫住。

“等等!”

“管家还有什么吩咐?”

“郡主回来了,南旭太子应该也在吧?”

“在的在的,他们是一起回来的。”

“那你有没有看见凤伶俐小将军?”

“他也在。”

“太好了太好了……没事了,你们忙你们的去吧!”

尹默玄一路走向府邸外,颜天真与凤云渺走进了府邸内,两方人自然就碰面了。

“大哥。”颜天真望着眼前久违的男子,面上展露一抹笑颜,“我回来了。”

“你们终于回来了。”尹默玄的神色难得有了一丝激动,走上前去张开双臂便要拥抱颜天真。

颜天真才要准备迎上,却被身旁伸出的一只手给阻拦了。

凤云渺将手梗在二人的中间,道:“大舅子,男女有别。”

“这是我妹。”

“他是我哥。”

颜天真与尹默玄齐齐开口。

凤云渺静默了一瞬,道:“小时候抱抱也就罢了,如今都是大人了,就不要抱了罢?”

颜天真白了他一眼,“小心眼。”

尹默玄似乎也有些汗颜,最终伸手拍了拍颜天真的肩,“回来就好。妹妹,你可要记住了,这以后,他要是与他的姐妹们相见,也千万别让他们抱上。”

“我没有姐妹。”凤云渺挑了挑眉,“我爹娘就只有我这么一个,南旭国的几位公主,都只是我的堂姐妹,不亲近。”

“行了行了,舟车劳顿,也都累了罢?随我一起去大堂休息。”

尹默玄说着,便领着二人去大堂。

下人们已经将饭菜摆上了桌,一桌珍馐美味,十分丰盛。

“一别半年,你们都经历了些什么?”饭桌之上,尹默玄询问着二人,“良玉,你身上的毒……”

“说来话长了,我身上的毒已经解除,大哥不必忧心。”

颜天真花费了片刻的时间,将离开鸾凤国之后的事说了个大概。

南绣与晚晴的死,自然也都交代了。

“她们两……”尹默玄叹了口气,“南绣的骨灰交给南弦,晚晴是皇家人,按照规矩,另设陵墓,对外宣称她病逝即可。”

“那就这么办。对了……南绣化名秀珠,她给你绣了个荷包,就放在她住的那间屋子里,还没有完工,她就急着出来寻我,那东西大哥若是不要,留给我做纪念也可。”

“她在王府里做婢女这么久,我还真就没有注意到她,既然是她死前赠予,我会收下的。”

尹默玄说着,稍作停顿,又道:“你们这一次回来,没打算住多久了罢?”

“不错,应该只会停留几日。”凤云渺接过了话,“我们要回南旭国完婚,大舅子,咱们商量商量婚期罢。”

“饭后我会进宫,向陛下禀明此事,良玉封女候之后,你们再离开。”尹默玄慢条斯理道,“女候,等同于你们男尊之国的王爷,这样,我们良玉去你们南旭国,你们凤家的人也不敢委屈了她。”

------题外话------



最近这两天咱们网站故障了,因此,大家可能会刷新不出章节,发不了评论,甚至有时候打不开app,大家稍安勿躁,等着技术人员维修吧╮(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