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想不想念我?(一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尹默玄说着,转头望向了颜天真,“妹妹你要记住,若是去了南旭国,有谁敢给你脸色看,大可反击,要是碰上什么难缠的人物,记得捎书信给为兄。”

尹默玄此话一出,令凤云渺笑出了声,“就以她的性子,谁敢让她委屈?再说了,有我照顾,大舅子难道还不放心?”

“你是太子,总不能时时清闲,她总要自己找找乐子,若是有人趁你不在欺负她……”

“那就欺负回去。”凤云渺干脆利落地接了一句。

“大哥不必再三嘱咐了。”颜天真冲着尹默玄笑道,“我会常常捎信回来告诉大哥我的近况,好让你放心。”

“那是自然,一个月两封信最少。”

“好好好,我记住了。”

三人用过饭后,尹默玄便离开王府进宫去了。

颜天真望着他踏出门槛的背影,有些感慨,“长兄如父,他心中想必很舍不得,才会如此唠叨,咱们就多听他唠叨几句罢。”

话音才落下,就有下人跑上前来道:“郡主,南弦郡王求见。”

“他这消息还真是够灵通的,我才回来不到一个时辰,他就上门来了。请他进来。”

下人退开,片刻后,就把南弦给领了进来。

颜天真望着对面走来的男子,一身黑色锦衣,剑眉玉面,目若朗星。

南弦,也瘦了一圈。就连下巴都变得尖了些。

“良玉,你失踪半年,我一听说你回来,我就前来看你。”

颜天真闻言,指着一旁的椅子,“坐罢。”

南弦似乎直接忽视了凤云渺的存在,也并不问候一声,坐下来后,便有些怅然地道了一句,“你回来了,若是阿绣什么时候也能回来就好了……”

颜天真顿时静默。

应该如何跟南弦说?

阿绣回来了,却不是人回来了,而是骨灰回来了。

这对南弦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但是如果不解释,他就会这样日复一日地期盼下去,等待着一个已经不存在世间的人。

他有权知道他妹妹的死讯。

“南弦,我要告诉你一个坏消息,希望你有心理准备。”

“什么坏消息?”望着颜天真严谨的脸庞,南弦心中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是关于阿绣的?”

“嗯。”颜天真应着,招来了下人,吩咐下人将马车上的包袱取来。

“有个东西,是我要交给你的。”颜天真一边打开包袱,一边将下人遣退。

南弦眼见着她从包袱内取出了一个锦盒,推到了他的面前,“这是阿绣。”

南弦怔住。

“什……什么?”他似乎没能回过神来。

“南弦,我知道真相让人很难接受,但是你必须面对,早日走出伤痛,而不是这样一直惆怅下去。”

颜天真伸手抚上骨灰盒,“这是南绣的骨灰,我现在交给你。”

“不可能,不可能……”南弦摇晃着头,“这怎么可能是阿绣?不会的,不会的……”

他从椅子上站起了身,有些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

“南弦!”

颜天真喊了他一声,也并没有得到回应。

眼见着南弦的身影奔出了自己的视线,颜天真望着桌上的骨灰盒,叹了一口气。

这种事情……

确实太让人难以消化了。

南弦需要静一静,将这个事实消化。

将南绣的骨灰收起,颜天真转头望向凤云渺,“咱们出去转转吧,留几天就要离开,应该把这帝都的风景看个够。”

“好。”

凤云渺站起了身,牵过她的手走出大堂。

踏出门槛,就看见不远处梨花树下的两道人影。

日光透过层叠的树叶,在那两人身上洒下斑驳的碎影。

“你信上说你喜欢吃菊花糕,我就给你做了。你尝尝看是我做的好吃,还是你在外边买的好吃?”

小莹端着一碟糕点,冲着凤伶俐笑。

那糕点一块块都晶莹剔透,肉眼就能看清糕点内细碎的菊花花瓣,这一口咬下去,想必满口清香。

凤伶俐捏了一块放入口中一咬,当即夸赞道:“你做的好吃!”

“真的?那这一盘子都是你的。”

小莹笑着,将整盘菊花糕都塞给了凤伶俐,“你们这次留几天就打算走了么?”

“义父说了,要与义母尽快回国完婚,更何况义父是太子,没那么多清闲时间,不能逗留太久。”

“你义父走了,你也要跟着走吗?”

“那是当然了。”

“你什么都听太子殿下的,那么以后你讨媳妇,是不是也得他给你找人选啊?”

凤伶俐想了想,道:“若是义父愿意给我找,那自然再好不过了,义父的眼光是极好的,给我找的媳妇一定不会差。”

“唉,这种事情别人帮不了,你应该自己找啊。你找了,征求你义父的同意还差不多。”小莹笑道,“你对你未来的媳妇,可有什么要求?”

“当然有了,按照义父曾经提出的要求来!”凤伶俐说到这儿,目光中迸射出些许亮光,“第一,要美若天仙。”

“第二,惊才绝艳;第三,冰雪聪明;第四,身姿纤细高挑,膀大腰圆的不做考虑,个头不能太矮,低于我肩膀的也不做考虑;第五,能歌善舞;第六,文武双全。”

小莹听着这话,挑了挑眉,“这说的不是郡主吗?这世上哪来那么多郡主那样的女子?首先小将军你得有太子殿下那样的本事才行,没有他那样的能耐与地位,你找媳妇的要求也要适当降低。”

“那……依你之见,应该怎么降低?”

