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铐在一起(二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颜天真扬起了手,又是一锄头下去。

锄头依然无法深入,像是击打到了什么实心物。

不是石头。

石头与锄头相撞,会发出清脆的响声,可这一锄头下去,听到的声音却并不清脆。

颜天真这会儿也没其他事情可干,索性就跟这一块土地较上了劲。

将旁边松软的土挖开,终于让她看见了平坦的一物。

像是一个木盒。

她用余光瞥了一眼身旁的两人,只见那两人正在专心地低头挖蚯蚓,对于南弦交代的任务不敢懈怠。

他们看似专心,其实也注意着她的举动吧?

颜天真站起身,装作想要伸个懒腰,张开双手之际,这才察觉双手根本就伸展不开。

双手都戴着手铐,中间相连的那段铁链不过三尺而已。

而她这么一站起身,身旁的那两人便警惕地瞥了她一眼。

“看什么?我带着铐子,还怕我逃跑了不成?”颜天真瞪了两人一眼,冷哼了一声,又蹲了回去,背对着二人,那手中的小锄子继续锄地。

她要把那个木盒挖出来,看看里头究竟是什么。

但是不能让身旁的两人发现。

她装作十分自然地锄地,口中还哼着小曲——

“我从山中来,带着兰花草

种在小园中,希望花开早

一日看三回,看得花时过

兰花却依然,苞也无一个……”

身后的两人一边挖着蚯蚓,一边听着颜天真的哼唱,此刻竟是觉得十分好听。

这个女子的歌声听在耳中,是一种享受。

颜天真手中的锄头已经将木盒上的土拨开,在那盒子周围继续挖掘,口中的歌声不停——

“转眼秋天到,移兰入暖房

朝朝频顾惜,夜夜不相忘

期待春花开,能将夙愿偿

满庭花簇簇,添得许多香”

“你们二人说说,我唱歌唱得好不好听?我不问关于你们主子的事,咱们随口唠嗑唠嗑不就行了?好听吗?”

颜天真说着,转头朝二人粲然一笑。

二人望着她的笑颜,不由自主地挪开了目光,不想与她对视。

万万不能被这女子迷惑了心神。

二人依旧一言不发,不与颜天真交谈。

“我再给你们唱一首——痒。”颜天真轻笑一声,转回了头。

“她,是悠悠一抹斜阳

多想多想,有谁懂得欣赏

他,有蓝蓝一片云窗

只等只等,有人与之共享……”

木盒已经快要挖出了一半。

身后的两人已经挖出了不少蚯蚓,一边听着空气中的美妙歌声,心中在赞扬着,嘴上却一个字也不说。

而颜天真的歌声唱到高氵朝处,令两人的眼角有些抽搐。

“来啊~快活啊

反正有大把时光

来啊~爱情啊

反正有大把愚妄

来啊~流浪啊

反正有大把方向

来啊~造作啊

反正有大把风光……”

这女音犹如出谷黄莺般清脆,更如同潺潺溪水般舒缓。

两名黑衣人手中的动作不禁有些慢了,耳畔都是颜天真那悦耳的歌声。

那么放荡不羁。

那么——撩人心弦。

不愧是鸾凤国的第一美人,身为清心寡欲的死士,终究也是正常的男子,聆听着这样浪荡的歌声,心中难免悸动。

颜天真背对着二人,去抓那已经快要被挖出土的盒子,盒身已经松动,她稍一使劲,就将盒子整个掰了起来。

她尽量把动作放得很轻,不想让身后的两人注意。

将手伸向了木盒的扣子,直接打开。

一卷羊皮纸和一本小册子映入眼帘。

羊皮纸的边缘有些破损,看上去是有些年头了。

将那张羊皮纸摊开,映入眼帘的大字让她微微一惊——

九龙。

龙只有半个字,处于边缘位置。

半张九龙图!

还有另外半张,在花无心的手上。

字体下方,是复杂到让她有些看不明白的地图。

也是,就半张,能看明白才奇怪。

黑弦叫她来挖蚯蚓,居然就给她挖到了宝。

这个盒子会是他埋在这地下的吗?

显然不是。

这个园子是他买下来的,还是租下来的?

来不及多想,颜天真将那半张九龙图拾起,装进了自己怀里。

另外那本小册子又是什么玩意儿?

