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疯子(一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颜天真从他的字里行间,听出了对皇族的怨愤。

“尹家人究竟哪里对不住你了?你倒是说说。”颜天真注视着他,“莫非是尹家人对你做过了什么,才导致了你精神失常,分裂出了两个人格。”

“你不需要知道这一切,你只需要知道,等我再多吸收一些高手的功力,我就离天下第一不远了。”南弦唇角挑起一抹得意的弧度,“我先把凤云渺与你兄长吸了,怎样?你不如再跟我多介绍几位功力深厚之人,助我练功。”

“你还真就不怕撑死。这种旁门左道,说白了就是抢劫旁人的劳动成果,抢劫来的东西终归不是你自己的,万一你吸收不了,又走火入魔一次,那可真是喜闻乐见。”

“成大事者,不怕风险。若是畏首畏尾,还做什么大事。”南弦冷哼一声,“我就算是吸别人的功力撑死了,也不亏!我一人之死,有多人陪葬,你说,是不是也挺值得?”

颜天真:“……”

他是疯子。

一个真正的疯子。

“良玉,我现在就让你做一个选择。”南弦望着她,笑得一派和善,“你说,我是先对你大哥下手,还是先对凤云渺下手?我听你的。”

颜天真不咸不淡道:“你不如先对我下手。”

“不不不,我跟你只交手了几招,差不多也摸清你的本事了,你的拳脚功夫厉害,擅长近身搏斗,可是你的内功——少得可怜啊。”

颜天真悠悠道:“蚊子腿再少也是肉,你确定不要吗?”

云渺和大哥,练功长达十几年,当然不是她这个新手入门能比的。

前世所练习的格斗,与他们拼起来,拼不过的。

她来到这世道上不足两年,就算是勤学苦练,也比不过他们长达十几年的艰辛。

所以在他们眼中,她的武功……也就那样了。

这个世道,十个高手里面能出一个女子都算稀奇。在她的印象之中,所认识的女子,武功最为高强者是赵丹儿。

名门贵女几乎只学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十八般武艺几乎都是不会沾上的,家中长辈也几乎不会去请武师教导。只有男子们勤练武功,不会武功者,在大多数人的眼中都是平庸无能。

男子不懂武,是废物。

女子无才艺,是笑话。

哪怕她能文能武,在黑弦这疯子眼中,她那点功力他也根本看不上。

他如今的目标,就是紧盯着凤云渺和尹默玄了。

“我许久没有找一个高手来补一补了。我让你必须要在他们当中选一个,你选谁先来给我当补品?”南弦走到了她的身旁,催促着她,“快点选!你若是不选,我就默认是尹默玄了,我看你究竟是在乎大哥,还是在乎情郎。”

“我选——凤云渺。”

云渺无论是在脑力方面还是武力方面,都稍胜大哥,让他来,总比让大哥来好。

云渺若是出了个什么好歹,她总会不离不弃。

至于大哥……还是不拖累他了。

既然南弦让她作出选择,她只能选择与她最亲的凤云渺。

也是与她最默契的。

“我没有听错?你居然选了凤云渺?”南弦望着她,似乎有些不可思议地挑了挑眉,“我看你与他那么琴瑟和谐,还以为你会事事为他考虑,想不到,你会选择拖累他?”

“夫妻本是同林鸟,患难与共有何不可?此事我不想拖累大哥,你现在就可以写信告诉凤云渺了,让他来。”颜天真面无表情道,“你不是够自信吗?那就让我看看你能不能打败他。”

“好,你等着,我现在就去给他写信。”南弦冷笑一声,转身离开,“让他来做我的补品,一定大补。”

颜天真冷眼看南弦离开的身影。

南弦一走开,就有两名黑衣人走上前来,其中一人还拿着一副金手铐。

到了她的面前,将手铐铐在了她的双手手腕上。

颜天真心中冷笑一声。

黑弦从菩光寺偷来的的缥缈心经残本,被白弦还给了花无心。

当初花无心从他的房屋中翻出这一本时,他说——让花无心物归原主。

等白弦再一次沉睡,黑弦再次醒来之时,想必要被气得吐血。

那本缥缈心经,如今是在花无心手上,还是已经物归原主了呢?

总之不会是在黑弦手里才对。

他想把噬功法练到最高层,当什么天下第一。

想得美。

补得太多,迟早有一天要撑死。

不过——

苦了白弦。

黑弦白弦共存亡。

南家兄妹,难道终究要黄泉相伴?

颜天真想到这一点,又觉得实在是造化弄人。

南家究竟是造了什么孽。

……

摄政王府的大堂之内,尹默玄与凤云渺相对而坐,二人的脸色均是黑如锅底。

凤云渺没有料到,才到这鸾凤国的国土上,颜天真就再一次被掳走。

昨夜去颜天真房中寻不到她,他就觉得事情有些不妙,吩咐府中的下人一起去帮忙寻找,却在高墙之外发现了两具护卫的尸体。

仵作验尸,得出的结果是:五脏六腑俱损,受严重内伤而死。

劫走颜天真的人,是个高手。

他与尹默玄两人一夜没睡,领着王府众人去大街上寻找,从摄政王府边上的房屋开始,挨家挨户搜查。

偌大的帝都城,搜上一整夜,也搜不完一个城北。

“太子殿下,王爷,刚才有人从远处射箭,将这封信钉在了箭头上,就射在咱们王府门口的柱子上!”

说话之人正是王府外的守卫,他的手中正拿着一封信件,急速奔跑过来。

凤云渺当即伸手,“拿来!”