“每样降低一点点就好。美若天仙这就太过了,你自个儿也没有俊得像天神,你找个小家碧玉清秀佳人就好。歌舞和武功,擅长一样就好。比如我,作为王府女管家,功夫不够高是没有资格担任的,歌舞方面嘛……这东西也就是看着赏心悦目,不实用。”

身后不远处的颜天真将这一席话听在耳中,笑了笑,超身旁的凤云渺道:“你看他们两个有没有戏?小莹会做饭、会武功、会管理家财、头脑精明、魔鬼身材……”

“他们二人间,存在着一个问题。”凤云渺打断颜天真的话,“她比伶俐大了四岁,伶俐大概不会喜欢,他或许喜欢青涩的小姑娘?”

“……”颜天真静默片刻,道,“我还比你大了三岁呢。我是十八的容貌,二十五的灵魂,你快二十三了,我快二十六了,你不如叫我一声天真姐。”

凤云渺:“……”

“三四岁算什么?女大三抱金砖,又不是十三四岁,再说了,人与人之间相处,看的是性格磨合,年纪就不要计较太多了……”

这一边颜天真的话还没说完,那一头凤伶俐冲着小莹道:“小莹姐什么都好,就如同我的亲姐姐一般,若是小莹姐能再小个四五岁,或许……我们也能像义父和义母一样,有一段缘分?”

“你这意思是,比你大四岁就没有缘分咯?”

“唔……找媳妇要找比自己小的,才好疼爱,比自己大的,那就是被疼爱了,好别扭啊……”

“我明白了。我这二十岁的老女人,配不上您这十六岁的小嫩葱,您慢慢吃,我去看账本!”

话音落下,小莹冷哼一声,拂袖离去。

留下身后捧着一盘菊花糕的凤伶俐,望着她的背影,有些疑惑不解。

他方才是说错了什么话?

小莹姐,不是一直把他当成弟弟看待吗?

“终归还是太年少,情商低。”颜天真走过凤伶俐身旁时,俯身从他手中的盘子里捏了一块菊花糕吃。

“这甜品手艺可真好啊。”颜天真说着,也递了一块给凤云渺吃。

“伶俐,你真的可以考虑考虑。”颜天真拍了拍他的肩,与凤云渺携手走开了。

在街道上闲逛了一圈,回府之时已是傍晚。

尹默玄回到了王府中,正好与二人一同用晚膳。

“后天,女候册封仪式。”尹默玄冲着颜天真笑道,“这两日,为兄会给你准备一笔丰厚的嫁妆。”

“多谢大哥。”颜天真笑着应下。

“自家兄妹,客气什么。对了,夜里不要一起睡,毕竟还没有正式成婚,按规矩不合适同房,明白么?”

颜天真闻言,轻咳了一声,“明白了。”

“饭后良玉先回房休息,为兄和妹夫商量商量婚期,你们的婚礼,为兄自然是要出席的,不能错过。”

凤云渺应道:“好,咱们择一个最近的良辰吉日,大舅子能确定自己走得开?”

“走得开,当初良玉失踪,我不也抽出了一个月的时间去找她?我这一走,陛下就会忙碌一些,那也没法子了。我这一年到头都在忙,偶尔歇一歇,陛下不会说什么的。”

“那就好。”凤云渺说着,转头望向颜天真,“舟车劳顿,你先回房去歇息。”

“好,那你们谈,我去歇息。”

颜天真笑着回了一声,转身离开,一路走回自己的卧房。

一连几天赶路都在马车上颠簸,确实觉得有些疲惫,走到了榻边躺下,没过多久就来了睡意。

屋子外的天色已经黑了。

颜天真在睡梦中,听见房门被打开的声音,有轻缓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她还以为是凤云渺来了,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看见床榻边的那道身影,却让她目光一凛。

不是云渺的身形!

也不是大哥。

凤云渺和尹默玄的身形,是她记的最清楚的。

颜天真当即一个鲤鱼打挺坐起了身,抄起枕头朝着床头的人打去,再迅速飞出一脚。

对方似乎是料到了她会出手,很有先见之明地就退开了一步,身法十分灵活。

颜天真望着对方闪避的速度,总算是明白他为何能混进守卫森严的王府。

这个家伙,功夫了得。

这敏捷的速度竟然都不输给凤云渺。

颜天真心中晓得硬碰硬没有好处,没有丝毫恋战,朝着房门外奔去,并且叫喊出声——

“来人……”

她的嗓音都还没飙高,就察觉到余光人影一闪,对方几乎是风驰电掣般的速度,迅速在她脖颈处一点!

她顿时发不出任何声音。

这一刻,借着稀薄的月色,颜天真看到了眼前人的容貌,有些意外。

南弦!

竟然是他……

按理说,正常的南弦功夫并没有多高,凤云渺一只手就能擒住。

可是曾经有一次,南弦反常了,竟然在凤云渺钳制他的情况下,吸走了凤云渺的功力。

这是缥缈心经里的邪门功夫,专门吸别人家的内功据为己用。

此刻的南弦,不是正常的南弦。

只见他唇角挑起一抹阴邪的笑意,就连开口的声音也与平日里十分不同,带着几分不正经,“良玉,咱们好久没见面了,想不想念我呢?我不是那个蠢笨又无能的南弦,我是那个聪明又厉害的南弦。”

颜天真:“……”

她此刻发不出一丝声音,便只能用冷眼注视着面前的人。

------题外话------

~二更八九点

精分病人,最是可爱,一善一恶,令人无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