颜天真才想要观看,余光却瞥见不远处一道人影走近了,来不及看,连忙塞进了衣袖里,将空盒子直接埋了回去,用锄头捞过旁边的土盖了回去。

等南弦走近之时,已经看不到那个木盒的轮廓。

“在屋子里歇息,就听到你在这儿唱淫词艳曲。”南弦轻描淡写道,“抓到了几只蚯蚓?”

“一只都还没。”颜天真不咸不淡道,“姑奶奶我又不是土地公,哪里知道哪块地方有蚯蚓?半个时辰抓二十只,这不明摆着是为难?”

颜天真说着,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两人,“看看你两个手下,那么麻溜的速度也就抓了五六只,你让我们挖,还不如去街上看看有没有得卖。”

“看来你真的是不怕我罚你吃蚯蚓啊。”南弦冷漠地看了她一眼,转身迈出两步,蹲下身,从地上捡起了一只蚯蚓,又回到了颜天真的身旁。

细长的蚯蚓,在他修长的手上蠕动着。

颜天真毫不畏惧地看着他,“南弦,吃蚯蚓之前,先回答我一个问题。你想起义,哪怕你动员了许多人,给他们洗脑,团结这个问题算是解决了,你哪来的资金呢?你要是没钱,还搞个狗屁的起义?做什么大事都要有资金。”

“钱的问题,我自然也想过。”南弦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凭我的绝顶武功,洗劫钱庄、打家劫舍、勒索贵族,我想要银子,还怕没有?”

“哟,您还真是不怕染上一身臭名声啊?这些下三滥的行为,说得还如此理直气壮,即使你真的起义成功,这么多的黑历史,也将成为你王冠上的污点。别的皇帝人家都是流芳百世,就你遗臭万年,格外好笑。”

“笑话我?”南弦眯了眯眼,“等你把蚯蚓吃下去,再来笑话我。”

话音落下,伸手便要去捏颜天真的下巴。

颜天真向后退开一步,“听我把话说完,就算你真的这么做了,你也不能确保你抢夺来的这些财产足够养活你的团队,我如今倒是有个办法,能让你不用背上骂名,也能有机会坐拥金山,比你去打家劫舍所能得到的还多得多。”

颜天真此话一出,南弦总算来了点兴趣,“说来听听?”

“九龙窟,你可曾听过?”颜天真挑了挑眉,“出了名的大宝库,几国君王都在寻找呢。”

此话一出,南弦顿时脸色一变,“莫非你知道九龙窟的所在地?”

他望向颜天真的目光中带着探究以及狐疑。

“我当然不知道了,不过……我有地图啊。”颜天真说着,将手伸入怀中,抽出了那一卷羊皮纸,“半张九龙图,换我自由。”

南弦目光一凛,“这东西哪来的?上半张还是下半张?!”

“上半张。”颜天真望着他的反应,笑得格外开心,“原来真的不是你埋在地里的?不瞒你说,我真应该感谢你,你让我来挖蚯蚓,我蚯蚓没挖到,却挖到了半张藏宝图。”

“给我!”南弦低喝一声,上前就要来抢。

“别过来,不然我撕了!”颜天真同样不甘示弱地低喝一声,双手扯着羊皮纸,作势要撕开。

“别。”南弦连忙出声阻拦,“你要是敢撕,我把你脑袋拧下来。”

“这样也好。”颜天真赞同道,“这样也不会连累了大哥和云渺,就算你不杀我,我也会化为一座冰雕,我撕了九龙图,你会很难受的罢?看见你不开心,我也就开心了。我不但要撕,我还要吃,我让你拼都拼不回来。”

颜天真说着,一口咬上了手中的羊皮纸。

“住口。”南弦阴沉着脸,“我不跟你抢就是了。”

“不要靠近我一丈之外!”颜天真咬着羊皮纸,含糊不清地说着。

南弦退开了几步,冷眼看她,“你说——你是在这园子里挖到的?”

颜天真的牙齿松开了羊皮纸,挑眉笑道:“对啊,你连自己这园子里藏着宝贝你都不知道?”