接过守卫递来的信打开,他发出了一声冷笑,将信拍在了桌子上,起身离开。

“站住。”尹默玄唤住他,“这么急着走干什么?让本王先把信看完再说。”

尹默玄长臂一伸,拿起了那封信,只是扫了一眼,便眉头紧锁,“让你独自去十里郊外的杏花林,闲杂人等不能多带一个?这分明就是引你上钩的圈套,你就这么去了,肯定中计。”

“知道是圈套,也不得不跳。”凤云渺看了他一眼,“若是你收到这封信,明知是陷阱,你会去吗?”

“会。”尹默玄道,“但是就这么贸然前去,也不合适,咱们要不要计划一下?”

“这事我只能靠自己随机应变,计划不了。对方已经把话说的很明白,只能独自前往,不能多带一个人,你若是想远远地跟着,只怕也会被发现,他把地点定在郊外,就是为了能够一眼望去一目了然,你多带几个人,根本就没地方可躲。”

凤云渺说着,转过了身,“我独自前去即可,若是天黑了我还没有回来,你再出马。”

……

“良玉,吃饭了,你看看这些菜色,你喜欢不喜欢。”

落梅飘零的园林之内,南弦与颜天真一起坐在石桌边,看似十分体贴地给她递上了一双筷子,“吃饭后休息半个时辰,我们就要去见凤云渺了。”

颜天真面无表情地接过他递来的筷子,扫了一眼饭桌,不知该说些什么。

吃——饭?

这一桌子菜……不,一桌子花草,怎么吃?

全都是喊不出名字的植物,据说是他自个儿在后花园种的,吃下之后,可强身健体,对于练功有极大益处,并且养脾脏、驱寒活血。

这人一定是想当天下第一想疯了,就连一日三餐也要吃一些有助于练功的东西。

“我是人,不是牛马羊。”颜天真不咸不淡道,“你让我吃草……”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吃草算什么。”

南弦说得轻描淡写,一边伸出筷子,夹起面前的一盘子黑草就往嘴中塞。

“你要吃草,好歹也拿去煮一煮,开水烫一烫,再放点调味料,我还能勉强当成菜来吃,你就这样直接摆上桌?”

“你不懂,生吃最有益,拿来煎炸煮,就流失了它本该有的养分。”

颜天真见他固执,索性也不与他废话,夹了一朵类似于百合一样的东西,试探般地咬了一口。

呕——

苦、咸、夹杂着酸味,简直是一言难尽。

又试着夹了一筷子之前南弦吃的黑草。

腥!

放入一根在口中,入口即化,仿佛在喝血一般。

比人血还要腥得多,令人胃里直翻涌。

那股恶心感,形容不上来。

再看南弦,一脸平淡仿佛没有味觉一般。

仿佛他就是牛羊马,摆在他面前的就是他最爱的青草。

他为了练上乘武功,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牺牲自己的亲妹妹,像牲口一样地吃草,你还经历过什么?还有什么事你做不出来的?”

颜天真望着他,目光中带着探究。

他究竟还做过多少怪胎事。

“我还做过许多有趣的事,是你想象不到的。”南弦慢条斯理道,“要练神功,就要经得起磨练,我记得有一味药材,制作方法是这样的:十八条蜈蚣腿、十颗猫头鹰眼珠子、八条猪尾巴、六条孔雀肠子、再加上二两的……老鼠排泄物。”

颜天真正喝着茶水漱口,听到这“噗”的一声喷了出来。

这些个东西都要吃下去……

“找寻这些东西之后,按照药方,熬制成一锅浓浓的汤……”

“好了,我不想听。”颜天真打断他的叙说,“你不必跟我详细解释了。”

“这只是我吃过的其中一个药方。”南弦继续道,“我还吃过许多……”

“我知道你已经历经了千锤百炼,就差挥刀自宫了。”颜天真冷笑一声。

南弦怔住,“你怎么知道我要挥刀自宫?”

颜天真的冷笑凝固在唇角,“你不会真的要挥刀自宫吧?缥缈心经上有记载吗?”

“缥缈心经是残本,没有记载完全,我派人在江湖上四处打听,终于让我打听到了练成最后一重的方法,据说,要将噬功法练到最高重,就要牺牲男人最重要的东西。”

“为了练神功,你甚至愿意放弃做男人?!”

“只要能创造一个属于我的盛世,做男人或者做女人,甚至不男不女,又有什么关系?等我站在巅峰之上时,谁还会管我身体上的残缺?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笑我者——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南弦颇为平静地叙述着这一番话,口中继续不间断地吃着面前的一盘杂草,“良玉,交代你一个任务,饭后,替我抓二十只蚯蚓来,半个时辰内要是做不到,我就罚你吃蚯蚓。”

颜天真:“……”

这一顿饭,颜天真饿着肚子过去了。

南弦饭后去午休,南弦的死士便与颜天真一同挖蚯蚓,每人二十只的任务。

“这片园林虽然宽广,能挖出六十只吗?他挖这么多也是为了吃?真是疯了。”

颜天真手中举着锄子挖土,望着身旁同样在挖土的两人,道:“你们效忠黑弦,那么白弦的话,你们听不听?”

两人并没有回答她的话,依旧埋头挖蚯蚓。

颜天真心知与他们说不上话,也就不再多说。

手中的锄头继续挖着土,忽的,像是挖到了什么东西,锄头再也不能前进一分。

------题外话------

——二更八九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