“一年前,我打劫了一队西域商人,我差点就要得到这张羊皮地图,可是我才拿到手,脑门后就被人用石头砸了一下,原来是那个被我杀的商人还没死透,等我再一次醒来之时,已经在自己的王府中,我以为是那张地图被商人抢回去了。”

颜天真听到这,顿时笑出了声。

笑过之后,她道:“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这张羊皮地图,是白弦埋在这的!事实的经过应该是:那商人确实只剩下最后一口气,吊着一口气砸了你一下,然后咽气了,可等你醒过来时,不是现在的你,而是白弦,白弦捡了地图,藏起来了。”

颜天真的话音落下,便看见对面的南弦脸色铁青。

“黑弦,我有一种预感,你终究会失败的,白弦存在的时间比你长久,他没有你这么坏的心肠,你的计划,或许会被他捣毁。”

“不会。”南弦冷笑道,“我会把他一起带入我的计划中,等我起义,我要逼他在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我不给他留退路,我总有办法,让他配合我的行动,也许将来有一天,我会彻底掌握这具身体。”

“这么乐观?没准你下个月就消失了,毕竟你是第二人格,你可能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废话少说。”南弦冷眼看她,“就按照你刚才说的,半张九龙图,换你的自由。”

“先让我离开这个园子再说。”颜天真挑眉,“不能靠近我一丈以内喔,否则我就把这张九龙图,撕一半吃一半。”

“……”

南弦终究同意了她的条件,“好,那你准备何时将图纸给我?”

“我肯定是会给你的,要是不给你,我也跑不掉。”颜天真悠悠道,“走吧,咱们这就去你跟云渺约定的地方,郊外的杏林。”

二人达成了协议,便一起离开了园子。

二人之间始终维持着一丈左右的距离。

到了一处杏花树下站定了,颜天真道:“诶,你把铐子的钥匙给我,快点。”

南弦斜睨了她一眼。

“你连手铐都不给我打开,我还怎么信你?”颜天真冷哼了一声,“成大事者,干脆果断一些!快点把钥匙给我,人与人之间多点诚信行不行?”

“就你这无耻的样子,跟我提什么诚信。”南弦冷笑了一声,低头从口袋中摸出了钥匙。

如今在他看来,九龙图最重要。

若是他能拥有整个九龙窟,何愁不能创造一个属于他的盛世?

九龙窟,是每一个有野心之人的向往。

将手中的钥匙抛给了颜天真,他道:“你是不是在想,等凤云渺过来了,你就可以耍赖?我告诉你,他打不过我的。只要他与我有任何肢体接触,他的功力就会被我源源不断地吸过来,你若是想耍赖,没门。”

二人说话间,听见前方响起了马蹄声,便齐齐抬头去看。

一袭海蓝色的锦衣策马而来,微风吹拂起他的衣抉轻扬。

凤云渺的目光落在了颜天真身上,眼见着她没有负伤,心中也就稍稍放下了心,视线一转又落在了南弦的身上,桃花美目之中一派寒光流转。

他一个跃起跳离了马背,足尖轻点着马头,借力掠了出去,风驰电掣般的速度,眨眼之间就到了南弦的面前,出手袭击——

南弦的反应速度倒也十分快,抬手抵挡!

他的手腕被凤云渺的手掌扣住,凤云渺本想将他的手腕拧断,却察觉到手掌中汇聚的内力通过二人的肢体接触,不受控制地流向了南弦。

凤云渺一惊,想要将手收回。

这一刻却感觉南弦的手腕仿佛一个吸盘,吸着他的手掌,不让他脱身。

他抬脚踹向南弦的小腹,这一下南弦不得不躲,挣脱开凤云渺的手,迅速后退了几步。

颜天真将这一幕看在眼中,心中暗惊。

云渺就算抓住了南弦,也是会被吸功力的。

不划算。

南弦这疯子的武力值,不可估算。

她不能再让凤云渺吃亏。

想到这儿,颜天真扬起了手中的羊皮地图,“南弦,你要的东西,给你!”

颜天真说着,将手中的羊皮地图朝着远处的溪流狠狠一抛!

羊皮地图落入溪水之中,顺着下游流去。

南弦见此,连忙奔上前去。

可不能让那张地图被冲走了!

颜天真趁机跑到了凤云渺身前,“我们快走,他的邪门功夫太厉害,不跟他拼!”

凤云渺已经见识过了,自然就不再恋战,一手勾住颜天真的腰肢,带着她火速离开。

等南弦将溪流中的羊皮地图捡上来时,再回头去看,凤云渺与颜天真已经在视野中变作两个小点,远到都快要看不见了。

这个时候再追出去,显然是晚了。

南弦冷哼了一声,看着手中的地图。

幸好……

地图拿到了。

也不亏。

——

凤云渺抱着颜天真,运着轻功,很快就赶到了集市。

雇了一辆马车回摄政王府,马车之上,凤云渺询问着她,“你方才扔给南弦的东西是什么?我没细看,他那么慌张,究竟是什么要紧的东西?”

“半张九龙图。”颜天真道,“花大师那里还有半张,那他可千万保管好了,最好不要遇上南弦这个疯子,这疯子为了当天下第一,无所不用其极。”

“半张九龙图?”凤云渺微讶,“你手上怎么会有这个东西?”

“就在南弦关我的院子里挖出来的……”

颜天真花费了片刻时间,向凤云渺讲述了自己被抓之后发生的事。

“起义?他还真是有想法。”凤云渺嗤笑一声,“难怪他将九龙图看得那么重要。”

钱与势,紧密相连。

有钱就会有势。

庞大的财富,可以用来招兵买马,扩大势力,在施展雄心壮志的道路上,可以走的更远一些。

“他对尹家人存在很深的怨恨,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对女权也十分深恶痛绝。今日要不是多亏了那张九龙图,你我恐怕不能轻易脱身了。”

“世间万物相生相克,噬功法哪怕是再厉害,也总会有克制之法。”凤云渺说着,望向了颜天真手上的铐子,目光又是一冷,“他居然还给你戴上了手铐。”

方才奔跑的途中,没有时间解开,此刻安全了,自然就可以解开手铐。

“这手铐倒是不要紧,他给了我钥匙。”颜天真说着,从衣袖中摸索出了钥匙,打开了右手手铐。

正准备将另一只手的手铐也打开,却被凤云渺制止了,“不要打开。”

颜天真朝他投去了疑惑不解的目光。

不要打开?

很快,凤云渺就为她解答了疑惑。

因为凤云渺把那只手铐,铐在了自己的右手手腕上,“就这样罢。”

“这是……把我们俩人铐在一起?”

“不错,从这一刻开始,到离开鸾凤国,咱们都铐在一起,这条链子有三尺长,也足够你我自由活动,只不过,干什么事都要一起,也无妨,反正你我是夫妻。”

“这样走在大街之上,会不会太奇怪了?”

“穿衣袖较为宽广的衣服,手牵着手,就能掩盖着我们手上的铐子,不会被路人笑话。”凤云渺慢条斯理道,“他人看我们牵手,只会以为你我感情好,谁能想到咱们袖子下的手被铐在一起?我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回去想想应对之法,南弦那个疯子要是再来,总得有办法对付他。”

颜天真没有反对。

铐着……就铐着罢。

马车到了摄政王府外停了下来,两人下了马车,便手牵着手回到王府之内。

二人身上各自穿的衣服衣袖都较宽,牵在一起,的确没有人能看出异样。

二人一回来,下人便将这个消息告知了尹默玄。

尹默玄从书房内走出来,眼见着颜天真回来了,颇为欣喜。

“良玉,你没事就好。”

“让大哥担心了,这一次算是有惊无险。”颜天真道,“大哥,我有重要的事要跟你说,咱们去大堂内坐着罢,闲杂人等都不必进来。”

“好。”

三人到了大堂里坐下,颜天真便将南弦的谋划说了出来。

“他居然有如此大的野心?还有你说的精神病……听起来也真是不可思议。”

“这种病十分罕见,而且不好治。”颜天真顿了顿,道,“南弦有谋逆之心,理应按国法处置,可是——正常的他并不会有这种心思,邪恶的他每个月只会出现五天,大哥你看,想怎么对付他?”

“这事要是传到陛下耳中,他就只有死路一条,没有哪个君王会留这么一个祸害,可他既然是因病所致,为兄也与他有交情……”

尹默玄沉吟片刻,道:“先给他一条活路。设法将他捉拿,等他恢复正常之后再放他出来,每月的月底,则将他囚禁。若是这办法行不通,为了尹家的江山社稷,只能——除之而后快。”

说到这儿,他叹了一口气,“他是为兄的朋友,也是良玉你的追求者,如果为兄能控制他,那就最好,控制不住,也就只能除掉。这鸾凤国的江山姓尹,绝不能容忍外人觊觎。”

“大哥所言有理。”颜天真觉得有些口渴,便伸手去拿桌子中央的茶杯。

尹默玄看见了她手腕上的铐子,连忙问道:“你这手上为何带着铐子?”

------题外话------



看到有些读者特别经常留言,有的甚至天天留言或隔天留言,来一个奖励小活动~

本月截止这一刻,留言超过五条者,奖励88潇湘币~留言超过八条者,奖励108潇湘币~

【正版读者达到秀才头衔即可领取】

某些熟悉的用户名,我已经记住你们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